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75章 初识舅父

嫡女映儿,没有一会儿,翠儿跟在一个脸色阴沉,浑身阴森,相貌俊美的少年身后带着一帮凶神恶煞般的打手走了上前。唛鎷灞癹晓翠儿指着小龙对那个少年说道:“张大总管就是这个小子,抢了我们的姑娘,还逞凶打伤了这些打手及燕妈妈。”张大总管边听边脸色阴森森的看着面前的小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然敢在他的地盘里抢他的姑娘,看来是活得不耐烦了。张大总管眼睛看完了小龙又转过脸冷漠的看了看翠儿指着的小龙身后的那映儿及其映儿身后的女孩,就好像她们俩个已经是待估产品似的,评估着这两个女孩值得他抢回来没有,在他的心里,值得抢回来的就要不惜一切的把人完整的抢回来,而不值得的则是打死了也无所谓。

当张大总管认真的看着映儿的时候,微眯着的眼睛猛的睁大来,这个女孩虽然年纪小,但是她本身带着一种灵动的气质,而且容貌绝对是上上乘,如此可人的女孩,确实是大有用途啊,而且自己还可以…。张大总管看着绝美的映儿,眼中闪烁着淫邪和必得的光芒,而另外一个小女孩也算秀丽,也是一个生财的工具,他心中的评估已定。小龙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他冷笑的看着小龙说道:“你一个小毛孩,胆敢跟本大总管抢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说完,他手一挥,身后的打手们飞跃上前。

这次他带来的打手的素质明显的要高很多,而且是训练有素,打斗得进退有度,小龙开始收敛了脸上潇洒的笑容,专注认真的对待这些打手了,时间一久,小龙的动作开始缓慢起来败象已显。张大总管看着如此场面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容,他专心注意场面的目光开始移动到映儿和她身后的女孩身上,看着两个女孩好像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一样,心里想着不健康的内容。一边观看着的三皇子看着小龙已经开始疲累了,他才双臂一震,飞跃向前,一拳打飞了那个挨近小龙身边的打手,然后笑着对小龙说道:“你也该歇息一下了,让我来和他们玩玩。

”三皇子如初生的猛虎一样,拳拳带风,身躯灵活,下手狠戾,只见他左一拳,右一腿,前进一招,后退一式,一会儿,局势顿时扭转。那个张大总管看着情势忽然的逆转,他也加入了战场,很快他和三皇子成了街面上大家唯一专注的主角了,他们的拳法带风,技艺超群,很快大家都被他们带起的风刃后退到了墙边,打斗的场面越来越大,映儿看着三皇子嬉笑着脸颊逐渐的凝重起来。她担心的轻声叫唤了一声:“苍鹰。”苍鹰应声而到,恭敬的站在映儿的身边。

“苍鹰,你看三皇子和那个人的打斗怎么样?”映儿担心的问着苍鹰。苍鹰随便的瞄了瞄场中正打斗着如火如荼的两个人,淡淡的一笑,轻松的说道:“映儿小姐,你放心吧,他还不是三皇子的对手,三皇子只是在查看他的武艺出处。”映儿听了苍鹰的话,才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她还真担心三皇子会打不过那个小子,伤着了自己,听了苍鹰的话,她的心才平静下来,认真的观察着场中的打斗起来。很快三皇子已经逐渐摸索清楚了张大总管的武技套路,并开始沉着的反击起来,只见他逐渐加快的招式,一拳快似一拳,武功套路博杂宽广,每出一拳,都让张大总管手忙脚乱,很快局面就开始反转过来了,他的脸上逐渐散发出独有的王者之气势,势如破竹般的,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张大总管越打越惊心,看着面前这个妖魅少年所散发出了的王者之气,竟然让一贯冷静的他开始胆寒起来,只见对方的一招一式根本就没有重复过,更胜的是自己的招式也为他所用,用力反制自己,看着自己越来越缚手缚脚,他知道自己是打不过这个妖魅少年了。看着这少年的气势,他开始渐渐的担心起来,从少年外观来和功力来看像极了爹爹所说的神鹰战,爹爹曾经说过的,这个神鹰战遇着了就绕道而行,不要与之正面冲突,他的能力爹爹至今还没有完全了解。

看着他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张大总管起了退却之意。想着自己的任务就是收集菊芳院的金银,自己必须要回去交回给主子的,看现在的情形,只怕菊芳院不保了,这样继续打下去,只怕手中的钱财也会保不住。想到这里,他开始坚定了退走的想法,在打斗之中他已经想好了退路,无情的他冷冷的看了一眼一边的丽妈妈,然后虚晃了一招,迅速首页上一段...嫡女映儿,的后退,嘴里说了一声:“扯呼。”然后右手一挥,手里射出了无数枚暗器,然后带着打手们迅速的退到了百米之外,一个转身跃入了苍茫之中,很快就不见踪迹了。

三皇子和小龙连忙护着映儿抵御着忽然而至的暗器,暗器过了之后,等他们抬起头来那个张总管竟然已经退出了眼眸之外,在也看不见他们的踪迹了。三皇子回头检查着映儿周身,看见映儿没有受伤的痕迹,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地面上受伤的百姓们,他看着远方暗暗的咬了咬牙,随手一招,所有的暗卫都飞跃了出来跪在地上黑压压的一片,抱拳对着三皇子叫道:“三皇子殿下。”三皇子望着远处那没有痕迹的地方,冷冷的问道:“谁跟了过去了?”“苍狼已经跟了过去了。

”一个暗卫恭敬的抱拳答道。“嗯,你们去把菊芳院的人都抓起来,顺便这个女人抬了下去,再把受伤的百姓们送去医馆救治。”三皇子厌恶的看着地上躺着已经被暗器灭口了的燕妈妈对面前的暗卫说道。周围的百姓们听见这个少年竟然是他们尊敬的月华神鹰战,都激动的跪了下去,磕着头,嘴里则七嘴八舌的向三皇子诉说着他们被菊芳院欺压的悲苦和菊芳院所做的各种坏事,甚至是他们竟然欺男霸女,横行无忌、拐卖妇女儿童,百姓们怨声载道,高声求助三皇子彻底镇压这个菊芳院。

而映儿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听见今天救她的人竟然是当今月华最富有盛名的月华神鹰战,她连忙跪在三皇子的面前,抽泣呜咽的说着自己的遭遇:“三皇子明鉴啊,小女本名叫做廖小嘟,不是月华国的百姓,小女乃是日星国富商之女,被他们拐卖来到了月华疆土数十日了,今日,他们逼我开牌接客,我不从,趁着他们不注意时,才逃了出了来,不幸还是被他们抓住了,好在有这位小侠和这位小姐相救,以至于我才得以逃脱,小嘟求三皇子殿下放小嘟回转家乡。

”小嘟说完跪在地上连连的磕头,希望月华的神鹰战为她做主,让她回归祖国。映儿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嘟,和她的年纪差不多,面容秀丽、艳若桃李、身着粗布衣裳,全身瘦弱得风一吹就倒,全身都是鞭痕,没有一处完好的肌肤,看着让人心酸不已,她轻轻的走过去扶起了小嘟,为她的倔强佩服,想她一个弱女子在那强权之地凭着自己瘦弱的身体傲然的抵抗,机智周旋着,才得以周全的安然的活着。三皇子看着地上跪着的女孩和扶着女孩起来的映儿,温和的笑着说道:“这事,映儿你负责吧,反正你们是要去日星国探望你外祖父外祖母的。

”映儿看着深知她心的三皇子笑意吟吟的点了点头,爽朗的说道:“好吧,这件事,我来处理,小嘟,你跟着我,我会送你回到你们的国家和你的父母团聚的。”小嘟感激的看着映儿,刚想给映儿下跪,让映儿阻拦住了,映儿笑着对小嘟说道:“小嘟,不要再跪了,再跪膝盖都跪破了。”“谢谢,谢谢小姐,我…。”小嘟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她天天想日日想,都想回到日星国父母的怀抱里,现在终于得偿所愿了,几十个日日夜夜被拐卖的日子,现在让她终于被解救了。

小龙在一边看着可怜的小嘟,他心里也涌起了恻隐之心,他笑着走到了映儿身边,温柔的对小嘟说道:“小嘟,不要再哭泣了,跟着映儿,有什么事情,映儿会帮助你的,有她的帮助,你会很快就见着你的父母的。”小嘟闻声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救助她的率真少年,小脸竟然忽然红了起来,眼中荡起了对这个少年的特有的眼神,她娇羞的对着小龙福了福身子,轻轻而娇柔的说着:“多谢这位少侠救命之恩,小嘟会永远记着您的大恩大德的。”小龙看着娇羞行礼的小嘟,笑着憨厚的挠了挠后脑勺,不自主的说道:“嘿嘿,只是举手之劳、举手之劳,不用谢的,要谢,你就谢映儿吧,嘿嘿。

”小嘟看着率真和憨厚的小龙,小脸更是娇艳欲滴了,她的芳心已经暗暗的印下了这位少年的身影,她微微轻皱了一下眉头,不知道这个少年和身边的那个映儿到底是什么关系,看着他们手拉着手,关系好像不一般,她心里有些难受的看着他们。一边的三皇子看见小龙又拉着映儿的手了,他不悦的走了过去,分开了映儿和小龙拉着的小手,把映儿抱了起来,笑着对小龙吩咐着说道:“菊芳院的事情交由你去处理,免得你一天到晚没有事情做,尽缠着映儿,要知道映儿是你的侄女,男女授受不亲。

”小龙嘟着...嫡女映儿,嘴狠狠的瞪了三皇子一眼,然后跺了跺脚,还是无可奈何的走去处理菊芳院的剩余事情去了。一旁的小嘟听见了三皇子的话,看见三皇子对映儿的宠爱,她明了小龙和映儿是叔侄关系,想着自己还有机会她难受的心里开始雀跃起来,她炙热的眼神紧紧的看着小龙的后背。渐行渐远的小龙也感觉到了身后那一片炙热但是性情愚笨的他只是摇了摇头,还没有理会到小嘟的爱慕之意,他继续走了出去,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无意的一救,竟然会救起一个美娇娘,而且终身难逃脱她的纠缠,当然也是甜蜜的啦。

三皇子根本就不在意周围的眼神,他悠然自得的抱着心中的最爱,得意洋洋的看着小龙远去的身影,心里暗暗的爽呆了,今天映儿终于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他可以好好的和映儿相处了,免得面对着一个碍眼的大灯泡,当然了这句话也是学自映儿的经典名言了。三皇子吩咐暗卫把小嘟送回府邸去,他抱着映儿跃上了暗卫牵来的马匹,骑着马飞驰而去,去享受他们的二人世界去了。小嘟在暗卫的陪同下,缓缓的走向皇子府邸,她回头看着那留下尘土的远方,为那两个独特的少年男女祈福,希望他们能永远在一起,快乐的生活。

马上的映儿紧紧的搂着三皇子的腰肢,生怕自己一动就会跌下了马去,三皇子享受着身上的软玉温香,一只手紧拽着马匹,另一只手继续赶着马匹飞快的驰跃在那空旷的月华疆土上,鼻翼享受着自然空气和映儿身上的散发出来独特的清香,心里则满满的洋溢着幸福的滋味。三皇子带着映儿在外面真的玩了一天,满载而归,他们上山打野味,下田刨红薯,入水得鱼,还摘了很多的山中野果,才意兴阑珊的回转到了皇子府邸。一路上,映儿可高兴了,今天三皇子带着她在野外疯了一天,让她尝到了自然的味道,享受着大自然的洗礼,她简直是太高兴了,到这异世界她都没有这么无所顾忌的高兴过,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了。

三皇子低头宠爱的看着身边的映儿,帮她顺了顺那被风吹乱了的秀发,轻轻的问着映儿:“今天高兴吧,喜欢吗?”“恩,我好喜欢。”映儿兴奋得抬起头望着三皇子点了点头,银铃般的笑声响遍了四周空旷的田野。“等你嫁给我以后,我天天带着你去野外玩,好吗?”三皇子继续诱哄着映儿,低声而暧昧的笑了起来。映儿听了红着脸用力捶着三皇子,嘟着嘴撒娇的说道:“你又欺负我,看我不打死你去。”“哈哈——哈哈——。”三皇子爽朗的笑声也跟随着映儿银铃般的笑声后面响了起来。

没有多久,马儿就跑到了皇子府邸门口,三皇子把映儿抱了下来,他把手中的马交给了小厮处理,他则牵着映儿的手走进了皇子府邸,一个侍卫走了上前对三皇子行礼,然后说道:“三皇子,菊芳院的事情基本都处理完毕了,李侍卫长让我过来请您过去。”“嗯。”三皇子背着手点了点头,低沉的回答到。他把映儿送到李显文夫妇所在的小院门口,才念念不舍的转头走了回去处理公事。“母亲、母亲,我回来了。”映儿兴冲冲的跑到了母亲的小院里,看见奶娘抱着两个月大的弟弟正在玩,映儿高兴的跑了过去,熟练的抱着年幼的弟弟,高兴的亲吻着他。

而两个月大的弟弟则好像认识她似的,看见映儿就露出了幼小的笑颜,依依呀呀的挥舞着小手,轻碰着映儿的脸颊,眼睛闪耀着智慧的光芒,眼珠则骨溜溜的转着,只对着映儿露出了他甜美的笑容。“呀,小少爷知道笑了,小少爷知道笑了。”奶娘看见小少爷那天真的笑靥,开心的在旁边叫道。映儿笑看着抱着的弟弟,轻轻的点了带他的鼻子,娇声说道:“小赖皮。”“是映儿回来了啊。”屋子里传出了母亲那特有的温柔的声音。“母亲是我回来了,还带了野果回来给您吃呢。

”映儿抱着弟弟走进了屋子里,笑着对母亲说道。轩辕雪温柔的笑看着映儿,轻柔的说道:“今天去哪里玩了啊,你看都弄得一身脏脏的了。”轩辕雪仔细的帮映儿拍着身上的污渍。“呵呵,母亲今天三皇子带着我去打猎捉鱼摘野果,好好玩哦,若,这个是我摘回来的野果子,您尝尝,酸甜酸甜的可好...嫡女映儿,吃呢。”映儿把袋子里的野果子放在了桌子上,让母亲看着她的劳动成果。“你这孩子怎么像一个男孩子一样啊,到处乱跑啊。”轩辕雪娇嗔的看着映儿埋怨着说道。

“嘿嘿,母亲,父亲怎么还没回来啊?”映儿傻笑着引开了母亲的注意力。“你父亲去驿馆把明天继续去日星国的事宜准备好,明天我们要出发继续去日星国了。”轩辕雪看着映儿兴奋的说道。映儿被一阵轻柔的抚摸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发现面前坐着一个黑影,她刚想张大嘴巴呼喊起来,被一只大手及时的捂住了嘴边,一个低沉悦耳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道:“别嚷,是我。”映儿这才定睛仔细看着面前的黑影,才发现是三皇子,她低低的娇嗔着说道:“怎么今晚又睡不着啊?跑来我骚扰我睡觉。

”“呵呵,今晚确实是睡不着了,想着你明日即将去日星国了,想着又有多少日子见不着你了,所有就来陪着你到天亮我想一直这样看着你,唉,不能把你揉进身体里,塞进口袋里,我只有能多陪在你身边多看你一分。”三皇子专注的望着映儿说道。映儿也理解三皇子的情感,她从床上坐了起来,笑看着那已经泥足深陷的三皇子,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深深的吸引着三皇子,让他日日思念,可是他的真挚确是一天比一天的让她软化,让她也不知不觉中接纳了他在她身边了,甚至没有他在身边竟然有些不习惯了。

三皇子轻轻的抚摸着映儿那粉嫩的脸颊,低低的喃喃自语着:“又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如花的你啊,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念你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映儿,我真想把你藏起来只让我一个人看见,我一个人摸得着。”三皇子边说,边把他的脸颊缓缓的挨到了映儿的脸上,感受着那嫩白的肌肤的光滑感觉。映儿轻轻的避开了三皇子那慢慢凑近过来的脸颊,笑着说着:“我们还是说说话吧,你难道不关心你的母后现在生活怎么样了吗?”三皇子闻言抬起了脸颊,仔细爱怜并认真的看着映儿说道:“我从暗卫传过来的情报中已经知道了父皇和母后已经和好如初了,这些都是你的功劳,没有你的精心布置,母后很难再得到父皇的真情,我还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呢?我看我干脆以身相许吧,只有这样才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吓。”映儿被三皇子的语言惊呆了,以身相许,这个三皇子真的是无所不用其极了,这种事也能拿以身相许来许偌了。“哈哈——,怎么样让我给吓着了吧。”三皇子终于笑了起来,他看着映儿那受惊吓的面孔,为自己能吓着映儿自豪起来。“这也老拿来开玩笑,我看你真的是很无聊了哦。”映儿终于从无语中找出了话题,呐呐的说道。“不过我说的到是真的,我从暗卫传过来的情报中得知父皇母后现在是如胶似漆般的,我真的很高兴,母后终于找到她想要的爱,这个只有父皇才能给予她的,看见母后高兴我真的就放心了。

”这回三皇子真诚的说道。映儿专注的看着三皇子的眼睛,认真的问道:“你没有对你父皇有任何怨言吗?”三皇子把床上的映儿抱到了自己的腿上,他望着黝黑的夜空缓缓的说道:“说不怨是不可能的,想我小的时候最崇拜我的父皇了,他在我心中就是一个神,我很想他能像对大哥二哥那样对我有说有笑,想他能用那慈爱的眼光看着我,想他能肯定的说我是他最能干的皇儿。”三皇子看了看专心听他说话的映儿,然后继续说道:“所以我一直都向着这个目标奋斗了十几年,当我渐渐的长大了我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的,呵呵,于是我才专心组建了属于我自己的独立暗卫组织,我再也不幻想依靠父皇来保护我们,我用冷漠的面孔面对所有的人,我用冷酷的伪装来面对所有的敌人,我让自己强壮,让自己在战场上得到了让敌人害怕的资本,我成了月华第一个战神,组建了月华最厉害的军队,他们只听命与我和服从于我。

”三皇子抓着映儿的手指抚弄着,继续说着他的无奈和怨气:“这样他们都害怕我,不敢轻易的伤害我们,就是我这冷酷和实力也真的抵挡住了菱贵妃的一次又一次的陷害,让父皇不敢轻易的责罚我们,他也害怕我的反扑,呵呵,想想,一对父子竟然这样对持着,靠实力来维持那少得可怜的父子亲情,想着就可笑。”三皇子想着那可笑的父子情分,笑着那么的无奈,那么的悲哀。...嫡女映儿,他深深的看着窗外那繁星万里的天空,苦涩的笑着,眼睫毛上挂着一滴晶莹的泪珠。

映儿看着三皇子那无奈的表情,心里为他叹息着,她轻轻的用手接下了那一滴代表着父子情谊的那一滴泪珠,轻轻的挥去,然后笑着劝解着三皇子说道:“只怕你这次是不知道你父皇为什么对你们是那么冷淡甚至是防备吧。”三皇子收回了那遥望远处的眼眸,低头看着身上的映儿,温柔的说道:“不就是怕母亲他们梅家会抢夺司马家族的江山嘛,其实舅舅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想法,只可惜一片忠心竟然被误解成这样,唉。”映儿轻轻的抚摸着三皇子那皱着的眉头,笑着对三皇子说道:“我外祖父告诉我的,你父亲对你们的心结是你皇爷爷专门留下的,你皇爷爷对你父亲说要想当一个明君,必须要绝情绝爱,而且要雨露均沾,保持平衡才能管理好月华,然后你皇爷爷专门帮你父皇培植了菱贵妃他们一族,就是为了牵制梅家,呵呵,你爷爷的过度猜疑让你父皇母后两个人只间陷入了猜疑,让他们两个长达十几年都想爱不敢爱,以至于造成了今日的局面。

”“我皇爷爷专门制造的?”三皇子这回是真正的吃惊了,他万万没有想到父皇母后的不和竟然是皇爷爷一手造成的。当他看着映儿坚定的点着头的时候,他颓废的抬起了头,他没有想到自己着十几年的悲伤和痛苦,和母后这十几年的孤苦都是自己的皇爷爷造成的。映儿看着悲苦的三皇子,轻轻的拉起了抚摸着她的手,紧紧的握着这只手,传递着他无限的勇气和光明:“其实你父皇还是很爱你母后的,他既怕你母后家族夺取司马家族守护着的月华,又怕你母后心里没有他,所以就利用菱贵妃来刺激着你的母后,让你的母后能多注意一点他,这孩子般的行为竟然只有你父皇才能做得出来。

”“真的吗?父皇还是爱着母后的吗?”三皇子不相信的问着映儿,他从来没有想过父皇是一个专情的男子,他只是知道母后一直都爱着父皇,他只要母亲高兴就好了,他没有想过父皇的感受。映儿看着惊奇的三皇子笑着说道:“是人都有感情的,只是每个人表现的方式不同而已,我们要学着享受感情,回应感情。其实爱不是单方面的,单方面的爱那不叫爱,那叫占有,只有双方面的爱才是真的爱,这种爱才值得珍惜,你父皇母后其实他们互相还是相爱的,好在他们解开了心结,现在他们都是天天恩恩爱爱的,你父皇现在可疼惜你的母后呢,等你回去就知道了。

”三皇子听着映儿那超越年龄的解说感情,他惊奇的看着映儿,为她这么小就那么的熟知爱的真谛而感叹,想着自己和映儿会像父皇母后现在这样恩恩爱爱吗?他不仅好奇的轻轻凑在映儿的耳边说道:“我们以后也会像他们那样恩恩爱爱吗?”映儿尴尬的看了看三皇子,以后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不敢保证啊,要是她真的嫁给了他,想着他是一个皇子,真的就能一世守着她吗?难道他的父皇母后不会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理条来约束他吗?想着他以后还会讨很多的妻妾,她就心疼难忍。

她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在前世的世界里,很多的男人没有理条的约束,不还是去外面找老二,甚至是老三吗?不知道自己的那个一生一世能坚持多久。映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了,她技巧的转移了话题:“辰飞哥哥,今天的那个菊芳院查到了什么?什么人是背后的幕后老板?还有那些拐卖组织一窝端了吗?”三皇子听了映儿的一系列的问话,他严肃的说道:“这个菊芳院大有问题,由于那个燕妈妈被灭了口了,其他的人都不知道这个菊芳院的实际老板是谁,那个老板的目的她们更是不知道了,我真大意,然让他们竟然把燕妈妈灭了口了。

不过,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了,只是跟着那个张大总管的苍狼还没有回来,不过已经传回了消息了。”映儿看着严肃的三皇子,好奇的接着问道:“发现了什么?”三皇子看了看映儿,神色凝重的说道:“这个组织相当的严密,苍狼跟着他们也失去了踪影,我们只在菊芳院里发现一些遗留的手稿和账簿,从中间发现这个妓院里所有的银两基本都到一定的时候都有人来取的,控制这个妓院的组织是一个相当严密的组织,其他的就无法知道了。”映儿想了一下接着说道:“那菊芳院里的所有人都解救出来了吗?”“恩,基本都解救出来了,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办了一个如此的妓院,被他们强抓的女孩有一百来多个人,还有一些从其他地方拐卖过来的女孩,还有一些年幼容貌姣好的男...嫡女映儿,孩,这些加起来有几百人那么多,现在这些孩子都让侍卫们把他们送到了府衙,现在让府衙负责把他们送回故乡。

”三皇子脸露愤怒的说道。“还有男孩子?那做什么啊?”映儿奇怪的问着三皇子。三皇子尴尬的望着映儿,他怎么好意思在映儿面前说着这些男孩子也是让那些人骗来做那些肮脏的事情啊。“呃。”映儿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竟然问了一个无知的问题,她红着脸颊笑了笑,转移话题的移开了眼睛,看着别处对三皇子说道:“我们明天就要走了,你和小龙在这边,要好好保重啊,小龙还要你好好栽培啊,希望他能风风光光的回去。”三皇子好笑的看着脸红的映儿,发现脸红的映儿是特别的好看,他笑着对映儿说道:“我知道的,你放心,小龙我一定让他风风光光的回到京城的,说真的小龙还真的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军事天才,我有他做助手,事半功倍,基本就少了很多的事。

”月色越来越沉了,映儿和三皇子聊到了月色西沉,黎明的晨光渐渐的挥洒到了屋子里的每一处角落,看着屋子里的黑影渐渐的退去,黎明的阳光逐渐升起,三皇子才依依不舍的一步一回头的飞了出去。映儿打着呵欠倒在床上进入了梦乡,开始与周公下棋去了。“小姐,小姐。”惜文焦急的推着还在梦乡里的映儿,想着老爷和夫人已经在大门口等着她们了,而小姐这边竟然叫不醒,她无可奈何的只有继续努力与映儿小姐奋斗着,她扶起睡梦中的映儿小姐帮她梳洗着,经过惜文的不懈奋斗终于映儿在睡梦中让她们梳洗完毕,扶着走出了院子。

院子外面那刺眼的阳光终于把迷糊的映儿给唤醒了,映儿睁开了睡眼朦胧的眼睛,慵懒的伸了一下,然后才带着惜文她们走了出去,看见皇子府门口的大队人马都在等着她,她尴尬的对着父母笑了笑,说道:“父亲、母亲,我昨晚睡得晚了,所以起不来了。”李显文和轩辕雪爱怜的看着这唯一的一个女儿,笑着拍了拍她的头说道:“等会上去马车继续在睡啊。”“恩”映儿迫不及待的爬上了马车,想着能继续跟周公约会,是多么好的事情啊。“三皇子早。”大家都恭敬的对着皇子府里走出来的三皇子说道。

三皇子低低的恩了一声,然后直接走到了马车旁边,他拉着正要进去的映儿,把一样东西塞到了映儿的手中,低低是说道:“乖乖的等着我,不许招惹别的男人,你只能是我的,要每天想着我,知道吗?”映儿接过了三皇子递给她的东西,看都没看直接塞进了衣襟里,也没有听清楚三皇子说着什么只是点着头,答应着三皇子,在三皇子放开她的时候,她一溜烟的就爬进了马车里继续她的周公下棋大计去了。三皇子看着疲惫的映儿,心疼她昨晚陪了自己一个晚上和自己聊天,也就挥挥手,示意马车可以走了。

三皇子走到了队伍前面,笑着对李显文说道:“李大人,一路顺风,好好保重。”“三皇子,下官在贵府打扰了两天,下官告辞了。”李显文恭敬的跟着三皇子辞别,然后跨上了身后的马匹,带着祝寿的队伍往日星国的方向走去。马车已经远远的走出了视线,三皇子还在望着那空旷的地方,心已经跟着那个宝贝去了。映儿在马车里狠狠的睡了一天一夜,终于睡饱了,她才睁开眼睛,看见身边的惜文和惜秀,还有那个被他们解救回来的小嘟都睁着眼睛看着她,满脸服气的表情,她们为她的睡功佩服着。

映儿尴尬的望着她们笑了笑,说道:“那个,嘿嘿,我那个肚子饿了,惜——文——。”映儿撒娇的望着惜文,她知道惜文最疼惜她了。惜文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身边掏出了一个面饼递给映儿。映儿看着那干巴巴的面饼,可怜巴巴的看着惜文说道:“我不要吃面饼,我想吃肉干。”惜文看了看映儿,无奈的说道:“您自己说的,肉干要省着吃,要不没到日星国就吃完了。”说着惜文还是心疼映儿,递给了映儿肉干。映儿笑着接过了惜文手里的肉干,高兴的吃了起来。

吃完了肉干,映儿才想起什么问着惜文:“我们到哪了啊?”“我们已经进入了日星国了,马上就要进入了日星国的第一个小镇长春镇了。”一旁的小嘟乐滋滋的插嘴说道,想着已经到了自己的国家,而且离家...。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