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碰面

黑衣人偷袭时,怕马匹警觉惊动宋陌等人,便先朝那些骏马下手,也因此被周逸等四名守夜护卫发现。十八匹马死了三匹,其中就有唐欢的那匹。唐欢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哭的是,是不是她的运气真的那么差,自己“命途多舛”不说,连跟她有关的牲畜都要受牵连?笑的是,她的坐骑死了,她没有马代步了,她会跟谁共乘一骑呢?她愁眉苦脸地看向宋陌。宋陌坐在马上,满脸不悦地看着她:“过来。”她就那么不愿意跟他一起吗?唐欢“认命”地朝他走去,边走边小声嘟囔:“就不能让我单独骑一匹,你跟哪个护卫凑合一段路吗?反正到了下个城镇会采买新马,你,你这样跟我坐一起,不觉得不妥吗?”抬手放在他手心里,男人胳膊一用力,便连提带抱地把她放到了身前。

唐欢不习惯地扭了扭,察觉宋陌呼吸变化后又故意往前面挪,歪头跟他商量:“要不我坐你后面去吧?”“闭嘴。”宋陌将人拽到怀里,身体紧紧相贴,这才一夹马腹,领先奔了出去。周逸等人等了片刻才催马前行,刻意跟他们将军保持更远的距离,确保不管前面有什么动静动作,他们都不会听见看见。清风迎面吹来,唐欢却莫名地犯困。反正两侧有他胳膊挡着,她安心地靠在男人胸膛上,惬意地闭上眼睛。宋陌放缓速度,低头看她。竹叶细眉,浓密眼睫,细白小脸,红润嘴唇……她睡着了,是他最喜欢的样子。

其实她什么样子他都喜欢,只是此时此刻,只有她睡着,他才敢确定她是真的乖,喜欢地才踏实。情不自禁环紧她腰,他低头贴上她侧脸,轻轻摩挲。蹭着蹭着,唇碰上她的,细细抿。他喜欢尝她吃她,怎么吃都不够。唐欢不满地哼了声,抬手去推他脸。宋陌不肯走,含住她手指。唐欢睡意顿时全消,睁眼,一边往旁边躲一边抱怨:“将军,这是白天,还在马上呢,你这样,小心摔下去。”“放心,我有分寸。”宋陌松开她手,再次朝她嘴唇凑去。唐欢红着脸低头,被他一手抬起下巴转向他,眼看男人就要亲过来了,唐欢颤着音求他:“将军,你,你等晚上再亲她好吗?现在,身后那么多人看着呢,你这样歪过来,他们一眼就知道咱们在做什么。

虽然你我知道你亲的是她,可在他们眼里,你亲的就是我啊,我,我以后还怎么见他们?”宋陌定住,慢慢松开她,重新坐正,用他宽阔的肩背将她牢牢挡在怀里,下巴碰着她头顶软发:“嗯,你这个女鬼的话还挺有道理。那这样如何?他们应该看不见的。”将右手马缰塞入她手中,然后慢慢往上挪,准确地握住一团揉了起来。唐欢身子顿时软了半边,完全靠着他,闭眼装羞:“将军,别,被人看见……”“放心,两旁都是山,若是前面有人过来,我会马上松开这里的。

”宋陌低声道,垂眸看一眼她的羞样,然后再次看向前方。目光随意扫过两旁山景,神色淡然,仿佛只有他一人骑于马上,仿佛怀里并没有一个羞答答的女人,仿佛他的手也没有光明正大肆无忌惮地揉着人家姑娘最小心珍藏的地方。“将军,将军,求你了,万一,万一山上有人怎么办?你这样,他们一下子就看见了……”唐欢一手握着马绳,抬起另一手去拨他,却被男人反手握住按在那处,他让她自己摸:“女鬼不要碍事,算了,便宜你了,让你也感受一下这样摸她的好滋味儿,你就知道为何我摸不够了。

”歪头附在她耳边:“怎么样,是不是很软?”唐欢使劲儿往回缩手:“将军……你,你放开我,我又不喜欢摸她!”“那你喜欢摸谁?”宋陌松开她手,声音低柔,像是大人要哄小孩子说实话一样诱着她说他想听的,大手移开,从她衫底摸进去,“罢了,既然你怕被人看见,那我就挡着点,这样,就只有你知我知了。”没有了衣服的阻隔,他带着薄茧的掌心指腹更清晰地落在她身上,唐欢喘的不行,人靠在他怀里,睁开眼睛求他,水眸迷离,“将军,求你了……”求你以后一直这样坏吧,求你真刀实枪的坏吧!只有一只手方便动作,取了山果就无法顾及山溪,宋陌犹豫了会儿,选择了上面,昨晚她已经累了一次,不能让她再累到了。

他轻轻地揉,左右来回转移,继续问她:“你还没告诉我,你喜欢摸谁?”“谁都不喜欢!”唐欢趁他停顿的空隙气呼呼地道,“不要以为谁都跟你似的,整天就想着这种事情!”宋陌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复杂,“我整天想着?难道你不是吗?你还阳就是为了找一个男人做那事的,你应该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吧?怎么样,要不要我先要她,让你提前感受一下那种滋味儿?”“你无赖!”唐欢使劲儿捶他大腿。“我要我的女人,天经地义。”宋陌呼吸一滞,大手猛地探向山溪,溪水还不多,不过慢慢就会多了。

唐欢忙捂住他手,真心求他:“将军,别碰了,真的难受……”手背被按住了,手指还能动,宋陌继续撩她:“不碰也可以,那你告诉我,你喜欢摸谁?你先别说,我猜猜,你,是不是喜欢摸这里?”压着她往后靠,他往前顶了顶,“是不是喜欢像那晚那样摸它?”“没有!”唐欢羞愤地闭上眼睛,大声狡辩,脑海里却在想,如果说现在的宋陌是条狼,那也是条发情的狼,对所有人都能凶狠,但对他看上眼的女人,他只有百般维护。这个男人,还是那么傻,以为她什么都不记得,自以为是的欺负她。

想想真是奇怪,难道人都喜欢强迫对方?像她和师父,更喜欢挑有挑战的男人,而宋陌也是一样,她主动给他他不要,她装羞要躲,他反而越来越坏。这不,她说不喜欢,他故意加大力气弄她,唐欢那里也真是想休息,只好哭似的求他:“住手住手,我,我喜欢,喜欢摸将军,你快住手!”宋陌停了下来,却没有离开,很大方地道:“既然你喜欢,那你摸吧,我没有你那么小气。”“我不……我摸,我摸!”唐欢被他突然的袭击弄得直吸气,哭求着把马缰换到左手,右手伸到后面去握住他。

宋陌呼吸一紧,大手移到她腰上抱紧她,在她头顶哑声吩咐:“伸进去摸。”“将军……”“放心,有衣服挡着,没人看得见。”看她真的要哭了,宋陌放柔了声音,亲亲她额头,鼓励她。前晚刚刚破了戒,昨晚本来想吃却被打断了,现在这样跟她紧密相贴,他馋,他忍不住。她迟迟不动,宋陌只好先收回手自己解了裤,然后再把她的小手带过来,握着她弄了两次:“就是这样,记住了吗?”唐欢犹豫片刻,乖乖地帮他,脑袋在他怀里左右闪躲,可无论如何都躲不开头顶灼人的注视。

她咬咬唇,低下头,声音细不可闻:“将军,你,你三番两次对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喜欢我了?”宋陌身体一僵。她停了手,他压下心头各种难言复杂,沉声催她:“继续。”唐欢扭头埋在他肩窝里,不去想男人的心思,暗暗享受温柔照顾小宋陌的滋味儿,想象它现在的模样。这场梦里,虽然已经帮它擦过一次泪了,可她还没有看过它呢。宋陌低头看她,见她这副不敢见人的可怜样,倒底没能狠心直接否认,微喘着反问她:“为何突然这么想?难道你,喜欢本将军了?”尽管知道即便她说喜欢他也未必信,宋陌还是想听她说一次。

唐欢轻轻摇头:“不喜欢,将军喜欢陆舒宁,不是我要找的人。”“既然知道我喜欢她,为何还问?”跟体内的热相比,宋陌脸上冷得似冰。唐欢看不见他的脸色,不过不用看她也听得出来,忍笑道:“我,我只是有点奇怪,将军这两日对我那么好,又,又老是动手动脚的,我……”宋陌转头看向一侧,声音淡漠:“我说过,我喜欢的是这个身体,你只是住在里面的女鬼,不要自作多情。”唐欢哼了声,赌气似的松开手:“好啊,既然你喜欢这个身体,那你让她自己动好了,我睡觉了,像你之前说的那样,你跟她亲热的时候,我就睡觉……”“你敢松开试试。

”宋陌右手还环着她腰,威胁似的往下移了移:“本将军现在就是要你掌控这身体服侍我,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马上送你回阴间。”“你……”唐欢气得说不出话来,使劲儿扯了他一下。宋陌闷哼一声,搂紧她:“这样也不错,继续。”山路颠簸,晃晃悠悠中,唐欢胳膊都快酸了,“将军好了没啊?你别憋着,快点尿出来!”宋陌一下子就喷了,因为她说得突然,他喷得毫无准备,只能抓住她衫摆随便抹了一通,气得咬牙切齿:“谁教你这样说话的?”唐欢没有回话,她也气得不行:“谁让你弄在我身上的?你自己没有衣服吗?你……”话没说完,被男人报了仇似的爽朗笑声打断。

笑声清朗,飘到空中在两侧青山间回荡,唐欢仰头看他,对上宋陌明亮的眼睛。她瞪他一眼,小手嫌弃地在他腿上抹:“你弄脏我一件衣服,到青城后赔我十件好看的裙子,我就,原谅你这一次。”宋陌默默盯着她,盯到她心虚:“你忘了,你这几天吃的穿的全是我的,还敢拿我的东西跟我讨价还价?”唐欢红了脸,往他肩窝里拱:“我不管,你要是不给我买好看的裙子首饰,我,我就再也不浪费力气帮你了!”“越说越不讲理,要衣服还不够,竟然还想要首饰?”宋陌笑着看她在自己怀里撒娇,然后在她无赖地扯他袖子时,低头跟她咬耳朵:“罢了,你让她的身体活了下来,也算是功劳一件,我就都依你,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唐欢闷闷地问。“回青城后,再好好伺候我一回,全心全意。”宋陌抬手,别过她下巴。唐欢愣愣地跟他对视了会儿,仿佛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般,闭眼啐他:“呸,不正经!”宋陌堵住她嘴,既然她这样骂他,到时候他就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不正经。五日后,镇北将军回归青城,直奔将军府。事隔一年多重接将军印,还是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的,安置好唐欢后,宋陌转身出去忙碌了,天黑时才回来,全身酒气。酒气重,人看着倒没有醉,只是眼眸更显清亮,盯得人心里发慌。

前几场梦里,宋陌偶尔饮酒,也都是很怡情小饮,从来没有喝成这样过。唐欢本来都快睡着了,被他拎起来非要让她伺候他沐浴,也不知是酒壮人胆还是脸皮真的厚到了一定地步,他进了侧室便把身上所有衣服都甩了,转身等着她。这一晚,唐欢总算是见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小宋陌。非但如此,帮大宋陌小宋陌洗干净后,大宋陌还把小宋陌喂到了她嘴里……其实,唐欢并不是很喜欢那样。师父说,采花是要男人伺候她们,而不是她们去伺候对方,所以下山之前,唐欢想过各种勾男人的办法,唯独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为男人做这个。

可是,已经替他弄过一次了,不是吗?在他是少爷的时候。而且,嘴里含着小宋陌,听着宋陌难以压抑的低声闷叫,感受他身体的紧绷,她竟然觉得很享受,有一种征服对方的快感。虽然,最后她又被他征服回去了……~一路颠簸,在将军府休息了三日后,见宋陌似乎没有那么忙了,唐欢提出想去街上走走,买东西。刚刚抵达青城时她也提过,可宋陌不放心把她交给旁人照顾,更不放心她一人出去,便以小厮没有资格单独出门为由冷冰冰地拒绝了。 今日,唐欢不甘心地跑到他书房,拉着他袖子,很是委屈:“我,我都听你话了,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宋陌放下手里的文书,转身看她。

浅绿小衫,嫩黄碎花高腰长裙,从明媚的晨光中跑到他身前,像朵会飞的小花。他忍不住将人抱到腿上,直接埋到她高耸的胸前:“我给你准备了满柜的裙子,还给你挑了各色首饰,这样还算说话不算数吗?”唐欢抱住他脑袋不让他使坏,一边使劲儿往外推一边抱怨:“可你买的都不是我喜欢的,我要自己挑。再说了,你不让我出门,去营里也不带着我,我怎么找那个男人啊?将军大人,我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了,你快让我出去吧。 ”宋陌动作一顿。半个月……一直刻意回避的问题,再次浮上心头。

是啊,万一她说的是真的,这辈子,他跟她就只有半个月的时间了。跟她相比,将军之位算什么?皇宫里的圣上算什么?那些黎民百姓军队将士又算什么?这辈子,他活着,他努力夺得权势,就是为了尽快找到她,跟她要一个解释,要一个答案。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半个月,哪怕寸步不离,他也只嫌太短。如果她说的是假的,半个月,他给得起。边疆战事,有他信得过的副将有他亲手操练的十三万将士,他不怕敌人来犯不怕影响将来的地位,也就不怕不能安心地收拾这个一次又一次说鬼话骗她的女人。

他抱紧她,然后松开,牵着她手往外走:“走吧,这半个月,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陪你找那个男人,免得你白来人世一趟。”有他在身边,没有谁胆敢靠近她,哪怕她看入了眼。“将军今天对我真好!”唐欢满足地夸他。宋陌苦笑。他对她好,岂止只有今日?~将军府距离青城最繁华热闹的主街有一段距离,两人坐马车赶到街上,然后再步行。路上行人往来,身上衣着打扮不尽相同,唐欢看得好奇,指着一队商旅问宋陌:“那些人,不是汉人吧?他们的衣服好奇怪,头发也没有束起来。

”宋陌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拉着她往前走:“那是匈奴人,现在两国休兵,互通贸易,京城都有匈奴人的身影,青城北接草原,更是他们入关的必经之路。”“那天,刺杀你的,不就是匈奴人吗?”唐欢靠近他,小声道,“那你怎么不让人把他们都赶出城去?万一那些人混在其中怎么办?”宋陌笑她傻:“照你这么说,里面还有几个汉人呢,难道我要把所有汉人都赶走?放心吧,他们没有那么大胆量敢在青城动手,而且,就算松手了,也是自投罗网。 ”霸道又狂妄。

唐欢撇撇嘴,“你这样嚣张,小心哪天栽了跟头。”说着,突然想到什么,把手从他手里挣了出来:“放开我,我要自己走。我还想找男人呢,被你这样握着,周围百姓都误会我是你的人,谁还敢喜欢上我啊?”宋陌也觉得这样不太妥当,便随她去了,只跟紧她,不管她跑到哪个铺子前,都不让她离自己超出三步远。上午,唐欢挑了很多好料子,宋陌付银子,然后把东西交给远远跟在后面的周逸,让他送到停在巷子里的马车中。他不怕刺客,却不想每次都亲自对付,所以出门时身边会带着护卫,如今在自己的地盘,就只带了周逸四人,其他几人留守将军府。

晌午,宋陌带唐欢去青城最大的酒楼用饭,他想去雅间,唐欢嫌两人一起吃饭太闷,硬是在二楼选了靠窗的位置。点好菜,她站到窗前,居高临下看过往行人。宋陌陪她站了会儿,发觉她眼睛专门盯着男人,冷嗤一声,回到桌前小杯浅酌。正喝着,突然发现她好像被摄了魂般,盯着一处发呆,一只小手无意识地攥住胸口,脸上……泛红。宋陌皱眉。女子这模样,他并不陌生,他也曾让别的女人为他这般过。他起身走到她身边,顺着她目光往下看。是个身穿暗灰锦袍的高大男人,年近三旬,浓眉如峰,双眸深邃,既有权贵子弟身上的贵气,又有沙场将士身上的方刚肃穆。

而此时男人就站在酒楼门前,仰头看她,满眼惊艳。察觉到他的注视,男人看过来,眉头微皱,低头跟身边小厮吩咐了什么,然后,进了酒楼。宋陌蹙眉,冷声唤她回神:“人都走了,你还没看够?”唐欢本能地摇头,忽的醒过来,转身就要往外跑。宋陌一手拉住她,借着宽大衣袖挡住两人的手,将她扯回窗前,“你想去哪儿?”唐欢着急地拍他:“将军,我,我好像找到那个男人了!刚刚你也看见了吧,就是他,看到他第一眼,我心跳就加快了!将军,你快放开我……啊,他上来了!”眼看那英挺男人朝这边看来,唐欢忍不住朝他笑,羞涩又妩媚。

“再敢看他一眼,我拧断你的手!”宋陌冷冷扫那人一眼,拉着唐欢往外走:“这里人多眼杂,我们回府用饭。”“我不……疼!”手腕忽的被勒紧,唐欢连连呼痛。宋陌不由自主放松力道,将人拽到左手边,依旧握着她手。不想那男人却挡在了他面前。宋陌顿足,平静地盯着他:“你想做什么?”乌顿友善地笑,看看唐欢,拱手道:“鄙人姓齐,方才在楼下与令妹一见如故,仿佛前生有缘,特冒昧上来相见,还请阁下容我问令妹……”不等他说完,唐欢抢着回答这个难得一遇还主动凑上来的上等货色:“啊,我也觉得看你面熟,你是我……”说到一半,手腕上又传来一股大力,疼得她呲牙咧嘴,再也顾不得跟人家搭讪,急急朝宋陌软声告饶。

见她终于肯老实了,宋陌冷声向对方解释道:“你说错了,她不是我妹妹,而是我的女人,告辞。”言罢,不再给对方任何阻拦的机会,直接抱起唐欢下了楼。唐欢不甘心地扭头呐喊:“齐公子,你不要听他的,我住在将军府,你要来找我……”没说完,后脑被人用力一按,嘴唇撞在宋陌胸口,差点咬到舌头。待两人走远,化成小厮的瘦高男人面露不解:“单于,你为何要冒险……”乌顿面上露出一丝困惑:“那个女人一直盯着我看,我以为她认出我来了,若是转身离开,她告诉宋陌,宋陌肯定会马上追上来,只好主动上来打招呼,去了她的怀疑。

只是……”看那女人的表现,似乎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罢了,不管她怎么想,经过今日,他更确定了宋陌对她的看重,接下来,就是等待机会动手了。作者有话要说:欢欢:将军你不正经你说话不算数你自己不吃也不让我给别人吃,你你你……你不是人!!!这个故事还有2章哦,明天,如无意外,咱们宋陌会很王霸的,希望能写出想象里的那种感觉~ps:留言要低调哦,好怕怕!谢谢大家的地雷,么么~tina扔了一颗手榴弹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penny扔了一颗地雷落雨音扔了一颗手榴弹575251扔了一颗地雷14019561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after96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楼下拼命爬楼上滚下来扔了一颗地雷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