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89章 意外之祸

嫡女映儿,“啊,这个是李丞相的女儿映儿妹妹,映儿妹妹啊,她是东方丞相的妹妹东方吟儿。唛鎷灞癹晓”温诗美忙着介绍着这两美貌少女,看着这两个妹妹,她都惭愧得低下了头。她们太美了,美得让她都自愧不如了。东方吟儿听了温诗美的介绍,拉起了映儿的手高兴的说道:“原来是映儿妹妹啊,你尊称我哥哥为哥哥,那我就托大当你姐姐咯。”“啊,原来是吟儿姐姐啊,我小当然要叫你姐姐咯。”映儿知道是晙熙大哥的妹妹,她高兴的拉起了吟儿的手笑着说道。

“我们不要光在这外面说话了,走我们先进屋子里去。”温诗美高兴的一边一个拉着两个美貌少女王温府里面走去。一路上的风景让映儿不由的暗暗的点头,温阁老家果然是文人家族,园林的布置都是清幽淡雅,看着一路上的盆景奇石,文人气息尤其浓厚,处处诗情画意,平淡简远,朴素大方,保持了疏朗典雅的古朴风格的风格。温诗美带着小姐们走过了一片园林,刚踏进一个石门,一片清香传进了大家的鼻子里,个个都忍不住深深吸一口气,既随大家看到了一个偌大的荷塘,荷塘里的花,花姿烂漫,清香远溢,使素雅幽静的院子充满了勃勃生机。

荷塘边一片杨柳下的凉亭里,已经摆好了休憩的红木桌子和椅子,坐在亭子里面清凉无比,桌子上摆着各种点心和水果,丫鬟们忙着帮各位小姐倒着茶水。阮如玉和韩翠及其李若霜手中拿着茶,正低头头互相在说着什么,时而抬起头看着映儿的方向,时而又低声说着什么然后用手捂着嘴唇低低的笑了起来。一些只言片语时不时传了过来,偶尔恰巧的就被周围的人能听见,映儿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些嘴碎的女子,继续转过头去看着那些碧绿的荷叶中间,缀满了粉红、粉白色的荷花,有的含苞未开,有的却已怒放喷香了,都是那么洁净、高雅。

映儿看着这些姿态优美的荷花,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那些刺耳的言语也让她不放在心上了,她时而和身边的温诗美说着话,有时又和东方吟儿说着荷塘的荷花,有时有和孔小姐打趣着,经常还拿出一些小笑话开心的逗着大家。她们热烈、开心的谈话内容,逐渐的吸引了大家,若雨带着若雪慢慢的走近了映儿身边坐下,听着他们有趣的玩笑,时而跟着笑闹一番。看见映儿不理她们,阮如玉声音得更加的大一点了:“翠妹妹啊,你哥哥眼光真不错,讨了若烟那么一个美人儿,而不是讨一个到处沾花惹草的人,要不你哥准气死去。

”“那当然啊,我母亲也是这样说的,要是我有这样的姐姐,我都羞愧死,一天到晚都出去惹男人,还真以为自己是第一美女,人人都爱啊。”韩翠接着阮如玉的话阴阳怪气的说道。“两位姐姐真说得不错,我母亲就这样一直教育我们要端庄贤惠,不要像那个花蝴蝶一样到处去惹男人,到时肯定嫁不出去的,而且还让夫家脸上抹黑。”李若霜接替了她姐姐的尖酸刻薄。“就是嘛,这么大了都还没订亲,那是肯定嫁不出去了的,还好意思出来到处亮相。”阮如玉用眼角斜瞄着一边无动于衷的映儿,心里的气愤越来越大。

“所以说我哥有远见之名,早早的退亲了,没有被人把名誉弄坏。”韩翠仰起了那得意的头,看不起的瞄了映儿一眼,明显的开始挑衅映儿。“我就说嘛,你哥哥讨了我姐姐真是明智之举,好在没有要某人,要不名誉都不保了。”若霜接过了话题把意思说得更加的明显了,眼神还示威的看着映儿。一边的孔爱姿听着这些无良的话语,直爽的她,开始浑身冒火,她站了起来直指着那几个女孩说道:“你们是什么意思啊,来赏荷花,都一个劲的在说别人的坏话,你们不赏荷就回去,老在这叽叽喳喳的,说着一些让人听着生气的话。

”东方吟儿看着前面那几个豆蔻少女,笑着对孔爱姿说道:“爱姿姐姐,这不能怪别人啊,吃不着葡萄当然是说葡萄酸啊,只是这样到处说别人是非确实是小人啊。”吟儿沉下了笑着的脸颊,浑身散发出慑人的光忙。“我们只是在讨论一下怎么当一个乖女孩,将来好找一个如意郎君啊。”阮如玉被东方吟儿身上的慑人的光芒震住了,不敢大声的说话,只是小声的在嘀咕着。“你…。”孔爱姿听见了又忍不住大声起来。&nbs首页上一段...嫡女映儿,p;“好了,好了,赏荷吧,我请你们来不是说人长短的,也不是骂人的,是来玩的。

”老好人温诗美两边都责怪的说道,她虽然不喜欢那几个爱说别人长短的女孩,但是毕竟在她的家里,她是主人,当然不能表现得太明显啊。于是双方面的人都收起了争吵的话题,继续赏着那荷花的秀丽之姿,周围的小姐们也都各自的说起了自己的喜好的话题,这一件小事就这么的化解了。“我们这样老看荷花,聊着天没意思,我看不如我们每人都作一首与莲有关才诗吧,怎么样?增加乐趣?”阮如玉看着映儿又开始作怪起来,她曾经听若烟说过,映儿对诗词书画是一窍不通的,什么都不懂的,今天何不让他出丑,以泄心头之恨。

“好啊,好啊,我们吟诗玩乐。”温诗美温柔的笑着说道,温诗美对诗词的造诣可以说是相当高的,就是皇上也曾经赞扬过她。“好啊,我们每人说一首,只是我们要以什么为题呢?”若霜也接受道了阮如玉的目光,明白的瞄了一下映儿,想着映儿这些年的高调行事,让她也受挫一下那是多么的爽心啊。“啊,玩这个啊。”孔爱姿犹豫的看了一下大家,见大家都兴致很高,就没有再说什么,她知道她的诗词造诣很差,不知道会闹出笑话没。“那我们以什么为题呢?”大家兴趣极高的开始四处寻找目标。

温诗美望着四周,炎热的烈日气浪直翻腾,知了在树枝上叫个不停,大家都拿着手中的丝绢轻轻的在下颚处飞舞着,以得那一丝丝的凉爽。荷塘里的荷花则是千姿百态,洁白无暇,让温诗美心中的诗兴大发,她高兴的指着池塘中的莲花说道:“有了,我们以莲为主,没人做一首诗怎么样?”“好啊,好啊。我们就以莲为题,应景而说。”众位小姐都附和着说道。于是各位小姐都开始望着池塘中的荷花想着心中最美好的诗句,一时之间大家都不说话了,都默默的在心中打着底稿,手中拿着丫鬟们准备好的笔墨和纸。

映儿摇头看着这些大家小姐,一天就是这样玩这些无聊的游戏,她看了看面前的白纸和笔墨,对着这些东西极度的为难,她知道自己什么都好,就是这用毛笔写的字是她真的是无可奈何,她的毛笔字如同狗爬般的难看。映儿只有见机行事了,她继续看着荷塘的荷花,脑海里已经转开了,忽然,她脑袋里闪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不借用自己那个时空古代的诗词来应付她们啊,于是她淡淡的一笑,脑海转开了,想着自己以前教女儿的时候为了让女儿能背出唐诗三百首,自己就先把唐诗给背下来,然后再引导女儿,这时可真的派上用场了。

阮如玉偷偷的看着映儿那边,看见映儿面前的白纸一张,什么都没有,她微微的笑了起来,然后转头偷偷的拉了一下韩翠和李若霜,对着他们丢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们看着映儿的面前。两个少女都转头看向映儿的那边,看着映儿面前的白纸,他们会意互相看了一眼然后都轻轻的笑了起来,想着马上就有好戏看了,她们真的在心里乐开了花。大约过了一个来时辰,大家也相继写好了诗词,温诗美笑着说道:“我们一个一个的念,看谁写的最好,最好的有头彩。

”头彩是什么啊?“大家惊奇的看着温诗美问道。温诗美柔柔的笑了起来,她轻巧的掀开什么丫鬟手上的托盘,大家马上被盘中的那一支小巧秀丽的玉钗所吸引,那翠白相融合的玉色,上面雕刻着一朵小小的牡丹,手工的精巧是世间罕有的,牡丹花下技巧的镶嵌着几根细细的银丝流苏,银丝流苏坠镶嵌一颗颗绿色小宝石。”哇,好漂亮的玉钗啊,这真的世间绝无仅有的珍品啊。“众位小姐一眼就看出了玉钗的不菲,他们圆睁着眼睛盯着玉钗说道。映儿回头看着那玉钗也不由得多看了两眼,那玉钗确实是相当漂亮,而且是典雅高贵,让人看见了就喜欢。

温诗美温柔的笑着说道:”这个是以前偶然间得到的,看着漂亮就留了下来,现在是我们的头彩,谁的诗词第一,这支玉钗就是谁的。“”那我先来读我的诗吧。“一个官家小姐率先拿起了手中的诗念了起来,于是大家都把自己的佳作拿了起来一个接一个的读了起来。最后一首诗终于读完了,大家都看着温诗美,希望她最后评定自己的诗是最好的,这样就可以得到那支独特的玉钗。b...嫡女映儿,r...嫡女映儿,了亲密的闺房话。“映儿妹妹啊,三皇子是不是喜欢你啊,我看应该是他喜欢你,呵呵,有一个这么俊美的男子喜欢多么幸福啊,要是我啊,三皇子肯看我一眼啊,我就高兴死去。

”孔爱姿娇笑的戏弄着映儿,眼中全都是为映儿开心的笑容。“你不要说映儿了,你喜欢凌状元谁不知道啊,就是远远的看一眼,你都高兴半天,我说是不是啊。”温诗美取笑着孔爱姿说到。“呀,你不是一样啊,你喜欢东方丞相也不是秘密了,等你做东方丞相夫人的时候,可要请我喝酒啊。”孔爱姿不甘示弱的说道。温诗美顿时脸红得如熟透的茄子一样,她羞红的脸颊低下了头,心里还是有些暗暗的难受,她喜欢东方丞相谁都知道,但是东方丞相喜欢映儿也是众所周知的,不知道她能不能得到东方丞相的青睐啊。

就是如此,她还是没有责怪过映儿,映儿的好是大家都知道的,谁不喜欢映儿啊,就是她也喜欢映儿,也佩服映儿。东方吟儿担忧的看着羞红着脸颊的温诗美,她知道哥哥喜欢映儿,嘴里心里都是映儿,而温姐姐这么喜欢哥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缘分啊,她真的很担心温姐姐的一片真心空落。映儿看着温诗美羞红着脸颊,淡笑的转移了话题对着一边望着她们笑的东方吟儿:“吟儿姐姐,你是从什么地方回来的啊,我怎么一直都没有看见你在京城出现过啊?”东方吟儿笑看着映儿,专注的眼神有着一种淡淡的疏离,本性淡漠的她其实是很喜欢映儿的,她笑着说道:“我自幼身子不好,北方不适应我,所以父母大人就把我送到南方别院里修养,所有一直都没有在京城里出现过,最近我身子好多了,父母大人就接我回来了。

”“吟儿妹妹南方好玩没啊?肯定是鸟语花香的,不像我们北方,老是冷冷的。”孔爱姿向往的看着南方,她一直都想去南方看一下,但是却是去不了。温诗美也抬起了羞涩的头,睁大着眼睛看着她们,南方,她也好想去看看,那个地方真的是鸟语花香啊,还四季如春吧。映儿笑着对这两个从没有出过远门的少女说道:“南方也有冷天啊,南方的冷天是阴冷潮湿的天气,而北方的冷天则是干冷的,南方有春天,北方也有春天,其实都差不多,只是南方由于气候偏暖潮湿,所以种植的植物比北方较多而已。

”“哦。”孔爱姿失望的看了看映儿,她对南方有着不同于任何人的狂热,特别向往南方的生活。“对了,东方妹妹,你还没说你刚才在看什么呢。”温诗美想起了刚才东方吟儿看着手中某样东西,她好奇的问道。东方吟儿慢慢的从手中拿出了那一样东西,放在手中,慢慢的松开了手,只见她手中静静的躺着一块半月形的羊脂白玉,那块玉也是普普通通的,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要说奇特的就是这块玉那种半月形有些奇怪,有些像什么呢。映儿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了这块玉像一个八卦图的一半,照自己所想的应该这只是一块玉的一半,应该还有另一块。

映儿还没开口,东方吟儿已经慢慢的开始述说这块玉的来历了:“那天我从南方回来的时候,半路上遇见了强盗,来接我的侍卫都战死了,眼看我就要被那强盗头子抓住的时候,他出现了,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俊美,他就像一个天神一样,站在我的面前,把那些强盗打跑了,然后他就像一阵风一样又不见了,我在地上发现了这个,所以就留了下来。”在说着这个故事的时候,东方吟儿眼中露出了一种爱慕的眼光,她爱上了救她的那个男子,是死心塌地的那种爱,只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这些她都一无所知,哥哥这两天帮她都查不出来,她眼中露出了一抹落寞。

这个是典型的单相思,映儿无奈的看着东方吟儿,这种相思最难开解,只能陪着她黯然,她拍了拍东方吟儿的手说道:“放心,会找到的。”东方吟儿抬头无奈的笑看着映儿,希望真的如映儿所说,会找到的,这样她的相思才会有着落。温家的荷花宴过去了几天,三皇子也没有来找映儿,映儿想着还是去酒楼了解这段时间所有商铺的营运吧,于是她对着外屋叫着:“惜思,进来一下。”门口的惜思应了一声,然后走了进来:“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嫡女映儿,“你帮我准备马车,我去商铺走走去,巡视一下各家商铺。

”映儿笑着说道。“是,小姐,惜思马上就去。”惜思应了一声,连忙跑了出去准备马车去了。刚进屋的华儿听见映儿要出去外面玩,他连忙踉跄的跑到了映儿的脚边,抱着映儿的脚,要跟着映儿一起出去外面玩耍,外面他是向往很久了,他睁着那天真无邪的眼睛,泪眼含含的看着映儿,两只小手紧紧的抓着映儿的衣服:“姐姐、姐姐,华儿要跟姐姐玩玩,华儿跟姐姐。”映儿无奈的看着脚边的弟弟,妥协的抱着弟弟往府外走去,惜思已经把马车准备好了在府外等着了。

映儿抱着华儿,往马车的放下走去,忽然,她看见一个小厮鬼鬼祟祟望了她一眼,然后往府里走去,她奇怪的看着那个陌生的小厮,问着马夫:“胡叔,那个是什么人啊,怎么那么的眼生啊?”胡叔看了看进府里的小厮,笑着说道:“那个是新来喂马的小厮,才来两天。”“是吗?”映儿总是奇怪那个小厮的鬼祟的眼神,想着等回来了就让人去打探一下才行。映儿边想边爬上了马车,接过惜思递过来的弟弟,抱好弟弟,又望了一眼府里,然后才让车夫赶马车往店铺走去。

一路上由于天气炎热的原因,知了在树上叫个不停,很多人都不愿上街,街上的人也相对的少了很多,映儿拿着团扇轻轻的帮弟弟扇着凉风,眼睛时不时望着街外。很快就到了思乡酒楼,映儿拉着弟弟走进了思乡酒楼,虎婶在伙计的通知下笑着迎了出来,把映儿姐弟迎进了包厢里,她边走边说道:“映儿小姐,这么热的天气,您也出来,店铺的短缺,已经办理好了,没有什么事情了,不过这段时间生意简直是用火爆来形容了,没有想到小姐的盛名也对店铺有很大的影响啊,现在大家都冲着我们的店铺买东西,店铺的销售量是平时的两倍,酒楼的生意也是平时的两倍。

”映儿笑着看了看虎婶递过来的这两天酒楼的营业收益看了看,笑着说道:“呵呵,大家都辛苦了,对了,虎婶,小虎最近怎么样了?”虎婶听了映儿的提起了小虎,登时满面高兴的神色说着她的儿子:“多亏了小姐那时的救助啊,现在小虎可出息了,这次院试考得了第一名,得了案首之称,他可高兴呢,直嚷着要告诉你,谢谢你对他的拨点呢。”映儿听了小虎考上案首心里可高兴呢,她笑着对虎婶说道:“那要恭喜小虎了,虎婶,你告诉小虎,就说秋闱也要到了,让他打起精神,把今年的秋闱第一名拿下,到时我帮他介绍老师,到时我们一起为他庆虎婶听了映儿的话,激动的跪了下来:“谢谢,映儿小姐对小虎的栽培,小虎能有今天全部是您的功劳啊。

”映儿连忙扶起了跪下的虎婶说道:“这与小虎的勤奋是分不开的,我只是在旁边帮帮小忙而已。”虎婶从怀里拿出了一封信递给了映儿,笑着说道:“映儿小姐,小怜在日星国那边成亲了,有两个月了,她的夫君叫什么廖什么来着,看我这人,老了,什么都记不得了,听说有了小宝宝了,很幸福呢。这个是她让人给您的信呢。”映儿听虎婶说小怜成亲了,大吃一惊,她连忙打开小怜给她的信,仔细的看着,良久,她折好了那封信,小心的放进了怀里,想着小怜最终还是和廖小宇成亲了,她真的很高兴,她一直都看好他们两个人。

小怜信里说道现在廖家又恢复了以前那么的鼎盛,廖小宇做生意也有出息了,霍然一个商人的模样了,廖小嘟和廖小恒都很争气,家里和睦快乐,让那个映儿不要担心想着小怜姐姐也找到了她的幸福,映儿心里真的很高兴,她终于放下了心中对小怜的担心,映儿然后笑着对虎婶说道:“我真为小怜姐姐高兴,她终于找到了她的幸福,还有了小宝宝,我会让人带一些我们月华的特产过去,庆祝她。”映儿和虎婶聊了很久,把几个国家的店铺传来的信息仔细的看了一遍,她相当满意手下这些人的办事的效率,真的让她省事很多,看着手里整整齐齐的资料,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日头慢慢的西移,映儿抬起了刚看完的资料的眼睛,望着日头偏西的余光慢慢的照射在酒楼的每一个角落,她站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然后抱起孩子沉睡的弟弟走了下楼,坐上了回去的马车,马夫等他们坐好了扬起了回去的马鞭。马车在寂静的路上飞驰着,车...嫡女映儿,轮的异样,让映儿感觉到了不妥,她惊异的想叫车夫停下马车,可是来不及了,只听见“哗啦”一声,疾跑着的马车忽然往旁边歪了下去,马车里的映儿连忙紧紧的抱着熟睡着的弟弟,依靠着车厢,而车厢因为忽然的压力四下飞了出去,把映儿和她紧紧抱着的弟弟以及周围的丫环们都抛出了车厢。

映儿紧紧的护着弟弟,趴伏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这时马已经被车夫控制停了下来,没有受伤的丫环连忙跑了过来,抱起了映儿,把李威华从映儿的怀中接了过来,然后轻轻而焦急的摇晃着映儿:“映儿小姐,映儿小姐,你醒醒啊。”被马车震晕的映儿在丫环的摇晃下慢慢的苏醒了过来,她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头上金的天空,全身的疼痛在喧嚷着,她无法动弹疼痛的身子,只是眼珠转了转看着身边的丫环,焦急的开口问着丫鬟们:“华儿呢,华儿没事吧?”丫环们流着眼泪抱着映儿说道:“华少爷没事,华少爷好好的。

”“你们也没事吧?”映儿接着用眼珠四周看着身边的丫环,看着惜思和惜玉好好的站在蹲在身边,而看护弟弟的雪香也站着抱着弟弟,她放心的闭了闭眼睛,然后试着缓缓的移动着身体。疼痛还是那么剧烈了,映儿小声的劝着身边的丫环:“不要哭,我歇一歇,等会就好了。”映儿看着周围渐黑的天空,她低声吩咐着车夫胡叔:“胡叔,带着雪香把小少爷送回去先,然后带几个家丁过来接我,我和惜思惜玉在这里等着你们。”马车夫胡叔看着躺在不能动弹的小姐眼里噙着泪水,点了点头,他要赶快回去叫人来救小姐,于是他抱起了少爷,带着雪香大步的往公主府走去。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官道上只有映儿和惜思惜文两个丫环,看着越来越暗的黑夜及黑影曈曈的四周,年纪幼小的惜思和惜文都吓得紧紧的护着躺在地上不能移动的映儿,夜风渐起,天气开始转凉了,映儿只觉得身上一阵冷意,她知道只有继续这样,只怕她会感染更多的病症,她连忙指挥着惜思和惜玉把车厢里的碎布帮她盖在身上。远处传来了一阵马车的声音,惜思和惜玉连忙站了起来看着远处的一团黑影,渐渐的马车走近了,看那马车只怕也哪个官宦人家的马车。

当马车离他们很近的时候停了下来,车夫看着路边的映儿和丫环,然后低声对着马车里低声说了什么。马车里走出了一个温柔秀丽的女孩,只见她浅蓝色银纹绣百蝶度花的上衣,只袖子比一般的袖子做得宽大一些,迎风飒飒,腰身紧收,下面是一袭鹅黄绣白玉兰的长裙,梳着简单的桃心髻,仅带几星乳白色的珍珠璎珞,映籿处云丝乌碧亮泽,斜斜一只翡翠簪子垂着一缕细细的银流苏。原来是温家小姐温诗美。温诗美接着家丁手里的灯光看着躺在地上的映儿,惊讶的叫了起来:“啊,原来映儿妹妹啊,怎么呢?映儿妹妹,你伤到了哪里啊?”温诗美焦急的看着映儿,连忙指挥着丫环拿着一块毯子给映儿盖上,她满脸焦急的蹲在映儿的身边,轻轻的问着映儿:“映儿妹妹,你怎么了啊,我让我的家丁扶着你上我家的马车吧。

”映儿艰难的对着她笑了笑,说道:“我现在不能移动,只能躺在这里,等着家里的人。”温诗美害怕的看了看周围的树林,然后坚强的说道:“我陪着你,你们三个女孩在这个荒郊野外的,不安全,我等着你的家人来了再走。”映儿看着柔弱的温诗美竟然留下来守护着她,她感激的说道:“谢谢,诗美姐姐。”天越来越暗了,月亮也高高的挂了起来,附近的虫儿也开始叽叽喳喳的和鸣起来,地上的湿气让映儿越来越不舒服了,她焦急的望着家里的方向,怎么家里的人还没有到啊。

一阵吵杂的马蹄声音从远处传来,映儿睁大着眼睛看着黑夜里的远处,渐渐的马蹄声愈来愈近了,一匹黑色的马匹跑在了最前面,满脸焦急的三皇子坐在黑色马匹上的远远的看见躺在地上的映儿,他心如刀割,从马上飞了过来,落在映儿的身边蹲了下来。今晚他处理好了手边的事务,就想着来看看映儿,几天不见了他好想她,谁知道刚坐下,就看见了公主府的家丁从府外面走了进来,说映儿从马车上跌到了地上,跌伤了,动不了,让人去抬她,他吓得飞出了公主府,跳上马带着手下就跑了出来。

看着躺在地上的映儿,他连忙轻轻地扶起了映儿的头,看着映儿疼痛的脸颊和瑟瑟发抖身子,他连忙接下了身上的披风,盖在映儿的身上,然后把手伸进了映儿的颈项下,轻轻的把映...。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