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都市小说 >> 星媒舵手 >> 780 喂狗

日本,林蔚然毫无防备的过着一天,繁忙时时间过的飞快,清闲下来,时间也飞快从眼前溜走。他听到了很多关于韩唯依政变的消息,这个女人大张旗鼓到有恃无恐的程度,不但想拿走新韩制作,还要新韩这几年来投资在娱乐圈的股份,在韩国维持局面的李旭等人分别打来电话询问处理方式,林蔚然的回答简单到让他们匪夷所思。由着她吧。该让的让,该丢的丢,这个女人能拿走多少,就让她拿走多少。林蔚然不知道这些能不能还得了那份情,但最起码能让韩唯依被少一些的人嘲笑,她不会成为一个帮着男人成功后被抛弃的二手货,反而会成为在一个即将落魄如狗男人身上割下一块儿肥肉的聪明女人。

林蔚然打开皮箱,里面是一份转让合同,他手中持有的新韩股份孙正义已经表达出浓厚的兴趣,虽然表面上这老狐狸说是要寻找合作伙伴,但林蔚然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取得他的信任,而没有信任,合作者双方唯一的悬念,就是看谁先在谁背后捅刀子了。除此之外还有那份对赌协议,sbs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已经在林蔚然名下,是去是留,还要看有没有买家出手。数年奔波,输了,结局并不悲惨,卖掉手中的所有武器,等个两三年,说不定还能再回韩国,银行账面上的数字会因为这两纸合同添加很多个零,就算是沾上赌博,只要剩下个零头,也够生活。

剩下的林蔚然一时间想不到了,他到吧台处倒了杯酒,穿过客厅到鸟语花香的小院。坐在石凳上看着灌木发呆。因为日程的关系林允儿必须回宿舍了,少女时代在日本的活动即将全面展开,即便林允儿再三保证会抽出时间过来。估计也不会像这次一样一来两三天了。至于金泰妍,她终于决定信守承诺。不再逃跑了,这些天来短信电话不断,就在昨天她还换了个新号码,说是入手了一台苹果,专门为他准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在屋内,林蔚然反应了一会儿才起身,直到接起电话前林蔚然还不知道。

其实每个人的命运,早就被安排好了。他看着熟悉的号码,心中已经做好了接受任何坏消息的准备,却没想到简单的几句对白,就让他已经做好的决定再次被推翻。“顾寰找到了。”林蔚然一窒,紧接着听到高棉药说道:“只剩下一只手了。”“其他的呢?”林蔚然下意识问。听筒那头的高棉药车停顿片刻,依旧用平静的声音对林蔚然说道。“都喂狗了。”……三星和新韩虽从没刺刀见红,但从头到尾都是剑拔弩张,只看明面上实力对比便判定胜负的都是傻子,这类人要么在拉斯维加斯输的当掉内裤。

要么就站在江南金融中心楼顶吵着跳楼。可聪明人也并不是说要等着尘埃落定才放下赌注,那样不叫赢,只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看着脸色喝汤。申北宫自认不是什么聪明人。所以他不像阿莫奈那么年纪轻轻就被委以重任,可申北宫也觉得自己不傻,最起码他没一看李家这种超级地头蛇对上林蔚然这种外来户就急忙跟着下注。阿莫奈死了,干净利落的一刀,没想象中那么凄凉,每当想到这个让他起过龌龊念头的漂亮女人,申北宫就觉得自己其实挺适合生存,毕竟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漂亮姑娘不在家相夫教子就是横死街头。

外来户想在韩国这一亩三分地上称王称霸最终也成了林蔚然。对,林蔚然。每当想起和自己同龄的中国人申北宫就很不舒服,他成了父母口中别人家的优秀孩子。是他们这些富二代共同的榜样和敌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林蔚然倒霉就为在自家父母面前抗辩两句,现在他们全都如愿以偿了。一声女人的尖叫让申北宫反应过来,正好看见被调戏的女服务生跑出门外,沙发上放浪形骸的某富二代收回手时还在鼻尖上闻了闻,戴着副意犹未尽的嘴脸。“这些出来打工的大学生就是不一样,一眼我就能认出来。

”坐旁边的陪酒小姐撇了撇嘴:“我打扮一下也跟她差不多。”富二代粗鲁调侃:“你呀,我刚进门就能闻到你身上的骚味。”陪酒小姐佯装生气却像是撒娇,这等红粉阵仗申北宫早就见识太多,都有些腻了。他站起身走向门外,看都不看一眼沙发上的男盗女娼。“哥,才从国外回来说放松,这又干嘛去?”“透透气。”话音刚落申北宫就出了包厢,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传来,舞池中是疯狂扭动的人群,随着dj的呐喊舞池中的气氛更加火热,申北宫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径直向外走去。

阿莫奈的死还是给申北宫带来了不小刺激,毕竟这女人是他生命中的第一个女神,还记得初见阿莫奈是在亲哥哥的婚礼上,虽然她只是一身伴娘装束,却远比新娘要光彩照人。婚礼结束后动了春心的申北宫开始四处打探阿莫奈的消息,不知道被哪个王八蛋出卖给了自己的父亲,他至今还记得父亲暴怒之后对他说过的一句话,说是想娶这个女人,他这辈子都不够那个资格。所以他恨林蔚然,在所有期盼林蔚然倒台的人中,他完全有占据前三的资格,自己想要却不够资格的女人居然被送上门都不要,这种侮辱感犹如跗骨之蛆,让他无法释怀。

申北宫狠狠的抽了最后一口烟,他看着远处的街景,目光阴暗,现在一切都将尘埃落定,高段位的拼斗他搀和不上,但总有办法让他体会报复的快感。包厢里放浪形骸的富二代家里算不上多有钱,但凭着自家老爹在放送委员会的资本总是能接触到超出段位的人,林蔚然公开的那个艺人女朋友听说还在英国,但总有一天她会回来。丢掉烟头的申北宫返回夜总会,单单是想象中的报复就已经让他的身体热了起来,这股热流蔓延到他全身,让他想要立刻找到姜敏京发泄出来。

想想包厢里的火候应该差不多了,申北宫加快了脚步,等林蔚然倒台类似姜敏京这种女人一定十分抢手,他要趁早拿下来。舞池中的人越发疯狂,申北宫见人群无法穿行便绕过无耻,昏暗的灯光一时间让他很不适应,偶尔有聚光灯的灯柱划过才能让他看清眼前的路。上楼的楼梯就在眼前,申北宫大踏步向前,突然他感觉到有人抓住了自己的肩膀,还没等他开口询问,只觉得脖子上感觉到一丝冰凉,紧接着是*辣的疼痛。申北宫捂住脖子跪倒在地,他满身的热流全部顺着脖子上的切口往外涌动,他想叫喊,却发不出声音,他想挣扎,却已经没了力气。

夜总会外,带着棒球帽的高棉药刚刚走出店门就听到背后传来的尖叫,他压了压帽檐,头也不回的向长街一端走去。高棉药上了停在借口的一辆现代,现代行驶出不远,和一辆呼啸着的警车擦肩而过。开车的曹成勇看着后视镜中的警车消失,心有余悸的问:“还有几个?”高棉药把匕首擦拭干净,包进报纸:“不多了。”两人沉默下来,高棉药把包好后的匕首收进一个黑色口袋,放进怀中。“这么下去不是办法。”说话间现代已经上了高速,曹成勇注意着高棉药的脸色,语气不由自主的弱了下去:“一个可以,两个也行,可是十几个几十个……这么下去早晚要出问题的。

哪怕会长回来也撑不住,这是要人家跟你玩命,死了这么多人,肯定要有个说法。”高棉药仍然一言不发,这是他的一贯做派,阿莫奈为了躲过高棉药先是到韩国最大保全公司找了退伍兵,结果拍着胸脯说是特种部队出身的壮汉们刚过了一夜就被高棉药蚕食殆尽,不甘放弃的阿莫奈紧接着到了警局自首,的确是在拘留所过了十几天安生日子,可警察们却没找到顾寰的尸体。因为没证据不予立案,阿莫奈离开了拘留所,当她又想出其他办法的时候,高棉药却是不再给她逃跑的机会了。

曹成勇再没办法:“不如我们问问会长,看他怎么说?”高棉药此时开了口:“如果他说停,那下一个就是他。”曹成勇吓了一跳,险些和前车追尾,待他重新控制住现代,仍然惊魂未定的看着高棉药。半晌,曹成勇负气道:“你要这样,不如拿一把狙,崩了李健熙,一了百了,什么仇都报了。”路灯的灯光照进车内,划过高棉药的脸:“等到了地方你继续去准备狗,车给我。”曹成勇下意识问:“你去哪?”“釜山。”“去釜山干什么……你,你真是去买枪?”“别担心,不是为了杀人,是为了防身。

”“你还用枪防身?出了城,掉不来热感卫星谁能抓住你?”高棉药古井无波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看的曹成勇大气都不敢喘。

小说索引:星媒舵手全文免费阅读,星媒舵手全本免费阅读,星媒舵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