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妻子的欲望 >> 第15章

  觉得她有些可笑,带着点幼稚,这样的举动,完全不像她这样年纪的人该有的。还是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轻轻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自己也觉得诧异,怎么就这么容易地谅解了她?虽然她所说的是那么不堪,可我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却满心都是对她的怜悯。  “妳妻子一定很幸福。”  她说,目光闪烁着,舌头舔了舔自己嘴唇。一个很诱惑人的表情,流露着女人特有的妩媚。  我的心被重重地击打了一下,努力勉强挤出一丝的笑:“嗯……我应该回去了……刚才的电话,是家里打来的。

”  我不想把话题转移的自己身上,面对这个在我面前异常坦率的女人,据实以告或者是隐瞒我都不想选择。  回家的路上我有种莫名的不安,和佟的不期而遇让我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他就在我身边,以后,必然会经常遇到!我不知道像今天这样的冲突会不会继续发生,在见到他的时候,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而如果这样的矛盾公开化,嫣一定是不能承受的,她是个极其在意别人看法的人,假如她明白了事情的无可挽回,那么离婚,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转弯,车驶入地下车库,突然一个人从旁边出来,拦在了我的前面。我猛踩住了剎车,有些后怕。虽然车速不快,但这一下还是非常危险,车正在下坡,万一剎不住的话,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正想开口斥责对方,却发现那个人是娜,脸色很严肃,似乎正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她绕过车头,来到车门旁边敲了敲窗,示意我开门。  我开车门,她坐了进来,说:“出去,随便找个地方,我要和妳谈谈。”  我没有按她说的话做,而是找了个空位把车停好,关灯,熄了火,才转头对她说:“有什么事,就在这里说吧。

”  对于这个女人,我说不出的厌恶,她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一条蛇,妖异,美艳,透着让人冷到骨子里的恐怖。  “妳今天干了什么?”  她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像是在兴师问罪。  “我干什么了?我什么都没干……”  我突然明白了她来找我的用意:是为了和佟的那件事,她是要替佟来警告我的吗?一股怒火窜上来,让我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什么意思?妳是来跟我叫板的吗?操!”  娜愣了一下,愕然地看着我,然后苦笑着摇了摇头,闭眼平复自己的情绪,放缓了些口气,说:“操?是要操我吗?谢谢!随便妳。

怎么像个孩子一样?那天我对妳说什么了?千叮咛万嘱咐妳要忍耐,妳都忘了?打一架就能解决问题了吗?妳想惩罚佟是不是,那好,干脆拿把刀去给他捅了,一了百了,然后妳去坐牢,妳老婆改嫁,大家都解脱了。”  “别以为我不敢……”  我望着车窗外,视线一直落在青灰色的墙壁上,可觉得自己的语气是那么虚弱,有些色厉内荏。  “不相信我,可以,不过拜托妳最好能想出来更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我是佟的话,妳知道我会怎么对付妳吗?”  娜已经完全恢复了平静,语调平缓而冰冷。

  “我不怕……”  我说。  “真不怕?”  娜把身体靠向后,舒服地躺在座位上:“那妳报案吧!告佟和我迷奸妳老婆,我可以认罪,然后作证帮妳定佟的罪。这样妳赢得会很简单,也不用忍得这么辛苦。事情摆明了,妳再去解决妳和妳老婆之间的问题,如果妳能忘了这件事,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议论,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妳为什么肯认罪?”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  “当然会有条件,而且,对妳来说,也算不上苛刻,妳一定会答应。”  娜直视着我,说:“不过,妳最好先想清楚了,我敢保证,想把他弄进去,绝对没那么容易!不说他的背景势力,光证据妳都未必能搞全。

”  我沉默了。对佟的厌恶和切齿的愤恨的确让我有种报复的冲动,可在内心深处,我却更不想失去嫣,如果报案,接下来的将是无休无止的询问,取证,嫣的一切都将暴露在周围人的视野里。她一定无法够承受这些,离婚,逃离,甚至可能选择自杀!那么,我现在的生活将会完全坍塌。  我有些烦躁,推开车门下来,双手插进口袋,低头看着车门。门把手下面一点过去,是一个小巧的手绘图案——用Y、A、N、叁个字母组成的花。这是嫣的拼音,她自己画的,那时候刚买车,嫣正怀着嘉嘉。

  娜从另一边下车绕过来,把身体插在我和车之间,靠着车门,说:“我的确不是个好人,我也从来没打算做个好人。以前,干这些事情我轻车熟路,这世界对我而言没有妳想的那么美好,妳有的这些,我都没有。所以以前我很羡慕妳们这样的人和妳这样的家庭,希望有一天,我也能过这样的日子。很可惜,我没有那样的命。我决定帮妳,大概是我做得最愚蠢的一个选择,不过,也可能是我唯一做对的一件事情,如果妳想好,就听我的,别再干蠢事了!”  “妳要我怎么做?”  我的眼睛几乎要喷火:“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看着别人玩弄我老婆?等着别人玩腻以后丢还给我?”  “没错!”  娜的语调很平静:“有什么大不了的?被人睡过一晚和睡过十晚有什么区别?妳希望的完美已经被打破了,对妳而言,这就是事实,妳不接受是不是?不接受妳又有什么办法?不过,剩下来的还有很多,相对妳今后的生活,这些算不了什么。

好比妳这辆车,妳很喜欢它,可假如有人在车上划了一道伤痕出来,妳要把整辆车丢掉吗?如果妳遇到嫣的时候,她已经是个寡妇,已经有过了男人,妳就不爱她了?”  “那不同。”  我对她的话有些抵触:“我不在乎嫣有过去,但在乎现在。”  “有什么不同?现在,也会成为过去的。”  我被噎住了,虽然觉得她的话里有什么地方不对,却一下子反驳不出来。  “妳就是自私。”  娜看着我,眼里有一丝怜悯:“因为妳觉得吃亏了,妳的东西被别人分享了,妳希望独占嫣的一切,肉体和精神,到现在,妳已经面临失去所有的时刻了,可仍旧没有从心里原谅妳的妻子,我敢说,如果嫣离开妳了,妳一定会很后悔,很懊恼,悔恨自己执着于完美,结果放弃了更珍贵的东西。

”  “妳有没有想过?如果把嫣逼到无路可退,接下来的,将是彻底的背叛!那个时候,谁是她的救命稻草她就会去抓谁,可能是佟,也可能是别人!”  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表情犹豫着,似乎在考虑该不该说,过了一会,才下了决心一样接着说:“妳可以怀疑我,不相信我,因为我不值得相信。不过我这些话,妳自己想想有没有道理!我是个很自私的人,从来不会怜悯谁,因为在我心里,除了我的家人谁都不重要。妳是个例外,我帮妳,甚至可能会害到我自己!话就说到这里,听不听随妳了。

”  我看着她,疑惑着。眼前这个女人对我来说是个谜,看不清也猜不透,我本来应该恨她,甚至曾经想过要杀了她。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也许,我的家还是原来那个和睦温暖的家,而现在就是这个女人,却似乎正扮演着我的救世主一样的角色。我,该不该相信她呢?  谁也没有再说话,就那么距离很近的站着。她的脸微微扬起,明亮的眸子里面映着我身后的灯火,给人一种错觉,像是她的眼睛在燃烧。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在她房间的一幕,当时她赤裸着身体纠缠住我,眼睛里的目光也同样要燃烧一样热烈。

我不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究竟要做什么?  又过了一会儿,娜似乎转过了神儿来,从包里掏出香烟点了一支,狠狠吸一口,然后让烟雾在两个人之间蔓延开。我皱了皱眉,正想要说什么,她却先开了口:“怎么?看不惯女人抽烟吗?”  “我觉得妳像女流氓!”  我没有给她留任何面子,挥手赶了赶有些呛人的烟雾,说:“妳为什么要这样生活?自甘堕落毫无羞耻,像妓女一样出卖自己。害了别人,妳就可以幸福吗?毁了我的家庭和生活,对妳有什么好处?”  娜被针扎了一样抖了一下,凶狠地瞪了我一眼:“少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我用得着妳教?妳以为妳是谁?上帝还是佛祖?有空先拯救妳自己吧!”  说完,似乎觉得不解恨,又向前挺了下胸膛,挑衅一样逼近我的脸:“没错,我是妓女,烂得像一团泥,别忘了,妳和这个妓女一样的人曾经很亲密,就像一个嫖客那样子……”  说着,用夹着烟的手指在我额头点了点:“今天我当妳酒醉了说胡话,原谅妳,记着我今天说的话,以后再搞出什么事情我就撒手不管,让妳老婆跟别人睡去!”  “言……”  从身后传过来一声呼喊。

  我猛地一惊,转过头。  在车库的入口,嫣站在那里,怀里抱着嘉嘉,距离有些远,看不清她的脸,可声音里却透着几分焦虑。从她的位置看过来,还不能看清我身前的娜,不过却能清楚的知道我是和一个人在一起,而且,相信她已经能够分辨出是一个女人。  我和娜的姿势有些暧昧,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对情侣在聊天,我推了她一把,说:“妳快走,我不想让嫣看到妳在这里。”  娜没动,歪着头看我身后,说:“妳叫我往哪里走?如果她看不清我,那才会怀疑妳!再说,她又不是不认识我,看到了也没什么。

”  等嫣走近一些,看清楚娜的脸时,一下子停住了,嘴微张着,意外和惊恐写在她脸上,不知所措地愣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怀里的嘉嘉已经认出了我,张着双手从她怀抱里探出身子,咿咿呀呀着要我抱。我迎过去,把女儿接过来,在她小脸儿上吻了吻,柔声问:“嘉嘉,想爸爸了,是不是?”  女儿使劲儿点着头,好奇地看了一眼娜,然后搂住了我的脖子,把头埋在了我肩膀上。  嫣这时候才发现我被扯破的衣服,惊叫了一声:“妳……妳的衣服……怎么破了?出了什么事情?她……”  刚说到了一个“她”字马上就停住了,不安地看了一眼娜,眼神极其复杂地又看了我一眼,掩饰性地用手拢了拢头发,轻声说:“回家吧,饭都做好了……”  在她的手放下去的一霎那,我看到了她手臂上有一条紫红色的痕迹,好像被什么东西划破了一样,雪白的手臂,紫红的痕迹,看上去非常明显。

  “手怎么了?”  我拉过她的手臂来看,那条伤痕十分长,看起来像是刚刚弄伤不久。  “没什么”嫣局促地抽回了胳膊,反过手用衣服挡住了伤痕:“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了。”  娜很识趣,没再和我说话,把才抽了几口的烟丢在地上,用脚尖儿碾熄了。  然后不急不慢地从我们身边走过去。经过嫣的身边时,嫣挪了一下身体让了让。  那是个完全没有必要的动作,就是下意识的一个动作,这让她看上去很害怕娜。  我忽然想起了娜曾经打过她的那一巴掌,心揪了一下,心疼地揽住了嫣的腰,在肩膀上拍了拍,说:“走吧,我们回家去。

”  那一瞬间,我感到嫣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抖,虽然她竭力掩饰自己的表情,可仍然能够从她眼睛里察觉到噩梦初醒的心有余悸。  一路上嫣都没说话,低着头走在我前面,脚步很急促,像是要逃避些什么。  吃饭的时候,嫣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想要问我什么,可始终没有问出来,她明显有些异常,心神不宁的样子。饭也吃得很少。我猜测她是想要问关于娜的事情,如果是别的时候,她早忍不住要问了。不然就是想问我在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她大概猜到了什么,所以最终什么都没问。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如果解释起来,那就无法避免要谈到佟,虽然我们都明白,关于这件事,大家已经心知肚明,可谁也不愿意打破目前的平静,也许这是避免尴尬和保持各自自尊的唯一方法。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坦白以后的对方,所以连试探对方的勇气都没有。  嘉嘉什么都不知道,依然无忧无虑的样子,吃过饭就缠着嫣要她讲故事。她最喜欢听的就是白雪公主和小矮人,总是听不厌,而且要求妈妈讲的时候必须绘声绘色,讲到咬苹果的时候,就要假装咬苹果的样子,讲到皇后的时候,就要装出很坏很坏的神情,然后她就会举起小手,打一下,说:“坏……坏人……嘉嘉打……”  有的时候,会让我围在旁边,扮演小矮人,尖着嗓子说话,蹲着跳舞。

  我坐在沙发上,假装自己在看电视。  今天嫣的情绪有些不对,讲故事的时候,没有按女儿的要求,不是忘了咬苹果的动作,就是忘了学小矮人的声音。嘉嘉不满意,要她重新来,嫣显得心烦意乱,几次都不对,终于不耐烦了,推了嘉嘉一把,说:“不许闹,要听故事就好好听,不然我不给妳讲了。”  女儿就哭起来,嫣急了,打了她一下:“不许哭!闭嘴,妳听见没有?”  女儿的哭声反而更大,边哭边跺着脚:“妈妈坏,妈妈坏……”  嫣愣了一下,抬手在女儿身上又打了两巴掌:“妳说谁呢?我养妳是要妳骂我吗?”  看着女儿哭得满脸泪水,忽然再也忍不住情绪,也哭了出来。

  我过去抱起了嘉嘉,轻声哄着,女儿在我怀里大声哭,嫣在一边小声抽噎。  我有些伤感,小心翼翼地擦着女儿脸上的泪水:“嘉嘉乖,嘉嘉听话不哭,妈妈不好,妈妈打嘉嘉不对……爸爸给妳讲故事好不好,咱们讲青蛙王子好不好?讲阿拉伯神灯……不要听吗?好好好,那就讲白雪公主……”  嫣起身去了卧室,坐在床上擦眼泪。  哄了一会儿,女儿不哭了,扭着身子往卧室里看,见嫣还在哭,就从我怀里下去,跑去了卧室,偎在她腿边,眼巴巴地看着。

嫣抱起她,整理着她的头发,轻声说:“对不起!”  嘉嘉就伸出手指,去抹她眼角的泪水。  我远远地看着,十一点,我才进卧室。嫣似乎睡着了,头发有些散乱地摊在枕头上,手臂搭在胸前,那道伤痕完全裸露在我眼前。我用手轻轻地按在那伤痕上,用掌心感受红肿凸起的部分,觉得那就像是我心里的伤口,无论用什么药,都缓解不了现在的疼痛。可又希望那伤痕能够转移到我身上,即使留在我心上也好,如果,能不让我的妻子受伤。  嫣这时睁开了眼,反手抓住了我的胳膊,另一只手轻轻地抚摸,说:“我们走吧!去安道尔,我好累,我好害怕自己撑不下去了……”  “让我想想。

”  我靠在床头:“不用担心,有我在,都会过去的。”  嫣翻了个身,伏在我胸前,把脸贴着我的心口,没有再说话。我揽着她的身体,手抚摸着她的背,丝绸睡衣很光滑,贴在皮肤上凉凉的,和嫣的身体一样。  她身体上那种熟悉味道传入鼻中,勾起了很多往事。恋爱,结婚,一直以来我的生活都伴随着这种味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亲切地不能再亲切。  丰满的乳房压在我腹部,柔软的像棉花,睡衣下摆伸出来长长的腿,搭在我小腿上面,和我的肌肤摩擦着。

  “我想要妳……”  她说。

小说索引:妻子的欲望全文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全本免费阅读,妻子的欲望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