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三章陈年旧梦、调教‘小色虫

深夜将至当青鸾在睡梦中醒来时,便警觉的看到那道火红的身影傲然挺立在月光之下,一双邪魅的双眼就像一只聪慧的狸猫,发出灼人的光泽。青鸾转头看着床内趴在她身上熟睡的周清,心疼的瞥着那张粉嫩可爱的娃娃脸,略有所思后,终还是只着单衣的步下床去;赤脚走出房外;任由细嫩的脚心踩在那刚刚吹落的枫叶上,清楚地感受着刺痛的感觉。西门灼一脸冷漠的看着走出来的披发女子,时光好似又回到了二十二年前,她也是喜欢四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到处乱跑,纤细光裸的脚踝处总是绑着一束紫色的铃铛,随着轻盈的脚步响起快乐的音调。

没想到二十二年后,她的女儿会这般像她,但是细看之下;那个男人的影子也是深刻的刻在他的女儿身上;都是一样爱极了穿白色的衣衫;呼之欲出的气势和不可忽视的浩然让人侧目。赵翼,你的女儿果然有着你当年的风范。青鸾漫步走到西门灼身边,一双迷人的眼眸中没有一点感情,连往日的恨意都渐渐消逝。“义父~~!”轻柔的嗓音中竟然透漏着难得的柔和及亲昵,西门灼在听到这真是的呼唤后,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青鸾,俊美无双的面颊上更是隐含着难以描述的感情。

“难道和纯真的人呆在一起时间久了,真的会受到影响?想你往日有多恨我,没想到今晚还能在你口中听到‘义父’这个词;看来默许你和周清成婚的举动,对你还是有些影响的。”清朗的嗓音,并没有以往的诡异;平和的语调让青鸾也是暗暗松下一口气,看来今晚西门灼的到来,并不是要折磨她。青鸾淡笑了一下,无意撇到在那红色锦服的玉带处,斜挂的青绿;温润碧透的玉笛像是拥有生命一般,莹莹的闪着绿光;记忆好似又回到了四年前。那天下午,当十四岁的青鸾从梦中醒来后,看到眼前陌生的环境便吓得哭泣不止;那时隐藏在屏风后的西门灼在听到那孩童稚嫩的哭喊后,就再也忍不住的跑了出来;抱着怀中与心爱女人唯一有着血缘关系的女孩子,心底暗痛。

“你叫青鸾是吗?从今天开始我便你的父亲,你是我的女儿~!”西门灼像是着魔般的说出这句话,然后看着怀中眼睛晶亮的小女孩儿,第一次温柔的笑了。抽身拿出一直陪着自己的玉笛,修长的手指按出悲惋的音乐,就像滴血的凤凰,让人心痛不已;还是孩童的青鸾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伤痛的绝美男子,伸出小小的手臂圈住那人细致的脖颈,连话都不敢太大声的说道:“义父不要伤心,青鸾会陪着你;会将母亲送给青鸾的小兔兔拿来陪你玩~!”也是从那时起,青鸾便喜欢上了那幽怨呜咽的笛声;这一听便听了整整四年;时光如梭、光阴似箭,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青鸾早就随着黑暗的折磨变得不再无害;可是不管她怎么变,那个喜欢听笛声的习惯却一直没改掉。

西门灼随着青鸾看向自己的目光,慢慢朝自己腰间看了一眼,便笑了一下从身上取下那浑身通透的玉笛;放在弧度优美的嘴角处轻吹几下,便熟稔的吹奏出一曲伤感的曲谱。青鸾看着今晚略显伤感的西门灼,幽幽的开口道:“我的命运,好似就像你手中的玉笛;看上华美无常,可是吹奏出的都是伤痛的音律。”西门灼听到青鸾这话,吹奏稍有停顿,两排浓密的睫毛轻轻地颤了颤,就像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优雅而动人。“其实我最拿手的是琵琶;吹奏玉笛是因为你母亲很喜欢听笛声的悠远。

”西门灼淡淡的开口说道,盈亮的美目就像两汪深邃的潭水,让人不觉深陷其中,无法自拔。青鸾看着眼前这名绝色的红衣男子,除了用‘妖孽’两个字来形容他的相貌以外,她不知再怎样说出对他的评价;若是一个这样的男人怀抱琵琶静坐柳边,那是何等的倾城绝色?别样夭邪?想到这里,青鸾不由轻笑出声,慢慢开口道:“我很羡慕母亲,今生有你这样痴情的男子惦记着,有父亲那样出色的男人陪着、爱着,她拥有了太多女人穷尽一生都无法得到的一切;义父,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一个人变了心性,乃至最后丢了良心?”西门灼恍然听到青鸾的提问,有些不敢确信的闪烁着眼神,最后冷冷的开口道:“若是将来你发现自己的所有重心都会被一个人无形的控制时,你便会知道,爱情的来临,会比你想象的更可怕~!”“所以,你将青鸾从小养在身边,只是为了排解对母亲的爱意,对吗?”青鸾又走近一步,看着西门灼绝美的面颊,有些着急的问道。

西门灼略有所触的看着青鸾期盼的神色,一抹邪笑溢在嘴角,问着:“今日你的胆子似乎很大,竟然敢和我说这么多话?”“那是因为青鸾发现义父好似并不是外表表现的那般冰冷;从义父给青鸾送来千金难求的嫁妆时,一股熟悉的温暖让青鸾感动了;义父,其实在你的内心还是有一片净土的,是不是?”西门灼好笑的看着寻求答案的青鸾,伸手抬起青鸾娇美的小巴,借着月光看着手中柔软的肌肤,嬉笑着回问道:“你觉得一个嗜血成性的狂魔会有良知吗?”青鸾诧异的听着西门灼的话,极力的睁大眼睛细看着眼前这名为情伤痛的男子,摇了摇头。

“不~!若是以前我会信了你的话;可是和周清成亲后,我渐渐明白了一件事情;一个心中有爱的人,绝对不是个冰冷恶毒的邪魔;义父,其实你是关心青鸾的,对不对?要是你真的想将青鸾当成欲望的工具、报复的棋子,你便不会将魔教的镇教之宝‘血灵珠’绣在青鸾的嫁衣上,当装饰物,更不会关心的亲自送到青鸾身边。”听到青鸾的话,这次该换成西门灼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精明的女子;没想到他小心翼翼安排的一切,还是被聪慧的她看了个清楚。

“是有怎样?我将好东西送给你,无非是想要让你这个‘义女’嫁的风光一些;除了这个我别无他意~!”“不是的义父,这绝对不是你的真心;义父,青鸾求你,求你收手吧;我们不要因为自己的私心破坏了眼前的和谐,更不要让恨再沉沦下去,好不好?”青鸾听见西门灼这样说,忙上前抓着西门灼红色的衣袖,祈求的看着西门灼。而西门灼在听到青鸾的话时,愣了半晌后,终于大怒的甩开青鸾的羁绊,喝声道:“我怎说今晚你的胆子会变得这么大,原来是想要亲近我从而劝服我不要再动周朝,是不是?哼~!赵青鸾,你是不是有些太高看自己了,你当真以为我会将你当成一回事吗?我说过,周朝的毁灭将是势在必得~!”“为什么~~?你恨的是我的家人,可为什么要牵扯这么多的无辜?还有我的父母,你到底将他们藏在哪里?义父,青鸾都可以将恨意放下,你为什么不可以?为什么要将自己永远的关在痛苦的匣子里?”西门灼看着痛哭挣扎的青鸾,阴沉的脸色上看不出一点表情,但那闪着幽暗之火的眼眸隐隐的透露这他的怒火:“好~!我告诉你为什么,因为你从没有体会到被心爱之人背叛的痛楚,因为你的痛绝没有我的千分之一来得强烈;因为你和你那看上骄傲的父亲一样,是个专门喜欢掠夺别人感情的侩子手~!”“父亲~~?侩子手?义父,你到底还有什么在隐瞒青鸾?”青鸾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大喊出声,额头处稍稍暴跳的青筋更是让她那张绝美的娇容看上多了几分狠厉。

“隐瞒?呵呵~~!我怎会隐瞒自己亲身培养出来的禁宠呢?是你的父母对你隐瞒了一切,包庇一切,你知道吗?”青鸾不敢确信的摇头,退后的脚步忽而有些慌乱,差点让那娇盈的身子跌落在地。就见西门灼走近青鸾,伸手捏着青鸾煞白的脸颊,看着那微微颤抖的下巴,口型徐慢的说道:“青鸾,我的好女儿,你知道自己有多悲哀、多可怜吗?你当真以为自己亲人会对你坦诚以待吗?你还真的以为自己的生身父母只是个简单的农家人吗?你可知道你那骄傲的父亲他的身份到底是谁吗?还有你那高洁的母亲,她又是怎样的欺骗过我的感情后,投奔到你父亲的怀抱中吗?”“我不要听,你住口~!我不要听~~!”青鸾怒吼着想要摆脱西门灼的牵制,但是任她怎么努力也无济于事,小小的身子就像被西门灼施了定身法般,站在原地动弹不得。

“你不是想要劝我收手吗?若是你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还会劝服我吗?”西门灼邪恶的看着青鸾无助的眼神,一脸清冷的看着远处,开口说道:“当现在的人们在称赞周沿有多么的神勇时,可还有谁记得,在二十二年前,神州大地的第一代战神他的名号又是谁?赵青鸾,其实你并不低贱,你的身上流着赵国最尊贵的血液,只因你是那个男人的亲生女儿,更是赵国的傲神太子唯一的小公主~~!呵呵,很惊奇吗?不要怀疑,我的孩子,你的父亲真的是赵国的太子,他的出现就像天神转世一般,拥有无穷的智慧和神勇无双的能力;想当年,赵国的国土还不及现在的三分之一大,就是他带着自己亲自训练出的军队,征战四方、睥睨天下,让赵国那个小小的附属国顿时以傲人之姿占领天下、平分四海;一代战神身披银铠,掌控四国丰神俊雅,一剑天下谁敢不从;这些词说的都是你的父亲——傲神太子赵翼;可是英雄寂寞、美人如花,再厉害的男人都过不了美人关,在赵翼创立了赵国盛世后,便一夜消失,从此淡出人迹;所有的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可是只有我知晓他藏到了什么地方;还记得我当初与他兄弟相称,并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介绍给他认识,可是天不遂人愿,自己的兄弟竟然带着自己的女人跑了;青鸾,你可知道这份背叛有多重吗?你可知道我的心有多苦吗?建立在别人伤口的爱情是不会得到祝福的;所以,我要亲手毁了他所创立的一切,爱人、女儿,接着便是他的故土——赵国。

”“所以你就利用我,想要利用我毁了父亲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是不是?”青鸾惊慌的看着眼前已被红色血气包围的西门灼,不敢相信的问道。“是~!我就是要利用你,就是要折磨你,我要让那赵翼好好地尝一尝失去爱人的痛苦,上天太不公平,将最好的一切都给了他,徒留下所有的悲伤,尽数留给我这样的可怜人。”“呵呵~~!呵呵~~?你可怜?你会可怜吗?”青鸾嘲笑的回问道:“既然你要击败赵国,可为什么还要毁了周朝?还要我处心积虑的挑起周朝皇子之间的内讧呢?周朝的万千子民可没有对不住你的地方啊~!”听见青鸾这样说,西门灼更是笑得狂乱,就见他抬头无谓的说道:“赵翼虽然走了,但他亲自训练的军队和麾下的英勇之臣却死心塌地的守着赵国,无人敢以欺近;纵观天下,除了齐国的铁骑可以与那赵国争上一争外,还有谁能奈何的了他们?可是要齐国出兵是需要代价的,那便是齐国要我帮着一起吞并周朝;周朝已屹立百年,内政已腐朽不堪,朝廷内也是勾心斗角、皇储不定;细看局势,周朝唯一算的上人物的便是那鼎汉王——周沿;只要让他们皇子之间争斗不断,定会要了周朝的气数;所以我便派你来吹吹风、加加火,将这无形的战争燃的更烈些;没想到我的乖女儿会这般厉害,还未几个月便让周朝最为厉害的几位皇子当成了宝贝,争相欲得啊~!”青鸾不敢相信的听着西门灼的话,想轻眯的双眸中尽是惊愕;想当初她一直认为西门灼是为了报复她故而让她当那为人不齿的妓女,没想到他竟然是在利用自己达到这种目的。

想到这里,就见青鸾慢慢抬头看着西门灼发狂的眼眸,声音低沉的说道:“今晚青鸾知道了义父的所有计划,难道你就不担心我不再配合你的指示了吗?”“是吗?哼~!你绝对不敢~!”青鸾看着西门灼笃定的神态,心里大为窝火的说道:“我是不会再为虎作伥的。”“是吗?我认识的赵青鸾是个冰冷而又缺乏爱意的女子;在她的世界中,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喜欢的人,其他人的生死她决计不会理会~!”西门灼自信的说着,细看青鸾幽亮的眼眸也是闪着极其灼人的光泽。

青鸾慢慢低头,一对魅惑的双眸中尽是挣扎,过了一会儿,等青鸾再一次抬头看着西门灼时,眼神中尽然隐含着些许可怜和怜悯,就见那清脆的嗓音带着邪魅的味道慢慢的传了出来:“若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坚持是错的时,你会怎么做?不停的懊悔还是自杀谢罪?”西门灼有些听不明白的看着青鸾闪烁着智谋的眸子,口气阴沉的问道:“什么意思?”青鸾慢慢扬起笑脸,笑得极其无辜单纯的说道:“答案便在我的名字里,没有爱情的两个人怎会为自己的孩子起这样的名字呢?义父,青鸾在小时便明白了一个事实,我的父母几乎将对方看成了生命的全部,他们的爱情,不是我们可以懂得。

”就见青鸾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毫不理会站在身后愕然的西门灼。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义父,既然无缘,何必强求?新房内青鸾眼含泪水的走进这温暖的新房内,红色的燃烛还是发着单调的‘啪啪’声,而床上沉睡的小人儿,好似没有被这声响惊醒,依旧恬谧在快乐的梦乡中。青鸾细看着周清,那张永远都露着欢快笑意的娃娃脸是自己最喜欢看到的,还有那迷人的小梨涡、单纯无害的性格,美好的就像飘渺的晨雾,层层让人心醉。

“周清啊~~!我真羡慕你能这样活着。”青鸾轻抚着周清如玉的脸颊,幽幽的说道。而那沉睡的小人,不知是有心灵感应还是被吵醒了一般,竟然慢慢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眸,如水般的眼神中,晶亮而又透着迷茫,粉红的娇唇竟然还一翘一翘的,看上甚是可爱;还未长大的小手一把抓住青鸾抚摸他的脸颊,似醒非醒的坐起身来,看着青鸾怔怔的看着他,甜蜜的笑意溢在嘴角:“怎么在床边坐着?快些上来吧~!”青鸾听到这稚嫩的话音,只是木然的撩开锦被,让自己冰凉的小脚贴在他温暖的小腹上取暖;果然这家伙被青鸾煞凉的脚心惊得连连倒抽冷气,但因为抹不开面子而一直隐忍着。

周清看着过分安静的青鸾,好奇的凑近脑袋,好奇的眨着无辜的眼睛,戏谑的看口问道:“哟~!我的王妃怎么看上这么可怜啊,就像丢在路上被人遗弃的小猫儿,看上让人好心疼呢~!”青鸾听出周清口中的戏谑,但还是一脸正色的看着周清那嘻嘻发笑的脸颊,想了一会儿便开口问道:“夫君,若是我真的被遗弃了,你会保护我、救我吗?”“这个~~?容我考虑考虑~!”周清以为青鸾是在开玩笑,便也自娱自乐的接着玩下去,但他慢慢发现青鸾严肃的神色后,又唬住了一张很不正经的脸颊,想了半晌后终于开口道:“青鸾放心,你是我的妻子么,我当然不能不要你啊~!再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听话;为夫当然也是十分疼爱你的;青鸾,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已经写在皇室玉蝶上了,缘分是天安排的,姻缘又是帝王赐予的;今生除了彼此我们什么都没有,知道吗?”青鸾诧异的听着周清的话,不敢相信刚才对自己深情倾诉的男子会是往日那个嬉皮笑脸没个正型的玉清王周清?但眼前的人不就是他么,看着那干净的眼睛,青鸾不觉发现他身上还是有周深的影子,那双莹莹光泽的水眸,几乎一模一样。

青鸾慢慢伸手圈住周清的腰肢,靠在他那还不是很结实的肩膀上,想了稍许后终于开口:“夫君,带青鸾会蜀州吧;我很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竟然能养育出这样快乐的你;我想要看看快乐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好啊~!那我明天就给父皇说,立即就出发~!”清脆的恢复声,不断地回响在青鸾的耳边,像是带着承诺的誓言,竟然有股舒畅的感觉。翌日当青鸾起床时,身边的周清早就不见了踪影;而外面早就忙得热火朝天;只因他们刚刚新婚的王爷要带着自己娇美的王妃打道回府,去往蜀州封地。

而采儿也是忙活的收拾着青鸾的衣饰,直到那兴匆匆从外面赶回来的周清出现在面前时,还没有收拾好。周清看着依旧身着白衫的青鸾静坐在床榻边,手心中爱怜的拿着一个粉色的荷包看呀看的,便好奇的凑身上去一把将发呆的青鸾抱进怀中。“青鸾不乖,夫君回家了都没有发现;该罚~~该罚~~!”青鸾听到这轻快地声音,忙收好手中的东西转头看着身着明黄色蟒袍的周清,顿时觉得明艳照人;伸手圈住他的脖颈,装作无辜的问道:“罚什么啊?”而那小东西在听到青鸾的妥协后,竟然像只贼老鼠一般转了转本就很大的眼睛,最后不顾房中还有她人,便无谓的开口说道:“罚今天晚上换你用力,昨晚累死我了你可舒服到不行~!”青鸾诧异的听着周青的话,顿时愣在原地;斜眼看着脸色有些发红的采儿依旧装作没有听见的忙活着,心里将这个‘小色虫’好好的批判个遍;这家伙怎么一天到晚想的都是这些啊~!但看着那双晶亮的双眸,青鸾也是嬉笑的学着他的模样,轻蹭这他垂落在胸前柔软黑亮的长发,立马说道:“还不是你一直要不停?我又没有逼你。

”周清本是想要看看青鸾发窘的模样,要知道他这位美王妃,他可是爱极了呢~!可是没想到目的没达成,又让青鸾有了不让他亲近的理由。房内的嬉笑伴随着车轮滚滚的红尘,很快就到了城门外。青鸾没想到周清的办事效率会这般高,只是半天时间就见所有事情尽数搞定,喜滋滋的带着她赶往蜀州去。青鸾舒服的躺在周清专门制作的马车上,看着车内豪华的装饰,再一次肯定了这家伙绝对就是一个只会享乐的‘小色虫’;马车内被撤掉了左右两边的板凳,铺上了柔软舒适的锦被,一层又一层的垫高了车底,可以让人随意的躺在上面;被扩大的窗户边,一排排晶莹透亮的水晶帘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室内盈盈暗香,悄悄流动溢淌。

青鸾看着身边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儿的周清一副好不悠闲的模样,暗笑着躺在他柔软的肚子上,闭目养神。许是感觉到青鸾的依赖,周清更是开心的抓着青鸾嫩滑的小手,摸了半天后终于开口道:“若是这时候将‘最乐坊’的小蝶儿唤来,吹奏弹唱两段,那可有着说不出的舒心啊~!”养神的青鸾在听到周清的话后,轻笑着睁开水眸,就见如雾的眼睛里稍稍隐含着小小的火花,就像被放在空中的爆竹,有着说不出的绚烂。可是在青鸾心里,又一遍的将这个‘小色虫’收拾个遍;没想到这家伙会这般肆无忌惮,当着她的面竟敢想别的女人?而当事人好像没有反应过来一般,可爱的娃娃脸上依旧挂着得意的笑意,向青鸾炫耀道:“青鸾你是不知道,在蜀州哪个男人不想听小蝶儿在耳边温柔歌唱?那诺诺的嗓音、甜甜的格调,还有那撩拨的眼神,让人为了她丢去了性命都无所谓;不过最关键的是你家王爷我可是她的入幕之宾啊;记得在离开蜀州到京城前,她还依依话别,别提有多美意了。

”“是吗?夫君在那风花雪月的场所中会这般吃香吗?看来青鸾回去后可有很多趣事会发生啊~!”青鸾面含微笑,隐忍的说道。周清以为青鸾是在夸他,更是炫耀的厉害:“那是,别说我那王府中美女队伍是何其的壮大,就是在那青楼场馆中,还有很多倾慕者呢~!”“哦?那青鸾和夫君回去后,岂不是要被打入‘冷宫’,受尽冷落吗?”周清听到青鸾的话后,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一副懊悔的模样很不得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就见周清一把将青鸾抱入怀中,紧张的说道:“不会的;爱妻禁忌第三条,青鸾说什么就要听什么,青鸾让打狗绝不会捉猫~!”青鸾本是被那周清气的不轻,但在听到他这话后,顿时‘扑哧’一笑,抬眼看着周清可怜的目光,伸手轻拍着那张可爱的娃娃脸,夸赞道:“孺子可教也~!夫君还真是乖呢~!”周清看出青鸾没有了怒气,稍稍的松下了一口气;可爱单纯的目光中,竟然有着小小的宠溺。

就在周清和青鸾沉浸在此时的安逸时,忽然听到马车后面蹄声震天,连整个大地都被震得颤颤发抖。周清抱着青鸾齐齐起身,刚想要开口询问,就听见守在马车边的暮烟开口说道:“爷,是四王爷带着他手中的‘飞云骑’过来了~!”“什么?”“啊~!四哥~?”这时的车内两人,各怀鬼胎的想着心事;但是周清却是一脸兴奋的模样,口中直夸他那四哥真是疼爱他,还追出来送行;可青鸾却不这样想,一双紧锁的眉头中,尽是担忧和恐慌。周沿~!你这时候来,究竟是要做什么?【亲们~!我们的青鸾马上就要跟着周清回到蜀州了~!后面的情节会更加有趣精彩;再有就是启儿要好好的吼一吼,喜欢启儿文文的宝贝们,一定要狠狠地投票啊~!还有收藏也是狠狠地来吧~!启儿在这里抱抱一直追随着启儿的亲们~!群么个~~!(*^__^*)嘻嘻……)请牢记:g.xxsy.net。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