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 能不能再靠近一点点【10000字,新文求支持啊!】

书房内,龙煞问紫陌:“准备好了吗?”紫陌冷笑:“不管我有没有准备好,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吧!难道我说我没有准备好,你就会找人替代我去刺杀北堂辰吗?”龙煞含笑看着她:“刺杀北堂辰的人舍你其谁?”“我应该谢谢您的夸奖。”龙煞皱眉:“我是真心的。”紫陌咧嘴笑了笑:“我无所谓,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的,对我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我要成功完成任务,而你最想看到的就是我能不能完美谢幕,所以在看到结果之前,有些没有必要的虚伪客套话还是能免则免吧!因为我听着别扭,你说着也心不甘情不愿,何必呢?”“你很恨我?”龙煞忽然问道。

“我当初没有憎恨那些绑架我的人,更不可能会恨你。更何况你把我从小带大,就凭这个原因,我也不能对你生出感激之外的其他情绪,只是月盈则亏。往生门如今声名赫赫,几乎没有任何的同道势力可以与之相抗衡,门徒都说你和我是往生门的人中龙凤。其实真正的龙是你,而我相较于备受瞩目的金凤,更向往的却是平凡的麻雀生活。龙煞,别忘了你我的约定,这一次刺杀北堂辰,如果成功完成,我希望你会兑现诺言。”“往生门就那么让你厌恶吗?”龙煞冷冷的问道。

“你自己觉得往生门是什么呢?”紫陌低低的笑,慢慢说道:“这里聚集着世界上最肮脏的东西,龙煞,你违背了母亲的初衷。我为了你,每天还操控着这些交易,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喜欢到阳光下呼吸暴晒,但是我还是觉得全身冷冰冰的。都说人的心是热的,可是我就奇怪了,为什么我的心怎么捂都捂不热呢?难道是我的心和别人的不一样吗?”龙煞好笑的看着她:“你觉得自己很脏?”“没有你脏。”紫陌低低的说了一句。龙煞目光暗沉:“你以前从来都不会这么跟我讲话。

”紫陌不甘示弱道:“那是因为我马上就要去执行任务了。”“你觉得自己会失败?”“难道你觉得我能顺利完成任务吗?”紫陌好像洞察一切的看着龙煞。龙煞没有直接回答紫陌的问题,而是讥嘲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也有怯弱的时候。”紫陌对他的态度不以为意:“那是因为我之前并没有碰到过生死危险。”龙煞忽然问道:“既然没有把握,为什么还要去?”紫陌冷笑:“我的心遗失了,这是我唯一可以找回心脏的方式。”龙煞锐利的看着她:“那你也该明白,如果想要得到我,就一定要计划成功。

”紫陌毫不在乎的说道:“当然,人这一辈能有几次为了梦想而战,我即使牺牲,也是虽败犹荣。”“还没有出发,你就已经想好悼念词了吗?”龙煞的声音夹杂着一抹冷厉。“多念念,可以增强心理承受能力。”龙煞静静地看着她,迟疑了一会,这才说道:“你也不见的就会失败。”“也许。”紫陌没有继续和他对话的***,转身走了几步,停下身体,没有回头说道:“夏凌峰一直想抓到你的把柄,我不希望他将来会把矛头指向我。”“落尘已经去办了。”“那就好。

”紫陌的声音远远地从外面传来,以至于没有听到龙煞近乎自言自语的声音:“你保重!”奢华大气的书房内,北堂辰褪下西装外套,端起属下递来的红酒,站在偌大的透明窗前沉默驻足,俯瞰大地。没有知道,此刻,他英俊的脸庞已经褪去先前的邪肆,俊颜倏显冷沉,似乎恢复了集团会长该有的英明睿智,运筹帷幄。“消息确定吗?”他冷冷的掀开嘴角,问的随意,可是话语的紧绷还是让跟随他多年的秘书罗子言感受到了一种无言的威胁。罗子言平定心神,说道:“十有八~九是不会错的。

”他顿了顿,接着说:“会长,龙煞现在已经开始和三合会扛上了。”北堂辰轻声哼道:“没有想到他忍了这么久才出手,性子倒是极好。”“只能说那个人太会伪装了。”北堂辰喝了一口红酒,眼神暗沉:“子言,他的心计一向都不输于我,对不对?”罗子言沉声道:“会长,不管他心计如何,这辈子他都注定会是您的手下败将。”北堂辰冷笑道:“是啊!他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了,毕竟流露在外的那个人是他而不是我。”“会长准备怎么做?”罗子言淡声问道。

北堂辰没有直面回答罗子言的问题,而是说道:“前几天盛大医院遭到袭击,查出来什么没有?”罗子言叹声道:“那些人太狡猾了,我们除了知道这件事情是往生门做的之外,根本什么证据都找不到。”北堂辰转过身体,坐在沙发上,把红酒放在桌上,漫不经心的问道:“夫人送到安全地方疗养了吗?”“您放心吧!一切都安排好了,而且夫人呆的地方很安全,往生门的人根本就无法靠近夫人身边。”北堂辰皱眉道:“无法靠近?”“您的意思是?”罗子言感觉到了北堂辰的不开心,遂开口问道。

北堂辰忽然静静的说道:“子言,如果往生门的人无法靠近夫人的话,我又怎么能够收网抓鱼呢?”“您是想把夫人当成诱饵吸引……”罗子言看到北堂辰带笑的眼神,不再开口说话,因为他知道他已经猜对了。北堂辰冷笑道:“说诱饵就太难听了,都说夫妻是一体的,我的事情当然需要夫人全力配合了。”罗子言迟疑的说道:“如果夫人知道您利用她来吸引那个人上钩,夫人只怕不会同意的。”北堂辰静静地看着他:“你可以不要让她知道。”罗子言沉默了一下,这才说道:“如果那个人看出来这是个圈套,或是他对夫人的感情已经……”“你想说什么?”北堂辰打断他的话。

罗子言迟疑的说道:“那个人或许爱上了别的女人。”北堂辰犹豫了一下,说道:“你是指H国总统南宫傲的亲生女儿南宫紫陌吗?”罗子言想了想,说道:“那个人高深莫测,如果不是极其信任南宫紫陌的话,根本就不会把往生门的决策权利交给一个女人来打理,这只能说明一个原因,那就是那个人极其信任南宫紫陌。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从未出现过的,就连夫人,那个人也是半真半假的态度,可是南宫紫陌和那个人却在往生门里,有人间龙凤之称。”“人间龙凤?”北堂辰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你有见过曾经丢了爪子的飞龙吗?”罗子言沉吟了一下,说道:“会长,南宫紫陌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龙煞虽然顾虑夫人的存在,没办法与你直面抗衡,,但是他却找了一个极其睿智厉害的搭档帮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南宫紫陌这个名字,我听了不下百次,她的脸庞我也在荧幕和报纸上见过太多次,先不说她的身世,就拿她目前掌管南宫集团还有斯科菲尔德家族来说,经济富可敌国,的确不容小觑。”南宫紫陌来自皇家,如今又和那个人联手,的确让人觉得略感棘手。罗子言认真的说道:“您平日里事物烦身,有些事情您并不清楚,往生门的人都觉得南宫紫陌和龙煞平日里配合默契,情感深厚,其实事实不然。”“说说看。”北堂辰交叠着双腿来了兴致。“紫陌表面是往生门的小姐,可是暗地里却是那个人的女人。

”“继续说。”这倒是有趣了,他如今落魄如此,竟然还有这个本事。罗子言冷笑道:“要知道无论一个女人有多么的能干,可是一旦牵扯上爱情就会变得愚蠢。紫陌好像很爱那个人,但是那个人除了紫陌之外,还跟天竺有着情感纠葛,所以两个人矛盾连连,听说私底下两人常常唇枪舌战,若没必要,完全杜绝来往。”北堂辰淡声说道:“这一切只是听说,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并不可靠。”他听到天竺的名字时,眉头皱了一下。没有想到她竟跟随他这么多年,看样子是真的喜欢龙煞。

罗子言说道:“会长可曾听说过往生门的前任主人是H国总统夫人洛云姬,龙煞那时候还没有掌管往生门,南宫紫陌可谓是被他带大的。”北堂辰闲散的笑道:“南宫紫陌喜欢龙煞?”“这我就不知道了,紫陌这个人一向都很神秘,平日里很少有什么兴趣爱好,大多时候都是在房间里睡觉,要不就是在往生门花园里闲逛。”北堂辰轻笑:“听起来似乎很懒惰。”罗子言也笑了起来:“您可不要真的以为她是这样的女人,举个例子说吧!她在往生门里面专门有一个藏獒园,里面喂养了几十只凶残的藏獒,听说每次要处决的人,她都会把他们仍在藏獒园里让藏獒分食抢吃,手段可谓是凶残异常。

”北堂辰说:“听听似乎很有趣。”罗子言开口说道:“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两天前听说罗刹看到天竺从那个人的房间出来就替紫陌打炮不平,当场甩了天竺一巴掌,这件事情被那个人知道后,为了给门人一个交代,举枪给了罗刹一枪,听说打的是左胸,好像还很严重。”“打狗还要看主人呢!那南宫紫陌呢?”北堂辰现在越来越好奇紫陌的态度了。“南宫紫陌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对那个人开玩笑,觉得他打的太轻了,并让他下次出手狠一点。”紫陌的感应着实出乎北堂辰的意料之外,他沉默一下,这才问道:“然后呢?”罗子言说道:“然后罗刹就到双栖岛养伤去了,当天夜里南宫紫陌就离开了往生门,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南宫紫陌一定也是去了双栖岛。

”北堂辰笑道:“想不到南宫紫陌和罗刹还真是主仆情深啊!”“所以我在想,我们可不可以从这方面下手。”往生门毕竟是洛云姬创办的,按道理说南宫紫陌才是正儿八经的继承人,既然她对龙煞看不顺眼,为何不将往生门夺回来呢?北堂辰淡声说道:“拉拢南宫紫陌,借机分化她和往生门的关系,把她尽可能的变成我的人?”“属下是这么想的。”罗子言点头。“子言,你说我为了集团身心俱疲,是不是应该找个好地方好好地放松身心啊!”静静地,北堂辰忽然开口说道。

“属下这就开始安排。”罗子言知道北堂辰已经有了主意,看来很快就有一场暴风雨要来了。双栖岛风景优美,一年四季如春,并且花开不断,而且这里集合了所有的大型娱乐休闲设施还有办公场地,只要你有钱,你在这里就可以过上梦幻般的帝王生活。双栖岛盘山路上坐落着一幢有一幢的豪华别墅,风格不一,所以虽然属于私人领域,但也成为了双栖岛的特有风光,每天都会吸引大批游人前来采光欣赏。南宫紫陌和罗刹就在这些豪华群里居住,他们的别墅风格采取中国风,家具模仿古人,几乎每个房间的布局都可以看出朝代间的发展史。

如果懂行情的人就会发现,这栋豪宅里面的摆设全都是古董,每一件都价值不菲,可谓是奢侈不已。位于阁楼西北角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内,罗刹脸色苍白的靠在床头,身旁的护士正在细心的帮他处理着伤口。罗刹忍着痛,脖颈处青筋暴露,看的出来忍受着偌大的痛楚。“忍不住就哼出来,别憋着了!”紫陌庸懒的坐在沙发上,穿着一身家居装,看起来闲散而魅惑。“只是小痛罢了,我能忍。”罗刹在小护士的帮助下吃力的穿起衬衣。小护士恭敬地向南宫紫陌和罗刹鞠了一躬,这才缓缓离开了房间。

“龙煞的这招苦肉计,可真是害了你。”紫陌忽然静静地说道。龙煞冷笑道:“为了达到目的,这点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罗刹,四年前我被你们救回来之后,我就告诉过你们,我愿意放你们离开黑手党,我们之间的主仆情分一刀两断,你没有必要永远守着我,你该有自己的生活。”“我的生活就是守护在您的身后,我和你生活了十二年,纵使我们之间没有主仆之情,那也该有亲情了吧!”罗刹眼神幽深的看着紫陌,声音透着一抹压抑和紧绷。紫陌淡声问道:“你该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如果有一天你挡着了我的路,我也会毫不眨眼的除掉你,即使这样,你也要跟在我身边吗?”听到这样的话语,罗刹低低的笑了,“小姐,如果有一天我成为你的绊脚石,甚至我的存在会拖累您的脚步,我一定在你杀我之前自我了断。

”紫陌无声的笑了,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好好养伤吧!往生门来消息了,北堂辰已经前往双栖岛了,我的战争才刚刚开始。”“小姐打算以不动应万动。”“龙煞不是说了吗?北堂辰会主动找我的!”紫陌话语轻松,但是仍有一丝紧绷。龙煞对北堂辰也太了解了,那种了解就像是将对方融入血液里面一样,龙煞在她出发前告诉她,北堂辰会去找她的,让她好好等待就行。她当时也是半信半疑,如今看来却是真的。罗刹脸色沉凝:“龙煞和北堂辰的关系还有恩怨纠葛,真的太让人觉得诡异了。

”“无所谓,不管他和北堂辰谁是好人,谁是恶人,跟我都没有关系,这几年来我杀的好人难道还少吗?”紫陌冷冷的笑道。紫陌没有想到北堂辰会这么快就过来找她。正确的说前来找她的人是北堂辰的私人别墅管家强森。强森见到紫陌的时候,紫陌正在餐厅里吃早餐,强森对于紫陌的面孔自然不会陌生,他看了眼立在门口的黑衣保镖,还有客厅里排列有序的黑手党手下,下意识的咽了一口唾沫。他虽然说是会长的私人管家,生平阅人无数,但是像南宫紫陌这种阵仗的,倒是难得一见。

更何况黑手党的人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瞪着他,他就算再坚强也会吓得腿软吧!怕死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吧?“强森?”紫陌看着穿着一身职业管家服的中年澳洲男人,放下刀叉,静静地问道。强森点头微笑,上前道:“公主阁下,我是强森,北堂会长的私人管家,很高兴见到您。”紫陌礼貌性的伸出手回握:“很荣幸。”两人松开手,紫陌示意强森在檀椅上坐下。强森摇头说道:“公主阁下,北堂会长想请您吃完早饭后见面一叙。”“我和北堂会长并没有打过交道,这不太好吧!”紫陌皱眉迟疑道。

“会长仰慕公主阁下的才情,这才让我请公主阁下过去,如果您拒绝的话,相信会长会很失落的。”强森见招拆招。紫陌为难的说道:“不是我不肯去,我们黑手党虽然一向做的是正经生意,但是所谓树大招风,这几年关于黑手党的不利传闻一件接着一件,我父母都深受其扰,如今我如果这样贸贸然过去,怕是会给会长带来不便。”“行的正不怕影子歪,会长如果相信舆~论的话,今天只怕也不会请公主阁下过去了。”不愧是强森,这么口生莲花的本事并不是人人都可以有的。

紫陌纠结的想了想,方才苦恼道:“还是不妥,如果会长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让你转达,更何况会长身份非同一般,我如果给他带来什么不利传言,那就难辞其咎了。”“公主阁下这不是让我为难了吗?”强森皱眉叹声道。紫陌歉声说道:“很抱歉让你白跑一趟了,你如话转达即可。”“那好吧!”强森无奈,看来只能回去请示会长的意思了。紫陌看着他:“我送送你。”“不用了,您留步。”开玩笑,他怎么敢让公主送他?强森离开后,紫陌的嘴角缓缓浮起一抹冷笑,罗刹从楼梯上下来,看了眼出了别墅的强森,冷声说道:“小姐,您为什么没有跟强森回去呢?”好不容易等到北堂辰派人过来,小姐却拒绝了,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你们男人喜欢送上门的女人吗?”紫陌静静地说道。“可是这次是北堂辰主动派人来请您过去的,意义不一样吧!”“没错,他的确派人过来请我,但是你别忘了,他是派别人过来接我的,我到时候还不是乖乖上门去找他,对男人来说太容易约会见面的女人通常都是一时新鲜后就没了兴趣,我要的可不是这些。”要不然她的计划又怎么能否轻易成功呢!“您这次拒绝了北堂辰,万一他面子上挂不去,不再来找您了,那我们岂不是得不偿失了。”罗刹说出他的忧虑。

“不,北堂辰还会再来第二次的!”并且下一次,如果她没有料错的话,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个人就会是北堂辰本人。罗刹在那一刻本该质疑紫陌的笃定,但是心里却很明白小姐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一切还是静观其变吧!罗刹没有想到北堂辰会这么快就前来找小姐。强森离开这里不到两个小时,北堂辰就亲自来了。北堂辰一身白色的休闲家居装,身材高大而又优雅,俊美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架着黑框眼镜,增加了几分儒雅之气。黑手党保镖开门的时候,北堂辰一只手正悠闲的插在裤袋里,看到门开了,漫不经心的掀了掀墨镜,静静地打量开门的保镖。

黑衣保镖神色不动,点了点头道:“请进。”北堂辰嘴角微勾,将墨镜取了下来,静静的跟在了黑衣保镖的身后进了房间。入目的古董让他眉头微皱,他一直都听闻南宫紫陌喜欢收集古董,只是没有想到这里面竟然全都是古董来摆设的。说句太伤面子的话,南宫紫陌的身家只怕是他的好几倍。紫陌静静地坐在茶室里,日本女佣穿着和服正尽职尽责的斟着茶。紫陌听到门板拉动的声音,抬头淡淡的看向门口。她的目光肆无忌惮的落在北堂辰的脸颊上。北堂辰忽然间觉得很有意思,无声的笑了。

初次见到南宫紫陌,不可否认,她是一个很美的女人,这种美并不只是指容貌,毕竟这些年来比紫陌还要美的女人,他也见过,但是很少有女人能够把慵懒和魅惑包括智慧运用的如此炉火纯青。他以为女人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在别人的面前,可是南宫紫陌给他的感觉却是恰恰相反。紫陌长发在后面盘了一个蓬松的发髻,以一支罕见的古代簪子固定。北堂辰认出来,那个看起来简朴大方的木簪子,其实是一件上好的古董,想必价值不菲,她穿着一身亚麻色刺绣休闲上衣,一条小腿裤,光着脚。

她的脚很漂亮,就像上好的瓷器一般闪耀着夺目的白玉光芒。紫陌见他的视线路在她盘起的双脚上,没有闪避,但却轻轻地咳了一声。北堂辰回过神来,也不见难堪,只是朝紫陌淡淡一笑,缓缓坐了下来。女佣倒好茶,这才悄悄的退了出去。紫陌伸出右手示意北堂辰喝茶,北堂辰也一时无语只是专心的品起茶来。静逸在两人之间肆无忌惮的开始蔓延,北堂辰品了一口茶,这才开口说道:“公主阁下喜欢品茶吗?”他没有想到紫陌会是这么一个生性淡定冷静的女人,明明知道他是谁,竟然还能镇定如常,不愧是那个人看中的女人。

“其实比起茶,我更喜欢的是白开水。”紫陌放下茶杯,淡声笑道。北堂辰看着她:“既然不喜欢,如今又为什么要喝茶呢?”紫陌失笑:“都说茶能够修身养性,再加上我听说会长生平最大的爱好就是品茶,您是客人,我身为主人总要投其所好才行。”“你知道我要来?”北堂辰略感讶异。他想过强森有可能请不来南宫紫陌,但是却没有想到南宫紫陌会这么清楚他的想法,竟然在他来之前就备好茶迎他。生平第一次,北堂辰觉得面前的女人并不好应对。如果不能成为搭档,就只能成为敌人!紫陌娇媚的笑道:“如果我知道会长什么时候会过来,那我岂不成为半仙了,我可没有那么神。

我只是在想,会长既然派强森前来找我过去,一次不成功,一定还会有第二次,我只是碰碰运气罢了。”北堂辰听了紫陌的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紫陌目光也不闪避,视线相凝,含着审视和刺探,最后还是北堂辰率先移开了双眸,然后目光落在紫陌的双脚上。紫陌想:看就看吧!我又不会少块肉,只是一个大集团的会长流露出这么猥琐的神情怕是不太好吧!紫陌正想着,北堂辰忽然握住了紫陌的双脚,她的脚有些冰凉,就那么被北堂辰轻轻地握在了手心里。

紫陌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但又不能做的很明显,如果真的挣脱出来就不好玩,没戏可唱了。北堂辰手上用力,紫陌就不动了,但是却皱着眉,不悦道:“还请会长自重。”北堂辰温柔的看着紫陌:“你的双脚很凉。”“凉凉更健康。”北堂辰忍着笑,说道:“这样会很伤身体,你现在还年轻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可是等你以后老了,毛病也就跟着出来了。”紫陌下意识的皱眉:“会长喜欢养生?”“我喜欢教女人养生。”北堂辰温声轻笑。紫陌强调道:“我可是良家妇女。

”他这样算是对她动手动脚吧?北堂辰静静地问道:“良家妇女会成为黑手党老大吗?”紫陌挑眉笑道:“会长,我想您对黑手党有什么误会吧?我们黑手党经营的可是正当营生。”北堂辰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又一脸迷惑道:“正当营生的人会找这么多的保镖不分昼夜的保护你的安全吗?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难道你心有不安吗?”紫陌无声的笑笑:“会长有没有听说过树大招风这个道理,我这辈子什么都缺,唯一不缺的东西就是钱,我没有害人的心思,可不敢保证别人没有害我之心,小心一点,总归是没有什么坏处的。

”北堂辰半真半假道:“真羡慕你们这些有钱人,相比之下我这个会长就穷酸多了。”紫陌眼睛闪烁了一下:“会长说笑了,北堂家族是国际间赫赫有名的大家族,根深蒂固,你如果没钱,这世界只怕也没有几个人敢在你面前自称有钱了。”北堂辰开玩笑道:“如果我当真没钱的话,不知道公主阁下愿意把你的钱交给我来花吗?”紫陌轻笑:“男人给女人花钱,还尚可理解,可是女人给男人花钱,男人他好意思吗?我是不想让会长为难。”他失笑:“你真是生了一张好嘴。

”“多谢会长夸奖,只是您现在愿意放开我的双脚了吗?”紫陌看着北堂辰抱着她的脚,面色不豫且为难。“反正也没事,我再给你暖暖。”北堂辰说着还揉了揉紫陌的脚背。紫陌看着他,迟疑道:“还是算了,您是什么人啊?您这样抱着我的脚,我会很害羞的。”如果不是清楚北堂辰的为人,她一定会觉得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北堂辰仔细的看着她:“既然害羞,我怎么没有见你脸红呢?”“我生来就脸皮很厚,就算脸红,你也看不到。”紫陌淡声娇笑道。北堂辰收住笑声,凝眸仔细瞧了瞧紫陌,声音倏地轻柔下来:“那是因为你没有给我看你羞涩脸红的机会!”紫陌瞧着他,笑得温和:“会长是在勾~引我吗?”“难道你一开始就没有勾~引我吗?”北堂辰的嘴角勾起似有若无的弧度。

紫陌皱眉道:“会长这话从何说起?”北堂辰笑容淡淡敛回眼底,话语温柔但依稀透着一抹寒意和凉薄:“你拒绝强森,不就是想让我亲自过来见你吗?你这招欲擒故纵用的很好。”“我想会长是误会我的意思了。”紫陌无奈摇头笑道:“你我并非普通人,我如果前去找你,让别人看到了,一定会有说不完的是非,我不想给会长添什么麻烦,这才拒绝了强森,如果让你误会,我很抱歉。”开玩笑,她南宫紫陌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北堂辰尽管很优秀,但是很抱歉,他并非她的菜。

紫陌不由感慨,这世界上厚脸皮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北堂辰莞尔地扯了扯唇,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脸颊上,俊美无俦的玉颜上,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半晌,慢条斯理地道:“是吗?那我可要失望了,我还以为你对我有意思呢?”“如果您没有结婚的话,一定会让大把的女孩子为之疯狂,只是很可惜,我对当小三没有那么重的兴趣。”“是对当小三没有兴趣还是因为你的心中已经有人了?”紫陌一怔,抬眸看着北堂辰,他俊美的脸庞似是凝结了千年寒冰,面无表情时,看得人寒彻心扉。

紫陌淡声道:“我不知道会长的意思是什么?”北堂辰说道:“紫陌,不介意我这么叫你吧?”“当然。”他都这么叫了,她拒绝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听说往生门的主人其实是你。”北堂辰锐利的目光稍敛,沉声道。紫陌失笑:“这话倒是新鲜了,外界都知道往生门的主人是龙煞,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内幕吗?”北堂辰瞬间脸色宛如坚玉,神情甚是清冷高傲,“往生门是你母亲当年一手创立的?”紫陌心头一突,一双秀目如月夜寒江,“看来情报科的效率是越来越高明了。

”北堂辰平静不起波澜的声音缓缓响起:“这么说你承认了?”紫陌满不在乎道:“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无所谓承认不承认的。”紫陌此刻感受到了北堂辰和龙煞之间波涛汹涌的仇恨和恩怨纠葛,但是其中缘由却是丝毫没有头绪。北堂辰忽然问道:“龙煞叫什么名字?”“你查不出来吗?”紫陌讥嘲的笑道。“情报科说他叫龙煞,我要听的是真名,而不是什么代号。”紫陌静静地看着他:“你希望我告诉你?”北堂辰目光暗沉,“如果可以的话。”紫陌轻笑:“这就是你找我的目的?”“不全是。

”北堂辰想起另外一个目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相不相信我的话?”她的嗓音,一如往昔般清凉如水,让人听不出任何情感。北堂辰一时间没有说话。紫陌轻轻地笑道:“看样子你不信任我?”北堂辰神色阴沉,嘴角浮起一丝冷冽的笑意,“你也可以选择让我信任你,这一切都取决你的意思。”“他叫龙煞,这就是我知道的讯息,除此之外,我一无所知。”北堂辰扬了眸看向紫陌,脸色冰寒似雪清冷,轻轻地冷哼道:“这就是你知道的?”“这是龙煞让我知道的,除了他叫龙煞,我一无所知。

如果你真的调查过我和龙煞,就应该明白我说的都是真的。”紫陌说着轻声一笑,嗓音轻滑似水,柔软如风,听入耳中时,自有让人沉迷的诱惑。他的嘴角往上弯了下,似乎有一个难得的笑意,沉默了一下,终是漫不经心的问道:“听说你是他的女人?”紫陌失笑:“你为什么不说我是他的床伴呢?”北堂辰眯眼看着她:“你不介意别人这么说你?”她毕竟身份那么尊贵……紫陌淡漠道:“为什么要介意?嘴巴长在别人的脸上,别人想要怎么说,那是他们的言论自由,我无权干涉,但是选择听或不听却是我的权利。

”北堂辰忽然问道:“你爱上了他?”“你觉得呢?”紫陌长长地睫毛垂了下来,覆盖着眼睑,令人看不出她的情绪。北堂辰侧头看着紫陌,温和的眼神却好像穿过了她的身体,落在不知名的地方。他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奇怪,良久才道,“外界都说你是一个心狠的女人,你是吗?”“你说呢?”紫陌将问题丢给他。北堂辰嘴边却有冷漠近乎锋利的笑意,“一个女人领导黑手党创造出今天的辉煌成绩,如果不心狠的话,说出去都没有人会相信吧?”“那你相信吗?”紫陌用极度魅惑的眼睛,带着说不出的深意,轻笑道。

北堂辰又恢复了以往的浅笑,只是笑得却很疏离和冷漠,看着紫陌,声音里依稀夹着一抹温暖:“我的意见很重要吗?刚才你还说你对我没有兴趣,不是吗?”紫陌轻笑,改口说道:“现在可以放开我的脚了吧?”“龙煞也这么帮你捂过脚吗?”北堂辰见好就收,放开了紫陌的脚,当她的脚从他掌心抽走的那一刻,他忽然有了一丝不舍。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出现了错觉。“不曾。”紫陌喝着茶说道。“那我赢了。”北堂辰似乎心情颇为愉悦。紫陌看着他:“您刚才的举动似乎太轻浮了!”北堂辰抿紧嘴角,忽然淡声问道,“你不喜欢?”“我们只是初次见面,你觉得我会喜欢吗?”紫陌的脸色隐晦不明,完全看不出情绪来。

北堂辰的唇边有了一丝难得的笑意,“你会适应的。”紫陌看到这样的笑容,神情越见沉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会明白的。”这种回答,完全就是变相的耍流氓,因为说了等于没说!紫陌的话语有些不悦:“不知您约见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北堂辰轻笑:“如果我说我对你很感兴趣,你相信吗?”紫陌眼睛闪烁了一下,说道:“我听说会长的妻子前不久刚做了心脏手术,这个时候您不守护在爱妻身边,反而来到双栖岛尝试引诱良家妇女,这番举动如果让您妻子知道了,那该有多伤心啊?”北堂辰好笑的看着她:“我只说我对你感兴趣,你又何必往那方面去想呢?”紫陌羽睫上翘,妖冶一笑,顿觉美丽无比,清冷的双眸更是神色迷离不定,说道:“让您看笑话了,我平日里就喜欢做白日梦,您别介意。

只是我们身份特殊,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少见面为好。”“这可不好说,我们都是来双栖岛度假的,万一在路上遇到了,难道也要装作不认识吗?”北堂辰说的很无奈,可是语气却极显温和。“您放心,我是宅女,平时几乎都不出门,如果真的在路上遇到您的话,我也会自动绕道,绝对不打扰您。”紫陌知道北堂辰或许对她有兴趣,但是绝对不是男人对女人的兴趣使然,他来到双栖岛,主动前来找她,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或许,她应该将北堂辰今日前来的事情告诉给龙煞……-————————————————————————————————明天龙煞的身份曝光,紫陌和龙煞的故事预计还有三天结束。

新文求支持!龙煞和紫陌的故事后天会出现转机,大后天估计结局。

小说索引: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文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本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