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田园生活 东北灵异档案 嗜宠夜王狂妃 上校的小夫人 桃花村的女人 乡村留守女人 大丈夫小媳妇 我的恶魔哥哥 末世杀戮进化  
首页 >> 其他小说 >> 大汉嫣华 >> 47:掷果

四十七:掷果(9700加更)张嫣抬头望过去,一身雪锦深衣的少女在侍婢陪同下下得车来,身影曼妙,眉眼舒扬。“这个女的倒长的不错。”如意托着下巴评道。张嫣气不打一处来,掐着如意的脸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以貌取人?”如意挣开哇哇乱叫,“长的漂亮不是我的罪过,阿嫣你不要嫉妒我。”“吕公子,”陈瑚瞧着三尺开外望着自己有些惊异有些欢喜的少年,脸微微发红,郑重揖了一礼,“真巧,又遇到你。”“是啊,很巧。”刘盈有些发呆,无意识的重复她的话。

于是陈瑚更加脸红,横了他一眼,似嗔似喜。天光淡荡,红的蓝的小花在脚下微微招摇,青草气息萦绕在二人之间,转身走过他身边的时候,偷偷瞧他,却正撞上他的眸,一惊低首,然而心上又羞又喜,又妥又帖,不自觉就抓着衣襟一角,唇角却微微弯上。“小子不才,”一瞬间刘盈心头也如打起了频频的轻鼓,他强捺心思,问道,“可否请娘子见告芳名?”陈瑚吃吃一笑,觑了觑远方满河岸追打着漂亮男孩的美貌女孩,“阿嫣没有告诉你么?”“阿嫣?”刘盈怔了一怔。

他们穿过无数有情男女笑语祝福,感受着渭水河波光洒洒淡荡春光,柳絮随着风兜下来,落了满身,陈瑚在柳枝下蓦地停步回望,抿唇笑道,“阿嫣管我叫瑚姐姐。”“瑚儿。”他心中一动,握住她的手。柳枝儿荡啊荡,润润的是满目春光。莫要辜负春光。陈瑚的手颤了一颤,终究没有挣开。“今天天色很好,我在家待得闷了,就想着出来走走。”陈瑚喁喁道,似乎在解释,又像在自言自语,走过水果摊儿,弯下腰去,问道,“婆婆,这个木瓜怎么卖?”她买了木瓜,直起身来回头,脸红的像是沾了最好的胭脂,但是一双星眸脉脉,亮晶晶的很是可爱,笑着问刘盈,“你肯不肯收我这个礼?”刘盈琅琅一笑,露出雪白牙齿,“求之不得。

”他道,接过木瓜,解下腰上玉佩,递到陈瑚手中,肌肤相触,抿唇而笑。“这场景,我怎么瞧着这么眼熟?”远远的,如意停下奔跑,疑惑道。“投我以木瓜,”张嫣亦停下了脚步,望着那方,喃喃吟颂。“报之以琼瑶。”如意下意识的接道。两个人对望一眼,极有默契的共同念完后半首诗,“匪报也,永以为好也。”“呀。”如意叹了一声,若有所得。然而毕竟年幼,对这种男男女女的交往,少年如意很是不能了解它的风情,看了一阵子,就失了兴趣。他的眼光左看看,右看看,灵动的让边上候着的郑福捏了一把子汗,最后落到了渭水边的一丛竹子上。

“郑福,”少爷他手指一挥道,“去给我将那竹子给砍了。”郑福愁眉苦脸的去了,张嫣瞧着好奇道,“你要那竹子做什么?”“啊,”如意笑眯眯道,“前些日子二哥送了我一个竹编的马儿,我瞧着很是喜欢,想看看能不能自己扎一个。”“你?”张嫣欲报刚才出言不逊之仇,不屑看他,“你能扎的出来?”“你不要小看人。”如意义愤填膺。然而事实证明,某些人生下来就是用来给人小看的,他还没奋斗一会儿,就被竹叶在手上割了一道口子。“小祖宗啊。”郑福求道,“你要扎什么,就让小的来弄吧。

你好好的歇在一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张嫣得意的哈哈大笑。她坐在竹子背后,瞧着自己一手促成的一对璧人,只觉仿佛解了孙悟空头上的紧箍咒,一时间只觉天光清朗,鸟语花香,心中开阔,所思所见,无不欢喜。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有情人终成眷属,是世人爱看的结局。张嫣渐渐的将心思从水岸上一拨又一拨眉眼漫漫的年轻男女身上移开,心里忽然开始想,我最看重的人是谁呢?前世里自然是莞尔。今世里自然是鲁元。但是除了他们二人之外,总还有一些人。

仿如刘盈,仿如张偕。那么,在她心中,这两个人,谁的分量更重一些?张嫣在心中的天平上掂来算去,还没有理出个所以然来,“得儿驾儿,”如意“骑”着似模像样的竹马向自己驰来,笑着招手喊,“阿嫣,你要不要也来骑?”她蓦的回神,笑着仰首,“不用啦。”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脑袋上一疼,一个青青的果子砸在上头,落在地上,又滚得几滚。如意目瞪口呆。“舅舅你欺负我。”某人眼泪汪汪。“对不住啊阿嫣。”某人歉意连连。“舅舅你居然用我买的李子来砸我。

”某人咬牙切齿。“那不是,”某人尴尬无比,“我没有看准,一个错手么。瑚儿,你不要偷笑。”“舅舅居然砸我,”某人大受打击,继续眼泪汪汪,“我有什么对不住你,你直说就是,犯的着这样子用果子砸我么?还居然,还居然,”某人极是悲愤,“是我自己买的。”——张小姐,你弄清楚重点好吧?“哈哈哈,”车中,陈瑚捧腹而笑,揉着眼睛,“抱歉,我实在是忍不住。”刘盈瞪了她一眼,复又“低声下气”的请求谅解,“好了阿嫣,你说吧,要舅舅怎么赔罪?”“我要糖炒栗儿,风鸡胗儿,桂花糖,汤饼子……”那最后碎声声的痴缠,一直化成了一串代替风铃,串起了张嫣孩提时最美的春色和清亮时光。

那时候,春风和暖,渭水解冻,青草飘香,一切都那么温柔美好,舅舅在,如意在,陈瑚也在,有时候张嫣也会童稚的想,如果时光就此停留在那一天,一切该有多么好。可是,时光终究无情的揭过那一页。于是,汉十年那一年渭水河畔掷果,便成了他们少年时最后的美好时光。马车在大昌里曲逆侯府前停下,陈瑚下车入府,唇边还噙着开怀的笑意。“从哪里回来?”门内有人问道,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从府中踱出,面貌雅昳,却略带些阴沉。“爹爹。”陈瑚停下脚步,脸色有点发白。

“你今儿去哪儿?”陈平复问道。“我,没有啊,”陈瑚想了想笑道,“女儿就是瞧着天气不错,随便出去走走。”陈平不再看她,径直叫出她身后的小婢女,“香覃,你来说,二娘今日到哪去了?”“婢子,婢子,”香覃跪在地上,将唇咬的发白,她既不想背叛陈瑚,又在陈平的积威之下不敢说谎,一时之间期期艾艾说不出话来。“爹爹你不用逼香覃,”陈瑚扬了扬眉,淡淡道,“瑚儿自己说就是了。”“胡闹。”听完了女儿的话后,陈平变了脸色,斥道,“你好歹也是大家的女儿,怎可如此随便,与人私定终生?”“大家女儿又如何?”陈瑚手上握着玉佩,汲取勇气,“女儿只想挑个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错?”“你手上是什么?”陈平注意道,“拿给我看看。

”“不要,”陈瑚拼命抗拒,却抗不住父亲的力道,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将玉佩放在掌中久久观看。陈平的目光深邃起来。那是蓝田寿玉所雕玉佩,中圆镂空,雕着一条四爪金龙,浮纹清显,打着玄色丝缕络子。其时龙凤虽象征天家,但在民间也是个吉祥意儿,不曾明令禁止,不过,天家用玉和民间总是有些不同。“爹爹,你把玉佩还给我。”陈瑚跪在地上,闭眼请求,眉眼一片倔强。过了一会儿,陈平方轻轻道,“好了,瑚儿,你这是做什么?”“——难不成做爹爹的还会抢你的东西不成?”他轻轻摩挲着手中玉佩,心平气和,放在陈瑚掌中,笑道,“你出去了一天,也该累了,先回去歇歇吧。

”陈平的背影已经消失在廊角好久,陈瑚方愣愣回过神来,“香覃,”她问身边侍女,“我可是做梦?爹爹就这么放过我了?”长乐宫神仙殿如意除了袜,换了禅衣上床,望着四阿帐顶出了一会儿神,忽然问母亲道,“母亲,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戚懿怔了一怔,愕然望他,“如意喜欢谁么?”才十岁的孩子,会不会太早了?还是安排一个通房使女,可是如意那样挑剔的眼缘,哪儿去寻一个绝色心性好的侍女呢?“没有。”如意大大的挥了下手,“只是今个儿看太子哥哥将身上的玉佩送人了——”“你手上是怎么回事?”戚懿眼尖的瞥到一条浅浅的疤痕,心惊问道。

“哦,那个啊。”如意不在意的笑笑,“被竹叶子划到了,很浅的,母亲不必担忧。”“母亲看看,”戚懿仔细的握如意的指尖在面前,见果然是很浅的一道痕迹,方舒了口气,不经意问道,“是吕家的九娘子么?”吕未自幼与刘盈一同长大,两家对二人婚事都乐见其成,如此珠联璧合,椒房殿那老妇大概要乐和一阵子了。她将儿子伤口在嘴尖含了含,漫不经心的想。“不是。”如意慢慢困了,打了个哈欠道,“是个不认识的女人,不过,长的还不赖。”戚懿愣了愣,怔在当处许久,方将儿子的手轻轻放下,拉过松竹纹绣薄衾盖好,起身走出寝殿,放声大笑。

“夫人这般开心,笑什么?”佩兰送上手巾,好奇问道。“我笑椒房殿的老妇,”戚懿擦了擦眼泪,笑意却歇也歇不住,“为了儿子和吕家费尽了心思,却偏偏自己的儿子不肯如她的意,不按她排的路走。”***二更求粉红票。(xs555http://wwW.1xs555xs555..com手机,电脑同步阅读.还可以电子书TXT,CHM,UMD,JAR电子书)xs555手机问:http://WAP.1xs555xs555..com电脑访问:http://wwW.1xs555xs555.Cn。

小说索引:大汉嫣华全文免费阅读,大汉嫣华全本免费阅读,大汉嫣华
阅读提示: