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妻子的欲望 >> 第26章

  我愣了一下,随即马上恍然了,她指的是苏晴,没想到苏晴会和她说这些!  看起来她们的关系比我想的要亲密得多。同时也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这小丫头究竟知道多少?心虚地笑了笑,说:「小孩子,别打听那么多,小心知道的太多了我杀你灭口!」  季然没理会我的玩笑,沉默了一会儿,问:「你很伤心吧?」  伤心?我现在还伤不伤心呢?在刚刚发现事情的真相时,我的确一直在崩溃的边缘,可现在我梳理自己的情绪以后,发现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正在麻木,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身体很结实,强壮到可以跟野兽抗衡,我手脚灵敏,细心到能做最复杂精细的手术,可是我现在却没有一点信心,可以守护住我和女儿的幸福。  「我是不是应该安慰你?」  季然把我的两只手臂抓住,拉过去圈在了她的胸前:「可是我不想,因为我比你更惨,如果这次化疗效果不好,我就正式被宣判死刑了!虽然你很难过,但还是应该你来安慰我。」  「好。」  我放轻松了语气:「你要什么样的安慰?我不太会说好听的话,也不太会讲笑话。」  「跟我接吻吧!」  她声音平静,好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能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软,我抬起手臂躲离,去抚摸了一下她的头发:「我很乐意,不过做为医生,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不要动这个心思,现在你的抵抗力基本等于是零,一点口水里的细菌都可能通过牙龈让你感染……」  我把空气放得尽量轻松,让她听上去就像是个玩笑。也许她不甘心吧,在生命正该如花绽放的年龄面对随时的终结,一定会有很多对爱的幻想都没来得及去实现!  突然「吱呀」一声轻响,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季然和我都被吓了一跳,我们两人此刻的姿势实在是暧昧之极!虽然此前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可如今在外人看来,那是绝对没法子说清楚的了。

正要把她从自己胸前推开,却听见季然十分惊喜地叫了一声:「姐姐……」  随着她那声喊,门已经被完全推开了,一张熟悉无比的脸出现在我目光中。  原本那张脸上还带着的微笑,在和我目光相接的刹那,顿时冻住了。  娜。  我一时也没反应过来:对这个女人,我原本应该极度的憎恨厌恶!如果没有她,也许就没有嫣的出轨,没有我现在的心力交瘁。可我却曾经和这个女人有过让我自己也觉得匪夷所思的关系——她曾经给我口交过!在我眼里,她就像是美女和蛇的混合体,妖冶、阴冷、柔软诱惑却令人心寒。

季然叫她姐姐,那么,她就是苏晴口里说的季然唯一的亲人了!可无论如何我都没有办法把她和身边这个纯真善良的女孩联系在一起。  娜先是惊愕,她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我。但马上她就失控了,疯了一样冲过来,扬手就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我没有防备,这一巴掌打得实实在在,脸庞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感觉她似乎要和我拼命,或者说是要杀了我!她边拉扯季然边推我,因为太过激动,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口齿不清地叫着,像个癫痫发作的病人。

  季然刚开始也被吓得呆住,但马上就意识到了她姐姐愤怒的原因,一把抱住了她,叫:「姐,姐,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  娜把她抱在了怀里,几乎不能控制地全身颤抖着,声嘶力竭地叫:「我误会什么?不是什么?死丫头你知道什么啊……」  我的脸已经麻木,大概已经肿了。可我根本没在意这些,这一巴掌解开了很多疑问,凌乱的线索瞬间就在我头脑里汇集,很快形成了对娜的注解。她瞪着我的眼神恶毒又绝望,像是个为了保护孩子做垂死挣扎的母亲,那种强大的气场让人相信她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可能做出来。

可透过这些,我看到的,是她的软弱。  季然狠命地把她按在床边,喘息着说:「姐,你冷静点儿!梁医生和我什么都没做,真的!他不是那样的人……」  不等她说完,娜就打断了她的话:「傻丫头,你懂什么?他这就是故意的,是在报复……」  「报复什么?」  季然一脸的愕然,不解地看着我。  「不知道。」  我搓了搓发麻的脸:「大概是你姐姐认错了人吧,我都不明白她在说什么?你问她好了。」  娜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脸变得煞白,当季然将目光转向她的时候,无所适从地摆着头,用手捂住了脸。

  「那么,你是季然的姐姐——应该叫你季小姐了。请你好好看看我,是不是认错了?」  我淡淡地说。  娜在我的目光中溃败了,她的脸颊无法控制地抽搐着,良久,才无力地从嘴中呻吟出来:「对……对不起……是我看错人了。」  「还好只是误会……」  季然拍了拍胸吁了口气,转头看见我浮肿的面颊,眼里显出了歉意:「看你,把人家打成这样了都……」  伸出手来在我脸上轻轻地抚摸了几下,似乎说不出的心疼。  我很快就离开了病房,之所以没有当着季然的面揭穿娜,是不想让那个纯真如纸的女孩发现她的姐姐有多龌龊卑鄙,我也恨不起来这个女人!也许她就是一头野兽,为了生存不计代价,正如她自己说的:为了家人,可以牺牲任何人,包括她自己。

经过走廊的拐角时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喊,像是娜的声音,不过,我没有回头——这里不适合争辩恩怨,病房,只关生和死。  从手术室出来,全身发沉,头疼的厉害。也许是站得太久了体力透支,也许是这段时间想得太多了,老是感觉那隐隐的疼一直在脑子里面盘旋。我掐着太阳穴,慢慢揉动着回到休息室,靠在沙发上仰头闭目,希望自己能尽量平静。但很快就放弃了这种企图,纷沓而来的各种念头挥之不去,鬼魂附体一样缠着我。正心烦意乱着,突然听到一位护士的声音在门外说:「梁医生,有人找……」  睁开眼,就看见娜走进来,她略显疲惫,表情有些沮丧,反手扣上房门才过来,在我对面缓缓地坐下。

我没说话,因为不知道是该可怜她还是厌恶她。娜也没说话,两个人就安静地坐着,空气好像凝固着,说不出的冷清压抑。  「你能不能别动季然?」  她终于打破了沉寂,眼睛红红的,充满绝望:「就算你对我有天大的怨恨,我还是要拜托你,别动她!」  「你在说什么?我不大明白。」  我仍旧揉搓着太阳穴:「是谁动了谁?」  「季然是我唯一的妹妹,她和我从小就没了爹妈,如今又得了这病……」  娜的声音有一丝颤抖:「如果你想报复,都冲着我来好了!要杀要剐随你,只要让她平平安安过了这两个月,就算是我这个当姐姐的尽到责任了……我真不能看着她再受哪怕是一点儿点儿的打击!你放过了她,要我做什么都可以,要我杀了佟也行,要我用后半辈子补偿你也行,总之我都听你的,无论你提什么样的要求。

我都会想方设法去给你做到。」  我端起水杯喝了口水,安静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没有一丁点儿的波澜,轻轻地转动着水杯,说:「嫣也是我唯一的妻子,她还是我女儿唯一的妈妈!如果能够让这件事从没发生过,我愿意把自己的肉一块一块割给你,你害怕妹妹受伤害,这和我害怕妻子受凌辱没什么两样。」  「你不是那么卑劣的人!我知道……」  娜的脸一片惨白:「我不想对自己的行为做辩解,但我可以对你有所补偿!我能让你拥有比嫣更漂亮的女人,而且不止一个,只要你看上的,我都能让你得到她们——我可以让你报复佟,让你上他老婆,他的情妇!你失去的一切我都能帮你找回来……」  「季然是我唯一的底线,只要你碰了她,你就多了一个致命的敌人!」  娜的手在膝盖上不安地划动着:「我能帮你,也能害你,我现在没有人格,没有良知廉耻,你如果继续逼我,我就会成为你最可怕的对手,因为卑鄙,所以我有更多的手段,我能让你声名狼藉,能让你的嫣万劫不复,甚至你身边所有的人,我都能把他们伤害得体无完肤……」  她正在崩溃的边缘,再下去我想她一定会歇斯底里。

望着那张漂亮精美的脸孔我觉得不寒而栗,该用疯狗还是毒蛇来形容她?我无力地闭了下眼睛,靠着沙发没有再说话。对一个摈弃了道德无所畏惧的女人,任凭谁都会有所忌惮。  一阵香水的味道钻入鼻腔,然后一个身体贴了过来。我下意识地推了一把,手掌却正按在一处柔软的地方,睁开眼,娜已经从对面过来,正俯身在我旁边坐下,我推出去的手掌,竟是在她的乳房上面。  她也许以为我的表情代表了妥协,眼神又恢复到从前的冷静,有恃无恐地把胸口迎接上来,同时撩起裙摆分开双腿骑上了我的大腿,用一种极其放荡诱人的姿势贴在我怀里。

修长肉感的双腿微曲着顶住了沙发,大腿上的丝袜因为她这样的动作变得更加舒展紧绷,她把我另一只手拉过去放在腿上,然后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用一种近似呓语的声调说话:「现在,是补偿的开始了,我虽然不是那种纯洁干净的女人,但没人能否认我是漂亮的女人!我的身体,足可以媲美你见过的任何女性!我对男人了如指掌,清楚你最内心的需要,只要你试过,就绝不会后悔的……」  她的美丽的确无可挑剔。身长腰细,臀圆乳丰,肌肤白嫩细润,五官精致眉眼妩媚,全身散发着令人无法抵御的诱惑。

  「我是坏女人!你对坏女人不用怜惜,可以尽情糟蹋蹂躏我,你可以释放出全部的邪恶和兽性,鞭挞和摧残能满足你隐藏在心底的欲望!你总是在做好人,总是抑制自己的邪念,可人都是魔鬼和天使的综合,难道你不辛苦吗?来吧,在我身上发泄吧!发泄完了你可以继续做你的圣人,完全不用有任何内疚,因为是我在勾引你,我的下贱应该被你惩罚!粗暴地对我就是你在行使好人的职责,就像行刑者对待囚犯,主人对待他的奴隶,你理所当然。」  她扯开了衣领,露出里面雪白的乳房,扭曲着胯部摩擦我的下体,蛇一样柔软的身体在我怀里蠕动。

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能让自己的身体散发出这种无法抗拒的魅力,淫荡艳丽妖媚。她充满蛊惑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盘旋回荡:「是我在勾引你,我的下贱应该被你惩罚……」  我的邪恶正被一点儿一点儿地引诱出来,那是种近乎于野兽的残忍,撕裂和吞噬的欲望!一股怨气从胸腔往上升腾,想也没想,抬手就抡了一记耳光给她。  「啪」的一声脆响,白皙的脸上马上浮现出一个手掌印,五指分明清晰可见。娜没有丝毫意外和惊讶的表情,直勾勾盯着我的眼睛,轻声地叫:「对啊,就是这样打我,直到把我打怕,直到把我打得再也不敢做坏事!你再打,别停啊你再打啊!」  边说边用双手捧着自己的乳房送到我的脸前,抖动着,让rǔ头颤巍巍在我眼前晃动。

她的手抓得很紧,乳肉被挤着从指缝间凸出,丰满到了变形。  「犯贱……」  我一拳打在她乳房上,把她从我腿上打得跌到了地上,我的声音不高,这是在医院,我不想被人看见这疯狂的一幕。  娜从地上起来,毫无畏惧地又冲上来,撩开白色的工作服去解我裤带,她的手很灵巧,没等我推开她,就已经扯开了我的裤扣,「哧」的一声拉链就被扯开了。我狠狠地将她搡到地上,抬腿踢了一脚:「你疯了,有病啊!」  话音还没落就又被她抱住了腿,顺着我的身体缠上来,边往下褪我的衣服边低声嘶喊:「没错,我是疯子,我是病人,你不是医生吗?你来给我治病吧,我这就是犯贱的病就是不要脸的病,你操我好了,操完了我的病就好了,我就是欠操。

」  我打过架,可从来没有打过女人,女人身上的肉是软的,豆腐一样细腻,完全不同于男人肌肉的坚硬。拳头落在她身上的时候,我竟然有种屠宰的快感!娜的上衣已经完全敞开,裸露的双肩挺着乳房缠绕在我下身,这一刻她就幻化成赤裸的羔羊,任凭宰割。我恐惧地发现开始抑制不住自己的凶残,毫不怜惜地对她施暴,并且从其中领略到发泄的满足!她已经褪下我的短裤,张嘴将我的yīn茎含进了口中,拼命地吮吸,被撕扯散乱的头发蓬松着盖住了她的脸,只留下晃动的肩膀扭曲的脖颈抽搐的手臂在我眼底下挣扎。

  我的欲望被引燃了。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在施暴中得到快感!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yīn茎在她口里勃起,坚硬得像钢铁一样。她还在不停地套动,舌头抵舔着,圈绕着,快速撩拨和挑逗。一瞬间竟不由自主地用力挺了下身体,把yīn茎往她喉咙深处猛地插了一下。她被插得「唔」了一声,接着咳嗽了起来,但没有松开,继续用口腔包裹着我,魂魄附体一样不死不休。奇异的快感潮水一样涌动,急速地朝着高氵朝的临界点攀升,快到了连我自己都惊恐无措。

  我呆滞了,忘记了手上的动作,整个人一下子僵在那里,甚至忘记了自己刚才都做了什么。  这时候娜向后退了下身体,脸也跟着离开我的下体,yīn茎从她嘴里缓缓地滑出,她的嘴唇紧绷着,青筋暴露的yīn茎从两片红唇中间脱离,发出「啵」的一声轻响,然后湿漉漉地在空气中跳动。  娜的一边脸已经开始红肿,散乱的头发让她的脸显出一种病态的颓废,眼角有泪水流出来——那是刚才插到喉咙的时候被呛出来的。  她撩起自己的裙子,飞快地将裤袜连同内裤褪下去,直到一条腿从里面分离出来。

然后敞开两腿半躺在沙发上,让鲜红水湿的阴部正对着我,说:「你来!现在就操我吧!你看,我下面都湿了……」  她仰望着我,像是在乞求,又像是在怂恿,那一条从裤袜里抽出的腿粉白如玉修长似椽,撕裂的衣衫凌乱不堪,凹凸有致的身体半遮半掩,引诱着我的欲望向她靠拢,然后一起堕落。  这个女人!这样一幅画面!  似曾相识。  我呆着,低头看着她,我勃起的yīn茎还停留在我的视野中。可这一瞬间我的心却突然一阵刺痛,然后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差一点夺眶而出。

笨拙地弯腰提起裤子,坚硬的yīn茎在拉练口卡了一下,终于收了进去,扣皮带的手一直在颤抖,扣了几次才扣上。娜还叉着双腿看我,眼神里充满了不解,也许她不相信,会有男人能够抗拒堕落的诱惑!  我开门冲了出去,狼狈地逃离。走廊里稀稀落落挪动着人影,惊愕地看着我从他们身边跑过,他们从不曾在我这个永远镇定冷峻的医生脸上看到过这样的溃败和惶恐。  外面骄阳似火,照着我一袭白衣。  却怎么也暖不热我的身体。

小说索引:妻子的欲望全文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全本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