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穿越小说 >> 嫡女映儿 >> 第127章 逃出皇宫

4“朕现在就过来找你了哦,你可藏好了吗?”从来都没有玩过这种新鲜玩意的慕容殷业兴奋的转过身子,而那粉红色的药丸已经在他的身体里开始发作起来,他边说边踉跄的四处寻找起来:“爱妃,朕来了哦,爱妃你躲在哪里?我来找你来咯。/\若.凡。更,新、组手。打s.ho.u.d.a8.c.o.m/\”“皇上,映儿在这里呢,你快来找映儿啊。”映儿在床的那边娇声柔语,声音充满了万般的诱惑。那充满诱惑的声音让躲在床后的司马辰飞也忍不住心神荡漾起来,他紧紧的揽着映儿那柔若无骨的腰肢,厚实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

“嘿嘿,爱妃,我知道你在哪里了,虽然你嘴里不说,其实你还是喜欢我的嘛,爱妃快出来让朕来疼爱你哦。”慕容殷业顺着映儿声音,终于摸到了床上的柔滑,让他摸着爱不释手:“爱妃,你已经在这里等着朕了啊,朕来了哦。”也许那迷幻药草开始起了作用,床上被解了穴位的秀菱娇柔轻呼起来。很快床上传来了轻吻与低微细细的呻吟声,那模糊的口水交融的吧唧吧唧的声音,强烈的刺激着床后面的司马辰飞,他忍不住也搂住了身边的映儿寻找着他向往已久的红唇。

正用心观察着床上动静的映儿忽然感觉到了唇边那温热的来源,她连忙轻轻的推开了挨着她的司马辰飞,娇俏的嗔了他一眼,凑到了他的耳边:“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啊,我们马上就要走了。”司马辰飞听着映儿在他耳边传过来的那天竺之音,豁然清醒过来,他的脸颊微微的透红起来,自己竟然在这危险之地想着那些缠绵之事,真是该死啊,他连忙正色的看着映儿:“我们现在走?”“嗯,这时他们已经陷入了迷幻之中,那个老皇帝已经把床上的那个侍女看做是我了,现在,我们出去只要小心,不碰见其他的人,基本是没有事情的了,我们快走。

”映儿淡然的扫了一眼,那赤膊相战的场面她视作无物,拉着司马辰飞快速的往外面走去。那接受万民瞻仰的烈焰国皇上,在美人怀抱中已经不再有那庄严高贵的气质了,而是紧紧的搂着怀里的美人儿露出了百般的丑态。映儿毕竟是从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新女性,从旁边走过,对这些视若无睹,而司马辰则是俊脸通红,虽然他是急匆匆的跟着映儿走过,只是偶尔还是会看见不该看见,而前面又是他心爱的女人,这些都引诱着他心中翻江倒海,他忍不住双手紧紧的握着映儿那柔嫩滑爽的小手。

走到了外面,远离了那香艳之地,门口那凉爽的风终于把脑袋浑浊的司马辰飞给吹醒了过来,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揽住映儿的腰肢腾空飞了起来,跃入了一边的树枝里,在树叶的遮掩下,避开那些巡逻着的侍卫们。他们凭借着树叶的遮掩,一路在树丛中飞跃,直往皇宫的人烟稀少的地方飞跃而去。前面迎面而来了一队正巡逻到这里的侍卫们,司马辰飞连忙揽着映儿紧紧的贴着一棵茂盛的老树上,警惕的盯着正往这棵老树而来的侍卫们,浑身的肌肉已经绷了起来,准备应付随时都可能会发生的状况。

“什么声音?”那一队正在路上巡逻的队伍听见老树这边好像有声音,他们互相看了一眼,训练有素的连忙往老树这边慢慢的搜寻了过来。那一队侍卫在老树的周围,警惕的四处搜寻着,时不时抬头看着老树上面茂盛的树叶,躲在树叶里的司马辰飞手中已经扣上了腰间的软剑,紧紧的盯着下面,只要那些侍卫们一发现他们,他绝对会飞跃下去结束了这一群侍卫。“瞄——。”一声神似猫的叫声在司马辰飞的耳边传了过来,让司马辰飞一愣,这是映儿在叫唤啊。

“别搜了,不就是一只野猫嘛,你们难道没有听见是野猫在觅食嘛。”“原来是野猫啊,吓死我们去了,还以为有人混了进来呢。”“妈呀,累死了,今天走了几圈皇宫了啊?不管了,休息一下先。”一个侍卫跌坐在老树下面的石头凳子上。“是啊,今天比平时都累,皇上到底要我们巡逻什么啊,这几天几乎都在皇宫里四处行走着。”“我也不知道,反正上面是这样吩咐的,我们照做就行了,你们怎么那么多的话啊,小心被哪个好事之徒听见了,传到了上面的耳朵里,小心你我的脑袋。

”“嘿嘿,队长,我们给忘记了。”“快起来了,我们继续去巡逻去,要是让别的巡逻队伍看见了,就不好了。”“是。”那一队巡逻着侍卫们终于休息够了又继续往前面巡逻去了。看着远去的侍卫们,司马辰飞这才喘了一口气,还差一点那些侍卫就发现了他们了,好在映儿学了一声猫的叫声,这才消除了那些侍卫的疑心。“好在你聪明,知道学一声猫叫,要不被他们发现了就麻烦了,到时只怕我们就是能逃出去,也会一身伤痕累累的。”司马辰飞欣赏的看着镇定自若的映儿,轻轻的捏了一下映儿脸上那莹润的肌肤。

“我心里也很紧张的啊,不过总要闯一闯啊,我们继续出去,在皇宫里呆得越久越容易出事。”映儿拿下捏着自己脸颊的大手,调皮的低声说着。司马辰飞抱起了映儿,继续往前面掠去,终于他们飞掠到了皇宫的墙边,司马辰飞把映儿放在墙边,悄声的说道:“我上去看一下,你呆在这里别走,我马上就回来的。”映儿乖巧的站在墙根,点了点头,看着司马辰飞腾空而起,她则侧耳细听,小心的四处张望着。不一会儿,司马辰飞从上面落了下来,一把揽住了映儿的腰肢:“走,现在刚好是他们交接走过的缝隙,我们正好出去。

”说完,他们腾空而起,如同一缕青烟飞快的掠过了皇宫消失在那漆黑的夜色之中。在他们消失没有多久,墙边就走来了两队侍卫,他们整齐的步伐在静寂的夜空之中交叉的响起,远处传来敲更的梆子声音。司马辰飞揽着映儿找到了皇宫外面树林里,正守着马匹旁边焦躁的轩辕昊玉:“昊玉,我们回来了。”“映儿妹妹,终于又见到你了,吓死表哥我了,好在你没事。”轩辕昊玉拉过映儿上下打量着,看着没有丝毫损失的映儿,这才松了一口气。“昊玉哥哥,我真的没事,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映儿感激的看着这个大自己几天的哥哥。

“看见你们安全的出来了,我终于放心了,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轩辕昊玉跃上了一边的马匹身上。司马辰飞则揽着映儿跃上了另一匹马,他们一抖缰绳,马匹就飞快的往外面跑去,皇宫则远远的抛在了后面。“那前面是什么,好像是两个人似的?”轩辕昊玉看着远处蹒跚走来的两个人影,对着身后的司马辰飞说道。“过去看看是谁?”司马辰飞骑着马飞快的向那两个人影跑去。“老萧?凌智宸?怎么是你们?你们怎么走这边来了?”司马辰飞骑着马匹跑到了那两个人影的身边,这才看清楚了面前的两个人。

“三皇子,是凌状元说有急事找您,所以我就带他来这里找您了,呀,映儿小姐,您被三皇子救了出来了啊。”老萧刚解释完他来的原因,就看见了映儿小姐,他高兴的对着马上的映儿叫唤着。“老萧,能再次看见你们我好高兴啊。”映儿能看见面前自己所熟悉的人,她心里真的很高兴,脸上几乎都是笑容。司马辰飞看着面前的凌智宸,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淡了下去,他知道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凌智宸是不会轻易的离开月华国的,现在凌智宸离开了月华国来找他,说明月华国出了问题了,他急切的问着凌智宸:“月华出了什么事情了?”“皇宫被人攻陷了,皇上与皇后被抓了起来了。

”凌智宸黯然的看着面前老友,他没有实现帮好友照顾父皇母后的交代。“什么皇宫给人攻陷了?父皇、母后被人抓起来了?到底是谁做的?”司马辰飞听见凌智宸带给他的消息,他不相信的张大了嘴巴,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难道是皇兄吗?他有那么多的队伍吗?“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们都睡在床上,猛然间就听见了京城外面到处都叫唤着冲啊杀啊的口号,当时我就连忙穿上了衣服往皇宫跑去,路上碰见了东方兄弟,我们一起闯进了皇宫……。”凌智宸站在马下对着司马辰飞说着他的经历。

“先别再这里说了,我们先逃出了烈焰国京城在说,要不追兵来了我们也没有办法逃了。”映儿回头看了看后面那巍巍皇宫,然后截断了他们的话。“嗯,我们先出了京城先,其他的我们出去在说。”司马辰飞跟着映儿回头看着后面的皇宫,他们还没有安全,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老萧,酒楼你先关闭起来,把属于我们箭月的商铺门口的商标全部拿下来,然后你带着家人和伙计们先去我们其他的农庄避上几年,其他的等风头过了再说。”映儿在马上对着下面的老萧交代着。

“是,映儿小姐,老萧马上就去办。”老萧恭敬地对着映儿行了一个礼,连忙转身往后面走了回去,他知道映儿小姐担心他们的安全,他也要回去安排一下酒楼的事情去了。轩辕昊玉拉着凌智宸坐上了马匹之上,抖了一下缰绳,身下的马匹飞驰而去,司马辰飞紧紧的跟在他们的后面。远远的他们看见了远处的城门,城门口不远处的街道边的小巷口,正站着一个青年男子,他正时不时看着漆黑的夜空,然后又望着远处,当他看见越来越近的两匹马,这才安心的向他们招了招手。

司马辰飞他们跳下了马匹,然后把手中的马匹交给了向他们走过来的萧云手上:“怎么样,萧公子,出去的路没事吧。”萧云接过了马匹,他拉着马匹小心的走进了一边的小巷子里,边走边说道:“出去的路已经找到了,等我把马栓好了,我再带你们出去。”萧云把手中的马拉到了一个小院子里,把它们关进了一个马棚里面。然后带着司马辰飞他们走出了小院子,往小巷子的深处走去:“这个小巷子外表看起了没有什么,其实里面另有乾坤,我也是听一个朋友的爷爷说的,说这小巷子里有一个洞口可以通道城外,好了,我们到了。

”萧云走到了一棵古老的大树下面,然后指着大树下的一口枯井:“就是往这里走,来,你们跟我下来。”说完,他带头往枯井下面爬去。司马辰飞他们鱼贯的跳了下去,跟着萧云在枯井里摸索着慢慢的行走着,时不时要挥开面前的蜘蛛网,看着越来越狭隘的通道,映儿害怕的紧紧贴着司马辰飞的身边,映儿的害怕司马辰飞当然是明白的,他连忙揽着映儿的腰肢带着她往前走。同样漆黑的夜空里,除了皇宫里红灯高照着、彩旗飘飘,还有一个地方也同样的是红灯高照着,那就是太子府,太子府里红绸四处飘曳着,红红的灯笼高高的挂在太子府的每一个转角,显示着这里也同样是新婚大喜。

静寂漆黑的夜里,只有新娘娇羞独坐在那红红的喜床之上,两旁恭敬的站着十几个侍女,当她们看见从外面走了进来的满脸阴沉的太子爷,都娇俏的盈盈福身:“太子爷。”慕容鹤对着她们挥了挥手,示意她们可以出去了,看着最后一个出去的侍女小心的把新房的大门关了起来,慕容鹤这才转身看着喜床上坐着的叶赫艳,面前那娇美如花般的叶赫艳并没有引起他惊艳的目光,他漠然的走了上前,轻轻的抬起了她的下巴,这才露出了淡然的笑容,没有感情的眼眸只是在那脸颊上寻找着某一样东西。

“相公。”被慕容鹤挑起下巴的叶赫艳娇羞的抬起了她的眼眸,双眼炽热的看着面前这个绝美邪魅的男人,他终于是自己的相公了,想着自己一生一世都是他的妻的时候,叶赫艳的娇艳露出了绯红的艳丽。“果然新婚的你还是美丽的。”慕容鹤微笑的看着面前的脸颊,没有温度的眼眸则闪耀着阴冷的光芒,他的脑海里闪耀出来的不是面前娇美的面容,而是那天大殿上叶赫大将军跪在地上恭请父皇纳映儿为妃的场面。他知道叶赫大将军是为了断了自己的想法,为了自己的女儿的幸福,才强烈的要求大殿上的父皇娶映儿为妃的,既然叶赫大将军那么想把女儿嫁给自己,那自己就娶她吧,而且还会好好的疼爱他的女儿,慕容鹤阴阴的笑了起来,今天将会是叶赫艳一生之中最难忘的一个新婚之夜。

叶赫艳看着面前微笑着的相公,心里总觉的那笑容是如此的毛骨悚然,她不停的安慰着自己,不怕,慕容鹤是喜欢她的,会一辈子对她好的,只要自己再温柔一点,想到了这里,她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了一边的桌子上,端起了酒壶,把酒壶里的酒倒在了面前的两个小小的酒杯里。她端起了那两个酒杯,优雅的走到了慕容鹤的面前,把手中的一杯酒递给了慕容鹤,眼神里饱含着爱意:“相公,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这是我们的合卺酒,来我们干杯吧,为了我们将来的幸福美满干杯。

”说完,她轻轻的碰了一下慕容鹤手中的酒杯,然后仰头喝了下去,只是在她喝下那一口酒的时候,脑海里却不是慕容鹤的面颊,而是另一个绝美的男人面颊。慕容鹤看着叶赫艳喝下了杯中之酒,他则微笑的低声呢喃着:“为了将来的幸福美满。”然后才缓缓的把手中的酒喝了下去,眼眸依然是没有色彩的着面前的艳丽人儿。叶赫艳喝完了杯中之酒以后,也被脑海里竟然出现那个人给吓出了一身的冷汗来,自己怎么会在新婚之夜想起了他来呢,自己和他根本就没有交集过,也许是自己很崇拜他疼爱映儿的温柔吧,所以才会想起他来,要是相公像他对待映儿那样对待自己,那会是多么的好啊,想到这里,叶赫艳紧紧的搂着身前的慕容鹤,把自己的脸颊贴在他的胸膛上听着他那健壮的心跳声。

慕容鹤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任由着身前的叶赫艳紧紧的搂抱着他,抬起的眼眸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奇,他抬起了双手慢慢的把伏在自己胸前的叶赫艳扶正来,仔细的看着她那艳丽的娇容,脸上露出了温柔而邪魅的笑意:“艳儿,你真的很爱我吗?是不是没有我你会活不下去?是不是很想做我的太子妃?”“是的,是的,我真的很爱你,没有你我的日子将会是没有颜色,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永远的爱着你,做你的太子妃。”叶赫艳急切的看着面前的太子慕容鹤,表达着自己对他的爱意绵绵。

“好,今晚你就是我的太子妃了,我会让你成为我的人的,既然你这么的想。”慕容鹤说完温柔的笑着把叶赫艳推到了床上,手下却是没有柔情的撕扯着她身上精致美丽的红色嫁衣。“不要,不要这样。”叶赫艳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与男人这样相处过,她紧紧的揪着衣襟,恐惧的看着面前如同野兽般的慕容鹤,她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是一知半解的,很多都是母亲在成亲的前一天才告诉过她的。“怎么,你不想成为我的太子妃了吗?你不是一直都念念想想的要做我的太子妃吗?这就害怕了吗?那你还要嫁给我?”慕容鹤停下了手中粗鲁的动作,看着床上紧紧揪着衣襟的叶赫艳,冷然的说着事实。

“我不是的,我一直都想成为你的太子妃,只是我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况,所以我害怕。”叶赫艳看见已经停止了动作的慕容鹤,焦急的说着自己心中的害怕,她希望面前的男子能疼惜她、爱怜她。“你既然想成为本太子的太子妃,就必须要接受这种状况,你不接受这种状况就不会是我的慕容鹤的太子妃。”慕容鹤阴冷的看着喜床上那满脸害怕的叶赫艳。“我想成为你的太子妃,我能忍受的。”终于叶赫艳下定了决心,松开了紧紧抓着自己衣襟的手,看着床沿边的慕容鹤,眼中有着视死如归的眼神。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过来帮本太子宽衣。”慕容鹤吩咐着床上躲着的叶赫艳,叶赫艳慢慢的爬了过去缓缓的跪了起来,小心的帮慕容鹤解开了身上的衣服,眼中有着即将成为人妻的快乐,很快一个健壮魁梧的身躯出现在叶赫艳的面前。叶赫艳看着面前不着寸缕的慕容鹤,她的脸颊微微的红了起来,她自小到大还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如此光着身子站在她的面前,今天晚上还是第一次看见男人的身子,她羞红着的脸颊低了下来,毕竟她还是一个正经的黄花闺女。

慕容鹤看着面前娇羞着的叶赫艳,心里没有半点怜惜,他抓着叶赫艳那红艳艳的嫁衣一角淡然一笑,随着嫁衣被撕破的声音,叶赫艳也与慕容鹤坦诚相对了,看着面前那旖旎的场景,叶赫艳害羞的用手猛住了自己的双眼。她既期望着下面的一切,又害怕下面的一切,她真的不知道下面要做什么,只是听母亲说着女子要成为人妻,就必须要忍着,疼过了,她就是慕容鹤的妻子了,也是烈焰国的太子妃了,更是将来的皇后娘娘,为了这一切,她今晚一定要咬牙忍受所有的痛苦。

慕容鹤看着面前泛着粉红色的肌肤,眼眸中没有新婚的喜气,只有深深的恨意,他站在床边,把床上的叶赫艳拉向自己,阴邪的冷冷一笑。“嗯。”叶赫艳被突入而来的疼痛刺激着眼泪流了下来,她没有想到母亲所说的疼痛竟然是如此的疼彻心扉,母亲说了要忍住的,她也只能紧紧的抓住床边的被子,紧紧的闭着双眼,希望那疼痛快点过去。慕容鹤听见耳边传来了那一声“嗯”的声音,这时的他眼眸中才露出了一丝报复的快意,他心中根本就没有对这一声闷哼产生一丝疼惜的感觉,反而有着报复以后的快感。

眼前闪耀着无辜的映儿那辗转娇吟的情景,想着映儿那痛苦的脸颊,心里的恨更加的浓烈了,他知道映儿是不愿意嫁给父皇为妃的,要不是叶赫艳的父亲,映儿就不会受如此的痛苦。想着映儿那痛苦的面容,他的心更加的疼,他要让映儿所受的痛苦加到叶赫峰女儿的身上,要她也同样承受映儿所承受的痛苦,既然是他们伤害了他心爱的映儿,他们就要接受自己的报复。叶赫艳紧紧的闭着双眼,忍受着那非人的折磨,她真的没有想到成为人妻,竟然是要经受如此痛苦的经历,她怕了,她真的怕了。

此时的慕容鹤已经接近了疯狂的程度,他的心里眼里只有映儿那痛苦羞愤的脸颊,脑海里也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为映儿报仇,好好的折磨叶赫将军的唯一疼爱的爱女。看着叶赫艳几次从昏迷中苏醒,又从苏醒中昏迷过去,直到他发泄完自己心中的愤恨,耗损完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他才整理好自己,看都没有看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叶赫艳,走出了新房。“你们进去帮太子妃收拾一下。”走到了新房外面的慕容鹤低头对着屋子外面侍女交代着,现在还不是与叶赫将军交恶的时候,他还要利用他们呢。

交代完侍女的慕容鹤往自己的书房走去,冷漠的眼角再也没有去看屋子里的一切。书房门口,慕容鹤对着守在书房门口的两个侍卫交代着:“谁都不许到书房里打扰我。”说完他走进了书房,一直往了书架旁边走去,扭了一下旁边的一个机关,书架上慢慢的显出了一个洞口出来,他从洞口里端出了一个精美的盒子,小心的把盒子端放在书房的桌子上,缓缓的打开了书桌上的盒子。盒子里只有一件女子穿着的红色嫁衣,慕容鹤轻轻的拿起了嫁衣温柔的抚摸着,脑海里现出了映儿那天穿着这件嫁衣在桌子上欢快舞动着的模样,眼眸中露出了少有的温柔神情。

他靠在椅子上,用脸颊轻轻的碰触着红色嫁衣,低声的跟它说着话:“我不知道,这就是爱,你要等着我,等着我来救你,等我登上了那最高的位置,我们俩一起俯瞰大地,你才是我的妻,没有人能夺走你在我心里的位置,那个位置我会永远的留给你的,谁都不能,这里以后只有我和你,我再也不会让其他女人走进来这里了。”他紧紧的搂着那怀里的红嫁衣,终于在疲惫之中睡了过去,睡梦中有着他与她。萧云终于带着他们走出了地下的通道,他轻轻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终于出来了,三皇子,映儿小姐,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我还要回去照顾我的父亲。

”“萧公子。”映儿连忙叫住正打算回去的萧云。“映儿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萧云回头恭敬的看着映儿。“萧公子,我们这次走了以后,他们会很快就查到酒楼的,你最好回去就马上收拾东西,一早城门开的时候,把酒楼里的人都带出京城,去别院里暂避一段时间。”映儿看着萧云认真的交代着,在映儿的心里任何的人的生命都是可贵的。“是,小姐,萧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去带着大家出京城。”萧云感激的看着面前的映儿小姐,怪不得父亲总说映儿小姐是一个好主子,以前他一直都认为父亲是夸大其词,现在他也不得不认同了父亲的话。

看着萧云消失在洞口之中,司马辰飞抬头看了看已经有些灰蒙蒙的天空,才拍了拍映儿的肩膀对大家说道:“我们走吧,差不多天亮了。”说完司马辰飞揽着映儿掠了出去,他们必须要赶到那些侍卫等着他们的地方会合,然后一起回到月华国去。“主子。”看着飞掠过来的司马辰飞,侍卫们都恭敬的站了起来。“嗯,大家快速上马,我们现在就出发。”司马辰飞认真的对着侍卫们吩咐着。他跨上了马匹,带着映儿飞驰而去,轩辕昊玉与凌智宸都紧紧的跟随着司马辰飞的后面。

地平线上渐渐的升起了初生的太阳,把黑夜里的阴冷赶得无终无影,静寂的皇宫里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飞仙殿的门口,路公公带着几个太监正恭敬地的守候在宫殿的门口,他们在寅时都已经站在门口了,虽然他们没有见到飞仙殿的侍女,想着也许皇上不愿意有人打扰他们的兴致,把宫女赶走了也说不定啊,更何况他们又听见里面的战况激烈,心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也不敢骚扰皇上兴致,只有默默的站在外面等着皇上的叫唤。直到太阳高挂在天空当中,飞仙殿里才有了声响,他们这才提起了精神站直了身子,等着里面传出来的叫唤声。

慕容殷业从满足中醒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背对着他的爱妃,眼中露出了得到的笑容,没有想到,他的爱妃竟然是如此的勾魂摄魄、花样百出,让他欲罢不能,他轻轻的抚摸着那柔嫩的背脊,回味着昨天晚上,暗暗打定主意,今晚还要再来与他的爱妃共舞。“爱妃,今晚你可要准备好了,等我过来,你可要好好服侍我哦。”慕容殷业忍不住挨了过去抱住了心爱的贵妃,轻吻着她的耳坠。那被抚摸着的背影轻轻的动了一下,一声娇柔的“嘤咛”之声响了起来:“皇上,不要啦。

”听见那陌生的娇呼声,让慕容殷业心中起了疑云,这声音不像是映儿那甜美柔糯的声音,他疑惑的把面前的人翻了过来,一张陌生秀丽的脸颊展现在他的面前,他猛力的把床上的女子摔在了地上,大喝一声:“你是谁?朕的爱妃呢?”床上的侍女秀菱被猛烈的摔到了地上,睡意朦胧的她吓得惊醒了过来,她拥起了随着她落到地上的被子挡在胸前,抬起了双眸,被眼前的状况给吓倒了,床上正坐着满脸惊怒的皇上,眼眸中布满了浓浓的杀气。原来这不是梦,这竟然是真的,昨晚她还以为她做了一个梦,一个长长旖旎的梦,梦里自己真的成了贵妃娘娘了,皇上千般爱怜万般温柔的宠爱着她。

“皇上饶命啊,奴婢是侍女秀菱。”秀菱惊慌的对着床边坐着的皇上跪地磕头,高声求饶着。外面听见动静的太监们都闯了进来,当他们看见面前的一幕都大惊失色,路公公急忙的从床边拿起了皇上的衣服细心的帮皇上穿戴起来。一会儿功夫,皇上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床沿边:“说,为什么是你躺着映贵妃的床上,映贵妃人呢?”“奴婢也不知道啊,皇上,饶命啊,奴婢醒来以后就在床上了啊。”秀菱已经被吓得什么都顾不了了,她跪在地上重重的磕着头,希望皇上能饶了她一命。

慕容殷业坐在床沿边看着下面一直磕头的侍女,他确信这侍女没有说谎吗,他抬头对着身边的路公公说道:“你们马上让侍卫给我去搜,一定要找到映贵妃消息,否则提头来见我,至于她嘛,等找到了贵妃娘娘再处置她。”“咚咚咚。”一阵激烈的敲门声音把书房里睡得正香的慕容鹤给惊醒过来。他睡意朦胧慵懒的唤着:“进来。”边说边把手中的红嫁衣小心的放到了盒子里。“太子爷,映贵妃不见了,皇上让人来传你进宫。”一个侍卫走了进来对着慕容鹤抱拳说着。

“什么?映儿不见了?”慕容鹤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映儿不见了,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慕容鹤急忙的穿戴好了衣服,跃上了侍卫们帮他准备好的逐沙身上,飞快的跑出了太子府,一直往皇宫里跑去。慕容鹤匆匆忙忙的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心里也焦急万分,他担心映儿是不是出事了。“儿臣见过父皇。”慕容鹤走进了桌后面的皇上慕容殷业恭敬的行礼。“皇儿来了啊,映贵妃不见了,你知道吗?”慕容殷业抬头看着面前的皇儿,眼神充满了阴郁疑问的表情。

侍卫们从后面的屋子里搜出了服侍映贵妃的十几个侍女,那些侍女都被人点了穴,谁都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来昨晚有人劫走了映贵妃,现在他就是怀疑是自己的皇儿慕容鹤做的,毕竟他的皇儿有最大的嫌疑。要知道映贵妃原来是他许诺给皇儿的侧妃,只是自己在看见了映贵妃的时候,就被她独特的绝美所倾倒,这才把她从皇儿的手中抢了过来的,只怕皇儿心有不甘,偷偷的把映儿给劫走了,想到这里慕容殷业紧紧的拽紧了双手,希望不是自己的皇儿做的这件事。

慕容鹤当然知道父皇现在在想什么啊,他略微抬起了头对着书桌后面的皇上说着:“儿臣也是才在太子府听见您派去的人说的,所以儿臣就赶了过来,父皇能说一说映贵妃是怎么不见的?”一边的路公公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慕容鹤仔细的听着父路公公说着侍卫发现的情况,时不时才插嘴问一下。经过了路公公的描述和看见侍女们的口供,他粗略的了解了映儿不见的整个过程,当路公公把所有的事情说完了,慕容鹤心里竟然松了一口气,父皇没有得到映儿,昨晚竟然是与一个侍女做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慕容鹤听见了这个消息,心里万分高兴,被一个绝好的消息冲昏了头脑,映儿没有被父皇占有,映儿还是一个清白的女孩,这个消息如同给慕容鹤打一针强兴针似的。他精神抖擞的看着书桌后的皇上:“父皇,皇宫里的侍卫们都没有发现皇宫的异状吗?”没有,谁都没有发现。“皇上微微的拧着眉头,他的美人他都还没有碰着一下,人竟然就没有见到了。”父皇,这件事情只怕是月华国的三皇子做的,我们掳了映贵妃来的那一天,月华国的三皇子正和映贵妃成亲呢,我们就是那天晚上把映贵妃掳走的,只怕月华国的三皇子已经找来了。

“慕容鹤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也知道父皇怀疑是他把映儿劫走的,所以他把月华国的三皇子搬了出来,毕竟三皇子已经和映儿成亲了,作为夫君的他当然是要出来寻找自己的新娘啊。”什么?她竟然在来之前与月华国的三皇子成亲了?为什么你不告诉我?“慕容殷业有些气怒慕容鹤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要不他就会更加的加强戒备啊。”孩儿哪有时间告诉您啊,自孩儿领着映贵妃见到了您以后,您就说封映贵妃,然后就一直都在忙着成亲这些事情,以至于一直都没有说出这件事。

“慕容鹤冤枉的看着自己的父皇,以博得父皇的信任。”看来到是父皇冤枉了你了,你还是快一点去把映贵妃给我追回来,她已经是朕的贵妃娘娘了,谁也别想抢走她,要是抢不回来,我们就派兵攻打月华国,给朕把朕的爱妃抢回来。“慕容殷业真的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想着那绝美容颜的映儿竟然被月华国的三皇子抢了回去,他的心里如同被猫抓了一般的痒啊。------------亲亲们,夕儿即将开心文,希望大家捧场。妙算神妃:已经闭上双眼的凡琴手中捏着那张泛黄的纸张飘然落下,上面清晰的写着六个大字:殁于申,生与水。

当她再次睁开眼睛已成了一个青春美少女,还不需要经历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只是这个美少女怎么一身邋遢、头发蓬松、衣衫褴褛,准一个乞丐婆的模样。什么还是一个父亲不爱的傻子?算了,傻子也就傻子吧,父亲不爱,我也认了,没有父亲我照样也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嫡母伪善、恶毒?我扒开你的伪善面具,破开你的恶毒。嫡姐奸诈狡猾、笑里藏刀?我剥开你的奸诈,踢飞你的刀。嫡妹心狠、手辣?我心比你还狠、手比你还辣。,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

小说索引:嫡女映儿全文免费阅读,嫡女映儿全本免费阅读,嫡女映儿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