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60章 冤枉雪梦

嫡女映儿,映儿不敢想下去了,要是这样,母亲会怎么看的她的娘亲啊。 小说城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唛鎷灞癹晓映儿带着满身的疑惑会到了侯府,她进了凝香院,看见一个丫环走过,她顺手拉着一个丫环问道:“小青,你看见少夫人在哪吗?”“少夫人平时这个时候都是在花房里啊。”映儿大步往母亲的花房走去,她的心里也不平静啊,要是真的话,母亲的身世有很大的秘密啊,外公到底是谁啊,是什么人,为什么让母亲学舞,却又不让她跳,既然那么恨外婆,为什么又不另外讨一个,而是一心一意的把母亲养大?一个个的问题压抑在映儿的心头,她越走越急跨过花房门槛,“呯”碰着了一样东西,眼看就要跌了下去,母亲拉住了她:“映儿,怎么了啦,这么急冲冲的,要跌着会受伤的。

”映儿看见母亲温柔的笑意,她心里才安定下来,柔弱的母亲总是温温柔柔的笑着,殊不知就是她那温柔的笑容是让映儿安静的良药,她不得不佩服母亲在忙的事,都是不慌不忙的去做,而再急的事,只要看见她温婉的一笑,映儿就能安心下来去处理映儿跟着母亲走出了花房,唐雪梦边走边唠叨着:“映儿啊,以后走路要看着一些啊,不要这么鲁莽的,好在母亲手眼快一点,要是慢一点的话,你就跌在地上了。”映儿听着母亲一路上的唠叨感觉比她唱歌还有好听,她在后面梦幻似的笑着。

母亲停了下来,映儿在母亲后面又碰到了母亲身上,母亲无可奈何的扶着映儿,轻拍着自己的头,叹息着。映儿看见母亲这可爱的动作,忍不住大笑起来,她觉得母亲好可爱哦,为爹爹能发现极品的母亲而庆幸。映儿在母亲的娇嗔下,吐了吐舌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她端正了一下笑颜,然后对母亲问道:“母亲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五岁以前的事了吗?”唐雪梦慢慢的收起了嘴边的笑容,低头沉思着:“恩,五岁以前的事对我来说是一个空白,我只记得懂事以后你外公都是和我一直都在那片桃花林里生活。

”“那外公喜欢你吗?打过你吗?”“你外公很疼我的,自己没有吃的,都要留给我吃的,他从来都没有打我,只是,却生过一次很大的气,记得那年我跟他要母亲,那次是他生的最大一次气了,那次都没有打过我,我只记得他用力打着旁边的树,当时吓死我去了,看着他血淋淋的手,我心疼死了,打那以后我在也没在他面前提过母亲了。”唐雪梦陷入回忆缓缓的说道。映儿跟着母亲慢慢的走回了母亲的房里,她叫母亲后面跟着的雪月帮母亲倒了一杯茶,然后她拉着母亲坐下继续听母亲说着往事。

“那您看见外婆去世的吗?”映儿奇怪的问道。母亲缓缓的摇摇头,望着窗外:“没有,自我有记忆开始就没有看见过你外婆,只看见你外婆的坟,每年你外公都带我去上你外婆的坟的,那天都是你外公最痛苦的一天,那一天,他必然要喝酒,而且要喝得醉熏熏的,然后就一直唤着你外婆的名字,也就是那一天你外公就叫我跳盘中舞给他看,唉,我想你外公真的很爱你外婆的,以至于你外婆去世,他接受不了,没过几年,他也跟着去了。”唐雪梦为父亲的爱感叹到。

映儿听着母亲描述着外公爱情,感慨万分,多么刻骨铭心的爱情啊,让人都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要是今天那个中年美妇知道外公是这样死去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啊,是痛苦还是悲伤啊。跟着母亲聊了一段时间,约定了母亲明天和她一起去酒楼一趟,映儿才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她斜靠在床栏上,想着今天听到母亲说外公的故事,情绪无比的低落,外公的恋情是一个悲剧,让人同情得跟着流泪。映儿无聊的拿起了床头的两封信,拆开来看。第一封是小叔叔的,他还是每天千篇一律的报告着说他早上什么时辰起床,吃了多少碗饭,长高了多少,学会是什么拳术,最后还是那句目标名言,他一定要打趴三皇子。

映儿笑着收起了叔叔的信,心里还是感到安慰的,信虽然的千篇一律的,但是却代表一句话他是平安的,相信奶奶也收到了他的每天一信吧,这对不是亲生的但是胜是亲生的。映儿笑着折好小叔叔的信。接着映儿打开第二封信,那是三皇子的信,开头第一句永远是:我的宝贝,你现在过得好吗,我很想你,然后就是每天他在干什么,什么时候最想她,什么时候最念她,然后叫她不要理会那些狂蜂浪蝶,她只能是他的,谁要是敢说娶她,他就会和别人拼命等等的话,最后结尾就是叫她回信,然后每天固定的话就是等着小叔叔的挑战。

首页上一段...嫡女映儿,映儿无奈的摇摇头,这两个人是上下属吗,给她的感觉他们倒像是兄弟。然后映儿固定写两封简短的信,叫上惜秀让她送出去。第二天,映儿领着母亲走进了酒楼,萧掌柜迎了出来,告诉映儿,欧阳家主他们早已经到了,在菊兰阁里等着她们。映儿拉着母亲慢慢的走上了楼梯,她不知道这样做对母亲是好还是坏,她怕伤害到母亲,要是那个中年美妇真是与母亲有很大的关联,会不会伤害到母亲啊,越想脚步就越慢,映儿有些后悔自己答应这件事了,她甚至有拉着母亲回头的想法。

正当她的思想在激烈斗争的时候,已经走到了菊兰阁门口,她刚想拉着母亲转身而去的时候,门打开了,门口站着欧阳家主,母亲看见一个男人在门口也楞住了,她不知道女儿叫她来酒楼是为什么,她有些踌躇了,这时男人背后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是她们来了吗?”欧阳家主恭敬的说道:“是,她们来了,请进。”映儿听见欧阳家主的邀请,只有硬着头皮带着母亲走了进去,唐雪梦听见里面还有女子的声音,她放心的跟着女儿走进了菊兰阁。屋里的中年美妇看见门口进来的,紧张的站了起来,看着那熟悉的面容,她眼泪流了下来,那个和她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的面貌啊,她颤抖的走到了唐雪梦面前,颤抖着的手轻轻的抚摸上那熟悉的脸庞,嘴里喃喃的说道:“真的一模一样,她肯定是的,她一定是的。

”唐雪梦疑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和自己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但是比自己年纪大一点的女子,心里涌起了某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想起了她的梦,她经常做的梦,她的母亲教她绣着花,还有那图案和叶子,母亲的温柔让她依恋着,她在梦里叫着她娘亲,这种熟悉感让她没有阻止中年美妇的抚摸,只是任由她抚摸。中年美妇激动的问着:“孩子,你还记得你母亲吗?”唐雪梦若有所思的望着女儿,怪不得女儿这段时间说的话很奇怪,老是问她外婆的事情,她还以为是孩子好奇呢,她的母亲早已经去世了,坟墓都有,这个妇人肯定不是她母亲的,也许这个妇人的女儿和自己长得差不多,所以她认错了吧,想到这,唐雪梦有些同情这个妇人了,她扶着妇人的手,习惯性的用左手摸摸耳朵,然后再说:“夫人,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我有母亲的,已经去世很多年了。

”她习惯性的动作让妇人一愣,然后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不会,我不会弄错的,我的女儿就是有这种习惯性的动作,她喜欢先摸摸耳朵在说话的,小时候为了这个习惯,我教育了她很久,但是就是没有改正过来。”中年妇人说的话让唐雪梦愣住了,摸摸耳朵在说话是她很小就有了的习惯,一直都没办法改正的,这个妇人怎么说她的女儿是她呢。她顿了一下,继续劝慰夫人说道:“不可能的,我母亲的坟墓都在呢,我父亲还让我把他们葬在一起,绝对不可能的。

”唐雪梦很同情这位失去女儿的夫人,她温柔的问着中年妇人:“夫人,您的女儿不见的时候有多大啊,有什么特征和相认的证据啊?”中年妇人听唐雪梦说她母亲有坟墓在此地,并和她父亲合葬在一起,有些迟疑了,她难道真不是自己的女儿吗?虽然女儿她看着下葬的,但是她一直都不相信那个是她的女儿啊,想着那具尸体模糊的脸颊,虽然穿着她女儿的衣物,带着女儿的首饰,但是她一直都不认为那个是自己的女儿,所以她从来都不去那个墓。“我的女儿五岁的时候不见的,那时她是多么的活泼可爱。

”想着女儿前一天晚上还和自己撒娇,第二天自己竟然就看见那具尸体的情景,手脚还在发抖。“五岁?”唐雪梦愣住了,这个五岁的话题太敏感了,她没有五岁的记忆,这个妇人是女儿五岁的时候不见的,难道是父亲…。,不会啊,母亲的坟墓都在呢。唐雪梦继续问道:“您女儿丢失的时候是个怎么样的情况?”中年妇人楞了一下,想着遥远的二十几年的事情,陷入了沉思:“我和我丈夫成亲没多久,我就有了我的女儿,生她的那天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们就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轩辕雪,她是我和我丈夫的宝贝,那天晚上,我的女儿还跟我撒娇要我...嫡女映儿,的痛苦,那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无法抚慰的。

映儿忽然脑袋里闪过一个念头,她疑惑的问到:“夫人,您的女儿是五岁时候弄丢的吗?”中年妇人点了点头,映儿又对母亲说道:“母亲,你五岁以前的记忆都全没有了,那你五岁以前是怎么样的情形呢?”唐雪梦愣住了,是啊,她五岁以前是什么样的情形啊,为什么她五岁时候的记忆没有了呢。本来中年妇人听了唐雪梦说她的母亲有坟墓的时候她已经绝望了,忽然,听见映儿说唐雪梦没有了五岁时候的记忆,她心里有燃起了希望,她急切的望着唐雪梦,希望唐雪梦给予她证实。

唐雪梦的迟疑让中年妇人眼前一亮,她急切问到:“你五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没有记忆了呢?”唐雪梦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她确实不知道五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没有了五岁以前的记忆。映儿脑袋急转着,听这个妇人说她的女儿是在自己家里被人偷走的,小偷为什么去偷一个孩子呢,又不是绑架,要是绑架的话肯定会问这家要赎金的,而且把小女孩偷走了又弄死去,除非他和这家人有仇恨。想到这,她对中年妇人说道:“夫人,我看你的话估计没有说全吧,你这样不说全,怎么能弄清楚你的女儿是死是活呢?”中年妇人看了看映儿,泪眼中含有很多的情绪,一股想说又无法说出口。

映儿直接插入问题的要点:“我是想问一些,那个偷小女孩的人应该是与你们有仇怨的,要不他不会对一个小女孩下手的。”中年妇人点了点头,喃喃的说了起来:“那个偷我女儿的是我的哥哥,这要从我很小的时候说起,我是一个孤女来的,很小的时候梦家的家主收养了我,自幼我和哥哥青梅竹马的,我哥哥从小就很疼爱我,做什么都维护我的,我们一起学习,因为我喜欢跳舞,哥哥就专门专研失传了的舞蹈,陪着我练习,我一直都把哥哥当做亲生哥哥来敬爱的,谁知道我们渐渐的长大了,哥哥对我的感情发生了变化,他爱上我了,他是梦家家主唯一的儿子,爹爹虽然不喜欢哥哥的母亲但是还是很喜欢哥哥的,而哥哥说要娶我,爹爹也不答应,谁知道那时我却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现在的丈夫,而我的丈夫也爱上了我,我们互相都喜欢。

经过我们的抗争,我们终于结成连理,幸福的生活着,而我哥哥却因为爱丧失了理智,他妒恨我们的幸福,更恨爹爹害死了他的母亲,他想惩罚我,所以就偷走了我的女儿,让我一生都陷入了痛苦中,他偷走了我的女儿留书说的,他要让我终身后悔。我想说,他确实做到了,女儿的丢失让我痛苦万分,没有我丈夫和朋友的陪伴,估计我会随我女儿而去的。”映儿听了心里明白了一些,这个故事是一个典型的哥哥爱妹妹,但是妹妹却另有所爱,以至于哥哥因爱而疯狂,偷走了妹妹的女儿。

那外公是不是那个哥哥呢?她想着这些问题,又问那中年妇人:“夫人,我还想问问,念你的女儿身上有什么胎记什么的吗?或者是她身上还有你留给她的一些具有意义的首饰。”中年夫人想了一下,坚定的说道:“我的女儿身上没有什么胎记,她一生下来就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孩子,而她身上也没有其他能代表她的首饰,因为丢失时戴的首饰基本都在那个死了的孩子身上。”映儿失望了,身上什么都没有那怎么查啊。忽然,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夫人,您的哥哥叫什么名字,有什么特征,您能形容他的长相吗?”“他叫梦凡生,是一个长得相当俊美倜傥的男人,他廋廋高高的,喜欢,哦,还有他喜欢用左手写字,他的字简直写得相当好的,可以说是龙飞凤舞的。

”中年妇人回忆的说道。映儿低声问母亲:“母亲,外公的特征和夫人说的相似吗?”唐雪梦想着她父亲以前的所有举动,喃喃的说道:“父亲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也是廋廋高高的,有股书卷气息,而且确实喜欢,他难过和高兴的时候他都喜欢拿着萧吹过不停的,只是我从没看见他写过字,所以不知道他写的字是不是龙飞凤舞的,而且你外公叫唐凡。”想着父亲和中年妇人所说的有八成相似,她心里有些颤抖了,她怕她一直信任的父亲一直都在骗她。想着父亲为爱痴狂的样子,和这个夫人所说的那个哥哥是多么的相似啊。

映儿心里急转着,她让伙计拿着纸和炭笔给她,她在纸上无意的划着,想着外祖父和中年妇人的哥哥的相同处,和不同处,她在纸上写着外公的名字唐凡,然后写着母亲的名字唐雪梦,写着中嫡女映儿,年妇人哥哥的名字梦凡生,中年妇人的女儿的名字轩辕雪,她低头思考着,他们有什么相同,又有什么不同出呢。她的笔在这几个名字上点着,她无意中点着凡字和雪字,忽然,脑中灵光一闪,外公名字叫唐凡,名字里藏着一个凡字,然而中年妇人的哥哥名字叫梦凡生,也有一个凡字,想到这,她马上看向母亲的名字,唐雪梦,名字里也藏着两字,一个是雪,一个是梦,那中年妇人女儿的名字也有一个雪字,难道是外公把他们的名字拆开来了吗?他把姓藏进了母亲的名字里,然后他的名字去掉一个生子,他改姓唐这样就有解释了,但是为什么外公会改名字姓唐呢?那个梦凡生为什么恨父亲害死自己的母亲?疑团越来越大,映儿心中一动,她转头看着中年妇人急切的问到:“夫人,您哥哥的母亲姓什么?”中年妇人疑惑的看了映儿一眼,怎么又扯上了母亲的名字了?但是她还是回答了:“哥哥的母亲姓唐,叫唐婉儿,是日星国五大家族之一唐氏家族家主的嫡长女。

”“你哥哥的母亲姓唐?”映儿的眼睛亮了,这样解释就有点通了,她把所有的情节按逻辑连了起来,事情就有了主攻点了,所有的疑点连接起来,明确的指着外公应该就是中年妇人的哥哥,他偷了中年妇人的女儿,然后弄了一个假的女孩,让她换上了中年妇人的女儿穿的衣服,在把她推下了悬崖,让中年妇人以为那个就是她的女儿,然后他带着中年妇人的女儿隐姓埋名的去别的国家生活。他恨他的父亲,恨梦这个姓,所以他改了名跟他母亲姓唐,然后再帮母亲也改姓,毕竟还是从梦家出来的,还是有依恋的,他就在母亲的名字里加了一个梦字。

映儿虽然是这样推理的,但是要找出证据啊,有了得力的证据才能确定母亲就是中年妇人的女儿啊。想到了这,她顿了一顿,然后缓缓的对他们说道:“母亲,通过这些我怀疑外公就是夫人的哥哥,您是夫人的亲生女儿,但是还需要得力的证据……。”“涟漪?涟漪?”欧阳家主扶着摇摇欲坠的中年妇人,焦急的叫道。映儿看着她话还没落音,中年妇人就晕了,她连忙让欧阳家主,协助夫人身边的丫环把夫人扶进去了里屋,让她躺一下,看着欧阳家主扶着夫人进去了。

她刚转头想对母亲说刚刚还没说完的话,忽然,菊兰阁被人踢开了,尖锐的女音响起来了:“侯爷、姐姐,我说她们就在里面没错吧,还关着门,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夏荷说了,还看见里面有男人,难道和别的男人约会啊。”说着话的二老夫人带着李侯爷、李老夫人还有李显文及其李显东夫妻等人走了进来,他们刚进门就看见从里屋里走出一个俊美潇洒的四十来岁左右的男子,这个男子穿着名贵的银白色的丝绸长袍,还边走边整理着自身的衣物,等他整理完走回屋里看见一屋子的人,他愣住了,这个是什么状况啊。

二老夫人看着里屋走出来的欧阳家主,她得意的望着一边担心的李老夫人,用手指着唐雪梦故作愤怒的说道:“你看你的好媳妇,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和别的男人在屋里勾勾搭搭的,没有一点妇德,像这样的媳妇给我早就沉塘了,可见,你的教育可真是…。侯爷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个女人出来是和别的男人约会的,这让我们显文怎么做人啊,要是让御史大人知道了肯定要弹劾我们侯府门风不好,侯爷你可要好好惩罚她啊。”二老夫人一连串的话说得唐雪梦摇摇欲坠,她只是让映儿拉了过来,说有人要请教她的刺绣技巧和方法的,他没有和男人约会啊,她痛苦而担心的看着一边的李显文,怕他也认为她是那样的人,也怕这些人胡乱的冤枉她而伤害了她的夫君。

一旁看着唐雪梦痛苦表情的司马纤纤,脸上出现了微微的红晕,那是激动的表现,她看着唐雪梦痛苦的表情,又看看一边有些激动的李显文,她心里冷笑着,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是你不要我的惩罚,想着她为了他舍弃了尊严,放弃了自己骄傲的自尊,却让他践踏。想到她第一次见到李显文的时候,那是她一次上街的时候在街上看见他的,那时的他是俊美潇洒,看着他穿着白色的丝绸长袍,在风中摇曳的情景,那时的他温柔的扶着身边的那个女人,低声的逗着那个女人,眼中的柔情让她动容让她羡慕,她那时就决定了,她要那个男人,要做那个男人的妻子,她一个月华国的郡主绝对配得上他,有她在他的身边,他肯定会过得更好。

她让人打听知道他是李侯爷的儿子,而那女子只是一个平民女子,而且还他们还没有成亲,于是她想尽方法去接近他,...嫡女映儿,像他表白自己的爱恋,谁知道他竟然拒绝她,说他配不上她,要知道她以高贵的郡主身份舍弃了女子应有的尊严,低声下气的说愿意和那个女子共同服侍一个夫君,让那个女子做妾室,谁知道他竟然说他只爱那个女人,永远不会背叛她,要她不要痴心妄想。几次的见面让她深陷他的俊美温柔中,她发誓一定要得到他,就是付出了一切,她也要做他的妻子,她想尽一切能想尽的办法,包括以死逼迫疼爱她的父母,让她父母帮她做了那件事,让李侯爷对她父母感恩戴德的答应,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让他的儿子娶她,那时自己以为他会听他父亲的话,乖乖的娶她进门的。

谁知道他竟然先下手为强,娶了那个女子为妻,宁愿放弃世袭侯爷的机会也不回头,让她成为一个笑话。本想献身给他,但是没想到,最后得到她的竟然是他的兄弟,她恨他既然不愿意娶她,也不能把她让给他的兄弟啊,让她没有了回头的余地,而嫁给了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她恨他,恨那个女人。要不是那个女人的存在,现在他的夫人就是自己,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嫁给了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她恨他们两个人。好在老天还是公平的,让她找到了这么一个绝妙的机会来报复他们,当跟踪唐雪梦的下人回来禀告她唐雪梦与男人在这酒楼私会的时候,她心喜得忙着部署一切,她让水桃把这件事透露个给婆婆的大丫鬟夏荷听,借婆婆的手来把这件事弄大,让大家都看到这个女人的淫荡,让她无法面对自己的夫君,也要让李显文颜面扫地,她知道这是打击男人最好的办法,她要毁了他们,她要看着他们痛苦一生。

在一边看着欧阳家主整理着衣衫从里屋里缓缓走了出来的李显文,开始他也是忽然看见这情景而脸色大变,虽然也有些怀疑妻子,但是看到妻子被二老夫人说的话气得摇摇欲坠的时候,他想起了妻子曾经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夫君,无论什么时候我只希望你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人,生生世世。那句话一直回绕在他脑际,当他眼睛看见映儿也在屋里她母亲旁边的时候,他心中更是相信自己的妻子了,他急忙上前扶着要晕倒的妻子,大声的对着屋里的众人说道:“我相信我的妻子,相信她不是那种人。

”李显文对妻子的相信让惶惑不安的唐雪梦心里一震,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十个男人有九个是相信的,只有她的夫君是无条件的完全相信她,这无疑是给她最大的鼓舞,她在夫君的抚慰下,缓缓的坐在椅子里。“你…。”李侯爷看着面前所有的证据都明显的指着这个儿媳偷人,但是儿子的无条件的相信让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颤抖的手指着儿子和儿媳,无法接着说了下去,他以前就告诉过儿子美貌的女子不能要,再美的女人也不能过多的相信的,娶妻要娶贤,只有贤惠的妻子才能很好的管理家,现在应验了吧,而儿子还是维护这个女人,到底这个女人给儿子吃了什么药啊,他又气又急后面的话也说不下去了。

李老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虽然所有的证据都说媳妇行为不检点,但是这个媳妇跟她相处了那么久的还好,她们比亲生母女还要了解对方,她实在的无法相信媳妇会背着儿子去和别的男人约会,要知道儿子媳妇的感情她是一直都为他们见证的啊。映儿从震惊中回味过来,刚想为母亲辩解的说一些什么。“连正,怎么那么的吵啊?”从里屋由四个气质出众的丫环扶着走出了一个气质优雅,美若天仙但是却又相当威严的女子,那女子由丫头扶着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眼眸有神的望向一边的欧阳家主,疑惑的问到,她刚被这些人的声音给吵醒了,就让这四个丫环扶了出来。

欧阳家主看见夫人从里屋出来,他恭敬而无奈的给夫人拱手到:“夫人,这些人来这里是抓奸的。”“抓奸?”那位夫人疑惑的看着家主,她不是很明白欧阳家主的意思。他们这那么多的人,抓谁的奸情啊,她更加的迷惑了。欧阳家主从里屋出来一直都没有张开嘴,到现在他已经基本清楚了,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一家人抓他和这位夫人的奸情,他也火啊,他一个家族的大家长,竟然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人说他是奸夫,何况这位夫人要是涟漪的女儿的话,她要叫他叔叔的,他们竟然这么的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他们,让他情何以堪啊。

他心中的愤怒已经显现在脸上了,他阴沉着脸对涟漪说道:“他们说我和这位夫人有奸情。”“什么,你和雪儿?”梦涟漪吃惊的看着欧阳家主,然后再看着面前莫名冒出了的一家人,她极度的愤怒,她的心里已经认定唐雪梦是她的女儿了,她冷冷的看着面前一群跳梁小丑轻蔑的笑了起...嫡女映儿,来:“你们说他们两个有奸情,我带着四个丫环在这,怎么就没有发现啊,还是你们觉得他们两个当着我们这么多人的面都可以有奸情吗?”看着从里屋里走出了五个女子,其中一个霸气逼人,天生的贵气在举手投足间就自然的流露了出来。

屋子里的所有人都呆楞楞的看着多出的几个女子。二老夫人强自按下心中对这个女子的恐惧之感,语气软了下来,在一边呢喃的说道:“要不是有奸情,怎么就偷偷的出来和一个男人在屋里,这不是明摆着嘛,刚刚还看见那个男人从里屋出来还整理着衣服。”二老夫人暧昧龌蹉的语气,让梦涟漪柳眉一竖,威严尽出,她只是冷冷的看着一边的二老夫人。二老夫人被她的眼光吓得脚直打啰嗦,但是还是很硬气的说道:“本来就是嘛,你也从里面出来,谁知道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啊,是人都会怀疑。

”二老夫人话语刚落,一道黑影飞了过去,只听得“啪啪”几声,二老夫人跌倒在地上,一个女子已经飞回到了那位女子身边站立:“让你对夫人胡说八道,辱没我们夫人的清名,在胡乱瞎说,小心割了你的舌头。”二老夫人被打得不敢多说话了,她摸着红肿的脸颊含泪的看着一边的侯爷,希望侯爷出面为她做主。李侯爷看着多嘴的二老夫人,她脸颊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说明那个打她的女子是一个练武的人,李侯爷是一个相当会分析形势的人,他看着面前颇有气势的这个女子,绝对是一个相当有权限的女子,何况欧阳家主都对这个女子行礼,可见她绝不一般啊,他为自己这个没脑的夫人汗颜,他拱手道:“这位夫人,不好意思,刚贱内胡言乱语得罪了夫人,多多担待,老夫在这里给您赔礼了。

”梦涟漪看着对她拱手的李侯爷,冷冷的点了点头,要是唐雪梦是自己的女儿,这位老人就是她的公公,为了女儿的幸福,她忍耐的接着说道:“我可以证明他们俩绝对没有什么奸情,这位欧阳家主是日星国最富有的人,他和我相公是生死之交,他的为人在日星国可是人人称赞的,我以人格担保他们绝对不会有奸情。”梦涟漪坚定的话,让李侯爷已经完全相信了,确实要是有奸情的话在这个屋子里是不会有第三个人的,现在明显屋子里有四五个人,他们能有什么奸情啊。

梦涟漪看着沉思中的李侯爷,接着又说道:“我听说李少夫人的刺绣相当独特,就急着过来想向李少夫人请教,特地派人去请李少夫人过来赐教的。”映儿走了上前,让大家都看得她身上的衣物,确实是手法与月华的刺绣手法大不相同,而且还标新立异。她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些想置她母亲与死地的人,忽然给李侯爷跪下,气愤的说道:“爷爷,我一直都在母亲旁边,母亲根本就没离开我一步,不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冤枉我的母亲,求爷爷给母亲做主。”想要置我母亲与死地?我要让你们损兵折将,给你们最重的打击,映儿恨恨的想道。

一旁的李显文也刚安抚好自己的妻子,他跟着女儿也跪在李侯爷的面前,愤恨的说道:“父亲大人,希望您给我妻子做主,他们这样冤枉我的妻子,是想要逼死我的妻子还是要羞辱我这个堂堂的一国丞相?”李侯爷听了儿子孙女的一片肺腑之言,知道媳妇是被冤枉的了,而且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很尴尬,他恼恨的转头看向二老夫人:“玉英,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二老夫人看着当前的形式已经变得跟她们刚抓奸的境况不一样了,现在种种的迹象表明,他们确实不是在,而是在教那位夫人刺绣问题,她已经无法再在这件事上抓死不动了,她灵机一动,转头拉着夏荷出来:“是夏荷跟我说的,她告诉我看见大少夫人偷偷摸摸的出了侯府,还说看见大少夫人来了这个酒楼和一个男子约会,所以我才告诉你听了。

”被二老夫人拉出来的夏荷惊恐万分,她看着李侯爷阴沉的脸,吓得颤抖的跪到在地。李侯爷看着跪地的夏荷,他坐在桌子旁边一拍桌子:“说,是谁告诉你大少夫人在这与人约会的,老实的告诉我,要不不要怪我不客气。”夏荷偷偷的望了一眼二少夫人身边的水桃,心里在嘀咕着,这件事本来是水桃告诉她的,还对她说是千真万确的,难道她们是骗自己的吗?她看见水桃丢了一个眼色给她,她害怕的低下了头,不敢说什么,转头一想,想着李侯爷平时对他那么好,应该不会拿她怎么样,或许只是轻罚她。

李侯爷看着夏荷低头不予回答,更加恼怒成羞,他低沉的吩咐跟着来的下人:“来人,拖她出去杖毙了。”...。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