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喜欢

宋陌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拍门。他猛地坐起身,看看外面,天刚微微亮。村里只有哪家遇到急事时,才会一大早就来敲门。宋陌高声应了一句,道明马上就去开门,一边把唐欢推醒,让她赶紧抱着她的被子搬到西屋去,免得人家进来瞧见。唐欢揉揉眼睛,听话地搬回去了。来人是谁,她基本猜到了。果不其然,到了西屋,还没把自己的被铺捂热呢,蒋玉珠的声音便传了进来。“宋二叔,你放心,我只是过来告诉锦枝一件跟我表哥有关的事,绝不是来跟她吵架的!”眼看宋陌柱子似的挡在灶房门口,蒋玉珠仰起头,十分冷静地道。

“有话你直接跟我说就,我会替你转告锦枝的。”宋陌不为所动。蒋玉珠算什么?凭什么她想见锦枝他就让她见?这人明显喜欢董明华,一大早赶来,看样子应该是知道董明华跟锦枝和好了,万一她因为嫉妒伤害锦枝怎么办?刚刚一时大意让她闯进来,现在若还是让她顺顺利利进出宋家,她当宋家没人了吗?蒋玉珠没想到宋陌如此不近人情,进不去,她跺了跺脚,转身走到西屋房檐下,低声喊锦枝。宋陌气极,偏偏还真拿蒋玉珠没辙。这要是董明华,他敢一脚踹过去,可蒋玉珠一个大姑娘,他不好碰她。

“你……”“二叔,让她进来吧。”唐欢本来想看看蒋玉珠会不会直接把她和董明华那事喊出来的,现在看来,蒋玉珠没有那么蠢。不过,蒋玉珠若是抱着掩人耳目离间她和董明华,她则全身而退的打算,那她肯定要失望了。听侄女发话,宋陌突然没了底气。或许,侄女就是想听跟董明华有关的事……他沉默着让到一旁,目送蒋玉珠大步去了西屋。愣了一会儿,宋陌想去后院待着,又担心侄女被人欺负,想了想,走到西屋门帘后,皱眉听里面二女要说什么。 蒋玉珠虽然怨恨董明华心狠绝情,但一进屋,瞧见懒懒坐在炕头的女人,嫉妒瞬间战胜了愤怒!如果没有宋锦枝,表哥一定会喜欢她,娶她。

如果没有宋锦枝背后诬陷,表哥不会骂她贱人,她也不用去嫁给那个快要入土的老头子!“宋锦枝,你为何要害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何时害过你?”看着地上双手紧攥咬牙切齿的女人,唐欢瞅瞅门帘,很无辜地道。“玉珠,昨天明华说你要回去嫁人了,那你还这么早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明华知道吗?”真能装啊!蒋玉珠震惊地瞪着唐欢,好像第一次认识她一样,“你,你,好啊,今天我才知道,原来你宋锦枝的温柔贤惠也都是装出来的!我找你做什么?我要问你为何在表哥面前诬陷我!连元帕都编出来了,你还要脸吗?懂得那么多,你是不是早跟哪个野汉子弄过了!你这个……”能不能开门见山啊?唐欢懒得跟她绕来绕去,也怕门外宋陌被蒋玉珠气得进来把人赶走,遂继续装糊涂打断她:“玉珠你别骂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之前我误会明华喜欢你,我很难过,但我还是准备成全你们二人。可昨天听了明华的解释,我知道自己误会了,就原谅了他。玉珠,你到底要告诉我什么事?难不成你跟表哥有事情瞒着我?”听她一口一个明华,亲昵信赖之极,嫉妒之余,蒋玉珠也不愿再啰嗦,迫不及待想看看她知道真相后的痛苦模样。这样一来,蒋玉珠反而没有那么生气了,轻笑两声,同情又讽刺地盯着唐欢:“误会?你确定真的只是误会吗?那你知道你爹死的那天,我和表哥都做了什么吗?”唐欢脸色大变,“你什么意思?”她的恐惧担忧当然是装出来的,门外宋陌可是真的眉头深锁。

蒋玉珠满意了,她得不到好,便要让董明华宋锦枝也痛苦一辈子!一个即将失去心爱的女人,一个马上就要为喜欢杀父仇人而后悔自责,想想就痛快!“什么意思?哼,实话告诉你吧,那天黄昏表哥约我去林子里,他说他喜欢我,说过几天要来你家退亲,将来娶我过门。然后,你爹就冒出来了,大骂表哥忘恩负义狼心狗肺,还要打我们。表哥护着我,不得已狠狠推了他一下,你爹一时没站稳,脑袋磕上石头,直接死了……宋锦枝,你知道那天傍晚,为何你家出了那么大的事,董明华却没有到林子里看你吗?因为我见了死人很害怕,表哥一直陪着我,一遍遍告诉我,说你爹是自己磕死的,跟我们没有关系!哈哈,宋锦枝,这样的男人,你还觉得他是真心喜欢你的吗?”“我不信!”唐欢猛然站起身,指着她大声哭喊:“你胡说,明华不是那种人!”蒋玉珠冷笑,“信不信随你,不过这件事只有我和表哥知道,只要我们不承认,哪怕你现在嚷嚷出去,也没人会信你。

宋锦枝,我特意跑来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你一心一意想要嫁的男人到底是什么德行!跟董明华那种男人比,我宁可嫁给一个老头子!哈哈,你……”话未说完,门帘突然被扯开,没等蒋玉珠看清楚,宋陌一个耳光已经扇在了她脸上。男人的力气有多大?蒋玉珠摔在地上时,左脸已经高高肿了起来,嘴角冒血。“二叔……”唐欢扑在炕上,呜呜哭了起来。“下地!”宋陌红着眼睛朝她喊,“走,咱们现在就去董家,让他们当面对质去!”若是蒋玉珠所说属实,他打不死董明华那个畜生!宋陌暴怒,接下来的事情便不是唐欢和蒋玉珠所能控制的了。

唐欢匆匆穿好衣裳时,宋陌已经扯着蒋玉珠的胳膊将她拽出了宋家大门。蒋玉珠死活不肯走,哭哭啼啼的,附近几乎听到动静,纷纷跑到外面看热闹。这种损人利己的丑事当然要宣扬出来了。宋陌懒得跟蒋玉珠辩解,唐欢可不会听任蒋玉珠往宋陌身上泼污水。不就是哭吗,她当只有她蒋玉珠会哭啊?一身孝衣跟在两人后头,唐欢哭的比蒋玉珠还要大声,断断续续把宋老爹去世的真相说了出来。锦枝是白水村人人夸赞的好姑娘,现在她哭得那么委屈那么撕心裂肺,跟才认识三个月的外来女相比,围观村人几乎立即都选择相信唐欢的话,指着蒋玉珠大声唾骂。

骂声传出去老远,惊醒更多人家,待宋陌他们赶到董家,周围已经围了一大圈淳朴村人,齐齐聚在董家门口,纷纷怒骂这对儿狗男女。董明华本就不是沉稳冷静的性子,经这么一闹,神情很快便露出马脚,跪在宋陌身前连连磕头。听他承认了,宋陌怎会轻易原谅害死大哥的仇人?一脚将董明华踢翻在地,重拳如锤连续不停地往他胸口砸。围观村人只觉得董明华罪有应得,别说上前拉架了,反而有人拽住董父胳膊不让他去护儿子,嘴上说得还很好听,“你儿子害死人家亲爹大哥,你就让锦枝二叔打两下吧,让他消消气,免得闹到官府去!”后来若不是董母拼命扑在儿子身上,恐怕董明华真得被宋陌活活打死。

蒋玉珠二弟见情况不对,生怕此事耽误蒋家财路,便趁众人注意力都落在董明华身上,匆匆将哭晕过去的蒋玉珠抱到屋里,然后背着人悄悄从后门溜走了。两个村子相隔数十里,消息短时间传不过去,回头他嘱咐爹尽快安排,早早将蒋玉珠嫁过去,那样张家丰厚的彩礼就到手了。那时候,即便张老爷得信后想退亲,他也休想把彩礼要回去。再说,张老头子身体不好,没准一下子就气死了呢!气死人不偿命。董明华一口咬定宋老爹是自己摔死的,仵作开棺验尸也没找到他杀证据,因此,除了道义上的谴责,除了退亲,除了跟董家恩断义绝,宋陌再生气,也没有办法。

好不容易气顺了些,这才记起了侄女。昨晚她还在因为跟董明华和好而高兴,如今喜欢的人突然变成害死父亲的凶手,侄女,一定很难过吧?关好大门,宋陌急急去了西屋。昏黄烛光下,唐欢裹在被子里,抽抽搭搭的。宋陌脱了鞋,盘腿坐在侄女身旁,犹豫半晌,依然不知道该如何劝她,只习惯地拍她肩膀,“锦枝别哭了,咱们不值得为那种畜生生气,别哭了啊……”唐欢抹抹眼睛,坐起身,歪到男人怀里继续哭,“二叔,我没生董明华的气,我只是在哭我爹……”宋陌哪里会信?他知道侄女在哭大哥,但更让她心里难受的,肯定是董明华。

见她不停地往他身上靠,他心中一软,像小时候那样将她放在腿上抱着,一边轻轻拍她一边哄着,“没事,哭就哭吧,哭完了,咱们不再想他了。现在他身败名裂,以后没有好下场,你……”“二叔,你别说了,他好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自从那天跟你说退亲的事,我早就不在乎他了!”唐欢气恼地捂住他嘴,瞪着眼睛道。她的手心细腻温热,她的眼睛因为噙着泪水越发潋滟动人,宋陌不知所措,勉强压下心底突如其来的悸动,不解地问:“不在乎?那昨晚,昨晚……”“昨晚我说自己很高兴的事吗?”唐欢看着他,白皙的脸颊慢慢变红,“二叔,我,我是故意那样说的,就是,就是想知道,你,你……”“我,我怎样?”侄女的脸色眼神语气,无一不让宋陌心跳加快。

唐欢垂下眼帘,小手攥着男人的袖子,声音紧张,“侄女想知道二叔会不会高兴。二叔高兴了,说明你不在乎锦枝嫁给谁,只把锦枝当侄女看。二叔若是不高兴了,那就说明,二叔,二叔心里也是,有,有我的……”说到最后,几不可闻。但宋陌听见了。侄女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心里也有……他?似是怕他听不明白,唐欢抬眼,痴痴地望着他,双手不知何时环住了他脖子,将他一点一点拉向自己。她的眼神太缠绵,宋陌情不自禁随她俯身,直到她轻轻抬头,在他耳边羞涩地说了一句话,“二叔,侄女很早就喜欢你了,你也喜欢我,对吧?”音未落,有柔软的唇印在了他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这样的情话,算是糖吗?够甜吧?嘿嘿~惊闻严打来袭,很多基友问我该怎么办,佳人表示很无奈,人家写的明明是小清新啊!!!不过呢,还是把几章的标题改了一下,以后的标题和内容摘要也会一如既往的小清新,嘿嘿,免得惹人误会!谢谢大家的投雷,么么~还我评还有雷不要老是扔了一个手榴弹215405661扔了一个手榴弹215405661扔了一个地雷</div>。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