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不甘

宋陌昏迷不醒,唐欢并不着急弄醒他,舒舒服服坐在他腿上,捧着他脸细细打量。白皙俊美,是她第一眼看到的那个样子。那晚她还没摸到他,就被他一招抹了。可是这回,她想摸多久就摸多久,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心中得意,唐欢摸他斜飞的眉,摸他细长的眼睫,摸他英挺鼻梁,摸他清俊脸庞。摸够了,她盯着他薄厚适宜的唇,食指来回摩挲两次,然后轻轻凑了过去。宋陌就在此时睁开了眼睛。后脑生疼,但没等他有功夫回想之前发生了什么,那个寡妇的脸便凑了上来,越来越近。

几乎瞬间,宋陌记起了一切,猛地朝一侧扭过头,口中大骂出声,“贱.妇!”唐欢动作一顿,男人已开始剧烈挣扎,手腿不能动,腰臀却不停使劲儿,不知是想自己站起来,还是想把她从他身上掀下去,偏偏怎么用力都无法逃脱。唐欢看戏似的欣赏男人徒劳,暗暗好笑。她把宋陌绑成这样,就是要让他除了脑袋和腰臀,其余哪里都不能动。脑袋绑起来太难受了,她可舍不得这么对待她的好男人,再说一会儿情浓了,她还想亲他呢。至于腰臀,那还用说吗?他越能颠,她就越高兴。

退回去,唐欢笑着摸他急剧起伏的胸膛,“宋陌,别挣扎了,我绑得很紧很紧,你挣脱不开的。再有,你喊人也没有用,谁来我都不怕,若是你想让旁人瞧见你被一个寡妇骑在身下,尽管喊好了。”没有男人愿意让别人看见自己这样。挣扎不开,宋陌紧闭双眼平复心中怒火,咬牙切齿:“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今晚的事没有发生,否则就算你……除非你绑我一辈子,只要我能动,不管你逃到何处,我都会想尽办法杀了你。”这淫.妇剥了他衣裳,又赤条条坐在他腿上,宋陌不是傻子,即便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放荡的女人,他也不得不面对现实,威胁她趁早打消那种念头。

失……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强迫做那种事,无疑是奇耻大辱。瞧他那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唐欢表示十分不解,靠在他肩膀上,小手绕着他胸前小豆豆转圈,“看你说的,好像我要吃了你似的。宋陌,都说女人得为男人守贞,失贞就得死,可男人们只要有钱,三妻四妾,想纳多少房小妾都没关系。可见没人要求男人替妻子守贞,那你为何要生这么大的火气?就好比咱们一会儿要做的事,传出去也是我吃亏,旁人只会羡慕你,你有什么不愿意的?”该死的药效怎么还不发挥?“拿开!”她在他身上乱摸,宋陌恨不得砍了她手!“为什么要拿开?”唐欢按按那颗已经硬起来的小豆豆,脑袋凑过去,一边往上吹气一边笑他:“你看,你这里也会硬呢,跟我的一样。

宋陌,其实你也喜欢被我摸的吧?”“闭嘴!”如果可以,宋陌现在就想杀了这个女人。唐欢这次很乖,委屈地应了一声,便真的不再说话了。既然他药效还没有发作,她替他引导一下好了。于是,就在宋陌因为闭着眼睛因为女人不说话了而无法预知女人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时,忽有温热的物事落在了他胸口,像小时候他养过的小狗崽,不停地舔着他。只是那只狗崽喜欢舔他的手指表示亲热喜欢,这个女人却……“滚开!再敢碰我,我一定会杀了你!”他厌憎这个谎话连篇不守妇道的女人,而此时此刻,当身体违背他的意志自作主张配合她时,宋陌连自己也恨上了。

为什么控制不住!唐欢不理他,亲到被绳子绑住的地方,她往后挪挪,俯身,再去亲绳子下面的地方。而小宋陌就在她脸庞下方,虎虎生威。它往上翘,有点碍事了,唐欢便把它按下去,亲他森林边缘,横着亲,清晰地感受他越来越紧绷的腰部肌肉,感受手中越来越愤怒的小宋陌。男人骂了几声,大概是知道她听不进去,索性不骂了,咬牙跟心中越来越强烈的渴望搏斗。这个该死的女人,她真敢碰他,他一定让她不得好死!单单看小宋陌,唐欢觉得宋陌体内的药力应该是发作了,所以她慢慢亲回去,在他锁骨处流连,或咬或吮,手指碰上他不停滚动的喉结,柔媚声音里带着诱人的喘息:“宋陌,是不是觉得很舒服?你看,你都这样了。

宋陌,我听人说,男人只有在喜欢一个女人的时候才会动情,或许你不像我喜欢你那样喜欢我,但你心里肯定是有我的,只是你自己还不知道,又或者,是你不肯承认你喜欢我。”唐欢知道,这种话骗不过林沛之那种男人,但宋陌这么傻,肯定会信以为真的。宋陌没信,但也疑惑了。他绝不可能喜欢她,为何身体会……眼看她越来越放荡,身体也越来越不受控制,宋陌威胁不成,不得不竭力平静下来想别的法子。当下面被她握住时,他身体一抖,忙掩饰住心中怒气,第一次唤她的名字,“水,水仙,你若真喜欢我,现在立即给我松绑,等过几日我请媒婆,光明正大娶你过门。

”应付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他骗她骗得问心无愧。娶她?唐欢傻眼了,直起身,就着柔和灯光,认真打量宋陌脸色。额头青筋暴起,眉头紧皱,脸上并不见多红,与其说是药力发作,倒不如说是隐忍怒火,再加上他还有心思使计扯谎骗她,可见头脑十分清醒。从喂他吃药到连番挑逗,这都小半个时辰过去了,凭唐欢对那种药物的了解,不可能这么久都没有反应的。药不是假的,林沛之没有必要骗她,唐欢也相信自己的鼻子。但离了她的身,宋陌渐渐恢复镇定也不是假的。

莫非宋陌练成了百毒不侵?不可能。他武功高强的真身都中招了,现在一个杀猪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厉害?或许,因为他是中了最烈的春.药才入的梦,所以梦里其他春.药都对他无效了?又或者,她只能凭真本事骗他心甘情愿与她欢好,不能借助外物?脑海里一片纷杂,唐欢站起身,在旁边盯着宋陌。亲眼看着小宋陌迅速蔫了,唐欢终于相信,宋陌真的不受春.药影响,刚刚的反应,是被她撩拨出来的。唐欢开始头疼,前所未有的烦躁。继续采他?经过那一闷棍,打死唐欢她也不信宋陌会心甘情愿让她采。

那里硬了是他控制不住,她越要他,他越恨她。真采了,接下来的一个月,她能逃过他的追杀就是命大了,还指望他喜欢上自己?半途之废?就算她半途而废,他的恨也扎根了,不会因为她放手便忘了今晚的耻辱。唐欢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那边宋陌半天没有听到动静,以为女人信了他的话,不由生出一丝希望,继续好言劝她:“水仙,你还是给我松绑吧,没有男人愿意这样。现在我知道你的心意了,你再给我一些准备的时间,只要你现在放开我,我一定不会食言。

”唐欢冷笑。不会食言?是说杀她的话不会食言吧?重新冷静下来,唐欢慢慢坐回宋陌腿上,依赖地靠上他肩膀,“宋陌,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我,愿意娶我?”宋陌强忍着心头厌烦,平静回她:“是。”唐欢抬起头,抱着他的脖子往他耳边凑去:“那你让我亲一下,亲一下,我就信了。宋陌,平常你总是冷冰冰的对我,现在突然对我好了,我真的不敢相信。你让我亲一下吧,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能感觉出来的。”宋陌正想扭头躲开她,听到这话,堪堪顿住,犹豫片刻,应了。

只要能打消她的疑心,只要她不再那样对他,亲一下,他就当咽了一回苍蝇。唐欢虽无法看透男人心里在想什么,但也知道他嘴上说的好听,心里一定在骂她呢。没关系,他骗她,她不是也骗他呢吗?“宋陌,你答应了,我好高兴。”她捧着他脸,从他耳垂开始亲,慢慢朝他唇边凑去。人昏迷着跟清醒着就是不一样,一想到这个男人心里不定多厌恶她,偏偏还得乖乖给她亲,唐欢就特别想笑。她亲得越发温柔撩人,一寸一寸靠近他唇,口中轻哼出声,用最媚最深情的声音,唤他:“宋陌,我好喜欢你,做梦都想这样,嗯……”宋陌第一次这般跟女人亲近,想躲,又怕她生疑,只能一副赴死的样子忍着,忍着她柔软唇.瓣带来的痒,忍着她温热的呼吸,忍着她口中轻轻的娇吟,忍着她抵着他胸口磨蹭的绵.软,忍着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磨蹭他下面的私.密地方。

终于,当她的唇碰上他,当她含着他吮.吸时,仿佛解脱般,他急着赶她:“好了,你已经亲……”“宋陌,我真的喜欢你。”唐欢用一种悲戚的音调说了出来,趁他愣住之际,唇紧紧堵上他的,探进去,勾住他舌尖缠绵吸.吮。在宋陌来得及生出任何或厌憎或反感或悸动的感觉之前,身体的快.感最先席卷了他,某处怒气勃发。但呆愣只是一瞬,他瞬间扭头躲开她,声音严厉冰冷:“好了,松开我!水仙,在你我有名分之前,我不愿意这样。”唐欢狠狠掐了大腿一下,随即伏在他肩头,呜呜哭了出来,“宋陌,你别骗我了,你根本不想让我亲。

我知道,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骗我的,只是为了让我放开你而已。不过你放心,事到如今,你的心意,我再明白不过。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你不喜欢我,连我主动送上来你也不愿意要我,我纠缠你还有什么用?宋陌,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好吗?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别恨我,行吗?”眼泪一滴一滴落在他身上。她,竟然哭了?宋陌忽然记起她在快被他砍了手时依然言语调戏他的冷静从容,记起她站在墙头叉腰大笑的嚣张模样,那个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竟然也会哭?可他又想到她趴在梯子上乖乖求饶的胆小情景,说到底,她也是个女人。

“我答应你。”算了,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只要她放了他,日后不再纠缠,他可以原谅她这一次。“真的?”唐欢抬头,声音惊喜。宋陌依然闭着眼睛,知道她肯定正盯着他,便点点头,“你起来收拾一下自己,帮我解开手上绳子后就走吧,其他的我自己解。以后,只要你不再惹我,我不会找你麻烦,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宋陌,你这人真好。”唐欢正对着他道,然后看着他紧闭的眼睛,轻声细语:“宋陌,你是不是根本不信我是真的喜欢你?是不是觉得我勾三搭四的人尽可夫?可你知道吗,我之前对你说的为你守身如玉的话,都是真的。

宋陌,我对你已不再抱奢望,但我要向你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水仙至今依然是清白之身,不管我如何跟那些男人周旋,都从未让他们真正占过半点便宜。宋陌,你记住,我的人我的心都是你的,现在我要把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你……你恨我也好,明天去杀我也好,这件事,我一定要做,因为我不想一直被你误会。”她的手滑过他胸膛,慢慢往下,握住他,轻轻抚弄。宋陌倏地睁开眼睛直视她,目光冰冷如刀:“我最后说一次,不想死的话,马上放开我!”这个女人,亏他刚刚还为她心软一次!说了那么多,还不是为了那样?她以为他有那么蠢会相信她吗!“住手,你这个淫.妇!”唐欢丝毫不受他的怒火影响,一手弄他,一手托着自己给他看,“宋陌,你看这里,除了你,除了洞房那日我相公看了两眼,后来就再也没有人看过。

宋陌,你知道吗,我相公没来得及破我的身就死了,喜欢上你之后,这是我最庆幸的事。”宋陌早就闭了眼,恨声骂她:“你少在我面前装可怜,不论你说的多好听,编的有多像,再不住手,等我恢复自由,一定找你报仇!”唐欢笑着去摸他脸,被他躲开,她顺势搭在他肩头,凄婉地告诉他:“我不怕,死在你手上,水仙心甘情愿。宋陌,反正你肯定不会喜欢我了,我也不会喜欢旁人,孤零零一个人活下去有什么意思?你杀了我,对我而言也是种解脱。宋陌,我真的好喜欢你……”她亲他,他骂她。

唐欢不在乎,亲到自己动了情,觉得下面差不多了,她抬起身,扶着他的那物慢慢往下坐。算上梦外那一次,她跟他好歹也弄过三次了,多少有些经验。这回唐欢小心翼翼地要他,那里先被分开,再被顶开,刚刚进去了一点,她就疼了。唐欢急忙打住,却不是离开,只卡在那里不动弹,吸着气道:“好疼啊,宋陌,你感受到了吗?这里,除了你,没有男人碰到过,宋陌,你,你能让那里变小点吗?真的好疼,我害怕。”宋陌比她喘得还厉害,一半是被她强迫的愤怒是无能为力的羞辱,一半是对身体不受控制的自我厌恶,“你滚,马上滚,否则我一定会杀你!”“我说了,我心甘情愿被你杀。

”听出他心中的怒气,唐欢彻底不指望他配合了,开始努力回想之前林沛之的小意侍弄,回想前两场梦里她跟宋陌的颠鸾.倒凤。想到销.魂荡漾处,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那里也越发湿润了。她继续往下坐,疼了就停,好了继续往下,直到一种异样的疼袭来。她撑着他肩膀,“宋陌,碰到了吗?这就是我为你守身的证据,现在你破了它,我就是你的人了。我知道你不愿意,可是我很欢喜。宋陌,我真的喜欢你,为你疼,为你流血,我甘之如饴。”说着,忍着那疼,毫不犹豫地坐了下去。

“啊……”熟悉的痛楚瞬间传来,虽没有被他破身那般疼,还是疼得唐欢叫出了声。她抓紧他肩膀,指甲陷进他紧绷的肩头,破了,她慢慢往上移,再缓缓下去,如此来回几次,继续向下。他那样大,吃得真够辛苦的,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总得全都进去才行,好跟他来一次彻底贴合,省着下次被他开垦弄疼。“停下,我让你停下!”明知不可能,宋陌还是奋力扭动双手试图挣开绳子,挣开了,好狠狠推开这个无耻的女人,再一把掐死她!她的强迫带来的羞辱,让下面传来的强烈愉.悦也染上了耻辱的痕迹。

不管身体多想要,不管身体如何向她臣服,他都恨这个再三戏弄他的女人,更恨自己犯傻着了她的道!“淫.妇,你等着,要么你杀了我,要么我就杀了你!”他一动不动,不去迎合她,不肯让她看出他身体的背叛,只最后一次告诉她他有多恨,告诉她就算她强行把自己给了他,他宋陌也不会有半点心软。这个该死的女人,傍晚他就该摔死她的!唐欢一边动,一边哭哭哒哒的:“宋陌,你生什么气?我并不是想跟你做那事,你以为我现在,很舒服吗?你那样大,那样硬,嗯,跟楔子似的分开我,我都快疼死了。

宋陌,我是个坏女人,可不管我白日里,多嚣张多霸道,我这个身子,都是一个小女人啊,她不听我的话,不是我让她坚强就坚强的……啊,全都进来了,好疼……”身体彻底坐在他腿上,唐欢不再动,伏在他肩头呜呜喊疼,“宋陌,原来做你的女人,竟然这样疼。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觊觎你了。宋陌,其实这次我也不是想跟你欢好,我只是,只是想证明给你看,我是清白的……你,你别生气了,既然已经成了你的人,我这就走,不会再勉强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

一会儿你要是杀了我,我毫无怨言,要是你嫌杀我手脏,那我跟你保证,从今往后,我再也不纠缠你半分。”她撑着他肩膀,慢慢往上抬起身,看着他眉头越皱越深,看他脸上滚落豆大的汗珠。眼看快要离开了,仿佛脱力般,她又一跌到底。骤然深入,她叫了,他也闷哼出声,下面蠢蠢欲动。“啊,我,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腿酸难受,那里又疼……宋陌,你别生气,我马上走。”她咬住他肩膀,在他颈间喘了一会儿,这回真的慢慢放了他,起身,往下挪去,却跌在地上。

她呜呜地哭,一边悉悉索索地穿衣服,一边看着还怒发冲冠的小宋陌。她故意的。折腾了大半天,无论临时退缩还是强要他,都得遭他恨,但什么也不做又太可惜,那不如做一半,一来表示她不是想强行采他,只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只是想把自己交给他,这样他对她的恨多少会轻点。二来梦里迟早要被他破身,唐欢很了解宋陌在那事上的喜好,这就是个粗鲁的野蛮男人,绝不会怜香惜玉的,所以现在她自己控制着破了,等第二次他主动了,她也能少疼点。 最后嘛,即便宋陌被她要得心不甘情不愿,但唐欢相信,至少这一刻,他的身体是享受的,甚至巴不得她继续动作。

现在她停了,他反而会一直记着这种求而不得的难受,暗暗幻想继续做下去是什么滋味儿。男人跟女人之间,统共就那么点事,这次宋陌卡在一半,以后再见面,他肯定会想到这一幕。一夜夫妻百日恩,有了如此亲密的身体接触,宋陌又没有背叛谁,不用有任何负罪感,那么只要她躲他几日,不激起他的恨,时间长了,他的怒火会消,这**又半途卡住的欢好滋味却会越来越影响他。 只要宋陌对她有了欲.望,她抓住他心的机会就大了。穿好衣裳,唐欢哭着给他解手上的绳子:“宋陌,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给你松绑,然后我马上回家。

你冷静一下,我只再说一句话,我的屋门为你敞开,最后若你还是想杀我,我等着你。”宋陌一直没有说话,只在她解完手上的绳子准备给他解其他地方时,冷冷吐出一个字:“滚!”他不想让她看他的身体,一眼都不行!唐欢听话地滚了,爬墙时,还没忘了喊两声疼,到了墙头,她回头看了一眼。 宋陌依然闭着眼睛,小宋陌精神抖擞地目送她呢。口是心非的男人啊……哈哈,你倒是想一爽到底,老娘偏偏不给你。想要?下次主动找老娘来吧!不过腿酸倒是真的,唐欢踉踉跄跄走进后门,转身,狠狠插上,再悄悄把汤圆从厢房里叫过来,吩咐她锁紧门窗,然后让她在屋里打地铺。

好听的谁都会说,但也只是说说。等会儿宋陌要是真杀过来,她才不会白白等死,哪怕无法消了他恨只能多活一个月,她也要活着!作者有话要说:早在我写下第一章的时候,节操君便彻底离我而去,不知下本书他会不会回来,继续爱我……最近风头挺紧,大家留言低调点啊,别出现rou字啦,拜托拜托!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111扔了一个地雷</div>。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