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墙根

“啊,水洒了!”唐欢慌乱地扔开水壶,低头看向胸口,瞧见那旖旎风光,她尴尬抬眼,正好对上宋陌火热的眼神。她羞恼地嗔他一眼,双手捂胸急急掉转过去,声音羞涩又带着一点点埋怨:“二叔你别看!”倒好像是小女儿在情郎面前的撒娇。宋陌心神荡了一下,旋即意识到不对,结结巴巴地解释:“锦枝,二叔,二叔不是故意的!你,你快回去换件衣裳吧!”唐欢站着不动,头垂得更低。宋陌有点慌了,侄女该不是误会他孟浪然后生气了吧?“锦枝,二叔真不是有意的,我……”“二叔,你别说了,我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你是我二叔,怎么会……二叔,我,我身上湿成这样,你让我怎么回去啊?地里路上都是人,被人瞧见,我,我还有脸活吗?”唐欢瞅瞅两侧麦田,迅速蹲了下去,双手攥着胳膊,羞愧难当。

看着她蹲在那里的娇小身影,宋陌后悔极了,他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可现在该怎么办?“你带帕子没?先擦擦……”他满头大汗地道,一边还要平复身上突如其来的欲.火。唐欢摇摇头,“算了,二叔你干活吧,我在这蹲一会儿,天热,很快就能干了。”宋陌张口就想说穿湿衣服对身体不好,可不这样,他也想不到旁的办法,踟蹰片刻只得无奈转身,继续做活去了,心想晌午给侄女熬点姜糖水,多少能管点事儿吧。往前挪了十几步的距离,身后突然传来悉悉索索声。

宋陌回头,蓦然发现侄女不见了,一侧未拔的麦田倒是倒了一大片,侄女的两只小脚从里面露了出来。他吓了一跳,扔下手中麦子朝那里奔去。奔过去,这才发现侄女平躺在地上,草帽遮脸,胸前衫子解开分散在两边,露出里面大片细白肌肤和湿了一大半的肚兜,高高的饱满上有两点粉红挺立,在阳光照耀下十分显眼。宋陌喉头一紧,目光落在她肚兜遮掩不住的平坦小腰上,那样纤细那样可爱,似乎他两只大手就能握住。他好像明白侄女要做什么了,迅速转身准备离开,暗暗希望侄女没有注意到自己。

“二叔!”宛如刚听到动静般,唐欢拿开草帽,及时发现了头顶脸色通红的男人。她尖叫一声掩好衫子,闭着眼羞道:“二叔,我,我是想着这样衣服更容易干些,你,我,我不是故意坦胸……二叔!”她羞恼地转身侧躺,掩面遮羞,玲珑身段却更加明显。“没事,二叔,二叔还当你晒晕了……那你躺着吧,我走了!”宋陌仓皇而逃。唐欢笑得花枝乱颤,捂着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都看了这么多了,还想保持单纯的叔侄关系?休想!晌午宋陌陪唐欢一起回家,先煮了姜糖水给她喝。

唐欢手捧大碗,感动得泪盈于睫:“二叔,你对我真好,将来我要是能遇到一个对我有你一半好的男人,我就心满意足了。”宋陌笑她:“傻,放心吧,将来二叔给你找一个比我对你还好的相公,保管你嫁过去天天都过得舒心。”侄女这么美这么好,能娶到她是男人最大的福气。与董家的亲事算是他和大哥看瞎了眼,下一次,他一定要确定男方人品后再定亲,不让侄女受半点委屈。唐欢喝了一小口,仰头望着他,眼波流转,“二叔,在锦枝心里,你就是最好的男人,天底下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的了。

”她神色认真,眼里仿佛有一丝难辨的情意缠绵,宋陌莫名有些紧张,正欲细细探究,她却低头继续喝汤了。心头盈起淡淡的失落,为何失落?无从追究。宋陌摇摇头,不再多想,出去做饭。饭后,他坚持让唐欢留在家里,说什么也不让她再去麦地了。唐欢一直送他到大门口,倚在门墙边上恋恋不舍地目送他:“那二叔你早点回来,晚上我做好饭等着你!”宋陌欣慰地应下,大步往前走了。转弯时,他若有所感地回头,意外发现侄女还立在原地望着他。目光相碰,她朝他展颜一笑,像朵娇艳的蔷薇,明艳逼人。

心跳好像滞了一下,宋陌脑海一片茫然,还没想好如何回应,视线已被旁边人家的墙壁阻隔。脚步顿住,他想起方才的异样感了。那样依赖他目送他等着他回去的侄女,更像一个妻子……怎么会有这种荒唐的错觉?宋陌懊恼地握拳。他走了,唐欢关好大门灶房门,爬到宋陌被窝里蒙头大睡。前几天为了装孝顺闺女,她也没睡好觉啊,今天白天的亲近算是差不多了,现在她要好好补觉,晚上好有精神继续捉弄宋陌。她本意是想睡到黄昏的,结果睡得昏天暗地,突然闻到一股熬粥香味。

唐欢震惊地睁开眼睛,往外一看,这才发现天已经很暗了。“二叔?”她不可置信地叫道。有人走到门前,隔着门帘跟她说话,“锦枝睡醒了?那就起来吧,饭快好了。”纵使脸皮再厚,唐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晌午她说得好好的晚上她做饭,谁想……她慢慢吞吞地穿好衣裳,出去洗把脸,扭捏着站到宋陌身前,红脸解释:“二叔,我,我晌午有点困,可是在我被子里怎么睡都睡不着,闭上眼睛,脑袋里总会冒出来一些……我很害怕,蒙在被子里连眼睛都不敢睁开,想着昨晚让二叔抱着就不怕了,就闭着眼睛把你的被子放了下来,然后,然后就睡着了……二叔,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都累了一天了,干啥不叫我起来啊,该侄女给你做饭吃的……”宋陌正在切黄瓜片,见她小脸睡得红扑扑,笑道:“没事,睡就睡吧,二叔一点都不累。

行了,帮二叔把桌子摆上,马上吃饭了。”唐欢乖乖去做事。清水淘过的小米水粥,加盐加醋拌过的黄瓜片,一碟咸菜,还有一个煮鸡蛋,那是煮粥时宋陌放进去的,当然不是他吃,而是给他的好侄女。鸡蛋在凉水里浸过,不烫了,他递给她:“吃吧,你这两天都瘦了一圈。”唐欢接过鸡蛋,悄悄瞥了一眼自己的胸脯,很想问宋陌怎么知道她瘦了一圈的,难道是摸胸摸出来的?她的胸脯明明很傲人啊!她熟练地剥好鸡蛋,掰了一半给他,“二叔吃,反正是咱们家自己养的鸡下的,二叔下次别光给我煮了,咱们一人一个多好。

你是我二叔,干活这么累,还不舍得吃东西,侄女看了心疼。”她说她心疼他……宋陌心跳不受控制地快了。这种露骨话,侄女怎么就这么说出来了?不过也是,他们是叔侄女,侄女一直把他当亲叔看,当然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了。趁他愣住那会儿,唐欢笑着把鸡蛋放到了他碗里。对上她明媚笑脸,宋陌不自觉地也笑了。饭后唐欢主动抢过刷碗筷的活儿,刷完了还问宋陌:“二叔,我烧水洗澡,你洗吗?”宋陌刚圈完鸡回来,“你烧你自己的吧,二叔用凉水擦擦就行。

”洗洗手,帮她收拾一下浴桶,送进西屋,出来时,忍不住试探着问:“锦枝,要不今晚,你搬到西屋去住?”到底是大姑娘,两人睡一屋不好。唐欢蹲在灶膛前,眼睛盯着里面跳跃的火苗,嘴唇抿得紧紧,不回话,只一根一根往里添柴。这是不愿意了……宋陌无奈妥协:“算了,再过两天吧,等你习惯再说。”唐欢唇角马上翘了起来,宋陌见了,觉得好笑之余,暗道侄女还是小孩子脾气啊……水好了,两人分头洗漱。洗完了,唐欢直接披着头发去了东屋。 宋陌没有洗头,累了一天,他现在只想好好睡个觉。

唐欢穿着中衣站在地上,头发用巾子裹了起来。瞧见宋陌已经躺下了,她走到炕沿前,小声问:“二叔,你睡了吗?”宋陌立即坐了起来,“没,怎么了?”唐欢解下巾子递给他,“二叔,我头发太长,擦起来胳膊好酸,你帮我行吗?以前,以前都是我爹……”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宋陌心中一疼,毫不犹豫地接过毛巾,“转过去吧,二叔帮你。”唐欢默默转过去。宋陌盘腿坐在炕头,小心翼翼地帮她擦头发,从上到下。 目光碰见她细白耳垂,他赶紧闭上眼睛。“嗯,好舒服啊,有二叔真好。

”唐欢脑袋随着他的动作轻轻晃动,声音娇柔,“啊,二叔轻点,有点疼……”外面已经彻底暗了。村里人家晚上一般都不点灯,有些事情摸黑能做就做,不能的就等天亮再说。宋家也毫不例外,但是今晚,唐欢故意点了蜡烛。在这样幽闭的屋子里,烛光昏黄柔和,鼻端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清香,耳边是她轻柔的娇呼,宋陌呼吸不受控制地越来越重,只盼着快点结束。可惜因为心虚,他根本不敢要求她别出声。 “二叔,我背上衣裳好像湿了,我把头发撩到前面,侧转着吧。

”“好。”于是唐欢侧转过身,弯腰低头,把长达臀部的乌发都拨到了前面。宋陌动作僵住。这个姿势,她的侧脸和脖子都露了出来,宽松的中衣衣领随着她的动作更松了,里面雪白丰盈中间凹下深沟,触目惊心。如果刚才只是觉得紧张,现在宋陌身上都要烧起来了。但他只能装作没有看见,否则他要是半途而废,侄女定会追问,万一……他用巾子包住她长发,轻轻搓弄,闭上眼睛不看她。 他不看,唐欢斜眼看他。因为位置的关系,她只能瞧见他胸口以下,再往上看,他就能察觉她的动作了。

胸口当然没什么好看的,可他双腿中间怎么支起来了一处?虽然被他刻意用中衣遮住,唐欢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唐欢轻笑。这个男人,老实归老实,但也太禁不住撩拨了。师父说,没有爱过的男人遇到**诱惑,很容易动心,那是一种想要发泄的本能,本能觉醒了,越控制越压抑,就越渴望。她在他身边诱惑他。他不是守林人,他是她二叔,他必须照顾她,所以他连躲避都不能。 那么,宋二叔,你还能坚持多久?可惜,她需要一个跟他诉情的契机,没有契机冒昧开口,容易遭他怀疑。

叔侄女的身份,既是将他困在身边的枷锁,也是妨碍她动手的藩篱。擦完头发,宋陌后背衣裳都快湿透了。唐欢若无其事地挂好巾子,吹灭蜡烛,脱鞋上炕。头发只是不往下滴水了,依然潮着,唐欢便理所当然地找事做:“二叔,我头发没干不能睡觉,干坐着没意思,要不我帮你揉揉肩膀吧?你忙了一天,肩膀肯定都酸了。”经过刚才那漫长的折磨,宋陌困意早消了,但他不敢答应她,躺下就要睡觉:“不用了,二叔现在只想睡觉,要不你重新点上蜡吧,缝缝衣服什么的,等头发干了再歇下。

”“二叔,我爹不让我晚上点蜡缝东西,说是眼睛容易坏。”唐欢面对着他,小声道。宋陌一想也是,“哦,那你……”唐欢撒娇似的扑到他身上,“二叔,你就别跟锦枝客气了。你照顾我那么多,锦枝想孝敬孝敬你啊。以前我给我爹揉肩膀,现在他走了……我只有二叔一个亲人可以孝敬了,二叔,你别跟我那么客气行吗?你要是再跟我客气,我会觉得,你心里其实还介意奶奶的事,没把锦枝当亲侄女……”黑暗里,她温热的气息迎面扑来,柔软的胸脯压在他身上,宋陌浑身僵硬无法动弹。

至于她说了什么,他听见了,又好像没有听见,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答应她,答应了,她就会起来了,“好,那锦枝帮二叔揉揉肩膀吧。”“嗯,那二叔快点坐起来!”唐欢开心地直起身。宋陌如释重负,慢慢坐了起来,盘腿,背朝她而坐。唐欢凑到他身后,小手拽住他衣领往下褪:“二叔,隔着衣裳按揉要费力些,你把中衣脱掉吧,嘿嘿,屋里黑,二叔不用觉得不好意思什么的。再说,我记得我爹讲过,娘死的早,奶奶不喜欢我,爹又时常没空管我,小时候陪我最多的就是二叔了,什么抱我嘘嘘给我洗澡的事二叔都干过……要是二叔在锦枝面前不好意思,那锦枝是不是以后都得羞于见二叔了啊?”宋陌哭笑不得。

这,这种事能混为一谈吗?那时候她小,他给她洗澡不用担心旁人说什么。现在侄女大了,不提光着膀子让她揉肩,就是两人同居一室这件事,传出去都会惹人非议吧?他想拒绝。唐欢知道他没有那么容易放开,厚着脸皮抱住他结实的肩膀,“二叔,你就答应锦枝吧,锦枝,锦枝想像孝敬我爹那样孝敬你!”难道是侄女还没能接受大哥去世这事,把对大哥的父女情投在他身上了?宋陌胡思乱想,一时不忍答应了,闭着眼睛,褪了中衣。“二叔真好,那我开始给你揉了啊,要是哪里舒服了,二叔告诉我一声!”唐欢扯过枕头跪在上面,双手搭上他肩,用力按揉。

宋陌很诧异。除了最开始她碰上他带来的异样刺激,他很快便感受到了身体放松的那种舒爽,侄女手上力度正好,竟真像是帮人揉惯了的。大哥曾经也是这样让侄女孝顺的?宋陌觉得有点怪,但转瞬一想,既然大哥可以,他这个当二叔的也不用太拘束了,到底是在自家屋子,他和侄女不说出去,旁人哪里会知道?况且他们身正不怕影子歪,侄女孝顺二叔,再正常不过。紧绷的心放松了,下面一直挺立的那物也歇了下去。唐欢察觉到了他的变化,笑着问他:“二叔,舒服吗?”宋陌点头。

当然舒服了,唐欢心中腹诽。没有武功在身,但她毕竟学过人体穴道的,哪些穴道按起来舒服哪些按起来疼得要人命,她都清楚,小时候还给师父按摩过。后来,师父赏了她一套按摩功夫,说是按在男人身上,除非天生不举,没有哪个男人会不硬的。她悄悄展开笑容,“二叔,我也给你揉揉腰背吧?”人天生享受舒服,迈出第一步后,沉浸在侄女的孝顺中,平静下来的宋陌自然不再反对,“好啊,不过你手劲儿小,按两下就行了,别累着。现在二叔已经很舒服了。

”唐欢一语双关:“二叔不用担心,侄女会让你更舒服的。”说着,纤纤玉手缓缓向下移动,左右手中间三指分别按在一处,女人红唇对着男人脊梁骨暧昧吐息,指端同时发力:“二叔,这里,舒服吗?”“嗯……舒服。”男人原本放低的肩膀再次提高,腰背挺直,呼吸已乱,“锦枝,二叔,二叔困了,你也早点睡吧?”他一手搭在双腿中间,偷偷按住那里,不让自己叫出声。体内好像有热火翻滚,她手指每按一下,那火焰就更旺一分,烧得他几乎难以承受,脑海里全是羞于启齿不可道人的禁忌场景。

唐欢声音惊讶又遗憾:“这里也舒服吗?可惜以前帮爹爹按背时没有碰过这里……”宋陌都快难以掩饰自己的喘息了。怪不得,要是碰过,大哥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让侄女帮忙。“锦枝,二叔,二叔……”宋陌再也坚持不住,猛地起身跳下地:“二叔出去一下,你先睡吧!”说完风似的冲了出去。唐欢扑在被子上,咬紧被子才堵住了自己的笑声。她敢打赌,宋陌一定是去外面自己解决了!宋家后院墙根下,宋陌面朝墙壁,一手扒下裤子一手扶着自己,急促地动了起来。

他双眼紧闭,微张的双唇间溢出微不可闻的喘息,脑海里晃过的全是侄女那明艳羞容丰乳翘臀,背上还停留着她撩人的按揉,耳边回荡的是她娇柔低语,“二叔,舒服吗?”他不舒服!宋陌发泄般加快动作,于某一**时刻闷哼着射了出去!。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