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正直

下面被那只小手……住时,宋陌正在犹豫要不要松开手。他的胳膊高高抬着,环在她脖颈后,指间捏着肚兜上面的带绳,还没有打结。若是此时松开,肚兜大概会掉下去,不松开,她都能动了,会不会误会什么?毕竟这样的姿势,实在过于亲昵。可惜他蒙着眼睛,无法看到她有没有捂住她自己,也就无法判断松手的时机。她说身上有些麻,需要他撑一会儿,宋陌就僵硬地等她彻底恢复。忽的,她的手按在他腰上,宋陌身上一紧,紧接着,她仿佛脱力般,刚刚离开他肩头的身体再次朝他胸口扑了下来。

她的额头撞到了他脖子,送来越发清晰的……香。她的……紧紧抵在了他胸膛,他明显感觉到有……。最后,彻底烧光他残存不多的理智的,是她手上无意做出的动作。她竟然……着那里……了两下,还问他那是什么!宋陌本能地弓身,再也顾不得什么肚兜带子,挥手就要推开她。唐欢一直瞧着他呢,见他抬手朝她肩膀推来,她装作要起身的样子,堪堪让……迎向宋陌,口中又羞又愧道:“宋施主,我,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啊,我的衣裳掉……”她的声音,就在那只麦色大手不偏不倚地贴上她……时,戛然而止。

而那完全不同于意料中的异样触感,让宋陌瞬间定住了,紧接着身如火烧,烧得他面红耳赤,脑海里一片空白,竟忘了收回手。怎么会碰到她的……他没想碰的。他没想,可她会怎么想他?“我……”宋陌颤抖着要抽回手。唐欢将他煎熬隐忍的神色都看在眼里。那样……的呼吸,那样急剧起伏的胸膛,无一不说明这个男人已经濒临崩溃。她要是放过这个机会,以后就不用采男人了。她一把褪下还松垮垮挂在……的肚兜,让它仅凭背后的带绳勉强悬在腰间,然后抓住宋陌想要离开的大手按在自己……,一边扑到他肩头,环着他脖子往他耳朵里吹气,羞涩地表明心迹:“宋施主,我的命是你救的,我的人也是你的了,你想要,就要吧,我,我愿意从了你。

”说着话,……轻轻从他侧脸擦过。“你,我没有……”宋陌想解释他没有那种心思,她却忽的抱着他脖子往下带去。他跪着,若是正常情况,她一个小女人绝对不可能拽倒他,可现在,他脑海里只剩下一点清明,周围全是熊熊热火,身体便不受控制地朝她……了下去。“宋施主,你救了我的命,我愿意把自己送给你。”背部贴地后,唐欢仰起头,搂着他的脖子……出声,随后不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堵上了他因为震惊而微微张开的……,双腿更是早在他压下来的那会儿便…………了他腰。

宋陌挣扎着要起来,可他眼睛上蒙着腰带,一片黑暗中,他的手总是不小心碰到她。唐欢不断加深这个……,同时有技巧地……他。夏衣单薄,哪怕隔着衣衫,她依然能感受到他的……。这个男人,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是极品。唐欢很为自己的眼光满意。虽说因为第一次出手大意了,差点丧命,但想想能在梦里采他九次,而且戏弄他还如此有趣,也算是有得有失吧。若是真实的他,那样冷的性子很难接近,接近了,他武功又那么高,任她有再多本事,人家一剑就能抹了她。

哪像梦里,他真的就像是个地道守林人,老实得可爱。她含住他的……,尝他的味道。宋陌身体渐渐不听使唤了,忘了她是谁,也忘了自己是谁。他只知道,他是个男人,而身下的女人说,她愿意给他。他只知道,他被烧得很难受,而……这个女人,他难受又舒服。他觉得自己疯了,又疯的心甘情愿。他开始……地反攻,不理她腰间那圈肚兜,伸手就去扯她裤子。可他摸到了自己亲手系起来的带绳。宋陌动作一顿。他给她系的裤子?为什么他会给一个女人系裤子?随后,之前发生的事情宛如一桶冷水,浇灭了他脑海中身体内的热火。

他记起来了,她是个小尼姑,他救了她。因为一个误会,她以为他想唐突她。怎么可能?他宋陌怎么会要一个小尼姑以身相许?宋陌倏然起身,背对唐欢而立,一边扯下眼前腰带一边赔罪,声音从粗喘沙哑渐渐恢复成平静:“小师父,宋某一时情迷,冒犯了。宋某救人从不图回报,之前还可以说宋某于你有恩,但刚刚宋某的禽兽之举,你我之间已然两清,小师父不必再感激宋某。你师妹就在东边林子里,往里走百步左右就能看见。天色已晚,宋某告辞,小师父也赶快收拾齐整,寻你师妹一起回庵里吧。

”说完,他三两步捡起自己的衫子,匆匆离去,直到身影消失在昏暗的林间小路上,都没有回头看一眼。脚步声没了,耳边只剩晚风轻轻拂过。唐欢直挺挺躺在地上,望着高远的天空发呆。明明都勾成功了,宋陌怎么突然就走了?倒底哪里出了差错?真要是心性坚定不近女.色,一开始他就不会动摇啊?不对,肯定有什么唤回了他的理智。唐欢翘起二郎腿,无意识地晃悠着,脑海里不断回忆刚刚的欢好场景。奈何想了许久,都没有发现半点线索。 她确信自己的手段没有问题,肯定是宋陌那边突然发生变故了。

……该不会是,他想小解了吧?唐欢坐起身,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她还记得,有次师父去采花,正要成就好事时,那个冷王爷突然红着脸说要去小解,师父笑着让他去,结果那个王爷大概是在路上清醒过来了,不但没有返回赴约,还派暗卫把寝殿围了起来。不过呢,他明显低估了师父的本事,最后师父把那些暗卫都绑了起来,当着他们的面把素来看重威信的王爷骑了,男下女上,附带师父琢磨出来的特殊用具。 由此可见,哪怕再不起眼的小事,都能成为男人冷静下来的机会,特别是那些难对付的极品男人。

真是倒霉,没有赶上好时机。唐欢懊恼地跳起来,穿好衣裳,整理妥当后去寻明心。明心很快就醒了,唐欢借口为了两人的清白着想,劝她撒谎说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这才耽误了时间。明心六神无主,当然唐欢说什么就是什么。两人互相搀扶着,踉踉跄跄回了玉泉庵。此时夜色弥漫,庵里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灯火。唐欢要饿死了,问明心厨房在哪里,想去找点吃的。 “明慧,咱们先去向师父回禀吧,等师父回了话,咱们才能吃东西去。”明心怯怯地道。仿佛心有感应般,前面一个房间忽然亮了。

正是唐欢新师父静慈师太的屋子。唐欢只好跟明心一起去复命。静慈师太年约四旬左右,瘦脸高颧骨,看起来一点都不慈善。她闭着眼睛,盘腿坐在蒲团上,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转着佛珠,声音木讷:“你们二人去了一整天,得了多少布施?”唐欢没说话。明心看她一眼,低下头,结结巴巴道:“师父,我跟明慧只,只化到两个馒头,已经,已经当做午饭吃了,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吃过晚饭。 ”静慈师太手指不停,沉默片刻又问:“那你们为何这么晚才回来?”这回唐欢抢着道:“师父,没有化到东西,我跟明心就想着早点回来帮师父做事,多念念经,只是明心饿的眼花,上山时不小心踩空跌了下去……您看,她额头都磕流血了。

”明心配合地抬起头。静慈师太终于睁开眼睛,瞧了她一眼,然后又闭上,淡淡道:“咱们庵里,属你们二人化到的东西最少,旁人都说是我太娇纵你们,养成了你们偷懒耍滑的性子。为师自然知道你们是好的,只是嘴笨不会说话。 不过,为了堵她们的嘴,只好小施惩戒。明心,你身上有伤,去佛堂跪一晚便可。明慧,你陪明心一起跪,然后接下来十天,咱们庵里的水都由你提,切记要早起,不得误事。好了,你们去吧。”唐欢不可置信地盯着面前的老太太:“师父……”明心赶紧捂住她的嘴连推带搡把她推了出去:“明慧,师父最不喜欢咱们跟她顶嘴,你还是忍着点吧,否则师父生气了,恐怕还要罚你更多。

你放心,明早我跟你一起提水去,天亮前多少都能帮你挑几桶。”她不说还好,她一说唐欢就想起来了。 玉泉庵里有四个大水缸,每缸都得七八桶水才能灌满……。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