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黑色禁药 >> 第1章 孤独之影

幕色已经笼罩了这个城市,影子孤独的身影出现在西郊墓地。墓地湿气弥漫,静谧阴森,伴随着不知名夜鸟的啼叫,有种让人置身鬼域的感觉。有人说,人死后都是一些阴离子,散发在死后所存在的空间,到了晚上,便能够聚而成形,似电波状,影响着人脑的思维,使人产生莫名的恐惧。当然,这是一种没有根据的说法。当影子到达时,想要见他的人已经来了。背对着他的女人身着黑色劲装,短发,在夜色中给人一种力感。“你终于来了。”女人的声音在夜空中扩散开来。

“影在哪儿?”影子淡淡地道,声音有着久未说话的孤独和生涩,却又给人一种不能拒绝的感觉。女人转过身来,轻轻一笑,完美的脸庞在月光下闪现着冷艳的圣洁光润,洁白的牙齿闪射着比月亮还要硬冷的光芒,她道:“你是杀手,你应该知道杀手的规矩:任何事情都是来自于等值的交换,你应该先问我找你的目的何在。”影子的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女人将影子这一细微的动作捕捉在眼里,得意地道:“原来世界第一杀手也有话不能说出口的时候,看来那个女人在你心中的地位确实不低,无怪乎这一年来……”“你似乎忘了你今晚来此的目的。

”影子断然打断了女人的话,他最不愿听的是这些无聊的废话。“你不用如此着急,关于她的消息,该让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在事情未发生之前,有必要让你认识一下我,我叫黑狐,是一个职业杀手,出道至今从未失过手,现今在杀手界的排名仅居你之后。有人说,我永远都不可能超过你,我要证明,你和你的刀是否如传说中那么神,是否真的无法逾越!所以,今晚约你来此是特意向你挑战,如果你能够赢我,我自然会告诉你有关那女人的消息。”黑狐徐徐说道,等待着影子的回答。

影子望着黑狐闪着光润的脸庞,他听说过“黑狐”其名,也知道黑狐的枪法无人能及,却没想到是一个女人。他道:“你凭什么证明影现在在你手中?”“我从来没有说过你的女人在我手里,我只是说过,我知道你女人的消息。”影子死死盯着黑狐的眼睛,他想透过黑狐的眼睛证实这个女人的话是否属实,片刻过后,他道:“我接受你的挑战!”静谧阴郁的墓地,两人遥遥站定,随着夜色的深入,迷雾越来越浓,渐渐将两人的身形隐去。不知名的夜鸟传来一声凄惨的鸣叫,两股强烈的气息在墓地弥漫开来,渗透进迷雾之中,阴郁的迷雾有了一种无法承受的重,而迷雾在不知不觉中变质成为浓烈的杀气。

杀气弥漫,人已在杀气中消失。“砰……”突兀的枪声在西郊墓地响起,子弹将迷雾燃烧,在虚空中留下一条凄红耀亮的轨迹。迷雾中,一道寒芒乍现。是刀,飞刀,速度比子弹还要快!“锵……”飞刀与子弹相撞,火星四射,刺耳之声在墓地上空回响不绝,同时也照亮了两条黑色身影。影子站在原地未动,黑狐眼中闪过兴奋的神芒,因为这是一场她渴望已久的对决。身形飘动,快若灵狐般从原地消失,融入不可揣测的迷雾深处。同时,枪声连响,在尖锐的呜啸声中,五颗子弹飞射而出,拖着长长亮丽的尾芒,从五个不同的角度,牢牢锁定影子站立的方位和可能移动的方位。

影子没有动,其实动与不动对他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区别,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很无奈地一口气。黑色的披风无风飘动、展开,如一块黑幕出现在虚空中,将五颗逼近的子弹掩盖、吞没,子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这时,黑幕中一声铮鸣响起,一柄飞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了出去。只是一柄飞刀,但让迷雾深处的黑狐有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那种感觉捉摸不定。她的思维竟然有了十分之一秒的停滞,但枪中的子弹还是射了出去,不是一发,而是六发。六发子弹竟然有三发是射向飞刀,而另外三发才是射向黑幕中的影子。

让黑狐感到惊喜的是,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前面两发子弹只是贴着刀面滑过,并没有抑制住刀的杀势,第三发子弹才真正地瓦解了飞刀的杀势。几乎与此同时,另三发子弹也洞穿了展开的黑色披风。所有的一切几乎都在眨眼之间发生。披风缓缓下落,然而黑狐却没有看到披风后面的影子,正自惊愕间,一个声音从她背后传来。“你输了!”“这不可能,你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子弹还要快?”黑狐惊骇万分地道,她确实无法相信这个事实。“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叫影子!”“可……”黑狐想再说些什么,可她知道再说任何话都已没有意义,摆在她面前的是不能相信但又必须相信的事实。

她无奈地苦笑道:“好吧,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但我不能保证你一定能够得到有关你女人的消息,如果她已死了的话。”影子站在原地没有动,他有一种强烈的被欺骗的感觉。△△△△△△△△△飞机在云层中穿行,容易让人产生往天堂去的错觉。影子一直固执地认为人死后是有归宿的,这种归宿不同于基督的进入天堂,也不是佛陀的轮回,那是经过长途孤旅后的回归,回归一种安详的宁静。在地面的时候,他更多的体验是被遗弃的孤独和陌生,他常常不能让自己的灵魂回归自己的身体,而处于一种悬浮状态。

他感到周围的世界并不属于他,所生存的空间是一种虚幻的存在,隐约中自己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当他杀人的时候,当他看到被杀之人生命在一刹那终止的时候,他会有那种回归的安详,因为那飞升的灵魂在回归的时候有着片刻的带着他的回归。黑狐告诉他,在赤道附近有一个古老的部落,部落已经存在五千多年,一直与世隔绝,维持着原始的生活状态,并没有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而发展。部落里有一种很古老的职业——魔法师。黑狐说,只要他的女人没有死,魔法师便可以帮他找到她。

影子无法确定黑狐的话是否属实,但作为目前惟一的希望,他只得相信黑狐的话。现在,在脱离地面的飞行中,他不可思议地体验到了回归的安详,他睡了过去。黑狐看着这个靠在自己肩头的男人,鼻中发出一声轻笑,她无法相信当今世界最优秀的杀手对一个女人竟然如此依恋。她不得不承认,任何坚强的背后都有脆弱的一面,无情的杀手只是大众熟知的一面形象而已,而谁又能够认识到杀手比常人更脆弱的另一面?飞机在一个相对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停了下来,这里正是那个古老的部落所属国。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两人找了这个城市最好的酒店住了下来,尽管房内开着冷气,但空气仍然有着令人不能忍受的闷热。影子躺在床上,双目凝视着手中的史努比。从踏入这块土地的一刻起,他大脑的神经不自觉地由回归的安详变成莫名的紧张,这种紧张不同于以往杀人前的焦躁,而是忐忑不安,其中还夹杂着恐慌,一次次冲击着他的大脑。无论影是否还存在于这个世上,他可能面对的是一个终结性的结果。黑狐走了进来,手中提着一瓶红酒与两只高脚杯。“想不想喝一杯?这是法国1975年的干邑。

”在靠近窗户的桌上,黑狐将两只杯子倒满三分之一的酒。影子在黑狐对面坐了下来,端起酒杯,晃动了两下,浅酌一口,望向窗外。“味道怎么样?这种红酒是我随身携带的必备品。”黑狐优雅地端起酒杯,美眸生辉地注视着影子询问道。此时,她刚洗过澡,身着丝绸制的低口裙衫,充分衬托出柔韧优美的身材,身体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馨香,此时无论如何都看不出她是一个职业杀手。影子的鼻头嗅了嗅,这是一种他很熟悉的香味,他转目而视黑狐,忙问道:“你用的是什么香水?”“兰寇。

”黑狐疑惑地望着影子。不待黑狐有反应,影子已将鼻子凑近黑狐的耳际发梢间,深深地吸着气。是的,影的身上也是这种味道,都一年了,他是第一次闻到这种令人心醉的味道。黑狐一时愕然,转而光洁的脸上泛出红润。她从这个男人身上闻到了现代男人少有的野性,他舒出的气息透过耳垂,更让她全身有一种酥痒之感。片刻,两人都没有动,灯光在酒杯的浅红中摇曳。熟悉的气息强烈地刺激着感官,让影子的身体有了反应。每次杀人之前,为了缓解紧张的神经,他必须要与影疯狂地亲热,这成了他多年不变的习惯。

现在,这熟悉的气息让他原本紧张的神经更加紧张,更挑起了他一年来压抑的情欲。“啪……”酒杯落地破碎,酒液飞溅。黑狐正待要说话,香唇却已被影子封住了,娇躯一震,刚要反抗,却连手带腰都被影子强有力的手给搂紧。影子疯狂地在黑狐香唇上吮吸着,黑狐娇躯扭摆,极力挣扎,然而地始终无法逃脱。一阵阵奇异的刺激传遍全身,黑狐的娇躯渐渐酥软,全身轻颤,呼吸愈来愈急促,紧闭的双唇已经开始有了反应,回应着影子的热吻,矜持与防御已经彻底地被击溃。

接着,黑狐竟然化被动为主动,双手从影子的束缚中抽开,透过衣衫,伸入他强壮的身体,不断地上下抚摸,香唇更是热烈地回应着影子的热吻,甚至比他还要疯狂。影子的手解开黑狐衣裙的腰带,一对高耸的酥胸完全暴露出来,手开始不规矩地在滑白如羊脂的肌肤上游行……世界在这一刻飞旋了起来。暴风雨过后,影子双目望着天花板,狠狠地抽了一口烟,悠然道:“对不起,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女,我不是故意的。”黑狐望着影子满含歉意的样子,反问道:“是不是若我不是个处女,你就是有意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是你身上的香水味……”“好了,你不用再向我解释,反正迟早都要给男人,给谁都一样,说不定其他男人比你还要差劲。

况且你得到你所要的,我也得到我所要的,两者很公平,不存在谁对谁错。”黑狐打断影子的话,面无羞色,一副无所谓地道。影子知道黑狐是个很自我的人,这种人最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和同情,她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也能够承受自己所做的一切。影子知道再多的废话只会让她鄙视,遂不再说什么。“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你的速度怎么可能比子弹还快?按理说,这是根本不可能的!”黑狐的身子往上靠了靠,用床单的一角半遮自己丰满的酥胸,问道。影子轻笑一声,道:“你明知这是不可能的,还问什么?”“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天来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黑狐充满期盼地望着影子问道。“眼睛,你被你的眼睛欺骗了。”“眼睛?”黑狐似有所悟。“不错,在你的枪射出五发子弹的时候,我的人已经不在原地了,你看到的只是那件披风,而那柄飞刀也并不是我直接射出,而是弹射飞出的。”黑狐回想着当时发生的过程,终于明白。“原来你只是制造了一个假象吸引我的注意力,才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来到我的背后。”“其实你能够用枪击中那柄弹射而发出的刀,已经是很不错了,还没有人能够躲得了我的刀!”影子由衷地道。

黑狐从影子的手中接过半截香烟,狠狠地抽了一口,她是真的感到了两人之间不可逾越的差距。正当黑狐沉吟时,影子突然问道:“那个魔法师是否真的可以帮我找到影的下落?”黑狐盯着影子的眼睛半天没有说话,因为她不允许有人对她的话表示怀疑,更不容许有人对魔法师表示怀疑。△△△△△△△△△七天后的一个中午。影子与黑狐分别被绑在一个广场上的一根木柱上,广场上围着众多上身赤裸的男女,下身只是围着一块兽皮之类的东西,他们脸上涂着各式各样的色彩。

另有四人手持自制的标枪、刀戟之类的东西,虎视眈眈地盯着两人,其他人则是好奇陌生地望着两人,嘴里发出捕获猎物的兴奋吆喝声。影子与黑狐是掉进陷阱被抓来的,此时,他们所处之地是赤道附近一个原始大森林的最中央。影子望着黑狐问道:“怎么办?”“不用急,我已经告诉他们认识他们的酋长,相信很快就有回应。”正自说话间,一个身材魁梧、肥胖的男人被簇拥着来到了广场,看来他就是酋长。黑狐脸上露出兴奋之情,用影子根本未曾听过的语言,叽哩咕啦地和酋长对谈着。

酋长看了看黑狐的脸,然后兴奋地大笑,随即吩咐随从将两人的绳子解开。片刻,两人被绑着的身子获得了自由,黑狐走上前去与酋长紧紧拥在了一起,眼角溢出久别重逢后幸福的泪花。酋长看了一眼影子,随后两人被带进一间建在几棵大树之间离开地面、悬于空中的草房。草房内挂满各种兽皮、弓箭、刀枪之类,陈设极为简陋,一些东西只有在现今的博物馆中方可见到。草房内,黑狐与酋长对谈着,影子虽然听不懂,却可以感受到黑狐是在极力说服着酋长,脸上甚至出现哀求的表情,充满期待。

酋长间断地不时看影子几眼,最后陷入了沉思之中。影子正欲开口问黑狐,黑狐连忙示意他不要说话,然后重新以期盼、哀求的目光投向酋长。半晌过后,酋长才极为艰难地点了点头,黑狐顿时出现兴奋的笑容,连忙在酋长脸上很响地亲了一口。酋长眉头尽舒,哈哈大笑,然后叽哩咕噜说了几句,带着黑狐下楼,黑狐向影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跟上。酋长带着黑狐与影子来到两里外的一个山洞前,身后没有一个随从。此处也显得极为安静,没有一个吵杂之人,显然这里不是一般人可以随意来到的地方。

酋长对着山洞施了一个奇怪却又显得无比神圣、庄重的礼仪,然后十分恭敬地对山洞内说了几句话,期待着山洞内的反应。影子看到黑狐也跟着酋长施了一个同样的礼仪,不由面露忐忑不安之情。良久,山洞内终于传出一个声音,黑狐忍不住兴奋地叫道:“太好了,魔法师终于同意见你了。”影子的心一阵狂跳,他终于可以得知关于影的消息了,他问黑狐道:“那你呢?”黑狐脸上兴奋的光彩立即暗淡了下来,道:“魔法师只答应见你一个人。”影子走近黑狐,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真诚地道:“不管结果怎样,我还是要谢谢你。

”说罢便大步往山洞内走去,背后传来黑狐的声音:“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影子孤独的脚步声在山洞内回响,山洞四壁皆燃着火把,显得异常诡异。往山洞大概走了一百米,影子来到了山洞内的一块开阔之地,最中央燃烧着一个大大的火堆,将山洞照得通红,火堆后面,一个身披黑色斗篷,盖住头,身形枯瘦的女人站在那里。衬着火光,影子看清了她的脸,那是一张枯瘦若树皮般的老脸,两眼深陷进眼眶内,却闪着可以洞穿肺腑的神芒,难道她就是魔法师?“欢迎你来这里,年轻人,我是居里魔法师。

”老女人苍老却具有穿透力的声音在山洞内回响。她会说汉语,她竟然会说汉语!影子感到十分惊讶,为了证实自己的耳朵所听没错,他问道:“你会说汉语?”“是的,我不但会说汉语,还会说这个世界上所有存在的语言,甚至是兽语!”影子感到万分的不可思议,他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说吧,年轻人,你找我有何事?”魔法师将影子从惊讶中唤醒。影子定了定神,忙道:“我想找一个人,她叫影,去年九月十五,当我回家时她却不见了,没有留下一点线索,我找了一年都没有她的半点消息,所以我想请你帮我找到她。

”“你为什么要找她?”魔法师干枯的眼睛望着影子。影子毫不思索,脱口而出道:“因为她是我的女人,我不能没有她。”“嗯,原来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好吧,你到我这里来。”魔法师点了点头道。影子绕过火堆,来到了魔法师身旁。魔法师领着影子来到一张一米多高的石台前,石台上放着一个足球大小的水晶球,晶莹剔透。影子指着水晶球问道:“这是什么东西?”“这是魔法球,可以穿越时间和空间,可以让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发生的事在这里显现。”影子不敢相信地盯着这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水晶球,道:“那岂非无所不能?”“可以这么理解,但是首先必须有一个条件,就是当事人超强的意志感应,否则无法做到。

”魔法师道。影子还是无法相信,这种话只有在电影中说来才会让人相信,所幸这一切对他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找到影。于是他道:“我只是想找到影,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找到他。”魔法师枯瘦的脸上露出无法觉察的笑,道:“那要看你自己了,看你是否有超强的意志感应力,而且还要看她是否能接收到你的感应。”“这样说来,一切能否成功,尚未可知?”“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像你想着她一样想着你,你就能够得到有关她的消息。”魔法师悠然道。影子看着魔法师的样子,想起电影中往往演反面角色的巫师,试探性地问道:“你不会骗我吧?”魔法师面露愠色,不悦地道:“从来没有人怀疑过我,如果你不相信可以走!”影子忙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这一切在我看来无法接受而已。

”魔法师似乎不愿过多地与影子废话纠缠下去,沉声道:“既然如此,你想知道那个女人的消息,一切按照我的指令做。”说完魔法师要影子聚中注意力凝视着水晶球,然后回想着两人在一起生活的详细片断,幻想着两人现在就在一起。影子聚中心神,依言照做。魔法师双手磨擦着水晶球,口中念念有词:“神之心灵,汝之心灵,吾之心灵……打开尘封的桥梁,让心……”水晶球开始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而原本晶莹剔透的球体里面则开始出现模糊幻化的景象,不断地飞旋、变化、转换,似在搜寻着什么。

突然,水晶球光芒大绽,球内出现了一个不断旋转延伸的黑洞。魔法师大骇,惊讶地道:“这是怎么回事?”随即停止魔法的驱动,但水晶球内出现的异象却不受控制。此时,影子仍是聚中心神,凝视着水晶球。魔法师见情况不对,正欲阻止事情的进一步发展,此时水晶球内旋转延伸的黑洞倏然消失,随之出现的是一片似锦锻般湛蓝的天空,画面从天空急速下降切换,宽广的大地,直插云霄的高山,广阔的海洋……影子看到了一片全新的大陆,随即进入喧闹的城市,穿过重重奇特古老的建筑,最后停留在一个盘腿而起、闭目入定的女子身上,女子所处是一间黑暗的石室内,四周一片死寂。

影子的心倏地有一种强烈的感应,这些景象竟是如此熟悉和亲切,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一样,最后他竟然发现那盘腿而坐的女子正是影……“幻魔空间,怎么会进入幻魔空间?”魔法师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着,转而她又手指影子,不敢相信地道:“你是……你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水晶球的女人倏地消失,“轰……”地一声,水晶球发生爆炸,山洞内出现了一个水晶球刚才同样的黑洞,强大的吸扯力将影子吞没其中……。

小说索引:黑色禁药全文免费阅读,黑色禁药全本免费阅读,黑色禁药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