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欲封天 后湾村的那些事儿 乡村禁爱 半掩门女人守寡 内裤奇缘 寡妇的私密日记 春媚芳乡 少女的诱惑 流氓老师 桃花村的女人  
首页 >> 校园小说 >> 追爱狼王 >> 8、不管你是人,还是狼

这里是办公室,说不定随时会有什么公事,更说不准星星不定什么时候就杀回来了。舒睍莼璩时间紧迫,机会难得,沫蝉虽有些害羞,不过却也都压住,努力配合着老公,让身子迅速热了起来。衣裳裙子都来不及脱,被莫邪粗暴地直接掀起来。衣裳堆在脖子上,裙子缠在腰间。阳光透过百叶窗,一格一格地照下来,给她的身子带来奇异的视觉感受。说巧不巧,那些间隔相等的光,一束正好在她ru尖,余光沿着那一颗玲珑嫣红漫射下去,点亮莹白。另一束缠在她腹上,将她肚脐神秘的凹陷清晰呈现在莫邪眼前栎。

还有一束,则更加邪.恶,像是盗墓者手擎的火炬,引导犯罪者一步一步探入那神秘的桃源宝地……而这一束一束的光线,在沫蝉身上累积起来,更像是一道道无形的绳索,仿佛被捆绑的羔羊。莫邪想要慢一点,毕竟这是沫蝉自从怀孕分娩以来的初次,可是这样的视觉刺.激之下,他实在是无法控制自己浮。狼啸一声,他便扑向她丰盈的双峦。一口叼住一边,另外一边用手略带粗鲁地揉住。这里,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只属于星星。沫蝉都有些忘了亲密之时这里的感受,莫邪冷不丁这样扑过来,久违的记忆倏然被唤醒,以一种迅速冲上天空而绽放的焰火一般的感受,迅速袭上她头顶!“啊!——”沫蝉这便叫了出来!“坏虫!”莫邪咬着那因为生育而变大、以不可思议的弧度柔软和饱满的曲线,忍着下边的渴望,“嘘,我们慢一点。

别叫得这么大声,不然我现在就忍不住了。”沫蝉脊背压在地毯上,羊毛纵然柔软,可是却也给皮肤小小的刺痛,她却顾不上,情不自禁将下.身努力抬高,贴向他,而将大部分的体重都交给了脊背。她的主动迎合,让莫邪如陷入融化的乳酪,被她柔软如绵的身子裹着、夹着、辗转厮磨着。生育带给一个女人的成熟魅力,宛如牛奶醇香,被加热了缓缓漫溢在空气里,仿佛天然的媚香,让他迷醉。他揉着自己的亢阳,让他挤在她的桃林入口,狎戏滑动,却不肯入内。

引着她幽谷之内柔泉点点,他耐心地与那泉水融合,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勇猛。以备厚积薄发,一攻而入!他所有的动作都变成两种态势,一种是霸道的揉,一种是不放过任何一处的舔,沫蝉只觉自己身子变热变软,几乎要瘫在地毯上。他在她腿.间的磨蹭,尤其让她无法再忍。她抓紧了他的发丝,哽咽哀求,“小邪,呜呜,小邪。”像是小小的猫儿,在春夜里无助地呢喃。莫邪喘息得说不出话来,努力自制着,让那膨大到坚.挺的亢奋探入一点点尖头。她便立时颤抖起来,幽谷内泉水淋漓而来,柔软的肉瓣颤.栗着紧紧缠裹住了他,绞着缠着,百般哄逗,只求他深入……莫邪高高仰头,深深吸气。

只需腰间用力,他定然就能长驱直入!可是舍不得,他要看足了她所有的娇媚,然后才释放自己。得不到满足的人儿,忍不住低低娇弱地哽咽出声,“小邪,我求你……”额头的汗珠跌落在她凝脂一般的皮肤上,随即滑开,在阳光里漾起小小白雾。莫邪咬紧牙关,“自己来拿!”“唔……”孕育过程里的压抑,今日被猛地唤醒,以沫蝉自己都无法预料的姿态,近乎疯狂地炸裂开。沫蝉被渴望尽数征服,她咬着唇,伸手便滑下他紧致的小.腹,想去捉他那邪肆的亢扬。

他却无情地避开,低沉地笑,“不给这个!拿别的,乖。”沫蝉哭出声来,“小邪,好难受……”莫邪怜惜又骄傲地笑,“我的全部都是你的,来拿,找能让你快乐的。你懂的,我的宝贝儿。”沫蝉嘤咛哭泣,深闭双眼,攥住了他的手……修长手指早已待命,她抬高自己的腰,将他引入她的秘境。哽咽,破碎的抽泣,细而悠长的吟哦,随着他手指的深入而盘旋升起,绕著他的心神。莫邪张开嘴,要大口大口地呼吸,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此时便窒息而死。她的美好柔嫩地全然在他指尖绽放。

她那么用力地缠紧他,一波又一波漾起迷人的痉.挛,让他恨不得整个身子都变成指尖,随着一头钻入她最深之处——亲眼去看看,那里怎么会这般迷人,这般的让他无法抗拒!“好极了,再来。”他哄着她,咬着的耳垂,“再来一个。”沫蝉身子高高抬起,仿佛柔媚拱桥,贴紧他的身子滑行祈求,“……还,还有哪里?”莫邪邪肆爆发,他一个转身便躺倒下来,将沫蝉拱卫在上。他双手扶持着她的纤腰,用深山静水一般的神情蓝瞳,惑引着她,“来,你来主宰我。

”沫蝉又是一声哽咽,羞涩感敌不过渴望,她膝行向上,缓缓朝着他的面部降落下去……他的舌尖儿完美嵌入,隐没进那神秘幽美的源头。她抽泣着,身子主动上下耸动,应和着他舌尖的节奏……“好极了。”莫邪狂野地推着她的身子后仰,将她两.腿迎向前来,让她更加朝他敞开……沫蝉彻底沉沦入疯狂的漩涡,只觉天旋地转,身子里却还有巨大的空虚无法填满。她死死扯住他发丝,深深希望他再深再深。莫邪也同样无法自拔——她的身子仿佛化身为玄妙无比的漩涡,缠裹着他,让他无底深入。

沫蝉哽噎哀求,“小邪你给我!”莫邪张口,忍不住一声狼啸。再是人形,最本质依旧是狼,他捉紧她tun瓣,张口咬住她耳垂,“这一次,我想弄疼你!虫,告诉我,行不行?”沫蝉神智早已游离,这时无论他提什么,只要能给她解脱,她便无不答应。莫邪一声嘶吼,猛地将沫蝉翻转过去,推着她的腰,让她从背面朝他拱起那妙不可言的tun……他两只手一边捉紧一瓣,狼吼着从后方悍然冲入!狼的原始渴望在这一刻尽情宣泄!那狂野的冲击,比之从前他们之间的任何一次都更猛烈,现时已经完全成熟了的沫蝉,惊讶于自己身子的容纳能力。

可是再能容纳,却依旧在他迅猛的攻击之下,忍不住一声连着一声地尖叫了出来!他的冲锋,与她的尖叫,同一频率,一同在房间里搅扰起最原始而又狂野的声响……眼前一片强光白炽,沫蝉大脑中同样一片空白,可是她还是想看他的神色。她扭转头,却被他猛地按住后颈,沙哑而又魅惑地命令,“别转头!乖,闭上眼睛。”身子里奇异地一抖,沫蝉蓦地明白此时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自己也惊讶,她竟然没有害怕,而是被那种奇异的快感迅速推上巅峰,她弓起身子紧紧缠住他的亢奋,猛地尖叫!沫蝉失去意识的几分钟里,感知到他的舌一直温柔地舔着她的汗珠。

沫蝉悠缓醒来,浑身湿透,眼神同样湿润地凝望着眼前那绝美的容颜。这样的妖精,刚刚对她做了那样邪.恶至极的事——让她这样享受。莫邪再舔.舔她的眼睛,“乖,弄疼你了没有?”“有。”沫蝉毫不遮掩,“……不过,好喜欢。”莫邪长睫微垂,几不可察地缓缓舒了口气。沫蝉明白他这是为何。沫蝉仿佛银鱼游动,滑上他汗湿的身子,俯在他耳畔,“这个世上,再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比得上我老公的刚猛。”莫邪一窒。“……所以,我很喜欢。你别为此自责,也别觉自惭形秽。

”她耐心地引逗着他,指尖在他腹肌上轻轻弹奏,“你是狼,我早就知道;我既然敢爱上你,我就敢面对任何面貌的你。”“你是以人身爱我,还是以狼形,我同样喜欢。因为你是你,不是因为你是人抑或是狼。”沫蝉舌尖儿淘气深入莫邪耳廓,“告诉你个小秘密,我从前曾为你买了一套名贵的狗狗装。如果我说我想看你穿上它,然后再跟你疯狂一次,让我面对着你,让我看清你……你敢不敢答应?”莫邪一声狼叫,猛地两手狠狠抓住她tun瓣,急速猛醒,再度长枪紧入!“好,这么说定了!我们约好了,月圆之夜,那晚我不当人,只当狼;而你,我的虫,是我贪婪不尽的猎物!我要吃光了你的每一寸,让你在我身.下,整夜哀求、尖叫!”沫蝉柔媚抬高双.腿,缠紧他腰身,“好。

以后每个月圆之夜,我是你的羔羊,却也是——你的主人。”莫邪颤抖于深处释放,他曼声狼啸,“虫,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爱你?”-------【稍后再来一更吧~~~】。

小说索引:追爱狼王全文免费阅读,追爱狼王全本免费阅读,追爱狼王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