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仙侠小说 >> 步步升仙 >> 第两百七十九章 此生不换(大结局)

慕祈缓步行走于荒芜冷寂的世界之中,他的神情,从千万年前,刚刚挣脱恶意与诅咒束缚,初见这个世界的绝望,变成了如今的漠然。他不再看苦,因为心已麻木。眼并未能成型,徒留枪廓,四周漂浮残垣断壁的世界,时时刻刻提醒着他,由于他的狂妄,整个世界变成了何等的模样。每一眼,都是对他心灵的又一次折磨,以及对他傲慢的又一次嘲笑。兰泠出于好意,以救世之功德,换取他活下来的机会,可谁又能想到,到了最后,真正活下来的,竟只有他一个?“求生不得,已是无尽痛苦,却未曾想到,连求死,竟都不能…”走到熟悉的地方,望着风光第两七十九章此生不换不再秀丽,唯余冰凉废墟的承渊宫主花园,慕祈低低地笑了起来,笑声之中,却充满了苍凉的意味”“为什么,活下来的,竟然是我?”我杀了自己的兄弟,害死了世同所有的生灵,毁灭了这个世界,若论罪大恶,世间怎会有及得过我的存在?为什么,活下来的,偏偏是我?可是,无论怎样痛苦,他都不能死。

“我愿意”坐在冰冷的废墟之上,眺望昔日熟悉的地方,想曾经的美好,慕祈对着虚空,自言自语“我答应过你,一定要活下来。”是的,我答应过你,所以,在无尽恶意与诅咒中,凭借功德与之挣扎也好:在黑暗的世界蹒蹒独行,再无旁的生灵也罢。哪怕这一生,永远抱着对世界的负罪感,只能靠追忆过去的美好,来汲取温暖,孤独地生活着,我也会履行自己的承诺,无论怎样艰难困苦,也要活下来。永远,不变。新的世界,仙界,承渊宫主hu第两七十九章此生不换ā园。

。去织云殿转了一圈,却没找到人的锦容想都不想,就直奔承渊宫主花园的湖水畔,打起曲宁萱:“又一年的创世庆典快举办了,大家都忙得焦头烂额,唯有你这个特约嘉宾,真是悠闲得让我们眼红啊!”见锦容眼中有几丝疲态,曲宁萱关切地问:“难不成,庆典的准备出了什么事?”“出事?”锦容闻言“哼哼两声,才郁闷地说“还不是你那个好妹妹兰静惹出来的事,她去人间兜了一圈之后,兴致勃勃地打算习人类,弄个什么五界联通网络,说什么足不出户,即可了解天下大事,观看人间最新动态。

你也知道,在在那之后,五界的生灵都十分尊敬你,大家也就由着她胡闹,我也被拉去做了壮丁,帮她构建什么灵域网络,还得准备创世庆典,实在是累得不行。也不知从前每次都当主办方的慕他怎么抗得下来,还将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面面俱到,一点错都找不出的。”五界灵域网络?仿照互联网?也亏兰静能想得出来,果然是因为人类进化到了科技时代,看着熟悉的事物,忍不住了么?听见锦容的话,曲宁萱望着平静的湖水,唇角微微上扬。世界破灭,亿万生灵的灵魂纳入初之心,天道默认末日的到来,进行重组。

在这个过程中,除却有初之心护体的曲宁萱外,只有五位天命强者与玉清微活了下来。重组之时的世界,永远是灵气最充沛,也最适合修炼的地方,尽管为了新的世界,他们几个吸纳灵气的速与频率都很有节制,却也禁不住修为的大幅增长。所以,在生灵还未诞生的时候,昭华就研究出来了一个阵法,以曲宁萱为中心,他们六个为六芒星的支点,将人间与五界分离开来。疏陵上仙选择镇守新世界的根基与支柱,将仙界交给了昭华,其余四界自然与从前一般。玉清微本不想当什么魔皇,可想到六界废待兴,倘若不妥善引导,定会再出岔,才接过了魔皇的担。

灵魂的强弱,直接决定了残留记忆的多少,五界生灵记得曲宁萱救了他们,又在救世功德与初之心中被净化过,心中戾气尽去,唯留感激:新的鬼界与魔界,也不复从前那般贫瘠,纵然魔的凶性血性依旧未曾褪去,却不会再被逼得以自己的孩为食粮,与仙界的矛盾自然缓和了许多。加之玉清微、沉璧与钧离从旁协助,又因曲宁萱仍旧留在仙界,五界竟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和谐之态,尽管很多仙魔依旧水火不相容,可到了庆典的时候,依旧能放下恩怨,快快乐乐地一起庆祝。

如此一来,仙人的足迹,终于不复从前那般,被永远困在仙界的一方土地之中,唯有父神庆典才能出游。现在的仙人,纵然是平日里,也能去找别界的朋友游玩,至于安全……虽仍旧不能保证分之,却比从前好了许多,至于人界……纵是最强大的修真者,也难以抵挡灭世时的气劲,除却模模糊糊记得世间有能乘风御磐,移山倒海的强大存在,从而在诗篇作之中畅想与编织之外,再也记不得其他的他们,也做不了什么。毕竟,因为人界与五界彻底分离,清浊之气亦不干涉,除却凭累世功德成仙之外,人类无论怎样修炼,都只能长寿,不能成仙。

正因为如此,这个世间的人类,也走上了与曲宁萱前世人类社会相同的,短短几千年,就从茹毛饮血,进化到了科技时代,又因肆意破坏环境,加之人心渐渐污浊,清浊二气严重失衡,导致了彻底地毁灭。一次又一次循环往复,独立地上演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比起上一个世界,生活节奏加快了无数倍,也让五界生灵从开始的好奇,到了如今的习以为常。按锦容的话说,如今的人类世界“非常无起”原因如下:“反正都是一个模式,当了皇帝就想长生不老:有了技术就以为人能取代神来造物:天天想着探宇宙,痛扁外星人,却不知宇宙本就是人界的一部分。

何况,以他们破坏星球的速,能不能在星球毁夹之前冲出宇宙,都是大问题呢!”上界生灵高高在上,俯视生命短暂的人类,自然觉得为无趣。纵然是兰静,也清晰地认识到,仙与人的不同。这姑娘曾经想住到人间去,体验一下熟悉的事务,结果一下界,就被浓厚的浊气震住:想尝一下不知多少年未曾尝过的小吃,却发现自己连看都不愿意看,更别说吃:说看出吧,仙在思想之上的高,以及对万事万物的理解,要远远超过人类,对兰静来说,无论什么书,几乎都能称得上错误出,除非她去看诗词歌赋。

兴卑冲跑到人界去,打算住个十年八年的兰静,还没到一个月就灰溜溜地回来,被大家好生取笑了一番,至今仍是她黑历史中最不堪回的一桩。“锦容姐,你又在姐姐面前说我的坏话。”兰静快步走过来,不满道”“实在是过分了。”锦容微微挑眉,打起道:“追求者的礼物处理完了?”一听见“追求者的礼物”兰静耷拉下脸,郁闷得要命。新的世界,新的秩序,新的律法,衡天者的束缚已没有以往那么多。诸位大美女的追求者将“心动不如行动”这句话做了最好的诠释,这些年来,光是兰静收到的礼物,就能装满几个大屋,更别说她还得负责处理曲宁萱的。

想到这里,兰静靠着曲宁萱,嘟哝着:“慕祈真没用,这么久都没从区区一个幻境中摆脱,害得姐姐等了他这么多年!”曲宁萱抚了抚被风吹乱的鬓发,笑道:“毁灭世间恶意所凝聚的幻境,岂是这么简单就能破除的?幻境展现得,恰是慕祈心中最害怕发生的事情,若我没猜错的话,定是一片荒芜,独留他一人的破碎世界,慕祈无法从自责内疚中挣脱,也是正常的。更何况,毁灭世界,本就会进受到惩罚,纵然以功德相抵,也不例外,他……”“他挣脱不了,责罚没到期,那是他的事情。

姐姐就打算站在这里,一直等下去么?”兰静听了,不满道“姐姐将救世功德全都给了他,自己却被打回原形,若非初之心与你那碎裂的手镯的庇护,说不定…结果呢?你从凝聚了身体之后,就在这儿你就这么确定,幻境之中的他,也在这里?”锦容刚要说什么,就见曲宁萱轻轻揉了揉兰静的头,柔声道:“我确定,而且我在这里等,也可以自修啊,不碍事的。”很多年前,他们两个就是在这片湖水畔,他抚琴,她跳舞或与他以箫、瑟相合。这是她的回忆之地,也应是他的,不会是别处了。

兰静闻言,不由小声嘀咕:“那个讨厌鬼,死腹黑哪里好了?”曲宁萱轻轻笑了笑,静静望着池水,没再说话。黑暗冰冷的世界,唯有她的身影与笑颜,如此清晰。“兰泠……”不,别走,你别走!幻影消失的那一刻,温暖也迅速抽离了他的身体,让他体会到,比陷入沉眠之前,更加凛冽的寒意。不想睡眠,因为每一次醒来,都更加寒冷孤独。却又无可抑制地,让一次又一次地深深沉眠,唯有在梦中,才能再次见到她的身影。依靠冰冷的废墟,慕祈轻轻闭上眼睛,却慢慢的,体会到了光明与温暖的感娄。

原来,他又睡着了啊!那么,这一次的梦,会是怎么样的呢?黑暗消融的那一刻,慕祈的身影,也突兀出现在了曲宁萱正对面的一块大石头旁边。曲宁萱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怔了许久,唇角终于扬起一丝温暖的笑容,眼中却有了泪光。她轻轻地,缓缓地,不发出一丝声音地走上前,唯恐这是自己的梦。直到在慕祈身边站定,跨下,感觉到熟悉的气息,确定真的是他之后。曲宁萱的泪水,不自觉地落下。慕祈缓缓睁开眼,见曲宁萱无声哭泣,想要伸出手,却又怕美好的梦境消散,就勉强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轻声说:“别哭了,你看,我答应了你,一直好好活着呢!”上一世,为苍生鞠躬尽瘁,这一生,我愿只为你而活。

!!!。

小说索引:步步升仙全文免费阅读,步步升仙全本免费阅读,步步升仙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