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奇幻小说 >> 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 第十九章初夜万金

月姨快步的走到看台上,看着到现在还未回神的众人们,骄傲的开口:“刚才那女子,便是万花楼的花魁——青鸾;今夜她将变卖初夜,各位主子们,只要你们肯出钱,那位绝代佳人便是你们的……”众人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就见汴京最大的粮商吴良听到这话,立马高喊:“我出五百两白银。”那站在一侧的姑娘们听到这个价,霎时愣住,没想到这价码刚喊出来就是——五百两,这么高的底价可是她们第一次听到啊。那鲸鱼帮帮主也毫不示弱的高喊:“一千两白银。

”其他人见已开始竞价,便也站于凳子上高喊着:“两千。”“我,五千。”“我何老三出八万两。”就见一直叫喊很高的漕运老大,拍着桌子喊道。那青鸾早在刚出来时,就被这漕运老大盯了上,被他看上的女人,势必会被他弄到床上,这等绝色佳人,他何老三绝对不会放过。而这时,在凉帐中急得团团转的叶牧纯拍着大腿叫喊着:“他奶奶的,那个色鬼怎么这么难缠?八万两啊八万两,亏他喊得出来;不行,不能让这样的美人被这种人渣糟蹋了。”于是就见叶牧纯咬牙高喊:“你爷爷我出九万。

”水榭上的众人听到这话,霎时睁大了眼睛;天那,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一个妓女的初夜被喊到了九万两;而那些姑娘们更是在听到这喊声,吓得差点瘫倒地上。何老三看出来是那号称天下首富的叶牧纯在于他竞价,便气的胡子都歪了,轻咳一声,接着喊道:“十万,我出十万两。”这个声音,还未落定,众人彻底无语的坐在椅子上,连起哄都不敢了。十万两买一夜?他们可没有这样的气魄和胆量。而那叶牧纯也被气的不轻,顿时眼冒火花、头脑发胀,他长这么大还从未输过;可是,若他再喊下去,回去了老头子一定会拿着柳条满院子追着他打;于是,再牛的人也变得蔫了下去,一脸苦涩。

那水榭上的何老三等了老半天都没有听到叶牧纯再喊价,便喜上眉梢;一张老脸笑得像哭了的橘子,尽是褶皱;而大伙儿也忙起身道贺,恭喜这个半老的家伙最终还是抱得美人归。月姨站在看台上,欣喜的捂着胸口。天啊……十万两买一个青楼女子的初夜,这个数目,将会被记载在史册上吧。就在她刚要开口宣布结果时,忽然,一阵清爽的嗓音传来,似带着天山的清新和海底的柔曼,轻缓的响起:“本王出十万两,黄金……”清淡喑哑之音,带起些许磁性,竟没有一丝怪异,听起却有着几分慵懒之意,让人恍若晨风中漂浮;千般神韵、万种风情,就像晚风抚过琴弦,有如落花飘零水面,让人心旷神怡、怡然自得。

水榭上的人顿时抬头凝望,就见那细帘之后,一位身着雪白长衫的男子负手而立;一身的贵气呼之欲出,如玉的脸颊上似带着千年不化的柔情,淡雅而又芬芳;头顶的金龙玉冠可以看出他显赫的身份和无人能及的卓然。何老三本欲抱得美人归,谁知在这时,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顿时瘫软在地,半天起不来身。而愣在一旁的叶牧纯在听到那声话后,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等他颤颤巍巍的走到周深面前时,就见周深一脸柔情、眼睛晶亮的闪着喜悦的光泽。

“周,周深,刚才那句话,是你喊的?”周深见叶牧纯一脸怀疑,笑着走出凉帐,将自己真正的面目展现在大家面前。而水榭众人,当看清楚那人时,便再也不敢多话,而那何老三便也认命的嘟囔道:“原来是当朝八皇子啊,他看上的人,就是送给我,我也不敢要啊……”月姨不敢相信的小跑到周深面前,精美的脸上尽是诧异:“王爷?您刚才说十万两黄金?”周深见大伙儿还在云里雾里,眼里的笑意更是浓烈,微微弯起来的眼角上尽是沉稳之色:“月姨,明日你到本王府中去拿银票。

”站在一边的叶牧纯再也忍不住的颤抖一下,紧紧地拉着周深的衣袖道:“深,你确定要用那么多钱去买一个青楼女子的初夜?”“天下都是我周家的,区区十万两黄金并不算什么;只是千金易求、红颜难得;本王与青鸾姑娘一见如故;月姨,难道你不带我去见见她?”周深潇洒的说道,只是谁也没有发现,在那无谓的脸颊上,竟然隐含娇羞之色。“好……王爷不愧是难得的性情中人;民女这就带您去。”月姨开心的拍手道,然后一路遥遥先走,带着周深直往那深闺走去。

叶牧纯惊吓的半天反应不过来,是谁说这逐鹿王酷似寒冰,又是谁说他虽然美好但不食烟火之味、更不懂人间风情?那是这小子韬光养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而看台上的众人在见到周深与月姨齐齐离去,也任命的坐在下面,继续看着下面的表演节目。没想到今日花魁之争,竟然引得当今皇帝最喜爱的皇子——周深?更没想到他竟然用十万两黄金买得一女子一夜相陪。真可谓是龙子皇孙、出手阔绰啊。想他们这些凡夫俗子,怎能配与逐鹿王争女人?想到这里,众人也是慢慢撇去了心里的遐想,专门看着看台上继续的节目;虽然大美人没有,但这里的小美人可是成群啊;挑得一两个回去,那也不算白来。

周深在月姨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万花楼的二楼,而青鸾的房间,就在二楼的最深处。当月姨指着一件紧闭的房门,窃窃的捂着嘴角发笑的离开时,周深竟有些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该不该敲门;脑海中,那张倾城绝色的半张脸久久的萦绕着,还有那眼神中股彻骨的悲伤,竟让他有股将她抱入怀中好好抚慰的冲动;他,从来不知什么叫‘一见倾国’,今日,他总算明了。周深依旧忐忑的站在门口,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垂头掩目、紧抿嘴唇;现在的他,哪还有刚才的意气风发、骄傲释然。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打开,就见从里面探出个精灵的脑袋,那女孩儿见到是他,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道:“我家小姐叫您进去呢。”采儿恍神的看着门前身着白衣的男子,他,长得真好了看;小姐若是和他在一起,也是不错的;想到这里,紧张的一晚上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周身看着眼前机灵的小丫头,淡淡一笑;然后动作优雅的撩起衣摆,进入房中。而那丫头也在他进入后,直接走出房间,悄悄关上房门。周深有些心慌的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环境,长这么大,这是他头一次进女子的闺房。

不大的房间里,布置得十分温馨雅致,一股清淡的荷花香,从打开的窗户外慢慢飘散进来,屋内暧昧的灯火发出‘啪啪’的声响,但却听起十分好听。周深朝房内走了几步,有些好奇的望了望,却没有见到一个人,难道青鸾姑娘不在了吗?青鸾慵懒的窝在软和的睡踏上,仔细看着走进来的英俊男子,顿时晃神,他的身上,有风的味道。雪白的衣衫潇洒的穿在那颀长的身子上,如玉的面如很是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睛,很是耀眼夺目,挺直的鼻梁,小巧的嘴唇红艳艳的;过分干净的皮肤玲珑剔透,在灯火的照射下,竟然莹白过人,让她都嫉妒。

他,是个美男子呢……应该是高兴的吧,自己头次接客,就遇到了这样的极品。只是看他沉默的脸颊上,似乎有一丝尴尬和嫣红,难道,他在害羞?想到这里,青鸾竟忍不住的捂嘴轻笑。正当周深无措的时候,忽然听到如铃儿般的轻笑,顿时站直身子,仔细的看着各处。“我在这里……你斜前方。”慵懒的嗓音,像是冰雪融化后的呢喃,很是悦耳动听。周深赶忙转头而望,果然,就在他斜前面,一处白色的薄纱后,一个美丽的人儿斜斜的躺在上面,妖娆的涂抹着香甜的单蔻。

一身洁白的裙衫被她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有着说不完的风情,一头乌黑的的长发并没有梳起,只是随意的披散着,柔顺的伏在白皙的胸口;那张脸,亦如他想想的那般完美,美而不腻、娇而不妖;腰间粉色的荷包,被她小心的呵护在一侧,平整的摊在身边,她,应该是个细致的人。“看够了吗?”青鸾看着眼前发傻的男子,轻轻浅笑;连他愣神的模样,都有着风傻乎乎的呆气。周深听到这话,恍然回神,忙双手合到:“本王失礼了,请姑娘莫怪……”青鸾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他自称本王?难道他是位王爷?想到这里,青鸾更是好奇的站起身来,赤脚走到周深面前,细细的看着他。

周深见佳人忽然接近,有些尴尬的朝后退了一步。青鸾明显看出周深的不适应,笑着掩嘴道:“我很可怕吗?王爷竟这样待我。”“不是,不是的……是我有些不知道该怎样和女孩子相处。”“我,是你第一个相处的女孩子吗?”青鸾听到他的话,忙问道。周深低头面红,暗暗点头。青鸾看到他的回答,忽然玩心大气。就见青鸾快走几步抓住还未来得及后退的周深,素手轻抚着他胸前绣的精致的龙形,道:“你抱我啊……”“什么?”周深听到这话,不敢相信的问道。

青鸾浅笑,装作无辜的说道:“看来你这呆子真的没有和女子好好处过呢;你看人家脚上什么都没穿,现在天都变凉了,你没听过寒从脚起吗?我是女孩子,很容易生病的;你将我抱起来,我就脚不沾地,不会生病了啊……”周深看着眼前笑颜如花的女子,无措的想道,这外面酷暑难耐,怎么会凉呢?但见美人期待的神色,终于还是伸手一把将青鸾横抱在怀里。青鸾顺势,伸直玉臂紧紧地圈住周深莹白的脖颈,开心的靠在周深的胸口,笑得得逞。“我将你放到睡踏上,你把鞋子穿上吧。

”说着,周深便要朝着青鸾先前躺着的地方走去。青鸾见这家伙实在是笨的可以,有些无奈的开口阻止道:“我不要穿鞋子,青鸾就想像这样靠在你怀里,怎么办啊?”周深见青鸾一副娇弱可爱的模样,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青鸾依旧笑得开心,就见她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十分精致的瓶子,说:“你回答不出我的问题,就要认罚,帮我涂指甲,好不好?”“啊?”周深彻底愣在原地,脸上尽是尴尬和羞红。“啊什么啊?都怪你早不来晚不来现在才到,人家的指甲才涂了一半,你看,多难看啊……”说着,青鸾就伸手到周深面前,小嘴不满意的嘟的老高,眼里尽是控诉和委屈。

周深见青鸾饱满细长的手指上,粉红的单蔻的确只涂了一半,显得十分不协调;就见周深有些不知的眨着美丽的眼睛,憋了老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可我,我不会啊……”“我教你。”说着,青鸾竟恶作剧的凑近周深嫣红的耳根,轻轻地吐气,甚至在最后,还伸出丁香小舌,挑逗的在那小巧的耳垂上轻轻一舔。最后,竟不顾当事人的感受,大言不惭的说道:“好甜啊……嘻嘻……”。

小说索引: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文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全本免费阅读,义父求你温柔一点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