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问情

站在崖顶,大风从远处辽阔草原迎面吹来,衣袖裙裾翻滚,猎猎作响。大概是觉得一个弱女子没什么好忌惮的,乌顿并没有抓着唐欢,他放她自由,只默默站在她身边,如崖壁上挺拔的青松,俯瞰下方。但唐欢相信,若她不听他的警告敢轻举妄动,男人握着腰间刀柄的手绝对会在她转身欲跑之际抽出刀来,砍在她身上。她认出来了,这人就是那晚的刺客。可他是谁跟她有什么关系?现在她的命,掌握在宋陌身上。或许,从梦境开始之时,她的命就握在宋陌手里了,但没有哪一刻,让她感受得如此清晰。

悬崖似被天刀切开,拔地而起直上直下,别说是站在崖边上,就是距离崖边再远几步,恐怕都会被这种陡峭气势所慑。可唐欢不怕,她甚至比乌顿站得还要靠前,垂眸望向下方峡谷,盯着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他换了一身白衣。唐欢苦笑。宋陌很少穿白,今日出门时他身上是件石青色的袍子,这身白衣,应该是在击鞠球场上换的。玉冠束发,白衣白袍黑靴,转身反刺间衣袂翩飞,长剑翻转如影疾闪,准确扫过敌人脖颈,刺入对方胸膛,抽出来,带出血花点点,溅在他身上,如红梅落于白雪。

原本,他想给她看的是他在球场上的飒爽英姿,却不知道,他现在利落收割人命的狠决招式,才让她打心底为他喝彩。哪怕他记起来的只是剑招,哪怕他没有内力发出剑气,现在这样,已经足够。以一敌百,气定神闲,这才是一个江湖人应有的风范。虽然他的强大让她瞬间断气,但唐欢必须承认,宋陌是个令人崇拜的强者。如果没有那个过节,她会很欣赏他……欣赏了,还是会想采了他?似乎不管知不知道他武功超绝,只要她见过他,注定要受这一遭罪吧?唐欢不自觉地笑,都什么时候了,她竟然还有心思想那些有的没的?瞥一眼身侧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高大男人,唐欢开始扫视崖壁。

照现在的情况看,宋陌杀光下面所有人绝对没有问题,那时候,她才不信乌顿真会放了她。既如此,宋陌完成了他该做的,接下来就靠她了。她绝不会做那种拖累人的蠢女人。为了自己。~乌顿脸上阴沉地快要下雨。一刻钟没到,他的匈奴将士已经死了过半。要么死,要么活,没有一个受伤,因为宋陌招招毙命。这次,他一共带了五百人。草原上,英雄是值得尊敬的,他敬佩宋陌的本事,所以不肯直接拿这女人威胁他死,他要让宋陌战死,死得像个男人,哪怕这样会让他白死很多将士。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一百不够给他陪葬,二百能耗死他吧?可现在,眼看他动作快准狠一如最初,仿佛并没有消耗多大体力……他舍不得让所有战士为宋陌陪葬。那就别怪他无耻了。他想让宋陌死的体面,是宋陌自己不听话。抽刀搭在女人后脖颈上,乌顿对着下面高声大喝:“都住手!宋陌,不想你的女人身首异处,我劝你马上住手!”雄浑男声在峡谷上方回荡,一圈一圈。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匈奴甲士们早已杀怕了,此时听到单于的命令,仿佛在鬼门关捡了一条命,顿时纷纷往后退开,露出中间一片尸横血染的空地。

一片尸体中,持剑独立的血衣男人,是那个威名赫赫的镇北将军。宋陌仰头,望她。崖壁太高,他看不清她面容,只看见她红裙随风飞舞,只看见她头上那朵火红榴花。头顶是湛蓝碧空,她就是开在崖壁上那朵最艳丽的花,属于他的花。他一定,会把她摘下来。这个傻女人,她有害怕吗?应该没有吧,她那么傻。他默默望着她,默默等待那个名为乌顿的人开条件。“你的男人很不错。”乌顿收回视线,看向唐欢,由衷地赞道,“当然,你也不错,大胆的女人,你配得上他的喜欢。

可惜,今日你们注定只能活一个。你放心,我乌顿说话算话,日后就算你不肯跟我,我也会替他照顾你一世无忧。”唐欢扭头看他:“你想怎么做?你的人杀不了他。”乌顿朗声大笑,声音雄浑洪亮,说给她听,也说给下面的宋陌听:“镇北将军武艺高超,我的人当然杀不了他,可一命换一命,为了你,他会自己了断自己的。”言罢低头大喊:“宋陌,我数到十,要么你挥剑自刎,要么我送她的人头下去见你,你看着办吧!一!”“不要!”眼看宋陌抬剑,唐欢凄厉喝止,“将军,你别犯傻,我……她最多再有五日活头,不值得你……”“二!”“闭嘴!”宋陌目光紧紧盯着崖顶飘舞的红衣,长剑抵住脖颈,声音依旧冰冷无情:“女鬼,你不用得意,我会在黄泉路上等你,我会等着你一起去见鬼差!如果没有鬼差,如果你不出现,不跟我解释清楚一切,我做鬼也会追杀你!”“六!”“不要!”唐欢猛地扭头看乌顿,一脚踩在悬崖边缘,半个脚面都露了出去,“你,你让我再跟他说几句话,否则我马上跳下去!”有山土破开坠落,发出几欲被风声人声淹没的碎响。

宋陌的心高高提了起来:“回去!”乌顿也大为震惊,快要出口的“九”到底还是被咽了回去。这个女人是他威胁宋陌的倚仗,如果她自己寻死,宋陌再无顾忌……“你说,不过我劝你尽快说完,我的耐性不多。”乌顿沉声开口,皱眉看红衣女人。说实话,他也有些好奇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宋陌口口声声喊她女鬼,为何他明明都肯为她死了,却要说那种无情的话?唐欢仿佛双腿发软,跌坐在悬崖边上,低头哭了会儿,才又慢慢站了起来,只是起身时,不经意往旁边挪了一步,然后哭着喊道:“将军,既然,既然你肯为我死,那我想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你对我好,真的只是因为她吗?”她发颤的声音,随风传入耳中。

宋陌的心,也在颤抖。他爱的一直是她,从始至终是她,只有她,哪怕此时此刻,他依然无法完全确定她的心,他依然肯为她死。是为了那一点点可能,还是单纯地不舍她死在面前?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无法眼睁睁看着她死。要告诉她吗?算了,他还是不敢信她,他不怕爱错了她,却怕再次被她嘲笑。他不告诉她,不让她知道他的心,她就没法说出那些讥讽的话。她不说,他就可以当她喜欢他,哪怕只有这一次。可是,否认的话却也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如果这是今生两人的诀别,最后一句话,他不想违心说他爱别人。

他无言以对。唐欢却知道他的心,她早知道了。如果说前面几场梦让她知道这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后对她会有多好,后面他慢慢恢复记忆了,她又知道,他对喜欢的人有多情深。情深到不在乎她的身份,不在乎她没有旁人长得好,不在乎她给不给他名分,不在乎她的真假难辨,不在乎……为她死。她同情他,为一个女人傻到如此地步。她贺喜她,贺喜那个她为了勾他而亲自装出来的女人。男人少有痴情种,“她”遇到了。 可惜这同情和贺喜都是暂时的,真相未明之前,一切痴情都算不得数,如同上场梦他给她的承诺。

在他以为她爱他的时候,他温柔似水,在他得知一切都是骗局时,那些温柔,只会加深他的恨。唐欢明白,这是她咎由自取。她后悔当初骄傲自大,可她不后悔骗他,如果能活到下一场,如果有机会,她还会继续骗他。因为从入梦那一刻起,她唯一想要的,从始至终,只有活下去。不骗,她就得死。“将军,你为什么不说话?”唐欢流泪,宋陌看不到,她演给身旁的乌顿看,“将军,你不说话,那我说。 你知道吗,我的确要找一个让我脸红心跳的男人,而在这个坏人之前,我早遇到了。

在我骑马受伤你亲自为我擦身上药的时候,你那么温柔,我真的很喜欢你,可你跟我说,你只是因为她才对我好。于是我知道了,你不是我要找的那个人。后来我又遇到了他,可惜,他对我太坏,也不是我要找的人。”“将军,你说的对,我很傻,识人不清。而我这么傻,就算再给我五天,我怕是也找不到那个人,或许,这世上也根本没有真心爱我的人。将军,你照顾我这么久,我很感激你。 现在,就让我回我该回的地方去吧!”话音未落,她往前一步,纵身跳了下去。

宋陌,能做的我都做了,现在我拿命跟你赌。如果我能抱住那颗树,如果那颗小树能拦住我,我们一起活。如果不能,你跟我一起死吧,死后,咱们再彼此讨债。你讨你的情债,我讨我的命债。不过我要告诉你,我在阴间有个厉害的师父,我不怕你!~宋陌一直仰着头,早在停止杀戮时,他就一直仰着,望她。她问他是否喜欢她,他没有说话,于是她说了。她说她喜欢他,她说他让她失望了,她说世上没有爱她的人,她说她要回去了,然后,她跳了下来。 红裙似火。那一瞬,脑海里有什么一闪而过。

是水仙。当年她跳下瀑布,他在上面眼睁睁看她下落。这一次他在下面,他……不要再看着!~山风呼啸,唐欢努力瞪大眼睛盯准半山腰那株越来越近的小树,准备伸手抓住树干。可是,她看见了什么?她看见那个男人从尸海中朝她飞来,似一道流光,仿佛眨眼间,腰间就多了条手臂。她不可置信地倚在他怀里,看他面容冰冷望着崖顶,看他黑靴踏崖如履平地,看他如谪仙轻盈落在刚刚她站立的地方,看他转身,长剑划过乌顿脖颈,用一道细细血痕要了对方的命,看他……低头看她。

那一瞬,唐欢心跳快到极致。目光相碰前,她闭眼晕了过去。作者有话要说:嗷嗷嗷,不行了,必须断在这里,否则我也要晕了!宋陌气势太强,必须换章!下午五点二更彻底结束这场梦,因为和谐,对佳人来说也是场硬仗啊,哭瞎!!!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111扔了一颗手榴弹夕小泗扔了一颗地雷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炮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火箭。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