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言情小说 >> 金玉王朝 >> 第 134 章

心忖,我写的请柬请了哪些人,你怎么知道?只在脑子里一转,立即恍然大悟,原来白雪岚一直暗中有审查他那些请柬的!反而是后来补写的四张,大概是直接交给傅三送出去,反而逃过了监视。想到白雪岚的不顾情理的霸道作风,宣怀风生气地瞪他一眼,因为有客人,只能低着声音小骂,“白雪岚,你毕竟也在外国读过书,怎么一点人权的观念都没有?就算老中国的专制观念,到现在,也没你这样乱限制别人自由的。你放开我。”暗中用力地挣。白雪岚怕真的把他抓疼了,见他用力挣,只好松手。

见宣怀风低着头,另一只手搭在这边手腕上,默默地抚着,知道刚才抓的力气大了,心里一阵懊恼。今天这个赏荷会,本来是为了让他开心而特意办的,自己又说过他是半个主人,可以随意请客的豪语,现在反而为了一个欧阳倩和怀风生气?怀风一心一意的个性,白雪岚最清楚,既然他现在和白雪岚好了,任凭欧阳倩再漂亮能干十倍也抢不走怀风的注意力。至于林奇骏,已经淘汰的对手,一钱不值,为了他而破坏自己和怀风目前蜜月般的关系,岂不太瞧得起他了?想着想着,加倍的后悔,便做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悄悄靠近了宣怀风身边,刚要软声道歉,忽然视线扫到前厅外面,脸色一变,眼神骤然犀利,沉声问,“你除了那两个?还请了别的什么人?”宣怀风本来打定了主意,不理会这个罔顾别人自由权力的恶霸,听见他声音忽然充满杀伐铿锵之音,吃了一惊,抬起头,顺着他的视线方向一看,瞧到来人,反问,“怎么,我现在连自己的弟弟都不能见一面了吗?咦……”便愣了一下。

原来宣怀抿后面,还有另一个高大男人,大步流星一路进来,浑身散发一股强悍的气势。正是当军长的展露昭。他一向爱穿军装,这次知道宣怀抿收到心上人的请柬,又为衣着大大紧张了一番,想起宣怀抿说上次同乐会,宣怀风穿的是西装,今晚也是宴会,估计是一样的了。可是他向来不穿西装的,竟一套也没有,忙得临时抓了三四个西装师傅度身定做,一边给大把的钞票,一边又用枪顶着人家脑袋,逼着宴会之前要做好,把几个西装师傅几乎吓死,拼命地通宵赶制。

软硬兼施,心如火燎,好不容易才在七点多钟把这套西装穿上了。赶到白公馆,却已经是这个时候。宣怀风请柬上写的是宣怀抿,没想到他把那个展军长也带了来,不过,来者毕竟是客,既来之,则安之。愣了一下后,自然而然地走前一步,想去招待。白雪岚蓦然一伸手,掠住宣怀风的手腕。他瞧见展露昭,就像雄狮子在自己的领地上遇上另一只想抢位置的雄狮子,早就火眼金睛了,身边宣怀风一动,极度戒备之下,也没留余力。宣怀风被他一抓,仿佛被铁钳子钳住,痛得眉头一皱。

但是这么多宾客在,却不能不顾着影响,忍着痛,低声说,“你干什么?快松开。”白雪岚石雕像一般,冷冷地盯着那一边,把宣怀风抓得动弹不得。展露昭此时已经走到了前厅大门前,目光扫进来,首先就找到了宣怀风,发觉他面容上似乎显得很不舒服,微微惊讶,视线一移往下,顿时停在两人肢体相触之处。那姓白的混蛋!居然大庭广众下抓了怀风的手腕?!展露昭一怔,眼里几乎烧出火,霍霍地向他们走来。白雪岚看他那横冲直撞的劲,心里冷笑,眼看他还有七八步的距离,竟转过身,拽着宣怀风往后走。

宣怀风问,“你去哪里?”白雪岚一语不发,只管拖着他快步往里头走。后面宣怀抿叫着,“二哥!二哥!你到哪去?”客人们顿时都注意起来。孙副官也正在前厅招待客人,暗中观察着两人的小纠纷,到现在,知道他这位总长又耍起脾气了,只好做个尽责的下属,赶紧出来收场,笑着解释道,“刚才有一份公文送过来,总长一向是公务为先的,所以先去瞧瞧。无妨的。一会就出来。各位尽管赏花的赏花,吃酒的吃酒。管家,叫乐队奏点罗曼蒂克的音乐,这么多名媛和年轻才俊,正该好好展现展现舞姿。

”展露昭看着白雪岚把宣怀风当成所有物一样,从他面前肆无忌惮地带走,怒发冲冠,也不顾是在人家家里,大庭广众之下,抬脚就追,出了前厅转到走廊拐角,眼看着追上去,正要一掌拍上白雪岚的肩膀,忽然从小门旁钻出三四个背枪的护兵,把他围住。宋壬见他刚才这样追上来,似乎有动手的意思,二话不说就先把枪端起来,对准了展露昭,问,“总长,这是您请的客人吗?”白雪岚这才停下,转过身,笑着打量展露昭一番,说,“这一位吗?不是我请的客人。

不过,倒像和宣副官有些交情。”宣怀风见他话里,很有向展露昭示威的意思,觉得幼稚之极,不由狠狠瞪他一眼,刚要开口,忽被白雪岚目光箭似的一刺,在他耳边恶狠狠地说,“敢说一个字,我就在这强要了你!”宣怀风浑身一凛。白雪岚恐吓了他,才笑吟吟对宋壬吩咐,“且请这位客人到别处玩玩,我和宣副官乏了,先回房里歇歇,等一会再来陪客。”展露昭听他这暧昧的“歇歇”一语,宋壬等护兵竟面不改色地答应,脑子哐当一下。一直在心上当仙人一样仰慕的宣怀风,竟然早就被这男人给“歇”了不知道几回了,展露昭被戳了一刀似的,伤口上尽是淫荡无耻的腥膻之味,大吼一声,“姓白的!”猛扑上来。

宋壬不敢擅自开枪,反转着一枪托打来,被他灵活地避开。这人惯了打架的,手脚快得很,反而砰地打了宋壬腹部一拳,让宋壬差点长枪撒手。但双拳敌不过四手。几个护兵见势不妙,一拥而上,乱石砸象似的把他牢牢驾住,正要琢磨要不要拿绳子捆,宣怀抿已经追了过来,大叫着说,“住手!住手!这是我家军长!是你们宣副官下请柬请我们来的!”白雪岚哪管后头这些事,只管拉着宣怀风往自己住的院落走。这不是待客的地方,有护兵四处看守,闲杂人是进不来的。

因为宣怀风生气,不肯配合,索性把他抽着腰提起来,扛在肩上,一口气扛回房里,丢在床上。宣怀风也气得不行,跌在床上,立即弹起来,正要怒骂,白雪岚已经重重压上来。嗤嗤几声,新换上的白绸长衫撕成了碎片。虽是七月,盛夏光景,宣怀风身上骤然全裸,仍是陡然一个哆嗦,两肩缩着,抱住胸前,朝白雪岚问,“你就只会这个吗?”白雪岚咬牙道,“我还会别的,只是没用在你身上!”把他按在床上,伏下头就狠狠咬了一口。这一口可不是往常调情似的小咬,竟是真的森森咬下去,痛得宣怀风倒抽一口气,口里叫着,“你放开我!你混蛋!你把我当什么了?”一脚蹬在白雪岚身上。

白雪岚纹丝不动,咬了一口,还不泄愤,又狠咬一口,反问他,“你又把我当什么?一个欧阳倩,不过和你说了几句话,夸了你的梵婀铃,你就记住她了。一个林奇骏,不算个玩意,你把他当宝贝似的,害我受了多少白眼。那个展露昭,你明明知道我特意问过的,在医院里,还和我说不怎么熟。真的不怎么熟,他追着你干什么?”宣怀风在他身下挣扎不休,又痛又惊又怒,回嘴说,“我请客人,光明正大,哪像你偷看别人的请柬?鬼鬼祟祟,你还有道理了?你……啊!”原来又挨了一咬。

左边胸膛上,嫩嫩的乳/尖周围一圈牙/印,迅速发红,肿/胀起来,颤巍巍地在空气中直抖。白雪岚眼睛里闪着幽光,仿佛要择人而噬,冷笑道,“好,我鬼鬼祟祟,你光明正大。你要是不光明正大,怎么能瞒着我,送了几张请柬出去?”这躲过监视一事,却一时难以解释。宣怀风此刻,哪里说得明白,气窒道,“我……我……”白雪岚居高临下,打量着他说,“你虽然不说话,其实心里骂我霸道,对不对?”宣怀风好不容易嗓子挤出一点声来,说,“对!你霸道!”。

小说索引:金玉王朝全文免费阅读,金玉王朝全本免费阅读,金玉王朝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