貂蝉秘史 穿越诸天 步步登顶 废后将军 金田贵媳 花花门生 钻石儿媳 王的男妃 海月明珠 青梅煮马 妻愿得偿 都市艳妇 鬼胎十月  
首页 >> 玄幻小说 >> 乡村怪谈 >> 第69章 和女鬼商议

我听到这里说道:“以命换命?”孙大爷说:“是呀,以命换命,黄鼠狼子这个东西非常的诡异,它们虽然有伶牙利爪,但对人来说,没有多大的威胁,但它们能魅惑人心,以命换命,牺牲自己的小辈,换取人的性命。大家都知道黄鼠狼子灵性,所以乡下人没有谁故意去惹黄鼠狼子。”我说:“大爷这个难道是您老人家一辈子没有结婚的原因?”孙老头点点头说:“是呀,我被黄鼠狼子下了血咒,当然不能结婚,老黄鼠狼子死的时候说过,我这一辈子要有三个亲人,死于黄鼠狼子的血咒,我结婚等于害了他们,所以我就孤单一人,中血咒的也只有我自己,不会祸及家人。

”我听了心想,这个祸不及家人,孙大爷这样做是对的。我说:“大爷你是怎么学的扎纸人?我听说扎纸匠这行也有很多规矩。”孙大爷说:“这个凡事都有机缘巧合,我这个也算是机缘巧合之下学的,记得到了四九年,也就是解放的那年,这里打仗,我当时是支前的,那个时候支前都是用小推车支援前线,那一次我走着走着,就和同伙分散了,那时我们没有电灯,为了赶路都是在车子上扎上一个火把,赶时间走夜路。我正走着夜路,忽然有人喊救命,在深夜里那凄惨的叫声,在夜里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我胆子大,一听有人喊救命,心想这可能是走夜路的,遇见了山畜生,那时我人胆子大,车子上又有一把大刀。俗话说救人如救火,我抽出大刀,拿着火把就奔着喊救命的方向奔去。我往前没有走多远,在一个山沟里看到可怕的一幕,只见几个人拖着一个人,在那里撕扯着,好像在喝血,喊救命的这个人,有六十多岁,他身后的那些人非常诡异,他们穿的衣服像是纸做的,白纸一样的脸,染着鲜血,手上也染着鲜血。喊救命的人一看到我来了,就大叫道:“壮士救命,壮士救命,快把这些纸人毁掉。

”我一听明白了,怪不得这些人都长的这么诡异,原来是纸人,既然是纸人,我就不必客气了,于是拿着刀,上去照着一个纸人的身上就是一刀,我满以为这一刀,可以直接把纸人砍断了,纸做的人可没有什么筋骨。但是我错了,这一刀像是一下子砍到木头上,那个纸人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我在那里一愣神,那个纸人,忽的一下子起来了,与此同时其他的纸人,也一下子起来了。我看见这些纸人,心里突突直跳,这些纸人,一个个的都差不多,大大的眼睛闪着寒光,血红的嘴边沾着血迹,身上的衣服都是纸做的,大红大绿,非常的艳丽。

这些纸人看见我就像蚊子见到了血,直接朝我冲过来,这时那个喊救命的人,大声的说:“壮士你用刀杀不死它们,快点用火把烧。”我一听赶紧的把火把换过来,这时一个纸人上来了,我一举火把,朝着那个纸人的是身上烧过去,轰的一下,纸人的衣服着了,纸做的衣服,烧的非常快,当时纸人的浑身都是火,着火的纸人没有往我身边扑,而是抱住自己的同伴,这些纸人隔的很近,当时抱在一起,全部的着了,纸人虽然刀枪不入,但是架不住用火烧,一会的功夫就成了灰烬。

纸人烧死之后,我就过去扶那个喊救命的人,扶起来一问才知道这个人是扎纸匠,这些纸人都是他用血养的,本来没有什么事,只因为打仗,死了很多人,这些纸人沾了别人的血,才变的这样疯狂。扎纸匠的腿不能走,于是我就用独轮车,把扎纸匠推回来了,伤好以后,扎纸匠就成了我的师父,我学就了扎纸牛纸马的活。”我们这才明白了孙大爷为什么没有结婚的缘故,大家说了一会话,天已经黑了,岳父看了下表说:“走,咱们看看那个附身的女鬼去,问问她有什么冤屈和未了的心愿。

”这时灵芝要起身跟着去,我说:“灵芝别过去了,怪吓人的。”灵芝说:“我不怕,再说了,我是个女的,和那个女鬼好说话。”我心里一想也是,于是对灵芝说:“灵芝你过去可以,不过咱先说好了,到了那里不准开天眼看,那个可是一个无头厉鬼,会吓死人的。”灵芝说道:“好了,好了,我不看就是了,你看看你就跟一个小管家婆似的。”我说:“你要不是我媳妇,我还懒的管你。”灵芝笑着说:“别臭美了,我现在还没有嫁给你哪。”我和灵芝说着话,就到了西屋,这时听见一声厉叫,里面的女鬼大声的叫道:“出去,出去,你们两个老糟头子,跑到俺的闺房干什么?老不正经的。

”我一听就想起了耿大叔扭扭捏捏的样子,直接想吐,一个大男人,长着一脸络腮胡子,这让我想起了香港电影里的如花。不过现在是为了给耿大叔治病,想吐也不能吐。这时岳父说:“晓东,灵芝你们过去想办法给女鬼说上话,这个女鬼防卫意识太强了,她根本不相信任何人。”我和灵芝一听,就点点头,这时灵芝说:“爹您去把那个纸人拿过来,我有办法劝那个女鬼。”岳父一听就赶紧过去拿那个纸人,拿来之后递给了灵芝,灵芝接过纸人放在门前的墙上,然后拉着我的手,对我说:“晓东你跟在我的身后,不要说话,我跟这个女鬼说。

”我点点头说:“灵芝你放心吧,我会在你身后保护你的。”灵芝笑笑说:“你当然得保护我,我可是你的媳妇。”我和灵芝到了门口,屋子里亮着灯,我们刚到门口,就见屋子里的耿大叔,一下子躲在了墙角,大声的叫道:“出去,出去,别进来,别进来。”我看见耿大叔身上的女鬼,好像特别的恐惧,我感觉有点别扭,我们怕她,而她好像更怕我们,这时灵芝甜甜的说道:“姐姐,姐姐。”那个女鬼先是一愣,然后说道:“你叫谁姐姐?”灵芝说:“姐姐我叫你呀。

”女鬼说:“什么,叫我?你认识我吗?”灵芝说道:“姐姐,我不认识你,但我觉的你长的好看极了。”女鬼好像被说动心了,扭扭捏捏的说:“小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灵芝说:“对呀,我说的是真的。”女鬼一听好像很受用的样子,她用手摸摸脸,忽然摸到了耿大叔的一脸络腮胡子,当时就疯了,尖声大叫:“我的头,我的头,我没有了头,你骗我,你骗我,我没有头了,早就没有头了。”说着话使劲的揪着自己的头发,好像极其痛苦的样子,声音尖锐,刺人耳膜。

灵芝看到这看,用那只手一下子把我的手攥住,我感觉灵芝的手在抖。女鬼还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哭,这时灵芝镇定了一下说:“姐姐别哭,姐姐别哭了,你有头,有一个非常好看的头,我都看见了。”岛长帅划。女鬼一听当时又起身说道:“我的头,我的头在哪?这个不是我的头,我的头到底在哪?我这些年一直在找我的头。”灵芝松开我的手,然后走到纸人那里拿起了纸人,然后放在门口说:“姐姐你看看这个不就是你吗?”女鬼一听当时就不闹了,把头转向纸人,她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纸人,非常的吓人,她看了一会,。

然后摇着头说:“不,不,你们骗我,你们骗我,那个不是我,根本就不是我。”灵芝说:“姐姐这个就是你呀,你离开自己的身体时间太长了,根本就不认识自己的身体了,你看看这个就是你呀。”女鬼说:“不,我记得我的头颅被日本鬼子砍掉了,怎么会好好的长着脑袋上,我这些年,就在苦苦寻找我的头。”灵芝说:“你的头是被砍掉的,但是我们看着你身首异处可怜,于是我们就把你的身体和头合在了一起。”女鬼愣住了,愣了一小会,然后说:“你说的这些是真的?”这时灵芝把手放在纸人的脖子上,然后用手指甲划了一道划痕,一边划一边说:“姐姐你仔细看看,你的脖子上有痕迹,这个就是把你的脑袋和身体合在一起的时候,留下的痕迹。

”女鬼慢慢的走近纸人,然后嘴里喃喃的说:“真的,真是这样的,我看见脖子上的伤痕了,我这些年苦苦寻找的头,现在终于找到了,谢谢恩人,谢谢恩人帮我把头和身体合在了一起。”我这时忍不住说:“姐姐,你是哪里人?当时是怎么丢的头颅。”女鬼不听还罢。一听我说话,当时一下子跳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指着我说:“他是谁?他是谁?为什么你和他一起,你们是不是想害我?”女鬼的神情变的极为慌张,她的脸有点扭曲,加上凄厉的声音,非常的吓人。

小说索引:乡村怪谈全文免费阅读,乡村怪谈全本免费阅读,乡村怪谈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