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秘密营救

137第一百三十七章秘密营救“不要,你放开我。”轩辕雪拼命仰着头,避开了那已经凑到脸上的嘴唇。“嘿嘿,不要都不行,你已经让我舍不得放弃了,美人儿。”由于轩辕雪的极力挣扎,激发了仲王爷心里的兽性,他放开了抓着轩辕雪的手,开始紧紧的搂抱着轩辕雪那纤细的腰肢。被仲王爷紧紧箍着的轩辕雪两只手胡乱的飞舞着、阻挡着,无意中轩辕雪的手碰着了发髻上的金钗,她脑海里一亮,迅速的取出了手中的金钗。搂着轩辕雪那柔软纤细腰肢的仲王爷,正伏在轩辕雪雪白的颈项上热烈的亲吻着,那熏香般的肌肤是那么的引诱着他,让他几乎都不想什么,只是疯狂的顺着感官的指引一路顺着颈骨亲吻而下。

忽然,一支金钗刺进了他的颈项之中的肉里,颈项上传来了那尖锐的刺痛,让已经疯狂了的仲王爷才彻底清醒了过来。“不要激动,我不会碰你的,放下你的金钗。”仲王爷被颈项中的金钗给逼得不得不抬起了他的头,他看着已经如同野兽般的轩辕雪,连忙轻声的安慰着,他真的怕轩辕雪手中的金钗在往下刺,毕竟他的生命才是最要紧的。“你走开,放开我。”轩辕雪已经涉临疯狂了,她手中的金钗紧紧的抵在仲王爷的颈项里,双眼泛红着野兽般的光芒,在也没有那温柔的眼神了。

“好,好,你别激动,我马上就放开你。”仲王爷连忙放开了搂着轩辕雪的手,想往后退去。“走,你让我走,我要出去。”轩辕雪紧紧抓着仲王爷的手臂,把手中的金钗紧紧的抵在仲王爷颈项的青筋上,只要仲王爷一有所动,只怕他颈项上的青筋就会马上被她的金钗刺穿。仲王爷额头之上冒着冰冷的汗水,乖乖的被轩辕雪押着走出了凤坤宫,站在宫外面的宫女们正担心着里面的轩辕雪的遭遇,当她们看见仲王爷竟然被轩辕雪押了出来,都吃惊的呆愣着站在一边。

“救驾,救驾。”跟着仲王爷身边的太监,忽然看见皇上竟然被一个美艳的女子押了出来,都吃惊的叫唤起来。很快,听闻叫唤声音的侍卫们都跑到了凤坤宫的前面,看着被轩辕雪押着走出来的仲王爷,连忙搭弓对着轩辕雪大声的叫唤起来:“站住,放下皇上,饶你一命。”轩辕雪惊慌的看着面前那搭上弓箭的侍卫们,眼中有着一丝绝然的色彩:“放我出去,我自然会放了你们的皇上,你们要是敢射箭,我就把手中的金钗刺进他的颈项之中,看是你们的皇上重要,还是我一个弱女子重要。

”“放下弓箭,快放下弓箭。”仲王爷连忙叫唤着面前已经张弓着的侍卫们,他怕侍卫们刺激到轩辕雪。“轩辕公主,放下你的金钗,有话好说啊,朕答应了不碰你了,就一定不会再碰你了,只要你放下手中的金钗,朕就一定会饶恕你的。”仲王爷轻言细语的劝慰着身后的轩辕雪,他可不敢激怒她,毕竟是自己的命要紧。“我不会相信你们的话,你们放我出去,我要去找我的夫君,让我走。”轩辕雪再也忍受不了被别人欺辱了,她要去找她的夫君,她死也要跟着夫君一起死。

“好,好,我们让你走,不会阻拦你的。”仲王爷一边安慰着轩辕雪,一边对手前面的侍卫们丢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们看准时机而动,身后的美人,他是舍不得放弃的,没有到手的美人儿,他怎么会放弃啊。轩辕雪押着仲王爷正想往前走去,忽然,一支飞镖准确的打在轩辕雪的手腕之上,轩辕雪手腕一疼,紧紧抓在手中的金钗掉到了地上,仲王爷趁势掠出了轩辕雪的掌握。旁边的侍卫们就着这短暂的时间都蜂拥而上,很快就把轩辕雪制服了,他们紧紧的押着轩辕雪,仲王爷右手的捂着颈项,鲜血透过他是手流了出来,。

仲王爷看了看已经黑了的夜空,他一边捂住正流着鲜血颈项,一边满脸充满了淫欲的看着轩辕雪:“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好好的呆在凤坤宫等着我来享受你吧,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你还没有那个本事。”说完,他淫邪的望着轩辕雪玲珑娇躯缓缓的一笑。仲王爷对已经抓住了轩辕雪的侍卫们说道:“你们给我把她绑起来,等我明天再来收拾她。”。“是,皇上。”侍卫们连忙恭敬的回答着仲王爷。“快,皇上受伤了,快传御医,帮皇上包扎起来。”太监们簇拥仲王爷往他的寝宫走去,一会儿功夫,他们都走得干干净净,凤坤宫又是一片宁静。

侍卫们把轩辕雪紧紧的绑好,堵上了她的嘴巴,然后把她押进了凤坤宫里,把她丢在了床上,冲着床上的轩辕雪淫邪的一笑:“你就老实的呆在这里吧,等着明天皇上来享用你吧。”说完他们上下打量着娇美诱人的轩辕雪,咽了一下口水,走到了凤坤宫外面尽职的守卫着。被绑着的轩辕雪,看着走出了凤坤宫的侍卫们,她绝望的看着渐渐被关闭着的房门口,只怕今生再也出不了这个宫门了,在也看不见自己的夫君了,现在就是自己是日星国公主的身份,都压不住那个已经被色欲蒙蔽了双眼的仲王爷。

看着天色一点点的暗了下来,轩辕雪知道自己明天是难逃一劫了,为了以示自己的清白,看来自己只有选择唯一的一条路了,轩辕雪心中有了最后的打算,她反而略微的安静了下来,慢慢回想着自己与夫君的相遇相知与最后的相守着的点点滴滴,享受着这最后一天的时光。星星已经高挂在漆黑的夜空之中,皇宫里逐渐恢复了静寂,只有偶尔几个宫人与侍卫匆匆在御花园的小路上走过。小路旁边正躲在几个黑衣人,他们小心的避开着一个个的危险,警惕的四处打量着,绕着穿过了御花园。

“走过了这座桥,我们就到了凤坤宫了,苍鹰,你们躲在这附近随时监视着,我与映儿进去凤坤宫,你们守在这里随时等着我们出来。”司马辰飞转头对着后面的苍鹰交代着。“是。”苍鹰对着后面不远的暗卫们,比划着一个手势,暗卫们马上就四下散开,躲入了黑夜之中。司马辰飞揽着映儿一路飞跃进了凤坤宫的院子里,他远远的看了凤坤宫门口的守卫们,心里暗暗的吃了一惊,今天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在凤坤宫门口有那么多的守卫守着凤坤宫,难道岳母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今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母亲这里有那么多的侍卫守在门口?”映儿看着凤坤宫门口的侍卫们,心里隐隐有着一丝不安的感觉,难道母亲会出什么事情了吗?不会是仲王爷在那里面?想到这里,映儿心里更加的着急了,她拉着什么的司马辰飞说:“我们快点进去,只怕是母亲那边出事了。

”“嗯。”司马辰飞心里也有一丝不安的感觉,他知道岳母大人的美貌会让许多男人窥视,当然那仲王爷只怕也会对岳母大人窥视,想到这里,他连忙揽着妻子避开了守卫在凤坤宫门口的侍卫们,在他们视线不及的地方混入了凤坤宫里。只见凤坤宫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平时的那些服侍着轩辕雪的侍女们都不见踪影了,司马辰飞与映儿走在那空旷的凤坤宫里,他拉着映儿一直往上次看见岳母大人的房间走去。到了房间的门口,房间里的静寂无声,让映儿不安的推开了那紧闭着的房门,随着吱呀的开门声音,映儿跨入了房间里,四处搜寻着母亲的身影。

“唔、唔。”映儿顺着那奇怪的声音望了过去,映入面前的一切让她心疼无比,只见母亲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床上,嘴里还堵着一块布,而母亲正望着她呼叫着。映儿连忙跑了过去,为母亲拿开了那堵在嘴里的布,搂着母亲焦急的问着:“母亲,你这是怎么了?是谁对你这样的?”司马辰飞则安静的走到了岳母的身边,为岳母大人松开了绑着她的绳子。正自回忆着的轩辕雪被忽然的开门吸引会了注意力,她以为是那可恶的皇上又回来了,所以她紧张的盯着门口,当她看见进来的竟然是自己久未相见的女儿,她顿时愣住了,看见映儿四处寻望着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发出了声音以引得映儿的注意。

当映儿拿开了她嘴里塞着的布条,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欣喜的打量着自己面前的映儿:“映儿,母亲终于看见了你了,看见你好好的母亲就放心了。”“母亲,女儿没有事,到是您,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会把你绑了起来?”映儿担心的看着母亲,四处检查着母亲的身上,看见母亲身上,没有伤痕,她才放心的舒了一口气。“都是那个可恶的新皇上,他对我施暴,被我用着金钗弄伤了,所以他就让侍卫绑起了我,打算明天要……。”轩辕雪不好意思在女儿女婿面前提及仲王爷所说的话。

“什么?那个死老头竟然……,我要杀了他去。”映儿第一次冲动起来,她站了起来,就要往外面冲去。“不急,映儿。”司马辰飞第一次看见映儿有如此暴躁的一面,他连忙拉着冲动着要往门外冲去的映儿,紧紧的搂着她:“映儿,不要着急,你这样不是自投罗网吗?我们会有机会的,现在救岳母大人要紧啊。”“映儿,母亲没事,你不要着急。”轩辕雪也从床上疾步走了过来,顾不了手腕上的伤痕,她急忙拉住映儿的手。被司马辰飞紧紧的搂着的映儿听了司马辰飞的话,她激动的情绪这才缓缓的平静了下来,脑袋也开始清明了起来,她歉意的看着司马辰飞:“对不起,我冲动了。

”说完,映儿被轩辕雪手腕上的伤痕吸引了目光。“母亲,你手腕上的伤是怎么来了?”映儿伸出了手一把拉起了母亲的手腕,只见那雪白的肌肤上面全部都是胡七八糟的鲜血,连包扎都没有,那鲜血还时不时的从伤口里涌了出来。映儿的提醒,这才让轩辕雪感觉到了手腕上的疼痛,她这才抬起了手腕,看着那伤口:“这个是我胁持那个新皇上的时候,让那些侍卫给用暗器射伤的,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映儿连忙推开了司马辰飞,拉着母亲走到了桌子旁边,接过了司马辰飞递给她的药膏,心疼的看着母亲的手,轻轻的擦拭着母亲手腕上的伤口。

映儿细心的边帮轩辕雪上药膏,边对轩辕雪说着:“母亲,还疼吗?”“傻孩子,母亲不疼了,你也不要着急,你看母亲还不是好好的吗?”轩辕雪拨弄着映儿那垂落下来的发丝,安慰着心爱的女儿。“辰飞,你看着情况,我母亲只怕今天晚上就要救她出去才行了。”映儿担心的看着面前母亲,抬头望着司马辰飞说着。“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先聊着,我出去找苍鹰布置一下。”司马辰飞知道不能把岳母大人放在这皇宫里了,要是那仲王爷窥视岳母大人了,那岳母大人就危险了。

“等等,我有一个办法,还可以拖延一下时间。”映儿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抬头叫住了正要出去的司马辰飞。正要出去的司马辰飞停住了脚步,他听闻映儿有一个办法可以拖延时间,他连忙转头看着映儿,又走到了映儿的身边。“映儿你又有什么好办法,说一下。”司马辰飞走到了映儿的身边,问着映儿。“是啊,孩子,你快一点说出来。”轩辕雪知道自己的女儿是诡计多端,她也感兴趣的看着身边的女儿。“辰飞,你让一个苍鹰随便去找一个宫女来,把她化妆成我母亲的模样,然后绑起来,也同样的丢在床上,还有一定要把她弄晕了过去,这样那些来巡查的侍卫们就不会发现这里面有什么不同,那我们就有了一夜的时间来,处理其他的事情。

”映儿小心的把自己的计谋说了出来。“好,我马上就去办,映儿,你就陪着岳母大人一下。”司马辰飞凌空飞起,轻巧的踏上了屋子上面的横梁上,在那些守卫着凤坤宫的侍卫的鼻子下面飞掠了出去。司马辰飞在外面找到了苍鹰,低声的吩咐着苍鹰,苍鹰点了一下头领命飞掠了出去,司马辰飞四下看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人,他这才往藏经阁飞掠而去,他要赶快去把那个地道找到,好把父皇母后及其岳母大人赶在今天晚上救出去。由于岳母大人这边有了变动,只有想办法先把他们救出去了,而且回去以后,他就要竖起了旗子开始与仲王爷这个老狐狸正面交锋了。

司马辰飞一路畅通无阻的飞掠到了藏经阁前面,小心的避过了偶尔路过的一些小太监,神不知鬼不觉的闯进了藏经阁里面去了,他回想着梅老国公的话,仔细的在藏经阁里仔细的寻找着梅老国公形容过的那一个书架。终于他找到了梅老国公说的那个书架,开始在书架里面一本本的找着梅老国公形容的那一本书籍,终于有一本拿不动的书籍,让他摸到了,按照老国公的形容,他小心的在那本书籍的周围寻找着老国公形容的按钮。一个小小突起的东西吸引了司马辰飞的目光,司马辰飞连忙低头打开了手中的火折子,仔细的看着那个突出的东西,按照老国公的说法用力的按了下去。

一阵沉闷的低响在藏经阁里回响着,司马辰飞看着面前的书架竟然整个的移到了一边,原来的书架位置竟然是一级级的台阶延伸而下,台阶下面通体黝黑,不知道下面到底有着什么,司马辰飞惊喜的看着延伸到下面的阶梯,他终于找到密道了。“你听见有响声吗?”藏经阁的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小太监问着同伴的声音。司马辰飞听见了,他连忙飞快的掠到了藏经阁的门边,伏在门边仔细的听着外面小太监的说话声音,要是他们真的进来了,自己就要痛下杀手了。

“我没有听见任何的声音,你胡说的吧。”“哎哟,你打我干什么?我是真的听见了声音嘛。”“你小子没胆就不要乱说,走了。”“哦,人家是真的听见了声音嘛。”两个太监的说话声音越来越远了,终于听不见了,司马辰飞这才轻轻的嘘了一口气,他站直了身子,往密道口走去。映儿正与母亲在凤坤宫里聊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为互相的遭遇唏嘘不已。“母亲,今天我一定要把你救出去的,你放心的吧,我不会让那个死老头欺负你的。”映儿转回到了原来的话题上面来。

“这样会不会影响到你们?”轩辕雪担心的看着面前的女儿,她当然知道女儿女婿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她不能影响到他们。“没事的,奶奶已经被救了回去了,只是……。”映儿想起了奶奶的状况,她心里相当的难过,不知道说给母亲听,母亲会不会着急啊。“什么,你把你奶奶救了回去了?你奶奶怎么样了?”轩辕雪与李老夫人的关系是相当的好的,自从她嫁给了夫君以后,婆婆对她如同亲身女儿一样,所以她与婆婆的感情就如同亲身母女一般,听闻婆婆被映儿救了回去了,她心里很高兴。

“奶奶她……。”映儿的欲语还休反倒让轩辕雪更加的焦急起来。“你奶奶她到底怎么样了?”轩辕雪着急的看着身边的映儿,询问着婆婆的近况,她知道映儿这神情,只怕婆婆发生了什么不乐观的事情了。“奶奶估计是被一个个的噩耗打击到了,整个人都与外界隔绝起来了,她的情况我现在也无法一下与你说清楚,等你回去就看到了。”映儿抬头认真的看着身边的轩辕雪。映儿的话让轩辕雪心里七上八下的,婆婆到底是怎么一个状况啊,真让她心急啊,她现在只想回去看一下婆婆的情况如何了。

凤坤宫大厅里传来了两个侍卫的声音:“好久都没有听见里面传出来声音,我们进去看看吧,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只怕我们两个人要提头去见皇上了。”“会有什么事情啊,你就是一惊一乍的,估计那个婆娘大概是睡着了吧。”“还是去看看放心。”“好吧,就你多心。”映儿听见了与轩辕雪慌了手脚,听着越来越近的声音,轩辕雪惊慌的望着映儿:“怎么办,他们要进来了。”映儿强装镇定的安慰着母亲:“别急,我想想。”映儿看着床上,她眉头一皱,然后拉着母亲爬上了床。

映儿用绳子把母亲装模作样的绑着,然后让母亲睡在床上,她则躲到了母亲的身后。等她们刚好做完,房间的门就打开来了,两个侍卫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我说没事吧,你看不都睡在那里吗?”“嗯,我上去看看,小心为妙。”“好了,我们出去吧,这里一目了然,不会有人进来的,也不知道你担的哪门子心,这么小心。”“好了,走吧,就你啰嗦。”两个侍卫退出了房间,把门小心是关好了。听着那两个侍卫越来越远的声音,映儿这才掀开了身上的棉被:“母亲没事吧。

”轩辕雪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心口:“没事,他们走了,刚才真的吓死我了,真怕被他们发现了。”“没事的,母亲。”映儿安慰着母亲,警惕的看着房门口。直到确定没有听见什么异样的声音了,映儿才扶着母亲下了床,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屋梁之上掠下了两个黑衣人,一个肩膀上扛着一个麻袋,把正在与映儿聊天的轩辕雪给吓了一跳,映儿连忙安抚着身边的轩辕雪:“母亲,不要害怕,是苍鹰来的。”映儿站了起来走到了黑衣人的身边。“皇子妃,人我已经带到了,你看怎么处理。

”苍鹰把麻袋里的人提了出来,放在了映儿的面前。轩辕雪看着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惊讶的看着映儿他们:“她真的与我一模一样,就是我都分辨不出来。”“母亲,她就是替代你躺在床上的人,等候我们救你出去了,她就躺在你的位置,让那些侍卫们寻查的时候,就不会发现你不在了。”映儿笑着解释给母亲听。“哦,原来是这样啊,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吧。”轩辕雪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的问着映儿。“当然不会呢,等到了明天,那个老狐狸来了,这个女子早就清醒过来了,她也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绑来的,想那个老狐狸也不会拿她怎么样的。

”映儿安慰着善良的母亲。“那她是什么人啊?你们从什么地方把她弄来的啊?”轩辕雪想了一下,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公主,您放心,我也是在皇宫里看见她鬼鬼祟祟的背着一个包裹,正往宫外面走去,当时我抓住她的时候,她身上的金银珠宝掉了一地,所以你们放心,她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来的。”苍鹰说着他是怎么发现面前这个女子的。“苍鹰,你们在房门口等着一下,我帮这个宫女换好衣裙先。”“是。”看见房门轻轻的关了起来,映儿这才对母亲说道:“母亲,你把你的衣裙脱了下来,给她穿上,然后你换上这身衣裙。

”映儿从一边的箱子里翻出了一套衣裙,放在了母亲的手上。在映儿与轩辕雪的合力之下,很快就帮那个宫女穿上了母亲那一套衣裙。映儿走到了房门边,对着门外是苍鹰说道:“进来吧,我们已经弄好了。”“苍鹰,你把她绑好,然后放在床上,让她侧着身子,脸朝床里面,就这样,对了。”映儿在旁边指示着苍鹰放好那个宫女。“你们弄好了吗?”司马辰飞从外面飞掠了进来,他看着床上躺着的一个女子,问着面前的映儿。“好了,我们现在走吧。”映儿抬头看着刚才掠下的司马辰飞,微笑的说着。

“嗯,苍鹰,你带着轩辕公主,我们走。”司马辰飞一把揽住了映儿,带头腾空掠起,直往横梁上面腾飞而去。苍鹰与身边的暗卫一人抓着轩辕雪的手臂,也跟着飞掠上了屋梁之上,神不知鬼不觉的把轩辕雪护送出了凤坤宫,在暗卫的保护下一路畅通无阻的掠到了藏经阁里。司马辰飞揽着映儿已经站在了密道口等着他们,看着轩辕雪安然无恙的到了,映儿高兴的走了过去揽着母亲:“母亲,我们先进去密道等着辰飞他们,他们还要进去救父皇母后,我们就在密道里等着。

”司马辰飞把映儿母女领到了密道里面,让几个暗卫护卫着他们,他急匆匆的带着苍鹰他们往飞菱殿方向掠去。飞菱殿里,皇上与皇后正互相依偎着,述说着以前的种种,回忆着他们那美好而逝去的时光,虽然他们已经没有了那时的风光,但是他们却拥有着与以前所不同的情感。“谁?”警觉的司马烈龙眉一竖,低沉的呵斥出了声音。“父皇、母后,是我。”司马辰飞带着暗卫们从个屋梁上飘落了下来,笑吟吟的看着面前恩爱的父皇母后。“是皇儿。”梅月泌看着精神抖擞的皇儿,惊喜的站了起来,向自己的皇儿走了过去。

“孩儿见过父皇母后。”司马辰飞对着司马烈与梅月泌恭敬的跪了下来。“属下见过皇上、皇后娘娘。”暗卫们也都跪了下来,给司马烈与梅月泌恭敬的行礼。“好了,你们起来吧。”司马烈看着面前跪在的司马辰飞,连忙扶着他站了起来,欣喜的看着司马辰飞:“你们这次来是?”“父皇、母后,孩儿这次来是救你们出去的,形式有了变动,孩儿不放心把你们两个人放在这里,孩儿今天晚上就要救你们出去。”司马辰飞双手有力的拉着自己的父皇,关心的看着他们。

“这皇宫里戒备森严的,怎么能救我们出去呢?”司马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皇儿,他可不想拖累自己的皇儿啊。司马辰飞扶着父皇母后走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这才缓缓的说着:“上次我去天牢看岳父大人的时候,刚好碰见了梅老国公,梅老国公说皇宫里有一条密道直通到了天牢那边,还说他老人家以前小的时候曾经跟着太皇爷爷经常穿梭那一条密道,这条密道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你说的那个密道啊,我曾经听我的太皇爷爷说过,对了,当时你太皇爷爷还说这个密道还可以出皇宫的,当时我并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也没有去探索那一条密道的确切位置,没有想到这一条密道竟然成了我们的救命之路了啊。

”经过司马辰飞的提醒,司马烈也想起了他的皇爷爷曾经对他说过的话来。“既然是这样,父皇母后那我现在就走。”司马辰飞听见了父皇的话,他连忙说着,现在时间才是最要紧的。“嗯,对了,晙熙呢?”司马烈与东方晙熙相处久了,对东方晙熙也相当的关心起来。“皇上,臣已经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东方晙熙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的笑容,他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东方晙熙,你与苍鹰照顾好我的母后,我带着父皇,我们走。”司马辰飞与一个暗卫携着司马烈正准备腾空而起。

“等等,你们等等我啊,不用把我落下了,我也要跟着你们去。”小卓子推开了门,然后小心的关上了们,从外面走了进来,满脸温和的笑意。“你也与我们一起走?”东方晙熙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小卓子,手中暗暗的续起了功力,就等着一个不对他可以马上把小卓子除掉。只见小卓子微笑的走了上来,一只手往自己脸上抹去:“我当然要跟着你们走啊。”一张大家都熟悉的脸颊出现在大家的面前。“二皇兄?”“辰沐?”“二皇子?”几声不同的声音说着的都是一个大家所熟悉的名字司马辰沐,月华国的二皇子。

“当然是我啊,当时发生事情的时候,我就混成一个小太监准备要混出宫里的,只是听说父皇与母后也被抓住了,所以就寻了一个机会呆在父皇母后的身边,保护着父皇母后。”二皇子温和的看着面前熟悉的人笑着解释着。东方晙熙这才明白,为什么小卓子经常都暗中帮助自己,当时还以为他是一个心好的人,原来他也是来保护皇上与皇后娘娘的啊。远处传来几声太监的低语声,惊动了飞菱殿里的这些人,他们都屏息静气的听着殿外太监的声音,直到那些声音逐渐的走远了,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我们快走,不要给他们发现了。”司马辰飞果断的发出了命令,然后领头带着司马烈腾空而起,一直上了飞菱殿上,接着东方晙熙与苍鹰也跟着后面飞掠了出去,二皇子在后面断后。他们一路小心的避开巡逻着的侍卫们,很快就到了藏经阁里。“这个就是那个密道口?”皇上看着面前的密道口,暗叹它的构造精致啊,而且还不轻易被发现。“是的,来,大家都进来。”司马辰飞招呼着大家走进了密道里,他则在后面断后。看着大家都走进了密道口,他才小心的四处看了一下,然后才小心的把地道口封闭了起来,很快那书架就移到了原来的位置,一个精致的密道就隐秘的消失不见了。

那书架低沉的移动声音惊呆了刚走进藏经阁院子的两个太监,他们惊讶的抬头看着藏经阁里,然后互相看了一眼。“我说嘛,藏经阁里有声音,你就是不信,现在你相信了吧。”“也许不是藏经阁里面发出的声音呢?”“那我们进去瞧瞧看。”“走吧,要是没有什么,我就揪掉你脑袋去。”“你看,到处整整齐齐的,哪有什么东西啊,我看还是我们耳朵听岔了。”“真的没有什么,看了真的是我们耳朵听岔了,不过,这里阴森森的,我们还是走吧。”“走吧。”一声吱呀的声音,藏经阁又归于宁静了。

密道里。映儿正与母亲焦急的等着司马辰飞他们,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正在映儿焦急等待的时候,头上的阶梯传来了一阵下楼的声音,接着司马辰飞搀扶着父皇走了下来,后面还跟着其他的人。“辰飞,你们终于安全的到了,我担心死了。”映儿高兴的走了上前,恭敬的给皇上与皇后娘娘行了一个礼:“映儿见过父皇与母后。”“乖,映儿,父皇与母后又见到你了,这回辛苦你们了。”司马烈虚弱的走上两步扶起了映儿,满意的看着面前长大了的映儿。“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轩辕雪站在远处遥遥的行礼着。“我们都是亲家了,起来,起来。”梅月泌走了上前,扶起了轩辕雪微笑的说着。“好了,我们走吧,时间紧迫,我们要动作快一点了。”司马辰飞站在旁边轻声的说着。暗卫们一路打着火把,在前面探索着,大约走了一个多时辰左右,他们终于走到了地道的尽头,暗卫们正在地道之中寻找着开地道的开关。“这里。”一个暗卫找到了开地道的开关,高兴的低声叫唤了起来。随着他的扭动,只听见密道低沉移动的声音,接着一道月光直射了进来,司马辰飞招呼着暗卫们出去,密道里只留下了皇上与皇后娘娘,还有映儿与轩辕雪他们静静的等在下面。

脚下石头缓缓的移动,把沉睡着的李显文惊醒了过来,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警觉的看着面前露出来的一个洞口。几道黑影从地下掠了上来,只见他们四处寻望了一下,然后才恭敬的对着密道下面:“殿下,上来吧。”司马辰飞从密道里走了出来,他走出了密道,对着苍鹰说道:“你们去把天牢里的其他人都带到这里来,让他们千万不要弄出声音,还有随时注意一下天牢里的狱卒们。”“是。”几个暗卫灵巧的打开了牢房里的门,然后迅速的消失在黑暗的牢房甬道之中。

司马辰飞这才走到了惊讶的李显文的面前,露出了微笑:“岳父大人,我们来救你们出去了。”“真的是你啊,辰飞。”李显文抬头看着走到他面前的司马辰飞,高兴的低声叫唤着。司马辰飞走把李显文解开了,扶着李显文走下了阶梯:“当然是我啊,下面还有您最想见到人呢。”李显文在司马辰飞的搀扶下,走下了最后一级台阶,两个人疾步走了上来扶着他:“夫君真的是你啊。”轩辕雪扶着李显文露出了绝美的笑容。“雪儿?是你,真的是你,你的手怎么啦?”细心的李显文早轩辕雪一抬手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不同之处。

“哦,我没事。”轩辕雪微微的缩了一下她的手腕,抬头看着面前一身伤痕累累的夫君:“他们怎么啦你?竟然把你打成了这样?”轩辕雪心疼的看着面前消瘦了很多的夫君。“我没事,你放心吧,你的夫君很健壮的,不会有事的,不信你问映儿。”李显文安慰着面前焦急的轩辕雪,他不想看见自己的爱妻为他担心的神情。李显文抬头看见不远处的皇上与皇后娘娘,他让映儿与轩辕雪扶着他走了上前,刚想跪下:“微臣参见皇上,是微臣保护皇上不周啊,以至于让皇上受到了如此的罪。

”司马烈连忙扶起了身受重伤的李显文:“爱卿,这不怪你,也怪我大意了,才让那小畜生刺伤了。”阶梯处响起了一阵下楼的声音,密道里的人都抬头看着传出声音的地方,只见一些重要的大臣都走出了台阶。------------终于把皇上与皇后及其众位大臣救了出来了,我都就累了,呵呵,不过,那个顶替的宫女到底会是谁呢?亲们,想想,呵呵。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