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 总统大结局【挥手再见】

总统大结局【挥手再见】文/云檀就在北堂集团面临破产的同时,北堂会长北堂辰忽然宣布退居副会长之职,其兄北堂曜接管北堂集团,鼎鼎大名的黑帮教父龙煞竟然是北堂家族已经宣布夭折的大少爷,身份一经披露,顿时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北堂辰还是料错了,南宫紫陌对于北堂集团由谁来当家并不关心,她的攻势反而变本加厉起来。相较于北堂辰的心急如焚,龙煞倒是淡定多了。“我说了不管用,你还不相信,现在该死心了吧?”龙煞站在窗前,看着街上的车水马龙,心里觉得空落落的。

这种感觉自从紫陌离开后就一直跟随着他,最近反而越来越激烈了嘌。北堂辰重声叹道:“南宫紫陌当真是绝情。”他以为龙煞出任会长,能够抵挡攻势,想不到南宫紫陌是越出手越狠了。“我倒宁愿她绝情一些,要不然当年早被你母亲害死了。”龙煞说着,漫不经心的看了北堂辰一眼。北堂辰下意识皱眉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就不要再翻旧账了好吗?嗵”龙煞正欲说话,就见问天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神情间失去了往常的冷静:“总裁,不好了。”“怎么了?”龙煞冷声问道。

“您自己看看吧!”问天说着打开了电视机,调好了频道。也难怪问天失常了,北堂辰和龙煞看了之后,脸色都是一变,尤其是龙煞,脸色铁青不说,身体竟然还有些摇摇欲坠。“哟,天大的喜事啊!”北堂辰唯恐天下不乱,还吹了一声口哨渲染气氛。龙煞淡淡的扫了北堂辰一眼,北堂辰无奈的耸肩,但是脸上却带着看好戏的笑意。龙煞声音像是从地底下涌进来的一样,寒冷彻骨:“什么时候召开的新闻?”问天叹声道:“这是现场直播,全世界都沸腾了,就您还蒙在鼓里。

”“她宣布结婚,和谁结婚?”龙煞下意识的问道。“有媒体大胆猜测是她的手下罗刹,您忘了,昨天还有媒体拍到他们在车内激吻的照片……啊!我的意思是可能当时是角度的问题,所以媒体误会了他们很自然的举动。”问天看着龙煞脸色铁青,连忙改口说道。龙煞控制住心慌,问道:“婚期定了吗?”“说是今晚。”北堂辰拍着手,鼓掌道:“天啊!这消息还真是震撼。”回应他的依旧是龙煞的一记冷眼。龙煞平复杂乱的思绪,问道:“现在H国是什么时间?”问天想了想,说道:“上午八点半。

”北堂辰适时的提醒道:“你现在如果去抢亲的话,还来得及。”“问天,马上准备。”龙煞没理会他,淡声吩咐道。“是。”问天快步走了出去。北堂辰看着穿毛呢外衣准备外出的龙煞,笑道:“祝你成功,我们北堂家族的命运可都系在你的身上,你可要好好伺候南宫小姐。”龙煞看都没有看北堂辰一眼,快步离开了房间。北堂辰没有告诉龙煞的是,他昨天的时候和南宫紫陌通过电话,前尘往事讲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不断地重申飘飘和龙煞之间只是兄妹关系,又把龙煞的苦衷一一讲给她听。

她当时没有表态,但是今天就曝出这么大的新闻。这个魔女究竟想要干什么啊?盛世酒楼顶楼,地面上铺着鲜艳的红毯,上面只有一间房间,很显然新郎和新娘在里面。龙煞一脸寒霜的踢开了房门,门板孱弱的挂在墙上可怜兮兮的宣布阵亡。客厅里坐着罗刹,看到龙煞一脸杀气的来到这里,只是挑了挑眉。“她呢?”龙煞盯着罗刹身上的黑色西装,忽然觉得很刺目。“谁?”罗刹明知故问,佯装不解的看着龙煞。龙煞忍着揍扁罗刹的怒气,一字一字道:“南宫紫陌。

”他以前就知道罗刹对紫陌怀有情愫,想不到他这么会见缝插针,真是该死。罗刹挑眉问道:“你是来抢亲的?”“她是我的!”龙煞暴怒的说道。罗刹忍不住笑道:“我有说她不是你的吗?”一丝怪异感升起,但是很快就被龙煞忽略,他按捺怒气,问道:“她人呢?”“在里面换装。”罗刹说着,还好心的给龙煞指了指房间的方向。龙煞奇怪的看着他:“你不阻拦我?”这新郎也太大度了吧?“你们说清楚也好。”罗刹淡漠的说道。龙煞懒得计较太多,闪身进了房间。

罗刹眼里有了一丝落寞,又好像类似释然的笑意,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走出了房间,将空间留给两人。紫陌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色婚纱,美得惊人。龙煞几乎移不开视线,几乎忘了来到这里的目的。“你怎么来了?”紫陌的冷漠声音唤回了龙煞的神智,他走近她,说道:“我不能来吗?”他走近她身边,才知道他是多么的想念她。紫陌向后退了一步,跟他拉开距离:“你来这里做什么?”“来见你。”他不满意这种距离感,但却选择不再逼近。紫陌走到梳妆台边坐下,细心的描绘妆容,淡漠的问道:“见我干什么?”“抢亲。

”龙煞看到她为了婚礼这么精心打扮自己,一时间又气又恨。“你以为我结婚是小孩子过家家啊!我已经宣布要结婚了,你说抢就抢啊?”紫陌回头瞪了他一眼,冷声笑道。龙煞叹息一声,单手放在她的肩头,认真道:“跟我走,紫陌。”紫陌身体一侧,避开道:“你都有未婚妻了,我还跟着你干什么?”龙煞的手僵在半空,愣愣的收回,心里忽然变得空落落的,涩声道:“飘飘不是我的未婚妻。”紫陌冷笑:“飘飘?瞧瞧叫的多亲热啊!”他每次生气的时候都是叫她南宫紫陌。

同样是个女人,称谓也相差太大了吧?龙煞蓝黑色的双眸益发雪亮,开口道:“紫陌,别耍小孩子脾气,我们好好谈谈,好吗?”紫陌淡漠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龙煞的口气益发急切:“我承认当初我利用你绊住北堂辰,目的就是为了救回飘飘,那是因为飘飘就像我的妹妹一样,她当年为了救我……”想到当年的事情,他忍不住一阵叹息……紫陌挑眉道:“怎么不说了,我听着呢?”“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龙煞说着拉起了紫陌的身体。“龙煞。”紫陌被迫站起,忽然重重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龙煞愣了,她从来都没有用这么淡漠的语气叫过他的名字。“我爱你。”紫陌的话并没有让龙煞心安太久,因为她很快就说道:“我指的是曾经,可是现在我要结婚了,我如果跟你走,楼下的宾客该怎么办呢?”龙煞觉得心痛的难以呼吸,几乎是哑着声音说道:“告诉我,你还爱我。”“我爱不爱你,你在乎过吗?”紫陌苦笑道。“我……”紫陌却打断了他的话,无力的摆摆手,说道:“你走吧!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了。”龙煞悲切一笑,沉默了一秒,开口说道:“紫陌,当年你被绑架,我又受了重伤,北堂辰的母亲说我生来克父克母,更会为你带来祸端,我唯有远离你,才是为了你好。

可是你渐渐长大,那么热情,我纵使对你冷漠也阻挡不了自己的心。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嫁给别人,除非我死。”“我很抱歉。”紫陌的拒绝,说的很冷淡。龙煞忽然觉得很冷,心很痛,高大的身躯摇摇欲坠,几乎要昏厥倒地。“紫陌,我爱你。”他看着她,忽然害怕她真的不爱他,彻底的从他生命中溜走。紫陌转过身,没有看他,冷声道:“你走吧!”她的肩膀在耸动,甚至话语里都夹杂着颤音,可是他耳尖的听到那不是哭音,反倒像是……“你在笑吗?”他终于问出了自己的疑虑。

她耸动肩膀的频率似乎越来越快了。“你在笑,对不对?”龙煞说这话的时候已经走到了紫陌的身后,忽然将她的身体扳过来,在见到她眼角眉梢的笑意时,忽然心思一动,咬牙切齿道:“你这个魔女。”需知地狱和天堂的距离有多么遥远,他刚刚还以为她……似是被她的笑容灼伤,他蓦然吻上她的唇瓣,含着一丝惩戒,一丝紧绷,一丝安心,一丝恼怒。她被他抱的很紧,就连吻都变得难以抗拒。她终于推开他,气喘吁吁的嗔怪道:“都怪你,妆都花了。”他又将她抱在怀里,生气道:“花了好,免得你和别人结婚。

”她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好笑道:“妆花的话,我还怎么结婚啊?”“你还想着结婚?”他的怒火很轻易又被她重新燃起。紫陌笑道:“当然了,有哪个女人这辈子不梦想着结婚呢?”“那你跟我结婚好了。”冲动之下说出的话语,却发现这句话早在他的心头萦绕,却始终都不敢说出来,只因为她和他的身份地位又岂是云与泥之别,但是谁让他爱她呢!紫陌微愣,随即娇声笑道:“好啊!那现在就结婚吧!”“现在?”龙煞下意识挑眉。紫陌皱眉道:“怎么了?你不愿意?”“不是不愿意,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准备,怎么结婚啊?”他倒无所谓,但是他不想委屈了紫陌。

紫陌听了,嘴角含笑,搂着他的脖子,柔声道:“没关系,我准备好了。”紫陌说着,眼神示意他看向一旁的衣柜,他这才注意到衣柜里静静的挂着一件黑色西装,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新郎的西装装束。他想起罗刹的态度,想起她适才的笑意,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事情,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他皱眉道:“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掉进了你精心布置的陷阱?”她笑的迷人而无辜:“如果我不这么做,你准备什么时候来见我?”“所以你就设计好了一切,就等着我上钩了?”龙煞难得的露出微笑,一绺黑发落在蓝黑眸子前,让他看来格外危险。

她的手指顺着他的唇瓣轻轻地滑下,然后停落在他的喉结上,感受到他因为她的动作而变得僵硬,不由笑道:“愿者上钩,你如果不是跟着心走,我的计划也不见得就会成功。”他淡声道:“我对你隐瞒了我的过去。”她不是很计较吗?她开始解他的衣扣:“以后你一件一件讲给我听。”“我利用了你。”他皱眉看着她的动作,她这是想要对他用强吗?“这次我也利用你当我的新郎,我们扯平了。”她越解越利索。“你不担心我这次过来找你,是为了北堂家族吗?”他的上衣已经被她脱掉,已经开始转战他的西装裤子上面的拉链。

“我们结婚后,你的就是我的,北堂家族兜了一圈还不是我的吗?”她忙着手头的工作,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她的手有意无意的在他身上煽风点火,她难道都不知道有多危险吗?他压下身体上涌起的欲火,强装镇定道:“我以前对你很淡漠。”“你以后要对我很好。”她脱掉他身上的衣服,取出柜子里的西装,准备给他穿上。他们已经耽误了太长时间,可别让宾客久等了。“好。”他看着她的动作,他可能是最身不由己的新郎吧?她忽然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只准对我一个人好。

”“好。”他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看着上面的绯红,一阵心动,双手抱紧了她,几乎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她停下了手头的工作,搂着他的脖子,问道:“龙煞,你愿意娶我吗?”“我还有别的选择吗?”他虽然说得无奈,但是眉眼间却带着温柔的笑意。紫陌低笑,得意的说道:“我的梦想就是在我十八岁生日当天嫁给你,我成功了。”“那我要祝福你了。”是啊!今天是魔女的生日,她成功了。“也祝福你吧!”她额头和他相抵,鼻息缠绕间,低低的笑道:“你要不要吻我?”龙煞勾起一边唇角,扫了眼房门,说道:“没人的时候再吻。

”他可不想成为别人娱乐的对象。“那我吻你好了。”南宫紫陌说着,红唇吻上龙煞的唇瓣。龙煞惊讶之后回过神来,眼神暗沉,转眼就忘了外面还有人,一把搂紧南宫紫陌,化被动为主动,灵活的舌喂入她的口中,跟她柔嫩的舌儿纠缠,吻得格外激烈。在他炙热的吻下,南宫紫陌的红唇弯成心满意足的微笑……房间外面,洛云姬对南宫傲轻声叹道:“你女儿十八岁结婚是不是太早了一些?”“不早,只要相爱,年龄永远都不是问题。”他说着,低头在妻子的唇瓣落下深情一吻,也不避讳在场是否还有别人。

“你幸福吗?”她温柔的看着他。“很幸福,你呢?”南宫傲习惯使用反问语气来问对方。“我很幸福。”洛云姬抱紧他,她的目光淡淡的落在站在他们身后的萧牧身上。萧牧目光柔和的望着她,嘴角微不可闻的爬上了一抹笑意,一如当初在孤儿院的时候那般温暖……她的幸福是南宫傲,那萧牧的幸福是什么呢?萧牧无言的看着洛云姬,宛如湖水一般的双眸仿佛汇集了无数的言语。他说:“传说中有一种鸟,它毕生只歌唱一次,但歌声却比世界上任何生灵的歌声都悦耳,它一旦离巢去找荆棘树,就要找到才肯罢休。

它把自己钉在最尖最长的刺上,在蓁蓁树枝间婉转啼鸣。它超脱了垂死的剧痛,歌声胜过百灵和夜莺。一次绝唱,竟以生命为代价!然而整个世界都在屏息聆听,就连天国里的上帝也开颜欢笑。只有忍受极大的痛苦,才能达到尽善的境界……云姬,你就是我生命中的绝唱!”他说:“如果有下辈子,我仍要认识你,可是我再也不离开你的生命,你可不可以许我一个不一样的来生?”洛云姬在南宫傲的怀中,看着他的目光,眼中闪现出动人的光彩来,眼泪滑出脸庞的同时,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意来,微不可闻的,她向萧牧无声的点了点头。

萧牧于是笑了,露出了这世界上最为纯净的笑容,眼中竟也是泪花点点。两人没有注意的是,南宫傲的眼中也有了一抹潮湿。三个人的爱情,总有一方要受伤。他南宫傲这辈子注定是要对不起萧牧了!安娜站在门口,痴痴的看着萧牧,顺着他的目光,最后缓缓落在洛云姬的身上,忽然心下悲苦。她知道萧牧的心病了,就好像她的心病一样,这辈子萧牧的病只有洛云姬能够医治,而她……她的手被温热包裹,她缓缓抬头,望进一双温和的双眸中,依稀能够从中找到萧牧的神韵。

“怎么哭了?”男人温柔的话语让她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流泪了。她有多久都不曾流泪了?她擦干泪水,勉强笑道:“没什么?我是在替新人高兴。”替新人高兴,也替他们这些“老人”感伤。她握紧丈夫的手,最后看了一眼萧牧,转身退出了房间。狭长幽深的走廊上,她和他并肩而行,渐行渐远,然后在楼梯转弯处消失不见。忽然想起一段话,说的是恋爱和婚姻。恋爱是走在婚姻的路上,婚姻是恋爱的最好归宿。不是每一对恋人都能走进婚姻的殿堂,也不是每一对夫妻都能白头偕老。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永远难以磨灭的身影,可是却不得不在现实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因为害怕寂寞,害怕孤独。她爱萧牧,却无法承受黑夜和白天交替时带来的空虚和绝望,精神的寄托永远都无法超越生活中无法安放的寒凉,所以她唯有先行撤离,在她对婚姻还有一丝期待的时候闪身进了婚姻的殿堂……也许是殿堂还是坟墓,只有她自己最清楚。她无法学习萧牧,那是一个精神层面胜过一切的男人,他专情,所以才会对别人无情,因为他的情感都给了一个叫做洛云姬的女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萧牧做到了!安娜看着楼下政商宾客,俊男美女在水晶灯下翩翩起舞,筹光交错间谈笑风生,忽然间有了一种想要大哭的冲动,她连忙想要用笑容压住,但是笑容还没有爬上眼角眉梢,泪水就已经夺眶而出……因为安娜忽然间意识到,在自己的身体和心里,有什么东西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悄悄的死去了……————————————————————————————————————————作者的话:总统到此已经大结局了,但愿这样的结局亲们还能够接受。

感谢亲们三个月以来赠送的咖啡,鲜花,红包,,神笔,还有各种评论,有些话说出来太过于矫情,但是还是要对大家说出来,那就是谢谢。原本还想写萧牧的番外,但是写到这里,云檀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因为安娜最后的泪水已经道明了一切。很心疼萧牧这样的男子,一直以来云檀最欣赏的男人类型其实就是萧牧这一类,但是私心里还是希望生命里有这么一个男人能够不计较得失默默的守护在女主身边,只因为他爱她!有很多亲很关注萧牧的情感归宿,如果这样的结局在你的接受范围内,云檀不胜欢喜。

不愿意承认总统已经大结局了,但是不可否认确实是大结局了!新开了一部古代文,后期有可能还会开一个现代文,不管是什么,云檀都会认真码字,最起码要对得起辛苦追云檀文的亲们。忽然很不舍,但是也到说再见的时候了。如果大家喜欢云檀文字的话,可以去《丑颜:阿呆皇后》那里去看看,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的!云檀一直没有创建读者群,如果有亲想要交流的话,可以评论区留言,总统评论区或者丑颜评论区都可以,如果人多的话,云檀可以创建一个。

到时会在丑颜简介或者作者简介里面说明。厚着脸皮推荐一下古代文《丑颜:阿呆皇后》的简介:佛说:世人求爱,刀口舐蜜,初尝滋味,已近割舌,所得甚小,所失甚大。世人得爱,如入火宅,烦恼自生,清凉不再,其步亦坚,其退亦难。将军府的五小姐风华绝代,十二岁状元袍加身,十三岁诸葛之名威震天下,十五岁赐婚云国太子,十六岁圣宠尽散,一夕之间将军府抄家,疯娘被大火烧死,而她亦落得丑颜之姿。偶遇神医月影,拜其为师,自此隐姓埋名名唤阿呆,流落市井,收敛所有锋芒,只为平安度日,奈何恩师身份却让她卷入云国风云之中。

再入云国,云皇已不识她的真身,众人都道她是丑奴儿。后妃善妒,遣她御前伺候,每日如履薄冰,均用智慧化险为夷。一国之君,沉陷于她似曾相识的双眸里,但却百般羞辱,只因丑奴儿怎堪比昔日云后些许风姿。云皇、后妃皆不入她的眼,她安稳度日,外界种种都不足以撼动她心肠半分,别人辱她,她听之任之,背后必十倍相送。人丑该心善,可她杀人无数却喜欢抄经念佛。云皇将她留在身边,她尽职尽守,将她赐给凤国废太子,她毫无怨言,在文武百官面前挽着废太子扬长而去,嘴角讥嘲的弧度足以令人冻彻心扉。

可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么一个丑颜女,竟然能够站在权利最顶端,成为千古一后,圣上竟然为了她后宫形同虚设,只为她展颜一笑……。

小说索引: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文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本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