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校园小说 >> 此去经年 >> 第一章 又见

开到荼蘼花事了。 小说城,点,阅读原文小说城,点,阅读原文闷热的午后。宿舍的风扇在头顶吱吱呀呀地晃动着脑袋,但空气还是闷闷地。微微和琳子窝在宿舍里,以拌嘴打发着时间。微微和琳子是我大学的舍友。我们大学的宿舍本来是四人制的,可是静婷,我三个舍友中的其中一人,读着读着决定重返高中复读了,宿舍的其中一个床位也就空下来了。到了现在也没有人补上。静婷是开学第二个星期走的,那时候大家才刚刚认识不久,所以我和微微她们对她的离去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偶尔会觉得我们宿舍略显空荡。

如果不是原本属于她的那张床的床沿上还贴着她的名字,我可能连她的姓名也记不起来了。对于那些没有完全走进自己的生活的人,人们总是健忘的。“臭微微,我不要和你一起出去买衣服了,”琳又在哀号“你根本就不讲价!”“这根本就不能怪我,”微微不服起地说。“你还说,”琳子说,“你为什么在我讲价的时候打断我!还一个劲的帮老板娘,叫我按她说的那个价格买下那条裙。你简直就是胳膊肘向外拐!”“那是因为你砍价的时间太长了!哪有人砍价半个小时的!”“你这个笨蛋!买衣服砍价是我们上街的乐趣所在耶。

”“你砍价所浪费的时间,都够我逛完整个商店的啦。”“S!@#@#$%&%^&*&^”我瞥她们俩一眼。这就是我的两个舍友在众人背后的真正模样,没事就爱玩拌嘴。虽然我们有时喜欢小打小闹,拿对方打趣,但是我们的关系还是很融洽,微微和琳子她们也对我很好。我很珍惜我们之间的情谊。虽然这种情谊可能还不够深,但是我还是很享受她们对我的关心和体贴。我收拾好东西,挂上团委的工作证,瞄了一眼书桌上的钟,穿了鞋子准备出门。

“我工作去了。”“行,晚上回来记得给我买夜宵啊。”那俩人,头也不回,在斗嘴的空隙中异口同声地回我。……我沉默……我要收回八百年前说她们对我好的那句话……真是的,我出门为团组织效力,她们竟然一点都不体恤我为人民服务的辛苦,还诅咒我工作到晚上然后给她们买夜宵。好呀,给你们买夜宵!我就不信这个学期下来肥不死你们!不过她们这么说还是有一点依据的。我耷拉着脑袋,下着楼梯。团委的工作的确是有够多的,我这个时辰出去,肯定不到天黑是回不去的。

大学的一大特色就社团。我初中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社团是什么,到了高中才略有所接触。高中的社团和大学的社团一比起来,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在大一第一学期的社团展示中,我就被那些五花八门的社团搞得晕头转向的,校级的、院级的,还有一些与个人兴趣有关的小社团,什么副部长啊、部长啊、团副啊、主席啊的,一个个响当当的名号摆在那里,让我们这些刚进来的新生顿时产生对社团的崇敬之情。……社团……就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啊……我很虔诚地研究了一下那些花花绿绿的报名表和社团简介,然后就选择了团委秘书处这个部门,然后很出人意料地进去了,然后就开始了我有一点水深火热的社团生活。

之所以选择团委呢,主要是因为我觉得它听起来比较有权利,想想我们国家是谁在领导的呢?之所以选择秘书处呢,咳咳……其实我也就是看中它排在所有部门的前面而已……看上去比较像部门里的“领导阶层”嘛……“难道当初你都没有了解到“秘书”背后隐藏着的和“老妈子”差不多的含义吗?”偶然得知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部门的琳子如是问。被社团工作折磨到深夜两点仍然在电脑前奋斗的我,无奈加悔恨地在心里回答。……我也是后来才了解的啊……不过那是后话了。

此刻的我,正在会议厅里准备着嘉宾牌和嘉宾用水。牌子和水其实都不是随便摆一摆就可以的,这里面还是有一定的讲究。饮用水呢,要放在嘉宾的右侧;至于嘉宾牌呢,就比较麻烦了。当被邀请的嘉宾的人数是奇数时,要最中间的要是官位最大的那一个,然后以中间的这位重量级的领导为准,按左尊右卑的规律依次摆下去;当被邀请的嘉宾为偶数的时候,中间两名由左到右,按第一、第二位重要的领导入座,再以这两人为准,按左尊右卑的规律往下排。其实记住这些摆放的方法是很简单的,但是最困难的是要记住领导的大小排位。

天可怜见,我这个人的记忆力也算是不错的了,但是偏偏是在记人名上差劲得很。偏偏那些领导的职称有多,有的还一人身兼二职,在不同的会议上有不同的大小排位。有时候真是让人晕头转向。“海瑶,来这里做一下迎宾的工作。”师姐在会议厅的门口喊我。“好。”我点点头,跑过去。敏之已经站在了那里。“瑶瑶,你知道吗?听说今天邀请了法学院团委的一个部长,长的很帅呢?”我笑了,敏之这个小花痴,消息怎么这么灵通。“瑶瑶,你笑什么?”敏之气鼓鼓地对我跺跺脚,“你是不信我吗?还是在笑我是个花痴呢?我和你讲啊,那个师兄真的真的是很帅很帅的!你不要笑,我知道你嘴巴不讲,但是看到了帅哥,你的心里肯定也和我一样在花痴着呢……”敏之这个小花痴,欣赏加点评帅哥和美男是她毕生的爱好。

如果没有人阻止的话,她就会滔滔不绝,一张小嘴怎么也关不住了。“对对对,”我笑着安抚她,“我这个人啊,其实也是一个大花痴……你还是注意一点吧,你没有发觉秘书长已经在远处瞄了我们好几眼了吗?”敏之没有反应,我有些疑惑地抬起头看看她,她有点僵硬地看着前方。怎么了?我心里奇怪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他站在我们面前。夕阳的光线柔和的从他的身后照过来,在他颀长的身形后面是美丽的红霞。他站在那里,仿佛和身后的夕阳云彩融成了一幅画。

……是他……曾经想过我们再次重逢是的情景,或许我会惊慌、或许我会难受、或许我会尴尬。但实际上,我却只是有些迷离地看着面前的这个颀长的身影和他英俊的脸上的浅笑。恍惚间,仿佛又看见了那个在树荫的斑驳光影下,满身是汗,对我微笑的他。就像多年前一样……“是在这里签到吗?”他的嘴角依旧挂着那样温柔的浅笑。可以说他是吧,只是有时候温柔却更加能够伤人。他稍稍侧过了身,然后看到了我。他的笑容一下子僵住了,脸上渐渐有些不确定的疑惑,清澈的眼眸犹疑不定,好像是一汪被投入石子池水,沉淀了的往事慢慢的、却又不清晰的浮现。

“你是……”他皱了皱眉头,像是想要抓住脑海里那一闪而过熟悉之感。我微微地笑了。多好,起码在他的记忆之中,我还留有一点点残存的影子。“对,是在这里签到。”我回避着他疑问的目光,双手向他递上一只签到用的油性笔。他没有接过我递过去的笔,沉默地看着我,然后开口说道:“你是,洛、洛海瑶?”“是的。好久不见,桐以群。”。

小说索引:此去经年全文免费阅读,此去经年全本免费阅读,此去经年
阅读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