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雪耻

唐欢叫出声时,宋凌吓了一跳,瞥见大哥抬头,他生怕自己脱鞋的事情被发现,赶紧低头穿鞋去了,所以没瞧见唐欢跟宋陌的眉眼互动。 看新鲜小说来小说城,点,小说城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等唐欢羞恼地跑了,宋陌大发雷霆训斥他时,宋凌也只当唐欢因他而跑,大哥是为他在这种时候非礼娘子而生的气。“大哥你别生气,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我这就去跟海棠赔罪还不成吗!”腿上被宋陌狠狠踢了一脚,宋凌踉跄一步,顺势朝门口奔去,打算借此机会去跟娘子好好亲热一番。

他方才瞧着,娘子似乎不是很生气呢,当然,也可能是怕被大哥察觉抹不开脸,忍着没有发火而已。 “你给我站住!”宋陌大吼一声,把人喝住了,“回来,吃完饭就回屋睡觉去。宋凌我警告你,你要是再不知检点,我就把你锁在屋里关一个月!”“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碰都不让碰,我娶她回来当摆设吗……行了行了,大哥你也坐下来吃饭吧,别因为二弟气坏了身子,咱们家还指望你挣钱呢,来,给你吃块儿鸡肉好好补补。”眼看宋陌又瞪眼睛了,宋凌乖乖投降,好言好语地哄了起来。

宋陌拿他这副厚颜无耻的模样没辙,只得重新坐下,心里却在为如何跟弟妹解释清楚而烦躁。 也不知道二弟到底做了什么!还有弟妹,她为何要踩他一脚?如果她误以为自己非礼她了,应该是愤怒吧,那样踩一脚,反倒像街上孩童赌气一样。“你刚刚对弟妹做什么了?”宋陌想的头疼,忍不住问了出来。宋凌被他问得一颗心发颤,知道搪塞不过去,只得把罪过往轻了说:“没干啥啊,我脚底痒痒,想伸开蹭蹭桌腿,不小心碰到她了,她就误会我故意的。大哥,我好歹也是你亲兄弟,你别太偏心她,不知道的还当……咳咳,我吃饭了,你别跟我说话。

”端起碗囫囵吞咽。宋陌知道他没说真话,但他也不好再多问了,说到底,那是人家两口子的私事。饭毕,宋陌照例要去花园湖边绕一圈,问宋凌要不要跟他一起去。宋凌心思转了转,打个哈欠道:“不去,我回屋睡觉了,昨晚白白累了一晚,下午也没睡好,今天得早点睡。大哥你回来动作轻点,别吵醒我啊。”宋陌哼了声,目送宋凌回屋后,朝花园走去。宋凌就躲在门口望着他,确定大哥走远了,他偷偷溜出门,踮着脚奔后院去了。这女人啊,跟她说话没用,必须先把人搂在怀里,先乱了她的心,然后摸着摸着就能在对方的半推半中把事办了。

他知道娇妻住在哪个厢房屋里,直奔门口而去,没想门从里面插上了。宋凌懊恼地踢了一下门,低声喊立夏开门来。立夏早得了唐欢吩咐,隔着门道:“二爷,二奶奶已经睡下了,您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有立春的例子在前,立夏对这个二爷是没什么奢望了,只想好好伺候二奶奶,反正家里大爷说话算数。今日看情形,大爷很看重二奶奶,她把这两位伺候好了,也不怕二爷生气罚她。宋凌不信,使劲儿推门:“少胡扯,这才什么时候,快点开开!”门板剧烈晃动,发出咣当咣当的响。

立夏有点怕这阵势,退远点,闷闷地劝道:“二爷您还是回去吧,否则动静闹大了,大爷听见还是您吃苦。”竟敢拿大哥压他!宋凌气得嘴都快歪了。生来有个大哥压着他,娶个媳妇嫌弃他,现在连一个臭丫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跳到窗前,低声喊海棠,喊了半天,里面人吭都不吭一声。宋凌彻底死心,气呼呼走了。等着吧,早晚有一天他要把人压在身下好好教训一顿,让她知道谁是他男人!宋凌却无论如何也猜不到,他的娘子根本不在屋里,又怎么会回应他?昨天唐欢就从立春那里打听到了,宋陌早饭前晚饭后都会去湖边散步,因此刚刚跑出来后,她仔细叮嘱立夏在屋里守着,除了她谁来都不许开门,随后便悄悄奔花园里去了。

宋家宅子不是特别大,胜在精致,花树繁茂便于遮掩身形,又因家里只有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主人,下人并不多,这时候大多都歇了,只要唐欢小心着点,并不担心被人瞧见。她出来的早,到了湖边宋陌还在跟宋凌用饭呢。瞅瞅前面波光粼粼的湖水,唐欢走到一株腰粗垂柳前,倚树凝思。不错,盛夏的季节,湖水被烈日晒了一天,现在应该还是温的吧?晚风徐徐,迎面吹来,唐欢靠着树,只觉得浑身轻松。前两天为了错嫁为了守身心烦头疼,今天更是提着心生怕走错一步惹宋陌猜忌厌烦。

如今宋凌基本上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只需勾搭宋陌入套。宋陌……想到那个每次都看她如陌生人的男人,唐欢心里有点复杂。最初她庆幸宋陌记不得梦外也记不得前梦,所以她玩他玩得肆无忌惮。但是现在,她又有点希望他记得前一场。制灯师傅那样喜欢小五,如果宋陌记得,哪怕只是一点点,凭借相同的容貌,她都会比较容易俘虏他心吧?可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呢。如果宋陌能记起上一场梦,就一定也能记起前面的几场,想到她前两场结束时说的狠话,唐欢摇摇头。

罢了,辛苦就辛苦点吧,宋陌不记得最好,否则被他恨上了,她只有等死的份了。她怕什么?重头再来的确辛苦,可她有信心不是吗?没有了一招毙命的高超武功,大家都是普通人,不管梦里她和他是什么关系,她都吃定他了。她能吃他三次四次,就能继续吃他八次九次!正想着,远处有脚步声传来。是宋陌。唐欢呼口气,拨开茂密的柳条,一步步缓行到湖边,对着湖水发呆。宋陌身形一顿,诧异地望向那边突然出现的人影。她,她怎么会在这里?宋陌转身想回避,目光掠过湖面,心中陡然生出一种不安,脚步便止住了,想了想,隐到一旁的竹影里,不动声色地盯着那边。

若是,若她只是出来散心的,他等她走后再离开就行了,若她想不开要做傻事,他也能及时出手相救。夕阳西下,晚风徐徐,她浅绿的长裙随风拂动,几欲跟岸边垂柳融在一起。因风是从湖面往岸边吹去的,她前面的衣衫紧紧贴在身上,曲线毕露。宋陌不好多看,目光移到她脸上,看着看着,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冒出来了。那日在骡车里,二弟让他往外看,他看过去,就见她站在一户人家门口,正好奇地朝车上看来。她的目光大概是落在了二弟脸上,宋陌却将她模样看的清清楚楚。

当时他就愣住了,不是因为她生的有多美,而是她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好像,他以前见过她一样。回家后,宋陌想了又想,最后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她。他把那种熟悉归结于人与人的缘分。好比有些人,初见便觉得顺眼,而有些人,打了一辈子交道,表面上再客气再虚与委蛇,心中还是厌烦。因为合了眼缘,打听来的消息又不错,所以二弟想娶她,他很痛快地答应了。现在想想,撮合这桩婚事,他尽了一个兄长的责任,对二弟问心无愧。对于她,大概还是有些亏欠吧,毕竟二弟做事太荒唐了,除了家世,哪里都配不上她。

先前他只期望她帮二弟改邪归正,却忽略了二弟可能带给她的伤害。胡思乱想中,他看见她往前走了一步,跨入水中。宋陌怔怔地看着,直到女人双腿膝盖都没入湖水,他才猛地反应过来,大步冲了出去:“弟妹!”唐欢听到动静,侧头看向他,凄然一笑,脚下却义无反顾地朝深处跑去,眨眼便没入水中。没有挣扎,直直朝湖底沉去。这是一心求死了!宋陌心中震惊,一把甩开身上碍事长衫,猛地跳入水中。唐欢熟谙水性,沉入水中后,便悄悄朝湖底深处游了过去。

水中模糊看不清楚,宋陌只见那身影越来越远,不由加快了速度。等他追上来后,唐欢张开嘴吞了两口水做出呛到的样子。宋陌不疑有他,抱住她腰欲带她上去,唐欢拼命挣扎不配合。到底是在水下,无处借力,宋陌就是有再大的力气也奈何不了这个一心求死的女人。挣扎间,她衣带散开,他拽着她的裙子,她却跑了,继续往下沉。宋陌已经快要憋不住气了,心中有震惊,震惊这女人求死的心志,也有愤怒,怒她不惜命。他追了上去,扯住她胳膊用力一扯,她整个人就扑进了他怀里。

见她闭着眼睛快要昏死的模样,宋陌急着要上去,她又突然睁开眼,缠住他腰腿不让他行动。宋陌又怒又急,却见这女人唇边漾起苦笑,张嘴似是要跟他说什么。她能说什么?湖水争先恐后往她嘴里灌去,看她那痛苦的模样,宋陌一时冲动,惩罚似的堵上她嘴,为她渡气。生死面前,他只知道不能让她死,其他的都顾不得了。他没有心思想两人身份适不适合,没有心思顾忌后果。可是,为何她突然抱他抱得那样紧?是因为能够喘气了,又不想死了吗?可是,为何四唇相贴的那一瞬,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冒上来了,还是比之前更强烈的熟悉?好像,这个女人天生就是他的,他就该这样抱着她吻着她?吻?是的,在他不曾发觉的时候,这个渡气已经变了味道。

说不清是谁先主动的,宋陌回神时,他正抱着她的脑袋狠狠深入,含住她的舌与之纠缠。他震惊要退,她却追上来,紧张迫切,应该是将他的唇舌看做空气了,纠缠不休。退不开,宋陌意外地睁开眼睛看她。她姣好的面庞近在眼前,长发如云在水中浮动,面颊上乖巧安静,好像与他的纠缠是生命本能,其实她已经睡着了。她终于肯老实了……宋陌再也不敢耽搁,分开她缠着自己的腿,用力往上游。冒出水面,宋陌错愕发现两人不知何时折腾到了湖中心,好在天色已暗,就算岸边有人也轻易发现不了他们。

看一眼乖乖搭在他肩上呛水的女人,宋陌划动手臂游向杂草茂盛的一岸,那里坡岸较高,隐在草丛里难以看见。可是,游到一半时,女人突然再次挣扎起来,宋陌想劝她听话,脑袋竟被她胡乱按入水中。他及时闭嘴,一手抱着她腰怕她再次跑了,另一边按住她肩膀想挣回水面。她不知是慌乱还是如何,竟然抱住他脑袋,然后在他来得及回应之前,她的胸脯凑了上来。她衣裙早在湖底挣扎时脱掉了,细白丰腴的身上只剩一条亵裤一件肚兜,肚兜湿透,紧紧贴在那两团乳上,他的脸也跟着贴了上去,陷入那惊人的两峰之间,即便是在这种时候,他都能感受到那种出奇的弹性柔软。

她的手按在他肩头,双腿不停扑腾,是把他当救命的浮木了吧?宋陌心虚又无可奈何,反剪她双手,将人夹在腋下迅速上岸。上了岸,宋陌急急将人放下,唐欢不停地呛水,却还是挣扎着起身要跳湖。宋陌无奈只好按住她,闭上眼睛低声喝道:“弟妹,如果你想离开宋家,我可以替二弟做主放你走,何必非要寻死?”唐欢睁开眼睛,不知是天色黯淡,还是额头滚落下来的水珠模糊了视线,她只瞧见宋陌脸上轮廓。好不容易吐完了所有水,她一边抬手推他手臂一边哭着道:“放我走?不用你装模作样说的那样好听,我错信了你一次,不会再信你第二次。

宋陌,你跟你弟弟一样,都是道貌岸然的小人!你放手,我宁可死也不要受你们兄弟侮辱!”她肩头太滑,宋陌本来就是虚按着,现在她这样挣扎推他,宋陌蹲地姿势不稳,不由自主朝一侧歪了过去。唐欢趁机起身往水里跑,宋陌哪能让她死第二次,情急之下猛地从后面扑过去。他想拉住她手腕的,却不小心攥住了她裤带,意识到错了时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湿透的裤子被他拽下,露出女人挺翘圆润的臀,修长的腿……下面突然凉飕飕的,唐欢不可置信地转身看他,恰好双腿被褪下去的裤子绊住,她不受控制地仰面朝后倒去。

岸边湿滑泥泞,宋陌本来就要倒了,被她这样一带,跟着向前扑去,再加上唐欢随机应变有意迎接他,宋陌恰好扑到了唐欢身上,即便双手及时撑住地面,也只避免了脑袋相碰,两具身体还是紧密地贴上了。周围瞬间安静下来,只有风撩动水面的轻响。宋陌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呼吸更是前所未有的急促,也不知是因为之前的游水救人,还是因为现在这具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身体。他低头,她乌发散乱,溺水让她的脸更显苍白惹人怜惜,那双水汪汪的黑眼睛睁大了看着他,红唇张开,不停地喘息着,俨然跟他一样,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忘了反应。

短暂的震惊后,宋陌急忙替自己辩解:“弟妹,我……”他想说他不是故意的,他想立即起身离开的,她却突然抬头凑了上来,亲他的脸亲他的唇,双手更是紧紧抱住了他。宋陌大惊失色,猛地往后避开。唐欢搂着他不放手,闭眼扭头道:“宋陌,我一个弱女子落在你们兄弟手中,怎么都躲不掉。既然你想要我,那你现在拿去好了,我只求你要完我就让我死去吧,一人伺候你们兄弟二人,我实在做不到。”泪珠簌簌流下来,跟还在淌落的湖水混在一起,分辨不清。

宋陌知道她误会了。他挣开她手,默默起身,将身上仅存的单衣褪下遮在她身上,背对她道:“弟妹,你别说这种话,先听我解释行吗?晚饭时是二弟不懂规矩捉弄你了,并不是我。弟妹,我宋陌行得正坐得端,绝不是你想的那种小人。”唐欢没说话,哭声却停了,半晌才问:“真,真的?”“千真万确,如有半句虚言,我宋陌甘愿天打雷劈。”宋陌望着远处乌压压的树影,斩钉截铁。唐欢抿抿唇,向他道歉:“宋……大哥,是我不对,事情都没问清楚就错怪你,还,还做出这种傻事,可,可如今,我是真的没脸见人了。

大哥,你走吧,别管我了。”又轻声哭了起来。想到刚刚那些不该有的亲近,宋陌叹口气,“弟妹,今晚之事都是误会,咱们就当从来没有发生过吧。你要是还愿意留在宋家,我依然待你如弟妹,你若是一心想走,明早我就把和离书给你,送你回去,你,你怎么想?”晚风吹来,唐欢瑟瑟发抖,裹紧宋陌的单衣蜷缩一团,颤着音道:“大哥,你,能不能劳烦你先把我的衣裳找回来?我,我好好想想,一会儿你上来,我再给你答复。不论如何,我,我都不能这样子回去啊……”“好。

”宋陌起身,虽然天色暗的快要看不清了,可她说的没错,衣裳必须找回来。只是,快要下水之前,宋陌突然想到一事,又道:“弟妹,有什么困难咱们都可以好好商量,你答应我别在我下水后继续做傻事,可以吗?”“大哥放心,如果能活,我也不想死的,我已经死过两次了,那滋味,太难受。”唐欢呜咽着道。宋陌沉默,跨入水中。等他拎着她的裙子上岸时,天彻底黑了。他最先看向岸边,那里一片杂草黑影,并没有她的身形。宋陌心口一紧,以最快的速度游上岸,刚要喊人,旁边草丛里传来怯怯的声音:“大哥,你的衣裳我放在外面了,你把我的递过来吧。

”一条纤细的手臂伸了出来,朝他晃了晃。提起的心重新落下,脑海里突然闪现摔倒前看到的那一幕,宋陌脸上发热,扭头将湿哒哒的裙子递了过去。手上一轻,她把衣裳接过去了,草丛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响动。宋陌走到一旁穿好自己的衣裳,犹豫片刻,低声道:“弟妹,穿湿衣容易着凉,你现在马上回去吧,见了立夏就说你想做傻事又临阵退缩了,其他的,咱们明天再谈。”说完,抬脚准备离开。“大哥你别走!”唐欢急急跳出来,等宋陌停下,她抱着胸口道:“大哥,我已经决定了,我不走。

大哥,你不知道,我爹娘只把我当换钱的玩意,我现在回去,他们还会想方设法拿我卖钱,我早晚是死路一条。留在宋家,就算二爷不改,至少,至少大哥是真心对我好的,有大哥在二爷面前护着我,我,很安心。大哥,你,你别赶我走,行吗?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努力接受二爷,好好伺候二爷的,求你了……”她哭得太可怜,宋陌莫名心疼,再次承诺给她,“你放心,只要你愿意留下,我一定会劝二弟好好待你。”“大哥,谢谢你,海棠长这么大,连亲生父亲对我都没有你对我好。

”唐欢感激地道。这话再正常不过,可宋陌总觉得有些不妥,一边往前走一边轻声劝她:“好了,时候不早了,弟妹快回去吧。”唐欢没应,搂着肩膀跟在他身后。一开始两人都往路上走,宋陌只当是同路,可当他去最初下水的地方捡外衫时,她还跟着他。宋陌不得不转过身,瞥她一眼又马上移开视线,疑惑地问:“你为何跟着我?”唐欢耷拉着脑袋:“天太黑,我,我害怕。”宋陌了然,想说这里没什么可怕的,转瞬又想到她一个弱女子,只得无奈地道:“罢了,你在前面走吧,我在后面跟着,送你回去。

”幸好这个时间,下人们基本都睡了。唐欢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扭捏了一会儿,转身走了。宋陌这才敢看她。夜色里,她衣衫尽湿,看起来更瘦了,双手抱着肩膀,说不出来的可怜。他看看手里的衫子,最终还是不忍,追上去把衫子递给她,眼睛看着别处道:“你先披上吧,一会儿到了院子前,扔在地上就行,我会捡起来的。”“大哥……”唐欢仰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声音颤抖。宋陌知道她在看他,他受不住这样的气氛,有些慌乱地将衫子罩在她肩上,匆匆退到后面去了。

脚步声停,唐欢收回视线,低头,深深吸了一口衫子上的味道。这味道太熟悉,唐欢贪婪地多闻了会儿,攥紧衣领上前走。身后很快响起男人故意放轻的脚步声。唐欢在黑暗里偷笑。宋陌,你知道吗,这一回,你又输了。作者有话要说:欢欢,好男人难得,你知道吗?谢谢若白的手榴弹,么么~。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