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宝藏秘密

134第一百三十四章宝藏秘密“爷爷,他们对您做了什么?”映儿看见李侯爷眼中竟然噙着泪水,她心里一疼,爷爷所受的一切,难道竟然都是叔叔给他老人家就造成的吗?“他们在我还没转爵位给他们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给我下毒了,让我日渐衰弱,你那次回侯府的时候,你不是叫我不要喝那药吗?那时我就已经喝了有一个多月了,他们封闭了侯府,不让任何人随便进出侯府,包括我,呵呵,说来好听,就是周玉英,那一切都是她做的。”李侯爷满脸悲哀的泪水,特别是提起了二老夫人,眼中露出了愤怒的目光。

“他们竟然给您下毒?”映儿惊讶的看面前泪流满面的爷爷,她一直都认为爷爷毕竟是叔叔的父亲,想来叔叔不至于会这么丧心病狂的对爷爷,没有想到他们竟然真的这么做了,而且是为了爵位,而给爷爷下毒。“呵呵,想来我以前真的是看错人了,你知道吗?映儿,周玉英让下人封闭了侯府,不让我出去,她还替我写了一封休书,让那些下人强行拿着我的手,在那封休书上按下了我的手印。”李侯爷面对着关心望着他的映儿,述说着自己在侯府的悲哀。特别是提起了那一封休书,他的心里燃起了熊熊烈火与满心的担忧,不知道凝香看见那休书会怎么样啊,他真的好想找她解释这封休书不是他写的,他不会休了凝香的。

“休书?什么休书啊?”映儿心里隐隐的有着一丝不安,她着急的问着李侯爷。“就是周玉英写了一封休弃你奶奶的休书,那不是出自我本意。”李侯爷羞愧的看着映儿,虽然那不是他心甘情愿写的休书,但是毕竟凝香是不知道的啊,不知道凝香看见了那一封休书会受到多么大的打击啊。“她竟然敢给奶奶写休书。”映儿听闻二老夫人竟然敢替爷爷写休书休掉奶奶,她气恼站了起来,她绝对不会放过那一个恶毒的女人,竟然敢伤害她的奶奶。“周玉英让那些下人按上了我的手印以后,就让下人把我与你太奶奶关在一起了,那恶毒的女人不但气死你太奶奶,封闭那个院子的门,还想把我饿死在那个院子里,我把你太奶奶埋葬好了以后,我就从那个院子里爬了出来。

”李侯爷看了看愤怒的映儿接着继续说。“我从侯府出来以后,去公主府去找你们,谁知道公主府竟然被封了,才得知你下落不明,而你父亲显文被抓,于是我想去看你奶奶,府衙里面的人不让进去,所以我就只有呆在府衙外面陪着她,我怕我走开了,她会找不到我。”李侯爷说得老泪纵横,他真的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要是不听母亲的话,不娶周玉英,就不会有后面那么多的事情发生了,更加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把那个恶毒的女人早早的休了去,这样家里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事情发生了。

映儿听了爷爷的话,心里燃起了一团火,她越来越不放心奶奶了,看来她要想办法去看一下奶奶了,奶奶接二连三的受了那么多打击,先是自己的失踪,接着爷爷的休书,然后父亲的坐牢,这一桩桩的事情,不知道她受得住没有啊,映儿真的担心奶奶了,不知道奶奶现在怎么样了。“不行,我要去找凝香,要去告诉她,我没有休弃她,都那个女人搞得鬼。”李侯爷越想越放心不下凝香了,他移动着想爬下床了,想去跟凝香忏悔。映儿连忙扶着衰弱的李侯爷,温柔的对着李侯爷说道:“爷爷,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吧,你还是安心养好身子,我想办法去看奶奶,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把奶奶救出来的。

”映儿安慰着李侯爷,虽然爷爷的遭遇完全是他自己造成出来的,但是看着爷爷那悲伤的模样,映儿也不好再责怪他。“映儿小姐,我带小少爷来了。”雪月拉着李威华走了进来。映儿看着正在雪月手中扭来扭去的弟弟,她无奈的走了过去,自从父母出事以来,弟弟跟着丫鬟们就没有人管教他了,以至于他跟着庄园里的孩子们也学野了。映儿把李威华拉到了爷爷的面前,对着身边的弟弟说道:“快叫爷爷。”李威华在映儿的身边忸怩了很久,才抬起头叫了一声:“爷爷。

”“哎,乖孙子。”李侯爷看着面前胖乎乎的李威华,才露出了在这里第一个慈爱的笑容,这个可是他的头孙啊,他怎么会不喜欢呢。李威华歪着头天真的看着面前的爷爷,轻轻的摸了摸他包扎着的手,低着头轻轻的吹着:“还疼吗?”“不疼了,看见我的乖孙子,爷爷什么都不疼了。”李侯爷忍不住抱起了站在床前的李威华,挨着他胖乎乎的的脸颊,笑了起来。“爷爷,现在垚垚根本就没人管他了,像一个野孩子似的,我又很忙,我看您管一下垚垚吧。”映儿站在一边看着爷爷专注奶奶的心神被弟弟拉走了,她才笑了起来。

“好,垚垚,要不要跟着爷爷啊?”李侯爷这下是看着孙子万事足了。“嗯,那爷爷可以教我画大猫吗?”李威华好想画一幅大猫的画,要知道他可跟其他的孩子打了赌的,说是要画大猫给他们看的。“好,爷爷好了就教你画大猫,不过,你可要天天来陪爷爷说话哦。”李侯爷开心的逗弄着孙子。“行,我每天都来陪爷爷说话。”李威华高兴的与李侯爷拉着勾。映儿看着弟弟与爷爷说得正欢,她示意惜思在旁边看着,她这才走了出去。映儿走进了大厅里,看见司马辰飞正坐在大厅里喝着茶,当他看见映儿走了进来,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水对着映儿招手:“映儿,来。

”映儿笑着走到了司马辰飞的身边:“你那边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要到明天才能放干湖里的水。”司马辰飞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好想去看一下那所谓的宝藏里到底藏着什么稀世奇珍,老祖宗竟然把它藏得那么的隐秘。“辰飞,我想去看一下我的奶奶,我们昨晚在天牢没有看见她,估计应该在府衙里面。”映儿看着面前的辰飞说着她心里的担心。“这样啊,好吧,我们今天去看一下你的奶奶。”司马辰飞看着身边满脸露出担心的映儿,他了然的点了点头,低头挨着映儿的脸颊回答着。

下午府衙的门口站着两个陌生的乡下夫妇,他们正给一边衙役塞着银子:“大人,行行好吧,我们老远从乡下赶来,麻烦你让我们进去看一下我的姑姑吧。”那个衙役收起了递到手边的银子,笑看在面前这一对从乡下来的夫妇:“好吧,看在你们有孝心的份上,我带你进去。”这一对乡下夫妇就是司马辰飞与映儿,司马辰飞紧紧的拉着映儿的手跟着衙役走进了府衙的院子里。“你,过来。”前面的衙役叫住一个刚走过来的女衙役。“爷,您叫小的来由什么事情吗?”女衙役低头哈腰的对着面前的衙役恭维着。

“你把他们带去你管理的那边牢房里看他们的姑姑。”说完,衙役抬起脚走了出去。“走吧。”变脸如同翻书一样的女衙役,冷漠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带着他们往牢房里走去。“是,谢谢这位大姐了。”映儿连忙机灵的塞了一块银子塞到女衙役的手上。“不早说,好了跟着我走吧。”女衙役抛了抛手中的银子,顿时眉开眼笑起来,态度马上就转变了许多。女衙役带着他们走进了专门关押女犯人的牢房里,他们跟着女衙役一间一间牢房里看着。“是哪里,那个就是我的姑姑。

”映儿指着一边牢房里一个躺在地上的女子,对着女衙役恭敬的说道。女衙役看了看这个牢房里,这个牢房里就关着两个老妇,一个如痴傻般的靠坐在墙边,双目无神,而另一个则睡着地上奄奄一息了。“她啊,病得快死了,你进去看看吧,没有想到,她到有这么好命,一直都没有人来看她,谁知道差不多死了才有人来看她,算她有造化了。”女衙役看着躺着地上的那个女人,怪笑的说着。“大姐,能不能让我们进去看一下她啊,您看她都病成这样了。”映儿从衣襟里又拿出了一块银子,递给了身边的女衙役,哀求着她。

女衙役丢了丢手中的银子,这才缓缓的说道:“好吧,看在你们这么孝顺的份上,我就让你们进去吧,等你们出来的时候,就大声的叫唤我,我就在前面。”说完,女衙役打开了面前的牢房,然后走到了前面干净的地方坐在桌子旁边,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拿出了衣襟里的银子高兴的玩耍着,没有想到,今天竟然得到了那么多的银子,这些乡巴佬真的傻得可以。看着女衙役走了以后,司马辰飞对着映儿竖起了拇指,凑在映儿的耳边说道:“映儿,你真能干,竟然用几块银子就打发他们了。

”映儿转头笑看着他,轻轻的回答着:“这些人都是贪婪的,只要与性命无关的事,他们都会看在银子的份上,给我们行方便的。”“你啊。”司马辰飞爱怜的刮了刮映儿的鼻子,眼中充满了宠溺的目光。映儿转身走进了牢房里,对司马辰飞指了指外面,示意他看着外面,映儿则并没有走到那个奄奄一息的女人身边,而是直接走到那个一直坐在一边形如痴傻般的女人旁边。映儿蹲了下来,轻轻的抓起了面前女子的手,拨开了她脸上垂下来的头发,轻轻的呼唤着:“奶奶,你看看我啊,我是映儿啊。

”面前那年老的女人,眼睛都不抬一下,整个人如同雕塑一样,根本就不理睬映儿。映儿看着不理睬自己的奶奶,她有些焦急了,她把手放在奶奶面前摇晃着,想引起她的注意:“奶奶,奶奶,我是映儿啊,你醒醒啊。”李老夫人依然是对她不理不睬,眼睛根本就一眨不眨,就像一个躯壳一般。“映儿,奶奶怎么呢?”司马辰飞也感觉到了李老夫人的异样,他低头看着映儿问道。“我也不知道啊,真急死我去了,这样我怎么放心把她留在这里啊。”映儿知道奶奶受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只怕这些打击让奶奶封闭了神智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只能的把奶奶弄出去在说了。

映儿看了看面前的奶奶,焦急的转头看着身边的司马辰飞:“辰飞,我们要想办法把奶奶弄出去啊,要是继续这样,只怕奶奶……。”司马辰飞看了看面前的已经没有神智的李老夫人,又转头看了看地下躺着的女人一眼,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有了。”“你有什么办法了吗?”映儿听见司马辰飞说他有办法了,她连忙转头看着身边的司马辰飞。司马辰飞凑到了映儿耳边说着自己的想法,映儿边听司马辰飞说着边看着旁边那个要死了的女人,然后抬起了头说道:“这到是一个好办法,就这样办吧。

”于是,司马辰飞从怀里拿出了他随身带着的瓶瓶罐罐,开始在李老夫人脸上画了起来,一会儿,与躺在地上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脸孔出现了。司马辰飞接着又在那女人的脸上画了起来,没有一会儿,李老夫人那熟悉的脸颊出现在那个女子的脸上,司马辰飞这才收起了摆着地上的瓶瓶罐罐,与映儿把那个女子扶着靠在李老夫人靠着的墙边,然后他们再把李老夫人扶着躺在了地上。司马辰飞点了李老夫人的穴位,李老夫人闭上了眼睛呈假死状态。等他们弄了好了一切,映儿这才哭开了起来,她那夸张的哭泣声音,把司马辰飞弄得哭笑不得,只能配合着映儿在旁边劝慰着她。

“怎么啦,怎么啦?”女衙役走了过来,看着正哀嚎着的映儿,不耐的问着。“大姐啊,我的姑姑她死了,你来看啊,呜呜,我就这一个姑姑,千里遥遥的来看她一眼竟然成了最后一眼,我的姑姑好命苦啊。”映儿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伏在李老夫人的身上哭泣着。“死了?真晦气,我来看看。”女衙役走了上前,把手伸着李老夫人的鼻翼下面,感觉不到了生命的气息,她冷然的放下了手:“真死了,丢去乱葬岗吧。”女衙役转身走了出去,正准备叫人来抬走。“不要啊,大姐,我就这一个姑姑,你行行好吧,让我们带她出去埋葬了吧。

”映儿抓住女衙役的裤脚,又从衣襟里拿出了一块银子悄悄的递到了女衙役的手上。女衙役没有想到死人也能让她赚到钱,她拿着手中的银子,笑了起来:“好吧,看见你们这么孝顺的份上,尸体你们就领走吧。”“谢谢大姐。”映儿做得惟妙惟肖的跪在地上给那个女衙役磕头,眼中露出了感激的眼神。“好了,好了,你们拉走吧,放在这里影响别的犯人。”女衙役挥了挥手对着面前的两个陌生的乡下夫妇说道。“谢谢大姐了,来飞子,把姑姑背出去吧。”映儿站了起来招呼着呆愣在一边的司马辰飞。

司马辰飞背着李老夫人慢慢的走着,脑海里还被映儿那精湛的演技,弄得浮想联翩,他没有想到映儿竟然如此演得惟妙惟肖,把他都唬得一愣一愣的,更别说是别人了。马车里,映儿用着蘸湿布轻轻的擦拭着奶奶的面容,看着睁着眼睛的望着马车顶的奶奶,嘴里轻轻的叫唤着:“奶奶,奶奶,我是映儿啊,你看看我啊。”映儿看着依然叫不应的奶奶,无奈的看着身边的司马辰飞:“辰飞,你看奶奶她……。”“不急,我们回去请大夫看看,你不要着急啊。”司马辰飞安慰着着急的映儿,看着映人焦急的模样,他的就心疼极了。

“嗯。”映儿靠在司马辰飞的怀里,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奶奶,只有等回去看大夫了。马车很快就到了庄园的门口,司马辰飞下了马车,背上了李老夫人往庄园里走去。“殿下,让我们来吧。”苍鹰与苍狼从里面走了出来,看着殿下亲自背着李老夫人,他们连忙在一边说着。“好了,我背就行了,你们快去请王大夫来。”司马辰飞背着李老夫人走进了后院,放在了床上。映儿坐在床沿边双手紧紧的抓着奶奶的手,她多希望奶奶能清醒过来啊。“映儿小姐,王大夫来了。”惜文站在映儿的身边轻轻的提醒着她。

映儿连忙站了起来,看着才走进来的王大夫,她眼中带着希望:“王大夫,您看一下我奶奶,她到底怎么样了啊。”王大夫看着映儿,点了点头,这才走了上去,帮李老夫人检查着,映儿紧张的盯着王大夫的一举一动,眼眸中充满了关切。良久,王大夫这才站了起来,他站直了身子说道:“我看她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就是长久饮食不好,以至于身子虚弱一点,其他的就没有什么问题。”“那王大夫,为什么我奶奶会这样盯着一个地方,眼睛一眨不眨的呢。”映儿看着依然一动不动的奶奶,着急的继续询问着王大夫。

王大夫看了一眼李老夫人,然后摇了摇头说道:“老夫人这个样子大概是受到了什么打击,是她不能接受,所以她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不接受外界的任何东西了。”“那怎么办啊?”“只有你们这些老夫人的亲人,要有耐心的陪着她说话,把她从封闭中叫出来了,最好是她关心的人或者事。”“那要多久呢?”“这个我也不知道了,这种病例很少能看见的,我也是在书上看过,真实的我还没有接触过呢。”王大夫看着床上的老夫人叹息的摇了摇头,背起了药箱,走了出去。

映儿听见王大夫说的话,她呆愣的跌坐在床沿边,什么才是奶奶最关心的啊。“我要进去看凝香,让我进去看凝香啊。”惜文与惜思扶着李侯爷走进了房间里,后面跟着乖巧的李威华,年纪幼小的他大约也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吧。惜文与惜思歉意的看着映儿,无奈的说着:“小姐,老爷子听说老夫人回来了,就嚷着要来看老夫人,我们也没有办法拦住他。”映儿对着她们摇了摇手,走了过去,与司马辰飞接过了惜文与惜思的工作,搀扶着爷爷走到了奶奶的床边,让爷爷坐了下来,映儿才安慰着着急的李侯爷:“爷爷,王大夫说奶奶是受了刺激,所以变成了这样,她自己断绝了与外界的接触了,我们要有耐心多与她说话,争取把她从自我封闭中唤回来,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李侯爷听完映儿的话,紧紧的抓着李老夫人的手,眼中流下了伤痛的泪水:“凝香,都是我不好,是我让你伤心了,让你失望了,你醒来吧,不要这样惩罚我啊。”“去,垚垚,你去叫奶奶去,奶奶最喜欢你了。”映儿拉着弟弟走到了奶奶的床边,看着床上的奶奶,黯然的低下了头。“奶奶,我是垚垚啊,奶奶,你醒醒吧,我是垚垚啊。”李威华听了姐姐的话,看着床上熟悉的奶奶,他懂事的轻轻摇晃着床上的李老夫人。映儿不忍看着这伤心的一幕,她走出了房间,坐在屋外的石头凳子上,看着那逐渐落下的夕阳,在心里责怪着自己,要不是自己被掳走,家里就不会接二连三的出事情了,奶奶就不会变成了这样了,她烦闷的捶打着自己的头。

“不要,这不怪你,谁都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不要这么责怪自己了,我看了会心疼的。”细心的司马辰飞跟着映儿走了出来,他看着映儿责罚着自己,他心疼的走了上前,拉着映儿的手,紧紧的搂着映儿,不许她捶打自己。“辰飞,都怪我,是我大意了,要不事情就不会发生了。”映儿抬起头看着身边的司马辰飞述说着心里的歉意,述说着心里后悔。“傻瓜,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不要折磨你自己,奶奶一定会醒过来的,等我们把岳父岳母救回来,我们一起叫她老人家,她一定会醒来的。

”司马辰飞心疼的安慰着映儿,看见映儿如此的折磨自己,他真的心疼啊。“奶奶会好的吗?”映儿渴望的看着身边的司马辰飞,希望从他的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会的,会的。”司马辰飞紧紧的搂着映儿,向她保证着,眼睛看着天边的云彩,希望李老夫人能尽快好起来。映儿听了司马辰飞对她的保证,放心的靠在了司马辰飞的胸前,心里一片安宁,看着那还有余晖的夕阳,希望在明天啊。第二天一早,太阳才升起来,司马辰飞就早早的带着手下们去湖边去了,想着今天湖里的水会流完了,司马辰飞心里充满了干劲。

映儿梳洗完了以后,对着身边服侍着她的惜玉说道:“惜玉,你去请花伯伯来湖边。”“是。”惜玉连忙往庄园的另一头走去。映儿这才捧着手中的盒子,缓缓的往湖边走去,湖边的那一道门同样也吸引着映儿的兴趣,只不过她不是对那些珍宝感兴趣,而是那道门的制作者。“你来了。”正站在湖边的司马辰飞看着走过来的映儿,他连忙走了上去,轻轻的挽着映儿腰肢,走到了山边,与映儿一起看着那已经退得差不多的湖水。映儿看着山边那渐渐露出来的门,心里充满了好奇,不知道那门里到底有一些什么东西。

“水终于流完了。”司马辰飞看着湖里的水已经完全的流干了,他高兴的搂着映儿掠到了门前的石头上站着,一只手抚摸着面前那布满青苔的门,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神情,有了这些宝藏,队伍就有了经费,这样他才能运转手中的那些队伍啊。“水干了啊。”花向东也从湖的岸边爬了下来,走到了门边,他看见面前的那一道门,眼中露出了激动的神情。“我看先把门上的青苔弄干净先吧。”花向东向司马辰飞提着自己建议。苍鹰与苍狼带着几个暗卫走到了布满青苔的门板,手脚麻利的擦拭着面前的门。

很快,门上面的青苔给弄得干干净净的了,一道雪亮的钢门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看着密封性极好的钢门,大家都在门前仔细的观察着,寻找着打开这个门的关键。苍鹰与苍狼他们站在门边,或推或拉,那个门依然一动不动的屹立在哪里,没有动分毫。“这个门是怎么打开的呢?”司马辰飞看着面前的门,四处抚摸着,到处打量着,没有看见什么特殊的机关。映儿四处仔细的打量着面前这个亮亮的钢门,忽然门的边角有五个深坑引起了她的注意:“那个是什么?”映儿指着门边角的地方让大家看,司马辰飞跳了下去,细细的抚摸的那五个深坑,脸上现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忽然,他回过头来看着对映儿说道:“映儿,那五块玉石呢?”映儿把手中的盒子递给了司马辰飞,司马辰飞接过了盒子,从盒子里拿出一块玉石,他把手中的玉石放进深坑里,但是很快玉石又掉了出来。

“辰飞,你仔细看一下每块玉石与深坑的构造,然后再放玉石看一下。”映儿在一边对司马辰飞试着说道。司马辰飞拿起一块玉石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再在面前的深坑里看了看,最后才把手中的玉石放进了其中一个深坑,只见那一块玉石刚放进去,就听见轻微的“咔嚓”声,玉石就被那钢门扣住了。司马辰飞看见玉石被扣住了,他的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神情,接着他继续拿着其他的玉石,一一的放进了边角的深坑里,直到最后一个玉石镶嵌进深坑里。只听见耳边轻轻的响了一下,在五个深坑的中间伸出了一个可以旋转的钢块,司马辰飞看着那一个钢块,束手无策,他不知道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

花向东也跳了下去,他走到了那门边角,仔细的看着门边角突出的那一个钢块,钢块上面有着一个箭头,然后转头对映儿说道:“这种造型像是一个保险箱似的,估计要口诀。”“保险箱?辰飞抱我下去,我看看。”映儿听了花向东的形容,叫唤着司马辰飞抱他下去看一下。司马辰飞把映儿抱到了钢门边,把映儿放了下来,映儿凑近去看了一下,然后对花向东说:“怎么样,有什么见地?”花向东仔细的观看着面前的这个形似保险箱的门,然后再看一下旁边的五块玉石:“这玉石上面有字?”说完,他低下了头仔细的看着玉石上面的字体。

“这上面好像是一个阿拉伯数字的一,这个好像是二,这里是三……。”映儿指着门边上的玉石,只见玉石被镶嵌后,在玉石上分别出现了阿拉伯数字的一之五,映儿一个个的指了出来。花向东连忙照着映儿指着的地方一个个的看着,心里若有所思,良久他忽然说出了一个解释:“这是不是把这个钢块扭到一的方位,然后再转到二的方位?”“接着就是三的方位,四的方位,最后就是五的方位?”映儿接着花向东的话一个个的说了出来,眼中露出了明白的欣喜。

一边的司马辰飞看着映儿与花向东的配合无间,心里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俩才是一个地方出来的人似的,他们所说的话,他一句都听不懂,什么保险箱,什么阿拉伯数字,这些都是他们听都没有听过的东西。在司马辰飞的心里有着深深的恐惧,那种恐惧让他无法解释是从哪里来的,但是就是固执的在脑海里回旋着。司马辰飞终于忍不住走了上前,轻轻的挽着映儿的腰肢,只有搂着映儿,他才有充实的感觉,才有映儿在他身边的感觉。正与花向东研究着的映儿,忽然感觉到腰肢被司马辰飞轻轻的揽着,她略微抬起了头疑惑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司马辰飞,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当她抬头看着司马辰飞的时候,司马辰飞只是对着她微微一笑。

不知所谓的映儿继续低下头,跟身边的花向东研究着面前这个钢门怎么开的问题,只见花向东紧紧的按着手中那个突出的钢块旋转着,他先把那个箭头缓缓的扭到了一的位置,额头上冒着细密的冷汗,等那个箭头到了一的位置,只听见“咔嚓”一声。他们都停了下来,看着面前的门没有什么异样,花向东这才轻轻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然后与映儿互相对望了一眼。“继续,扭向二的方向,你注意一点安全啊。”映儿当然明白这的危险性,她提醒着面前的花向东。

花向东点了点头,然后按着钢块继续慢慢的旋转到二的方向,当他们听见了“咔嚓”一声,都停了下来,静静的等了一下,看没有什么威胁,他们两个互相往了一眼,眼中露出了惊喜的目光。“没错了,这个一定就是密码了,我们继续吧。”映儿看着面前的花向东点了点头,然后坚定的说着自己的感觉。看没有什么危险,花向东继续按着钢块往三的方位扭了过去,然后就是四的方位,最后到了五的方位,花向东扭得比原先缓慢了许多,看着箭头慢慢的指着五的方位,就听见一声“轰隆”的声音。

大家一直站在旁边屏息静气的看着花向东与映儿两个人的方向,耳边猛然传来一声轰隆的声音,大家都被那巨大的声音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看见面前的那一个亮堂堂的大门忽然慢慢的打开了。大家呆若木鸡的看着缓缓打开的大门,直到大门停了下来,他们才反应过来。“开了,开了。”大家都高兴的欢呼起来,几天的辛劳没有白费啊。大门打开了,里面与外面成了明确的正比,大门外面是湿漉漉的,而大门里面则一点水渍都没有,周围一片干燥。司马辰飞示意苍鹰、苍狼他们站在门口守着大门,他带着映儿、花向东与凌智宸一起踏进了大门里。

他们刚走进大门里,大门两侧的火把忽然自动燃了起来,司马辰飞与凌智宸看着那无火自燃的火把,眼中现出了惊讶的神情,他们走到了火把面前奇怪的研究着。“这个只不过是一种自然现象,这应该是布置这个通道的人所设计的,火把上肯定涂了一种物体,遇见氧气会自燃的物体。”花向东没有为这火把自燃的现象而感到惊讶。有了火把的照明,他们可以清楚的看着通道,刚转一个弯,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很大的洞窟,而且还是一个死路,洞窟两旁同样也点燃着许多的火把,而洞窟中间则摆放着几十个很大的箱子。

司马辰飞走到了其中一个箱子面前,顺手打开了一个箱子,只见面前一片金灿灿的金叶子、金砖,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出来,大家都忍不住把手自然的遮挡住了眼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了那金光,这才放下了手来看着面前的宝藏。司马辰飞把箱子一个个的打开了来,每个箱子都摆满了金银珠宝、奇珍异宝,把大家都看得眼花缭乱了。司马辰飞的眼睛被一个箱子里的一个小盒子吸引了目光,他走到了那个箱子旁边,拿起了那个小盒子,缓缓的打开了那个盒子,盒子里只有一本书籍,他打开了书籍来看,上面全部都是自己看不动的文字,他翻了翻,然后放在了一边,继续看着箱子里的宝贝。

映儿也看见了那一个盒子,看见司马辰飞从里面拿出了一边书籍,她也走了上去,打开了那一本书籍,发现这竟然不是书籍,而是一本手记本,上面写着的全部都是英文,她吃惊的看着上面那熟悉的字体,虽然自己不会英文的,但是二十六个字母还是会看的啊。映儿拿着书籍走到了花向东旁边,把手中的手记本递给了花向东,示意他看看。花向东接过了映儿递给他看的那一本书籍,缓缓的打开来,当他看见里面的字体眼睛猛然睁大起来,花向东转头看着映儿:“英文?”映儿点了点头,缓缓的轻声对着花向东说道:“而且你看,这个写手记本上的字,不是用毛笔写的,而是炭笔写的,这说明这个人应该是我们那个时代穿越过来的,不知道他是穿越回去了没有。

”花向东仔细的看着手记本里的字体,然后才抬起头对着映儿轻轻的说道:“给我时间,我会把这本字体翻译过来的。”“什么你会翻译它?”映儿惊讶的看着花向东问道。“我没告诉过你,我以前来之前就是做英文翻译的,呵呵。”花向东笑着对映儿说着自己来之前的专业。“啊,我还以为你是学花木的呢?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搞翻译的啊。”映儿微笑的看着花向东开着玩笑。“不过是喜欢花花草草,以前虽然是翻译,但是我家里可都种植了很多花哦,我还经常培养出很多不同的花。

”花向东微笑的说着自己的爱好。映儿笑着摇了摇头,这才转头对着司马辰飞说道:“辰飞,花伯伯说认识这些文字,我看干脆就把这边书给花伯伯翻译出来吧,看这书里说这一些什么。”“花伯伯认识这本书啊?”司马辰飞听闻花向东认识这本书上的字,他心里一阵高兴。他真的很想知道,这本书里到底写着一些什么,与这些宝藏要关吗。或者是一部兵书也说不定呢,既然祖宗那么小心的收藏起来,你就说明这里面一定有着重要的秘密,既然花伯伯懂这字体,他当然愿意让他翻译啊。

------------辰飞与映儿终于把奶奶救了出来了,下面也要准备就其他的人了,不知道他们用什么方法去救呢?不过他们终于得到了宝藏,有了一大笔的启动资金了,呵呵。亲们,今天可是元旦节,夕儿祝大家节日快乐哦,同时也祝我自己生日快乐,并希望喜欢本文的亲亲们投票票鼓励一下,呵呵,谢谢。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