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80章 六指恶魔

嫡女映儿,“哦?那个人真有那么凶吗?”映儿对小二害怕这个人强烈的升起了好奇之心,因为这个人是直接参与此案件的人。唛鎷灞癹晓小二听了映儿的话,慌忙的抬头看了看那个青黑色衣衫的人,看见他并没有注意到映儿的说话,他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并小声的对映儿说道:“这位小姐,为了您的生命安全,你说话还是小声一点才行啊。”映儿看见小二这样的小心翼翼的模样更加的诧异了,她偷偷的从荷包里拿出了二两银子递给了小二。小二心领神会的看了映儿一眼,然后悄悄的在映儿的身边说了起来:“那个青黑衣衫的人是花都的一霸,大家背后都叫他六指恶魔,真名叫吴熊,仗着他干爹是日星国的丞相,而他本人又坐在花都三大帮会之一指月帮的第三把交椅上,所以他经常在花都,欺男霸女、仗势欺人、草菅人命的,人又是特别的凶狠,谁要是不和他的意,他说杀就杀的。

小姐你还是不要惹他为好啊。”小二担心的看了看映儿和对面那个绝美的容颜女子,嘴里想说什么但是却又马上低头退了下去。映儿出神的看着吴熊那个方向,心里一直掂量着怎么想办法把那个凶手用别的名义先抓起来,然后再调出那个背后的狐狸出来。轩辕昊玉一直都暗暗的观察着映儿,他不明白为什么映儿会对那边那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有兴趣,而且是一直都盯着那个男人,他也曾跟映儿仔细观察着那个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奇怪的地方。他在映儿的面前扬起了脸,从下往上看向映儿,他奇怪的动作终于引起了映儿的注意,映儿低下头轻轻的拍了拍轩辕昊玉的额头,笑着问轩辕昊玉:“干什么啊,怎么这种动作啊?”轩辕昊玉看着映儿终于把目光从那个男人的身上转到了他的脸上,他才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挠了挠后脑勺疑惑的说道:“你老望着那个人干什么?”李显文也注意到了映儿的神色,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用询问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当然是不会相信女儿会看上那个人了,他也曾跟着映儿的眼神望了望那个男人,直觉映儿大约是发现了什么。

映儿用手蘸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两个字:小嘟。李显文马上就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转头继续跟着身边的妻子说笑着,轻哄着如花般的娇妻。轩辕昊玉看着桌子上的两个字,他还是不明白映儿是什么意思,他抬起头刚想问映儿。只见映儿眉头一抬,双眸一亮,眼睛里顿时泛起了炫目的光彩。然后映儿转过头笑着看向轩辕昊玉说道:“昊玉哥哥,你想玩一个好玩的游戏吗?”轩辕昊玉俊眉一竖,如玉般的眼睛猛的一睁,他当然明白映儿这么问他肯定是有好玩的事了,小孩心性的他连忙问着映儿:“什么好玩的事啊,算我一份,反正你说的好玩的事情,那绝对是刺激的。

”映儿看见轩辕昊玉那眉飞凤舞的模样,不由得轻声笑了起来,她就知道轩辕昊玉最喜欢新奇的事,她示意轩辕昊玉低下了头,把她想做的事情偷偷的告诉了轩辕昊玉。轩辕昊玉听了映儿的话吃惊的看着她,然后又抬起头朝那边那个正笑得张狂的吴熊看去,然后用询问的眼神威胁着映儿说道:“等这件事我办好了,你可要把整件事情都告诉我,我也要参与你的活动,要不我就不做。”映儿无奈的看了看那轩辕昊玉点了点头,她相当的明白自己也只是一时能压得住这个小子,这个小子跟自己混得时间长了,估计自己也很难控制着他,他本就生了一个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性子。

轩辕昊玉听了映儿让他参与她的事情,马上就眼笑眉飞起来,想着以后能跟着映儿玩到自己从来都没有玩过的新玩意,他就忍不住微翘起嘴角起来,露出了略带稚气的成熟。由于映儿他们这一桌太亮眼了,男的俊逸非凡,女的娇俏绝美,而且又穿戴得相当的华贵,再加上他们异地的语音,引起了整个酒楼里的所有的人注意,大家都在轻轻的议论着他们。“哇,你看那个女子好美啊,我长了这么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女人,只能用我昨日看的那首诗来形容了,回眸一笑百媚生,身如巧燕娇生嫣,清风轻摇拂玉袖,湘裙斜曳显金莲,眉如翠羽,肌似羊脂,脸衬桃花瓣,秋波湛湛妖娆姿,春笋纤纤娇媚态。

”一个书生呆呆的看着轩辕雪傻傻的说着他心中的认为最美的赞美。“能有这么一个娇妻那真的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看他首页上一段...嫡女映儿,们的装扮应该不是本地人吧,那男的也是万中选一的啊,俊逸潇洒,真的是一对璧人啊。”一个中年男人感叹的说道。“那一对小孩更是粉雕玉琢扮的,好可爱啊,要是我有这么一双儿女,那真的要高兴死去。”一个妇人在一边羡慕的看着映儿和轩辕昊玉说道。终于众人的议论让正在高谈阔论的吴熊也跟着转过了头去,跟着大家的眼光看到了映儿他们那一桌,他细小的眼睛在看向轩辕雪的时候忽然猛的张大了,那边的那个肌肤如玉般的玉人,一颦一笑都是勾人心魄,特别是那天人之姿,让他垂涎三尺。

他双眸紧紧的盯着轩辕雪的一举一动,手里拿着的茶水也慢慢的倾斜了,倒在了腿上也不知觉,他蛊惑般的慢慢的站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轩辕雪,神情激动的走了过去,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貌美如花、如此天香国色般的美人儿,今天竟然让他吴熊撞见了,那这女人他是要定了的了,看着那女子的妖娆身材,听着她银铃般的笑声,他的心都酥了一半。轩辕雪正悄悄的和自己的夫君说着自己小的时候闹的笑话,她时而开心的笑着,时而又嘟着嘴对着夫君撒娇着,那妩媚妖娆的模样真的是艳比花娇啊。

“哪里来的小娘子啊,长得真美啊,跟着哥哥我去享福吧,你跟着这个文弱书生有什么好的啊,看我孔武有力,是那个文弱书生是无法比拟的。”吴熊已经走到了映儿他们的桌子旁边,淫笑着看着轩辕雪,手还不知不觉的就往轩辕雪的脸上摸去。轩辕雪听见那淫邪的笑声,吓得脸色马上变了颜色,特别是那快伸到她脸上的手,让她吓得躲进了李显文的怀里,轻轻的颤抖着。李显文连忙站了起来,用手挡住了吴熊伸过来的手,把轩辕雪拉到了身后,阴沉着脸颊望着吴熊说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女子动手动脚的,难得不怕日星国的王法吗?”“日星国的王法?我就是日星国的王法,这个女人本大爷看上了,你让给我,我就放过你们,要是不让的话,嘿嘿,那就不要怪我吴熊的手没长眼睛了。

”吴熊挽起了衣袖,看着李显文淫笑着威胁着他说道。一边的轩辕昊玉看见那个吴熊挽起了衣袖,他马上就站了起来,转头望着映儿,就等着映儿发号施令了。映儿看了看他淡淡的摇了摇头,示意他先看看。当吴熊走到了映儿他们这一桌,周围的人马上就退到了一边去了,他们知道马上就有事情发生了,都明哲保身的站到另一边,焦急的看着马上就要发生的事情,他们既担心映儿他们这一桌人,又害怕吴熊的势力。李显文冷冷的看着面前比他高大的吴熊,淡淡的退了了一步,然后说道:“你这样当街强抢民女,就不怕我去朝廷去告你吗?”“哈哈,你去朝廷告我?你不看看我在花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这花都只要我跺一跺脚,大地都颤三颤,你——?”吴熊轻蔑的上下打量着李显文,用一根指头点了点李显文的胸口,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还不够我一个小指头,你还是回去多练练吧。

”李显文气极而笑了起来,他哈哈大笑了起来。吴熊看着满脸毫无惧色的李显文,他微微的诧异的看着李显文一会儿,骄傲自大的他再仔细的上下打量了李显文一会,然后狂笑着说道:“今天这个女人不给我也要了,你——,今天死定了。”说着他走上前两步用手想拨开李显文,直接去拉轩辕雪的手。轩辕雪吓得紧紧的搂着夫君的腰肢,慌张的看着那想走过来的吴熊,更加的紧贴到了李显文的身上。李显文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轩辕雪,这回也不和他说话了,而是直接一个回旋,展开了一个优美的姿势把妻子拥到了一边,还马上用手中的扇子轻轻的敲了吴熊的手背一下。

吃痛的吴熊连忙收起了他正欲要拉住轩辕雪那如玉般的柔荑,回转身子定定的看着李显文,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惊讶,他吃惊的说道:“你竟然会武功的?”然后他渐渐的露出了某种野兽看见猎物的笑容,阴深而可怕。映儿看见那个吴熊想去拉母亲,她刚想叫轩辕昊玉上去抓住他,忽然看见父亲竟然展露了他从来都没有显露过的武功,她大吃一惊,在她的印像中从来都不知道父亲竟然会武功的,父亲在她的眼里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就是父亲发怒她也是很少看见的,父亲在她的眼里一直都是温文尔雅的老好人,今天竟然看见父亲展现了他从来都没有展现过的武功。

李显文淡笑...嫡女映儿,着屹立在一边,眼中的眼神冷冷的看着吴熊,想着这个男人竟然想公然的染指他的妻子,是可忍孰不可忍,虽然他是答应过师傅不轻易动武的,但是别人竟然要染指他的妻子了,他再是菩萨性格也终于忍不住了。吴熊惊诧过后,又恢复了原来的笑容,他用嘴舔着自己的手指,模样渐渐的露出了狠戾,眼里的杀气越来越重了,周围看着的人都忍不住都后退到了很远的地方,以避开他的杀气。他缓缓的从腰际抽出了一把围在腰际的软剑,那阴森森的剑光反射出吃人的光芒,吴熊也知道自己碰见了过硬的对手了,可是那个绝美的女人勾魂的眼神,让他忘记了害怕,眼中心中只有那个美人,他抽出了他从来都不轻易用的软剑,警惕的看着李显文。

李显文漠然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吴熊,淡淡的对映儿招了招手,然后轻轻的抚摸着映儿,对映儿说道:“映儿,好好照顾好你的母亲。”映儿拉着轩辕昊玉走到了母亲的前面,微微的对着轩辕昊玉丢了一个眼神,示意他见机行事。跟着来的侍女们都已经自觉的围在了公主的旁边,自然的把公主围在了中间。转过脸看着吴熊,警惕的注视着他。轩辕昊玉看见了映儿的眼神,淡淡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对着一边的小太监小鹿做了一个手势,然后就跟着映儿走到了姑姑面前。

吴熊看见虽然稚气但是容貌仍然是绝色的映儿,眼神更亮了,他笑得更加的邪气了,他毫不掩饰的眼神赤裸裸的看着面前这两个大小美女,为今天他的艳遇而高兴,他阴沉沉的笑着说道:“这两个今天本大爷都要了,你识相的就赶快给我滚,要不然就不要怪我的金丝剑无眼了。”李显文听见吴熊提起了金丝剑,他大吃一惊,这只剑可是当今十大兵器中排名第四的兵器,据传闻说这把剑有灵性,会认主人的,而且是剑出必见血,剑刃锋利无比。李显文神情严肃的看着面前的这把剑,缓缓的移动着脚步。

轩辕昊玉听见吴熊说金丝剑的时候,脸色也跟着一变,他连忙把映儿和姑姑拉到了一边,紧张的让小鹿随时救助姑父,并让身边的侍女小寒赶快回去搬救兵,他知道金丝剑的厉害,很小的时候就熟知兵器了,所以他一听见是金丝剑就脸色大变。映儿看见轩辕昊玉听见金丝剑脸上大变的模样,她吃了一惊,难道这把剑很难对付吗?她紧张的看着轩辕昊玉希望他能解答给她听。轩辕昊玉悄悄的在映儿的耳边说出了这把剑的出处和它的厉害之处。映儿听了轩辕昊玉的解说,她大吃一惊,她惊慌的看着父亲,为父亲担心。

她正担心着的时候,吴熊忽然舞动了起来,只见他身若游龙,快速如闪电,人随剑走,剑跟人动,一片寒光带着万朵盛开的剑花围着吴熊的身形,舞得密不通风,剑吟的声音随之在四周响起,剑花里的人带着剑花飞快的向里李显文的方向飞掠过去。李显文随着剑花逼近的速度,也飞快的后退着,眼睛则一眨不眨的盯着剑尖,眼看剑尖已经指到了他的面前,只见他横着连跨出了几步,避开了那一片剑花缠绕的范围。他既随着飞身而起,人在半空中抖开了手中的扇子,不知道他弄了哪里,只见扇子的骨架竟然豁然伸长了出来,随着李显文的舞动,霍然这把扇子被舞成了一边保护伞,婴儿没有想到,那把扇子竟然是一个武器来的,只见他们已经在空中打成了一片,分布清谁是谁了。

“啊——,那个可是十大兵刃中排名第一的无双扇啊。”轩辕昊玉捂着嘴吃惊的看着那把扇子,嘴里喃喃的说出了扇子的名字,他羡慕的看着那把扇子,自己以前只在兵器谱上见过这把无双扇,还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仔细看过这把扇子,曾听说这把扇子失踪了很久了,没有想到这把扇子竟然是落在了姑父的手上。“无双扇?十大兵刃排名第一?”映儿看着父亲焦急的神情这才慢慢的放了下来,只是面前的打斗还是让她牵心挂肺的,她神情紧张的看着面前的打斗,眼睛一眨都不眨。

忽然,只见翻飞间金光一闪,天地间骤然亮起来光芒,亮至逼人,所有人都霎那间闭上眼睛,映儿也不例外,但是却担心的努力睁开一线眼缝,试图看清目前的状况,隐约间感到有柔软面料拂在整个酒楼周围,像是苍穹经风雨洗淘过的色彩,透过那薄薄的白看见的淡色稀疏阳光,都似因此润而明色,像一个惊破荣华的梦。等映儿回味过来,所有的剑光已经消失了,刚才生死相拼的场面成了永恒而唯一的一个镜头,那个吴熊没有力气的扶着身边的桌子跪着,手上的金丝剑被打落在地上,手臂上的血一点一点的落在地上,场面诡异至极。

而李显文则手中仍然还是拿着那把已经恢复了原来模样的扇子...嫡女映儿,,整个人如青松般的直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的盯着吴熊。时间就在这里静止了,所有的人都忍住了呼吸,静静的看着面前这诡异的场面,不知道到底是谁赢谁输,谁也不敢大声的说话。“让开、让开,三爷,小的带帮中的人来了。”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带着一帮帮众手持武器的帮会中人走上了酒楼二楼,洋洋得意的看着站着如青松般的李显文,刚想招收让刚带来的帮众上去抓人。

吴熊听见自己有了助力,他马上脸露出了笑容,嘴角又露出了那凌厉的笑容,阴深的望着李显文,就好像李显文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一样。“都给我住手,全部都放下手中的武器,站到一边去。”一个雷霆之喝,在酒楼顶上传了下来,从酒楼上跳下了十几个侍卫,这时,门外也涌进来许多的衙役,个个手中都拿着刀,蜂拥而上,把酒楼所有的帮会中人都迅速了。侍卫的首领这才带着十几个手下走了上前,单膝跪在公主轩辕雪的面前高声的叫道:“卑下曾永和参见公主、驸马,皇太孙殿下,让殿下、公主、驸马受惊了,恕属下失职之罪。

”小小的轩辕昊玉老成的挥了挥手,这才走到了姑姑面前,关切的询问着姑姑和已经站在姑姑旁边的姑父:“姑姑、姑父,您们没事吧。”酒楼里的人看见皇宫的侍卫长竟然像那些绝世美男美女们跪下行礼,都大吃一惊,豁然想起了这个绝世的女子竟然是日星国失踪很久的长公主,他们不由得都尊敬的跪了下来,嘴里高呼着公主千岁。再说吴熊,本来他看见自己的手下来了,精神一震,随之又看见衙役们也来了,他以为自己这次是稳占上风了,谁知道局势大变,衙役们拿下了他们这一边的人马,当他看见那陌生的侍卫长跪在地上想那个绝美女子高呼公主的时候,他才骇然的看着他们,心里直懊悔着,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眼睛啊,竟然惹到了日星国的公主、驸马和皇太孙啊。

由于自己已经让李显文重挫了筋骨,他已经无力逃跑了,他偷偷的递了一个眼神给刚才跟他上来的人,示意他快点传话给他义父救他性命。那个人看见了然后偷偷的退了下去,慢慢的走下了楼梯消失在酒楼的门外。轩辕雪温柔的摸着轩辕昊玉的头发,甜甜的笑着说道:“姑姑没事,你姑父也没事,你没有伤着吧?昊玉?”轩辕昊玉摇了摇头,然后转头对面前的侍卫长说道:“把这些乌合之众都给我都拉下去,本殿下今天要回去亲自审理。”“是。属下遵命。”侍卫长曾永和对着轩辕昊玉恭敬的行礼,这才带着刚才抓着的人鱼贯退了下去。

等侍卫长带走了那些人以后,轩辕雪才心疼的扶着身边的夫君,嘴里焦急的问着李显文:“夫君,你没事吧?刚才真的吓死我去了。”李显文这才由轩辕雪扶着缓缓的坐了下来,刚才那冷静自若的神色才开始发生了变化,只见他的脸色苍白,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我没事,刚刚动了真气,不注意让他打了一掌,要回去静静的修炼一下就没事了,唉,我答应了师傅不能随便使用武功的,今天竟然破戒了。”“爹爹,你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啊,总不能看见别人欺负母亲啊,要是您的师傅让我见着了,我一定告诉他您的不得已的。

”映儿天真的笑着对父亲说道。“我们回去吧,刚才我是强忍着,不让那个吴熊看见的,没有想到他的武功竟然是如此的高深,怪不得敢当街如此嚣张呢。”李显文笑着对大家说到。一场高高兴兴的出游竟然就这样被打断了,大家都悻悻然的回转进了皇宫里。进了皇宫里,李显文由轩辕雪和丫鬟们扶着走回到了轩辕雪小时候就一直住着的爱雪殿里去了。映儿则拉过了一边的轩辕昊玉走到了旁边悄声的对轩辕昊玉说着:“昊玉哥哥刚才抓着的那个吴熊你关去哪里去了?”轩辕昊玉看了周围一眼,然后悄悄的说道:“关在天牢里,怎么我们现在就去审理吗?”轩辕昊玉跃跃欲试,满脸的高兴神色。

映儿对着他直翻白眼,良久才说道:“我要你把那个吴熊提了出来,其他的人都关到府衙里吧,没有什么的就放他们出去吧,而那个吴熊则是与一桩惨案有关系,你把人给我,我让手下提去好好审问。”“啊——,不用我们自己审理啊。”轩辕昊玉失望的看着映...嫡女映儿,儿,想着自己不能玩审理罪犯的游戏了,他失望透顶。“好了,我答应让你参与我这次一路上遇见的一桩惨案的办理,这总行了吧。”映儿无奈的哄着轩辕昊玉。“惨案?哪里的惨案啊?我要跟着你一起去破案去。

”轩辕昊玉听见映儿竟然说有更好玩的事情,他极度兴奋的说道。映儿无奈的看着这个比自己大两岁的男孩,他毕竟不像自己有一个成熟的人脑袋和心理,只有自认倒霉的摇了摇头,然后把轩辕昊玉拉到了自己的乐思殿去了。他们坐到了桌子旁边,让惜文帮他们泡了上好的茶,然后就慢慢的边喝,边说了起来,映儿委婉地道出了她所了解的一切:“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来的路上救了一个……。”映儿望着手中紧紧拿着的茶杯,说出了她这一路上遭遇到的事情来,映儿这一述说,从中午说道了下午,她才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个明白。

轩辕昊玉也听得一愣一愣的,他没有想到映儿竟然遇见了这么离奇曲折的案件,他用兴奋的目光看着映儿,撒娇并带威胁的对着映儿说道:“我不管,这件事情一定让我参与,要不然,我就……。”映儿看着自己面前这个比自己还大的轩辕昊玉,她无奈的对着轩辕昊玉点了点头,严肃的看着轩辕昊玉说道:“我答应让你参与这件事情,但是你可不要给我添乱啊,这毕竟关乎人的性命,不能当儿戏啊。”轩辕昊玉也认真的看着映儿,充满了正义的说道:“我答应你,一定不会给你添乱,而且一定要好好帮着你把这个案子重新弄得水落石出,为那些冤死的人报仇。

”“小姐,太子殿下让侍武大哥找你过去一下。”惜文走了进来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昊玉哥哥,你在这玩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映儿站了起来,交代着轩辕昊玉,然后往门外走去。“不要,我也要过去,你不是说让我参与吗?那就每一件事都必须让我知道。”轩辕昊玉也跟着站了起来,迅速拉着映儿的手,往门外走去。门口的侍武看着满脸严肃的皇太孙拉着映儿从屋子里出来,他楞了一下,他从来都没有看见过皇太孙有这样成熟而严肃的面孔,现在皇太孙冷静成熟的模样,让他也忍不住也严肃的跟着他们后面走去。

在太子的书房门口,映儿轻轻的敲了敲门。“进来吧,映儿。”映儿拉着轩辕昊玉走了进去。正看着公文的太子轩辕念这才抬起头来,他看见轩辕昊玉登时吃惊起来,他这个儿子最讨厌就进他的书房的,每次进他的书房都是磨磨蹭蹭的,好像他的书房里有洪水猛兽似的,今天竟然会自动进来,怎么不让他大吃一惊啊。太子轩辕念笑着问着自己的儿子:“昊儿,你今天找父王有什么事情吗?”轩辕昊玉看了看一脸不可置信的父王,他连忙恭敬的说道:“父王,孩儿要参与你们这次破廖家惨案。

”太子轩辕念张开了嘴巴半天都合不拢,他从没有看见过自己这个儿子对自己恭敬说话,也没有看见过这个儿子这么对一件事情这么的感兴趣,良久,他才想起什么望了一边的映儿,用眼神询问着映儿。映儿看着舅舅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她无奈的耸了耸肩,摇了摇头,意思就是她也无可奈何。“父王,你到底答应没有啊?”轩辕昊玉不耐烦的看着面前对着他发愣的父亲说道。“啊,哦,哦。可以啊,你既然这么想帮老百姓办事,父王当然让你参加啊,好了,你们坐下吧,我把最近他们调查到的蛛丝马迹告诉你们。

”太子轩辕念终于从震惊中回味了过来,他连忙收起了他吃惊的目光,很快就转回到了面前的公文当中来。轩辕念清了一下嗓子,和了一口茶水,才拿去面前的那些公文,让映儿及儿子轩辕昊玉看。映儿和轩辕昊玉接过了那些公文仔细的看了起来,然后两个人又把手中的公文互相换了过去,再接着仔细的看了起来。良久以后,他们才放下手中的公文,静静的互相看了一眼,映儿才抬起头,问着太子轩辕念:“舅舅,这件事情是才发现的吗?”太子轩辕念缓缓的说道:“要不是要查到廖家惨案,我还没有察觉到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要尽快告诉父皇听,我没有想到他的势力发展到这么大了,而且这么的快,平时看着他是...嫡女映儿,所有王爷中最不可能的一个人,平时跟父皇称兄道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有如此大的野心啊,真的我都没有料到。

”轩辕昊玉认真严肃的看着面前的那一叠公文,他也惊诧他看到的公文,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他抬起头收回他原来的天真可爱的表情,老成的问着父王:“父王,我认为我们先不要打草惊蛇先,而是要把他的党羽都探查清楚了先,然后我们在一网打尽、斩草除根。”轩辕念听了轩辕昊玉的意见,他惊得转头看着儿子,这个儿子就像忽然开了窍一样,竟然能如此理智的分析着一件事情,而且还能马上迅速的想出应对的方法,他开始赞赏的看着儿子说道:“嗯,昊儿开始懂事了,也知道处理事务了,看来是长大了。

”轩辕昊玉听着父王对他的夸奖,他不由得心里高兴极了,嘴角露出了一丝从没有过的表情,那是孩子渴望父亲给予肯定的表情。映儿在一边仔细看着轩辕昊玉的表情,淡淡的笑了起来,她开始抓住了怎么教育轩辕昊玉的方法了,想来轩辕昊玉也不是真得很顽劣的,只是他无聊透顶,想着引起大人的注意,所以就做出了很多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来,哪天自己有空把一些教育小孩的心得写出来让舅舅参考参考。轩辕念然后转头看着映儿,接着询问着映儿:“映儿,你认为这件事情怎么处理?”映儿认真的看着舅舅说道:“舅舅,我认为昊玉哥哥说的有道理,我们先静观其变,暗自查出他们的党羽,不要惊动他们,免得让他们狗急跳墙,马上起兵,因为我们现在还不是很了解他们的实力,我们必须查清楚他们的势力,然后一步一步的削弱他们的羽翼,再一网打尽,而吴熊的那件事我们就派一个替身暂时放在牢里,紧密关押起来,真人却要拉去把口供全部审理出来,留着以后做证据。

”“好,与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嗯,我们现在就拿这些档案去告诉你们皇爷爷去,我们继续讨论这件事情该怎么不动声色的处理好来。”说完轩辕念收好了那些公文,拿了起来带着两个小的往御书房走去。到了御书房的门口,玉公公正侯在御书房的门口看见急冲冲走过来的太子和皇太子及其映儿小姐,他连忙跪下迎接他们说道:“皇上正在御书房办公,不让任何人打扰。”“玉公公,麻烦你进去禀告父皇,儿臣有重要的事情禀告父皇。”轩辕念急急的对着玉公公说道。

“是,那请太子殿下和皇太孙,映儿小姐等候一下。”说完,玉公公恭敬的站了起来轻轻的走进了御书房。没有多久,玉公公从御书房里走了出来,恭敬的对着他们说道:“太子殿下,皇上请你们进去。”说完他轻轻地推开御书房的门,有礼的把他们让了进去。轩辕念带着皇太孙和映儿走进了御书房,轩辕治也正端正的坐在椅子上批阅着厚厚的公文。太子轩辕念带着轩辕昊玉和映儿恭敬的给皇上行礼:“孩儿(孙儿、外甥女)给父皇(皇爷爷)请安了。”轩辕治也这才抬起头看着他们,然后和蔼的问着他们:“你们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轩辕念拿出了手中的公文,恭恭敬敬的递到了父皇的面前,轩辕治也没有再问,就低头看了起来,他手中拿着那一份公文,不相信的颤抖着,他一直相信的兄弟竟然会背叛他们当初的誓言,要背后反他,他不仅大怒的拍着面前的桌子:“我真不相信他竟然会反我,想当年我们是多么好的一对兄弟,他为我出生入死,几度生死的,都没有背叛过我,现在安逸了,竟然要反我了?”轩辕治也不相信的再一次拿去了手中的公文,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然后说道:“你们确信真的是他吗?”轩辕念想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说道:“这个是侍卫们今天才拿回来的,我们是查一件案子才查到了他的身上,所以我就拿来给父皇看了。

”映儿认真的看着皇爷爷,从皇爷爷神色上看到了皇爷爷万分不相信的神色,她不仅疑惑的问着皇爷爷:“皇爷爷,这个王爷是您最要好的兄弟吗?”轩辕治也沉痛的点了点头,回想着以前才缓缓的说道:“我们曾经同生共死,我能站在这个皇位上,他可以说是功不可没啊,那时,他只要是说他想当皇帝,我二话就不说,会让给他的,我实在是无法了解他为什么会直到现在才有想称帝的想法。”映儿听了皇爷爷对他兄弟的评论,她也开始万分不解了,她也开始陷入了迷惑之中,想着各种可能性,最后她才抬起头...。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