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未知小说 >> 黑欲 >> 第三十七章 欲起腥风血雨

隔壁车厢被杀之人是慕容家族的掌事者慕容天华,他年过六旬,而且身患疾病,连走路都依赖着拐杖了。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会是这种死法。这次红榜做得也太绝了,连慕容天华的儿媳妇都不放过,把人家肚子里的孩子给剖出了腹,还把那一两肉装在玻璃瓶里,寄给了慕容雪季。这次,慕容家族成员怎会忍气吞声,不用多想,江湖腥风血雨又会因血案再起。十年前,慕容天华率领家族中的主要成员弃暗投明,在中国政府的帮助下,办起了十几家工厂,养活了一大批黑道人士,也成就了很多人。

虽说他亲自解散了几万家族成员,但他的号召力依然不减当年。再说,他旗下的成员,什么人才都挑得出,就不用说愿意为他死的感恩者了。谁都没想到,一个对中国和谐社会做出贡献的一代枭雄,就这样被红榜的人砍死在火车上了。慕容雪季走到被女大学生娘身旁,心情沉重地坐了下来,被她抓住手问道:“你没事吧?”“我没事,你放心吧!你以后不要再对陌生人乱喊乱叫了,不然丢了小命,还不知道为什么呢!”慕容雪季手里拿着一件被砍破的上衣,心里一阵心酸,这件上衣是他老妈临终前给他亲自做的。

加上得知伯父慕容天华的死讯,更让他后悔不已,他后悔没当场杀死洪家兄弟。“我以后会注意的,噢!我叫侯佩岑,你叫什么名字呀?”侯佩岑大胆地挽住他的手问道。她在心里佩服他,是因为他临危不乱,而且还有一身好武功。慕容雪季松开她的手回道:“等下了车,我再告诉你我叫什么名字!现在还不能说,嘿嘿…….噢!我们得换下座位了,我习惯坐在窗边看风景。”侯佩岑听到他的话,和他换过了座位,就再也没听到他说什么了。侯佩岑知道他不想和陌生人说话,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和她搭讪。

这时,火车上的乘务员,在劝乘客重新坐上各位的座位,花了半个多小时,才把乱窜的乘客一一劝到各自的座位上去了。当然,和众多死者同车厢的乘客已经被安排坐到隔壁或者空余的车厢里去了,因为案发现场的车厢得封闭,不然的话,火车上会引起更大的暴乱。有一部分乘客没到终点站就下了,这一部分人是属于哪种怕事的人。大部分的乘客是继续留在火车上,可他们心里还是有点害怕,尤其是事发车厢的乘客。慕容雪季没再去理会车厢里的乘客,他觉得这不是他要做的事情。

慕容雪季准备从上海沿着铁路线一路看风景看到南国城。看看窗外的变化到底有多大了。中国的发展真是快呀,仅仅用了几年的时间,铁路上都换上电力机车了。铁路旁的房子也越起越高了,人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干净,越来越时尚。慕容雪季的视线随着电力机车的移动而移动,这种感觉很惬意。慕容雪季一想到七、八月间的南国城,汗毛就竖起来了,它简直就像一座火炉。但回想起两年年前的一幕,他又不可思议地露了个笑脸,坐在他身旁的包容,还以为他在为她而笑。

慕容雪季没心思去留意身旁的侯佩岑,有的是自我陶醉。不管南国城在夏天有多么的热,可在它的上空,大多数的星空是特别美的。一到夜里,南国城里的人们都喜欢待在星空下,一边乘着凉,一边和亲人朋友谈天说地,日子久了,也就成了一种习惯。大部分人不到夜深人静,是不会步入卧室去休息的。或许他们是想把在星空下,看到过的流星和交谈来的话语带进梦乡吧!或许他们是想借流星消亡的光照亮梦里的每一个寂寞的角落吧!六个小时后,慕容雪季在南国站和侯佩岑一起下了车。

他走到月台上,南国站大得有点让他不知方向了。但人的本能告诉他,他得站在安全的白线外。他在白线外的一个地方,在原地慢慢地转了一个圈,感觉眼前的建筑物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那个破旧样了。他所看到的建筑物,都是全新的建筑物。他在心里感叹,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环境都变了,而我的思想怎么还停留在两年前的哪个晚上呢?没想到,两年没做火车,铁路上的变化就这么大。”侯佩岑站在慕容雪季身旁,看到他傻傻的样子,还以为他不是南国人了。

一个铁路上的巡警,看到他们两个发呆的神态,关心地走过来问:“请问两位要帮忙吗?”“不用了,谢谢。”他们两个同时给了巡警一个微笑。侯佩岑看到慕容雪季提起背包,赶紧提起行李包,跟在他的后面,怕他迷失方向。慕容雪季对侯佩岑笑了一个,提着背包向出口走去。当慕容雪季意识到侯佩岑在笑他时,便加快脚步,尽快离开月台。慕容飞燕好几个月没见到哥哥慕容雪季了,但她一眼就把提着背包的人皮面罩哥哥给认出来了。慕容飞燕在出口一边叫他的名字,一边向他招手,心情激动得很,也不知道她自己什么时候流出了女性最宝贵的泪。

侯佩岑看到慕容雪季在向出口的陌生女孩招手,因为出口噪音过大,她也听不清楚他在喊什么。慕容雪季一出站口,手上的背包就被妹妹慕容飞燕接了过去。慕容飞燕在她哥哥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说:“哥,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玩三国都几个月啦!嘿嘿….哥,现在妹妹我穷,也只能开摩托车来接你咯,请跟我来吧!”慕容雪季给了她一个微笑,从袋子里拿出一块游戏碟塞进了妹妹的口袋里说:“我听说你很喜欢玩游戏了,所以在来的路上给你买了一张游戏碟。

喔,你一个女孩子,干吗这么没出息啊,看到哥哥我就掉眼泪了呀!”慕容雪季从口袋里掏出纸巾,帮她擦了一下,立刻转过脸不去看妹妹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也红了。“谢谢了!还不是接上了你,一时激动,眼泪就来了,现在我都发现我的眼泪不值钱了。”慕容飞燕和哥哥慕容雪季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只要是哥哥送的礼物,她照单全收。慕容飞燕知道哥哥一路被人追杀,所以对他的安全还是很关心的。慕容雪季和慕容飞燕一时聊天,忘了告诉侯佩岑他的名字了。

侯佩岑也真是的,什么话也没说,就跟在他们两个后面,她家的司机开着奔驰紧随其后,喇叭都不敢按。不然的话,她一发火,司机就得丢工作了。当侯佩岑看到慕容雪季坐上慕容飞燕的摩托车,带上安全帽后,她朝他的背喊道:“喂,你还没告诉我认识南国的夏侯和你叫什么名字呢?”慕容飞燕把摩托车打起火,抠开钢盔前面的玻璃口罩,反对面冲她喊道:“美女,你给我记下了,我哥哥的名字叫慕容雪季,夏侯我哥哥的生死之交,平时,我们称呼夏侯为侯爷,嘿嘿……”慕容飞燕搭下玻璃口罩,松开离合器,摩托车就溜动了。

慕容雪季反转面给侯佩岑作了一个拜拜的手势,就再也没回头了。侯佩岑知道南国城里有个黑帮老大叫慕容雪季,没想到,今天竟然和黑帮老大坐在一起了。连夏侯都成了他的生死之交,真是想不明白呀!她站在原地,行李包从手上滑落下,掉下一颗眼泪冲他的背影喊道:“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和我坐在一起这么久,都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如果你不是看在夏侯的面子上,是不会出手救我的。”侯佩岑这下知道慕容雪季为什么在火车上挺身而出了,是因为慕容雪季不想生死之交的书迷在他眼前挂掉。

慕容飞燕听到后面的侯佩岑在大声喊话,发现哥哥还是和以前一样,从不在美女的面前透露自己的真名,更不会透露夏侯是他的生死之交。

小说索引:黑欲全文免费阅读,黑欲全本免费阅读,黑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