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十五章‘同性’的爱恋

等青鸾再一次醒来时,已是初阳高照之迹;微喘的胸口难以承受的被一双小手捂着,浑身上下像是被卸了一般,没有一点力气;干疼的嗓子似要冒出火来,灼热的疼痛。就在青鸾晃神之际一个小若蚊虫的嗓音颤颤的从自己耳边传来。青鸾转头一看,就见采儿哭红了双眼跪坐在床榻边,原本明亮的眼睛里堆满了眼泪和心疼。青鸾看到采儿伤痛的模样,知道这丫头心里一定又在为自己遭到的摧残而心痛,轻咳几声,喑哑着嗓子唤道:“傻丫头你哭什么,我都已经习惯了;不是吗?”采儿见小姐不顾自己的伤痛而出言安慰自己,更是感动的握住青鸾的小手,道:“小姐,采儿没有办法保护你呢……”“谁说没有,你不是帮我洗净了身子,擦了药膏吗?”听到青鸾这样说,采儿诧异的睁大的双目,不敢相信的回问道:“小姐怎会知晓?你那时不是已经昏迷了吗?”“一醒来身上并没有任何粘稠的感觉,不是你做的还会有谁?”说着,青鸾便勉强着支撑起身子,指着橱柜,道:“给我拿件外衫穿上,深快要来了。

”采儿看着坚韧支撑的小姐,心疼的抹掉自己挂在脸上的泪水,小跑到橱柜边,拿起一件白若无尘的外衫就朝青鸾走来;青鸾眯眼看着那件洁白的衣服,忽然像是看到赃物一般别过头去;像她这样的人就算是穿的再干净纯白,玷污了就是玷污了;任由她如何洗,也永远都洗不掉那个男人在自己身上留有的气味。“采儿,拿那件红色的外衫吧……”采儿刚走到青鸾身边,就听见青鸾忽然这样说一句,虽然很是奇怪,但听话的采儿依旧照做。一件火红色的衣衫松垮垮的穿在青鸾的身上,与贴身同色的里衣相照相应,很是高贵亦然。

乌黑的长发并没有挽起,而是轻易地洒在香软的软榻上,略显苍白无力的脸颊在这片娇红映衬下,竟有着说不出的妖冶与魅惑;细眉微蹙、媚眼轻眯、娇唇微启,如兰的身姿竟赛如那三月的垂柳,十月的柳絮。采儿细心地轻捶着青鸾疲乏的身子,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给小姐纾解一番疼痛。过了一会儿就见雕花闺门轻轻开启,顿时撒入一室的阳光;接着,那个飘散着郁金香纯净气味的男子淡然清雅的走了进来。青鸾抬头而笑,看着眼前这个干净纯美的男子,伸手轻勾,就见周深轻轻走到青鸾身边,紧紧地抱着怀里娇美的人儿。

采儿看着眼前两人恩爱的模样,心里一阵苦楚;只因她听到了教主临走时说的那句话,以小姐的性格,定然不会让这个男人再次步上风的后尘;因为那种痛彻心扉的苦楚,有了一次就已足够铭记终生了。想着,采儿便小心的走出房间,顺带将房门轻轻关上;遮住了屋内恩爱幸福的时刻。周深紧拥着青鸾小小的身子,一双大手爱怜的轻抚着青鸾柔顺的长发,道:“昨天,当你遇到危险地时候;我听见你在叫四哥的名字呢……”青鸾听到周深的话,淡然的笑了下,便翻过身舒服的缩在周深的怀里,有些甘哑的声音充满魅惑的响起:“你在吃醋吗?深,我一直认为你是无欲无求的呢;看来,你对我还是很认真的啊……”周深低头看着怀中显然很是疲惫的小人儿,想了半天才开口道:“也许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你吸引,为什么一刻见不到你我就会心慌意乱;豪门、民间多少女子想要嫁给我,可是我却看都不看一眼,独独你一人,吃死了我;青鸾,你说我是不是认真了。

”青鸾听着周深的话,只是渐渐闭上眼睛,一抹干涩的苦笑荡在嘴角。“我们成亲吧青鸾,父皇快要过寿了;你随我一同进京面见父皇,让他册立你为我的王妃;从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好不好?”“好……我们成亲。”青鸾木讷的回答,但是那双紧闭的双目中,丝毫没有因为爱人的示爱而欢喜一分,因为她知道,只要有西门灼在世的一天,她连一刻都逃不开那恶魔般的男子。听到青鸾这样毫不犹豫的答应自己,周深欢喜的紧抱着青鸾的身子,宠溺的看着怀中那灿若夏花的女子,笑得幸福。

周深在见过青鸾后,便回到王府;只因今天早上四哥说要独身去京城;他虽然很是好奇四哥怪异的举止,但是他这个四哥一项独善其身、随意惯了,并不是他问了就会能白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可是当周深刚回到府中,传音便跑了过来,说道:“王爷,四王爷已经走了;他要我给您托话说,京城见。”“什么?四哥已经走了?”周深很是郁闷的看着右厢的客房,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便朝客厅走去;要知道他和四哥每年的见面次数绝不多于十个指头;没想到这次,更是匆匆离开。

当周深回到客厅,就见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静坐在太师椅上,阴沉的神色,浓郁的悲伤尽数笼罩在那挺直的身影上。传音忙走近周深,道:“叶少爷来了好一会儿,见王爷您没回来,坚持在这里等您呢。”周深听到传音的话,招手示意他下去;然后便走到叶牧纯面前,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称兄道弟的英伟男子,淡笑出声。“牧纯,几天没见你怎么变得这么垂头丧气?”叶牧纯听到那恍若梦境的声音,倏地抬起头,看着周深,半天也说不出话来。周深看着奇怪的叶牧纯,忙又走近他身边,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叶牧纯忧郁的看着周深极其俊美的容颜,忽然站起身来一把将周深抱进怀里,哽咽的声音呜咽的说着:“深……父亲逼我成亲了,我该怎么办?”听到叶牧纯的话,周深笑着轻拍着叶牧纯的后背,恭喜道:“真的?这是好事啊,你怎么不高兴反而哭起来了呢?”说着,周深就挣脱出叶牧纯的熊抱,看着这个出色的男子,又开口说:“我们兄弟俩还真是好事成双;我也准备逞着父皇六十岁大寿将青鸾介绍给所有的皇室成员认识;请求父皇将青鸾赐给我当王妃呢……”叶牧纯本就十分伤心,但是在听到周深的话后,一张俊脸顿时变得煞白,哆嗦的嘴唇看着周深幸福的模样,问道:“你说,你要和青鸾成亲吗?”“对呀,我喜欢她;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就是要和她在一起过一辈子吗?”“不……你不能喜欢她,你怎么可以喜欢她呢?”叶牧纯疯狂的冲周深喊道,悲痛的神色竟是这般明显与透明。

周深看着叶牧纯失态的举动,奇怪的问道:“牧纯,你怎么这么说啊;这细说起来,我和青鸾的相识还是靠你牵线呢;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去万花楼,更不会遇到她啊。”叶牧纯不敢相信的看着周深,愣了半天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便无声的转过身,细小、悲凉的声音响起:“没想到竟是我将自己喜欢的人推了出去啊……”周深虽然没听清楚叶牧纯的话,但是从小练武的他还是听到了个大概;就见他睁大了双目看着那个华衣男子渐行渐远的身影,慢慢的坐到凳子上,耳边回忆起青鸾说过的话。

叶牧纯喜欢他,叶牧纯竟然喜欢他这个男人?!。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