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桃花

小棍子……听女人如此称呼自己的东西,宋陌原本因她脸贴上那里而升起的陌生悸动,瞬间变成了一种羞辱,想要教训她的冲动丝毫不弱于那晚。只不过那晚他是愤怒,这次却是想要证明自己。如何证明?他胸口剧烈地起伏起来,像刚刚独自绑完一头猪般,气喘如牛。而在他望着她的脑袋努力分神去想如何教训她时,小宋陌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小棍子,不高兴地在女人手里挣扎扭动。奈何小宋陌没有手没有脚,他无法推开女人,只能气呼呼地鼓起来,越变越大,企图用这种办法震开女人。

却遭到对方无情镇压。唐欢头也不抬,只好奇地攥着小宋陌,声音越发好奇,“汤圆,为什么这根棍子好像会……嗝……好像会动啊……还有,上次那根棍子呢?这根这么短,上下也不齐整,根本打不伤他的……呵呵,不过它挺好玩的,你看,它能左右转动,上面这里跟蘑菇似的……嗯,这根棍子我要了……”说着,侧躺在宋陌右大腿上,一边打酒嗝儿,一边伸手摸到宋陌腰带处,想伸进去拿棍子。宋陌被她的动作惊得心里一突,猛然起身攥着她肩膀将人提了起来,沉声喝道:“醒醒!”唐欢打了个哆嗦,迷离目光落在男人脸上,眨眨眼睛,脸上浮现一丝困惑,“不是汤圆,是,是宋陌?”好像要确认似的,她抬起手,摸向他脸。

宋陌跪着,她也跪着,他比她高出那么多,可她的手慢慢伸向他,仿佛一点都不担心他会避开。宋陌本想躲,却在她痴痴的目光中,在发现她眼里闪动泪光后,动不了了,任由她柔弱无骨的小手真真切切贴上他脸,任由她无意识地抚摸。她的目光太专注,宋陌慢慢地支撑不下去了,怕她突然醒了发现他的心软和纵容,准备起身。唐欢就在这时候扑到了他怀里,紧紧抱着他肩膀,哭得格外委屈:“宋陌,你为什么不肯喜欢我?你说,我到底哪里配不上你,还是我做了什么坏事惹你厌烦了?你告诉我,我改还不行吗……宋陌,我喜欢你,我想嫁给你做你的女人,我想靠着你,那样我就不用再出去挣钱养活自己了,也不用为了生意跟那些男人打交道,更不用担心被恶人欺负。

宋陌,宋陌你为什么不……”不什么?宋陌还在等着她说下去,她却半晌都没有动静。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倒在他肩头睡着了,之所以没歪下去,是因为他的手不知何时抱住了她。他苦笑。厌烦她吗?不了,因为知道她是迫于生计,一个女人,生活本就不易。喜欢她吗?宋陌不知道如何叫做喜欢,他只知道他突然很心疼这个女人,突然很想,照顾她,不再让她被人欺负。但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前不久他才狠狠拒绝了她,威胁她再来纠缠就要杀她。如今,她清醒时都不愿意理他了,他怎么好主动去找她,说他愿意娶她了?他不敢。

现在她是喝醉了,所以这样可怜柔弱,一旦她醒了,会不会还跟前几日那样,选择忘了他?她那样张扬,或许他去找她,她都可能笑话他之前是故作矜持吧?宋陌有些头疼,其实他连她的真实脾性都没有摸清楚,怎么突然就生出了娶她的念头?大概是看她太可怜了,兴许晚上睡一觉,便不会这么想了。揉揉额头,宋陌抱着昏睡的女人走到墙根下,踩着篮筐,先将人趴着放在墙头,他翻墙过去,再把人抱下来,直奔后屋门口。里面亮着灯,丫鬟大概是怕惹她生气,乖乖躲到厢房去了,不见人影。

宋陌又心疼起来,丫鬟就是丫鬟,只会听她的话做事,不会真正关心她。就像刚才,她醉成那样爬上墙头,若汤圆是她的亲人,就算她骂的再难听,都会守在旁边不肯离开吧?哪怕是躲到门口偷偷留意着也行啊。孤家寡人,她跟他一样。他是男人,习惯了没什么。她是女人,要想不被旁人欺负,只能装出嚣张跋扈的样子了。胡思乱想着,没有留意女人闺房到底是什么样子,回过神,已经到了她床前。浅紫色的帷帐,粉色的床单,跟那晚的好似一样。宋陌赶紧将人放到床上,扯过被子要替她遮掩。

手却突然被人拉到了怀里,温热柔软。“宋陌……”她抱着他的胳膊,梦呓出声。她睡颜太安详,宋陌试着抽回手,她就不安地皱眉嘟嘴。宋陌不忍,只得维持放她下去的动作,俯身正对她,一手撑在她里侧,一手被她抱着无处着力。目光在床头绕了一圈,最后还是落在她脸上。因为喝了酒,她脸颊浮上两朵红云。肌肤细腻莹润,朱唇饱满诱人。她的唇,曾经贴上他的。宋陌口干舌燥。他不敢多待,等了一会儿,小心翼翼拨开她手臂,替她盖好被子,悄然离去。 少了男人的呼吸,屋里更安静了。

唐欢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仰面静躺,望着床顶发呆。之前他那样反感她,她不得已做出不再纠缠他的姿态,现在他不主动,如此一来,就得好好刺激他一下啊……次日早上,唐欢是在一声凄惨的猪嚎中醒来的。看看窗外,天色还暗着呢。真是的,宋陌这家伙,怎么就梦到自己是屠夫了?起床更衣,唐欢跟汤圆小声吩咐了几句,确定她记牢了,去门边守宋陌。宋陌推着木车出门,几乎立即就发现了前面桃树下的身影,不由愣了一瞬。 天刚刚亮,她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垂眸,压下心中的紧张,他如往常那样冷着脸往前走。

“宋,宋陌,你等一下,我,我想问你点事儿。”直到他走过梅家门口几步远了,唐欢才急着追了两步,轻声唤道。宋陌已经猜到她要问什么了,脸上有些发热,顿足,头也不回:“何事?”她该不会记起昨晚是他抱她回去的吧?要是她问他为何要抱她,他该怎么回答?唐欢走到他身后,很是忐忑地道:“刚刚,刚刚我醒来,头很疼,问汤圆,她说,说我昨晚喝醉爬到墙上去了,还说要去找你,然后又自己回了屋。 可我迷迷糊糊记得好像看见你着,所以想问问,我昨晚是不是又打扰到你了?是的话,我,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别生气。

”原来她记不清了……宋陌不知该庆幸还是失落,但能够避免尴尬,他乐见其成,便沉声答:“没有,我一直待在屋里睡觉,没听到外面有动静,你记错了。”她就知道这男人别扭着呢!“哦,那就好,行了,没事了,你走吧。”既然没有对不起他,唐欢就不用装胆小了,很自然地道,转身跨进院子,大声骂汤圆:“整天就知道胡说八道,他说没听到我的声音,可见我昨晚根本没醉,更没有爬到墙上去!你个臭丫头,是不是看我对你太好了,都敢编我的瞎话了!”“夫人,我……”“别狡辩了,去,今天你烧火做早饭去!”门外,宋陌听着熟悉的叫骂,总觉得跟那个可怜的水仙相比,他还是更习惯她这样随心所欲,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怕的跋扈样子。

他心情愉快地去肉铺了。日上三竿,唐欢也到了饭馆。她依然不看宋陌,宋陌却没有前几日那般挠心挠肺,因为他已经知道,她心里只在乎他一人。她亲口说的,说她不稀罕旁人喜欢,只期望他喜欢她。只是,这样一来,想到他只能远远望着那边,那些男人却可以靠近她,甚至肆意打量她,宋陌的脸便又绷了起来。然后,当林沛之远远出现时,他连拿刀杀人的心思都有了。林沛之不过是习惯地到这边走走,到了饭馆门口,瞧见那女人一身白衫绿裙跟客人们娇笑着,心里又痒痒起来,跨进去,将人拉到门口坐下。

唐欢没好气地骂他:“你还来做什么?我以为你走了就再也不来了!哼,害我昨晚一个人孤枕难眠!”林沛之惯于跟各种女人打交道,哄起人来得心应手,看她这样,便露出一脸委屈,“还不都是被你气得?我让你下来你不下来,赖在墙上,为了那个屠夫把我晾下。水仙,他们都说那屠夫是镇上最好看的男人,而我也亲眼见过你去勾他,你说,我能不多想吗?”“多想啥?难道我还会为了一个杀猪的丢了你这条大鱼?”唐欢恨恨地点他额头。林沛之讨好地握住她手,柔声哄她:“好了好了,我这不是知错了,特意给你赔不是来了吗?”唐欢哼了声,瞅瞅他身上,撇嘴道:“没见过给人赔罪还什么都不带的!”林沛之失笑,将她手拉到腿上轻揉,“那水仙想要什么?晚上我再给你带过去?”唐欢撇撇嘴,横他一眼:“得了吧,我怕屠夫今晚又杀猪,哼,我可不想再被人晾一晚上了,从来都是我水仙看不上那些男人,还没有谁不要我!”“哪个不要你了?”林沛之往上摸,撩她的腕子,“水仙这样国色天香,冰肌玉骨,也只有瞎子才不会想你。

水仙,我,要不今晚你去我那里?这样谁也无法打扰咱们了,然后我房里的东西,你喜欢什么,我许你随便挑一样。”那样扫兴的事,他再也不想领教。好在这边是老宅,他领女人回家也没有长辈知道。唐欢眼睛转了转,撒娇地看着他,“你好小气啊,只让人家挑一样。”林沛之笑着摸她大腿,“知足吧,我屋里都是好东西,一样就够你吃喝享用一辈子的了。”唐欢握住男人企图伸进她两腿之间的手,“听说林家在灵山上也有宅子?”林沛之诧异挑眉,“你想去灵山?”唐欢点点头,“是啊,我去年到灵山赏过一次桃花,特别喜欢那里,可惜身边只有我一人。

当时我就想,要是能有个好男人陪在我身边就好了。现在桃花开得正好,我想让你陪我去看,晚上在那边歇下,然后明早回来之前还能再看一次,行吗?”人面桃花相映红……看着眼前如花美貌,林沛之当然愿意陪她走一趟,“那有何不可?既然你喜欢,别说一晚,在我回家之前,我可以一直陪你住在那边。”灵山风光秀丽,左右七桥镇上也就水仙最合他心,跟她在山上游山玩水逍遥几日,林沛之越想越觉得不错,紧接着道:“那咱们现在就动身吧,你随我回老宅,我让人准备轿子。

”唐欢满脸喜悦,却摇摇头,“不了,我先回家换下衣裳,顺便带些随身衣物,一会儿你直接到我家接我吧。”林沛之劝她:“不用折腾了,到了那边,衣裳随你挑。”唐欢暧昧瞪他,“那可不行,万一我做了什么惹你生气了怎么办?到时候你让人把衣服都收回去,我岂不是要光着身子回来?”“哈哈哈,水仙你真是太……唉,真不知道你怎么就喜欢把我想成那种小气人。好了,那咱们分头行动吧,一会儿我去接你。”林沛之被她逗得心情很好,暗暗决定下午到了灵山,真要跟她玩玩这套脱衣服的把戏。

笑闹结束,两人先后离去。宋陌默默望着女人窈窕的背影,心中莫名地不安。他听不见林沛之跟她说了什么,但她从来没有如此早早回去过,而林沛之又似乎跟她商量了什么事。苦苦熬了两刻钟,想到她可能被林沛之欺负,宋陌再也无法安心做生意,跟前面几个客人赔了不是,关门,急急往回赶。刚走到桥上,就见对面林沛之骑马跟在一抬轿子旁,窗帘开着,里面是她明媚笑脸。越行越远。他们要去哪里?宋陌情不自禁跟了上去。街上人来人往,担心被林沛之发现,他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

待他们离开镇子,行人渐少,他更是遥遥跟在后头,借路旁树木遮掩身形。跟了一个时辰,到了灵山脚下。宋陌来过灵山,远远望着山上繁花似锦,他隐约明白了,林沛之这是约她出来赏景了。赏景,灵山这么大,她孤身一人,若是林沛之想强迫她,她绝对逃不掉的。他毫不犹豫地跟上山去。林沛之直接将人带到了林家别院门口。唐欢下了轿子,赏景般环视一圈,目光在某处停留一瞬,回头,笑着对林沛之道:“林少爷,我饿了,咱们先去里面吃东西吧,饭后再去赏景,如何?”没想到宋陌竟然跟到这里了,她不是让汤圆告诉他去灵湖找她吗?算了,只要他能看见就行。

这点小要求,林沛之当然听她的,只是吃过饭,他忍不住想先温存一番。唐欢任由他抱着,手却指向外面,在他耳边轻声道:“林少爷,你先别急,在屋里弄有什么意思?上次我游景时就发现一处好地方,咱们去那儿吧,保管刺激。”林沛之被她勾的心痒痒,放下她,目光灼灼,“什么地方?”唐欢牵着他手往外走,回眸时波光流转,“到了你就知道了。”林沛之但笑不语,反手握住她,大步追上与她并肩。这个女人的确够味儿,在外面弄,他喜欢。唐欢先带林沛之去了桃花林。

其实灵山上遍植桃树,几乎处处可见桃花,但桃林只有那一处。女人都爱花,林沛之本以为唐欢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可是进了桃林,才发现这里游人如织,根本不适合办事。虽说寻个隐秘处捣弄一番也很刺激,但林沛之办事时喜欢听女人叫,女人忍着,他会少很多乐趣。在桃林里逛了一圈,日已西斜,唐欢又带他去了灵湖。灵湖上面是陡峭悬崖,悬崖中间经河水冲蚀坍塌了一段,形成一道飞瀑,似银帘坠入湖中,水声哗哗,振聋发聩。唐欢便把林沛之拉到了上面的崖岸上。

崖岸宽约三丈,高出河流一段距离,左边激流拍到崖石上,水花四溅,右边便是数十丈高的陡直峭壁,提心吊胆。一听那水声,林沛之便十分满意,眼看四周无人,抱着人就想躲到树后温存。唐欢摇头笑,指着前面的崖岸,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我想在那上面弄,你敢吗?”林沛之面色一白。虽说崖岸很宽,可那地方,左边激流咆哮,仿佛能将崖石冲塌,右边更是……“水仙,你胆量果然不小。”“怎么,你不敢吗?”唐欢斜眼看他。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比女人胆小。

对上唐欢挑衅的目光,林沛之直接拉着她往那边走。既然她一个女人都不怕,他怕什么?崖岸那么宽,只要他小心控制着不乱滚,绝不会出事。唐欢乖乖由他牵着,直到跨上崖岸,她才开始挣扎:“林少爷,不要,咱们换个地方吧,这里太高了,我害怕!”林沛之诧异回头,正奇怪这女人是怎么回事,却见她狡黠地朝他眨眼睛。想到这女人似乎很喜欢玩花样,林沛之瞬间明白过来,心中一动,配合地攥紧她手腕往上拽:“哈哈,有什么好怕的?放心,有爷护着你呢,一会儿爷弄得你魂上九天,保管你忘了身在何处!”唐欢闭着眼睛,浑身瑟缩,“不要,不要在这儿,林少爷,其他什么地方都随你,这里,这里真的太可怕了!”她扑到他怀里,抱着他呜呜哀求。

林沛之被她弄得反倒淫性压过了那点胆怯,猛地扯住她衣领,露出她半边雪白臂膀和大红肚兜,然后趁她怔住之际,将人扑倒在清凉的崖石上,凑到她肩头乱啃。“不要,林少爷,求求你了!”唐欢哭着扑打他肩膀,可男人轻而易举就攥住了她两只手,嘴巴往她胸口凑去。“住手!”远处宋陌再也看不下去,红着眼睛朝两人奔了过来。林沛之大吃一惊,,抬头,瞧见岸边怒气冲冲的男人,迅速起身,将唐欢拉到身后,皱眉喝道:“你怎么在这里?”宋陌寒着脸跨上崖岸,“把水仙交给我。

”林沛之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了,怪不得那晚屠夫要杀猪,果然如水仙所说,他是故意的,因为他也喜欢水仙!仿佛听了什么笑话般,林沛之朗声大笑,“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屠夫,竟然也敢跟我抢女人?水仙,你来告诉他,你是愿意跟着我,还是跟他?”唐欢被他扯到前头,一手攥着被扯坏的衣襟,一边低着头,不敢与宋陌直视:“你,你怎么来了?”她语气不对,林沛之皱眉,宋陌却上前一步想把唐欢拽到自己这边。唐欢后退躲开,宋陌大急,“水仙,你,你跟我走吧,我,我愿意娶你。

”事到如今,他再也不想顾忌什么,只想让她知道,他愿意护着她。唐欢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明明笑着,却泪如雨下:“真的?你,你愿意娶我?”“我愿意!”“你胡说什么?”宋陌与林沛之异口同声地道,后者声音里明显带了怒气,伸手要去抓她。唐欢躲开他,一直退到悬崖边上。在两人震惊的目光中,她笑着看向宋陌:“宋陌,能等到你这句话,我这辈子就没有白活。只是,我的身子被他看过了,我已经不干净了。宋陌,若是有下辈子,你一定要在别人之前先娶到我,行吗?”她站得那样危险,宋陌心都提了起来,声音颤抖:“水仙,你别这样说,你过来,我现在就娶你!”唐欢摇摇头,最后看他一眼,仿佛要记住他的模样,随后眼睛一闭,俯身,一跃而下。

“宋陌,我喜欢你!”震耳欲聋的水声中,忽响起女人含笑的大声呐喊。宋陌情不自禁追上去,腰背却被人抱住了,于是他只能看着那红衣身影如红芒般急剧降落,在他头目森森时,下面传来“扑通”巨响。“她犯傻,你也想死吗!”身体被人狠狠往回一带,宋陌仰面跌倒。头顶是蓝天,有清凉水花溅到他脸上,缓缓流下。身边男人在骂着什么,宋陌却只听见她的声音在山谷里回荡,一声又一声,绵绵不绝。“宋陌,我喜欢你……”~湖底,唐欢扯掉身上碍事的衣裙,如一条游鱼,灵活地朝远处游去。

这种瀑布算什么?十岁那年,师父将她从百丈高的飞瀑上丢下去。她吓得啊啊大叫,师父却仗着一身绝妙轻功跟在她身边,闲谈般问她喜不喜欢这种飞的感觉……喜不喜欢飞,唐欢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次她呛了好大一口水,后来师父再丢她,她以最快的速度学会了水下闭气功夫。宋陌,我等着你下来找我。作者有话要说:***出戏小剧场***宋陌:看来你很喜欢玩蹦极。欢欢:啥叫蹦极?</div>。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