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妻子的欲望 >> 第03章

  「不要……」  嫣终于挣脱了佟的嘴,发出低沉而焦灼的一声求饶。  佟的身体反而更贴近了她:「我昨晚想了你一夜,一想到你那个时候可能正被你老公在床上干,我就嫉妒得睡不着。我已经不能没有你了!嫣,我真的好爱你……」  佟的声音不紧不慢里透着从容,妈的!这个混蛋一定对很多女人说过这些话。  嫣似乎有些受用,挣扎的幅度小了一些,但仍旧在坚持:「不行,怎么能在这里……万一有人看到就坏了……哎呀……」  佟的手动作明显快了起来,裙襬随着他手臂的动作抖动着,嫣的双腿一下子夹了起来,臀部出现一个躲闪的动作:「你……坏死了……嗯……轻点儿……」  佟的手还在继续:「放心,这里是安全通道,没人会过来的。

你的水真多,把内裤脱下来吧!」  嫣惊叫了一声,显然是佟的手伸进了内裤里面,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腿颤抖了一下,整个人猛地蹲了下来。因为佟的手掌还夹在腿间,所以睡衣就被全部撩了起来,整个臀部完全暴露在外边,窄小的内裤因为被佟的手指拉扯着,后面的部份被勒进了臀沟里,使得雪白的臀部异常丰满。  现在已经可以看见嫣的脖子,她长长的头发很随意地挽起来盘在脑后,细长光滑的脖项上面戴着的,是我们结婚时候买的铂金项链,脖颈的皮肤细腻洁白,如果不是光线照在项链上的反光,几乎无法辨别两者之间的差异。

  嫣还在哀求:「你……你放手,我要回去了,嘉嘉一个人在家里,她快要醒了……」  佟的手从嫣的胯间抽了出来,停在了她下巴的位置,捻动着手指:「看,这么多水!我的手全湿了……」  嫣抬手去推他的手掌,声音里带着愠怒:「你别这么下流,再这么说我真生气了!」  佟并没有因为嫣的态度退缩,反而抓住了她来推拒的手臂,顺势握住了嫣的手指,在嫩白的小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闪亮的水渍:「别生气!女人都是水做的,我实在是爱死了你这样的甜美多汁。

」  「你别把我当成那样的坏女人……」  嫣抬手捏掉了黏在手臂上的一根卷曲的毛发:「除了丈夫,我从来没有过别的男人!」  「那我不是男人?」  「你不是!」  嫣的声音中透着赌气:「你是个流氓……松开手!我得回家去了。」  佟轻笑了一声,拉着嫣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裆部,那里已经明显地鼓了起来,佟把她的手按在上面揉搓着:「给我摸摸吧,硬得受不了了!」  「滚开!」  嫣斥责了一声,却并不太生气,抓住栏杆要站起来,却马上又蹲了下来,似乎是被佟从上面按住了头。

嫣用另一只手推了佟的大腿一下:「你怎么跟孩子一样缠人!我真的要回去了……」  佟飞快地拉开了裤子的拉炼儿,从里面掏出黝黑发亮的yīn茎,把硕大的guī头往嫣掌心里塞:「你快点儿,我不忍着,几下就好了……」  嫣轻声地叹了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你真是烦人得很。」  手不情愿地握住了粗大的yīn茎,用很柔和的力度套弄着,紫红色的guī头在她嫩白的手指间忽隐忽现,分泌出来的黏液沾了一些在手掌虎口的部位,闪烁着亮光。

一只手从上面伸下来,从领口插进了嫣的睡衣里摸索着。  我完全崩溃了,身体从里到外都是一片冰冷,脑子里却是按捺不住的愤怒。  这个女人是我的妻子吗?是我那个连在人前拥抱都觉得羞涩的妻子吗?我无比深爱着的这个女人,此时却卑微地蹲在别的男人胯间为他发泄性欲!  我的理智已经完全丧失,攥紧了拳头向前冲了一步,我要过去抓住这个无耻的男人,即使因此我永坠地狱,我也要杀了这个混蛋!  我前面是九级台阶,冲上去,转过弯角的平台,我就将面对有生以来最残酷画面,在我的脑海里,这幅画面远比废墟里的惨像更令我恐惧!就在我要冲上台阶的时候,听见嫣轻声地向佟说了一句话,她的声音很轻,这轻轻的声音却像是一声惊雷一样把我震呆了。

  嫣说:「如果我因为这件事情离婚了,你会不会像以前说的那样,肯离婚娶我?」  我全身的力量被这一句话抽得一丝不剩,我从来没想过嫣竟然会提到离婚!  我不能想象没有了嫣的日子会是什么样子。还有嘉嘉,我可怜的女儿!她还什么都不懂,却已经注定要失去一个亲人。  回来之后的这几天,我一直沉浸在发现嫣异常以后的震惊和愤怒中,迫切地想要知道奸夫是谁?想知道嫣为什么要背叛我,却从来没考虑过这件事情将来的走向。嫣居然会和我离婚!她甚至现在已经想到了这些!我一下子懵了,之前想的一直是她被我揭穿后的场面,她羞愧和祈求原谅的场景,甚至我抑制不住一掌把她打倒在地后她理屈得无言以对。

  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她会和我离婚!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有的勇气都在听到嫣的这句话后倏然消失无踪。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紧握的拳头无力地松开了,我抖动着双肩无声地啜泣,两手摀住了自己的脸。这个时候的我突然好像回到了二十年前,回到了那个无助而彷徨的孩童时代。那时候父母在闹离婚,在家里打得不可开交,我就像是现在一样惊慌失措地看着他们,恐惧地发抖啜泣着看那出悲剧上演却无能为力。  不!我不能让同样的悲剧发生在女儿身上。

  这时的佟发出一种既像是痛苦又像是享受的呻吟:「会的,我愿意和你生活一辈子!啊……啊……」  他挺着下身朝嫣的脸上靠,嫣的手被带着抬高了一些,狰狞的guī头血脉贲张地在她手里冲撞,有几次已经顶到了嫣的下巴。  嫣尽力地别着脸躲避,但头却被按着没法动弹,她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继续快速地套动。佟的那只手仍旧在她衣服里揉搓,从睡衣隆起的形状可以看出那只手正抓着一边的乳房,毫不怜惜的向上拽着,彷佛要把乳房从领口扯出来。

  看不到嫣的表情,但我猜想她一定很痛苦!这从她身体别扭的姿态可以判断出来。我视若珍宝的嫣,我从不愿给她哪怕是一点儿伤害的嫣!此刻却像是个奴隶一样被人蹂躏着!而曾经发誓要保护她一生一世的我,却只能懦弱地躲在角落里看着这残酷的一幕伤心。  佟突然发出一声长长的低吼,猛地挺了一下臀部,一股白色的液体从guī头上喷出来。嫣猝不及防,吓得身体一耸,来不及躲闪,那股jīng液就全喷在了她下巴和脖子上。嫣「啊」地叫了一声,马上抬起另一只手去接,第二股jīng液就射在了她掌心里,yīn茎还在勃动着,继续把一股又一股的jīng液射出来。

  下巴上的白色jīng液顺着皮肤往下流动,滴落在嫣的胸口,拉出一条长长的细丝。嫣的两只手都占着,没法擦拭,只好努力地梗着脖子,把下巴抬得更高些,试图制止住正在下淌的jīng液,可却完全没有效果。  佟把自己的yīn茎握住,继续套动了几下,又左右摆动了一下,接着将guī头的部份压在了嫣的手臂上蹭了一下,抹掉了残留在上面的jīng液。嫣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捧着掌心里的东西,另一只手飞快地用手背擦了一下自己的下巴,有些生气地说:「糟了,弄在衣服上了。

」  佟站直了身体,把yīn茎往裤子里塞:「没关系,回头给你买十件。宝贝儿你真好!我太舒服了……要不要我回去给你拿纸巾?」  「不要了,给你家保姆看见了不好。」  「没关系,她又不是我老婆,敢多嘴我就炒了她!我老婆去欧洲旅游之前就对她不满意了,要不是我,早就不让她干了。」  「不要!能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知道……」  嫣用力甩了一下手掌,把掌心里的液体甩在了楼梯上,又叮嘱:「现在还没闹到那个份儿上,你记住了,别再让人知道了!」  有一滴液体被甩在了我脸上,和我的眼泪交织在一起,虽然几乎轻到没有感觉,但巨大的耻辱却像铁锤一样击打着我。

  「我先下去了,嘉嘉要醒了,看不见我,不知道要哭成什么样儿。」  嫣站起来,脚跟儿翘了翘,似乎是亲了佟一下。  我一下子警醒过来,她说「我要下去了」的意思是指要下楼,表示她可能会从我所在的十三楼乘坐电梯,如果让她看到了我,毫无疑问我的婚姻就走到了尽头!我几乎没有多想就马上退回了楼道,想着避到下面的楼梯去。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会那么毫不犹豫地作出这样的决定,我竟是这样一个选择逃避的懦夫!  在我退回楼道的瞬间,身后传来了一声惊讶的轻呼,似乎是有谁在正在楼道里,而且没想到安全楼梯里会有人。

  我转过头,看见刚才在电梯里的那个女人,正一脸惊恐地望着我,似乎是被吓坏了。她手里提着个垃圾袋,站在楼道的垃圾箱前,身后的门敞开着,显然是刚从里面出来。这时候嫣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几乎已经到了门口,甚至我连跑过去都已经来不及了,如果这个女人再惊叫起来,事情就会变得无可挽回!  在那一剎那我来不及多想,一把拉住她把她扯进了自己家,飞速地关上门。  就在我关门的时候,已经看见楼梯口的门正在被嫣推开。  白衣女子显然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做,不知所措地被我拉得撞在自己身上,手中的袋子一下子掉到了地上,反手用力推我:「干什么?你想干什么?救……」  在她喊出「救命」之前我用手摀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将她连带双臂抱住,防止她用力挣扎。

她明显是被吓坏了,身体都开始颤抖,嘴巴在我的手掌下发出「唔……唔……」  的叫声,有些僵硬地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我的控制。我的心思却不在她身上,把耳朵侧在门后仔细听嫣的脚步由清晰逐渐模糊远去。  等到脚步声终于消失,我全身的力量突然也跟着消失了,颓然地松开了捂着女人嘴的手掌,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臂正紧箍着她的胸部,死死地压着她的乳房。我赶紧松开她,无力地靠在了门上面。  「啪!啪!」  两声清脆响亮的耳光,打得我半边脸全麻木了。

女人打完我,立刻退开了两步,靠坐到了鞋架上,顺势抓了只高跟鞋在手里,警惕地看着我:「你是谁?为什么要跟踪到我家来?」  我无力地喘息着,木然地说了声:「对不起!」  眼泪却一下子又涌了出来。  这已经是我今天第三次哭了,我没想到自己会这么脆弱!女人的那两下耳光打得足够用力,耳朵开始蜂鸣,头脑里一片空白,看着她的嘴巴在动,却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那张嘴很漂亮,涂了深红色的唇膏,显得娇艳又性感,干净的脸隐藏了一半在蓬松的波浪式长发里,一只白嫩的手攥紧了拳头挡在胸前。

  这只手掌让我一下想到了嫣的手,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堵在自己胸口,压得透不过气来,我绝望地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点儿声音。我感觉自己就像被装进了一个密封的罐子里面,氧气正一点儿一点儿地消失,我也正一点儿一点儿地死去!  我恐惧地蹲下了身子,蜷缩在门后的角落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握着玻璃杯的手小巧纤细,荳蔻色的指甲修剪得精致干净。我茫然地接过水杯,低头看着晶莹剔透的杯子,一滴眼泪落下来,掉进了水里面,「你冷静一下……」  一个柔和的声音传过来:「能不能告诉我你怎么了?」  「刚才外面的是我老婆,我看到她正和人偷情!」  我觉得自己像个无助的孩子。

  「啊……」  声音停顿了一下,像是要寻找什么合适的词汇:「那么……你为什么不揭穿他们呢?为什么还要躲起来?」  很奇怪这一刻我竟然完全没有设防,面对一个陌生的女人,我毫无顾忌地开始诉说一切,包括我的女儿,我的担心,我的绝望,包括我是如何与嫣相遇,怎样相爱又是怎样艰难地走到一起。包括我对嫣,这个我唯一深爱着的女人是如何的爱恋,而嫣的背叛,对我又是多么大的伤害。  我说了很久,我像是在和自己说话,一点儿也没注意到身前的女人。

她始终没有插嘴,只是安静地听着,就在我叙述完的时候,她伸手来抚摸了一下我的头发,那个动作很自然,像一个妈妈在安慰孩子。  倾诉过后的我开始平静,站起来,向她鞠了一躬,说:「对不起,刚才吓坏你了!」  女人摆了下手:「没关系,我能理解。你现在还是先洗把脸,在我这里坐一下吧!」  给我指了一下:「那里是洗手间,我去给你拿条毛巾。你叫什么?住在这里吗?」  「我姓梁,在九楼住。」  我擦着眼角的湿痕,为刚才的失态羞愧着:「我还要去医院上班,不麻烦你了。

」  「啊……」  女人似乎怔了一下:「是医生啊……我叫娜,新搬来不久。」  说话间已经递过来一条毛巾:「你现在情绪不稳定,不适合工作……要是出了什么乱子,对病人也是不负责的,还是请一天假吧!」  我看了下表,已经有些晚,赶到医院时间有点儿紧张,接受了娜的提议,给医院的副主任打了个电话,说上午不去了。对方答应得很爽快:「你尽管歇着,调整不好我可以再放你几天假。」  洗了把脸后,人也清醒了许多,娜穿的依旧是早晨的那套白衣,赤足在屋里行走得悄无声息,给我泡了杯菊花茶,安静地坐在了我对面。

我不安地四周望了望,房间里很整洁,地板擦得一尘不染,卧室的门敞着,窗帘也高高挂了起来,自然光从外面照射进来,客厅里亮堂堂的。  「不用找了,我一个人住这里。」  娜似乎看出来我有些拘谨,没等我回应,马上又解释:「我是租住这里的,今天休息不用上班。」  她是个很体贴的女人。  「也许……」  娜转动着自己手里的杯子:「事情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如果你真的爱她,不妨再给她一次机会。」  「我一心一意地爱她,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  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绞痛。

  「是的,错不在你,可并不代表你没有责任。无论怎样事实已经如此,你要学着宽容,相信我,你妻子一定会回头的。」  「你不知道她的个性,她是个很认真的人,她和……那个人在一起的情形,让我觉得很沮丧。」  「你应该给她时间…………  娜整整陪我聊了三个小时,她显得非常冷静,很客观地替我分析整件事情,再三强调我要冷静,要用宽厚的包容去原谅嫣。我觉得她的话很有道理,可是一想到楼梯里的场景,马上就不行了,怒火忍不住往头上冲。

我觉得自己已经要疯了,那股怨恨和愤怒在我体内膨胀到了极点,随时都可能爆炸……  中午回到家里,嫣正教嘉嘉画画,母女两个趴在地板上嘻嘻哈哈地闹着,一如往常我看到的情形。如果不是在楼梯看到了嫣的那一幕,我真不知道她原来这么会演戏的!  看见我回来,嫣就起来和我打招呼:「你怎么回来了?我都没做饭,一会儿准备和嘉嘉去吃多美丽的。」  我强压着火,没吭声。嫣过来接我的衣服:「要不给你做面条吧?做饭的话来不及了。」  我别过去脸,不让她看到我眼神里的异样,要自己去放衣服,可嫣没放手,我拉了一下,没能从她手里拉走,就放了手。

嫣一边挂衣服一边问:「你要什么卤的?冰箱里还有牛肉鱿鱼和鸡蛋,炒鱿鱼行不行?」  我实在压不住火了:「炒什么鱿鱼?你要把我炒了吗?」  嫣楞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有些发僵:「你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我几乎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口气和她说话。她表现得似乎有点委屈:「你又被谁惹到了?回来和我撒气。」  我没搭话,一直走向了阳台,我怕再和她说话,会忍不住崩溃。  眺望远处,往日整洁干净的小区,此时看起来竟是那么的陌生,好像我以前从没在这里住过!对面楼下停着几辆货车,上面装满了家杂,又有新住户搬进来了。

人们都想来这样高级的小区,几乎所有能搬进来的人家都以此为傲。可是住在这里真的会幸福吗?  对面有一道亮光闪了一下,紧接着又闪一下,引起了我的注意。凝神看去,对面十九楼的窗户半拉着窗帘,一个模糊的人影正趴在窗边,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我的心里忽然警惕了起来,回到屋里去拿来了DV,从窗户后面对准了那里,推动到二十四倍焦距,一个人就在镜头里清晰起来,他手里拿着个望远镜似的东西,正朝我家的房间窥视。

小说索引:妻子的欲望全文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全本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