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大雨

定州总兵因勾结外敌遭人弹劾,折子递到京城,新皇年幼,端王摄政,着景宁侯沈慕元为新任总兵,即日赴任。景宁侯府,书房。外面夜色弥漫,房内灯光朦胧,沈慕元坐在书桌前,眉头深锁。外面传来脚步声,接着屋门被推开。侯府不经通传便可出入他书房的,只有一人。沈慕元将手头文书放在一旁,揉揉额头,在长女进来之前换上一副轻松面容。“父亲,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明早还要早早出发呢。”沈瑜提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停在桌前,纤纤玉手揭开红木盖子,端出一只白瓷碗送到父亲面前,顺势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托着下巴看他,笑眼盈盈:“父亲,你出门要带的东西女儿都为你打点好了,定州的事女儿不懂,但女儿相信父亲能做好那个总兵。

家里,女儿会照顾好自己,只要她不做太出格的事,我不会对付她的,您就放心吧。喏,这是女儿亲手为你煮的汤,父亲喝了,早些回房睡吧。”望着长女牡丹般明媚娇艳的脸庞,沈慕元叹口气,先喝了汤,才幽幽开口:“定州那边没有大事,侯府由你持家,我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你的婚事……前几年为你挑的几门亲事你都不满意,我想着你还小,再挑一两年也没什么,如今你已经十五了,我又要离京三年,你……”原配难产早逝,续娶的容氏因为生了一双儿女小心思颇多,虽然被夺管家权后安分了些,长女的婚事,他还是不放心让她做主。

唉,早知今日,他就不该太宠溺长女,总想着挑个处处合她心意的人。“父亲!”沈瑜俏脸微微泛红,却还是快言快语道:“父亲,你就不要操心那个了,女儿不会让自己变成老姑娘的。你放心,这三年里但凡遇到能看入眼的人,女儿一定会先占下,然后写信给你让你为女儿做主,行了吧?”“胡闹,你看你,哪里有半点女儿家该有的样子!”沈慕元低声训斥她,见长女一点都不害怕,他心中无奈,一边起身一边道:“好了,你的婚事为父会替你打算的,你在家好好待着别出去惹事就行了……她不安分,你弟弟妹妹还是好的,你身为长姐,尽量多照拂他们。

当然,若他们动了歪心思,你,你自己做主便是,为父知道你有分寸。”“嗯嗯,女儿懂得。”沈瑜挽着父亲的胳膊,不想在分别前说那些,笑着扯开话题,轻声细语地叮嘱父亲在外面要好好吃饭,直到分开。目送长女回了她的小院,沈慕元去了容氏的屋子,提醒一番,再分别看过次女幺子,这才回前院歇下,次日在妻儿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出发前往定州。侯爷走了,大小姐把持家事,除了必须由夫人容氏出面的地方,容氏简直成了隐形人。不过沈瑜并非气量狭小之人,近年来容氏安分了不少,她也就对容氏维持表面上的客气,对活泼可爱的妹妹和弟弟还是很大方的。

出门做客,她亲自提点小她两岁的沈怡,回到家中,她也会如父亲一样,每日检查弟弟沈瑾的功课。沈瑾才八岁,容貌性情皆肖沈慕元,乖巧懂事,招人喜欢。可她到底年幼,没有经历过太多人心险恶,不懂得人心易变,特别是女人。沈慕元离家第二年,沈瑜十六,沈怡十四,正赶上卫国公府为世子卫昭选亲。卫家先祖为大宋朝开国立下汗马功劳,世代受皇族器重,自是众贵女向往的好夫家,而沈慕元身为握有实权的侯爷,他的两个嫡女自然也在卫国公老夫人寿诞宴席邀请客人之列。

卫昭年方十八,自小在军中历练,如今已凭军功授一等侍卫,是天子近臣,将来前途不可限量,而他人也生的俊朗非凡英气逼人。宴席上沈瑜与卫昭巧遇,两人都动了心,而沈怡当时也在一旁。沈怡不曾嫉妒长姐比她貌美,不嫉妒长姐更得父亲喜欢,也不曾怨恨长姐害母亲被父亲冷落。可,当她看到长姐一下子就得到了卫昭青睐,见卫昭目光始终不曾离开长姐始终不曾看她一眼,她第一次尝到了嫉妒的滋味儿。回到侯府,她对镜自照。她和长姐生的有六分相像,如果没有长姐,卫昭就能看到她了吧?以前她看不上母亲的手段,可这一次,她去找母亲了,希望母亲能帮她嫁给卫昭。

嫁人是一辈子的大事,长姐那么好,她会遇到更好的男人,她,她就把卫昭让给她吧。只要母亲让长姐出点事,让卫昭看不到她,卫昭自然会注意她,发现她的好。等她成了卫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她会照顾长姐的。就算没有卫昭一事,容氏也早就想除掉沈瑜了。以前侯爷在家,她不好动手,只盼着侯爷早点把沈瑜嫁出去,她好做名符其实的侯夫人,可沈瑜迟迟不嫁,依然处处压着她。如今侯爷离府三年,正是她动手的最好时机。之前没有下手,是不想惹侯爷猜忌,毕竟侯爷刚走大小姐就出事,那也太容易惹人怀疑到她身上了。

现在好了,一年过去了,就算沈瑜出事后侯爷依然会怀疑她,他没有证据,还能平白无故地教训她吗?为了那两个孩子,为了侯府的体面,侯爷不会的。她笑着叮嘱女儿几句。沈怡大骇:“母亲,你……”“你想哪去了?”容氏点点她鼻子,“放心,娘还没有那么狠,到时候会把她救上来的,你只管按我说的做,其他的都交给娘安排好了。怎么,不忍心了吗?如果你不忍心,那娘就不对付她了,让她嫁给卫昭,娘再为你找个好人家。”沈怡低头不语,半晌才低声道:“母亲,我懂了,我都听你的。

只是,你一定要注意分寸,别让她出事。”容氏温柔地笑,“娘知道,你心软舍不得她出事,难道娘就心狠?傻,去找她玩吧。”沈怡咬唇走了。六月,京城下起了瓢泼大雨,外面阴沉沉的,雨线织成同样乌沉沉的帘幕,与房顶灰瓦与天空同色。沈瑜坐在窗前看书。她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看书,雨声再大,心是静的。丫鬟青杏走了进来,一边转身挑起水晶帘子,一边柔声道:“小姐,二小姐来了。”沈瑜愣了一下,赶紧放下书迎了过去,见沈怡衣摆都湿了,嗔怪道:“这时候不老老实实在屋里待着,怎么出来了?青杏,快去把我新做的那条碧色罗裙拿来给二小姐换上。

”这个妹妹懂事明理,她们姐妹关系一直很好。“不用不用!”沈怡笑着拦住青杏,兴奋地握住沈瑜的手:“姐姐,你不是最喜欢雨景吗?刚刚我在池边站了会儿,听雨打荷叶声,果然颇有意境,知你喜欢,便想约你一块儿过去看。怎么样,姐姐想去吗?”沈瑜有些意动,只是,姑娘家沾凉,不太好吧?正要劝阻,沈怡看出她的犹豫,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娇笑道:“算了算了,姐姐是快要出阁的大姑娘了,哪里还能这样胡闹呢?我还是自己去吧,反正在旁人眼里我还是小孩子,没有人把我当谁家未来世子夫人看待……”心事被戳破,沈瑜登时红了脸,追上去打她。

沈怡笑着抢过自己丫鬟手里的伞,回头朝长姐拌个嘴脸,提裙跑了出去。沈瑜好气又好笑,见她在雨中身姿轻盈似青莲摇曳,她也心生向往:“好啊你,都敢编排我的坏话了,青杏,给我备伞,看我不去掐她的嘴!”“小姐,雨这么大,还是算了吧?”青杏看看外面,尽职尽责地提醒道。“不用担心,你只管去拿伞好了!”沈瑜口上吩咐道,随后喊已经走出几十步远的沈怡等她。不消片刻,姐妹俩便走到了荷花池边上,身后跟着各自的随行丫鬟。沈瑜想去桥上看景,沈怡率先走到池边柳树下,弯腰往水里看。

“看什么呢?快到桥上来,那边地滑,小心掉下去!品兰,还不快扶住二小姐!”沈瑜站在桥上,轻声嘱咐道。沈怡打发走上来要扶她的丫鬟,一手持伞,一边神秘兮兮地朝沈瑜招手,再指指河边的碧绿莲叶,好像下面有什么好东西般。沈瑜看了好奇,撑伞下桥,走到沈怡身边跟她并肩而站,低头看了会儿,悄声问她:“你在看什么……啊!”却是腰上忽然传来一股大力,跌进了莲花池。池子本来就深,又是暴雨涨水时,她掉进去后瞬间没了顶,勉强挣扎上来,想要呼救,池水瞬间灌入口中。

心慌害怕中,沈瑜听到沈怡焦急地催促青杏去寻人……青杏握伞的手微微颤抖,情不自禁看向远处屋顶,随即瞳孔一缩,转身离去。她走后不久,沈怡捂着嘴,由丫鬟品兰扶着走了,脸色惨白。茫茫大雨中,女人勉强发出的呼救,在水中挣扎发出的响,均被雨声吞噬。茫茫大雨中,有一灰衣人影立在灰蒙蒙的屋顶上,仿佛与雨雾融为一体。宋陌定定地望着那女子被池水淹没,望着池水恢复之前的样子,被雨线砸出一圈圈涟漪。这一次,她还会醒过来吗?这一次,她还会编出什么鬼话骗他?雨水无情地冲刷下来,他早已浑身湿透,可他岿然不动,看着有人将她打捞上来,听整个侯府忽的乱成一团。

看一个郎中匆匆跑进她的闺房,听屋中传来震天的不知真假的哭声。然后,哭声戛然而止,他听到青杏狂喜的声音,“小姐醒了,小姐没死!”宋陌轻笑,转身。正往回赶的老郎中若有所感,抬头朝屋顶望去,却只望见茫茫雨雾,除了雨,再无旁物。作者有话要说:这次开头写的好卡,二更暂定5点,强强碰面哦~呜呜,晚上更新完了再回复大家留言吧,爱你们!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十三扔了一颗地雷南方扔了一颗地雷南方扔了一颗地雷落雨音扔了一颗地雷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筱蕾扔了一颗地雷after96扔了一颗地雷樺夜扔了一颗地雷。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