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南安太妃传 >> 173徐连波朱碧番外六

朱碧好不容易侍候着徐桦吃完小馒头,又喂她喝了小半碗粥,这顿漫长的午饭这才结束了。//||飞天中文||徐柳随着玉香去睡了。朱碧也不管徐连波,自己带着徐桦到卧室去玩了。徐桦性格活泼,很爱疯闹。她玩了一阵子之后,疯的不得了,因此很快就累了,在朱碧怀里睡着了。朱碧抱着他,看着她红苹果一样的睡颜,喜欢得不得了,怎么都看不够,偷偷的亲了好几回,最后才依依不舍地把徐桦放在了床上,用被子盖住。春节快要来到了。除夕之夜,见过大臣之后,赵桐带着秦玉衣和两个贴身侍卫樊青和梁鸢来到了汤山行宫,预备在这里过年。

看到哥哥过来,徐桦更更疯了,缠着赵桐要赵桐带她到外面去堆雪人。赵桐接触的小女孩子都是赵檀那种乖乖的,哪里知道世上居然有徐桦这种淘气猫妹妹,快要烦死了,没住到初二就落荒而逃了。令朱碧和徐连波觉得安慰的是小女儿徐柳非常的乖巧。不但不粘着爹和娘,还很乖巧,开始自己吃饭。徐柳两岁的时候,有一天醒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母亲不在房里,她起身自己拿来衣服想试着穿,谁知道刚刚穿上上衣,就听到母亲的声音:“我家的徐柳真是长大了,会自己穿衣服了!”朱碧说着话人已经进来了。

她上前拿过衣服,麻利地帮徐柳穿起来。徐柳乖乖地任母亲揉搓。朱碧拿过徐柳的裤子帮她穿上,又把徐柳抱起来,让徐柳站在床上自己为她系腰带。然后又抱着徐柳,把徐柳放在了床上,帮徐柳套上了条小裙子,穿上了小袜子和小鞋子,这才把徐柳抱下了床。朱碧抱着徐柳去了自己和徐连波的卧室,把徐柳放到了梳妆台前的凳子上,自己拿着桃木梳开始帮她梳头发。很快朱碧就帮徐柳梳好了头发,在头顶扎了一对抓髻,又绑上了两条碧色的缎带,看上去特别可爱。

帮徐柳梳完头,朱碧对着门外叫了一声,很快小宫女清颜就端着一个盛着热水的金盆进来了朱碧没让徐柳起来,自己把丝巾放在水中湿透,拧了个半干之后才来擦朱碧的脸。朱碧的手很轻很柔,仔细地擦过徐柳的额头、眼角、鼻翼和脸蛋。徐柳很乖巧,闭着眼睛等母亲擦完。擦完脸,徐柳的眼睛还没睁开,朱碧柔软的手指就沾着香露抹了上来。香露凉凉的,带着一股清香,抹到脸上之后徐柳觉得脸上舒服得很,就奶声奶气告诉母亲:“娘,香的很!”朱碧边抹边说:“抹啊抹,抹啊抹!把我家徐柳抹成一个小美人!将来再抹成一个大美人!”徐柳的长相集合了朱碧和徐连波的优点,大大的眼睛,粉嫩的肌肤,可爱极了。

收拾停当,朱碧抱着徐柳出了房门,去找徐连波。徐桦如今已经四岁了,被姨母朱紫接到润阳去玩了。这时候正是春季。汤山行宫在赵桐多次修建下,规模已经很大了,赵桐求了姨父赵贞亲自设计了花园,花园布置得尤为精巧。走到了园中,徐柳在母亲的怀里左顾右盼,花园里种满了花和树,粉红的桃花,雪白的梨花繁茂的开着,空气中荡漾着一股幽香。朱碧抱着徐柳穿过桃梨夹道的小径,清颜紧紧跟在后边。小径走到尽头,朱碧眼前出现一个竹子做的小亭,亭子看起来很新,刚刚油漆过的样子,亭旁郁郁葱葱长着还没有开花的美人蕉。

[飞天中文]绕过小亭,是一片竹林,走过竹林中的小径,来到一个虚掩着的小门。朱碧推开门,前面是一个夹道。转过夹道是超手游廊,顺着游廊步入,只见上面五间清厦连着卷棚,四面出廊,绿窗油壁,很是清雅。这就是徐连波的书房和会客室了。还没到餐厅,朱碧就看到徐连波推开书房的门迎了出来,满脸是笑:“我的宝贝徐柳来了!让爹爹抱抱!”说着上前接过了徐柳。徐柳性格乖巧,不像徐桦那样老惹他生气,他自然觉得徐柳更贴心了。父亲的怀抱和母亲不同,母亲的怀抱又香又软,父亲的怀抱却是坚硬的有力的。

徐柳呆在父亲怀里,觉得很是安全。徐连波抱着女儿,说:“徐柳,你可是两岁的大姑娘喽,要乖哦!”徐柳慢条斯理地反驳:“柳柳很乖,姐姐不乖!”徐连波一听,和朱碧相视一看,不由都笑了起来,抱着徐柳大大地亲了一口:“我的徐柳真是伶牙俐齿啊,这么复杂的话都会说!”朱碧上前帮女儿整理了一下抓髻上的缎带,笑着说:“徐柳很乖哦,娘亲最爱徐柳了!”徐连波和朱碧这时候都不到四十岁,因为一向注意保养,他们脸上的皮肤都年轻而光洁,眼睛熠熠生辉。

吃早饭的时候,朱碧把徐柳放在了专门制成的椅子上,先盛了碗米粥放在自己那里,放了一会儿之后,舀了一勺米汤,自己尝了尝,觉得温度正好能让徐柳吃了,这才放到了徐柳面前,让徐柳自己吃。徐柳舀了一勺米汤开始吃。徐柳喝了几口粥之后,徐连波用筷子夹着一条青菜递了过来,脸上带着鼓励的表情,嘴里还说着“徐柳不要挑食,挑食的小姑娘不漂亮”!乖巧的徐柳张开嘴巴,含住青菜,嚼了嚼好久才咽了下去。徐连波和朱碧大为欢喜,徐连波惊喜地看着朱碧:“徐柳吃青菜了!”朱碧也是一脸欣慰的表情,在徐柳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忙又拿了一个小包子递给徐柳:“乖徐柳,吃个小包子吧,里面有肉有菜,吃了会长得很漂亮!”徐柳接过包子乖乖吃了。

这顿早饭徐连波和朱碧惊喜连连,吃得开心极了。吃完早饭,徐连波就抱着徐柳,和朱碧一起到花园去散步了。一日中午,徐柳在爹娘卧室的床上睡午觉。徐连波和朱碧难得的独处,就牵着手去了徐连波的书房。在书房窄小的床上,两人快马加鞭做了起来。春风两度之后,朱碧和徐连波挤在床上,低声说着悄悄话。朱碧既想念在金京的长子赵桐,又想念远在润阳南安王府的徐桦。徐连波极爱朱碧,这么多年过去了,还觉得似乎刚刚在一起一样。他亲了朱碧一下,笑道:“好了,别老是想东想西了,先睡吧!”朱碧已经累得眼都睁不开了,可是还坚持道:“我去看看徐柳吧!”徐连波一边帮她躺好,一边道:“你先睡,我去看着孩子!”朱碧已经有些迷糊了,嘟囔着:“那你把我抱到徐柳旁边吧!”徐连波抱起她去了卧室,把她放在了徐柳身边。

徐柳本来自己睡得正香,可是母亲一躺在她旁边,她马上自动自发地钻到了朱碧怀里,母女两个人舒舒服服地睡着了。www。gosky。Net徐连波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这才去忙自己的事情。徐连波一有空,就陪着徐柳到花园离去玩,徐柳的身体果然被他锻炼得壮壮的,连一次病都没得过。徐柳也很喜欢自己的爹爹,白天常常腻着徐连波,连朱碧也退居二线。只有到了晚上睡觉,朱碧才成为徐柳最亲的人。这样的生活是那样的幸福,幸福得朱碧常常觉得好像身处一个美梦之中,简直不相信这些是真的。

她常常悄悄告诉徐连波:“和你在一起,为什么会这么幸福?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有这样的福气!”这样容易满足的朱碧常常让徐连波觉得怜惜,他拥着朱碧,看着在花园里跑来跑去玩耍的徐柳,低声道:“朱碧,可怜你以前吃了那么多苦!”他看看朱碧,忍不住在朱碧额头上亲了又亲:“我们要一直在一起!”朱碧依偎进他的怀中,柔声道:“好!我什么都听你的!”五岁的徐桦从润阳回到汤山行宫的时候,已是第二年的二月。赵桐派了侍卫统领梁鸢带着几个亲信侍卫送她回来,刚在谷里现出身形的徐桦,目瞪口呆地看到了脖子里骑着徐柳的徐连波——爹爹对自己那么严厉,为什么对妹妹那么慈爱!徐桦真的是异常的吃醋啊!不过,当她发现爹爹和娘亲对她同样好之后,就不再吃醋了。

三月份很快就到了,汤山行宫花园里的桃花开始绽放,处处花团锦簇,整个行宫成了花的世界花的海洋。冬天的时候,赵桐带着樊青和梁鸢又赶到汤山行宫同继父母亲和两个妹妹团聚。到了晚上,徐连波吩咐人在前院的演武厅中间生上火。一到冬天,演武厅中间就放上了一个泥巴制成的大火盆,太监把秋天伐来的已经晒干的树根放进大火盆里,然后在下面引火,干燥的树根很快就会被引着,可是因为树根太大,所以火势不大,但是燃烧时间很长,整个空旷的演武厅也会变得很暖和。

冬天晚饭吃得早,晚饭后众人就可以过去喝茶吃烤红薯烤馒头兼聊天了。徐连波在正对着火盆的椽子上吊下来三根铁链子,上面各带着一个铁钩,他把铜壶装上水挂在钩子上,这样不但可以取暖还可以烧水喝了。徐连波把红薯放到火盆的碳灰里面,不到半个时辰再用火剪把红薯扒拉出来,剥去外面的那层焦皮,就可以吃到香甜的红薯了。徐连波又教他们如何生火及在火堆上烤馒头、烤羊肉以及做简单的饭食。所以冬天晚上火堆边的聚会,是徐桦徐柳他们最盼望的。

这天晚上,徐连波命太监准备了三耳铁锅、几碟酱料和一大盘切好的豆腐。徐桦一看爹爹这架势,就知道要煮豆腐了,开心极了。徐连波把三耳铁锅挂在铁钩上,往里面添入开水,等水再次沸腾,朱碧就端起豆腐一片片往里放。等豆腐煮熟,朱碧就用筷子把豆腐夹出来,先给三个孩子,然后再给徐连波。豆腐很嫩很香,酱料也是玉香用黄豆和花生做成的黄豆花生酱,在这样寒冷的冬夜,把烫烫的豆腐蘸上酱料再放入嘴里,真是无上的美味,给汤山行宫的冬季带来了很多温暖。

徐桦七岁那年的端午节,她和妹妹徐柳一起床,玉香就就预备好了艾叶水让她们洗脸。徐桦和徐柳洗完脸,朱碧分别给她们戴上一个心形的香袋子,在她们的腕上缠上五色线,最后又用雄黄涂了她们的耳朵这才放她俩出门。原来在独县有这样的端午风俗,端午节那天要用井水泡新鲜的艾叶给小孩子洗脸,据说能消灾辟邪;起床之后,要给孩子的脖子里戴上香布袋,香布袋一般是用丝绸边角料做成三角、心形、扳脚娃娃以及各种小动物形状,里面塞上棉花以及白芷、辛夷、排香等香料,对孩子有防病健体之效;另外要用五种颜色的丝线缠在一起,绑在手上,据说五色丝线缠在一起象征着龙筋,这样孩子就不会落水了;至于涂抹雄黄酒,则是为了防止瘟疫。

徐桦和徐柳刚出门,朱碧就小跑追了上来,嘴里埋怨着:“你们姐俩急什么呀,母亲还没走呢!”徐桦和徐柳转身笑着道:“桐哥哥快要到了,我们俩要去迎接桐哥哥!”朱碧闻言,顿时笑了。大儿子每次过来,汤山行宫总是像过年一样开心热闹。母女三个一起往前走,边走边说着话。徐桦问朱碧:“娘亲,端午节早上非得吃煮过的大蒜吗?”朱碧知道她不爱吃,笑道:“那当然了!煮过的大蒜吃了你们就不会生病了!”“哼!”赵桐赶到汤山行宫的时候,玉香带着清颜和两个小宫女已经把食物摆在桌子上了,无非是些粽子、煮鸡蛋、煮过的大蒜和炸的麻叶之类。

岁月流逝,转移好几年过去了。六月的时候,汤山进入了雨季,经常是滂沱大雨,花园里,院子里,到处都是水。偶尔不下雨的日子,白天虽然很热,可是夜晚往往很凉爽。往往是白天了一场大雨,到了傍晚,雨早已停了,可是院子里还有些积水。徐桦和徐柳已经开始像一般少女一样开始学着做针线了。徐柳不认真学,徐柳却学得很认真。为了她们俩的将来,赵桐做主让她倆都认在了姨母南安太妃名下。这天,徐桦正和徐柳在金银花架下做针线——徐柳做,徐桦看。 两人聊着天,偶尔有一两滴水被风吹着滴落下来,因是夏季,倒也没有大碍。

白子春的小儿子白琳来到汤山行宫做客。十四岁的白琳很是俊秀害羞,十二岁的徐桦最喜欢逗他了。白琳的脸有点红,不过没说什么就走到了徐桦的身边。徐桦拉着他的手就往后花园跑。到了后园阁楼的墙下,都学过武功的两个人一起提气,跃出了园墙,在墙外的草地上落了下来。草地上湿漉漉的,旁边的小路上积了很多水,形成了一个又一个小水坑。他们把鞋和袜子脱了,赤着脚踩在积水里,软软的泥挨着脚底,凉凉的,软软的,舒服极了。 白琳看了看徐桦的脚。徐桦的脚肥肥白白,看起来很可爱。

他有些害羞,移开了眼睛。徐桦也去看白琳的脚。白琳的脚的颜色就像晒好的小麦粒那样的颜色,看起来很舒服。徐桦忍不住用自己的脚去蹭白琳的脚。白琳刚开始还闪躲着,后来索性不动了,站在那里任凭徐桦去踩踏。徐桦就干脆把右脚踩在白琳的左脚脚背上,歪着头看看白琳。白琳的眼睛盯着她。徐桦弯起嘴角一笑,抓住白琳的手臂,左脚也踩了上去。等她完全站上去之后,白琳的手轻轻拢住了她的腰,慢慢地在小路上移动着。 他施展轻功,越移越快,很快便向着高岗那边飞了起来。

身在半空的时候,徐桦有些眩晕,忍不住紧紧箍住白琳的腰,把脸藏在白琳怀里。白琳的好胜心大起,更加卖力施展,身影如风般驶过,霎时已经到了高岗之上。两人停下来好久,徐桦犹自缩在白琳怀中喘息。白琳悄悄吻了吻徐桦的发髻,心中暗暗下了决心。盛夏很快来到了。汤山行宫里的梨花早已落了,在绿叶掩映中青色的梨子挂满枝头。种在亭子旁边的美人蕉的叶子油绿肥大,带来初夏特有的清新。 到了晚上,常会听到外面沟渠里青蛙“呱呱呱呱”的叫声。天也亮得很早,每天早晨,徐桦醒来的时候,都会闻到空气中麦穗的清香,听到布谷鸟“布谷布谷”的叫声。

白琳读书习武之余,就带着徐桦到花园去玩。这天太阳还没有升起,空气沁凉,走在带着露水的草丛里,脚上的鞋很快就变得湿漉漉的。徐桦穿的是一双薄薄的绣花鞋,很快就湿透了,有些不舒服。白琳发现徐桦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就停下脚步弯着腰去看。他发现徐桦的鞋子湿了,就背对着徐桦弯下了身子:“小桦妹妹,来,我背你!”徐桦一笑,马上跳上了白琳的背。 白琳的手伸到背后背起徐桦就走。趴在白琳背上是一种奇异的体验。他的背很单薄,徐桦软软的身子挨上去,觉得很是安稳。

她趴在白琳背上,把下巴放在白琳肩上,脸颊贴着白琳的耳朵。白琳背着徐桦慢慢走着。徐桦肉肉的身子挨着他,清浅的呼吸在他的耳畔,他的心中忽然产生一种满足感,觉得这样就好,就这样走下去好了。他愿意一生一世背负着徐桦走下去。白琳背着徐桦走了很远,徐桦怜惜他,怕他累了,就从白琳背上挣了下来,两人一起跑进了草丛里,在草丛里坐了下来。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就这样坐着,各想各的心事。空气中满是青草特有的香气,有些湿润,有些清淡。徐桦悄悄看了白琳一眼,只见他静静看着前方,长眉入鬓,长睫如扇,高鼻丰唇,轮廓分明,分明是一个英俊少年了。

她的心一动。十二岁的徐桦已经开始发育了,胸部一直隐隐疼痛,看到俊秀的男子总想多看两眼。白琳面上很是平静,心中却起了波澜。他已经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了,早已动了些人事。方才一路走来,徐桦小巧的酥胸软软挨在他的背上,令他心猿意马,几乎难以自持。 徐桦瞧了白琳一会儿,忽然心中做了一个决定。她拉了拉白琳的衣袖,低唤了一声:“白琳——”白琳侧脸看着她,双目如星,璀璨浩瀚。徐桦拉过他,闭着眼睛印上了他的唇。白琳下意识地含住了她的唇,用力吮吸着。

徐桦的唇舌仿佛带着一股甜香,吸引着他继续深入。他的动作逐渐激烈起来,双手罩在了徐桦胸前用力揉搓着。徐桦吃疼,叫了一声,白琳一惊,猛地松开了徐桦。徐桦满脸红晕,眼睛亮晶晶的,红红的嘴唇已经肿了起来。白琳看着她,忽然伸手把她揽到了怀中,紧紧抱着她。 徐桦看着头上的天空,天空湛蓝,偶尔有一两只飞鸟划过天际,很快不见影踪。徐连波和朱碧看着白琳和徐桦这对小儿女,终于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他们不约而同牵住彼此的手,相视一笑。全剧终了,漠漠快要累死了~作者有话要说:《南安太妃传》全部完结~。

小说索引:南安太妃传全文免费阅读,南安太妃传全本免费阅读,南安太妃传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