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十七章从此咫尺变天涯

青鸾在熹乐宫中等了那神秘的熹妃娘娘整整一晌午,可是却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最后还是一个长相很是清秀的小宫女跑了过来,通知她说娘娘有些累了,要她先回去。大早上将她急匆匆的唤来,等了老半天连个人影都看不着;现在,又通知她说什么娘娘劳累?皇宫中人怎么都这么大的架子?难道随侍帝身的人,都是这般难伺候吗?最后,青鸾还是要强装着无碍的模样,朝那小宫女行礼离开;不管怎样,客气一点、多一些礼节,在这阴暗的后宫之中是绝对不得罪人的。

一路上,青鸾都走得极快;自从经历上次被扔下荷塘中差点被溺死的厄运后,她再也不敢独身一人走在这步步惊心的后宫大道上;虽然这里亭台楼阁、烟云撩雾,可是谁又知道,在这美丽的装饰下,有多少张’吸血恶魔’等着踩着她人的尸身爬到那高处不胜寒的尊位?就当青鸾一路快走的回到孝安偏殿,就见一个纯白的身影飞一般的奔了出来;急切的神色、慌张的眼神、还有那扑身而来的拥抱顿时将青鸾紧紧地围住;’砰砰’慌乱的心跳、略带粗重的喘息伴随着一股清爽香甜的郁金香让青鸾也稍稍放下紧张的神经;将来人紧拥在怀。

"来的时候没有看见你的身影,我还以为你又从我的眼前消失了~!青鸾,我从来都不知道,慌张、担忧会将一个人折磨疯掉。"温和的嗓音,带着稍许的颤抖传入青鸾的耳中。青鸾警戒的看了一下四处寂寥无人,便也会心的紧拥着眼前这个仿若孩童般胆怯、惊慌的男子,轻拍着他稍许躬下的脊背,安慰着说道:"深,你放心;青鸾再也不会轻易的离开你;看到这样唯唯诺诺的你,青鸾真的好心痛。"曾经,眼前这个飘若仙尘的男子是那般风流潇洒、刁然一身;可现在的他,迷茫的神色却是这般灼热的熨烫着青鸾的内心。

"那是因为我曾经失去过;人往往都是这样,失去后才会知道那是最珍贵的。"周深看着被自己紧拥的青鸾,伸手捧起爱人娇美的脸颊,动情的轻啄着青鸾迷人的嘴角和闪烁着迷人光泽的双眸。青鸾淡笑着抓着周深的大手,柔软的指腹轻滑在周深细滑的肌肤上,弹奏着最美丽的乐章。孝安殿因逐鹿王爷的悉心照顾,身陷昏迷的皇后终于转危为安;皇帝大喜,赏下无数金银财宝给众人;顿时万呼、喜悦之声,传至后宫之上。皇后爱怜的看着坐在眼前的爱子,疲惫无色的脸颊上,终于泛起了淡淡的红晕和喜色。

周深低身坐于凤榻之上,伸手紧握母后干瘦的小手,在感觉到那冰凉的温度时,更是心疼的紧紧攥住;就像小时母后紧抓着他的小手一般,温暖相依。"深儿~!让你担心了,母后,真的很想你。"高高在上的帝后一改往日的高贵阴厉,温和的声色就像一个保护雏鸟的大鸟,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周深淡笑着点头,俊美的面颊上尽是温柔静然之色,淡然的气质、浩劫的光晕,将他紧密的笼罩在一片祥和的雾境中。"母后说的是哪里话,深儿照顾母后乃是天经地义之事;深儿乐在其中呢。

"皇后听到爱子的答案,欣喜的笑着;伸手轻触着周深如玉般的肌肤,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儿子,渐渐地坐直身子。"深儿此次前来可是将你最喜欢的青鸾带了来?母后很想见见能让我的深儿这般深爱的女子。"周深听着母后的话,原本欣喜的内心顿时一落千丈;带想到心底的计划,便又忙隐藏住心口的酸涩,温和的嗓音,带着淡淡的苦楚,慢慢的传了出来。"母后,青鸾~~青鸾不见了;孩儿找不到她了~~!"看着伤痛的孩子,皇后瞬时坐直了身子,一双温和的大眼中顿时溢满了疑问和阴霾;精明的神色,流光溢彩。

"什么?一个大活人怎会不见了踪影?深儿,母后早就告诉过你,那青楼女子不可信,可你偏偏喜欢那种女人;现在可好,被人欺骗了感情、还变成了笑柄。"周深抬头看着生气的母后,也是难过的低下头;青鸾,深只有先让过去的你在母后的记忆中消失,才能将现在的你娶回王府中。皇后生气归生气,但是看着变色痛苦的儿子,还是软了心。伸臂轻抱着已经长大的爱子,皇后爱怜的轻抚着周深乌黑的长发,安慰着说:"没关系深儿,母后一定会让周朝最出色的女人给你当王妃;那个青鸾,母后会请你父皇下旨,不管追至天涯海角,都会将她抓回来;哼~!堂堂皇室,怎会允许被一个这样的女人玩弄在股掌之中。

"周深听出母后口中的狠厉,稍稍颤抖的身子上渐渐升起了一丝心酸;不知在什么时候,紧握着他的手叫他要’以善为人’的母后已被蒙蔽了善良的心性,和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混为一潭。"母后息怒;不管怎样,深都已绝对不会再想那个薄情寡义的女人;母后,孩儿知道现在说这样的事有些不妥,但是,孩儿还是不得不说,请母后应允。"周深渐渐离开皇后的怀抱,绯红娇憨的面颊上渐渐升起一抹可以的红晕,看上极其诱人。

"哦?深儿有话不妨直说。"皇后轻浮了下爱子的耳鬓处的白色锦带,爱怜的说着。就见周深纯良的双目紧紧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因为激动而稍稍攥紧的大手中渐渐的蒙上了一层薄汗,神情淡然的嗓音轻轻地吐露着:"深儿在照顾母后的时候,看上了一个秀女;她貌美如花、更是个善良纯真的女子;深儿很喜欢,希望母后成全。"皇后诧异的听着周深的话,本以为爱子在遭到爱情的背叛定会伤痛些时日,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从伤害中走出来;真不愧是她的孩子,既能提得起还可放得下。

"是吗?母后还不知道在这批秀女中有这样的妙人儿,说来母后听听?""嗯~!母后,她也叫青鸾,更是我渝州封地的女子;身世清白、可爱善良,母后身为后宫之主,定已见过她了吧。"皇后本是喜悦的神色在听到周深口中提到的女子后,瞬时便成了青白之色。"青鸾?你是说赵青鸾?"皇后不敢相信的看着笑得灿烂的周深,原本温和的嗓音变得稍有尖锐刺耳。周深看着神色大惊的母后,心里也是不免十分诧异;难道,母后在见到现如今的青鸾后,并不是很满意她?"母后?是住在孝安偏殿中的赵青鸾啊~!"温柔的嗓音中,带着些许的颤意和担忧。

皇后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爱子,心里一阵慌乱;她的儿子,怎会喜欢上哪个妖女?记得她在病重的睡梦里,隐约还是听到了宫女的谈话,德喜被吓死了,自己却又被吓得重病不起,追根溯源,近来孝安殿中发生的一切都和那个倾城绝色的赵青鸾有关;静心细想她敢肯定,那晚的确是赵青鸾本人在逃脱了德喜的杀害后,心怀报复,便又折回来;装扮成水鬼的模样吓唬自己;没想到事前紧急,她竟然被这个黄毛丫头给哄了去。本欲在这里病好以后,好好地惩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但没想到自己的深儿竟然会喜欢上她;难道住在这里的赵青鸾便是深儿信中提到的青鸾?记得深儿在信中所讲:爱之青鸾,倾城绝色、更乃女中妙人;这种种的夸赞,不禁和现在住在这里的赵青鸾不谋而合。

"深儿~你要实话告诉母后,你信中提到的青鸾会不会就是现在的秀女青鸾?她们太像了;母后觉得很疑惑。"皇后沉稳的嗓音让周深不由一颤,心里不免大惊暗喊不好,没想到有可能瞒不住自己这个精明睿智的母亲。就见周深慌忙起身,’噗通’一声便跪在地上,看着母亲询问的眼神,强装镇定的说道:"母后,深儿不敢有所欺瞒,渝州青鸾并不是住在这里的秀女青鸾,想她一代名妓怎会成为这后宫之中的秀女呢?她们只是姓名一样、相貌很像而已;母后轻细想,若不是秀女青鸾长得和孩儿心爱的青鸾很相像,深儿会注意到她吗?"皇后疑惑的听着周深的回答,在见到儿子振振有词的声响后,暗想了老半天,便又恢复初醒时的温柔模样,忙扶起跪在地上的周深,眼神温热的说道:"深儿莫急,母后也是随便问问;回忆这批新进后宫的秀女之中,的确不缺倾城绝色之人,只是那赵青鸾的确算的是宫中翘楚;这样,母后仔细考虑考虑,定会让我的深儿满意,可好?"周深终于听出母后口有松动,便长舒一口气,喜悦的脸上尽是兴奋之色;心里不免暗付道:只要自己的母亲答应了将青鸾只给他,那青鸾必定会是自己的。

"好~!深儿相信母后。"周深说完,便紧拥着皇后孱弱的身体,开心的像个孩子。皇后轻抚着周深挺直的脊背,柔和的脸上渐渐地隐现一抹诡色。倾城绝色又怎样?想当年她初进后宫时,也还不是少女出尘、绝色天下,可是世间哪个女人能够经得起岁月的煎熬?当容颜不在时、当青春不在时,当所有的恩宠随着脸上皱纹的遗留而渐渐消逝时,所有的梦都会变成空谈;深儿啊~!你现在还小,还会痴迷女于子的相貌、妄想与那美妙的身姿;但时间流逝、岁月升起,你便会厌恶年轻时追随的一切,那时你想要的便是这至高无上的地位和万人称颂的敬仰,母后不能让你后悔,母后一定会让你得到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走上自己该走的帝王之路。

至于那个赵青鸾,母后一定要将她送的远远地,免得到时让你们死灰复燃,她定会害了你。想到这里,皇后的眼前恍然出现一张嬉笑于色、怒骂于声的娃娃脸;当朝玉清王,封地逍遥蜀州,虽城池距离京城甚远,但却身处富庶、安逸之所;赵青鸾,你不是最骄傲于自己的相貌吗?你不是能够引得本宫的爱子为你痴狂吗?如今本宫将当朝最为风流的王爷指给你当你的夫婿,成就你们的百年姻缘;本宫倒要看看,以你的能力,能否能驾驭的了那只脱缰的’小色马’?京城圣地,皇城金宫。

就见当朝帝王高座于龙椅之上,两侧并坐两名相貌娇丽的中年美妇,一个雍容华贵、华丽逼人,乃是当朝中宫,周朝国母;另一个绝美静雅、宛若仙尘,乃是一代宠妃,凌势天下。老皇帝心情颇好的看着坐在大殿两侧的记录藩王,心里一阵欢悦,本就保养甚好的俊美脸颊上,更是英气隐现,好不让人心怀敬畏。细数了下今日到场的数名爱子,忽然觉得少了一人,便问道身边的随侍官:"朕怎觉得今日来受指婚的皇子中少了一人呢?"随侍官听到皇上唤起,忙走上前恭敬地说道:"回皇上的话,是玉清王殿下告病,无法前来。

"皇上听到这回答,脑海中那个一向嬉皮笑脸的娃娃脸顿时闯了进来,在他众多儿子中,就属他那个老十四最顽皮捣蛋,没想到在今日的封妃大礼上,竟然托病不来?静站在两排皇子身后的大臣们也在听到随侍官的话后,稍有混乱;要知道今日这封妃大殿,可关系到将来谁有可能成为太子,继承皇位的重要大事;想那个不喑世事的十四皇子虽然不被看好,但是不管怎样,也不能缺席于此啊~!就见站在中间的御史监差左轻晨在听到众人的议论后,耿直的性子促使他第一个站了出来,铿锵有力的嗓音回响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起禀万岁,臣有话不得不说;臣早就听闻玉清王在蜀州封地时,每日流连于花丛艳舞之中,享乐与青楼妓房之内;根本不体察民情、造福于众;还好蜀州地处我朝丰盈之第,民风甚好,要不然让玉清王那般闹腾,还不激起民怒?所以臣在此谏言,请皇上责罚玉清王,能够使他迷途知返,成为我朝栋梁支柱。

"皇上本就因周清的不到场而稍有温怒,如今在听到当朝’铁嘴判官’左轻晨的话后,更是一扫先前的好心情,一张俊颜上尽是恼怒之色,紧抿的嘴唇更是让人看上不寒而栗。坐在右下方第一位的周深在听到左轻晨的话后,心里大为自己这个十四弟暗叫不好,果然,在他看到父皇恼怒的神色后,更是心里一颤;心里不免为自己的那个顽皮的弟弟暗捏下一把冷汗。"御史此言差异~!"忽然,一声霸然的怒喝回响在偌大的朝堂上,接着,就见一个身穿锦色华服的俊美少年从左前方的第一个位置上站了起来,一张俊美冷酷的脸上,好似流光闪过,印衬着让人不敢忽视的神色,凌厉的双目好似洞察了万物之语、明晓了世间繁杂之事,睿智、慧黠的闪着迷人的光彩,此人便是当朝鼎汉王--周沿。

"据本王所知,玉清王虽然胡闹爱玩,但是却从来没有荒废过治理蜀州的重责,蜀州有今日成就,不光是靠着得天独厚的天源,还有很大的原因便是我们口中所说的不成气候的老十四所建造出来的;今年初春,蜀州因地处几国商业汇集几所,故而引起他国暗探刺入,玉清王只通过一天的时间,便找出了所有的暗卫和隐患,保护蜀州子民与未然;去年秋至,蜀州蝗虫蔓延,很多良田都遭到了破坏,也是那’不成器’的玉清王亲自带领子民,商定应对之策,才将伤害降到了最低;各位大臣,请你们细想,我们各路藩王之中,年年的岁贡和赋税,哪处封地交付的超过蜀州?本王认为,能让你们这些大臣们逍遥快活的生活在这皇城之中,不愁吃穿的相拥着美食月俸,不光是父皇的英明抉择,很大一部分皆是我们各路藩王进贡所致;现今某些人何必咬着他人的短处去批评他人的不是呢?若是你们有此精力,还不如多想想该怎样做才能造福于周朝子民,是我泱泱大国,万代绵长。

"就见周沿的话音刚落,整座大殿顿时静的出奇;鼓噪不安的大臣们在听到这一声声的训斥后,更是颤微的站在原地,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坐在高处的熹妃也在听到爱子的一番慷慨激昂后,更是欣喜的看着恍若天神的儿子,娇美的脸上露出了些许赞扬、骄傲之色。老皇帝也在听到周沿的话后,顿时脸色放晴;开口说道:"沿儿说的不错,老十四的确有些胡闹顽劣,但却孝顺至极,身处蜀州还常常记挂着朕这个父皇,常常差人送来贡品。

"老皇帝说着,便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随侍官,接着说道:"等会儿下朝了你带着御医去一趟玉清王府,替朕看看那个捣蛋鬼。"随侍官听到差遣,忙随声回答道:"是,皇上。"坐在皇帝另一侧的皇后在看到熹妃那刺眼的微笑时,心里不禁暗怒,本就刚刚病重初好的身子也是微微一晃,轻身唤道:"皇上,还是快快下旨告诉众位皇子您亲自为他们选定的王妃吧~!瞧他们血气方刚的模样,好似早就等不及了呢~!"周深与周沿在听到皇后的话后,惊得一下便抬起头,一脸喜色的看着坐在上位的帝王;心里一阵欢快;但还是忍不住心口的着急,皆不安的转了下身子。

"好~好~!常福~~!"伴随着一声唤声,静站在皇帝身后的随侍官从托盘中拿出一道明黄色的圣旨,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承蒙皇天不弃,护我周朝天下;如今四海升平、百姓安乐,朕能治理如此太平盛世,众位皇子皆功不可没;现今朕年事已高,但爱子皆无婚无媒,念及此处,朕深感忧心;故而从后宫之中选定数名佳丽美人赐予各位皇儿,愿夫妻同心、同享扶持之乐。四皇子周沿文武双全、胸怀大志,乃天朝倚重之人,朕将南宫将军之孙女南宫婉儿指婚与他,望能与爱子共谱天下;八皇子周深温文尔雅、睿智慧黠,朕将当朝太傅之女艾青指婚与他,望能与爱子喜乐百年;十皇子周涎聪目惠智、聪颖过人,朕将兵部尚书之女高凝碧指婚与他,望能与爱子携手白首;十四皇子周清娇憨可人、孝顺备至,朕将渝州才女赵青鸾指婚与他,望能与爱子夫妻同心,共享盛世;十五皇子周。

"一声声清脆尖锐的嗓音就像一把把钢剑,狠狠地刺在周沿与周深的心口;质问的眼神、痛苦的挣扎,就像面临死刑的囚犯,直直的盯着高坐在上位的母亲。周沿不敢相信的看着亲口答应会给自己承诺的母妃,大怒着刚要站起,却被坐在上位的熹妃给瞪了回去;周沿困苦的紧蹙着双眉,眼里尽含着排山而来的辛楚。而这时的周深也好不到哪去,怪不得这几天他追问母后可将青鸾指婚与他时,母后会闪烁不言,怪不得母后让他去见了那个艾青后,欣喜的抓着他问东问西;其实早在母后心中,她便已否定了青鸾、拒绝了青鸾;可是母后,你口口声声说会给我最好的女子,再三许诺是最疼爱孩儿的,可为何你要欺骗深儿?伤害深儿呢?脸上同时泛着苦涩的周沿和周深在听完随侍官宣读的旨意后,便愣愣的呆坐在高凳上,不约而同的念叨着:"竟然是老十四?竟然会是老十四?"朝堂上暗涌掀起,而这时候的玉清王府却是另外一幅光景。

就见在一处宽大的寝殿中,一个只着白色单衣的男子左拥右抱的躺在名贵的地摊上,看着眼前不断歌舞的妙龄女子,欣喜的’咯咯’发笑。半躺在这名男子身边的众位女子,皆是半掩酥胸,好不阴柔娇美,柔滑的肌肤就像初春的朝露,嫩滑的闪着诱人的光泽;乌黑的长发魅惑的散发着妖冶的气息,娇红的双唇轻吻着周清可爱的娃娃脸和裸露在外的肌肤。周清享受的轻哼一声,遇迎还拒的大手恶作剧般的轻握了下美人儿胸口丰满的高耸,嬉笑着说道:"好姐姐们,你们就饶了我吧~!我们歇一会儿再玩,好吗?"坏坏的笑意荡在那张过分稚嫩的娃娃脸上,就像一只偷腥过头的小老鼠,簌簌的样子,别提有多可爱。

最靠近周清身边的少女听到周清的话后,娇羞的趴在周清的小腹上,一双不规矩的小手轻握着下面灼烫的源头,轻轻一按,便满意的看着周清倒抽冷气的模样,喜乐的神色更是在她本就娇粉的脸颊上徒添了一份娇美:"爷,你马上就要有王妃了,有了老婆忘了情人,到时候我们众姐妹可该有多可怜啊?"周清听到这话,爱怜的眨着一双极其无辜的大眼睛,那水汪汪的眸子好似要挤出水来:"胡说,那个管家婆是父皇硬给爷的,人家才不稀罕;在爷的心中,众位姐姐才是宝贝。

"说完,就见周清一下便扑到在自己身上使坏的小美人,一双大手早就又扯掉那碍人的衣衫,开心的轻抚着那诱人的身体,点起撩人之火。众女见周清又来了精神劲,忙停止戏乐,张开莹白的手臂便解开身上宽大的薄衫,一同朝周清扑了去。周清听到响动,回头就见数条光溜溜的身子朝自己奔了来,美丽的双目中又有惊喜又有小兔般的害怕,便装作娇弱的喊道:"又是一块儿啊~!爷还小啊,不能纵欲过度的。"众女听到周清的话后,更是嬉笑成一片,谁不知道被她们压在身下的男子在床上是多么勇猛,所以便不管周清口中的戏谑,早就张开娇红的双唇,朝那还在成长的精壮的身体咬去。

顿时,寝殿之中娇声四起,一男N女的游戏再一次隆重上演。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