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不陪

定北侯府在京郊有御赐庄子,占地颇广,其中一大片场地都改成了跑马场。其实侯府也有跑马场,只是地方太小,完全没法跟庄子上比。宋陌让薛湛把人带到庄子上,临别前嘱咐他三件事。一是教会舒姑娘骑马,二是保证舒姑娘周全不许她受伤,三是……看住她不许她消失。这三点薛湛都能保证,他只是疑惑将军为何担心舒姑娘会逃跑。他状似不经意地侧目看去。今天的舒姑娘一身男装,长发用玉簪束起,除此之外再无半点发饰,她又生的比一般女子高挑,如从后面看去,恐怕真会当她是男子。

不过只要转到前面,不提她明显异于男子的胸前,就是那张脸,也不会有人错认。薛湛没见过舒姑娘以前的样子,但他知道她的来历。当年侯府血案,侯爷由将军亲自出手,其他护卫则由他们十六人一一解决,而那个代替舒姑娘葬在宋家祖坟里的“侯夫人”,更是他亲自找回来的。今日是他第一次见到真人。见到了,他总算明白为何向来不近女色的将军会突然因一个女人做出那种事。一年过去了,将军终于肯让舒姑娘现于人前了。或许,将军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彻底掩人耳目吧?收回视线,薛湛笑了。

周逸那家伙,把这事推给他,好像就他一人聪明似的。他也知道舒姑娘是将军的女人,可将军都让他们教她骑马了,只要他们规规矩矩的,有什么好怕的?难道将军还会因为他们接近舒姑娘而生气?薛湛可不认为自家英明神武的将军有那么小气,真小气,他就自己教舒姑娘了。进了马场,薛湛将马绳递向唐欢:“舒姑娘,咱们这一去至少要行六七日,你第一次骑马,不用急着学,先跟它熟悉熟悉吧,绕着马场走一圈,也算是活动活动筋骨。”唐欢接过马绳,大黑马扭头看过来,水朦朦的黑眼睛动人极了。

唐欢笑着摸摸它,转头问薛湛:“你陪我一起走吗?”“当然。”薛湛笑着道,始终跟她保持三步的距离:“将军交待我们必须照顾好姑娘,薛某可不敢擅离职守。”唐欢喜欢看他笑,一边往前走一边跟他说话:“你跟在将军身边多少年了?”“七年,”薛湛眼里闪过一丝怀念。“平定西南叛变时,我陷在沼泽里差点丧命,是将军把我救了出来。那时将军刚十五岁,投军半年就成了千户,然后一直闯到现在的位置。”唐欢对宋陌的战绩并无兴趣,她早知道这是个厉害的男人,她更好奇宋陌是如何跟这些护卫相处的。

“将军真厉害,对了,将军那么严肃,整天冷冰冰的,你在他面前也敢这样笑吗?”“这个……”薛湛咳了咳,尴尬地摸摸鼻子,“说来不怕姑娘笑话,将军有十六名亲随,我是挨将军训斥次数最多的。因为,我这个人有点,幸灾乐祸吧,其实也不算幸灾乐祸啊!好比有次我们出行,周逸跟我说话,没留神他的马突然折了腿,害他翻了下去。他刚掉下去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可他马上就站起来了,啥事也没有,那我想到他趴在地上的狼狈样子就笑了,然后将军就瞪了我一眼。

”“就你笑了,他们几个都没笑?”唐欢笑着问。薛湛苦了脸:“没有,事后我私下里问他们,他们都说没啥好笑的。”唐欢倒是被他这样的神色逗笑了,刚见面时还当他挺稳重的呢,没想到喜怒如此轻易露出来,完全跟宋陌护卫的身份不符。看她笑容不止,薛湛替自己解释:“我现在已经改了很多了,至少在将军面前能管住自己。”唐欢哼了声,“为何要管自己啊?是我我也笑,将军跟那些护卫都太死板了。”薛湛打了个冷颤,明知道这个时辰将军还在宫里,还是忍不住回头扫视一圈,生怕被将军听到这话。

舒姑娘有底气背后说将军坏话,他可不敢,忙将话题拐到别处。两人话语投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已经绕了小半圈。唐欢有点心痒痒了,停住脚步,扶着马鞍道:“薛湛,我想试试骑马,我总觉得我会骑似的。”薛湛这人比较随和,十六护卫刚认识的时候,他是最先跟所有人混熟的。现在两人聊了这么久,他发现舒姑娘一点架子都没有,也不像别的女人那样跟男人说句话都脸红低头的,便也没觉得这样直呼姓名有何不妥。走上前,握住马缰,细心教她如何上马。

唐欢看似认真地听着,在薛湛的指示下翻身上马。薛湛习惯地准备纠正她坐姿,却发现她无论是坐姿还是踩蹬都没有问题,真心夸赞道:“舒姑娘,这是我第一次遇到头次骑马就做的这么好的。那你坐稳了,我先牵着你走段路。”唐欢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左右扭了扭,忽的拽过缰绳,朝薛湛狡黠一笑:“不用了,我记起这种感觉了,我会骑马,不信你看看!”说着,双腿一夹马腹,骏马得到指示,一下子跑了出去。“舒姑娘!”薛湛吓得胆子快破了,撒腿追出去想要拦住马,可他功夫再好,也只是外家功夫,又少长了两条腿,当然没有马跑得快。

眼看那姑娘甩着马鞭跑得十分娴熟,他虽然震惊,还是赶快喊人把他的马牵来,翻身上马去追人。唐欢当然会骑马,出门在外,轻功再好也不可能去哪里都靠飞的。她没有让薛湛担心太久,跑了一圈就停了下来,回头笑看催马追来的男人,“薛湛,你现在也看到了,我骑马完全没有问题,怎么样,敢不敢跟我赛一场?”她身上有汗,那是畅快的,薛湛额头上的汗可是急出来的,就差朝唐欢喊姑奶奶了,“舒姑娘,你,你差点吓死我了,今日你要是出事,将军非扒了我一层皮不可!你,你以前学过骑马?”惊吓归惊吓,他也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看着娇娇滴滴的,真的纵马疾驰,英姿勃发完全不输男儿。

唐欢睨他一眼,“你管那么多做什么,到底要不要比?”“不行,舒姑娘,将军知道会生气的,你快下来吧。”薛湛抬腿要下马。真想比,她等将军回来跟将军比吧,出了事也是将军负责,跟他没关系。唐欢见了,纵马往前走,轻飘飘地道:“好啊,你不比那我自己跑去了。”“舒姑娘!”薛湛顿时无法下马了,赶紧去追她。就这样,不比也成了比。宋陌一身便服走过来时,就见场子里两匹骏马一前一后疾驰,领先的那人竟然是她!他的第一反应是惊慌,生怕她摔下来,可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目光追随她身影,难掩复杂。

他从来都不知道她会骑马,更没见过她这副潇洒模样。每一世,她都会展现不同的一面给他。真正的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去,把我的马牵来。”见那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宋陌吩咐周逸道。听薛湛求她停下来,她却高声挑衅薛湛让他有本事自己追上她,宋陌心中生出一种冲动。既然她那么厉害,他就陪她比一比!周逸领命,以最快的速度把马牵来了。宋陌刚要上去,那边唐欢突然大声喊“将军”,竟纵马朝这边跑了过来。宋陌只好站着等她。“将军,你忙完了啊!”唐欢勒住缰绳,抬腿下马,动作简洁利落。

宋陌看在眼里,“你学得到快,看来薛湛教的很好。”唐欢松开马绳,兴奋地跑到他身前,“不是,我根本没用薛湛教,坐上去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会骑了,然后一试,果然如此。将军,你方才也看到了,我骑得怎么样?哈哈,薛湛都比不过我。”薛湛?宋陌视线越过她,直接落到了随后赶来的薛湛身上。周逸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薛湛则单膝跪下,低头请罪:“将军,薛湛失职,未能劝阻舒姑娘,请将军责罚。”“薛湛你这是做什么?我会骑马,当然不会掉下来摔伤了,你看我现在也好好的,你哪里失职了?快起来。

”唐欢跑到他身边,作势要把他扶起来。薛湛这人性格爽朗坦率,是那种女人朝他抛媚眼他会理解成对方在翻白眼的傻性子,所以,虽然他长得不错,唐欢却没有那方面的兴趣,但这并不妨碍她借薛湛气气宋陌。宋陌不是糊涂人,只要她不出格,宋陌不会真的责罚薛湛的,他只会自己生闷气。女人靠过来,薛湛避如蛇蝎,顾不得将军有没有叫他起来,他逃也似的换了个地方,准备再跪下请罪。“你们两个退下吧。”宋陌面无表情地开口,径自握住唐欢手腕,拽着她往一旁走。

“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唐欢没有反抗,只回头看向薛湛,眼里有些不舍。薛湛可不敢看她,跟周逸迅速离开了。“为何一直看他?他是你要找的男人吗?”宋陌松开手,随意地问。唐欢摇头,叹气道:“不是,虽然薛湛挺好的,可我跟他在一起时一点都不紧张,没有那种脸红心跳的感觉。”宋陌没接话,过了会儿,夸她:“看来你死前会骑马,马术还不错。”“嗯嗯,我也这样想的,而且我喜欢骑马,那样逆风而行的感觉,特畅快!”唐欢兴奋地看他,眼睛亮亮的。

宋陌别开眼,顿了顿,道:“刚刚听你说要跟薛湛赛马,是觉得没人比你厉害吗?敢不敢跟我比一场?”唐欢诧异地“啊”了声,心里却笑开了花。这个闷男人,憋了那么久,终于想跟她玩了吗?她还不奉陪了!她懊恼地弯腰去揉大腿:“我也想跟你比啊,可惜这身体太娇气,我现在大腿有点磨得慌。将军啊,咱们回去吧,我想回去躺会儿,休息好了明天好赶路。”宋陌盯着她的后脑袋勺,抿紧了唇。想休息?她以为她是哪家的大小姐吗?“也行,现在回府,正好我有事要吩咐你。

”作者有话要说:薛湛是欢欢的“男”朋友,神助攻要晚些出场哦,当然要强大!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黄色月亮扔了一颗地雷zjjoo扔了一颗地雷zjjoo扔了一颗地雷zjjoo扔了一颗地雷微微甜扔了一颗地雷14968146扔了一颗地雷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养碧不再被蒙蔽已走远扔了一颗地雷3152894扔了一颗地雷不爱生病的猫扔了一颗地雷。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