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试探

关于这辈子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唐欢想过很多种可能。最好的情形是宋陌没有那么聪明,他因为女鬼口中的真爱相信她后面是真的动了心,然后对她好。最坏的是宋陌太恨她,上来就杀了她。却无论如何都没想过,宋陌会不记得她。难道师父布置的那种玄妙手段又起作用了?可宋陌还是看她眼熟,说明他还是有些印象的。不管如何,现在的情况,在他探究的注视下,唐欢没有心思考虑太多。而且他记得也好,忘了也好,她都得按原计划进行。她垂眸,抿抿唇,面色冷了下来:“殿下,今日是民女初次得见殿下威仪,但民女曾听家父提起过,盛赞殿下英勇杀敌,是我大宋的护国王爷,绝非当众轻薄良家女子之徒。

还请殿下放手,免得有损殿下在百姓官员中的声誉。”骄傲大胆,沈瑜的确是这种性子,除了那个卫昭,她在所有男人面前都不曾温柔羞涩过。若不是……一眼能认出她来,恐怕谁也想不到沈瑜已经死了,现在这身体里换了主吧?“景宁侯是这样说本王的?”宋陌不但没放手,反而微微加大了力气,将她下巴抬得更高,目光如冰,“那他有没有告诉你,本王刚愎自用,一旦拿定主意便不听人劝,更不会在意他人看法?”唐欢抬眼看他:“回殿下,家父不曾说过,不过今日民女亲自领教了,只是不知殿下这样对我,于众目睽睽之下毁我名誉,到底意欲何为?”宋陌旁若无人,只盯着她明亮黑眸,眼中再次闪过一丝困惑:“本王看你面善,仿佛似曾相识,这种感觉,在他人身上从未有过,但本王也不记得何时见过你,所以想知道原因。

你,也不知道?”“民女不知。或许前世民女欠殿下的,所以今生初次相见,殿下便置民女于如此难堪境地。”唐欢别开眼,冷声讽刺道。“好一张伶牙俐齿,本王只当景宁侯能征善战,倒不想还如此会教女儿。”宋陌默默盯着她瞧了会儿,松开手,转身朝尚书府门口走去。而在他转身时,梁尚书等人早已收敛脸上惊诧,纷纷低头敛眸,直到宋陌率先跨进府门,众人才赶紧跟了上去。街上很快恢复了之前的热闹,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望着宋陌身影消失的地方,唐欢难掩心中复杂。

刚刚他的言行举止,完全符合他孤高的性格符合他现在的身份,堂堂王爷,若真是看一个女子面熟想知道原因,他确实不用顾忌什么。可是,他真的不记得了?虽说宋陌不记得,对她而言绝对是天大的好事,但入梦来她就没有这么好运过,突然这样,唐欢总感觉不那么真实……宋陌故意骗她?不至于啊,不提他那样冷的人能不能演的如此天衣无缝,他没有理由骗她啊!有权有势,对付一个坏女人还不容易?假如她是宋陌,她记得那些欺骗,再次撞到那个人,她一定会把对方抓起来各种严刑拷打逼她说出实情……好吧,幸好宋陌不是她,她不想受那样的苦。

“姐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殿下为何……”沈怡害怕似的扶住唐欢肩膀,声音还有些发抖,心里却莫名地兴奋。她听说过端王的事,本以为是个杀人如麻的凶徒,没想到竟然生的如此……跟端王相比,卫昭就好比明月旁的一颗普通星子,完全无法与其争辉,而最让她诧异的是,端王竟然主动接近景宁侯府了!那样的人,哪怕每日只能见上一面,也心满意足了。沈怡的心砰砰直跳。她以为她爱上了卫昭,见过端王之后,她才发现那只是一时错觉。幸好幸好,姐姐没有出事,只要姐姐跟卫昭定了亲,她,尽量多在端王面前出现几次,兴许端王就能看中她?刚刚端王也说了,他看姐姐面熟,或许,让端王对姐姐有似曾相识感的那个人是她呢?早知道,刚刚就该胆子大一些,让端王瞧见她正脸了。

不过他身上那么冷,她控制不住地紧张啊……沈怡又羞又恼,小手紧紧攥着帕子,虽然是在跟唐欢说话,一双跟唐欢相似的美眸却瞄着尚书府门口。唐欢扫她一眼,安抚地拍拍她手:“妹妹不用担心,咱们好歹是侯府之女,父亲又是朝廷重臣,殿下不会对咱们如何的,刚刚应该只是误会而已。好了,母亲还在等着咱们,咱们快点进去吧,别让人看了笑话。”沈怡点点头,走了两步,又担忧地拉住唐欢:“姐姐,今日出了此事,尚书府内肯定已经传开了,要不,你先回家避避风头,等那些闲言碎语平息了再出门?”唐欢看着她笑:“不用担心,传出去又如何?是堂堂端王殿下当众轻薄我,他一个恶人还敢出门做客呢,我怎么就不能见人了?走吧,姐姐不怕被人说闲话。

”没能劝她回府,沈怡心中失望,却还是笑道:“姐姐豁达,是我想左了,一会儿谁要是敢背后嘀咕,我替姐姐跟她讲道理去!”唐欢但笑不语。人心易变,若非亲眼所见,谁能料到当初那个活泼娇憨的小姑娘,就为了两个男人,竟在短短两个月内领悟了如此手段?果然女人天生都会演戏吗?这个沈怡,眼光倒是不错,她姐姐看上哪个她就想抢哪个。卫昭可以让给她,宋陌,沈怡不怕死就去试试看吧!不过唐欢突然也很好奇,若宋陌真不记得她了,他……照前几场梦里他迟迟未娶的情形看,没有她,宋陌似乎对女人也没有兴趣,唐欢现在想知道的是,对付其他对他“心怀不轨”的女人,宋陌也会一剑杀了对方吗?哼,他现在看起来可是跟梦外差不多一样冷的,若他敢对旁人手软,只杀她一人,那她,死后做鬼也要联合师父折磨他!师父打不过他没有关系,她不是有阎罗王了吗?~梁尚书家里光未出嫁的女儿就有七八个之多,加上各家夫人带来的小姐们,宴席开始之前,整个后花园里燕肥环瘦,处处人比花娇。

花园旁,假山边,木桥上,美女如云。唐欢坐在凉亭里,耳中听沈怡跟她们姐妹相熟的好友说话,偶尔插上两句,眼睛却盯着前院方向。她是女采花贼,对这些美人没兴趣,她更关心前面的宋王爷。别说,到底是身份不同,换上那样一套贵气逼人的袍子,宋陌看起来更诱人了。他越冷,她就越想扒下他的衣服,让他为她热起来。“阿瑜,你在想什么呢?”梁家四姑娘跟沈瑜关系最好,见好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忍不住凑到唐欢身边,小声问道。“没什么,就是今日在门口遇到很多叔伯,突然很想我父亲,也不知他在定州那边过得如何。

”唐欢说鬼话已经成了本能,信口拈来。“沈伯父啊?”梁四姑娘想了想,忽的道:“哦,我记起来了,上个月父亲还收到了沈伯父的信呢,我看父亲笑容满面,想来定州那边一切顺利,沈伯父定然很好,你就不用担心啦!”“是吗?为何父亲没给家里写信呢?”唐欢心中一动,握住梁四姑娘的手,悄悄道:“我好想父亲,琼安,你能帮我把那封信拿出来吗?我想看看父亲的字迹。父亲一直说哪怕是同一个人的字,心情不同,写出来的意境也不同。父亲没给我写信,该不是怕我瞧出来吧?琼安,梁伯父最喜欢你,你就帮帮我吧?你放心,我只看一眼,看完马上还给你!”“这样不好吧,毕竟那是公文……”梁四姑娘有些犹豫,不过对上唐欢担忧的眸子,她马上改口道:“算了算了,反正又不是旁人,给你看看算什么?不过,你还是跟我一起过去吧,你在书房附近等着,我假装进去借书,到时候把信夹在书里面,你看过后我再马上放回去,这样父亲就发现不了了,否则一来一去的,万一父亲这个时候去书房,发现咱们做的坏事,你还好,我肯定遭殃啦!”唐欢要的就是这样,马上附和点头:“好好,那咱们快走吧!”“你们俩要去哪儿?”就在两人准备离开时,沈怡追了上来,笑嘻嘻抱住唐欢胳膊。

梁四姑娘询问地看向唐欢,唐欢想了想,把沈怡也带上了。这一去,路上未必就能碰到宋陌,碰到了,她正好给沈怡机会,试探宋陌有何反应。当然,沈怡肯定没胆子对宋陌动手动脚,最多说两句话抛个媚眼,“罪不至死”。若宋陌冷漠待她,说明他是正常的,若宋陌配合沈怡,那肯定是别有所图了。沈怡有什么值得他图的?目标肯定是她,那么,宋陌之前的言行就是在骗她。不是唐欢自大,觉得普天之下宋陌只看她一人入眼,实在是宋陌那种冷情人,轻易不会对女人好,哪怕沈怡貌美。

~梁尚书处理公事的朝晖堂距离前院有些距离,附近有竹林有清泉,清幽雅致,三人走在青石小路上,隐隐可闻前面的热闹喧哗。梁四姑娘在前面领路,快要绕过竹林时,忽的脚步一顿,转身朝唐欢二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拉着二人悄悄躲到竹林后,轻声提醒道:“我看见我父亲了,等他走了我再过去,你们就在这儿等我。”“就梁伯父一人吗?”唐欢其实早看见了,故意问她。梁四姑娘摇摇头,“不是,还有一个人,那人背对我,单凭身形我认不出来,不过,我看父亲对他挺恭敬的,现在能让他那样恭敬对待的,应该只有端王殿下吧?嗯,应该是的,我听父亲说要请端王来的。

”说着,目光戏谑地打量唐欢,“阿瑜,你跟殿下到底是何关系?据说殿下不喜女人,你可能是他碰过的第一个女子呢。”唐欢佯装生气道:“我跟他有什么关系?哼,他没碰过女人,我还嫌他手脏呢。不提了,你快仔细盯着,他们一走你赶紧去拿我父亲的信!”梁四姑娘露出一副“你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表情,见唐欢抬手要打,她嘿嘿一笑,重新嘘了声,探出头去看。唐欢淡定地等着,仿佛没有注意到旁边沈怡双颊泛红的紧张模样。过了片刻,梁四姑娘喜道:“我父亲回前院去了,殿下去那边竹林了,应该是赏景去了吧?那你们在这里等着啊,千万别被人发现。

”说完,她理理衣衫,从容淡定地走了出去。她是梁府目前唯一的嫡女,也是父亲最喜欢的,来这边借书乃是常事。她走了,唐欢上前一步占据她方才的位置,扶着竹子探头去看。沈怡望望那边竹林,发现可以从这边绕过去,咬咬唇,扯扯唐欢袖子道:“姐姐,我,我还是害怕被梁大人发现,咱们,咱们回去吧?”唐欢不解地看她:“都已经到了这里了,现在回去算什么?万一一会儿琼安拿信出来,却找不到咱们,她会怎么想?算了,你胆子小,要是真害怕,那你自己回去吧。

还记得路吗?小心别走错地方。”“嗯,我记得,那,那我先回去了,姐姐你也仔细别被人撞见。”沈怡低头道,言罢迅速离去。唐欢望着她背影冷笑,过了片刻,悄悄跟了上去。据原身父亲讲述的端王奇事,宋陌应该完全恢复武功了,现在她们姐妹凑过去,肯定难逃他的耳朵。可唐欢不怕,被抓住了,她就说她是去找沈怡的。~竹林深处。宋陌站在小道上,头微仰,看上方竹叶斑驳,听风穿过竹林发出的沙沙声,直到被一阵清浅脚步声打断。仿似浑然未觉,他依然负手而立,只在另一道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时,唇角扬起微不可查的弧度。

这就忍不住找他来了吗?抬手摘下一片竹叶,弹开,竹叶打着旋儿飘然落地,只是旁边已没了男人身影。沈怡找遍整个竹林,都没有发现端王身影。唐欢自然也没有发现,但随着在竹林里转悠的时间越来越长,她突然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仿佛,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的监视下。监视?唐欢心神一震。糟糕,她忘了一件事!强迫自己不去抬头,唐欢无奈地摇摇头,转身往回走。身后忽然传来轻微响动,唐欢懊恼咬唇,她就知道!以宋陌的轻功,只要他不想被人打扰,旁人就绝对找不到他,而他若想知道对方有何目的,完全可以藏身竹上俯瞰来人的一举一动!都怪之前那些梦,她已经习惯把两人当成普通人看待了,明明知道宋陌恢复了武功,还是没能考虑周全!幸好还有挽救的余地。

装作没有听见,唐欢继续往前走,口中喃喃自语:“那个殿下应该走了吧?”“你们姐妹在竹林里绕了这么久,原来是在找本王?”看着那熟悉的背影,宋陌淡然开口。这一次,他倒要听听,她如何自圆其说。唐欢轻呼一声,震惊回头,待看见宋陌,她不可置信地后退几步,环视一周,结巴道:“殿,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刚刚,明明这里都没有人的……”宋陌盯着她的眼睛:“你还没回答本王的问题,找本王何事。”唐欢脸上泛红,垂下脑袋,心虚地辩解:“殿下误会了,我是来寻舍妹的,并非……”“沈瑜,没人能在本王面前说谎。

”宋陌朝她走了过去,唐欢害怕般往后退,可她步子太小,很快便被宋陌追上了。注意力全在他身上,背后不小心撞到一根竹子,唐欢刚要移开,下巴又被人捏住了。她被迫仰头,对上宋陌平静无波的幽幽眸子,“再问你最后一遍,为何跟踪本王?”唐欢浑身轻颤,咬咬唇,闭眼道:“殿下恕罪,来时门口得见殿下,殿下英姿……舍妹年幼无知,似乎对殿下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方才我们姐妹随梁四姑娘来书房,碰巧撞见殿下与梁大人说话。我按照计划在那边等梁四姑娘出来,舍妹提出先行回去。

我见她说话时神色有异,想到殿下在附近,怕她不小心冲撞到殿下,便悄然跟在她身后,以便在她做傻事前阻止她。”她闭着眼睛,宋陌目光落在她唇上,娇艳饱满,谎话连篇:“既然知道她意在本王,你为何不直接带她回去?说什么等她有所行动时才阻拦,莫非是想看本王笑话?还是说,你暗暗期望本王对她动心,从此景宁侯府便可攀上本王?”唐欢嗤了声,睁眼看他:“殿下位高权重又丰神俊朗,的确是京城贵女心仪之人,自视甚高也情有可原。只是,若我景宁侯府真有与殿下攀亲的打算,早在殿下当众对我不敬时,我便可靠上殿下,何必将赌注放在舍妹身上?之所以暗中跟踪,是不想戳破舍妹心事害她难堪。

殿下是男子,自然不知道姑娘家面皮有多薄。”“面皮薄?”宋陌眼中防备渐渐褪去,轻声重复她最后的话。视线移到她脸上,然后,搭在她下巴上的食指忽的抬起,在她白里透红的脸颊上轻轻抚过,“细腻如凝脂,的确够薄。”声音清冷,哪怕说着调戏人的话,也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唐欢恼羞成怒:“请殿下自重!”“自重?”宋陌讽刺地看她:“如果本王没有记错,刚刚你言语调戏了本王两次,一次是说本王丰姿……一次是说本王丰神俊朗。既然你一个面皮薄的姑娘都不自重,本王有何顾忌?沈瑜,你到底是何人,为何本王看你面熟,为何总是忍不住想碰你?”话音刚落,宋陌忽的俯身逼近她脸,唇距离她的不足一寸,呼吸交缠。

唐欢怔住,随即蹙眉闭眼,扭头躲开,“殿下……我,我真的无意对殿下不敬,亦不知殿下为何会……还请殿下放我离去。”眼睫不安翕动,俏脸飞上红霞,紧张害怕的无助模样,更引人采撷。男人没有说话,但唐欢听到了他喉头滚动的声音。他真的不记得了?可他也说了,他忍不住想碰她,那他现在这样,是想亲她吗?冷漠的宋陌不会主动亲近一个陌生女人,更不会亲一个不断欺骗他的坏女人,除非,他忘了那些欺骗,又因前世纠葛本能地渴望她,似命中注定……她,真的有那么幸运?唐欢忍不住舔了舔嘴唇,她有些紧张,为宋陌不确定的记忆。

宋陌黑眸如墨,幽幽地瞧着近在眼前的红润嘴唇,“本王这样对你,你害怕了?”“……怕,求殿下放了我。”唐欢声音发颤,豆大的泪珠打湿眼睫,在眼睫轻颤中滚了下来,顺着那细腻脸颊一直向下,碰到男人握着她下巴的手。宋陌看着那泪水在他手指与她肌肤中间往下流,正要说话,忽听身后有人喊“姐姐”。他慢慢松开她,转身看去。沈怡紧张地跑了过来,伸出胳膊挡在唐欢身前,娇喘吁吁:“殿下,求你放过我姐姐,她跟卫国公府世子已经定亲了,殿下这样,被人看见,姐姐声誉就彻底毁了!若姐姐有得罪殿下的地方,还请殿下明言,沈怡愿意替姐姐向殿下赔罪!”下巴高抬,让自己的明艳面容完全暴露在男人眼前。

机会难得,她要让殿下看清楚她!宋陌面无表情看沈怡一眼,视线越过她肩膀,落在那人身上。唐欢没有看他,也没有解释她并未与卫昭定亲的说法,只将沈怡扯到身后,朝宋陌行礼:“舍妹失礼,还请殿下不要怪罪。若殿下没有旁的吩咐,我等告退了。”说着,不等宋陌回话,拽着沈怡往回走。沈怡表情复杂地凝视宋陌,狠狠心,反拽住唐欢的手,担忧地求她:“姐姐,你快跟殿下陪个不是吧,殿下大人大量,不会再责难你的。”唐欢皱眉,这女人没有半点眼色吗?正犹豫要不要配合沈怡帮她一把,余光中却见宋陌走了过来。

那一瞬,唐欢说不清到底该期盼宋陌如何应对,只能以长姐的身份护在沈怡身前,准备低头认错。宋陌比她先开口,“你叫沈怡?”沈怡心中大喜,快步走到唐欢身侧,“民女沈怡,殿下……”“窥伺本王行踪,罪当诛。今日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本王饶你一次,再有下次,明年景宁侯回来,就只能见到一个女儿了。”话未说完,沈怡已瘫软在地。唐欢慌忙要扶她,胳膊却被人攥住了,她抬头,宋陌直视她眼睛:“本王再问最后一次,今日之前,你与本王真的没有见过?”“没有。

”唐欢毫不犹豫地回答。宋陌沉默,片刻后松开她:“好。既如此,你最好乖乖待在家里,别再出现在本王面前,否则下一次,本王怕自己情不自禁做出夺臣妻之事。退下吧。”唐欢愤恨瞪他一眼,扶起沈怡走了。宋陌目送她走出竹林,直到再也看不见。喜欢扮大家闺秀吗?用不了多久,他就会让她露出本来面目,那时候,看她还如何狡辩。作者有话要说:陌陌布下的是天罗地网,欢欢暂且看不出来是正常的,后面她会发现的,聪明的欢欢怎么可能一直被骗呢?大家放心,佳人绝不会虐欢欢!⊙﹏⊙b汗,这也是普通碰面,明天肯定是强强碰面啦,捂脸……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阿皇扔了一颗地雷落雨音扔了一颗地雷落雨音扔了一颗地雷小艺扔了一颗地雷zjjoo扔了一颗地雷程不成吧扔了一颗地雷cowcowfish扔了一颗地雷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as扔了一颗手榴弹y扔了一颗地雷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菊部地区雨夹血扔了一颗地雷。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