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十四章摧残折磨

就见青鸾痛苦的紧蹙眉头,艰难的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绝美的男子,颤抖的轻唤了声:“义……,义父~!”西门灼抬眼看着青鸾娇弱诱人的模样,心里一阵称赞;一段时间没见,没想到他这个女儿会变得更加娇艳美丽,这无辜的表情越是凄楚越是让他感到快乐和想要狠狠占有。想着,西门灼便一把将青鸾抱进怀中,看着怀中未着寸屡、颤颤发抖的小人儿,西门灼开口道:“乖~!不要这么害怕;我们只是要做可以让你我都很快乐事情而已。”说完,便好不粗鲁的将青鸾扔到床上;青鸾恐惧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西门灼,惧怕的眼泪顿时溢满眼眶;义父这种表情,便是暴风雨般摧残的前兆;想着这具身体将要承受的疼痛和折磨,青鸾瑟缩着窝在床角,一双发白的小手紧攥着身后的锦被,睁大的瞳孔中印着西门灼戏谑玩弄的神色。

“义父,求,求求你;不要再折磨鸾儿了,鸾儿什么都听你的;不要再伤害青鸾了~!”青鸾跪在西门灼面前,睁大的美目中尽是泪水和痛苦。西门灼看着这样的青鸾,很是不悦的伸手抓起那精美的下巴,被迫她抬头仰视着他,道:“怎么,难道你真的喜欢上那个周深了?不会吧~!风还没死多久呢,你便将这个为了你连生命都付出的男人抛到脑后;鸾儿,你可真是冷血啊~!不,你不是冷血,是滥情;因为你本就是妓女,天生就是被男人玩弄的对象,你说义父说的对不对?”青鸾痛苦的摇着头,颤抖的嗓音里仅剩下呜咽的哭泣,痛苦的泪水早已流满娇容。

西门灼看着这般楚楚可怜的青鸾,伸手触摸着那具光裸的身体,邪魅的笑容似带着地狱的鬼气,道:“我的鸾儿怎么就生的这般诱人呢?知道吗,自从你走后,我再也没有别的女人身上体会过那种极致的欢愉了。”说完,西门灼扑倒青鸾那光洁的身躯,强制性的压在身下;青鸾痛苦的挣扎着,心里极具排斥着眼前这个只把她当成发泄工具的男人。西门灼见青鸾有这样的反应,很是不悦的蹙起眉头,道:“你忘了吗?你的母亲还在我手里,怎么?找到了新的靠山,就不想再承欢于我身下?”青鸾听到这话,瞬时睁大了双目,看着笑得邪恶的西门灼,眼角流下一抹痛苦的泪水。

看着青鸾听话的不再挣扎,西门灼轻笑着退掉身上繁琐的衣衫,顿时,一具健壮有力的身子出现在青鸾身边,青鸾别过头去,不愿再看他一眼;西门灼见她这副准备受虐的模样,不爽的捏住青鸾的下巴,道:“太久没有调教你了;让你连基本的东西都忘记了吗?”说完,便不顾青鸾是否准备好,稍一用力便深深地埋进那片温柔之中。青鸾忽然感觉从下体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瞬时痛苦的弓起娇美的身躯,紧咬嘴唇的惨叫出声;接着,那人便不顾青鸾的不适和痛楚,大肆的宣泄着自己的欲望。

机械性的律动,蛮力的冲蚀在青鸾娇弱的身体上,几度都快让她昏厥过去;可那西门灼似在嬉戏一般,每次在青鸾快要痛苦的昏过去时,又会放慢速度让她稍稍缓解,可是在看见青鸾快要恢复神志时,新一轮更强烈的占有和撞击更是让青鸾难以承受的娇吟出声;抬高的长腿,颤抖的身子,惨白的脸颊和快要被咬出血来的嘴唇,混合着痛苦的眼泪尽数出现在西门灼快乐的脸颊上。西门灼见青鸾娇红的嘴唇上一片青白的牙印,又想起明天她要做的事,便拿起床头的一方白色的锦帕,勒在那娇艳的小嘴上,道:“别咬烂了,明日周深不是还要来看你吗?”说完,便不顾青鸾呜咽出声的哭喊,更深的占有再一次铺天盖地而来。

整个温馨的闺房,不再有半点的温馨与朝气,剩下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和寒冷;青鸾绝望的闭上美丽的双目,下体的麻木与疼痛让她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是为什么,他连死亡都不让自己去做?这时,紧闭的窗户边,一个黑色的身影傲然的挺立,一双精明翠亮的双目透过一个显然被刚刚捅破的窗纸朝里面看着;将那靡靡淫韵的一切尽数看在眼里。嘲弄的笑意和淡淡的心疼让他攥紧了手中的青龙宝剑,寒光闪烁,就见青龙宝剑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怒响和哀鸣;若不是自己回去担心青鸾因为受了惊吓而做噩梦,也不会折回这个房间,更不会碰到眼前这一幕。

看着那床上光裸的绝色女子,心里竟然渐渐蒙上一层恨意,是恨吗?是的,他恨她,恨她为什么会生活的如此糜烂,已经有了那个美若天神的八弟,为何还沾染上这个恍如恶魔的妖孽;看清楚那男子和青鸾可以媲美的出色脸颊,周沿的眼中更深埋着杀人的怒火;要不是心里有所顾忌,青龙宝剑早在他欺负青鸾之时,深埋进他的胸口。最后,当周沿转身离开时,看着青鸾泪洒满面的模样,心里一阵绞痛。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将自己送给这个男人,任其让他蹂躏、摧残。

不知过了多久,青鸾只是在感觉自己快要死去时,身上之人才满足的从自己身上爬起来,而那坚挺也好似也依依不舍的从自己身体里抽了出来。西门灼嬉笑着看着青鸾已被折磨的神情恍惚,凌乱的头发尽数被披散在床上,单薄的身子,颤颤的发抖着,而身下混合着鲜血的种子慢慢的流了出来;整个房间冲蚀着一股浓郁的血腥味。“记着我的话,你就是死了,也逃不开我;从现在起,给我忘了周深,不要再招惹他;要不然风就是他的先例;那个周沿好好给我利用,就算是送上自己让他把玩你也要给我达到扰乱周朝皇室的目的;这个男人,很有能力,千万不要让他从你手中溜了,明白吗?”青鸾神情惨淡的看着恍如恶魔的西门灼,连话都说不出一句,便就完全昏迷过去。

西门灼看见鸾惨败的脸颊,笑着穿起衣衫,朝门外走去。打开房门,就见采儿颤抖着跪在地上,而她身边放着一碗已毫无热气的汤碗。西门灼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瓶子,扔到采儿面前,道:“给她摸上,免得又几天起不来床;女人还真是没用,几下就成了这副样子,扫兴~!”采儿颤抖的捡起瓷瓶,忙叩头谢恩。看着西门灼走远的身影,采儿慌张的打开房门,借着皎洁的月光,惊吓的看着床上那具好似没有生命的莹白身体,恐惧的捂着张开的娇唇,心疼的泪水挂满脸颊。

颤颤巍巍的走近青鸾身边,看着那张依旧被手帕勒紧的嘴唇,难以承受的轻轻解开;怪不得她在后面听不到小姐痛苦的喊叫,原来那个残忍的男人这样对待她;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见青鸾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莹白的身体上到处布满了青紫之色,更恐怖的是那大腿根部,简直让采儿心惊胆战。小姐~!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孽,要受这样苦楚?,!。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