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68伺候

()栖霞寺前,有一百零八层青石阶。[*****$百~度~搜~四~庫~書~小~說~網~看~最~新~章~节******]凡是来求神拜佛者,要么一步一步拾级而上以表诚心,要么从另一条山路上去,随你被人抬着抱着或扛着。唐欢四人自然要走石阶的。石阶勉强能容三人并行。绕过林木走过去时,宋陌瞥一眼身后,领着唐欢先踏了上去。邓晖兄妹只好并肩跟在后面,再后面就是那个被称作世子的男人了。宋陌看似在悠闲地赏景,其实脚下速度很快。 唐欢脚虽然不大,却是一双天足,从前又是苦命丫鬟,短时间内跟上他没有问题。

邓婉就不行了,她是缠过的,没走几步便开始喘了,停下脚步,扶着邓晖手腕道:“哥哥,我跟不上了,你先上去跟表哥说一声,就说咱们一会儿在山门前会合,然后再下来陪我。”顺势避到一旁,给后面的人让路。邓晖还是很心疼妹妹的,没急着追上去,看看山下道:“要不咱们从另一条路走吧,我给你雇抬软轿。”邓婉摇头,见后面男人并没有急着前行,同样避到一旁,似是不愿从他们兄妹身边挤过去的样子,她又体贴地往后面退了点,小声催促邓晖:“不用,我走完这石阶,佛祖才会感念我心诚,保佑外祖母身体康健。

哥哥你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两人在江南长大,来京城的次数屈指可数,妹妹对外祖母有几分孝心,邓晖当然知道。此时听邓婉这样说,他转瞬便意识到其中另有玄机,目光无意扫过后面相隔几步的华服男人,已是了然,遂嘱咐邓婉哪都别去,大步追赶宋陌去了。他对自己妹妹的容貌心机都有信心,那华服男子肯定比宋陌更值得争取。邓晖走了,邓婉望着他背影瞧了会儿,随即好像突然发现身旁无人经过般,她歉然地朝男人点点头,侧身往后退。不想一脚踩在石阶与山路结合处,没有踩稳,惊叫一声朝一侧歪了下去。

“姑娘小心!”男人一个大步上前,迅速接住她,结实手臂环住那纤纤细腰。因为脑袋撞在他胸口,纱帽掉落,邓婉面容便全部露了出来,最初是惊吓过后的苍白,慢慢就红了……石阶之上。邓晖快步跑到唐欢身侧,刚要说话,宋陌一把将唐欢扯到自己身后,冷脸问他:“你怎么自己上来了?”邓晖笑着看一眼唐欢,微喘着道:“你走得太快,阿婉跟不上,就说咱们各走各的两不耽误,最后再在山门前会合。宋陌,你也真是的,一个大男人,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刚刚在马车里折腾完,人家小姑娘还没缓过气呢吧?小五,是不是?”“少爷……”唐欢羞恼地拽住宋陌胳膊,人躲在他身后,眼睛却偷瞄了邓晖好几眼,看着看着,竟也不觉得有什么。

邓晖的确比宋陌好看,但两人相差不多,若是他跟一个普通人站在一起,唐欢肯定恨不得眼睛长在他身上,可现在站在他身边的是宋陌,邓晖的风采就没有那么出众了,更别说唐欢目前只能采宋陌一个人。与其看一个无论如何都不能碰碰了还可能招惹麻烦的男人,不如抓牢宋陌,如今宋陌任她调戏,情浓时也会甜言蜜语动手动脚,比前面几场不知道好玩多少。宋陌很高兴,今日他的小五没有被邓晖容貌迷惑住。至于邓晖的调戏,他就跟没听到一般,只答前面的话:“知道了,不过你们走快点,免得人多找不到彼此。

对了,以防万一,若真的找不到了,下午就在马车旁会合吧。”他根本就没打算与邓家兄妹一起逛。邓晖当然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仰头威胁:“宋陌,你就不怕我回去后告诉外祖母吗?”唐欢听了,差点没笑出来,这男人当自己是小孩子吗?表哥不跟他玩,他就去告状?宋陌已经牵着唐欢往上走了两步,闻言微微一笑,目光投向山下:“表妹跟平阳侯世子似乎很投缘,祖母知道此事,怕是会高兴地忘了我对你们的怠慢吧?邓晖,我劝你将所有精力放在平阳侯世子身上,他尚未成亲,又深受侯夫人溺爱,表妹虽然身份低,只要得了世子的心,还是有机会的。

”“平阳侯?”邓晖喃喃自语,敛眸沉思,努力回想自己以前有没有听过这号人物。“我们走。”宋陌不再耽搁,握着唐欢手道。邓家兄妹都是聪明人,有更好的前程,他们不会缠他不放。邓晖或许对小五还有点心思,但他不会给邓晖机会。现在他警告他了,邓晖若不识抬举还来惹他,他便让二人灰溜溜回江南。唐欢回头,想看看邓晖是否已经下去了,手却突然被人攥紧,一抬眼,便对上宋陌不悦的目光。她朝他展颜一笑,晃晃两人交握的手:“这样,你不怕被旁人看见?”这世道,男女出游都没有手牵手的,除非脸皮特别厚的,两个男人牵手……她是不在乎,难道宋陌脸皮跟她一样厚?宋陌回答地很理所当然:“你不是走不动了吗?”再说,她在外面行为举止一点都没有刻意收敛,笑眼盈盈娇声细语,就算瞎子看不出她胸口的古怪,也能听出她是女子。

唐欢低头,对着两人的手道:“是走不动了,好在能被你这样牵着,再累我也要走上去。”宋陌怦然心动。再撩人的情话,都比不上这样一句简单的告白,让他安心。他没有说话,只握紧了她的手。他不但要牵着她走完这条石阶,还要牵着她走完这一世。到了上面,宋陌直接领唐欢去大殿进香。佛像前摆着两个蒲团,他跟她一起跪了上去。从大殿出来,宋陌熟门熟路地领她往后山走,行到僻静无人处,他忍不住低声问她:“刚刚许了什么愿?”“你先告诉我。 ”唐欢拽着他腰间如意结丝绦把玩,眼睫低垂,红唇却翘起狡黠弧度。

宋陌喜欢她这样的女儿情态,看看前后,凑在她耳边低语:“长相厮守,儿孙满堂。”唐欢动作一顿,男人紧跟着又催她说,温热气息拂在耳朵上,害她身子发软。她许了什么?唐欢什么都没许,连请求佛祖让宋陌不要记起更多或醒后保佑宋陌不要杀她的愿望都没许,因为她知道,那些所谓的佛祖根本听不见。她去上香,不过是被宋陌逼着而已。她羞涩地捶他一拳:“整天就想些不正经的,谁要跟你儿孙满堂?”转身要跑,却被眼疾手快的男人强行拽到怀里。 她诧异抬头,他托起她下巴,目光温柔又流露出这场梦里罕见的坚定霸道:“你,我要你跟我儿孙满堂。

”真是贪心的男人。唐欢红着脸闭上眼睛:“好。”她最擅长的,无非是*骗人。既然他喜欢,她陪他,谁让她有求于他?宋陌心中溢满柔情,在她眼睛上落下轻轻一吻:“走吧,去看杏花”唐欢把手递给他:“那你还牵着我。”“小五,这里人多。”宋陌尴尬地咳了咳,不用爬山,他根本没有理由牵她。“我不管,你不听我的,我就不给你生儿子。”唐欢挑衅地看着他。 宋陌怔住,他是真拿她没办法了。为了儿子,宋陌牵着唐欢四处逛了一天,唐欢指哪儿他就去哪儿,偶尔山路崎岖,他就背着她走,到了游人稀少的地方,又被她勾着做了不知多少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

没人看见,心中依然有些惭愧,可看她玩得那么尽兴,看她那么肆无忌惮地在他面前展示女子的娇羞和美好,他又觉得满足无比。放纵的代价是疲惫。下山时,两人都累得筋疲力尽。邓晖兄妹已经等候多时了。唐欢发现邓婉对她明显没了敌意,对宋陌都冷淡许多,见面打声招呼便先行上了马车。 对此,唐欢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最初她还有点担心宋陌会看上邓婉的姿容,但这个男人已经向她证明,不管旁的女人多美多好多稀罕他,他眼里只有她,至少短时间是这样。那么,唐欢就根本不用把邓婉放在眼里。

邓婉跟她抢,宋陌是她的,邓婉不跟她抢,宋陌还是她的,邓婉抢到别的“好”男人,那是她的本事,于她不痛不痒。邓婉不成功都没有天理,男人都喜欢美人……有心计的美人,更是毒。宋陌是中她的毒太深,顾不得邓婉了。被宋陌扶上马车那一瞬,唐欢若有所悟,扫了一眼邓晖。 她好像有点了解宋陌的感受了,因为她看到邓晖时,虽然惊艳,却没有生出*。当然,那是她知道生*也没有用。如果在梦外遇到邓晖这样的极品,她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宋陌是喜欢她,情有独钟,自发看不到旁人。

她只能要宋陌,情非得已,暂且对旁人死心。到底是谁吃亏?她给宋陌下了毒,宋陌给她上了锁。宋陌把心给了她,却禁锢了她的身,让她不得不装作真心对他。至少这一刻,宋陌是幸福的。她呢,她还无法预知自己的死活。这该死的男人,遇见他,是她倒了八辈子的霉!她要他的心有什么用?她只想自在快活。 ~来时轻松归时疲惫,上了马车,唐欢没有精力再闹宋陌,乖乖窝在他怀里睡觉。再睁眼的时候,人躺在次间榻上,旁边宋陌给白猫擦毛呢,白猫不停地摇晃脑袋,水珠都甩到了她脸上。

外面天都黑了。肚子咕噜叫,唐欢慢慢坐了起来。宋陌手上动作不停,侧眼看她:“醒了?正好也想叫你了,里面备了热水,你先去洗洗吧,洗完再吃饭。”“你已经洗好了?”唐欢揉揉眼睛,看他披在身后的长发,用一根青布带松松散散地绑了起来,看起来真有种绝世高手的风采。 不过,绝世高手大概不会养猫吧?唐欢偷笑,跑去里面洗澡,逛了一天,身上都是汗。洗完了,宋陌亲自把水提出去,再为她绞干头发,梳通。都收拾好了,陆安把晚饭端了进来,两人盘腿坐在榻上,白猫窝在唐欢身边。

唐欢有点疑惑:“夫人和老太太没说你吗?”肯定是他把她抱进来的啊。宋陌明白她的担心,解释道:“放心,我让马车直接驶到咱们院内,她们都不知道。对了,平阳侯府送帖子来了,邀请我们去侯府做客。”唐欢放下勺子,“你去吗?”侯府啊,她也想去凑凑热闹。 宋陌摇头,一边给她夹菜一边道:“我推了,邓家兄妹自己去。”说完,见唐欢面现失望,不由问:“你想去?”难得摆脱了邓婉那个麻烦,如非必要,他再也不想跟他们打交道。“也不是想去侯府,就是不想闷在家里。

”唐欢实话实说。宋陌了然,想到她在外面开心的样子,脑海里迅速浮起一个主意,被他藏了下去。饭后两人照例在院子里转了两圈,然后就要睡觉了。唐欢把宋陌拽到里屋,让他伺候她:“身上酸,特别是腿脚,你帮我揉揉。”栽到他手里是她无法抗拒的事实,与其怨他恨他,不如趁他对她好可劲儿使唤他,将来宋陌真要杀她,她也赚够本了。 就算她死,他都无法忘掉有个女人将他骗得团团转过,对于一个顶级高手而言,这种憋闷,估计跟让一个采花贼没法恣意采花差不多。

哼,她就要让他憋闷一辈子!宋陌哪里知道拉着他手撒娇的女人其实心里正在诅咒他,他随她坐在床上,无奈地劝她:“别闹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恢复过来了。”唐欢扑到他怀里,跨坐在他腿上蹭:“你不帮我,我就闹你一晚上。”两人都只穿着中衣,宋陌急急把人推到床上,“好,我帮你揉,你老老实实躺好,不许乱动。 ”那样鼓起又无法发泄的滋味儿,他真的不想再尝一次,难受。唐欢眨眨眼睛,骨碌一下爬起来,扯过腰带朝他道:“过来,我把你眼睛蒙上,省着你偷看。

”宋陌没有拒绝,虽说他觉得她穿着中衣,他单纯帮她揉肩,偷看不到什么。唐欢跪在他身后,一边往他眼睛上缠腰带一边轻声道:“一会儿我趴着,你帮我揉肩膀,揉腰背,揉腿,还有脚,哪个地方都不能少,但不该摸的地方也不能乱摸,知道吗?乱摸了,以后我就不给你生儿子。”宋陌无言以对。 “说话啊……”弄好了,唐欢撑着他肩膀,从后面去咬他耳朵。宋陌挡住她点火的小嘴:“知道,不会乱摸的。”这女人就是故意逗他呢,真怕他摸,还敢深更半夜让他帮她做这样亲密的事?若不是见她的确累到了,他才不纵着她。

“那你说到做到。”“嗯。”唐欢想了想,又道:“对了,从现在开始,我是少爷,你是贴身伺候我的,嗯,就叫小五吧。”宋陌皱眉,刚要说话,旁边传来一声猫叫,白猫跳到床上来了,贴着他腿蹭脑袋。唐欢笑着摸白猫脑袋:“小五乖,少爷我在跟丫鬟小五说话,没叫你,去,回你床上睡觉去。 ”“喵……”白猫不走,甩甩尾巴窝在唐欢枕头旁,好奇地看着两个主人。“算了,猫小五不听话,你这个小五可要放乖点,要不爷把你卖到窑子……啊,你竟敢以下犯上?”唐欢被男人压到床上,不甘心地折腾道。

宋陌按着她肩膀使劲儿一捏,“想让我帮你就老实点,再胡言乱语我打你。”说着就要揉起来。“等等,我去外面方便一下,你等我一会儿。”唐欢手脚并用爬到床下,很不好意思地道。宋陌叹口气,凭声音对着她道:“快点吧,一会儿该睡了。 ”唐欢穿好绣鞋去了,很快回来,乖乖趴好,扭头看他:“来吧,记住了,不许乱摸。”宋陌没答言,跪坐在她一侧,抬手摸向她肩膀。摸到一片清凉滑腻。他被油星烫了般缩回手:“你,你……”唐欢拽住他手重新压到自己肩头:“别大惊小怪,这样直接按起来才舒服。

好丫头,爷又不闹你,你怕什么?放心,爷今儿个累了一天,想收拾你都没有力气,不信你摸摸,那里都硬不……”“啪!”她拉着他手往下面送,宋陌却大手一按,铁青着脸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火燎燎地疼。 “越来越胡闹了。”他绷着脸训她。唐欢不甘心,坐起来跟他辩驳:“在马车里,你说我可以在家胡闹的!”宋陌扭头看向外面:“那也没说让你这样胡闹。”满口浑话,真不知她从哪里学来的。唐欢撇撇嘴,忽的贴到他身上,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娇柔:“原来少爷不喜欢那样胡闹,现在这样如何?好少爷,你趴着,小五来伺候你。

”小手在男人反应过来之前探下去,一把握住,“果然还是少爷厉害,累了一天还这么威风。”“小五!”宋陌脸涨得通红。唐欢见好就收,重新躺好,无精打采地道:“好了好了,你快帮我揉揉吧,我身上是真的酸。 ”“那你把衣服穿好。”她忽然收手,宋陌莫名觉得有些失落。“不穿,我喜欢你碰到我,反正你是正人君子,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唐欢闷闷道,抬手摸摸身边的白猫:“咱们家少爷是正经人,对吧?”“喵……”白猫竖起耳朵,眼睛睁开又重新眯成一条线。

此时此刻,她竟然还有心思跟猫说话?宋陌彻底投降,不再跟她对着干,按住她肩膀捏了起来。“嗯……啊,轻点轻点,有点疼了……对,这样就好……哈哈,别碰我脖子,这里痒痒!”唐欢怕痒,被他无意碰到脖子时,禁不住浑身发抖,整个人往里躲。 宋陌忍着燥火把人按牢,“知道了,不碰那里。”两只大手只在肩膀上揉动。“行了,肩膀够舒服了,你往下动动吧。”唐欢一边舒服地哼哼,一边使唤道。于是宋陌的手沿着她背脊朝腰那里按了下去。蒙着眼睛,他什么都看不到,只能听见她格外诱人的低吟,叫的他浑身火起,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

掐到她腰,没控制好力气,她啊的轻叫一声,差点叫走他的理智。“好了好了,你坐到床尾去,帮我揉腿。”唐欢翻到里面,喘息着道。宋陌口干舌燥,依言挪了过去。 唐欢把枕头往下面拽了拽,曲腿躺下,随即抬起右腿搭在他肩头,“好了,这样揉着方便些。”人趴着说话跟仰着说话声音绝对有区别,再加上她这样抬腿,宋陌马上就能判断出她的姿势。可他已经没有毅力拒绝了,他甚至都不敢说话,怕被她听出来他的渴望。抬起手,从她脚踝开始,一圈一圈往下揉,到了膝盖上方一掌后,准备退回来。

唐欢小手覆上他大手:“少爷,再往上面一点。”确定他不走了才松开。宋陌犹豫着慢慢往上揉。“少爷别走,再往上面一点,那里,有点痒。 ”宋陌呆滞地听她指挥,他觉得自己动作很慢,可好像一下子就来到了最神秘的那处位置。他左手托着她微微翘起来的臀瓣,右手指端在神秘边缘踟蹰不前,不敢越界,偏又不舍得走。唐欢并不催他,只抬起另一条腿,小脚灵活地探进他宽松的睡袍,贴着他胸膛慢慢往下。因为他双臂都抬着,她无法褪下他的衣衫,只好伸出脚,轻轻抵在那根硬物上,缓缓摩挲:“少爷,这里是什么?”宋陌呼吸急促:“小五,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唐欢媚笑:“知道啊,我在闹少爷,看少爷能忍到什么地步。

”“这样,你满意了吗?”宋陌右手毫无预兆覆上她已经微微湿润的地方,一番快速试探后,派出一根手指挤了进去:“小五,我说过,再不老实,我会罚你。”他是不要她,却从未想过……不碰她。作者有话要说:喂喂喂,你们两个注意节操啊,旁边有只猫看着呢!!!这个月佳人更了20万字哦,还算勤奋吧?嘿嘿嘿,月底最后一天,期待大家冒泡哦,不冒泡小心我4月每天只更3千给你们看!!!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么~花蜜扔了一个地雷流夜扔了一个地雷末沫扔了一个地雷l3l4()。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