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诸天 步步登顶 废后将军 金田贵媳 花花门生 钻石儿媳 王的男妃 海月明珠 青梅煮马 妻愿得偿 都市艳妇 鬼胎十月 乡村艳医  
首页 >> 都市言情小说 >> 制服下的诱惑 >> 第五十六章 佩佩吹箫 梅开二度

佩佩一听,羞得玉颊似火,偏又给他这么一摸,忍不住一声呻吟,其音娇美之中,带着几分刚刚醒觉的矜持,却又隐藏不住强烈的快感,只比先前的声息有过之而无不及,刚好给范伟的言语下了个注脚。佩佩喘着气,梦呓般地说道:“阿伟哥……你……你怎么这样……取笑我……啦……啊、啊……”范伟持续爱抚,佩佩星眸半睁,爱恋地看着范伟,脸颊羞红,范伟身体缓缓横卧,两人面对面横躺在床,互相交缠,淋漓汗水立时沾染了床单。佩佩知道快将进入正戏,心中怦然,低声道:“我……我的心……跳得好快哦……”范伟让她仰躺在床,自己悬在她上方,低声道:“佩佩,我们……要开始了喔。

”佩佩嘤咛一声,看见范伟下身挺立,已是剑拔弩张,随时便能攻入自己身体,不禁心里紧张,轻轻说道:“我……我不会怕的……一定……”眼见佩佩神色虽像然极是坚决,但仍颇有羞意,范伟示以一个安抚的微笑,两人再一次深深地交吻。范伟腰身慢慢下沉,先端碰到那湿润的,尚未进入,佩佩已觉全身一烫,轻呼一声,蛾眉微蹙,脸上的神情复杂之极,略带哀怨地望着范伟,轻轻唤了一声:“伟……”这一声呼唤飘入范伟心坎,便如一圈圈涟漪荡了开来,声音醉人到了极处,又是满怀真情,范伟听得一阵冲动,连声低呼:“佩佩……陪陪”腰下向前挺去,开始进入佩佩下身温柔乡。

深处极紧,范伟被困主了,宝贝受阻,甚难前进,只得稍稍加力。佩佩“啊”地叫了出来,娇躯猛地一下剧颤,蜜液被yáng具逼得缓缓涌出。佩佩哀声呻吟,玉手攀着范伟肩头,叫道:“阿伟哥………我……慢一点……啊……”此时范伟只进入些许,听了佩佩呼唤,连忙暂停去势,先行退出,喘了口气,低声道:“佩佩,觉得……不好么?”佩佩连声娇喘,双乳剧烈波动,好不容易稍稍回神,才微弱地说道:“不……不是……我……我好高兴……真的……可以……可以和你……一起这样……”说着说着,眼眶中闪耀着点点泪光,脸上却沐浴在喜乐的神气中,只隐含了少许刺激过甚的疼痛。

范伟轻快地吻了一下她的樱唇,柔声道:“佩佩……我们永远会在一起的。”佩佩轻轻拭去眼角泪珠,露出恋慕的微笑,柔声道:“一定……”范伟轻轻摸着她披散的长发,柔声道:“你别太逞强,这次……”佩佩不等他说完,抬起头来,两片樱唇封住了后话,一边磨蹭着范伟的。范伟见她如此,便去了这些担心,抱着她如柳柔腰,向自己送来,两人的下身渐渐结合。“唔……嗯啊啊!”佩佩紧蹙月眉,露出痛楚的表情。范伟说道:“很痛吗?”佩佩一时说不出话来,紧紧抱着范伟,很勉强地摇了下头。

范伟小心翼翼地寸进,一点一点地推进。然而佩佩虽然柔韧,却着实颇为狭小,范伟不易进入,至少仍觉舒服,佩佩却是当真痛不堪言,只是暗自忍住。忽然范伟觉得难以再进,稍一用力,佩佩抵受不住,放声哀鸣:“啊!嗯呃……啊啊……啊……”范伟见佩佩香汗直滴,脸上表情明明是痛楚无比,心中不忍,慢慢退了出来。佩佩压力骤松,急喘了几口气,呜咽道:“我……我真没用……对不起……”竟然要流下泪来。范伟轻轻搂了搂佩佩,柔声道:“怎么会?别这么说,我们以后还可以试啊。

”又吻了吻佩佩,道:“别哭别哭,哭了就不漂亮啦!”佩佩揉揉眼睛,轻笑道:“你好像在哄小孩子。”范伟微微一笑,帮着佩佩穿好衣服。佩佩见范伟下身仍然昂立着,说道:“等一下,你怎么办啊?”范伟下身不得发泄,正有些疼痛,此时却也不说,只笑道:“没什么,过一会儿自然就好。”佩佩望着,忽然又去解范伟裤带。范伟微惊,道:“佩佩,你……”佩佩轻轻笑道:“这样你多不舒服啊?还是……我帮你一下比较好。”说着张开那樱桃小口,含弄起来。

范伟竭力忍耐,下身如是裹在一团水云之中,轻暖柔细,又惊觉一个软软的物事碰上顶尖,却是美人绛舌,正细细探究着,轻触微接,阵阵酥软窜入百骸,一时飘飘然不知所在,全凭他的大脑中的定力,突然下身一痛,失声而呼,却是佩佩存心作弄他,贝齿一拢,轻轻咬了一下。这一咬使力甚微,但其时yáng具正是剑拔弩张之势,佩佩突然给它来这一下,范伟立觉下身似炭火之热,也不知是否痛楚,脑海一片空白,彷佛身子直飞虚空,不禁叫出声来。佩佩听他呼叫,张口吐了出来,笑盈盈地道:“怎么样?”范伟哭笑不得,真向抱着她在大战一场,佩佩玩性又起,食指往他底下轻轻一弹,咯吱咯吱的娇笑起来,由趁范伟不注意,张开性感的樱桃小嘴,又开始含弄起来。

范伟早觉下身沸腾滚烫,被佩佩温香唇舌吞吐一番,心绪奋腾已达顶点,只是勉力强压。忽觉她口中吐息,一丝温气直向他顶端钻去。佩佩还是第一这么近的看男人的宝贝,心里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以前非常讨厌,现在好像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胡思乱想中忽然一道热流激射入喉,如江河决堤,立时盈满口中,吃了一惊,慌张起来,“嘤”的一声,吐了出来,却不料范伟忍得久了,这一下其势不止,喷将出来,淋到了佩佩两只握着的手上。佩佩出其不意,跳了开去,心里慌乱,只觉脸上发烫,看着手上白白浊浊的,口中有些黏稠,方才一惊,把范伟射出之物吞下了七七八八,按着喉间,一对清澈如水的眼睛眨了几下,似乎不知所措。

范伟下身骤失刺激,呼了口气,身子放松,登时觉得舒畅无比,忽然瞿然而惊,叫道:“啊呀!”佩佩正迷迷糊糊,被他吓了一跳,道:“什么?”范伟咬牙切齿,像要叹气,又叹不出来。范伟本来就已达忍耐边缘,再经佩佩温吞柔吐,只得片刻,一道精华直射在她口中。佩佩闭起双眼,将之一口喝了下去,却仍溢出了些,滴在她雪白的制服上。佩佩羞得耳根也红了,低声道:“我……这样来代替,行不行啊?”。范伟看她唇边还带着些白白稠稠之物,不禁有些窘困,笑道:“这……这未免太委屈了。

”佩佩心里一阵蹦蹦跳跳,说道:“以后我可不要这样啦,都是你占便宜嘛。”说着露出顽皮的笑容,道:“不过呢,如果你想要,我再来几次也可以。”范伟吓了一跳,感情小妮子还上瘾了,连忙摇头苦笑道:“还是算了吧。”范伟躺在沙发上,佩佩则叉着腿软绵绵的趴扶在他的怀里,胸脯轻起轻落,浑身汗涔涔的,范伟则通身是汗,却不觉得难受,而是五脉俱通的那种舒适感。工怪不得古人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呢,这其中滋味仙人怎么能体会呢。范伟轻轻的抚弄着佩佩的头发,觉得她甚是可爱。

她把头埋在范伟的胸怀里,不时的抬头看他,很帖服的样子。激情过后,他们都没有说话,昏暗的房间沉浸在寂静之中,只有我俩的心在砰砰的跳动,“阿伟哥,我喜欢你,我爱你”佩佩打破了沉静。范伟抚摩着佩佩高高隆起的乳房,微微一笑,“我喜欢这个”。佩佩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声“讨厌”就又将头埋在他的怀里,撒娇啊,喜欢。“啊?你太坏了吧。”,那粉拳就在范伟的胸脯上来了几下,却像棉花棒轻轻的拍打在胸脯上一样,觉得甚是舒服。范伟微笑着看着她般的模样,又忍不住在她的胸脯上胡乱的抚摸着,她并没有推开或者打开我的手,只是任凭狂蝶戏蕊,乱蜂偷香。

佩佩的气息随着我对手的逡巡进取,逐渐粗重起来,慢慢的又第以呻吟声。看来不梅开二度都不成了,如箭在弦,不能不发啊。

小说索引:制服下的诱惑全文免费阅读,制服下的诱惑全本免费阅读,制服下的诱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