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玄幻小说 >> 欢喜债 >> 鸳鸯

`p`jjwxc`p``p`jjwxc`p`这种时候被人坏了好事,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宋陌当即就要起身追出去。唐欢被他像蚕茧一样护在怀里,连脑袋都被他挡着,除了最开始那惊鸿一瞥,根本没能看对方第二眼,然后便只能呆呆地听那人说话,等宋陌要走时她才反应过来,她的好事被人打断了!“别走!”她伸出胳膊抱住宋陌脖子,作势要把被子往他身上扯:“别理他,咱们继续!”此时此刻,她只想跟宋陌痛痛快快做一次,其他什么都不想理会,也不想再装那个还有点矜持的女人。

宋陌的怒火就在她的热情急迫里消了些,攥住她胳膊往被子里塞,亲亲她发烫的脸,喘着道:“别急,等我把他关起来,马上回来要你。”他跟苏探月没仇,未能赴十年比武之约是他对不住苏探月在先,所以他不杀他。“不要!”唐欢坚决不松手,两条雪白手臂挂在宋陌脖子上晃悠,脖子锁骨都露了出来,眼里似汪了水儿。宋陌舍不得推开这样的她,又怕苏探月去而复返,挥手熄灭远处的灯,再钻进被窝劝她,边亲边劝:“乖,我也不想走,可……别闹,不抓住他……再被他打断怎么办?”握住她脱他裤子的手,呼吸急促。

唐欢抱着他背用胸口磨他,“灯灭了,咱们躲在被子里,难道他还敢跳进来看不成?宋陌,快点,先要我一次,速战速决你再去对付他!”“我……”“啧啧,这位姑娘还真热情啊,怪不得能把宋陌勾下山一年不回来,还写信命令他的属下……”“闭嘴!”屋顶再次响起苏探月的声音,宋陌大怒,说着就要起身。唐欢本来也很愤怒,但是听到后面总算意识到了不对,紧紧抱住宋陌不松手,朝屋顶催道:“你说,宋陌让他属下做什么了?”宋陌大急:“阿欢……”“宋陌,你要是不让他说,我现在就掀开被子给他看!你要是敢点我穴道,我跟你没完!”唐欢狠狠抓他,指甲陷入他血肉中,虽然还没有得到证实,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一些。

“阿欢,我不是故意……”“是啊,姑娘你生什么气啊,明明是宋陌想讨好你啊。你看,他陪你在一个连我都找不到的地方快活了一年,这得多费心思啊,然后又写信回来让属下们大江南北替你找一只破猫,更是要求全庄护卫竭力配合你演戏,啧啧,若不是偷了那两封信,我都不敢相信这是他了。不过宋陌,你这事做的不对啊,信上你说她是庄主夫人,可我没收到隐庄庄主娶夫人的消息,足见你们还没有成亲,没成亲,怎么能先洞.房呢?哦哦哦,说不定你们早就成事了吧?算了算了,我懒得管你们的破事,你欠我一次,马上出来跟我打一场,否则我还真能做出跳到屋子里面听墙角的事来!哦,姑娘不用担心,我不会伤到他脸跟命根……”“苏……”“叫什么叫,宋陌你混蛋,竟然敢骗我!”唐欢大怒,使劲儿推他打他。

宋陌咬牙忍着,“阿欢你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言罢连人带被子扔到长榻另一边,扯过外衫直接从头顶冲了出去,破瓦时还没忘了把碎瓦砂砾卷到一旁去。“哈哈哈,咱们换个地方打!”苏探月早在他起身时便祭出轻功飞远了,只有幸灾乐祸的笑声在山庄上方回荡,直到此刻,那些护卫们才发现这个神偷又偷偷遛了进来,足见其轻功之高。宋陌一言不发纵身追他,身形如风。等唐欢穿好衣裳跃上屋顶时,周围只剩茫茫夜色,连打斗的声音都没有,想追都不知道去哪儿追。

宋陌这个杀千刀的!满腔怒火无处可撒,唐欢恨恨地踩脚下瓦片。“喵……”下面突然传来一声惊恐的猫叫,唐欢吓了一跳,重新跳下去,生怕把小五砸到了。“喵……”身后响起轻微响动,紧接着那熟悉的圆圆脑顶就贴上了她腿,轻轻蹭动。唐欢忙把小五抱了起来,安抚地摸它脑袋,摸着摸着,陷入沉思。这猫是宋陌让人找来的,他还说她是什么庄主夫人,所以薛湛等人也合伙骗她,编了什么老庄主养猫的借口,这样说,宋陌肯定记得那些梦,那他这一年不在山上,到底去了哪里?一直跟踪她?如果他记得,他能忍得住?就算他忍得住,又怎么能料到她会遇到一个跟他有仇的捕头……那个捕头是他的人?如果是,那那晚他受伤,也是装的了?好啊,装傻装得那么像,连她都被他骗过去了!一想到她在他的安排下想方设法接近他调.戏他,而他看似懵懂无知其实不定多享受被她摸呢,唐欢气就不打一处来。

找不到宋陌,她,她找薛湛找捕头算账行了吧!若不是他们两个配合地太好,她怎么会上当!“薛湛!”她抱着猫冲了出去。“唐姑娘找我何事?”还没跑出宋陌的院子,一个黑影就落在了她身前。唐欢没想到他来的这么快,愣了一下:“宋,宋庄主追刺客去了,你怎么没去帮忙?”“庄主临走前吩咐我等保护唐姑娘!”薛湛根本不知道苏探月已经暴露了那两封信的事。“是吗?原来隐庄如此重视客人啊。”唐欢开心地笑,忽的上前扯住薛湛耳朵狠狠拧一圈:“薛湛啊薛湛,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一直以为你是老实人,没想到最老实的反而最会演戏!说,那个捕头在哪儿?”一听“演戏”两个字,薛湛就知道露馅儿了,嗷嗷惨叫求饶:“夫人饶命,属下也是听庄主吩咐行事啊!您不是也玩得很开心吗,啊啊啊,别拧了,属下耳朵要掉了……捕头,什么捕头?属下真的不知道啊!”“呸,谁是你庄主夫人?捕头是谁你不知道,那你们当中有谁被宋陌派下山去过?就是那个把我带到山上来的男人,三十多岁,长得还挺不错的!”唐欢咬牙切齿地逼问。

“夫……姑娘饶命,山庄里真没有那样的人,除了那次找猫还有昨日下山买东西,属下等人并未离山半日,姑娘来此处,难道不是庄主亲自陪你来的?”宋陌?可捕头的身高明明……唐欢骇然:“宋陌会缩骨功?”那种功夫,师父都说只是传闻,从来没见谁真的使过。薛湛呲牙咧嘴:“属下只知道庄主武功盖世,不知道他都学了什么武功啊。唐姑娘,恕属下多嘴,庄主对你真是费尽了心思,你……”“闭嘴,他们去哪里打了?”唐欢气愤地打断他,她现在只想抓住宋陌暴打一顿!薛湛乖乖安静了会儿,“属下真的不知道,不过,十年前苏探月他祖父跟老庄主打了一天才分出胜负,这次,庄主恐怕也要费些功夫……唐姑娘,要不你先回房歇息?”“我……”唐欢刚要说话,远处突然传来熟悉的轻狂大笑:“哈哈,宋陌,论武功我打不过你,不过你也追不上我,这样只要我耗尽你的内力,回头给你一掌就算你输了!哦,你若是不追我,我就天天去坏你好事!哈哈……”“薛湛,跟我一起拦住他!”唐欢大怒,不管宋陌如何,这人坏了她的好事是真的,说着便借山庄四处灯火朝前面那个白衣人影飞了过去,薛湛微怔后也迅速离地。

两人一左一右拦在苏探月身前,跟后面宋陌形成掎角之势。薛湛轻功没法跟宋陌苏探月比,但也是一流的,这样贸然冲上来,成功阻了苏探月一瞬。眼看后面宋陌紧跟而至,苏探月眼里闪过一丝玩味儿,直奔武功最差的唐欢而去。“苏探月!”见此,宋陌想也不想便抽.出腰间软.剑,看似平凡一刺,却有剑气如龙直逼苏探月背后要害。之前他不动手,是想跟苏探月一较轻功高下,现在苏探月意在唐欢,宋陌自然不再放水。他好武不假,可跟她相比,他宁可承认自己轻功不如对方。

苏探月第一次感受到宋陌的杀意,心中一凛,当即朝一侧歪去,堪堪避过要害,肩膀却被剑气所伤。可他不敢停留,更不敢再激怒宋陌,看准方向想逃,不料对面那个姑娘忽然朝他展颜一笑,宛如月下仙子。苏探月愣了一瞬,再想飞走,鼻端飘来一缕淡淡清香,沁人心脾。心神恍惚,苏探月忍不住还想多闻,念头刚起,猛地意识到不对,“你给我下毒?”一边抵挡体内迅速腾起的火,同时极力凝聚不受控制的内力。唐欢哈哈大笑,“怎么会是毒呢,我这么善良,你坏了老娘好事,老娘却以德报怨,送你一份大礼!”身形一动落在他身前,低头瞧盘腿坐在屋顶准备运功逼毒的男人,“啧啧,这脸蛋长得不错,既然如此,我就陪你……”“阿欢,别闹。

”宋陌攥住她手将人扯到怀里,转身的刹那点了苏探月穴道,再将唐欢腰间荷包丢给薛湛:“把人带走,看牢后再帮他解毒。”说着,抱起在他怀里挣扎叫骂的女人,纵身远去,很快便消失在无边夜.色里。庄主跟夫人走了,薛湛揉.揉耳朵,提着苏探月衣领把人拎了起来:“活该,谁让你三番两次惹事!”苏探月身上仿佛有万千小虫在爬,“这位护卫,反正,我,我也跑不了了,你先喂我解药行不行?快死了啊!你们庄主看上的,到底是什么女人……啊,竟然随身带着这种东西!”薛湛幸灾乐祸:“我们庄主喜欢什么女人,用你管吗?至于解药,庄主说了,先把你关起来再帮你,你就先忍忍吧!”“啊,求你了……不行,我要死了……你等着,我记住你了,等我,等我恢复自由,你就等着……啊,好汉饶命,我知错了,你快救救我吧……”山庄里,男人的叫骂声断断续续,山庄外,有女子的咒骂跟他遥相呼应。

“宋陌你混蛋,你放开老娘!今晚要么你杀了老娘,要么老娘跟你拼命!”唐欢在宋陌怀里又抓又咬,他的外衫早被她扯烂了,随风飞舞。宋陌由她骂,等距离山庄远了才落在一处山坳里,直接将人压在草丛里,按住她双手:“阿欢,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这还不叫故意吗?那你说,这一年里你都去哪儿了?那个捕头是不是你装的,你为什么要装不记得?”唐欢打不过他,一连串地问了出来。宋陌沉默,看夜色里她模糊不清的面容,过了许久,才道:“是,我是骗你了,我什么都记得,梦醒时我也没有昏迷。

我装昏,是想知道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你为我哭,我很庆幸,你走了,我也理解你,因为你怕我再杀你一次。可我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那么狠心马上就忘了我,跟你回到山谷时,知道你忘不掉,我差点忍不住出去见你,可我又开始奢望你会主动去找我,像你骗我那样,让我再喜欢上你一次。但你没有,不但没有,还想用那种方式彻底忘了我,那我只好反过来骗你一次。阿欢,梦里你骗我是为了活命,梦外我骗你,是想让你嫁给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阿欢,你骗我九次我都心甘情愿,我骗你一次,你原谅我这一回,好吗?”“呸,谁骗你九次了?”唐欢破口大骂:“第九次明明是你骗我好不好?我都跟你说实话了,你偏不肯信,最后还害我捅了自己一刀子,混蛋,你知道那会儿我有多疼吗!”“是,那次是我对不起你,阿欢,我,要不你捅我一刀出气?”宋陌连连赔不是,把人抱到怀里哄,心中窃喜。

她没追究他的欺骗,反而跟他算梦里的账,是不是说明,她没有真生他的气?唐欢挣扎,将人推到地上,抬腿跨上去,小手按住他胸口使劲儿压:“你以为老娘不敢捅吗?”宋陌环住她腰,老老实实配合她:“没有,你捅吧,我绝不反抗。”“没有刀子我怎么捅?你的剑呢?”唐欢扒了他破破烂烂的外衫,没找到剑,继续往下摸,扯他腰带。“你这是找剑还是脱我衣裳?”宋陌忍笑,攥住她手。“放开我!少装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踪我一年,半夜肯定又点我睡穴占我便宜着,今晚我要全部讨回来!宋陌我告诉你,这事没完,一年多少天?你至少要还我一年的次数!”唐欢趴在他身上,抱着他脖子啃了起来。

她都憋了一年了,现在知道宋陌都记得,两人彼此清楚对方的底细,她还有什么好忍的?欺骗不欺骗的,以后再算,先解了馋再说!宋陌粗.喘着,随她折腾,等她啃到小腹时才起身抱住她,捧着她脸:“阿欢,苏探月有一句话说对了,没有成亲,就不能洞.房。你先嫁给我,嫁了我,别说一年,我这一辈子都给你,你什么时候想要,我都给你!”唐欢使劲儿晃脑袋躲他:“谁要嫁你?宋陌你别自作多情了,就你这破身子,估计用不了一年我就腻了,谁稀罕跟你做一辈子?山下还有那么多好男人等着老娘,你……”“可他们都没有我厉害,不是吗?”宋陌坚决不松手,按住她后脑亲她最爱气他的小嘴儿,“你想采男人,为的不就是做那事?与其费事去挑,好不容易挑中的男人还未必好用,何不找个本事好的采一辈子?而且这人心甘情愿让你采,只让你采,这样不好吗?”“不好,万一我还能遇到更好的货色呢?说什么自己最厉害,你要点脸行吗?”唐欢被他亲的气喘吁吁,依然骂这个越来越厚脸皮的男人。

宋陌轻笑,在她耳边道:“不是我自夸,是你亲口说的,难道你忘了?那早在客栈,你对它又亲又摸,还说它是最好看的,说谁都比不上它,说你永远也忘不了它,还问它会不会想你……”抓起她手按在了小宋陌身上。唐欢本来就想,这样一碰更是心痒难耐:“给我,给我我就嫁你!”宋陌抬起她手,往上顶她翘.臀:“你先嫁我,快点嫁我,那样我马上给你。我替它告诉你,它想你,想你一年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你里面去做客!”“那你给我啊!”“你先给它一个名分……”“我不……快给我!”“既然是天底下最好的,怎么能没名没分跟着你?”“宋陌你混蛋,老娘不要行了……啊,混蛋,我嫁你行了吧!”“好,明日咱们就成亲!”终于得到满意的答案,宋陌心满意足,亲她耳朵:“要不,你先检查一下它有没有被你玩坏?”“做梦!”唐欢大骂,不给她就算了,还想让她帮他?想得美!宋陌朗声笑,笑完抱紧她,温柔亲她一口:“其实,如果是那样的梦,那我愿意再跟你做一场。

”唐欢没有说话,却老实了下来,乖乖靠在他怀里,想到梦里他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笑什么?”“笑你傻。”“我何时傻了?”“你一直都傻,尼姑那场梦,你帮我穿肚.兜,笑死我了……”晚风吹拂,夜色里是林木特有的清香,不知哪对儿鸳鸯藏在树下,喃喃低语。`p`jjwxc`p``p`jjwxc`p`。

小说索引:欢喜债全文免费阅读,欢喜债全本免费阅读,欢喜债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