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心意

()宋陌现在是秀才身份,除了偶尔出门会友,平常就在书房读书。[******请到w-w-w.S-i-k-u-s-h-u.C-o-m看******]当然,他在书房里到底都做了什么,只有他跟猫知道。以他状元那辈子的才学,真想走仕途,现在不可能只是个秀才。这两日他照样足不出户,方氏却坐不住了,有些怀疑儿子是不是被新得的貌美丫鬟勾了魂儿,便打着关心儿子的名义过来看了两次。宋陌当然防着母亲突然造访,一直派陆安在外面盯着,等方氏过来后,他都是一人在书房里看书,唐欢在院子里或屋里照顾白猫。

方氏是过来人,见那丫鬟气色好了许多,却并不像破过身的,且眉眼稳重大方,不似老爷带走的那个姨娘般举止轻佻,总算放了心。方氏走后,唐欢故意装傻问宋陌:“为何夫人一过来,少爷就躲去书房啊?”宋陌看看卧在她腿上的白猫,一本正经地道:“夫人不喜我养猫,若我跟小五在一起,夫人会误会我玩物丧志。”在她没有喜欢上他之前,在他没有准备好娶她之前,她还是以丫鬟的身份留在他身边吧,免得旁人说闲话。而且,他真的不急着娶她。娶她,就意味着洞房。

届时他不碰她,她肯定会以为他不喜欢她,碰她……宋陌看着她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投胎转世,他的确记得两辈子。可是,不知是记忆出了问题,还是旁的什么缘故,他的记忆只延续到跟她欢好之后便结束了。他很努力地去想后来,偏偏记不起。前世的他跟她像戏台上的戏子,在某一时刻倏然消失不见,而现在的他则是看戏的人,不知道他们去了何处,亦无法猜测之后他们身上发生了何事。宋陌不敢要她。他隐隐觉得,要了她,她便会消失。这种感觉,跟小五在一起时就有过,那时他问她这是不是真的,她说是,他信了,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他想知道他跟她是如何度过下半辈子的,有没有吵过架,有没有更爱对方,生了几个孩子,孩子叫什么名字,还有,跟她一起慢慢变老是什么样的感觉。男女之欢固然令他向往,但他更想跟她在一起。这一世,他想好好跟她走完一辈子,弥补记忆里的遗憾。或许,有一天他会忍不住碰她,但那一定是他确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之后。其实这种感觉很荒谬,但它已经扎根在他心里,去不掉。~次日上午,宋陌正跟唐欢一起逗猫呢,方氏派人过来,说表少爷表姑娘到了,让他过去迎接二人。

宋陌打发走来人,依然坐在榻上,问她:“你想过去看看吗?”“不了,我没有学过规矩,去了怕给少爷丢人。”唐欢才懒得去,去了,旁人可不会像宋陌这样纵容她。闲的没事去给人当丫鬟使唤?她又不喜欢受罪。“我看你就是懒得走。”宋陌一边起身一边道,临走前说午饭不回来用了,让她自己吃。唐欢送他出门,倚在门口想了想,抱猫去了宋陌院里的热水房。这两日宋陌对她可谓是寸步不离,唐欢没有机会打听宋家内里的消息,现在正好去问问。表少爷不用在意,那个表姑娘多大了啊?表哥表妹什么的,宋陌又是那样的好货色,也不知道那个表妹有没有什么旁的心思。

宋陌的确不近女色,但表妹不同于外面那些没有半点关系的女人,万一他喜欢照顾表妹,照顾照顾就有了感情呢?宋陌并不知道他的小女人在想什么,陪着方氏老太太走到门口,邓晖正好从马车上跳下来,后面跟着邓婉。宋陌脸上带着客气而疏离的微笑,目光在邓婉怀里的白猫身上顿了一下,马上又移开了。一番寒暄,众人到屋里落座。“这才一年没见,咱们阿婉出落地更水灵喽,比你舅母年轻时还要好看。”老太太握着邓婉的手,眼睛盯着亲外孙女,赞不绝口。

邓婉羞涩地笑,对着方氏道:“外祖母又拿话哄我了。别说当年,就是现在我跟舅母一起出去做客,若是不介绍,旁人肯定以为我跟舅母是姐妹,还都惋惜怎么妹妹容貌不及姐姐半分呢,唉……”“听听,阿婉这嘴真是越来越甜了!”老太太笑弯了眼睛。方氏也笑了,假装生气地训斥道:“这丫头,连我都敢拿来说笑!”“舅母,人家实话实说嘛!”邓婉朝方氏撒娇,如水目光在方氏下首的男人身上转了一圈,见宋陌虽然也在笑,笑意却像以前一样未达眼底,她咬了咬唇,起身,从丫鬟手里接过自己千辛万苦找来的白猫,走到方氏身前:“舅母,你看,这是去年我回家时在路上捡到的,跟我表哥的小五像不像?”方氏好奇地瞧了会儿,想摸又没摸:“看着是挺像的,好像眼睛上面多了点灰毛?唉,你也知道,你表哥的那只猫太认人,除了他,谁都不让抱,刚来的时候我还被挠了一下,就没怎么理它了。

你抱到你表哥那边问问吧。”虽说不赞成这桩婚事,在老太太面前,她还是不能太下外甥女的颜面,左右儿子说过不娶她。不过话说回来,怎么那猫肯跟儿子的新丫鬟亲近?邓婉柔柔地笑:“我这只叫雪团,很乖的,舅母若是喜欢,什么时候抱都可以。”说着,人已经走到了宋陌身前,邓婉笑得有些羞涩,“表哥,你看呢?”宋陌看了一眼,“是像。不过表妹最好把猫看牢,别让它跑到我院子里去。我那猫不喜欢外人,对旁的猫更是极凶。”邓婉俏脸蓦地一白。 她为什么养猫,还不是想着常常跟表哥一起溜猫?表哥那么喜欢小五,若小五喜欢跟雪团玩,两人的关系也会亲近许多。

可现在,表哥一句话就把话堵死了,不许她过去串门。“或许小五见雪团跟它生得像,能玩到一起也说不定。”她不甘心地小声道。宋陌面无表情。老太太赶紧打圆场:“大郎,一只猫罢了,哪有那么通灵性,回头你带你表弟表妹去你院里看看,没准两只猫合得来呢。对了,阿婉你这只是公的母的啊?这猫模样好看,还是跟同品种的猫一起比较好,生出来的肯定还是好猫。 ”“外祖母,你说什么呢!”邓婉脸色已恢复正常,笑着回到老太太旁边的绣墩上,“雪团虽是公的,但猫之间恐怕也讲缘分吧,哪能咱们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

”老太太撇撇嘴,眼睛一转见外孙在那百无聊赖的样子,便道:“行了,离午饭还有段时间,大郎,你带你表弟表妹去你院里坐坐,我先去歇会儿。”邓晖第一个站了起来,他最厌烦陪长辈说话,现在去宋陌那边走一圈,午饭后就能出去逛了。邓婉跟着起身:“那我们就不打扰外祖母舅母歇息了。 ”宋陌坐着没动,方氏笑着催他:“去吧,我和老太太还有事要商量,不用你们这些小辈陪。”宋陌看看她,只好起身。到底是血亲。宋陌直接领人去了他的书房,主动问邓晖学业,把邓婉晾在一旁。

邓婉想去正房里坐坐,奈何主人不请,她不好自己过去,想插嘴吧,宋陌问的都是四书五经里最生僻晦涩的东西,她根本没有读过。很快,邓晖便被问得心烦气躁,以车马劳顿为由准备离开。宋陌亲自送他们。邓婉不甘心,快要走到院门的时候,装成不小心失手,把猫放走了。 她的这只猫,什么都好,就是有个恼人的毛病,喜欢追母猫,如果不是为了接近宋陌,她绝不会养这种猫的。如今这院子里有只母的,相信它会找过去吧。“雪团,快回来!”她焦急地朝白猫追去,身态婀娜,不像是在追猫,倒像是在扑蝶。

白猫不听话,在花丛里窜来窜去。邓晖懒懒地立在一旁,看自家妹妹在心上人面前展现各种美态。宋陌冷脸吩咐陆安去赶猫。赶?陆安会意,找到一根竹竿准备把那只公猫赶出院子。少爷的猫是所有下人眼里的小祖宗,哪能被表姑娘的猫惊到?再说,现在院里又多了个祖宗,明显是少爷屋里人,少爷都带表姑娘去书房了,意思还不明显吗?不希望让屋里那位吃味儿呗。 因此,陆安下手毫不留情。邓婉花容失色:“表哥,你怎么能让人打雪团?”这里没有长辈,宋陌不用顾忌谁,望着那只猫冷笑:“畜生不听话,我看你还是换只养好。

”畜生?邓婉脸白如纸,打狗还要看主人,他管她的猫叫畜生,哪里有半点在乎她的脸面?怎么会这样,外祖母不是说表哥坚决不娶就是在等她吗?为何……目光忽的一顿,落在正房门口突然出现的女子身上。她不由攥紧袖子。表哥身边,什么时候有了如此俏丽的丫鬟?唐欢是追着小五出来的,当然,她自己也想见识见识所谓表姑娘的绝世风采。 下人们把邓婉夸得跟天仙似的,作为一个爱美的女人,唐欢也想看看天仙,比比自己跟天仙的差距。两人目光在空中相碰,邓婉先是震惊再是嫉妒,嫉妒有人可以贴身伺候她心仪的男人。

那边唐欢也震惊了,这女人,竟然比她还好看?唐欢第一次有了危机感。她勾引宋陌最大的依仗是什么,还不是自己出众的外貌?既然她能勾引成功,这个表姑娘要是聪明些也使出那些手段,宋陌能不被她勾去吗?师父说,男人的心是最经不起诱惑的。唐欢不怕宋陌被人拐走,但在她得手之前,他必须只能是她的。 如果他对别人好过自己,说明她很失败,她的好胜心不允许自己输给旁人。面容是天生的,手段却是真正的本事。她倒要看看,这个表姑娘手段如何!她看向宋陌。

宋陌正满脸不悦地望着她。他在气什么?扫了那边呆立的女人一眼,唐欢低头朝两只猫跑去。两只猫打得难舍难分,陆安正发愁如何分开它们,用棍子吧,怕伤到自家的,用手吧,看着猫周围扑腾的雪白猫毛,陆安还真怕了猫爪子。他手背上可没有毛,挨一下便是道血印子啊。“小五姑娘?你快躲开,我来就行了。 ”眼看这么多年来少爷头回动心的女人要伸手,陆安赶紧拦道。“没事,把棍子给我。”唐欢抢过他手里的棍子,趁自家猫把公猫扑倒之后,直接朝公猫露出来的两个蛋蛋戳了下去。

哼,主人想跟她抢男人就罢了,连只猫都要欺负她的小五,真当她没有脾气吗!“喵!”公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小五早在察觉女主人动作时便飞速闪开了,纵身一跃跳到宋陌怀里,见公猫缩在地上喵呜直叫,它开心地晃着尾巴,低头舔自己被抓伤的地方。宋陌不可置信地看着刚刚丢开棍子的女人,这真是他的小五吗?“少爷,都是我没有照顾好小五,让它受伤了,你罚我吧。 ”唐欢走到宋陌身前,低头认错。她并不后悔自己的举动。男人真正喜欢一个人,对方无论做什么在男人眼里都是特别的,就像守林人能接受小尼姑的心狠手辣,屠夫会喜欢上跋扈风骚的寡妇。

现在宋陌要是看不惯她的粗鲁,只说明他心里有了旁人,因为对比才嫌弃她,那她就该换换手段了。“喵……”白猫抬起头,好奇地叫了声。宋陌无奈,她要是真觉得自己有错,刚刚就不会那样……凶巴巴的,像炸毛的猫。他把猫递过去,声音低沉温柔:“去屋里吧,一会儿我跟你一起替小五清理伤口。 ”“少爷不生我的气?”唐欢接过猫,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宋陌为何要生气?他喜欢的这个姑娘绝不是乖乖听话软弱可欺的人,无论是小五的倔强胆大还是海棠宁可死也不接受父母胡乱安排婚事,都证明她的外柔内刚。

他朝她笑,目光宠溺:“去吧。”唐欢也高兴地笑了,正要转身,忽听宋陌身后传来一道悦耳的男人声音:“宋陌,这是你屋里的丫鬟?叫什么?以前没见过啊。”邓晖绕过来,眼含惊艳地打量唐欢。他跟宋陌同岁,只比他小了两个月,因为彼此看不顺眼,私底下两人都直呼对方姓名。 唐欢这才发现院里还有个男人。她怔怔地望着邓晖,眼睛一眨不眨。这世上竟还有比宋陌更好看更诱人的男子!如果说宋陌是摆在桌子上一动不动诱惑她上前吃的美味儿,邓晖就是想主动送上来的极品。

瞧瞧那双勾人的眼睛,媚劲儿简直无法抵挡!上天也太厚待邓家兄妹了!她……“进去。”宋陌突然寒着脸挡在她身前,语气不容拒绝。唐欢有点不舍得走,她还没看够美人呢,再说她得先摸清楚宋陌对邓婉的态度啊!宋陌看出了她眼里的犹豫,刚要冷声再催一遍,邓婉笑着绕过来,替唐欢说话:“表哥,今日是我的错,让小五受欺负了,你放心,回头我便把那猫送出去,保证不会再惊到小五,表哥就不要责怪这个丫头吧?”在邓婉的记忆里,哥哥想要的女人,几乎没有人能逃出去的。

宋陌身边从来不用丫鬟伺候,突然多了眼前这个貌美丫鬟,其中肯定有勾当。但那又如何?这个丫鬟身在福中不知福,竟然看上了她哥哥,还敢在宋陌面前盯着哥哥发呆。这样轻浮,宋陌再喜欢她都没用,身为一个男人,他不可能眼见身边人跟旁人勾三搭四还纵容下去的。只要宋陌厌弃她,邓婉便可以不在意之前两人的牵扯,哪怕宋陌已经要了这丫鬟。男人哪有不风流的?宋陌都这么大了,难免禁不起诱惑。邓婉只要嫁宋陌为妻便可,然后再将人栓牢在自己身边。

跟这个丫鬟比,她有才有貌,更有信心最后赢得宋陌所有宠爱。“是啊是啊,阿婉说的没错,宋陌你就不要生气啦,吓坏人家可……”“我管我的人,不用外人插手。”宋陌冷斥一声,转身拉着唐欢往里走:“陆安,送客。”邓婉邓晖顿时色变,目光均落在两人握在一起的手上。陆安满脸带笑地伸手请人:“表少爷,表姑娘,请吧?”唐欢回头看的时候,就见邓婉身边的丫头正在抱猫,邓晖邓婉都在看她。她朝二人歉然一笑。没见面之前,她担心宋陌对邓婉有情,但刚刚宋陌的冷言冷语足以证明男人对她一心一意。

所以,现在唐欢可以无视邓婉了,至于那个邓晖,不能碰,过过眼瘾总行吧?谁知道日后梦醒还能不能遇到这样勾人的极品?看得入神,没留意已经到了门前,脚下被门槛绊了一下,差点摔倒,白猫则受惊跳到地上,自己颠颠地跑屋里去了。“少爷,你走那么快做什么?我手腕都被你勒疼了。”唐欢揉着胳膊,委屈地朝男人抱怨。宋陌反手关门,讽刺地问她:“嫌我走得快?要不要我现在放你出去,让你追上去盯着他看?”唐欢脸上通红,低头嗔了一句:“少爷你胡说什么啊!”害羞般逃到次间去了。

这男人就需要刺激,不逗逗他,他便只会深更半夜偷偷摸摸过来吃她豆腐,一到白天就假装正经。宋陌气得想杀人。以前他跟邓晖一起出门过,他知道邓晖比他更引人瞩目,可他不在乎,招蜂引蝶的事他不屑于做。但他万万没想到,他的小五竟然也喜欢邓晖那样的风流少爷!邓晖哪里比他强?她知道邓晖害过多少良家女子吗?宋陌怒气冲冲地走了进去,见她坐在榻前正在给白猫梳毛,背对他看不清神色,他走到她身后,想了想,对她解释道:“刚刚那两人便是表少爷表姑娘,表少爷已经定亲了,但人品不端,日后你若是遇见他,躲远点。

”唐欢手顿了一下,随后轻声道:“少爷放心,我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肖想表少爷的。”什么叫身份?什么叫不敢肖想?宋陌往前走两步,盯着她侧脸:“不敢?这么说,若你不是丫鬟,你就敢喜欢他了?”唐欢抱着猫脑袋轻轻抚摸,神色落寞:“怎么会?表少爷都定亲了,我不想嫁人做妾。”宋陌心越来越沉:“那要是他没定亲,你便想嫁给他?”唐欢羞涩地点点头:“表少爷生的好看,哪个姑娘见了,都会喜欢上他吧?”说完,她好像终于意识到了不对,慢慢站了起来,疑惑地看着宋陌:“少爷,好端端的,你怎么问我这个?啊,少爷是不是生气了?少爷放心,我只是随便说说,我是丫鬟,表少爷也定亲了,我不会招惹他的。

”“就因为他好看,你就喜欢他?”宋陌靠近她,身体几乎与她相贴,呼吸急促。唐欢害怕地往后躲,可男人一步一步追着她,直到把她逼到贴墙而立。唐欢不敢看他,脸越来越红:“少爷,你,你怎么了?是你让我不要拘束的,怎么我跟你说心里话,你反倒生气了?”“你的心里话?就是喜欢他?”宋陌掐着她下巴,逼她直视他。他对她好,对她循循善诱,是不想太过急切吓到她,可不是为了让她喜欢上旁人的!“少爷真的那么在乎我喜欢谁吗?”唐欢忽的笑了,明眸如水灵动狡黠,哪里还有半点羞涩局促?宋陌愣住,脑海里有念头一闪而过。

唐欢大胆地抱住他腰:“少爷,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好意思了吗?那我替你说说看吧,少爷喜欢我,所以容不得我盯着表少爷看,也听不得我说喜欢表少爷,是不是?”宋陌身体僵硬:“你,你如何知道?”唐欢看着他,慢慢垂下眼帘:“我,我本来也不敢相信的,可少爷对我太好,把我当屋里人一样娇养着,纵着我偷懒耍滑撒脾气,晚上还,还跑过来偷偷亲我,我,我就知道了。少爷,既然你喜欢我,为何不说呢?害我还得借表少爷确认你的心意。 ”她害羞了,宋陌反而慢慢冷静下来,随即心热如火,手慢慢握住她手:“我怕,怕你不喜欢,误会我拿身份压你……”“怎么会不喜欢?”唐欢贴着他胸口蹭了蹭:“你不知道,那天在门口见到少爷第一眼,我就喜欢上少爷了,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喜欢,好像,好像少爷一出现,心底就有个声音告诉我,一定要嫁给他。

不过那时我也只能想想,不敢奢望的,毕竟你是少爷,我,我算什么,好在这几日你对我好得不能再好,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怪不得那天她眼里有震惊,原来就算她忘了那两辈子,却依然记得对他的感觉!宋陌欣喜若狂,见她依赖地靠在他身上,他喉头一动,一手搂住她腰,一手抬起她下巴,故作严肃道:“小五,你果然大胆,都敢骗我了!”唐欢得意地笑:“我也觉得我胆大,不像你,只敢半夜偷偷……嗯……”却是红唇被恼羞成怒的男人堵住,越吻越深。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这场梦里宋陌的主动很好理解,师徒那场算是谈恋爱认识媳妇,现在是要追求媳妇了嘛~l3l4()。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