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军事小说 >> 丑陋王爷穿越妃 >> 江湖笑,人逍遥

皇宫,风痕一脸的坚定。这里没有人可以困住他,而在临来之前,他已经吩咐暗卫不府里许任何人进出。皇上低头沉默了好长时间,就在风痕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皇上忽然抬起头道:“好,朕答应你,只是这王爷的头衔朕不能收回,一来这是先皇赐的,朕没有资格收回,二来不管是朝廷还是江湖恐怕都少不了风家,朕不希望这么好的人才埋没了。”王福崖在一旁附和道:“正是这个道理呢,风王爷,就当皇上给您放假,修养一阵子。”均“对,王爱卿说的很对,朕看风唤和风楠两兄弟也不简单呢,将来必是国之栋梁。

”风痕没想到皇上会留他,想着早上的时候,不由的问道:“如果王大人是在风府找到的夜明珠,皇上会怎么样?”皇上手中的笔停了停,抬起头反问道:“你会做这样的事情吗?”泉风痕毫不犹豫的点点头,偷窃之类的事情他做不来。“这就对了,不管什么人做事,都会有他的理由,可你,没有这样的理由。”皇上看着他,缓缓的摇头。风痕看的清楚,皇上的眼神里看不出半丝犹豫或者疑惑,心里感动,道:“多谢皇上的信任,只是我心已定,还请皇上恩准。

”“风家,当得起朕的信任。”皇上颔首,又道:“如果有一天朕需要风家,天下需要风家,百姓需要风家,不知到时该去何处寻呢?”风痕拱手道:“请皇上放心,风家该担的责任都会继续担当下去,绝不逃避。”踏出皇宫大门,把华丽的偌大的宫门甩在身后,风痕的一颗心早就回了家。“相公,你回来了。”苏青青正守在门口,一脸的苦恼,“我担心,想去寻你,可竟是走不出这大门,太怪了。”立在一旁的风唤和风楠见到他,都松了口气,道:“爹爹,你终于回来了。

”再不回来,都要备娘聒噪死了。幸好爹临走的时候提前告诉了他们,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不许娘出府。他们看的明白,这门口爹是布了人手的,看着娘一次次的出不去,心里也着急,可有着爹的吩咐,却是谁也不敢动手。“爹爹,我想试试。”风唤走到爹爹的身边,低声道。明白他心中所想,风痕沉思了一下,方道:“等我跟你娘离开后。”“是。”风唤喜道,不知道以他的武功,能不能过了这道门旁的暗卫。苏青青听着风痕的话,喜道:“相公,皇上允了?”见风痕点点头,苏青青跳起来抱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啵”了一下,“江湖逍遥去喽。

”没有目的,只有两辆马车,几个快乐的人儿,一路吆喝着高喊着行在路上,树上的叶子受到这欢乐气氛的感染,也都在空中飞舞。翠儿和风景想过安稳的生活,正好留在府里伴着苏母,而白仙鹤这几年虽然身体不大好了,可是心却还是年轻的像个孩子,是一定要随行的,临行前风唤又要他们先走,自己随后就到,风痕知道他要做什么,心里明了,遂点点头,苏青青却看的疑惑,问道:“唤小子,你想干什么?”风唤没有回答,而是道:“娘放心,爹爹会一路留下记号,我会很快追上你们的。

”: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苏青青正要再问,风痕却道:“青青,你放心,风唤虽然才只有6岁,可是我相信他心里自有分寸的。”“你们父子俩搞什么啊。”苏青青越发的疑惑,却听风楠欢喜道:“娘,我知道哥要干什么。”可是话还没说完,口已经被风唤的手堵住。“娘,您就别问了嘛,反正不出半日的时间我就可以追上你们的。”风唤说完,见爹爹抬眼看他,这小子对自己的功夫倒是颇为自信,半日的时间,当年他这么年纪的时候也未必做得到的。

没有目的,只有两辆马车,几个快乐的人儿,一路吆喝着高喊着行在路上,树上的叶子受到这欢乐气氛的感染,也都在空中飞舞。只是小半天都快过去了,风唤还没有追上来,苏青青心里着急,道:“相公,唤小子要干什么啊,,这么这会了还没有回来?”风痕还没答话,就听到风楠的声音:“哥的功夫还没练好呗,是不是,神仙爷爷?”“唔,唤小子的功夫比你强多了,要是你呀,恐怕一天的时间都不够。”白仙鹤习惯性的眯着眼睛,休养生息。“神仙爷爷,你偏心哦,我的功夫也不差啊”风楠不依了,撒娇道。

“唔,是不错,比老人家当年好那么一丁点。”白仙鹤说着兀知在马车内翻了个身,又道:“老人家睡了哦,别再打扰我。”风痕将苏青青揽在怀里,道:“青青,风唤确实不错,当年的我绝对做不到这一点,真让人说对了,青出蓝而胜于蓝,将来风唤的成就一定会超过我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清凉的童音:“我回来了。”正是风唤,手里还伶着两个荷叶包,散发出阵阵香气。“咦,好香,唤小子,你带什么吃的来了?”闻到香气,白仙鹤的瞌睡虫全跑了,顿时精神百倍。

风痕颔首,这么短的时间内,破了门口的暗卫,又有时间买了吃食,这孩子他可以略略的放些心了。“哥,你买什么好吃的了?”风楠大呼一声,人已经比白仙鹤快了一步,将风唤左手里的荷叶包展开,却是一只烤的喷香的肥鸡。扒开来,正要准备往嘴里塞,却被白仙鹤一把夺了过来,笑道:“这么搀的一张嘴,当心吃成小胖子,会没有美女喜欢的。”美女,是他新近跟苏青青学的词儿。说着却是要往自己嘴里送,却有一只手将他刚要到到嘴的肥鸡又夺了过来,回头,却是苏青青笑吟吟的看着他,“当心吃成个老胖子,没了第二春。

”第二春?白仙鹤赶紧摇摇头,他可不敢想。此时太阳已经快要升到头顶,照着道路两旁因着深秋而变的金黄的叶子,自是有一番景致,而旁边是一望无际的草地,苏青青略一沉吟,道:“不如我们席地而坐,来个野餐,如何呀?”“好主意。”众人附和,白仙鹤担心道:“只是这锅碗瓢勺?”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风痕笑道:“这好办,我负责解决。”白仙鹤瞧了瞧四周并不见什么人家,心道你怎么解决,难不成还要把自个变成锅碗瓢勺了?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老人家看着你倒是怎么解决,想着便问道:“柴米油盐酱醋茶呢?”“这也包在我身上。

”风痕一脸的胸有成竹。白仙鹤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该不是老眼昏花,没看到人家吧,可是再仔细瞧了一圈,没错,除了百米开外的地方有个似是已经荒芜的菜园子,再不见什么房屋之类的。苏青青乐呵呵的站在那里,看他们两个你来我往,热闹非凡。风唤和风楠见爹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而神仙爷爷一脸的惊诧不相信,便起哄道:“打赌,打赌,要是神仙爷爷输了,我想要神仙爷爷去那里挖菜出来。”风楠指着荒芜的菜园子,欢呼道。“去,你这臭楠小子,老人家怎么会输呢?”白仙鹤当头给了他一记敲击,风楠也并不躲,任他敲了,然后抚着脑袋对着苏青青,一脸受人欺负的模样,“娘,神仙爷爷知道自己输了,还不承认,竟然还敲我的头。

”苏青青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将风楠揽在怀里,鼻端嗅着有些清冷的却携着太阳温暖的空气,在心里感叹自由自在的,想停就停,想走就走,真好。相公是一直想要这种自由的,终于实现了。风唤接道:“要是爹爹输了呢?不如炒菜给我们吃,如何?”风楠拍手道:“好,好。”从未吃过爹爹炒的菜,不知味道如何?苏青青也笑,相公炒的菜,值得一尝哦。可是这两个孩子起哄的热闹,两个当事人却还都没有表态,想着便道:“相公,白老头,你们俩是赌还是不赌?”白仙鹤率先道:“赌,当然赌,老人家吃过你烤的肉,却从未吃过你炒的菜哦,也不知味道如何?能不能吃哇?哈哈……”风痕指着那片荒芜的菜地,笑道:“我倒是想您去那片菜园子给咱顺手牵羊,弄些菜过来。

”两人看去都是胸有成竹,风唤跃身站在马车顶端,向那片菜园子看了看,惊呼道:“哎呦,神仙爷爷,那片菜地光秃秃的,好像没什么菜了哦,这附近也看不到什么人家,爹爹,你要怎么解决这锅碗瓢盆,柴迷油盐酱醋茶?”被风唤这么一说,倒是两人都要输了。“不许弄些野味来骗人,必得是那片菜园子里的。”风痕说道,白仙鹤却也在风唤话音刚落的时候,说道:“你这小子不许用轻功跑个百八十里来糊弄人。”秋天本就是收获的季节,在这荒野地里弄些菜来,还不是什么难事儿。

而以风痕的武功,一炷香的时间跑个百八十里也不成什么问题。看来两人都捏准了对方可能会违规的地方。“没问题。”两人都是成竹在胸。风痕道:“我就在这附近超不出十步的范围,就能把刚刚说的都给变出来。”()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苏青青笑道:“相公,那片菜园子好歹是个实物,说不定还有几颗主人丢下的菜叶子,可是这锅碗瓢勺却不是凭空就能有的,莫非你……”心里一动,难道相公早有准备?却听白仙鹤道:“你就吹吧,你要是想炒菜给我们吃,也不用兜这么大圈子啊,是不是,两个小鬼?”在白仙鹤眼里,风痕是输定了的。

“神仙爷爷,我们支持你、”风唤和风楠举起左手,喊道,然后又同时举起右手朝着风痕喊道:“爹爹,我们支持你。”额,从目前的支持票数来看,是个平局?白仙鹤和风痕都望着苏青青,仿若决定权在她手中。苏青青忙举起双手道:“看好了,我也是两双手哦。”哎,这不还是个平局?白仙鹤一挥手,道:“好了,各位看客,今日我们就来欣赏一下风家大公子如何凭空生出来锅碗瓢勺,柴米油盐酱醋茶来。”生出来?这词用的,苏青青扑哧一笑,他当跟生孩子一样吗?可是生孩子还要十月怀胎呢?想着不由的问道:“相公,你要不要先酝酿一下?”风痕想了想,道:“这变戏法总是需要道具的吧,今天我的道具就是这辆马车。

”说完一撩车帘子,“看好了,这车里除了棉被干粮衣物,是什么都没有的。”“老人家要上去检查一下。”白仙鹤说完跨上马车,东敲敲西看看,放了心,点点头,道:“没什么夹层,老人家看你怎么变出来。”苏青青也是心里疑惑,她本想到相公早在马车内弄出了夹层,可是听白仙鹤的话,却又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怀疑,要是有夹层,以白仙鹤的江湖老道,不可能看不出来呀?风唤和风楠看到起劲,鼓掌,吆喝,“变戏法,变戏法喽。”俨然便是一派孩子的好奇。

风痕钻进马车,放下车帘子,还没听到车内有什么动静,便听到一声大喊:“风唤,风楠,接好了。”话音刚落,一个东西飞出来,风唤扬手接过来,却是一口锅。“不是吧?还真能变?”白仙鹤看这那口锅,不敢相信,伸出手指弹了两下,铮铮作响,是锅没错。他只是不相信能凭空变出这些东西来,可刚刚他明明检查过了,车内明明没有这些东西的。苏青青看的欣喜,相公果然是提前准备了这些东西的,竟然连自己都没有告诉。风楠喝道:“爹爹,好厉害哦,再砸出来一个碗。

”碗出来了,可不是一个,而是一叠,风楠数着,道:“5个碗,正好一人一个。”闻言,苏青青嗔道:“相公,你也不怕楠接不好,跌破了,那我们岂不是只能在锅里吃饭了。”“娘,你不相信我的功夫?”风楠不满,“爹爹,再扔出来一个,我秀给娘看看。”说着身形顿起,竟是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回旋,接住了风痕扔出来的东西,却是一把勺子。白仙鹤暗赞,风痕仍的手法好,风楠的轻功也不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接二连三的,马车里不断有东西飞出,风唤和风楠变换身形,稳稳当当的接住每一样东西,等马车内再无飞物出来的时候,苏青青细细数了数,却独独少了柴米油盐酱醋茶当头的柴,是啊,相公不可能提前把柴也放在车上的,一来占的空间大,而来一路上随处可见碎枝,没有这个必要。

白仙鹤顿时喜道:“哈哈……老人家赢了。”却听到头顶一声巨响,枯木断枝。风痕拿着折下来的枯木枝子,撂在地下,笑吟吟的看着白仙鹤道:“柴,所以您输了。”额,他真要去才院子里寻菜了?“神仙爷爷,我们去挖菜。”风唤和风楠一左一右揽着白仙鹤的胳膊,朝着那片菜园子走去。苏青青看着一老两少欢乐的身影,忽然道:“相公,白老头是怎么失了武功的?”“青青,你……”白仙鹤选择了对青青隐瞒这一切,可青青是怎么知道的?“相公,我知道你们都不想我伤心,不想我内疚,可是白老头没了武功,我又怎么会察觉不到呢?你们越是不说,我就越觉得白老头失了功夫的事儿跟我有关。

”苏青青缓缓的说道,她早就知道的,她生完孩子后的那一个月就知道的,也明白他们要隐瞒的苦心,她只是不想负了他们的苦心,所以一直没问。原来青青什么都知道了。风痕将那日的情形对青青讲了,末了又道:“青青,他为我们做了很多。”她知道,她是知道的,苏青青仰头,道:“所以我们要让他的晚年快快乐乐的度过。”说完看着风痕的眼睛,又道:“相公,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是啊,有你陪着,自由自在,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风痕说着手揽上苏青青的腰。

“恩,我也是,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了。”靠在相公的肩头,听着头顶树叶沙沙作响,苏青青闭上眼睛,深深的呼吸,来到这里七年多,不是没想过回去,可是一来不知道怎么回去,二来终究还是舍不得,说她自私吧,自私的享受着历经艰辛得来的幸福。爸妈,要是你们知道了,会支持我的选择吗?“哇,还真的有哎。”菜园子里传来阵阵欢喜的笑声,只见风楠一手高举着一棵白白的萝卜,朝着他们摇着,“爹爹,娘,找到萝卜嘞。”“相公,你怎么会想到要带这些东西呢?”苏青青指着摆了满地的东西。

“我想着你肯定愿意在这蓝天白云翠绿的草地间吃饭,茶余饭饱晒晒太阳。”风痕说着,其实这何尝不是他自己的想法呢?“相公,谢谢你。”苏青青仰头,深情款款。“拿什么谢我?荷包呢?”风痕摊出宽大的手掌,笑亮的眼睛看着她。额,荷包,苏青青抚额,“我在绣了,只是一时半会没绣完嘛。”“恩?”风痕故意拉长了声音,问道。苏青青将自己的手放在那张宽大温暖的手掌心,道:“用我一生相陪来谢你,相公,可好?”一生一世,这样的决定实属不易。

()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手心里的手小巧秀气,风痕握紧了。“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松开。”“相公,如果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会怎么样?”苏青青从未对任何人讲过自己的来历,怕他们受不了,也怕相公会担心。“我已经在你的世界里了,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苏青青感动,既然如此,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区别呢,说了只能让相公白担心而已。秋日的阳光明媚,照着那对紧紧相偎的人儿,幸福温暖。瞧见白仙鹤他们两手满满的归来,苏青青笑道:“相公,我还真没吃过你炒的菜哎。

”“今天就炒给你吃。”一脸宠溺的笑。一时就撘锅起灶,一派忙碌。“咦,娃娃,这萝卜是老人家挖到的,看着不错,清爽,老人家先尝尝。”白仙鹤指着苏青青刚刚端上来的一盘红的红,白的白的菜。风唤笑道:“可是我先发现的。”筷子抢先白仙鹤一步,夹起一根萝卜丝正要放在嘴里,斜旁里出现一双筷子。“是我拔出来的。”风楠抢过风唤筷子上的萝卜丝,还未放进嘴里,却被苏青青强拉着手,眼睁睁的看着筷子移了方向,萝卜丝进了白仙鹤的嘴里。“神仙爷爷劳苦功高,这第一筷子嘛,自然是给神仙爷爷啊。

”苏青青笑道。白仙鹤把萝卜丝在嘴里嚼的咯蹦咯蹦响,咂咂嘴道:“好吃极了,应该给这盘菜取个名字的。”萝卜丝上覆了红红的辣椒,而且纯粹的天然食品,萝卜是地里拔的,辣椒估计是菜园里的主人留下的,因着风吹日晒都变得红艳艳的,也给他们捡了回来。风唤看着,忽然道:“我有了一个好名字,极贴切的。”“快说说看看。”白仙鹤急道。“踏雪访梅。”风唤缓缓的道出这四个字,果然很贴切。“好名字,哥。”风楠拍手,又道:“阳春白雪也不错哦,你们看哦,太阳是红色的,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晒得人火辣辣的,像这辣椒,雪呢,冬日的雪入口清冽,像这萝卜。

”“好,都是好名字。”苏青青拍手,却见风痕还在锅旁忙碌,忙道:“相公,你这一盘菜要炒到什么时候啊。”“快了,快了。“风痕说着,将锅里的菜倒在盘子里,端了上来。众人纷纷看着这盘黑乎乎的看不出是什么的菜,白仙鹤先发问道:“这是什么菜,能吃吗?”“吃肯定是没问题的。”风痕抓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块,放进嘴里,满意的点点头,“恩,味道还不错。”看众人都是迟疑的不下筷子又道:“干嘛愣着啊,快吃呀,当心一回就没了。”听得这话,再看看风痕似是很享受嘴里的美味,苏青青他们四个抬起筷子朝着盘子身去。

风痕回头,将嘴里的菜吐在了地上,天呢,他忙活了半天,怎么炒出来的菜这么难吃,不是难吃,是难以下咽。再转身时,却看到4双筷子上分别夹着一块黑乎乎的东西。()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傻小子,既然好吃,你就多吃点。”白仙鹤都快要将筷子伸到风痕的嘴边了。风痕抓狂,然后跳开来,仿佛那筷子上夹着什么猛兽,不,比猛兽还要可怕,他可怜的味觉啊看着风痕躲避的模样,四人都笑了。茶余饭后,收拾了杯盘碗碟,白仙鹤抚着饱饱的肚囊,晒着暖洋洋的太阳,窝在草地上准备睡个午觉。

风唤和风楠在一旁追逐嬉戏,切磋武功。苏青青和风痕挽着手,信步走着,踩着脚下松软的泥土,享受着宁静的生活。这之后,苏青青忽然变的神秘了起来,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往女人聚集的地方去,还都让他离的远远的。风痕疑惑,青青是最不喜欢跟那些神叨叨的人打交道的,怎么忽然转了性,直到有次青青回来洗手,呲牙咧嘴的,仿佛很疼的样子,风痕忙问道:“青青,怎么了?”“额,水太凉了。”苏青青将手拿出来,用干干的毛巾擦着。怎么会?他特意让小二准备的热水啊。

想着便将手伸进水里,温温的并不感到凉意。“不凉啊。”“女人天生比较怕冷嘛。”苏青青说着伸了个懒腰,揉揉有些发僵的脖颈,道:“累死我了,我要睡觉,相公,抱抱。”他虽心里疑惑,可是看青青困倦的样子,也就没说什么。第二天,苏青青回来,洗手的时候发觉水的温度高了好多,手上被针扎到的那些细小的针眼碰到水,仍是痛的她心里倒抽一口冷气,脸颊有些抽筋,却再没有呲牙咧嘴。“相公,水太烫了啊。”这么喊了一声,伸出双臂抱住风痕,使劲的嗅着,道:“好舒服。

”风痕心里积了很多疑惑,可是见青青每天兴奋异常的样子,却也没有问。其实以他的功夫想要跟踪苏青青一探究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可是他只要青青安全,他连跟踪的念头都没有想过。直到有天撞到苏青青拿着个棚子,捏着细细的针,低头绣花。“青青,你这是”风痕趁苏青青不注意,夺了过来,正想说这是给我绣的荷包,却在看到绣的图案时惊呆了。“相公,很难看啊?”她学了好多天,手被针都快刺遍了,才勉强绣出冰山一角。这古代的刺绣真的很难学,尤其是这绣花针,在她手里滑不溜秋的,老是往她手上去。

风痕忽然丢了花棚子,抓起她的手,原来,她洗手时候的呲牙咧嘴是因为手上被针刺了好多,然后被水一浸,自是疼痛。看着心疼道:“青青,你这是何苦。”“想绣个荷包给你嘛。”苏青青小声的嘀咕,惨了,被相公发现,这个荷包最大的可能就是要夭折啊。“哎,都怪我不好,我是听见岳母大人和翠儿都夸你绣工很好,所以才……”风痕想着想起这些天苏青青的神秘,“这么些天,你跟那些女人在一块,就是学这个?”苏青青点点头,要不然她干嘛去啊。: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相公,其实我不会刺绣了,不过好在这些天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你看,都绣了这么多了,要不了几天你就可以戴上了。”苏青青喜滋滋的拿着被风痕放在桌上的花棚子,献宝似的道。“不会有不会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看把手弄的,以后都不许绣了。”风痕将她拥在怀里,自己要什么荷包嘛,真是的。青青让他欣喜,让他意外的地方太多了,就像这刺绣,其实会不会又有什么呢,只要她在身边就好。她就知道会这样,可是半途而废也不是她的作风啊。再说了,这个荷包她也想给啊。

再过半个月就是相公的生辰了,她想把这荷包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他。紧赶慢赶,终于在风痕生辰的时候做了出来,苏青青细细的将荷包系在风痕的腰间,灿烂的笑:“相公,生日快乐。”白底淡青色的边,中间的图案用金色的丝线绣成,底下细心的坠了穗子,垂在风痕的腰间,平添几分温暖和感动。“娘,荷包哎。”风唤和风楠看的眼馋,就连白仙鹤都细细的看着荷包上的图案,“鸳鸯戏水哎,这绣工果然不错。”那是,苏青青得意的仰头,她可是练了好多天的。

“白老头,你的腰带,唤小子,楠小子,娘一人绣一个荷包给你们。 ”见风痕想要阻止,苏青青忙道:“相公,生辰都是要许愿的,快许个愿。”风痕双手合十,心里默念,愿与青青长相守。是的,长相守便好。—————————本文完结——————————————后记:还是那句话,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在线阅读。

小说索引:丑陋王爷穿越妃全文免费阅读,丑陋王爷穿越妃全本免费阅读,丑陋王爷穿越妃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