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 爸爸,求您救救我(4000字)

“啊!”凄厉的尖叫声在总统府的上空响起,南宫傲对眼前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镇定的在噪音下吃完早餐,然后合上报纸,华生伺候他穿上同色西装外套后,他在洛云姬的脸颊上印下温柔一吻,这才欲前往国会。只是手臂却被一只小手紧张的抓住,紧接着紫陌眼泪横流道:“爸爸,您救救我吧!我求求你了!”南宫傲好像这才看到紫陌的身影。她小小的身体可怜兮兮的站在餐厅一角,头顶上还放着一只苹果,苹果上早已被射了好几枚制作精良的锋利暗器。而投射暗器的人正是坐在椅子上眉目冷清,一脸温柔笑意的洛云姬。

刚才紫陌凄厉的惨叫声,就是因为看到洛云姬投射暗器才发出的。他看着紧抓着他手臂,宛若将他当成救命稻草的女儿,面色平静,漫不经心的说道:“乖,快放手,爸爸一会去国会该迟到了。”“难道迟到比我的安危还要重要吗?”紫陌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南宫傲为难的说道:“爸爸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她说的很伤心:“我怕你回来后就见不到我了。”“怎么会?你想太多了。”南宫傲心里的无奈越来越深了。紫陌哭成了泪人:“你走了之后,那个妖女一定会把我给生吞活剥的。

”妖女?听到这个词汇,大厅内的人表情各异。洛云姬是皱眉,危险地冷笑。南宫傲是挑眉,显然觉得有些刺耳。susan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紫陌。华生是拼命忍着笑,很痛苦的样子。鬼面则是唇角有些抽搐,似笑非笑。“你妈妈那么爱你,不会的。”南宫傲一边耐心劝着紫陌,一边看了一眼洛云姬,示意她适可而止。洛云姬只是耸了耸肩,表示很无奈。紫陌怨愤的瞟了洛云姬一眼,在见到她嘴角的冷笑时,眼泪落得更凶了,她哽咽道:“她爱的只有你,我在她眼中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宠物而已,爸爸,我会被妈妈玩死的。

”事实上,只怕还没有玩死,她就先吓死了。那些暗器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她可不敢拿小命来玩。“不会的。”南宫傲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时间,叹道:“紫陌,我真的要迟到了,在家里不要惹妈妈生气啊!”紫陌的表情一下子痛哭起来,抽泣道:“爸爸啊!是你老婆在玩我啊!我哪有那个本事惹她生气啊!你的眼里只有她,你都看不到你的女儿正在受苦吗?难道你看到我在流泪,你都不心疼吗?”她南宫紫陌一定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有父母会对女儿这个样子吗?他们就看不到她的痛苦和害怕吗?他们就不害怕她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心理会很扭曲吗?天啊!谁来告诉她,这究竟是怎么一对父母啊!南宫傲看到她哭的很伤心,叹息声加重,安慰道:“我很心疼,回来后爸爸好好批评你妈妈,好吗?”她伤感的说道:“我怕我撑不到你回来的时候。

”南宫傲的唇角有些抽动,勉强忍住,说道:“会的,现在医学那么发达,没事的。”她边哭边打着哭嗝,说道:“我爱你,爸爸!纵使你爱妈妈胜过爱你的女儿,我也马不停蹄的深爱着你,我下辈子还愿意做你的女儿。”爸爸,你听到了吗?你的女儿是这么的不计前嫌,纵使你不在乎我的死活,我依然深爱着你,就凭这份孝子之心,你也应该帮我说说话吧!南宫傲的眼里已经有了笑意,干咳两声,说道:“我很感动。”紫陌一听,喜色尽显:“那你感动的话,就帮我说说好话吧!我吓得这会腿都软了。

”鬼面觉得再不站出来的话,只怕总统是走不出总统府了,他用手压了压微扬的唇角,上前凑近南宫傲身边,低声说道:“先生,时间真的快来不及了。”话落,鬼面只觉得有一道阴嗖嗖的视线凝结在他的身上,他低头看去,就见紫陌危险的瞪着他。鬼面干咳一声,右手扬起无意识,佯装没有看到的摸了摸自己的短发,退到了一边,但是心里却在发怵。他再次感慨血缘的伟大,他们这位公主阁下不愧是先生和老大的孩子,就连眼神也是如出一辙,里面就算有泪水也是杀意腾腾,害得他刚才差一点栽趴在地上。

“乖,听话!”南宫傲无奈轻叹,蹲下身体,吻了一下紫陌的额头,然后直起身来,一点点的抠掉她紧抓他手臂的小手手指。紫陌无助而绝望的看着手指被掰掉,然后见南宫傲松气一般的转身就向外面走去,她忽然绝望的大声哭喊道:“我的亲爸啊!永别了!女儿爱你啊!”华生跟在南宫傲的身边,笑的快南宫傲皱眉,手指在无意识的僵硬前快速的撤离洛云姬的脸颊,脱口重复道:“落尘知道你的身世?”抽过去了,眼神小心翼翼的看向南宫傲,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容,看得出来也是忍着笑,憋了很久。

还真是一个小活宝!她一口一口的重申她爱他,目的可却只有一个,他这个女儿可不简单啊!南宫傲已经走远,可是紫陌的眼神还眼巴巴的望着南宫傲离去的方向,盼望他能够父爱之心萌动,过来解救她。她真的命好苦啊!“人都走远了,还看什么呢?”洛云姬凉凉的在她背后说道。紫陌几乎是僵硬的转过身体,看着洛云姬,头顶上放着的苹果有些摇摇欲坠,见到洛云姬眯起双眸,她连忙小手举起,把苹果稳定下来,然后干笑道:“妈妈。你瞧,苹果还在我头上,没有落下来哦!”谁让妈妈说了,苹果一旦落下来,她还有更好的活动邀请她参与。

天知道,她真是怕极了。洛云姬笑着提醒她:“你刚才说我是妖女?”紫陌马上不认账,怒气腾腾道:“谁说的?谁敢说您是妖女?真是瞎了她的狗眼,您菩萨心肠,您是仙女才对啊?”“刚才好像是你说的。”洛云姬静静地陈述着事实。“我说的?我说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紫陌一边顽强反抗,一边哭丧着脸,说道:“妈妈。求求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出卖您了。”这都怪爸爸,如果爸爸不出卖她的话,她又怎么会被妈妈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收拾她呢?真是很伤面子啊!她这张小脸以后还往哪搁啊?洛云姬的声音一下子冷淡而危险:“南宫紫陌,我的玩笑也是你能开的吗?”紫陌心口乱颤,连忙呼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老虎屁股摸不得,我现在才知道。

”“你说你摸谁的屁股?”洛云姬冷哼道。这都能被妈妈听出来?紫陌连忙收起小聪明,撇着嘴,真诚的说道:“我说错话了,我的意思是我再也不开您的玩笑了,不信的话,您可以监督,我一定改正。”洛云姬静静地问她:“我能相信你的话吗?”紫陌眨着眼睛,勉强笑道:“我的亲妈啊!我是你的女儿,你不相信我还能相信谁呢?”“你敢拿龙煞来发誓吗?”洛云姬紧紧的盯着她的神情,开口说道。紫陌不悦的皱眉,小眼珠子乱转,打着商量道:“可不可以换个人?比如说susan,比如说华生啊!”华生这时候已经进来了,听到紫陌的话,和susan不自觉地相视一眼,心里同时闪过一个念头:这孩子的心肠真坏。

“南宫紫陌,你喜欢跟我唱反调吗?”洛云姬说着扬手举起手中的暗器,看样子又要射向紫陌。紫陌吓得眼睛一闭,连忙说道:“妈啊!妈啊!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你以后再敢看我的笑话,我就让龙煞从一个星期看你一次换成一个月看你一次。”这个惩罚看似极轻,但是对于南宫紫陌来说却已经很重了,果然她脸色难看,有气无力道:“您这招真狠。”洛云姬笑的温和:“你不愿意?”“我愿意,我愿意的很。”紫陌一边笑,一边把最后几个字咬的很重。

洛云姬满意笑道:“很好,看来我们达成协议了,把苹果放下来吧!过来吃饭。”她说着招呼紫陌前去餐桌的方向用餐。紫陌嘴唇颤抖,哆嗦着想哭,但是勉强忍住,将苹果愤恨的拿下来,正想摔在地上,就见洛云姬的目光淡淡的扫过来,她连忙嘿嘿一笑,将苹果上的暗器一一取下,然后狗腿子的用衣袖擦干净,然后双手送还给洛云姬,说道:“我的亲妈啊!这是您的东西,您老人家可收好了,别动不动就拿出来,挺吓人的。”洛云姬冷笑的收下暗器,目光始终不离紫陌,这让原本想要接着摔苹果泄愤的紫陌停止了最初的想法。

她身体耸动,笑的开心,张嘴大口吃着痕迹斑驳的苹果,轻轻地咀嚼着,在洛云姬的目光下,夸张的说道:“妈妈,真的很好吃啊!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吃的苹果。”“是吗?好吃的话那就全部吃光,然后再吃早餐吧!”洛云姬漫不经心的笑道。“好,妈妈,你对我真好,我爱死你了。”她唇瓣抽搐了两下,虚伪的假笑道。洛云姬佯装看不到她虚伪的神情还有眼中流露出来的小算计,只是嘴角却有了一丝笑意。紫陌并非是真的害怕,毕竟以前这样的场景不知道在英国出现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都被她轻松躲过,但是这一次她大概也意识到说错了话,所以才会心甘情愿的接受惩罚,而且她很聪明,知道她这个当妈的最想看到她出现什么反应,干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获取她的原谅。

很显然紫陌使了一招计中计,自己受点苦,却能得到她的原谅,何乐而不为呢?紫陌吃了早餐,原本想去找洛云姬修补一下母女感情,却看到消失了一段时间的索菲亚前来找妈妈。她双眸闪过一丝疑惑,心想这时候去不合适,又折返回了房间。中午妈妈下楼吃饭的时候,显得有些心不在焉,这让她心中的疑窦更深了。看样子爸爸回来后,要跟爸爸说一声了。妈妈的异常是和索菲亚来这里见她有关系吗?她们都谈了什么?洛云姬沉睡间,察觉到脸上传来温柔的轻抚,鼻端更是闻到一股好闻的古龙香水味,不禁睁开眼睛,房间里面只有床头灯在亮着,显得有些朦胧,南宫傲俊美的脸庞在灯光下显得有些如梦似幻。

洛云姬沙哑着声音道:“回来了?”“嗯。”南宫傲的手还放在洛云姬的脸颊上,见她面庞沾有轻愁,忍不住说道:“不舒服吗?susan说你晚饭都没有吃,给你送到房间里,你也是动也未动,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没有!”洛云姬想起她和索菲亚的对话,心头一紧,似有只冷冰冰的手捏上心头,将一片冷凝化作冰凌。南宫傲面无表情的说道:“紫陌说你上午的时候和索菲亚见了一面,索菲亚离开后,你就有些心事重重的!”洛云姬皱眉,她的红唇弯成了冷笑,“她的皮又痒了吗?”南宫傲失笑:“她也是关心你。

”洛云姬收敛思绪,漠然开口道:“少爷,我今天和索菲亚谈了很多。”“嗯。”低低的,南宫傲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洛云姬的脸颊上,惹得她一阵轻颤。他看似神情慵懒,但是洛云姬知道他在听她说话。她轻叹:“你不问问我们都说了一些什么吗?”南宫傲静静的看着她,“我在等你告诉我!”“前些时候我让索菲亚去追查我的身世,现在有眉目了。”洛云姬绵软的声音伴着如兰气息吹进心底,缭绕盘旋,抽出丝丝痛楚。分明是痛,却又快意无比。“怎么会忽然间要追查你的身世呢?是不是发生了事情?”南宫傲严酷的俊脸,没有什么表情,黑眸直视着她。

“我只是怀疑落尘知道我的身世,所以才留了心,毕竟我的父母究竟是谁,我也是有好奇心的。”洛云姬见南宫傲神色凝重,不由笑了,有些苍白的脸颊上浮现出异样的红晕,她的说笑,不加掩饰的嘲讽,温柔笑容下藏了密密的针,刺向他。南宫傲皱眉,手指在无意识的僵硬前快速的撤离洛云姬的脸颊,脱口重复道:“落尘知道你的身世?”——————————————————————————作者的话:今天更新完毕,一万字。明天继续!新文求支持!。

小说索引: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文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全本免费阅读,致命纠缠总统大人请爱我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