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十章你再敢胡闹,本王妃就‘休夫

青鸾好笑的看着怒火中烧的周清,见到那张娇俏的粉唇一抽一抽的朝两边咧着,轻笑掩嘴。 小说城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小说城提供免费小说阅读,点,小说城www.xiaoshuocity.com阅读原文说实在话,相对于跟这个小屁孩好好地过日子当他听话的王妃,她更喜欢逗弄他,爱极了他欲哭无泪、抓狂无奈的表情。“啧啧,夫君~!我们成婚才一月有余呢,你这么早就咒骂为妻早早死掉啊;真的好寒心啊。

”青鸾装出一副伤痛欲绝的模样,然后又伸手指着背后的那名红衣女子,眼神幽怨的看着周清,哀戚的问道:“你是不是看上那个女孩儿了?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周清本就被这突然窜出来的红衣少女吓了一大跳,没想到再加上他这个美王妃在这个时候跟他闹脾气,当着如此多的人给他下不来台;想他周清的一世英名啊~~一世英名。 (作者认为,此人只有色名,么有英明)就见周清跳脚而立,双眼瞪得跟核桃似的,愤恨的朝那站在高台之上的红衣少女不屑的一哧,骄傲的说道:“本王爷虽说魅力无边、天下难得,但也并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看上眼的;我这王妃虽然任性娇蛮、粗枝大叶,但长相绝色动人、性情明朗耿直;缺点多多但还是深得本王的欢心;只是你~!哪来的野丫头在这里胡乱造次?本王的婚事乃是父皇钦点、百官见证,哪能随意说换就换?”那名女子听到周清这铿锵有力的回复,顿时煞白了脸,一双红红的眼瞳中泛起惹人怜爱的泪光,好不委屈可人。

“王爷,您怎能忘了霜儿,去年的这个时候您亲自许诺,早晚有一天会三媒六聘、八抬大轿将的将霜儿从秋霜院中接出来,当您堂堂正正的王妃,与您共掌蜀州封地;一年光景才过,您怎么就忘记了当日的承诺?不娶霜儿便罢,还联合这个女人当众羞辱于我?”悲惋的嗓音中,带着心痛的颤意狠狠地指责着周清的背叛和疏离。而现场众人,在听到那女子说的话后,更是嗤之以鼻的看着一脸淡漠的周清;此等游戏女人真心的‘小色虫’,踩死在地上都会有人将它捡回去当反面教材的标本来展示。

青鸾看着面露尴尬的周清,再看看周围越来越大的声讨声,不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本以为那女子是钦慕周清的身份和长相才敢当众挑衅与她,只是没想到是她这个没品的夫君惹下的又一笔风流债;没想到啊,人小小的,这情债还挺重。就见青鸾莲步轻移,走近赛台几步又将那女子的长相看的真切几分,连连称赞还是一个小美人呢。脑海中忽然想起当初自己大闹醉意楼时,周清包养得一个清官儿名字好似也叫什么霜的,随意胡诌几句,赶快帮这个死小子的丑事掩盖过去;毕竟今日他们来是比赛的,并不是与众人分享家丑的。

就见青鸾后知后觉的看着那名身着红衣、泪眼朦胧的少女,同情的眼神顿时溢满那双妖媚的水眸中,竟然有一股说不出的迷惑和韵味。“我说姑娘,我看你是误会了~!我家夫君虽然并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但好歹也是一朝之王、一地之主,有个三妻四妾、佳丽千百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本王妃给你说实话你也别往心里去,在你之前王爷在这醉意楼中也是看上了一个叫如霜的清官儿,每日与那红尘女子戏乐与香塌软卧之内,甚至都忘了回府;最后我才知道并不是那女子长得有多么娇艳迷人,而是她的名字中带着一个‘霜’字;原来我家夫君在幼年就有一种怪癖,就是对这个字十分敏感;故而在面对叫着这个字的少女们更是像是着了魔一般,被迷得晕头转向~!姑娘,本王妃见你相貌清丽、慧黠睿智,将来定会找到一个如意郎君陪伴终生,至于我这玉清王妃的位置,那是皇上所定,并不是我们一两句话就能改变的。

”那名唤霜儿的少女被青鸾说出的话迷得一愣一愣的,虽然心存怀疑,但还是不敢出口反驳;一双幽怨的眼睛凄楚的看着站在青鸾身后的周清,不舍得情意让青鸾看了都觉得心痛。这个死小子、色虫子,瞧你又害了一个无辜的少女;这辈子你周清是不是和尚投胎,想女人、玩美女是你每天必做的事情吗?而在场众人,在听到青鸾的一番解释后,也是将信将疑的看着一脸迷茫的周清;但仔细想想也是有上几分道理;一个男人丢下自己倾城绝色的王妃不要怎会去找那相貌一般、姿色普通的青楼女子呢?解释好像真的如玉清王妃说的那般,是玉清王爷怀有怪癖,无法控制心智。

就在众人以为这场闹剧要结束时,一直坐在对面默不作声的秋桐终于忍不住的站起身来,慢慢走到赛台之上,伸臂便将那女子抱入怀中。青鸾和周清在看到秋桐的动作后,当时便愣在原场,不明白这又是怎样的一副情况。秋桐看着怀中嘤嘤哭泣的少女,心疼的神色溢于言表,抬头看着站在台下那名身着白衣、巧笑嫣然的绝色女子,沉静了半天后终于开口说道:“舍妹心思单纯、并无心机,怎会是老练聪慧玉清王妃您的对手呢?什么怪癖?这都是借口;我与王爷自幼交好,怎会不知他身有隐疾呢?”秋桐的话音刚落,就见现场顿时人声鼎沸、喧闹不断。

青鸾轻颤着退后一步,眼神不自觉地便朝那已坐回凳子上一脸淡然的周深看去,当青鸾在看到周深那双闪着柔和温情的双眸时,就像获得力量一般顿时有了应对之策。就见青鸾不顾众人的侧目,伸手优雅的牵了下拖及脚边的长裙,便朝那赛台走去;雪白华美的裙边处精绣着无数颗大小一样的珍珠,颗颗饱满的珍珠在秋阳的照射下,闪耀着柔和自然的光泽,就像一层飘然若仙的雾气将青鸾笼罩其中;当青鸾步上赛台后,便也不急着超那对兄妹走去,而是信步盎然的站在原地,看着秋桐稍许后,终于来口说道。

“但本王妃却认为你秋公子更为厉害几分呢;如果我猜得不错你的计策应是这样,想要借着这次斗诗大会千百文人雅士聚集之时,让自己的妹妹出来大闹一场,然后逼迫王爷在舆论的压力下不得不许下承诺,娶你妹妹为妃,对不对?”青鸾话音刚落,那秋桐便瞬时抬头惊讶的看着青鸾,不敢相信自己的计划怎么就这样被一个女人随口说了出来。青鸾说的没错,当他看到自己的妹妹终日因为思念周清而默默拭泪的时候,作为兄长自然心疼不已,但是已经成婚的周清似乎对他这个王妃十分顺从听话,若是在他们刚刚成亲之后贸然提出让妹妹嫁给他,那周清自然会犹豫,更是有可能拒绝,毕竟自己妹妹那骄横毛躁的脾性实在是比不上那风华绝代的玉清王妃一分;所以,他便铤而走险,想要在这千人聚集的场地上,让霜儿出来闹上一场,然后自己再做出一副教妹不严的模样,将所有的手脚都完美的掩盖住;只是没想到这次大赛,周清不光请来了文采出众的逐鹿王帮忙,更是将他自己的王妃带在身边;如今所有的事迹败落,他的妹妹该怎么办呢?不过这还不最关键的,关键的是通过这次的打闹,他秋家恐怕是要蒙上笑柄了。

想那周清并不是什么痴情种子、绝情汉,而自己的妹妹怎么就喜欢上了这样一个人呢?就在众人都像是看笑话一般的看着那站在赛台之上的那对兄妹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周深起步走了上来;看着秋桐不知所措的模样后,安慰的开口道:“一切随缘,秋公子便不必强求了;只是刚才秋姑娘已经出言要代表你们参加第三场的比赛;这说出去的话恍如泼出去的水,恐怕会覆水难收吧。”秋桐听出周深的意思,刚想要回复却被坐在下面的夏雨打断。“逐鹿王爷,想你也是一代贤王,怎能为了输赢在这个时候敲我们一竹杠呢?霜儿妹妹年少无知,又是深养在大宅中的大家闺秀,这琴棋歌舞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在这文笔造诣上恐怕就会输给玉清王妃几分吧~!我看这样,依旧是王妃出来应题,而我们就另派他人了。

”夏雨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将周深说的有理难言,这本就是‘逍遥三公子’使诈在先,而现在周深只不过是顺水推舟,没想到却被奸小鼠辈说成恶意使坏;青鸾抬头看着脸色不悦的周深,心里也是为周深心口的隐忍而愤愤不平。青鸾看着夏雨那番得意洋洋的模样,淡笑着走到周深身边,朝着那夏雨轻笑几下后,才开口说道:“夏公子真是高抬本王妃了,说实话,青鸾虽幼小学习诗词歌赋,但青鸾实在是粗陋,并未学得精深,反而是那女儿家的琴棋歌曲还是勉强能够上得了场面;我看你们也不用再换人了,若是夏公子不弃,便于霜儿姑娘一同上台与青鸾一起竞技长短,可好?”夏雨本是见那周深的确十分难以对付,想要逞着口舌之快好好地将他羞辱一番,只是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将军不成反而被反将一军;这玉清王妃似乎真的是才貌具备啊。

就在夏雨犹豫不决的想着应对之策时,坐在下面的周清早就按耐不住,看着眼前这群只知道设计圈套让自己往里面钻的兄弟,大吼一声便站起身来:“夏雨,你就不要再磨磨唧唧了;刚才你不是说我八哥占你们的便宜吗?那好啊,现在你亲自上场,便可以好好地盯着我八哥,免得到时候我们赢了,你又大喊不公~!”夏雨听出周清口中的不快,忙赔礼笑道:“王爷,我们都是好朋友,怎能将话说的这么难听呢?你看我们还不是情势所逼,不得不这么做吗?请您海涵啊~~海涵~~!”周清嘲弄的看着夏雨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更是不屑到了极点,就见周清倨傲挥袖,斜看了夏雨一眼后,便沉声说道:“夏公子,本王什么时候说过本王有你们这群朋友的?本王乃正统皇室子孙,我的兄弟朋友都是随本王一样,是姓‘周’,什么时候加上了你一个姓‘夏’的?”就见周清刚一说完,便不顾夏雨沉暗的脸色,冲那一直隔岸观火的裁判官吼了一嗓子:“看什么看?还不宣布第三局开始;小心你耽误了本王的时间,本王将你拉下去砍了。

”裁判官柳白看出周清好似不像在开玩笑,颤颤巍巍的冲着站在下面的夏雨说道:“夏公子还是上台来吧,秋公子请你下去。”秋桐见周清这次是真的认起真来了,也不敢怠慢,要知道这个玉清王爷可是说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就见那夏雨一脸沮丧的走上赛台,与秋桐对了一眼后就瞅着站在对面的青鸾与周深,想了一会儿后,便问道:“看来王妃是想要和逐鹿王爷一起迎接第三回合?”青鸾听到这话,忙抬头看向周深,就见周深脸色忽而变得娇红,不知该作何解释。

青鸾见周深这样,倒是也无所谓,就见青鸾当着众人朝周深微微福礼,道:“青鸾知道八哥刚才为了第二回合伤了不少脑筋,但是青鸾技薄,恐怕难赢对手,只是希望八哥能够不辞辛苦,助青鸾一臂之力。”周深听到青鸾的话,一脸赞赏的点了点头;要知道,在这赛台上同时参加比赛的两人,普遍都是关系比较密切、甚至可以说是心有灵犀的一对璧人,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互相补给、相互扶持;但如今青鸾参加第三回合的挑战,按理应是周清上台一起并肩作战,但是那周清每日只知道风花雪月,哪里对琴棋歌舞有过兴趣?不光是于公还是于私,青鸾在心里倒是很是希望与周深站在一起。

夏雨听着青鸾的话,气的眉毛都翘了起来;但比赛并没有要求选手仅能上一场,所以也只能任由那有着真才实学的周深上前助阵。裁判官柳白将现场四人之间的明抢暗火看的一清二楚,心里也是暗暗为‘逍遥三公子’着急;要知道现在的局势是,玉清王爷已经在周深的帮助下赢了一局,若是他们再赢,那这次的赢主必然是那不学无术的小王爷了;想到这里,柳白细看了一眼青鸾,暗哼一声便亲自敲起锣声,高喊:“第三轮比才开始。”第三轮比赛:顾名思义,也就成了这次斗诗大会中最重要的一场比试;是赢还是双方打成平手就看这一局的成败。

就见裁判官柳白轻招一下手臂,便让站在旁边的四人齐齐站于他的身侧,看着台下千百围观者,笃定的拿起手中的宣纸,高声说道:“第四局,比的是综合;四位参赛者中,先有女子相互比较,最后再在同伴的帮助下完成一段歌舞的表演或者是下完一场由‘蜀州棋神’摆下的棋局;现在请王妃和秋姑娘上前一步。”青鸾听完,倒也无所谓的站在前方;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肿的小美人,心里大呼可怜;没想到她对周清倒是真情一片,可惜了,所托非人。就在青鸾感叹着秋霜时,忽然听到裁判官出的题目。

“请二位姑娘模仿出蜀州的一位名人,此人定是一代传奇,被后代钦慕瞻仰。”这本是一个十分简单的问题,任何的一个蜀州人都能将在蜀州出生的名人说上三两个,但是却对于刚到蜀州的青鸾来说,这简直就是‘故意刁难’。坐在下面的周清听到裁判官的话后,便大嚷嚷着要上去打死这个该死的裁判官;当他在看到青鸾站在原地不动时,更是扬言大嚷:“柳白,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心里打的小九九,你直接就是在欺负青鸾是个外人不知道咱蜀州的历史;本王告诉你,你这是舞弊、是欺诈。

”柳白听到周清的话,倒是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看着已经做好姿势的秋霜,淡笑出声:“王爷说这话可是冤枉草民了,草民认为作为封地之主,王爷您的正妃,应当首当其冲对我们的蜀州了解的非常透彻才行;只是没想到王妃好似并没有我们期待的那般,十分上心蜀州呢。”周清听出柳白是在污蔑青鸾,但是苦于没有办法,只能跺脚发恨,圆圆的大眼中若是能够喷出火来,早就将那柳白烧的连个渣都不剩了。随着一声锣声起,柳白上前宣布第三局的第一场比赛结束,然后便欣喜的走到秋霜面前,似模似样的打量了一番秋霜做出来的动作后,终于开口说道:“秋姑娘学的是誉有‘天下巧手’之称的巧婆婆吧~!”“裁判官眼力真好,霜儿便是学的巧婆婆;巧婆婆一生都是一个传奇,在宫中进浣衣局专门为帝王后妃制作衣衫,为我蜀州百姓争了不少气,随后年纪大了,更是回到蜀州,将一身绝学尽数传扬给弟子,为的便是让后人子孙都能够穿上漂亮美丽的罗衫;霜儿认为巧婆婆才是当真无愧的一代奇人呢。

”就见秋霜刚解释完,台下雷鸣般的掌声便接踵而来;青鸾淡然的看着秋霜因为喜色而变得潮红的面颊,心里倒是暗暗佩服这个聪明美丽的小女子了。裁判官见群众有这么大的反应,更是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朵上,转身看着依旧静站在周深前面的青鸾,嘲弄的说道:“王妃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只是一直静站在原地,并没有做出任何举止,柳白不才,实在是看不出您学得是哪一位高人呢?”青鸾看出柳白眼中的不屑,倒是不与他一般见识,而是上前两步来到赛台边缘,骄傲的看着坐在台下的众人,大有睥睨天下之势。

“本王妃学得不是别人,而是学得自己~!”“什么?”柳白看着那个洁白的身影,忙走上几步来到青鸾身边,上下打量着静然不动的青鸾,更是诧异的问道:“难道王妃认为自己会是被蜀州百姓瞻仰的对象吗?”青鸾看着脸色灰白的柳白,就见她水袖一甩便纵有万种风情、水眸轻眨顿时扰起无数彩莲绮梦,柔软轻抚的嗓音,带着空谷的绝响和缠绵的情意,细看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盈盈说道:“本王妃为什么要学别人,那些人在我赵青鸾出来之前,是被大家共同瞻仰倾慕的,但是,现在本王妃站在这里便是在创造另一段神话;我的夫君是封地之主,更是当朝的玉清王爷,他的一生定会被记载在皇室的玉蝶上,更会被写到史书上,而我身为他的正妃同样会被史官记住,更会被后人传颂;再加之若本王妃今日赢了比赛,你敢说不会被万人称颂、世人敬仰吗?”青鸾不大的声响,就像是带着前所未有的清晰,传入在场的每一个人耳中;而周清更是激动的站起身来,喜爱的咧着一张大嘴巴,高喊道:“青鸾会是一代传奇,玉清王妃会名扬天下、永留史册。

”就见周清的话音刚落,在场的每一个人像是约好了一般随着周清高喊着:“青鸾会是一代传奇,玉清王妃会名扬天下、永留史册……”青鸾淡笑的看着沸腾的现场,高雅的轻轻点头;转身挑衅的看了一眼柳白惨败的神色,轻笑一声便站回到周深身边。周深低头看着青鸾,低神轻语:“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青鸾听到这信赖的话,抬头看着周深温柔的神色,这一望就好似带着千古的沉淀,深情而又迷人。柳白看着激昂的现场,示意锣声再起,果然,在场众人听到锣音传来,顿时安静下来;惊叹的看着青鸾与周深皓白的身影,眼中渐渐露出钦慕之色。

柳白走回四人中间,朝神色不安的夏雨看了几眼后,终于开口宣布:“第二局开始。”第二局刚刚开始,做为抽了‘天’字的秋霜与夏雨,选择了下棋;青鸾看着秋霜镇定下棋的模样,不觉感叹这小小的年纪就有了如此卓越的棋术,不免让人心生羡慕之色;倒是那个夏雨,终日流连于青楼会所之中,哪有什么心性去钻研棋术,整场下来,若不是秋霜从中帮助,恐怕连一子都不知道落于何处。等到青鸾与周深开始展示才艺时,侍剑双手捧琴,将一张绝世好琴放于已坐在凳子上的周深面前,就见那琴浑身发红,就像是带着一股飘渺的仙气一般将一根根琴弦笼罩其中,周深微微试音,就听那恍若流水的琴音缓缓传来,带着幽谷的回音和万物的情意渐渐地在指尖轻轻流动。

青鸾站于赛台之中,闭眼听着周深弹出的仙音妙曲,忽热就见那双莹莹美目轻轻睁开,夹杂着一丝夭邪的媚气,随着双臂舞出的动作轻柔的洒向在座的每一个人。台下之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位于赛台上那两位白衣若仙的绝色之人,就见男子白衣飘飘,静坐琴台之上,双手轻抚横摆在眼前的千古好琴,随着那灵动修长的手指,琴声好似被赋予生命一般,萦绕在每个人的耳中,缠绵的每个人的心口;俊美的脸颊,乌黑高束的长发,成了万物中最美丽的景致,挺直的鼻梁,薄而浅抿的嘴唇带着对爱人的相思,勾勒出最动人的笑意;琴声乍起之处,让人心疼怜惜,琴音缠绵之处,又让所有人都欣喜的快要落下泪来;站于那男子面前的是一个正在轻舞的少女,倾城绝色的容颜、妖娆邪魅的气质让任何人都无法从她身上离开半分;就见那莲步轻动,情目脉脉;这样绝美的她就像是丛林中的精灵,干净的让人不敢染指,但身上自然流露的夭邪又像是一只为祸人间的妖精,蛊惑着在场所有人的心智。

周清失神的看着位于赛台上的两人,忽然觉得他们竟是那般出奇的合适,就像他们刚到这斗诗大会上时,众人竟然将青鸾喊成是八哥的王妃;台上同时身着白色锦衫的二人,就像一对仙侣,肆意的徜徉在他们的美好世界中,互相凝视轻笑的双眸中,又带着对对方的依赖和喜爱,震撼了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心;看到这些,周清不禁有个假设,若是青鸾嫁给的是八哥,那他们两个一定会是世人所羡慕的神仙眷侣吧;在每日清晨的白雾中,两个绝美之人相拥而起,午后,在盛开着无数白莲的莲花池边相互依偎,数着那莲花的花瓣到底有几片;在朝阳快要散尽时,八哥抚琴,青鸾跳舞;无数彩蝶迎风而来,伴随在他们的身侧;这幅光景,一定会羡煞天上人间、响彻千年、传遍万古吧~!一曲终了,一舞终完;当青鸾与周深齐齐站于赛台之上看着惊愕的人群时,相互凝笑,就像是一对相爱多年的夫妇,熟悉到已然知道对方接下来会做什么似的。

柳白看着众人的反应,又看了几眼站在一边灰头土脸的夏雨,只能隐忍着宣布:“这次斗诗大会,赢主便是玉清王爷。”周深听到这声宣判,更是轻笑出声,看着台下神色已经变得激动地众人,背手而立,带着真正的王者之风,说道:“本王一直认为,人定胜天~!”随着这这声话落,众人皆是大呼着跳起身来;现场再一次活跃起来。但是静坐在凳子上的周清倒是感觉不出一点开心,只是发呆的看着站在高台之上的两对白色的身影,沉沉的陷入自怨自艾的困境中。

青鸾的身边,就应该站着一个这样优秀的男人吧~!斗诗大会的胜利,很快就传遍了蜀州的大街小巷,当所有的人知道是玉清王爷赢得比赛后,都先是一脸惊愕,但在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后,都又信服的点头称赞。玉清王府当青鸾与周清齐齐回到寝殿,那周清便有气无力的趴在睡踏上,看着静坐在桌边喝着茶水的青鸾,直直发呆。青鸾看着一路上都出奇安静的周清,心里大感疑惑,这根本就不是这小屁孩的性格啊;赢了比赛,他一定是最高兴的一个才对呢。

就在青鸾疑惑的看着周清时,周清终于站起身走到青鸾身边,一脸受伤的问道:“青鸾,你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八哥啊~!”青鸾听到这问话,心虚的抬头看着周清,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样问;难道是他察觉到了什么?周清看着青鸾惊诧的模样,心里一阵发苦:“我就知道,你是喜欢八哥啊,八哥多优秀啊,而我~~!”就在周清抱怨着青鸾时,就见青鸾已走到书桌前,拿起一张白色的宣纸大咧咧的画了几笔后,便有些生气的扔到周清面前。周清苦着一张脸,拿起面前的宣纸,当他看到上面的两个字时,便像是吃了火药一般跳了起来,大声嚷嚷道:“赵青鸾,你也太放肆了;你怎能随便就将‘休夫’这两个字写出来?”青鸾看着周清怒吼的神色,倒是一副无所谓的耸耸肩,慢条斯理的回答道:“你不是说我喜欢你八哥吗?好啊,那我就休了你,然后跟你八哥远走天涯,当一辈子的快活夫妻。

”“你敢~!赵青鸾,你是我周清的女人,一辈子都是;你想都别想被着我偷男人,让我戴绿帽子。”青鸾瞧着气的不轻的周清,并不出言安慰,只是有些疲惫的走到睡塌边,慵懒的躺下去,轻松的说道:“这个你管不着,反正我又不是什么贞洁烈妇,不需要贞节牌坊,你若是哪天再随便说话惹我不高兴,我就到一个你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找个喜欢的男人,跟别人生一大堆娃娃,气死你~!”周清听着青鸾的话,气的头皮都发麻了;尤其是在听到青鸾说要与别的男人生娃娃,更是气的肺都要着火;就见那小子一把揉碎手中的宣纸,似笑非笑的走到青鸾的身边,奸笑着说道:“想要跟别人生娃娃,你做梦吧;现在,你就先给本王生一个小王爷再说~!”说完,周清便扑到在青鸾身上,上下其手的解开青鸾的裙衫,看着那优美诱人的身体,再也忍不住的啃了上去。

青鸾,不管你相不相信,当我看到你与八哥登对的站在赛台上时,为夫的心中便有一股很强烈的念头;我要变得强大,强大到有资格站姿你身边,被天下人羡慕为止~!启儿的广告栏启儿的宝贝襄儿新出的文文《我的古代小夫侍》已经开坑,内容精彩有意思,绝对的女尊文、男生子,宝贝们若是喜欢就去看看吧~!启儿的亲亲蓝蓝《宠夫排排站》内容强大、美男多多,喜欢的宝贝们都去看看哦~!么么宝贝们~!【摁倒a1985731624宝贝,狂亲亲;五朵鲜花啊,看的启儿心花怒放哒~!大大的抱抱~!】请牢记:g.xxsy.net义父求你温柔一点sodu网站统计。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