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93章 荒郊美女

嫡女映儿,正玩得高兴的三皇子和映儿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柔弱的女孩呼叫声,他们双双的停了下来,映儿低声的问着三皇子:“辰飞,你听见了吗?好像有人呼叫救命的声音?”三皇子也听见了这个声音,但是这个荒郊野外怎么会有女子在这里呼叫啊,他皱紧了双眉,心里有种预感,这件事情管不得,于是他冷淡的望了望远处,然后温柔的拉起了映儿继续往山下走去。 小说城手机版适合手机阅读的免费站,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唛鎷灞癹晓“救救我呀,哪个好心的人来救救我啊。

”远处女子哀怨的声音一阵阵的传了过来,让心善的映儿实在是忍不住了,她拉着三皇子往呼叫的地方走了过去。 呼叫救命的声音越来越近,伴随呼叫声又夹杂着另一个猥亵的声音也传了过来:“你叫吧,你叫吧,这荒山野岭的没有人会来救你的,你的叫声让我更加的兴奋,你还是从了我吧,嗯?我会好好待你的,来乖乖的,好香的味道啊。”“不要,不要,你不要靠近我,你走开,救命啊,救命啊。”少女救命的声音越来越清晰了,也越来越近了。映儿拉着三皇子已经渐渐的接近了叫救命的地方了,三皇子被映儿拉着他往那叫救命的地方走去,他疑惑这荒山野岭怎么会有人叫呢,好人家的女孩是不会轻易来这种地方的,能来这种地方的谁知道是什么人啊,也不要怪他心硬啊。

转一个弯,现入他们的眼里竟然是一幕不堪入目的场面,一个粗壮有力的男人身下压着一个瘦弱的女子,女子已经衣衫半退,但是女子仍然奋力挣扎着,嘴里不停的在叫救命,那凄惨的声音和不堪的场面让映儿极度的愤怒。“住手,你这个淫徒,竟然敢在这个光天化日之下,欺辱一个柔弱女子。”映儿放下三皇子的手,大步的走了过去,并用力的推开女子身上的那个男人,怒目注视着这个猥琐的男人。正一个身心都用在那个女子身上的男人,被这忽然发生的情况给推倒在一边的地上,那个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满脸凶恶之像,他刚想举起拳头打过去,发现面前竟然是一个绝色天香的美丽女子,色胆包天的他没有注意看映儿身后不远处的三皇子,还以为是另一个送上门的羔羊。

那个男人淫笑着走了上前,嘴里说着淫秽的话语:“又来一个娇媚的小娘子,我今天的艳福不浅啊,来,哥哥今天让你们两个尝尝当一个妇人的美妙滋味。”那个男子伸着手往映儿那边走去,还没等到他挨着映儿,就被旁边飞来的一脚给踢飞到了几丈之处,半天都爬不起来。“映儿,他没碰到你吧?”三皇子已经跃到了映儿的身边,焦急的帮映儿检查着,看见映儿衣衫整齐,他才放下心,阴沉着脸看向地上那个半天都没有爬起来的男子。映儿连忙走向地上那个衣衫半退的女孩身边,帮她把衣衫拉好里,女孩扑进映儿的怀里痛哭了起来,那夹杂着委屈的哭声让映儿愤怒的看着那个才爬起来的男子,她要是有功夫的话,一定把那个男人打得半死去。

只见那个男子爬了起来,色胆包天的他还没有了解现在的形式,只见他站了起来指着三皇子说道:“哪里来的野小子,竟然敢坏大爷的好事,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哪里来的给我滚回哪里去,不要打扰大爷的雅兴,要不小心大爷打得你满地找牙。”三皇子阴鸷无情的看着刚站起来的这个猥琐男子,竟然敢打他的映儿的主意,今天不好好教训他,还真当他神鹰战是面团做的啊。那猥琐男子看着三皇子无动于衷,那根本就不把他当一回事的模样,他终于卷起了衣袖,挥舞着拳头向着三皇子冲了上去,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污秽的话语。

他还没冲到三皇子面前就被三皇子又一脚给踢飞去了,终于,色胆包天的他知道自己今天遇见了硬角色,欺软怕硬的他终于明白了这个少年是一个会武的,他根本就不是着个少年的对手,犹自畏怯的他马上放软了音调,很狗腿的跪在地上磕着头说道:“这位爷,小的以后在也不敢了,你放了小的一条生路吧。”“滚,下次在让我看见你欺辱女孩,看我不打断你的手脚。”三皇子恶狠狠的威胁着那个猥琐男子。说完那个猥琐男子爬了起来就跑了出去,头都不敢回,就像后面有一只老虎追着他一样,竟然一溜烟就跑得不见了。

映儿帮那女子穿戴好身上衣物,扶着那个女子站了起来,那个女子盈盈而立,俏端端的由映儿扶着,当她快到三皇子面前的时候,她忽然挣脱了映儿的扶持,首页上一段...嫡女映儿,走到了三皇子面前,抽泣而柔弱的福了福身说道:“谢谢公子相救之恩,小女子艳儿没齿难忘,我……。”话没说完,那个女子就柔弱的晕了过去,直直的往三皇子身上倒去。映儿本来扶着那个女子好好的,见那女子竟然不让自己扶持,而是自己走到了三皇子面前谢恩,她气恼的想着,是我救你的好不好,竟然去向他去谢恩。

同样那个女子的异样举动也让一边看着的映儿傻眼了,这又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女子竟然晕了,而且还晕得很好,直接往三皇子怀里晕去,映儿心里有些不舒服的看着三皇子怀里的那个女孩。三皇子连忙用手扶着那个倒向他怀里的女孩,无奈的看着映儿,眼里全都是责怪的眼神:看吧,你好心做好事,都给我招惹来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映儿看着三皇子责怪的眼神,无奈的回眼瞧着三皇子,无力的双手摊着,眼里露出爱娇的模样:我那知道啊,人家也是好心的嘛。

三皇子无奈的摇了摇头,宠爱映儿的他,只有认命的扶着那个女孩放在一边的地上,让她斜靠着旁边的石头上,从衣服里掏出了一瓶药物,放在那个女子鼻子下晃动了一下,才见那个女子微微的睁开了眼眸,无力的看着面前的三皇子和映儿,眼睫毛上挂着一滴泪珠,那可怜的模样,让映儿刚才对这个女子晕倒的动机又动摇了,也许,她也不是故意的吧。映儿蹲了下去,望着地上的那个女孩,轻轻的问着那个女孩:“姑娘,你是哪里的人啊,怎么一个人到这荒山野岭来啊,你住在哪里,我们送你回去吧。

”那个女孩望了望映儿,眼眸里夹杂着某种不知名的眼神,飞逝而过,很快那眼神就埋没到了眼底,让人根本就没法觉察出来。只见女孩幽幽的看了看映儿,然后转头看着映儿身边的三皇子说道:“艳儿不是月华国的人,艳儿是烈焰国的百姓,来月华国寻亲,被这个人骗到了这里,欲不轨于我,多亏了公子小姐相救,艳儿谢谢两位的搭救之恩。”艳儿想爬起来谢他们两个人的相救之恩,映儿连忙扶着了她,笑着说道:“不用谢了,我们送你下山,你去找你的亲戚吧。

”就这样,映儿他们扶着柔弱的艳儿,一路走下山去,在他们走到了半山腰的时候,忽然,三皇子把她们拖到身后,眼中闪耀着警惕的光芒,四处观察着,机警的三皇子嗅出了危险的气味。这时,从树林里跳出了十几个黑衣人,只见他们都用黑巾蒙着脸颊,眼里露出了阴深幽然的眼神,手里拿着闪烁发光的刀剑,刀剑上闪耀着阴寒的光芒。领头的黑衣人冷笑着看着三皇子,说道:“看不出你小子有点功夫啊,竟然这么快就给你发现了我们,给你们一条路选择,放下这个女子,你们走。

”映儿身边的那个艳儿骇然的看着他们面前的那十几个黑衣人,吓得连连后退了几步,看样子她是认识这些黑衣人的,艳儿身边的映儿察觉到艳儿的惊怕,她连忙安抚着那个女孩说道:“别怕,艳儿,辰飞会处理的。”三皇子悠闲着淡笑的看着面前这十几个黑衣人,说道:“要是我不让呢?你们待如何?”“不让,那阁下就和她一起同归于尽吧。只可惜了那个跟你来的女孩了,也陪着一起送命。”那个黑衣人看着三皇子身后的映儿,眼中的光芒微闪,透出了惊艳的目光,这个小妮子竟然这么美艳娇媚了,他微微闭了一下眼眸,然后就挥剑而上,十几个黑衣人跟着那个黑衣头领,挥舞着手中刀剑齐齐的指向三皇子。

只见三皇子气定神闲的应付着这十几个黑衣人,面上没有一丝惧意,空手在那刀光剑影中潇洒的晃荡着,那些剑尖几乎都是贴着他的身躯擦过,把一边看着的映儿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她双手紧紧的拽着,眼眸一眨不眨的盯着三皇子,就怕三皇子一个失神,被刀剑伤着了。映儿身边那个艳儿,专注的看着打斗场面,眼眸中露出了一种冷艳的光芒,那光芒与她先才的柔弱截然相反,那是一种夹杂着冷、冰、艳的气质,她眼里再也没有那种柔弱的气韵,而是一种冷艳中夹杂着霸气气韵,当映儿转头看她的时候,她霍然又转回了原来那种柔弱而担惊受怕的模样。

正担心看着打斗场景的映儿无意中转头担忧的看了看身边的艳儿姑娘,当她看见艳儿姑娘的时候,她微微一愣,仔细再看向艳儿姑娘的时候,她还是那柔弱的模样,映儿甩了甩头,她刚才好像看见了艳儿姑娘眼眸中的另一种风情,那个与柔弱根本就不沾边的风情。映儿疑惑的转过了头,刚刚明明看见艳儿那不一样的风情的,怎么转眼...嫡女映儿,又不是了呢,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啊,映儿脑海里的想法很快就被三皇子那边吸引开了,看着打斗的场面,映儿脑海里急速的转动着,要想什么办法来结束这一场打斗呢,三皇子又没有让暗卫们跟着来,这可怎么办啊,映儿急得在团团打转。

也许三皇子看见映儿的着急的模样了吧,忽然,场面有了转变,只见三皇子终于抽出了缠在腰间的软剑,潇洒的飞舞着,只见眼前一的剑幕,笼罩着周围的十几个人,让他们都胆战心惊,这个是什么剑法啊,竟然能以一对十,那一片剑幕压制着那些黑衣人,把他们都渐渐的逼退了几步,眼见三皇子的剑就快刺进那个黑衣人头领的身上了。“哎呦”一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三皇子收起了手中的剑急速的回转到了映儿身边,连忙拉着映儿仔细的看着,焦急的问道:“映儿,伤到哪了?没事吧。

”映儿尴尬的看着焦急的三皇子安慰的说道:“辰飞,不是我,是她,是艳儿扭到了脚了。”映儿指了指身边被扭着脚的艳儿。那黑衣人头领也给刚才三皇子那一招给吓出了一身冷汗,还差一点那剑就招呼到了他的身上了,好在她叫了一声,把三皇子的注意力给引到了她们那边,黑衣人头领不失时机的挥手对着身后的手下说道:“退,下回再说。”在他走的时候,他回头佩服的看了一眼三皇子,他的剑法实在是太精妙了,有机会他会再和他切磋的。一会儿功夫,那些黑衣人就消失无踪了,只留下空气中还有刚才打斗着的痕迹和气味。

三皇子抬眼看着那忽然退去的黑衣人,沉默了半晌,这些人的武功明显就不是月华国的,三皇子抬起了头警惕的看着艳儿,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啊。艳儿扶着映儿,揉搓着刚才扭到的脚,面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她呐呐的对着三皇子说道:“不好意思啊,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她红着脸低下了头,好像在为刚才她的无意之举忏悔着。三皇子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女子说道:“你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们要杀你?”艳儿低下的头猛然抬了起来,眼中露出了惊慌,眼神四处张望,良久,她才幽幽的说道:“公子、小姐,我刚才欺骗了你们,我其实不光是烈焰国的百姓,我还是烈焰国一个富商的女儿,由于父亲出了一点事情,被他们杀害了,现在他们一路追杀我,所以我就躲进了这荒山里,谁知道碰见了刚才那个男人,就…。

”艳儿抽泣的低下了头,满含委屈和悲伤,低低的哭泣着。三皇子仔细的看着艳儿,脑袋里思索了很久,在没有得到所有的证实之前,他是不会轻易相信这个女孩的话的,所以他心里还是有所保留的盯着艳儿缓缓的说道:“这样吧,你先和我们一起下去先吧,有什么下去以后再说吧。”三皇子一手揽着映儿的腰肢,一手扶着艳儿慢慢的往山下走去。远处山下走上来几个人,他们也看见了正下山的三皇子和映儿。惜思高兴的跑了过来,嘴里直叫:“小姐,小姐,你们在这啊,害我们好找呢,看见你们半天都没有下山,急死我们了,好在苍鹰大哥他们来了,所以我们就上山来找你们了。

”惜思和惜玉接过了三皇子手中的艳儿,眼里闪烁着疑惑,怎么下山又多了一位小姐啊,这个小姐是谁啊?她们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小姐,真的很漂亮哦,虽然没有映儿小姐那么的耀眼,但是也另有风情啊,满脸的柔弱,让她们看见都起了保护的心态。“嗯,下去在说吧。”三皇子抱起了身边的映儿,抬起脚往山下走去,他早就发现了映儿走路有点不对头了,由于有两个女孩,他没有办法顾及到映儿,所以他只有揽着映儿的腰肢先下山了。映儿娇羞的看着周围,那么多的奴仆和暗卫,她挣扎着想下来自己走,三皇子低声温柔而暧昧的说道:“不要动了,你的脚是走伤了吧,我早就看见你走路崴着走了,让我抱你下山,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了,还还害什么羞啊,迟早你都是我的人,不是吗?我只是提早一点抱我的新娘子而已。

”映儿听了脸颊更加的红透了,她轻轻的拍了拍三皇子的手臂,娇俏的说道:“你——,又欺负我了,我不理你了。”映儿把脸转开去了,故作打量周围的青山绿水。三皇子嘿嘿的笑了起来,他最喜欢看映儿那娇羞的表情,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夺人心魄啊,他愉悦的抱着映儿大声爽朗的笑着走下了山。后面的人都看见了他们两个人的...嫡女映儿,互动,然后都会意的笑了起来,这些都是他们乐于见到的,他们都尊敬爱戴三皇子,也喜欢映儿郡主,映儿郡主从来都没有把他们当做下人看待,经常在三皇子面前为他们说好话,使他们经常被免除受惩罚的下场。

只有一个人看着他们的互动,眼里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眼光。艳儿看着三皇子和映儿的那没有遮挡的爱意,也是相当羡慕他们的,他们让她想到了她心目中的爱郎,要是他也像三皇子对映儿那样对她是多么的好啊,想着他对她说过的话: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一定要让他们分开,只要你做成了,烈焰国的太子妃一定会是你的。她也不想分开面前这一对相爱的情人,但是她一定要这么做,她想嫁给他,她真的很爱很爱他,只要能和他在一起,不管做什么她也要为他达成,虽然她知道分开了面前这对恋人,那个女的也许会嫁给他,但是他答应了自己,会让自己做他的太子妃,而她只能做他的侧妃,为了烈焰国,他必须这么做。

艳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坏人她做定了,希望映儿不要怪她,要怪就怪她自己吧,谁叫她是戴上了他们国家的国宝的唯一的人啊,那就注定了她必须是他们烈焰国的人了。三皇子把映儿抱上了马车,看着丫鬟们把艳儿扶着上了马车,他冷峻的看着那个艳儿,他现在还在怀疑这个女子的来历,她真的是被人追杀到月华国的吗?想到这,他不动声色的把苍鹰招到了他面前,轻轻的吩咐着苍鹰一些事情,然后挥手,示意苍鹰退下去。山腰上站着刚才那一伙黑衣人,他们远远的看着山脚下的那马车。

领头的那个黑衣人揭开了蒙着脸颊的俊美妖媚的面容,面带微笑的看着下面,嘴里喃喃的说道:“映儿,我又见面了,你真以为你能甩开我吗?这回,你是跑不了的,你终究是我的,等着我哦。”说完,那个黑衣俊美男子挥手,带着手下都退进树林里去了。三皇子一路跟着马车走着,他时时的回头看着马车上的映儿,担心她的脚怎么样了。马车里的映儿休息了一会儿以后,觉得脚舒服多了,她才轻轻的掀开了车帘,看着马车外面那英俊绝伦的司马辰飞,露出了温柔的笑意,她发现她现在真的很爱辰飞,想着要是有一天和他分开,不知道自己能承受得住吗?马车外面的三皇子回头就看见一直看着他的映儿,他微微的一笑,嘴角扬起了笑容,看着安详的映儿,他就没有那么担心了,特别的看着映儿那飘忽而雾蒙蒙的眼眸,他多想上去亲一下啊,可惜他们是在路上,也只有这样看着。

就这样,他们互相看着一路走回到了公主府门口,三皇子跳下了马,直接走到了马车边,抱起了映儿往公主府里走去,他对着惜思和惜玉说道:“你们负责安排好艳儿小姐。”说完,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公主府里。惜思和惜玉扶着艳儿走下了马车,走进了公主府里,把她安排在客房里,把艳儿小姐安顿好了,她们才走往小姐的闺房去。三皇子把映儿直接抱回到了映儿的闺房里,把她的鞋袜脱了去,看着那晶莹如玉般的白嫩玉足,他也没时间欣赏了,他仔细的检查着映儿的脚,看见脚侧一个大大的水泡,他轻轻的把那个水泡挤干净,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玉盒,轻轻的用手指蘸了里面的药物,然后轻轻的涂抹在映儿的玉足上,才帮她穿上了袜,把映儿扶着床栏上斜靠好,然后笑着说道:“好好养伤,我先回去禀告父皇母后先,我都迫不及待的想把你娶进门了。

”不知怎么的,三皇子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担心夜长梦多,想快一点把他和映儿的婚事给办了,这样他才安心。映儿笑着点了点头,乖巧的答应了三皇子,自从她今天听了兰和大师那含有玄机的话以后,就真心的接受了三皇子的爱意,也真心的把自己对三皇子的爱意也表达出来了。三皇子心中既满意又担心的走了出去,满意的是今天他得到了他心中向往已久的映儿的真心,这些都是他感觉出来的,今天的映儿乖巧温顺得出奇,自从她和兰和大师说了那些奇怪的话以后,她就改变了她语气和笑容,他看见了她真心的笑容,所以现在的他是欢喜若狂,他走路都是轻快无比。

担心的是,他心中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会影响他和映儿的婚期,他在这患得患失的情况下骑马回到了皇宫,下了马的他只见往御书房走去。再说,刚被安顿在客房里的艳儿,此时的她坐在铜镜面前,梳着她那柔滑无比的秀发,看着镜子里那冷艳冰冷的容颜,想着心中...嫡女映儿,那个爱郎,露出了少有的温柔笑颜,那冰冷的眼眸这才带着少女特有的柔媚。她希望能快点完成他交给她的任务,早点把烈焰国的国宝弄回烈焰国去,她就可以和她的爱郎双宿双飞了。

爱郎说过的,他并不喜欢那个女子,只是为了国家,他不得不那么做,他说过他爱的人只有自己,其他的女人只是点缀,她才是他的主菜,唯一一个能配得上他,与他共同登上那个帝位的女子。再说三皇子拿着他们的问名直接走到了御书房,御书房里皇上和皇后看着兰和大师写下的评语,他们大喜若狂,没有想到皇儿和映儿竟然是天作之合、大喜之配,主要还是映儿那旺夫的批语,让他们放下了心中的担心,他们一直担心他们不匹配,没有想到,皇儿带回来的问名是皇儿和映儿竟然是独一无二的龙凤真配。

皇上司马烈拍了拍三皇子的肩膀,爽朗的笑着说道:“皇儿,选一个好日子,我们就去下聘,呵呵,我就快有一个儿媳了,估计我的孙儿快了。”三皇子听见父皇如此露骨的话语,一贯厚脸皮的他也红透了俊脸,无奈的笑看着父皇,心里还是很希望能像父皇说的那样有一个属于自己和映儿的孩子,想着孩子围绕着他和映儿的画面,他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他什么时候走出了御书房自己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的沉醉在他和映儿及孩子的幻想中。皇宫和公主府这边都是兴高采烈、喜气洋洋的,为着映儿和三皇子的婚事忙碌着。

而侯府这边也有人气愤异常,难得回到侯府的李若烟,肚子已经很大了,看样子离生的日子不远了,她正坐在母亲房间里一边的椅子上,手轻轻的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眼中露出了少有的阴狠,自从她成亲以来,她为了巩固她的地位,相继栽在她手中的对手不知道有多少,她有母亲在后面的支持,让她的地位在韩侯府一直都是稳如泰山,就是她相公韩翼也不敢轻易的得罪她。想着她上次差一点就让那她心中痛恨的贱妇丢了性命,没有想到她命大福大,只是伤了筋骨,竟然让她奇迹般的恢复了健康,还即将当上了皇子妃,她气愤的紧拽双手,想着夫君梦中都叫唤着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就气愤得想杀了那个小贱人。

再想到那个三皇子竟然也喜欢上她的时候,她更加想毁灭掉那个小贱人去了。而另一张椅子上坐着的那个才十四岁的李若霜则泪眼含含的看着母亲和大姐,她真的好喜欢三皇子,她想嫁给三皇子,要是母亲和姐姐能有办法就好了,想着那天人之姿的三皇子,她的心就跳得厉害,当她知道皇上竟然赐婚给三皇子和映儿的时候,她的心都疼木了,怎么三皇子身边的那个人不是她呢。可是母亲说过,要想得到自己想要的必须要不择手段,她想得到三皇子,她要想什么办法呢?司马纤纤坐在房间里的椅子上,想着夫君对她说的话,要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很快,他们就会出头了,于是她安慰着旁边的女儿说道:“霜儿,你也不要着急先,你父亲说了,我们不要轻举妄动,到了那时,你就是想做一国之母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比那贱妇的女儿好多了,她现在也只是皇子妃而已,烟儿,你也会比她好过的,我们先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嗯,烟儿知道了,就让她再多活一段时间吧,到时我会让她享受我的手段的。”烟儿阴狠的看着远方,想着自己怎么折磨那个小贱人的时候,她才得意的笑了起来,“哎呦”正当烟儿笑得得意的时候,她忽然搂着肚子呼叫起来:“疼,母亲很疼啊,我肚子很疼。”“呀,不会是要生了吧?”司马纤纤着急的看着烟儿,对着外面大声的呼叫着:“快,快一点叫大夫来,请产婆过来,并去韩侯府去请翼儿过来。”大夫和产婆很快都请过来了,经过大夫和产婆的一阵仔细检查,原来是虚惊一场,韩翼赶了过来把妻子接回了韩侯府。

才回到房间里,韩翼想着烟儿离生产越来越近了,还跑去娘家,他忍不住责怪起妻子来:“都什么时候了,一天还往娘家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看你怎么处理。”“还不都怪你,谁叫你晚上都梦见那个贱人,还叫唤出声,映儿、映儿的叫,真当我是死人啊。”李若烟如同泼妇般的责骂着韩翼,她气愤韩翼对映儿还念念不忘,难道自己就不如那个贱人吗?韩翼无语的看着李若烟,他也不知道自己晚上会叫唤映儿的名字啊,虽然自己这段时间是天天都梦见自己和映儿小的时候的事情,但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梦中会叫出映儿的名字啊,他只有无语以对李若烟的质问。

&nbs...嫡女映儿,p;“说不出来了吧,既然你那么的痴情,当初为什么又不要她啊,还勾引我,现在竟然对她念念不忘,你当我是什么了啊,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李若烟气愤的推着韩翼,恼恨的责骂着韩翼,为他的不专情而伤心难过。韩翼被李若烟推得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被李若烟给推到在地上,他恼羞带怒气愤的说道:“你看你一副泼妇的模样,你以前的温柔和娇弱呢,你当我真的不知道语兰是怎么死的吗?你真是一个嫉妇,我真后悔娶了你这个恶毒的妇人,并还告诉你一声,是你主动勾引我的,不要老说是我勾引你,你不故意在我面前摔倒,我会注意到你吗?”李若烟听了韩翼的质问,她气急败坏的拿起了手边的茶杯茶壶砸像韩翼,嘴里则恼怒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害死了语兰吗?你亲眼看见我害死了那个女人吗?我是嫉妇?我是恶毒的妇人?你竟然是这么看待我的?你以前对我的柔情蜜意哪去了啊?我勾引你?你不看看你是什么样的?有三皇子那么的俊逸潇洒吗?”韩翼躲着砸向他的茶杯和茶壶,他忍无可忍的回手推了凶悍的李若烟一把,正激愤着的李若烟不查的跌到了地上,只见她摔倒在地上,痛苦的叫唤起来。

韩翼看着地上的李若烟心里极度的愤怒,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娶了一个恶妇回来,把自己的生活弄得一团糟,还当着他的面说他不如三皇子,男人的自尊啃食着他的心,让他只是恶狠狠的瞪着地上的李若烟,想着她在韩侯府的一切所作所为。当他看着自己宠爱的语兰死前那凄惨的模样,他都气愤极了,想着语兰死前一直都说是烟儿害死她的,他苦于没有抓到证据,所以只能眼睁睁看着宠爱的语兰死在自己的怀里,而自己却是束手无策。这时地上的李若烟搂着肚子断断续续的喘息着,从她的裤管里流出了鲜红的血出来,慢慢的湿透了她的下身,她断断续续的对着韩翼叫唤着:“夫君,孩子,我们的孩子,快救救我啊。

”一边愣神的韩翼这才醒过神来,看着那一地的红色,他也慌了神,连忙跑出了房门,去外面叫人去了。韩翼和父母亲在屋子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不时的看着屋子里。韩夫人责怪的看着身边的儿子说道:“你明明知道烟儿大着肚子,就多让让她啊,为什么还推她啊,你看这摔着了,这…。哎呀,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唉。”韩侯爷看着自己从小就宠爱着的儿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也有些责怪的对自己的夫人说道:“这也不怪翼儿,烟儿也太霸道了一点,怎么拿茶杯和茶壶砸翼儿啊,再怎么说翼儿也是她的夫君啊,唉,冤孽啊,只盼我们的孙子能好好的生出来。

”这时,一个产婆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满脸着急的望着韩府一家人说道:“侯爷、夫人,少夫人是难产,你们要有心里准备啊,只怕……。”“只怕什么?”韩侯爷和韩夫人急忙上前焦急的问着产婆,看着产婆,他们心里涌起了不好的念头来。“夫人,司马郡主来了。”一个丫鬟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对着韩侯爷和韩夫人说道。话没落音,司马纤纤带着几个丫鬟快步走了进来,她满脸焦急的问道:“怎么回事啊,我女儿离开侯府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回来就要生孩子了啊?”“啊,亲家啊,别着急,女人生孩子嘛,就是这样,谁都吃不准的,孩子他想下来了就要下来了的,不是吗?你我都是生过孩子的人,当然是知道这些的啊。

”韩夫人连忙上前招待司马纤纤劝解着说道。司马纤纤脸色稍缓,她歇了一下,接着问道:“孩子还没生出来吗?”终于那个产婆能接上话了,她焦急的说道:“是难产,你们要考虑一下,是要孩子还是要大人,只能选一个。”“啊——。”众人都吓得后退一步,李若烟竟然是难产,而且还是大人小孩只能选一个,这让他们都陷入了两难之地。“选大人(选小孩)。”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说出了口,司马纤纤和韩夫人互相对望了一眼。当司马纤纤听见韩夫人竟然说要保小孩,她气愤的回头望着韩夫人说道:“你竟然选小孩,那我的女儿你打算是不要了吗?”韩夫人连忙掩住冲口而出的话,她歉意的看着司马纤纤说道:“我,是说错了,保大人、保大人。

”韩夫人惋惜的看着屋子里,可是郡主面前她也不敢造次啊,只有舍弃了孩子。&n...。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