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74放肆

夜幕降临。FqXsW.cOm床上,阿寿乖乖窝在唐欢怀里听她讲故事,大眼睛骨碌碌转动,一会儿盯着唐欢的脸,一会儿看姐姐比划妖怪打架。看着看着,他突然发现自家姐姐脖子下面快要被睡衣遮掩的地方有一抹红痕,像被蚊子叮起的包,可又一点都不鼓,而且也不是圆的。他伸出自己胖乎乎的小手,摸了摸那儿:“姐姐,你这里怎么了?”唐欢低头看去,看见了,随口诌道:“姐姐搓澡时力气用大了……哎,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讲啊?”放下手里的画册子,翻身,审问地盯着他。

“我听着呢!”阿寿乖乖地答。“那你怎么知道我这里红了?”唐欢打个哈欠,耍赖道:“行了,反正你也没有好好听,我不讲了,睡觉吧。”作势要下去吹灯。她小时候可没听过故事,有钱人家的小孩儿就是享受。阿寿扑到她身上,唐欢以为他还想听,刚要哄他,阿寿脑袋靠在她肩上,撒娇地道:“姐姐抱着我去吹灯。”唐欢被这甜甜的声音说得心都快化了,拍拍他的小屁股,真的抱他去吹灯,回来又跟他说了会儿话,才搂着他入睡。睡着睡着,阿寿突然小声嘟囔道:“姐姐,我想去坐船……”“啊?”唐欢没有听清,轻声问了遍。

阿寿已经睡着了。唐欢自己琢磨了会儿,后知后觉分辨出了那个船字。刚刚讲的故事就是在船上发生的,和尚跟湖里的鲤鱼精打架。真是个孩子。次日早上,管家领着十个护院来拜见小姐少爷。昨天只是选了人,因为比试结束时几人满身尘土极为狼狈,正式拜见便改在了今日。唐欢并没有告诉阿寿宋陌的事,所以,当阿寿发现走进来的领头一人便是那个最厉害的男人,他兴奋极了,一股脑从椅子上跳下去,迈着小短腿跑到宋陌身前,仰头看他:“你又来给我们当护院了?”宋陌点头,看向唐欢。

唐欢没理他。管家在旁边安排几人先后自报姓名。都认识完了,唐欢让下人领八个护院去房间安顿,对宋陌和另一个姓孙的领队道:“那日我看你们二人似乎都会些功夫。这样,每日早上你们分别带自己那队人在操练场练上半个时辰,然后再当值或回去休息。月底安排你们两队人比试,获胜一队都有赏。”既然要装当家小姐,就要哪方面都装的像。孙领队的确学过几招短打功夫,痛快应下。宋陌很平静地拒绝:“我不会功夫,没法教他们。”不提被他打趴下的孙领队,不提亲眼看他打人的唐欢和管家,就连最小的阿寿都不信他:“你撒谎,你最能打了,昨天我跟姐姐都看见了!姐姐,是不是?”阿寿跑回唐欢身边,嘟嘴望着宋陌,他还想跟他学打架呢!唐欢皱眉看了宋陌一眼,目光相碰后迅速落到他腿上:“宋陌,如果你不想当领队,或是不愿在江家当护院,不用找这种借口,我们江家不强求。

”“大小姐,我不是推脱,而是真的不会。”宋陌认真地看着她:“我也不知道什么缘故,旁人对我动手,我能出手阻拦,可若是让我主动去打旁人,我就使不出那些招式。大小姐不信,我也无话可说,您大可换掉我领队的差事,至于江家护院,还请大小姐看在昨日我辛苦的份上收留我。”最开始他的确只会被动出手,后来慢慢摸索出一些招式。此事很离奇,他想不通自己为何会这些,不过就跟带着记忆转世一样,想不通,他也就不再想了,会功夫总比不会强。

但他来江家是为了接近她的,没有心思教那些人。他明显在拿话威胁她,唐欢听懂了,恨恨地瞪他。宋陌眼中露出笑意,手无意般在胸口晃了一圈。唐欢羞恼地低下头。阿寿见姐姐不说话了,他又跑到宋陌身边:“那你教我不让别人打我的功夫,行吗?”宋陌笑着应道:“好,只是小少爷现在还小,等你长大后我再教你吧。”阿寿点点头,盯着宋陌瞧了会儿,道:“今天姐姐要带我去坐船,你跟我们一块儿去吧,保护我们。”这个人长得好看,人又厉害,阿寿很喜欢他。

宋陌双眼发亮,正要答应,那边唐欢抢先道:“阿寿听话,他要帮咱们看家,姐姐带你出去就行了。你别怕,坏人都是胆小鬼,白天不敢使坏,只有晚上才偷偷摸摸出来欺负好人。”阿寿眨眨眼睛,有些怀疑地看着姐姐。宋陌回道:“大小姐这话可错了,很多小偷都是白天出来……”“放肆!我在跟小少爷说话,谁准你开口的?”唐欢娇叱一声打断他,跟着朝管家道:“王叔,今日你先好好教教他们规矩,若有不服管教的,马上辞退。”“是,大小姐。 ”管家颔首,绷着脸让宋陌二人随他出去。

宋陌很老实地走了,临出门前回头,意味深长地看她一眼。唐欢正在哄被她吓到的阿寿,察觉到男人的注视,她抬眼,朝他讽刺一笑。很快,管家过来道马车已经备好了。唐欢牵着阿寿,身后跟着两个丫鬟两个小厮一起往外走。绕过影壁,便见一人身姿挺拔地立在门侧,不是宋陌是谁?管家头都大了,这个护院怎么回事,刚刚他重点训斥他了,眼下大小姐明显对他不喜,他怎么又来碍眼了?诚心说,他本事好,管家想收留这个人的,但他要是不服约束,也只好走人了。

fQXsW.COM宁可下人笨一些,也好过心高欺主的。不等唐欢吩咐,管家快走几步过去训人。宋陌面不改色,不急不缓绕过管家走到唐欢面前,低头看她:“大小姐,刚刚宋某在院子里捡到一物,不知是不是大小姐的?还请大小姐过目。”说着抬起手,要把东西拿出来。“没看见我跟小少爷要出门吗?”唐欢不悦地斥道,示意撑伞丫鬟跟上,走了两步,顿下,头也不回地道:“算了,景园游人如织人多眼杂,宋护院,今日你随我们一起去吧,路上我再问你。

”“大小姐放心,宋某定当护您和小少爷周全。”宋陌大步跟上,在丫鬟诧异的注视下很自然地接过她手中青伞,紧跟在唐欢身边。唐欢抬头瞪他,宋陌体贴地笑:“大小姐请移步。”目光顺着她小巧的下巴往下移去。本朝民风开放,对女子束缚没有前朝那么严格,大家小姐也可常常出门游玩,衣着也相对暴.露些。唐欢今日穿的便是条水蓝色对襟齐胸襦裙,因她胸部丰满,男人站在对面大概欣赏不到多少春光,似宋陌这般身高的站在眼前,绝对能窥丘壑。他的伞又故意放低了,除了唐欢,没有人注意到他在看哪儿。

唐欢脸上泛红,无声骂了句无赖,姿态优雅地曲腿蹲下,抱起阿寿快步走向马车。宋陌寸步不离,等唐欢将阿寿放上马车,他一手撑伞,一手主动握住她手托起,扶她上去。唐欢没有回头,却在收手时反手握住他,宋陌错愕,紧接着手背上传来痛楚。他低头一看,上面多了一道血印子,而凶手已经进去了,只有薄纱车帘轻轻晃动,里面人影模糊不清。“走吧。”车内传来大小姐的吩咐,车夫应了声,驱马缓行。宋陌收起伞搭在车前,然后跟那四个下人一样,徒步跟在车畔。

夏日的清晨,阳光已经刺眼,刚走出一条街背上便冒出一层热汗。可这点辛苦都算不上什么,知道她在里面,听着她在里面跟阿寿说笑,他的心就是甜的。景园风景秀丽占地颇广,最有名的便是园中那一顷烟波浩渺,是夏日避暑的最好去处。园外早已停有两队马车,都是送大户子弟赶早来赏景的。唐欢出门晚了,停车的地方距离门口足足有一里之远。她当然能走得动,阿寿却懒得走了,三岁的娃娃抱着姐姐大腿撒娇:“姐姐抱着我走!”“阿寿乖,姐姐没力气了,让你的大丫鬟抱你吧。

”唐欢摸摸他脑袋,朝那个丫鬟使眼色。景园门口到湖边还有很远一段距离,领丫鬟们来就是让她们帮忙照顾阿寿的。阿寿还是很乖的,点点头,朝自己的丫鬟张开双臂。丫鬟刚要蹲下,一双结实手臂突然斜伸了过来,轻轻松松将阿寿提了起来,举着他道:“小少爷,丫鬟们力气也小,不如让我来抱你吧?”阿寿低头,看着宋陌发愣,但他很快就兴奋起来:“好啊好啊,让你抱我!”他从来就没有被人这样举高过,至少在他浅短的记忆里。生下来就没了爹娘,唯一能亲近他的只有姐姐,那些下人们是不敢这样对他的。

可作为一个男孩子,阿寿还是更想跟男的玩,现在终于有个不怕姐姐敢抱他的大男人,还是他最佩服的男人,阿寿很高兴。到了宋陌怀里,他笑着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借以表达他的喜欢。只是亲完了,他舔了舔嘴唇,嫌弃地皱起眉头:“好咸啊!”宋陌朗声笑,看着他道:“唐突小少爷了,不过男人都爱出汗,小少爷长大后就懂了。”刚刚走了一路,不出汗才怪。阿寿眨眨眼睛,摸摸自己的脸,也笑了:“我刚刚也出汗了,姐姐帮我擦掉了。你亲亲我,看咸不咸。

”下人们都垂着脑袋,对这个胆大包天的护院不知该敬该笑。唐欢嫌弃地扫宋陌一眼,没有让他放阿寿下来,只吩咐出发。宋陌跟她并肩而走,路上悄悄亲了阿寿一下,然后又悄声告诉他:“一点都不咸。”阿寿本能地咧嘴笑,慢慢又不高兴了:“我也是男人,为什么不咸啊?”他的声音不低,唐欢蹙眉看过来,宋陌迎着她的目光,声音低沉沙哑:“因为大小姐的帕子是香的。”阿寿并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目光交流,歪在宋陌肩上很骄傲地附和道:“嗯,我姐姐的帕子是香的,头发是香的,身上也特别香。

”“阿寿!”唐欢红着脸嗔道。阿寿没听见,宋陌学她骂他无赖那样对她做口型:“我知道。”闻着香,吃到嘴中更香。~湖中零零散散飘着一只只小船,岸边还有更多的等待游人雇用。有无蓬的,有单蓬的,也有双蓬的。有简简单单的,也有装饰华美的。唐欢有钱,直接奔向明显是给大户人家用的那些大船。她挑了一只双蓬船,两个船篷看起来就像阁楼一样,雕花木窗雅致,船帘绣工精美,里面卧榻桌椅茶具一应俱全。选好了,她嘱咐身边跟着的一个护院四个下人:“船上人多拥挤,我跟小少爷上船就行了,你们留在岸边等候,热了就去树阴下坐坐,只要回来别让我找不到人……”“表妹!”说到一半,被一道惊喜的男声打断。

唐欢皱眉看去。顾仪摇着折扇缓步行来,笑着停在唐欢身前:“多日不见,表妹气色不错,这样我就放心了。你这是带阿寿出来玩了?正巧,我那边已经选好船了,咱们一起游湖吧?上次表妹遇险,怕是对我有些误会,我得好好跟你解释解释。”说完,弯腰去摸阿寿的脑袋:“阿寿,有没有想表哥啊?”阿寿怯怯地看着他,躲到了唐欢身后。顾仪无奈地直起腰,熟稔地责怪唐欢:“你看,都是你听信流言不许我登门,阿寿见我都认生了。”唐欢打量他一眼便收回视线,牵着阿寿要往登船板上走。

长得不怎么样,还妄想贪女人的钱,这样的男人她看不起。“表妹……”顾仪上前一步,要去拽她的手。没摸到美人,自己的手却被握住了,随即传来一股巨力几欲捏碎他。顾仪咬牙硬撑着才没有失态,扭头一看,发现是个容貌出众的粗衣下人,顿时冷声斥道:“混账,谁给你胆子碰爷的,还不放开!”唐欢听到动静,驻足转身。宋陌没有看她,面无表情地盯着面前的男人,捏得对方忍不住喊小厮过来帮忙时,他才猛地一甩手,直接将人甩到地上,居高临下地警告他:“再敢招惹我家小姐,后果自负。

”看顾仪一身蓝袍站在她身边,跟她身上的水蓝襦裙莫名相配,他心里就冒出火了。“你们都眼瞎了吗?还不给我打他!”顾仪狼狈地爬起来,瞪着眼睛朝两个跟随怒喝道。那二人也生的人高马大,闻言立即撸起袖子,作势要打人。“住手!”唐欢冷脸走过来,鄙夷地看向顾仪:“顾仪,他是我新请来的护院,你对我意图不轨,他出手教训你是理所当然。现在你打不过他,便想以多欺少吗?论人,别说他一人能抵你十个,我那边还有两个小厮呢,不过是懒着陪你丢人而已。

我劝你马上离开,并且以后都别再来惹我,否则下次就不是摔个跟头这么简单了。”护院?顾仪扫视一圈,见的确有很多人都在朝这边张望,他好歹也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丢不起这种人,便挥手示意两个小厮退下,拍拍身上尘土,朝唐欢走去。宋陌抬脚挡在唐欢身前,冷眼看他,目光危险。想到刚刚的痛楚,顾仪气势一弱,上下打量宋陌一番,低笑道:“表妹,你眼光不错啊,只是既然是护院,为何带到外面来了?”自己调戏心上人是一回事,听旁人诋毁她名誉又是一回事,宋陌又欲动手,唐欢及时按住他手臂,一碰即退,然后转身道:“宋陌,别在这里陪他丢人现眼了,抱小少爷上船。

”她是出来玩的,可不是站在湖边晒太阳的。她愿意让他上船了?宋陌大喜,再也没有心思搭理一个她明显厌恶的男人,抱起阿寿稳稳跟了上去。生意没有跑掉,一直战战兢兢守在旁边的船家笑歪了嘴,解开绳索撤掉登船用的木板,撑船离岸。看着乌篷船慢慢离开,顾仪面现狠戾,就那样维持侧头盯船的姿势赶到他的船前,赶走请来的两个歌姬,喝令船家紧紧跟上那艘船。什么以一敌十,他才不信!现在他这边加上小厮有三个男人,一会儿两艘船近了,让小厮对付那个护院,他趁乱把她推下水再抱到自己船上。

今日他便要了她!那边船上,唐欢抱着阿寿坐在里头看景。宋陌在船头站了会儿,发现顾仪上了船,然后那艘船直奔着这边而来时,他讽刺一笑,走过去悄声叮嘱船夫往湖中心船少的地方走,这才弯腰进了船篷。唐欢笑容一凝,抬眼看他:“谁让你到这边来的?”宋陌瞅瞅另一个船篷,一脸正经地解释道:“我怕大小姐和小少爷出事,还是在这边守着吧。大小姐尽管陪小少爷,当我不存在便可。”唐欢哼了声,扭头看向窗外:“宋陌,我这人赏罚分明,方才你替我教训了恶人,所以我赏你脸面让你登船,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自作主张。

你一个下人就该听主人的话,马上出去!”宋陌盯着她白皙优美的脖颈,嘴角慢慢扬了起来,见阿寿害怕地靠在她身上,他笑的越发温柔:“小少爷别怕,大小姐是生我的气呢。”阿寿嘟起嘴:“你为什么惹我姐姐生气啊?”宋陌很委屈:“我没惹她生气啊,刚刚你也看到了,我把坏人打跑了,现在我坐在这里保护你们,大小姐看我不顺眼,所以生气了。小少爷,你帮我问问大小姐,她到底看我哪里不顺眼啊,然后你告诉我,我好改掉。”唐欢咬牙切齿:“你……”阿寿疑惑地问宋陌:“什么叫不顺眼?”宋陌就跟没听到唐欢的声音般,认真地回答:“不顺眼就是不喜欢的意思,我喜欢小少爷,小少爷喜欢我吗?”“喜欢,你能打坏人。

”阿寿甜甜地道,接着扭头看唐欢:“姐姐,你为什么不喜欢他啊?”宋陌也盯着她看,想知道这个女人怎么回答。唐欢气愤地回视他,忽的一笑,将阿寿抱到腿上,亲亲他额头道:“因为我要是喜欢他,他就会把我抢走啊。阿寿,你想让他把姐姐抢走吗?那样以后姐姐就不能抱着你睡觉了,也不能给你讲故事。”“不许他抢!”阿寿紧张地抱住她,小脑袋埋在她怀里,好一会儿才转过来瞪着宋陌:“不许你跟我抢姐姐,你,你出去!”宋陌愣住。见他露出那副傻样,唐欢忍笑转过身,只有肩膀轻轻抖动。

被一个小孩子赶,宋陌本来挺尴尬的,可瞧见她笑了,哪怕是幸灾乐祸的笑,他心里也美。心里一美,男人胆子就大了,非但没走,反而起身坐到她身边,在唐欢发怒之前一手从她背后绕过去环住她腰,大手藏在她袖子下,然后俯身跟坐在她怀里的阿寿说话:“小少爷放心,我不会跟你抢大小姐的。你看,我像是坏人吗?”察觉女人想动,他悄悄挠了挠她腰侧软肉,她一下子就老实了。他离得太近,阿寿往旁边偏了偏,脑袋靠在姐姐左手臂上,歪头打量面前的好看男人,长长的眼睫一眨一眨的,慢慢摇摇头:“不像。

”根本不知道这人正在对他的好姐姐做一个男人能对女人做的最坏的事——轻薄。好在他的姐姐也不是乖乖吃亏认栽的。双手抱着阿寿,右边又被腰背宽阔结实的男人挡住了,唐欢不方便抬手。恨恨瞪一眼目光戏谑的男人,她朝他笑,然后一脚踩在他脚上,发了狠地碾。宋陌疼,但也不是难以忍受的地步,只是看她报了仇般的得意,他越发想逗她,干脆松了她腰,单膝跪在她面前,笑着跟阿寿说话:“小少爷,那等你长大了,我教你功夫,咱们两个一起保护你姐姐,好吗?”左手贴着她大腿臀线轻轻摩挲,右手更是大胆地从她裙摆底下钻进去,握住她小腿。

上好的白绫裤,光滑柔软质地轻薄,夹在他手和她腿中间,仿若无物。唐欢想抬腿踢他。宋陌另一只手挤到了她臀下。她顿时“不敢”动作了。阿寿对两人的暗中较量一无所知,开心地点头:“好,我要像你一样能打,把坏人都打跑。”宋陌笑着夸他:“小少爷真厉害。”左手不敢有大动作,怕被阿寿察觉,右手却沿着她小腿上下抚摸。他知道,她身上没有不敏感的地方。唐欢身子都被他摸软了,虽然还想凶巴巴地瞪他,那双眼里却仿佛含了春水儿,潋滟勾人。 “宋陌,你挨得太近了,退下。

”她享受着这样偷.情的刺激,又不得不斥责他。“回大小姐,我在跟小少爷说话。”宋陌抬头看她,见她脸颊羞红娇似桃花,更舍不得走了,故意找话跟阿寿说,下面那只手变着花样撩她。她没法躲躲不掉,就得乖乖给他,他先让她的身体习惯他,让她尝尝以前她最喜欢的欢好滋味儿,她肯定会慢慢喜欢上他的。唐欢咬唇忍耐:“你别太过分。”宋陌大手钻进她裤腿,指腹沿着那细腻肌肤轻轻摩挲:“大小姐,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小少爷,你懂吗?”阿寿摇头。

他头顶,唐欢终于再也忍不住,叫出了声,随即服软,委屈又可怜地看向宋陌。宋陌喉头滚动,问她:“大小姐肯喜欢我了吗?”唐欢扭头:“你……”宋陌左手绕到她大腿下方,指尖在内侧刮擦。这些都是跟她学的,如今她忘了,他再反过来用在她身上,让她尝尝当初他被她撩拨折磨的滋味儿。“住手,我,我喜……”话未说完,船突然剧烈摇晃了一下,害姐弟俩直直朝前扑出去。若不是宋陌就跪在二人身前,往后摔倒时伸手将两人都揽在了怀里,唐欢或许没事,阿寿肯定要受伤的。

船很快平静下来,外面传来船家惊恐的叫声。是谁坏她的好事!唐欢寒着脸从宋陌身上爬起来,见阿寿扭头看她,虽然惊慌却不像伤到的样子,转身就要出去。手被人拉住了。宋陌将阿寿塞到她怀中,弯腰亲亲他额头:“别怕,我去打坏人,把他们都打跑。”“嗯!”阿寿用力点头。乌溜溜的黑眼睛里充满了信赖。宋陌温柔地笑,忽的捧住唐欢脸颊在她额头也亲了一口,凝视她的眼睛:“乖,一会儿我再听你说。”唐欢别开眼,红脸骂了声“无赖”。那欲迎还拒的羞涩模样,看得男人差点忍不住再亲一口。

可惜外面有人不想让他如愿。宋陌阴沉着脸出去了。阿寿好奇地望着他背影,抬头问唐欢:“姐姐,他刚刚亲你了。”他第一次看见姐姐让旁人亲。唐欢将他搂到怀里,小声辩解道:“因为姐姐也害怕啊……”小说城。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