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流血

阿寿美美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平时一直哄他睡觉的姐姐并不在身边,次间好像有人在哭。是姐姐的声音!阿寿一骨碌爬下床,光着脚丫子朝外面跑去,进了次间绕过桌子,就见姐姐坐在宋大哥腿上,正埋在他怀里哭呢。“姐姐,你怎么哭了?”阿寿快步跑到榻前,说话的时候,眼里也转了泪儿。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想哭,反正看见姐姐哭了,他就忍不住也想哭。唐欢动作一顿,赶紧擦擦眼睛离开宋陌,伸手将阿寿提到榻上,低头拍他白嫩嫩的小脚丫:“怎么不穿鞋就出来了?小心着凉了。

”“姐姐你哭什么呢,肚子疼吗?”阿寿乖乖坐着让唐欢照顾,抹抹眼睛,撩开唐欢耳畔垂下来的碎发去看她。唐欢笑着亲亲他额头:“没有,是你宋大哥刚刚讲了个故事,姐姐听了伤心,所以哭了,阿寿不许笑话姐姐,知道吗?”阿寿眨眨眼睛,有些怀疑地看向宋陌:“什么故事啊,我也想听。”宋陌想像她那样笑着哄阿寿,可他一点都笑不出来。唐欢轻轻推他一下,让他往旁边坐坐,她把阿寿抱到腿上哄:“阿寿想听故事,等晚上睡觉前姐姐给你讲新的,宋大哥讲的等你长大了才能听。

对了,要不要去嘘嘘?”阿寿想了想,点头。唐欢轻轻一笑,作势要抱他去。“我抱阿寿去吧。”宋陌按住她肩膀,安抚地看她一眼,抱起阿寿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只有他一人进来了,边朝她走边解释:“我让丫鬟领阿寿去玩秋千了,咱们再好好说说话。临月,你别担心,我不会让那人欺负你的。”他没有权位没有兵马,但倘若李裕真要强迫她做妾,他有把握杀了李裕。李裕死了,她就平安了。至于他,能逃的话以后再来找她,逃不了,一把火烧光,参将府的人查不出他身份,也就怀疑不到她一个弱女子身上。

他张开手臂,唐欢顺从地靠到他怀里,强颜欢笑:“你想太多了,我不是因为害怕李将军强迫我才哭的,我只是个商户女,他是高高在上的将军,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既然我拒绝了,他肯定不会再来找我麻烦。我哭,是因为我觉得委屈,外人欺负我也就罢了,顾家是我跟阿寿唯一的亲戚,现在竟然因为得不到江家产业便狠心卖外甥女求荣,真是半点情分都不留!”宋陌轻轻拍她肩膀:“那种小人,不值得为他们生气。”他的声音与往常不同,低沉沉的,带着一丝戾气。

唐欢抬头看他。二夫人走后,她装哭,宋陌一直在柔声哄她,但她知道,真正愤怒的人是他。“宋陌,你也别生气了,等这事风波过去,咱们就成亲,好不好?”她抱着他腰,仰头问。“好,你选日子,我都听你的。”宋陌抱紧了她。明明和好了,却因为李裕提亲一事,高兴不起来。~单凭一面之缘一次对视,唐欢无法说她对李裕如何如何了解,只知道对方是个霸道的人。既然对方为她破例纳妾了,心里肯定还是看重她这个女人的,那么,一个霸道的将军,怎么可能容许女人拂他的面子?她想着,李裕肯定还会招惹她来的。

却没想到他来的那么快。还没到晚饭的时候,丫鬟突然匆匆来报,说是李将军领着二十多个官兵过来了,声称收到大小姐的帖子来赴宴的。门房吓得双腿直打哆嗦,根本没有胆子拦,好在那些官兵也没有硬闯,整整齐齐守卫在江府门外,只有李将军一人立在门前,等大小姐出去迎客。“我知道了,你先让管家领人去前面候着,我换身衣裳马上过去。”唐欢遣散丫鬟,回头见宋陌用一种复杂不舍的目光看着她,她刚要开口,宋陌忽的抱紧她,在她耳边道:“临月,别怕,他来赴宴,你先敷衍他用饭。

饭后他离开最好,如何他有别的企图,我会扮成刺客刺杀他,把他引到外面再要他命,然后我逃走,绝不牵连你……”“你胡说什么!”唐欢低声打断他,眼中含泪:“怎么可能不牵连?不提你能否打过李裕,外面那多人守着,你有把握一定能逃走吗?被人抓住了,江府上下都得陪你死!宋陌,我不怕陪你死,可阿寿怎么办?就算你成功逃脱,成功杀了李裕,刺客在江家出现,你以为那些人会放过我?还有你,你若是出事,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唐欢抬手捂住他嘴,目光坚定:“宋陌,我知道你的心,知道你担心我,但还是那句话,不要看低我。

我一人支撑江家那么多产业,绝不是轻易被人欺负的。时间不多,我没有功夫跟你争辩,宋陌,你藏在这里等着我,我会尽量哄他离开,万一他不肯走,肯定也会来这里。到那个时候,如果我招架不住有危险,我会给你提示,你悄悄出来打晕他。但如果我没有叫你,不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能擅作主张,知道吗?宋陌,为了阿寿,你答应我,一切都听我的,好不好?”宋陌盯着她,唇角抿得紧紧。唐欢抓紧他胳膊:“我不怕陪你疯,我也不怕死,可要是因为你的冲动害阿寿出半分差错,宋陌,我会恨死你!”宋陌猛地转身:“好,我听你的,我信你,我等你回来!”“放心,我里里外外都是你的,除了你,谁也别想占有我。

”唐欢用力抱他一下,飞快去换衣服。宋陌侧身,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看她梳妆打扮,脑海里一片纷杂,终于在她即将踏出门口时追了上去,最后一次叮嘱她:“临月,我信你,但若是你在前面遇到危险,一定要叫我!”“只要你藏在这里,别被他的人发现,我便没了后顾之忧,什么都不怕。”唐欢轻笑,踮起脚尖亲他一口,不急不缓地走了。看着自己的女人去应付豺狼,他却没有任何万全之策,宋陌再也无法压抑怒火,挥拳砸向墙壁。~江府门外,李裕一身灰衫迎着夕阳而站。

柔和金光笼罩了他整个身体,总算缓和了那冷峻气势。他气定神闲地等待着。既然她有胆量说出那种话,他倒要看看今日她会怎样应对他。哭着求饶?狠心寻死?前面一条路,他会让她哭得很可怜,后面一条路,他会给她个痛快。近日平阳城匪徒频繁出没,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弱质女流,太容易被人盯上了。等她死了,他会为红颜怒发冲冠,亲自缉拿凶手,替她报仇。里面终于传来脚步声,李裕嘴角上扬,缓缓转了过去,目光落在当中为首的女子身上,长眸微眯。 梨白短衣大红襦裙,清冷如寒梅,娇艳胜牡丹。

没有惊慌失措没有摇尾乞怜,她唇角带笑,眸含挑衅地望着他。四目相接,她轻飘飘扫了他带来的侍卫一眼,再看向他时,眼里又多了一分嘲讽,好像在嘲笑他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一样。李裕还要探究,唐欢笑着朝他福礼:“参将大人亲临寒舍,民女有失远迎,还望大人不要怪罪。”旁边阿寿路上得了姐姐叮嘱,听姐姐说这是个比宋大哥还厉害的男人,还是江家客人,他一点都不害怕,反而特别敬佩此人,此时也有模有样地行礼:“参……将军大人,你,姐姐说你打仗特别厉害,是真的吗?”“阿寿!”唐欢哭笑不得,明明教他说话了,不想见了人,他自己改了词。

她担忧地看向李裕,然后很自然地把阿寿拉到身边,一边把人往里请一边赔罪:“家弟年幼不懂事,将军不用理他。”李裕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姐弟俩,姐姐胆大,弟弟也是个胆大的。偏偏都入了他的眼!在身后两个亲随诧异的目光中,李裕弯腰,双手一提就把阿寿抱了起来。看看唐欢,再看看这个跟她生得很像的男娃娃,心中戾气不自觉地散去很多。不得不说,人生的好看,天生就是一种优势,看着赏心悦目,心情好了,便能稍微包容对方一些缺点。他用自己布满老茧的大手捏捏阿寿的小胖手,沉声问道:“你姐姐说我打仗特别厉害?她怎么说的?”她不愿意做他的女人,又怎会夸他?该不是知道他来了,怕了,故意教小孩子说话讨好他吧?李裕在心中冷笑,谁也别想在他面前耍心机。

唐欢也好奇地看着阿寿,她只说李裕是大将军,没说他能打仗啊。阿寿的注意力都放在李裕手上,因为低着脑袋看,他小嘴儿就显得嘟了起来,很理所当然地道:“姐姐给我讲过将军的故事,说将军骑马跑到很多人里面,把大坏人的脑袋砍下来了,然后就打胜仗了。你是将军,当然很厉害啊!”李裕错愕,接着朗声大笑起来:“是,我就是那个厉害的将军,阿寿,你叫阿寿是吧,想不想跟我去打仗?”阿寿惊喜地看他,点点头,马上又摇头:“不去,我去打仗就看不见我姐姐了。

”“你倒是喜欢你姐姐。”李裕侧目看身旁女人。唐欢哼了声,伸手把阿寿接到自己怀里:“旁人看不起我,若是亲弟弟也不看重我,我就不用活了。”这话就别有深意了,李裕没接。唐欢请他进厅堂用茶:“大人,晚饭还要再等一等,只是您来的突然,府上一时没有准备,怕是要委屈您一次了。”“无妨,行军在外粗茶淡饭,有时候连野菜都吃,你准备的肯定比野菜好吧?”李裕放下茶盏,难得开了句玩笑。唐欢笑着睨他:“大人若是早点告诉我,我就真为您准备几盘野菜了,反正您吃的下。

”见她笑容自始至终不似作伪,李裕目光微变:“你倒是胆大。”“不然呢?”唐欢扭头看他:“我要是不胆大,见到大人如此英勇非凡,怕是早就要瘫软在地了吧?”李裕视线移到她胸口:“有时候,我更喜欢女人躺在我面前。”唐欢抬眼看向门外,手中团扇遮住胸口:“可惜了,我喜欢在男人面前站着。”李裕不置可否,把一旁乖乖坐着的阿寿叫到跟前,抱到腿上跟他说话。阿寿牢记姐姐的话说什么也不能提到宋大哥,好在李裕也不知道宋陌这个人,只问阿寿姐弟的事。

晚饭很快备好,李裕慢条斯理地用着,等阿寿吃饱了,他让丫鬟把阿寿抱到旁边侧间去。他已经听阿寿说了,晚上他都是跟姐姐一起睡觉的,可惜今晚他姐姐要陪他,小孩子在前面随便睡一晚吧。丫鬟哆嗦着看唐欢,唐欢点点头,并不阻拦。她还担心李裕让人把阿寿送去后面,宋陌见了忍不住跑出来坏她好事呢。李裕放下筷子,漱口后,对着唐欢道:“看来你做好准备了。”唐欢莫名其妙地回视他:“什么准备?”“今晚做我的女人。”李裕起身,一步一步走向她。

如果不是她的表现很让他满意,他才没有耐心跟她耗这么久。现在好了,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女人,只要晚上她伺候的好,他还可以再给她一次机会,纳她入府。唐欢在他靠近之前站了起来,在男人火热目光注视下退后几步,脚步轻盈地转了一圈,笑眼问他:“大人,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好看吗?”李裕不由顿住,实话实说:“你很美。”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是吗?”唐欢苦笑,看着他,眼泪慢慢落了下来:“既然大人也觉得我穿大红好看,为何要纳我做妾?莫非在大人眼里,我只配穿粉红?还是大人跟那些官家老爷一样浅薄,拿门第看人,觉得我一个商户女只配给人做妾?”李裕见过太多的女人哭,但是边笑边哭还不是因为害怕哭的,只有眼前这一个。

不知为何,心跳漏了一下。他上前几步,低头看她,眼里有探究:“原来你不是不愿做我的女人,只是不想给我做妾?”“我为什么要给你做妾?我哪里配不上你吗?”唐欢止了泪,扬起下巴,骄傲地直视他:“论样貌,你生的不错,我自认貌美。论本事,你的参将是你一次次拼杀出来的,我的产业也是我靠自己保下来赚下来的。我唯一不如你的是出身,可如果你如世人一样看重门第,那我就真的看不上你了。再说,就算我出身不如你,我比你小了整整十七岁,你一个老男人能娶我已经占很大便宜了!呸,还想纳我做妾?给你做继室我都吃亏!”李裕听了,很想笑。

这都是什么歪理?看她,才到他肩头高,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人,竟然敢直白地嫌弃他是老男人?那种感觉,就好像一只炸毛的猫站在老虎面前,找了各种理由说老虎不能吃她,可她忘了,老虎完全可以一口吞掉她。在强权面前,什么道理都不管用。更不用说她的那些歪理。他倏然将人拽到怀里,勒紧她腰:“就算在你眼中我配不上你,可只要我决定要你,你就跑不掉。”低头去亲那张他早想吃的红嫩唇瓣。唐欢没有躲,也没有迎合他,一动不动呆如木头。

出乎她意料的,男人的吻很笨拙,最开始碰上她时甚至呆了一瞬,然后才笨拙地啃了起来,生涩无比。李裕啃了两下,发觉女人没有反应,他喘着气松开她:“为什么不躲?”这是他第一次亲女人,当初奉父母之命娶的妻子,他都没有亲过,后来那些婢女在他眼中更只是玩物,他都是直截了当办事的。可即便没有亲过人,他也知道她不该是这种反应,她那么骄傲,应该会躲才是。“躲什么?你都说了,你想要我,我就躲不掉,又何必徒劳?”唐欢讽刺地道。 “那如果你心甘情愿,你会怎么回应我?”要过太多女人,难得遇到一个特别的,他不想再囫囵吞枣。

“你真想知道?”唐欢挑眉看他。李裕颔首,刚要说话,女人突地扑到他怀里,然后,握住了他从未被旁人碰过的命根子。李裕不可置信地低头,对上女人媚眼如丝的眼睛:“大人,这样你满意吗?”就算是青楼女子,也不敢这样对他。李裕吸了口气,重新搂紧她腰:“在我眼里,妻妾没有差别,我肯纳你为妾,你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之所以是纳妾,有你身份的原因,更主要还是我嫌婚宴宴请太繁琐。 不过,既然你这么看重妻子身份,我便破例娶你为妻,只是我这次在平阳城只能逗留半旬,没法大办,这样,你可愿意嫁我?”“你真的肯娶我?”唐欢心里得意,眼里却是惊喜交加。

李裕握住她下面那只手,声音沙哑:“就为你这只手,我也要娶你。”唐欢脸颊终于红了红,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低头提出最后一个要求:“我,我愿意嫁你,早在看见你的第一眼就愿意了。只是,我希望洞房夜再把自己给你,这个,你能等吗?或者说,你愿意等吗?”“怎么现在又像个女人了?”李裕不悦地皱眉。 下面已经支了起来,他现在就想要。唐欢抬眼瞪他:“谁知道你说话算不算数?万一今晚我给了你,回头你又要纳我为妾怎么办?李裕,你想我心甘情愿服侍你,就拿花轿来接我吧!天色已晚,大人慢走不送!”李裕靠近她,目光霸道而危险:“我不走,你又怎么办?”唐欢丝毫不惧,只叹了口气:“我没办法,大人想要就要吧。

”李裕看着她,忽的笑了,大手抚过她娇嫩脸庞:“三日,我给你三日时间准备嫁衣,三日后我亲自来接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言罢,扬长而去。唐欢目送他,直到李裕跟他刚刚守在门口的两个亲随走远了,她才真正松了口气。这个男人还算不错,可惜,也是假的,在她采到宋陌之前不能碰,采到宋陌他也该消失了。宋陌啊……唐欢放松的心又提了起来,那个家伙知道后,不会真的去杀人吧?还得费一番口舌。摇摇头,唐欢进去把已经睡着的阿寿抱到怀里,朝后院去了。

~什么叫度日如年?宋陌原本以为他在等她出现的那些年里已经领略过了,今日才知道,跟现在的煎熬相比,那些日子都不算什么。 他想去杀了李裕,看他还敢不敢觊觎他的女人。可是她说的对,他不能出去,李裕有权有势,他冲动了,只会害了她和阿寿。不到逼不得已,他只能选择相信她……宋陌恨自己没用。早知今日,他一定不会甘心做个铁匠,从文从武,他都有超越李裕的自信。然,他真的出去谋前程了,就不可能遇到她。命运弄人吗?他刚想到能跟她长长久久在一起的办法,那个掌握他命运的人就派个将军来破坏了?他不认命!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只有她一人。宋陌从黑暗中闪了出来,确定真的只有她一人,出去迎她。 廊前挂着两只大红灯笼,她抱着阿寿在夜色里行来,她抬头看他,没有笑,移开眼,从他身边经过,进去了。她身上衣裙完整,没有被人碰过的痕迹,可他的心却提了起来,忐忑不安跟在她身后,看她将阿寿放在床上,看她俯身亲阿寿的小脸,看她眼泪滑下来,看她趴在床边,只给他看她抖动的肩膀。宋陌默默看着她,良久之后,抱起她去了外面。“临月,别哭了,到底怎么了?你告诉我,如果他欺负你了,我现在就去杀了他。

”他温柔地亲她额头,声音平静无波。 唐欢在他怀里摇头:“没有,他没欺负我,只问我为何不肯答应。他是将军,我不好拒绝地太生硬,就说我不愿给人做妾,然后,他,他说可以娶我为妻。我还想拒绝,他拿阿寿威胁我,说我继续不识好歹的话,他就杀了阿寿。宋陌,我无父无母,只有阿寿一个弟弟相依为命,我,我对不起你,我,我答应他了,三日后,他娶我过门……”三日啊,真快。宋陌抬起她下巴,深深看她含泪的眼睛:“临月,告诉我,你想嫁给他吗?”唐欢眼泪流得更凶:“不想,我只想嫁你……宋陌,都怪你,那天你要是早早答应娶我,我就不会赌气出门,不会遇到他……”“是,是怪我,但你放心,你不用嫁给他的。

”宋陌握住她手放在唇边轻吻,见她一边掉泪一边愣愣地看着他,他又去亲她的眼睛:“临月,你好好照顾阿寿,明天不管听到什么,都要装作不知道,记住了吗?”“你要做什么?你想去杀他?”唐欢攥住他手,惊骇之后,紧紧抱住他:“宋陌,我不许你去做傻事,他手下都是上过战场的猛将,你去了,会没命的!我不许你去!”宋陌平静地替她擦泪:“放心,我不会出事的,你等着,我得手后会离开一段时间,风波过后再来找你。”他一定会回来找她,他非要跟她过完一辈子,谁也没法阻止!“不行,我不让你去!”唐欢抱着人不松手,哭得稀里哗啦:“宋陌,我是为了阿寿才嫁他的,嫁了他,我权当自己死了,可我还指望你帮我照顾阿寿长大成人,你怎么能以身犯险?你若因此丧命,我会恨死自己!宋陌,你跟阿寿都是我的命,你们谁出事,我都活不下去的!你别去,我求你了!”宋陌拉开她手,她不肯,重新抱住他。

宋陌无奈,低头去吻她,亲得她没了力气软在他怀里,他抱着她最后承诺道:“临月,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没有娶到你,我舍不得死。你好好等着,等我回来!”猛地松开手大步朝外走。“宋陌!”唐欢看着他离开,只在他快要跨出门时,凄厉喊他:“宋陌,你再走一步试试,这三日,你敢踏出江府半步,我马上死在你面前!”宋陌震惊回头,就见她手里攥着簪子,锋利簪尾陷入她细腻的脖颈肌肤,有血丝缓缓流下。刺了他的眼,也刺了他的心。 。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