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未知小说 >> 黑欲 >> 第十二章 破处

(欲帝拜求各位大大,收藏+推荐,收藏+推荐,收藏+推荐)半岛医院是国家卫生部直管,集医疗,教学,科研于一体的现代化大型医院,是国家疑难危重疾病诊治中心之一。在南国城,得疑难危重疾病之类的市民,首选医院就是它了。由于夏侯在枪战中,受了点伤。依他的身体素质,是不用留院观察的,可陈斯诺硬要他让留院观察几天,而且还寸步不离他。夏侯一向对陈斯诺没折,为了耳根清净,也就随了她——时钟滑过午夜十二点,刚刚搭下眼皮的夏侯,耳朵感应不远处,有十来人正向他的特护病房靠近。

听来人不齐的步法,他断定来人不是本院医务人员,推断来人是经过长期训练的侩子手。夏侯赶快把身旁睡着的陈斯诺拍醒,嘴巴贴在她耳朵上,轻轻地说道:“你快给我躲到床下去,我引开那些来历不明之人。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陈斯诺在紧急关头下,没多问什么,立刻蹲下身,躲进了床底。夏侯把身旁的钢板压在床上,拉过被子,一人跃到门窗上。不一会儿,夏侯听到一声清脆的枪声,门被蒙面人轻轻地推开,灯也同时被一个蒙面人拧开了。夏侯借助夜光灯,看到下面的四个蒙面人,手里都握着上了消声器的手枪。

后面进来的蒙面人,走到床边,连射四枪,见床上没反应,拉开被子一看,看到被单下是一个枕头,简直气坏了。“操,让这小子给跑了,明明看到他们没出门,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见了?”来人拉下蒙面布,脸上的肌肉在抽筋。此人是吴倩莲老爸吴庆隆的得力助理,名叫吴京,吴京是专门帮吴家处理黑暗的事务。“我在这里呢?”夏侯声到人到,双手已经从两个蒙面人手里夺过两支消声手枪,同时用枪顶着两个蒙面人的头,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和你们没什么过节,今夜你们怎么特地来招呼我呀?”“嘿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你还记得上次在游泳中心里发生过的事情吗?如果你不是得罪我们的小姐,我们也不会来骚扰你的。

好了,废话少说,兄弟们,给我干掉他。”吴京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爷呀!有兄弟在夏侯手里,也好像不干他的事似的。夏侯看到眼前的两个蒙面人慢慢地倾倒,就知道他们已经自尽了。没多想,抽手就是两枪,吴京快速地躲开,另外一个蒙面人爆头了。就在这时,外面四个蒙面人也拿着枪狂射进来。夏侯立刻夺窗而出,翻身下楼,吴京夜里带来的人,个个不是菜鸟,都能夺窗而出,在夏侯身后穷追不舍。夏侯故意放慢脚步,就是为了引他们五个过来。他一边躲闪后面射过来的子弹,一边朝后面开枪,路过他们几个的午夜司机,看到几个影子从窗边闪过,还以为见鬼了呢,赶快调头,打道回府。

吴京一路追,一路看着手下一个个倒下。可他总是追不上夏侯,当他追得不耐烦时,朝前方叫道:“臭小子,你他娘的算什么东西,只会当逃兵,有本事咱们俩背对背的决一胜负。”“真是大言不惭,你也不回头看看你的兄弟倒下了多少?”夏侯加快脚步,不一会儿,他在黑暗之中。吴京穷追不舍,却追错了正确的方向,站在草地上的他,嘴里怒火狂冒,心里极度郁闷,第一次被人从眼皮底下逃脱,感觉心里不是滋味。第二天早上,夏家的门铃声忽然响起。夏侯拖着伤口,忙出去开门,不愉快地问道:“是谁呢?”门被夏侯打开了,出现在他眼前的竟然会是陈斯诺,他不知道如何开口,把身子倚在门框上,想象昨夜的她,心里冒着两个字——听话。

陈斯诺见夏侯耸了下肩,对他说道:“谢谢有你昨晚在我身旁,不然的话,我可能会被那些歹徒虐待死的。”陈斯诺说完,递给夏侯一袋子水果,转身欲走。这时,夏侯见极品美女送上门来,不请她进屋,似乎有失礼仪,忙道:“不用谢,进来坐坐再走吧。”陈斯诺听夏侯开话了,带着笑容,随他走进屋子来。“你一个人在家吗?”陈斯诺一路走进来,一路在打量房里的家具摆设,和她家比起来那可要相差千百倍了。但她并没有嫌弃这个普通的城市家庭,因为里面有她爱的人住在里面。

“是呀,今天爸妈去菜市场了,上午是回不来的,你坐啊,我去给你倒杯水。”夏侯丢下一句话,就往厨房去了。当夏侯把纯净水端出来时,发现陈斯诺不在客厅,纳闷道:“她去哪里了,难道去我卧室了”夏侯放下手里的杯子,不敢往下再想了,迈步走向卧室。陈斯诺坐在他的破电脑旁,在屏幕上看他刚刚写的东西,来不及了,他心中暗叫“惨了”。夏侯进来卧室后,本想立即走到电脑旁关掉电脑,可她瞪了他一眼,也只好让她静静的看完。“我没想到你会也写小说呀,能告诉我书里的那个女主角是谁吗?”陈斯诺转过身,看着他问道。

“肯定没你的份呀!因为你没她温柔贤淑。”夏侯赶快说道,即使是她,也不会当面承认的,更何况不是她。陈斯诺似乎对夏侯的回道感到不太满意,双眼瞪着他。忽然,夏侯望着她,默默的走近,假装神秘,怀着骗她一次的心理,紧接着说道:“刚才是骗你玩的,书里的那个女主角就是你。我本一直不想对你说的,但今天我非说不可了,我怕从此再没有机会,你也看到昨夜的阵势了。嗯~~~~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开始喜欢上你了,到现在还是一如既往,你知道吗?”夏侯第一次学说假话,当然脸会变得通红,陈斯诺开始微笑了一下,全身神经麻木了好一会,才轻声问道:“是真的吗?”陈斯诺有点怀疑眼前的夏侯,以往的他,从不把任何美女放在眼里,更不会对任何美女多说一句空话。

此时的夏侯倒想,既然假戏已经上演了,何不演下去,嘿嘿。趁陈斯诺没反应过来,夏侯抓住了她的双手,她甩手拒绝,他望向她,她双颊红晕,眼睛恕火全消,带有一丝害羞。夏侯缓缓的把她搂在了怀里,一起坐在床上,不怀好意的看着她,看得她闭上了双眼,身体一阵轻颤,在她耳边轻轻说道:“傻瓜,你应该做个肯定的回答。”夏侯见机会来了,赶紧在她的玉唇上吻了一下。女性本能的羞涩,让她双手不停的推拒他,不让他得逞,但最终还是和他火热的舌头吻在了一起,如痴如醉。

女人第一次和男人亲密的接触,肯定会失去嗅觉的,有的味道,只能用一个字形容-甜。两人吻了好一会,夏侯注视着陈斯诺脸上风情万种,娇娇的羞涩醉人,动魂。夏侯内心的欲火上来了,在她耳边来了句假话,说道:“斯诺,你今天简直太美啦。”再次低头轻吻了她的玉唇。“夏侯,来吧!我等这天已经快两年了。”陈斯诺娇躯一颤,哺唤一声,伸臂勾住了他的脖子。他全身放松,轻揽着她的柳腰,温柔地吻着她的玉唇。同时,他的右手不安份地,小心翼翼地在她双峰间轻轻滑动,游走。

陈斯诺顿时有一种感觉像电流传遍了全身,醉心醉魂。令人忘乎所以,玉手不知不觉地揽紧他的腰,微闭着双眼,低哺娇呤,与他不断缠绵。夏侯的一双手握住陈斯诺圣洁美丽的娇挺丰乳一阵抚搓、揉捏……同时低下头,吻住她鲜红柔嫩的樱唇。这是他第一次开放女人的身体,内心有点激动。陈斯诺脸颊羞红如霞,娇羞地轻启玉齿,夏侯内心的黑欲慢慢的被燃烧起来,舌头卷住了她柔嫩香甜的娇滑玉舌,狂吮浪吸。“嗯~嗯~”陈斯诺娇羞轻哼。夏侯握着她娇软丰乳的手游走向她的下体……经过蛮腰,伸进了她的大脚中。

“夏侯,你真坏——”陈斯诺身体颤抖了一下,含羞说道。夏侯伸开手指,紧紧地按住陈斯诺的乳沟,一阵抚搓、揉摩……陈斯诺被他挑逗得娇啼婉转、淫呻艳吟:“唔……唔……唔……唔……”在不知不觉间,夏侯脱去了陈斯诺的衣裤,她的胴体一丝不漏地展现在他眼前陈斯诺肌肤如雪,曲线分明,酥胸丰满,圣峰随着酥胸的起伏微微颤抖着,满含性感。蛮腰性感,胸脯突起,玉腿修长,中间隐现青青芳草地,似被夏风吹拂,轻微地抖动,顿觉浑身血液沸腾,情不自禁地低唤一声:“斯诺。

”低头含住她一只柔软饱满、娇挺滑嫩的丰乳,一只手握住另一只娇软绵绵的少女玉乳,开始舔吸着她玉乳尖上那一粒稚嫩敏感的乳头;同时,另一只手也迅速地脱光自己的衣物。陈斯诺被夏侯触及的“圣女峰”上这一阵挑逗、轻薄,不由呻吟起来。夏侯抬起头一看,只见陈斯诺全身雪白无瑕,那白得令人目眩的玉肌雪肤滑腻如丝,玲珑浮凸、优美起伏的流畅线条使得全身胴体柔若无骨、娇软如绵,那女神般圣洁完美的玉体犹如一具粉雕玉琢的雪莲花,是那样的美艳、娇嫩。

陈斯诺雪白的玉体一丝不挂,浑圆细削、玉滑娇嫩的粉腿顶部有一团柔柔的森林,淡黑微卷……夏侯看得口干舌燥,欲火焚身。又俯身压住她的赤裸玉体,大嘴在她的樱桃小口、羞红桃腮、娇挺丰乳上狂吻淫吮,一双手在她一丝不挂的娇美玉体上淫戏羞花。陈斯诺玉颊晕红,娇羞万般地娇啼声声:“啊~啊~~”当夏侯的手沿着陈斯诺那玉滑细削、纤美雪嫩的玉腿轻抚着她的桃花源,手指分开神秘的部落,并在她那圣洁神密的入口,沿着处女娇嫩而敏感的部落轻擦揉抚时,陈斯诺微微说道:“夏侯,不要那么坏好吗?”处女芳心娇羞无限,一个末经人事、冰清玉洁的清纯处女哪经得住夏侯这样挑逗?只见她紧闭的玉沟中一滴、两滴、三滴……亮晶晶、滑腻腻的乳白粘稠的处女爱液含羞乍现,越来越多的神密爱液渐渐渗出了她那紧闭的娇嫩玉沟。

夏侯注意到陈斯诺火热的下身渐渐温润、湿濡,饱满柔软、雪白滑嫩的玉乳上那两粒嫣红玉润的乳头也逐渐变硬、变大,翘挺起来,他明白陈斯诺也情欲暗涌,所以他也开始行动。他分开她含羞紧闭的玉腿,露出她的玉胯桃源,然后挺起小弟刺向陈斯诺圣洁幽深的入道。“啊~~~”陈斯诺娇喘连连,芳心又羞又怕,又惊又喜。由于陈斯诺的下身早已爱液遍流,他的小弟上粘满了陈斯诺下身流出来的处女淫液,所以他顺利而滑腻地顶开她火热嫩滑、温润羞合的阴唇,滚烫的小弟套进了陈斯诺那娇小嫣红的可爱入口,他向她火热紧迫、幽深狭窄的处女深处狠狠地顶进去。

“啊……”陈斯诺一声痛苦而羞涩地娇啼:“哎……痛……啊……”粗大浑圆的滚烫小弟已刺破陈斯诺那冰清玉洁的处子之身的证明——处女膜,他已深深进入她的体内,她的处女膜被刺破。“啊……痛……啊……”夏侯停了下来,嘴印在她的玉唇上亲吻,双手在她的圣峰上不停的玩弄,渐渐的陈斯诺的下身开始慢慢的扭动起来,她丽靥羞红,柳眉微皱,两粒晶莹的泪珠涌出含羞轻合的美眸,雪白的玉股下落红片片。由于受到陈斯诺爱液淫津的浸泡,他插在她神秘的入口中的肉棍越来越粗大,越来越充实、胀满着处女那初开的娇小紧窄的桃花源壁。

他开始轻抽缓插,轻轻把小弟拨出她的体内,又缓缓地顶入圣洁处女那火热幽深、娇小紧窄的嫩滑入口。陈斯诺开始柔柔娇喘,娇滑玉嫩、一丝不挂、娇软雪白的美丽胴体也开始微微蠕动、起伏。在陈斯诺那美妙雪白的赤裸玉体娇羞而难捺的一起一伏之间,响应着他小弟的抽出、顶入,他逐渐加快了节奏,下身在她的下体进进出出,越来越狠、重、快……陈斯诺被他刺得欲仙欲死,心魂皆酥,一双玉滑娇美、浑圆细削的优美玉腿。不知所措地曲起、放下、抬高……最后又盘在他的臀后,以帮助她能更深地进入她的桃花源深处——。

小说索引:黑欲全文免费阅读,黑欲全本免费阅读,黑欲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