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碰触

宋陌很同情小尼姑,但他也只能同情。帮她?无缘无故的,他一个大男人为什么要帮她?贸然出手,她肯定会以为他另有所图吧?他只能目送她离开。而且为了避免再见面的尴尬和那种莫名的心慌意乱,接连好几天,宋陌都只是在桃林内四处巡视,生怕再撞到她。一想到瘦瘦弱弱的她拎着水桶来来回回奔波,想到她勒得发红的手掌心,想到她坐在路边哭泣的委屈模样,他就更不敢见她,怕自己忍不住心软出手帮忙。他不该对一个小尼姑生出好感。时间长了,应该能忘掉那种悸动吧……~唐欢察觉到了宋陌的躲避。

那日,虽然她很想求宋陌帮她挑水,但师父教过她,说一个男人如果对你动了心,自然舍不得你受苦,不等你求就会主动出手帮忙。倘若对方眼看着你受苦受累却无动于衷,要么是他不喜欢你不在乎你,这种情况女人开口求助只会自取其辱,要么就是他摸不准你的心意,不敢贸然出手,免得连现有关系都维持不住。据唐欢对宋陌的观察了解,他对她应该有些许好感。假如她只是个普通的邻家姑娘,略微暗示他一番,他也就上钩了。偏偏她是个尼姑,不好摆出小女儿娇态,宋陌呢,他本来就老实,更不可能主动去讨好一个尼姑。

所以她只能博取他的同情心,诱他主动。届时帮着帮着,感情不就深厚了?哪想她辛辛苦苦忙碌了好几天,挑水时盼着遇到他不知盼了多少次,他竟然躲她!唐欢气极而笑。没关系,他不来,她去找他!次日进山砍柴,唐欢特意挖了一些野菜,然后埋头苦干一番,提前背着柴禾往回走。她故意绕了个弯儿,决定用野菜报答上次他赠送大饼黄瓜的恩情,顺便再勾搭勾搭他。一边琢磨着见面后该怎么行事,一边低头往上爬,快要爬上小山包时,头顶远远传来一道阴阳怪调的质问,“你不是厉害吗?你不是喜欢拔刀相助吗?现在怎么不行了?起来啊,起来打我啊!”是乔六的声音!心头忽然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唐欢连忙将木柴野菜藏到草丛里,蹑手蹑脚往上摸去。

她是从小木屋后山坡上来的,看不到前院的情景,只能听到拳脚打在人身上的声声闷响,还有乔六粗噶得意的狂笑。唐欢隐隐猜出来了,上次宋陌帮她,乔六带人过来报复了。他不能死!后背倏地冒出一层冷汗,唐欢握紧砍刀,准备过去救人。因为这个梦,她跟宋陌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死了,她也活不成。今日就算她打不过那些人,也必须努力试一试,不能坐以待毙。上次遇险她正饿得浑身无力,手上又没有武器,遇见乔六当然得逃,这次凭借这把刀和几招熟记于心的招式,即便使不出内力打不过练家子,对付一个莽汉还是有些胜算的。

正要冲出去,那边的踢打声却停了。瘦猴丢下手中长棍,朝地上吐口吐沫,扶着腰呸道:“六哥,这孬种不禁打,昏死过去了!”乔六听了,随手将吃到一半的黄瓜丢到地上,拨开围在宋陌身旁的几个兄弟,低头看去。见宋陌死人一般躺在脚下,他嗤笑一声,狠狠踢了宋陌一脚才挥挥手道:“走吧,留他一条小命。哼,吃了这顿打,量他以后也没胆再坏爷的好事!”能打又怎么样,一拳难敌四手,他有的是小弟,对付一个守林人绰绰有余!“那当然,咱们六哥是谁啊!”瘦猴紧跟在他身侧,朝尼姑庵那边望了几眼,满脸淫-笑:“六哥,咱们啥时候再去找那两个小尼姑啊?这两天下山化缘的尼姑不是上了年纪,就是脸大嘴歪吓死人,实在提不起兴啊!”乔六脚步一顿,耳旁好像又响起了那声娇滴滴的“六哥”。

他摸摸下巴,低声嘱咐道:“这两天你叫上两个弟兄好好在山下守着,若是见到那个**,立即回去通知我。见不到,想办法打听打听她什么时候下山。对了,抓人打听的时候注意点,警告对方回去别乱说,要是因为你办砸了害**受苦,就等着吃你六哥的拳头吧!”“不敢不敢,六哥吩咐的事,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办砸了!嘿嘿,六哥这样心疼体贴人,那个叫**的小尼姑命可真好。”瘦猴赶紧保证道。乔六满意地笑了,抛给他一个钱袋子,“拿去,请那几个受伤的兄弟好好吃一顿,别白挨打!”瘦猴连连应是,掂掂钱袋子,能扣下多少过手费已经心中有数。

这些悄悄话唐欢并没有听见,确定乔六等人走远了,她赶紧跑了过去。因为听到乔六说宋陌还活着,所以,走到门口时,瞧见那个灰头土脸狼狈至极的身影,唐欢忍不住笑了。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一个武功比师父还高的冷傲男人,今日却被几个地痞流氓撂倒了?唐欢很解气!就算知道这个守林人只是宋陌在梦里的一个身份,她还是觉得很解气,解气到恨不得也凑上去狠狠踢他一脚!让他凭借武功欺负人,今日也遭难了吧?活该!深深呼吸几次,平复掉激动的心情,唐欢轻轻走了过去。

宋陌额头被打肿了一块儿,嘴角挂着血,腹部一片殷红……乔六那些人竟然动了刀子!唐欢笑不出来了,看那长长的伤口,稍有不慎便能致命的。“宋施主,宋施主!”唐欢扑通一声跪在宋陌身旁,哭着喊他。这是一个彻底虏获他心的机会,她绝不会放过。宋陌没有反应。唐欢擦擦眼泪,从他脑后架住他胳膊,使劲儿往里拽他。都说死沉死沉,宋陌现在跟死了也差不多,拖起来果然费力气。她脸都憋红了才只挪动了几步距离,等她满头大汗地将宋陌搬到炕沿上横躺着,胳膊都酸了。

他紧紧闭着眼睛,依然未醒。唐欢去外面打了一盆水,接着就给宋陌褪衣裳,一件都没留:“宋施主,我,你,你别怪我唐突。我听师父说,伤口不清理干净会化脓的,你身上都是血,我,我怕漏掉一处反而害了你。”宋陌一声不吭。唐欢放心地打量眼前这具男人身体。宽肩窄腰长腿,肌肉结实而充满力量,身上血污并不让人反感嫌恶,反而为他添了狂野的气息。唐欢挪到他大腿处,极其认真地检查了一下小宋陌。如果这里受伤硬不起来了,那她也不用费事儿救他的命了。

幸好幸好,他腹部的伤口只蔓延到了胯骨内侧,血流下来染红了一片黑森林,并没伤到命根子。既然没伤到,应该没事吧?唐欢对沉睡中的小宋陌兴趣不大,收拢心思,开始替他清理那道狰狞的刀伤。血肉模糊,看着挺渗人的。她动作并不温柔,宋陌疼醒了,情不自禁发出一声闷哼。唐欢手一抖,赶紧放下巾子,扑到他肩膀上,捧着他脸颤声道:“宋施主,你终于醒了?”眼泪簌簌地滚落。宋陌勉力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一张泪流满面的娇美脸庞。熟悉的青灰尼姑帽,熟悉的清丽眉眼,仿佛做梦一般。

上面是熟悉的屋顶,宋陌认出这是自己的家,便艰难开口:“你,你怎么在这里?”想起身,身上半点力气都没有,又被她牢牢压着。她趴在他胸口,眼前便是她哭泣的面庞,宋陌心中有疑有慌有喜,竟一时忘了腹部的疼痛,也忘了移开视线,只呆呆地望进她含泪的眼眸。唐欢担忧地回望他,边说边掉眼泪:“上次,上次你给我饭吃,我一直想着要报答你。今日砍柴后还有些时间,就挖了些野菜准备送你尝尝,没想到一过来,就见你……宋施主,你,你千万不要,不要死,我害怕……”说完,埋在他胸膛呜呜哭了起来。

温热的泪珠不断地落在他身上,恍惚间,宋陌觉得,那眼泪好像穿过胸膛直接流进了他心里。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如此在乎他的生死。他不过救了她一次帮了她一次,她为什么,这么在乎他?她哭的那么可怜,都是因为害怕他死去吗?他想抬手拍拍她肩膀,可是他抬不起来。“你,你别哭,我没事的……”因为挣扎着要起来,伤口被扯动,他深深吸了口气。唐欢受惊般站起身,抹着眼睛道:“嗯,你一定没事的,你放心,我以前照顾过别人,知道怎么处理刀伤。

你好好躺着吧,我这就帮你。”捞起刚刚扔到水盆里的帕子,拧干,继续帮他。宋陌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她。她去拧帕子,他盯着她的侧脸。她小心翼翼给他擦伤口,他还是盯着她的脸,然后盯着盯着,突然发现了不对。他胸口是裸着的,下面竟然也没有穿衣服!</div>小说城。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